【泥沙龙笔记:社会财富过个家家?】

我:
名人大嘴,见怪不怪了。
董老师一直在批评李彦宏的忽悠,说什么机器翻译要取代人的翻译。比起下面这个,是小巫见大巫吧, quote:

她想要和小扎一起,着手于“未来100年攻克所有疾病”的伟大理想。

【普莉希拉·陈落泪演讲】今天,扎克伯格和妻子陈宣布在未来10年捐出30亿美元协助疾病研究。陈在演讲中,回忆了自己贫穷的童年——作为一个华裔越南难民的女儿,想不到有一天竟开始有了改变世界的能力。她想要和小扎一起,着手于“未来100年攻克所有疾病”的伟大理想。L秒拍视频 @时差视频

声明一下:很钦佩,很感动,为小札和他妻子的赤心。可后者是医学博士啊,不仅仅是攻克所有疾病,而且给了时间期限,起点就是手里的钱和一片赤心。

没人觉得这个有些 way carried away 么?

明天我有钱了,我就宣布 200 年内,破解长生不老的千古之谜,实现秦始皇以来的人类最伟大的生命理想。

Mai:
@wei 金钱万能教
Lots of followers

我:
仔细看那个令人感动落泪的新闻发布会,医学博士也不是白当的,里面提到了一些“科学”。在那些术语的背后就是,医学革命不是不能解决癌症和其他绝症,而是缺乏经费,缺乏合作,缺乏原子弹一样的大项目。

洪:
语不惊人死不休,
有钱都想挣眼球。
伟爷何日高处就,
同样情怀也会有。

我:
现如今,小札和妻子有钱了,可以为这场革命发放启动资金。这么宏伟的目标,而且一两代人就可以完成,值得全世界政府和慈善家持续跟进。他们的角色就是做慈善天使吧?
标题是:Can we cure all diseases in our children’s life time?
如果我说:no,这是骗人的大忽悠。是不是政治不正确,会被口水骂死?

洪:
追求不朽得不朽,
如此幻觉傻逼有。
凡人嗑药也喝酒,
富豪用钱㤰到头。

我:
更深一层的问题是,这些钱是他们的吗?由得他们胡来吗?

Mai:
和鲁迅先生所说,那个贺喜的客人说“孩子终究会死的”一样不受待见

我:
全世界的社会财富在一个确定的时间点是一个定数(按照我信奉的社会主义理论,社会财富乃全民所有,因为地球只有一个,因为人人生而平等,先不论)。这个财富交给大政府,通过税收,我们还是不放心,那会导致好大喜功的社会主义。所以要求减税,要求小政府,要求市场经济,指望万能的资本主义商品经济中“看不见的手”。但是流落到富豪手中的那一部分,则可变成为做慈善家而来的任性行为。

Mai:
病由心生,想用钱买健康,和始皇帝追求长生,智慧水准相若。

我:
谁来规范和justify这个花费?为什么胡乱或任性的巨额花费可以得到免税的政府扶持和社会的喝彩?

在所有富豪中,小札伉俪其实是我最喜欢的,简直就是孩子一样,童贞可爱。可是巨额财富落到孩子手上,简直比落到政府手中,更让人惊悚。一样是民脂民膏。很可能就被孩子过家家了。

细思极恐。

社会有反托拉斯法,理想的社会也应该有 反巨额财富spending法 去规范约束暴发户的任性行为。

RW:
@wei ”War on Cancer” 是好事啊 。。。伟哥怎么啦?

我:
这个世界是钱太少,好事太多。风投还要有个 due diligence,这么大的 war 谁给做的 due diligence?好事多着呢。

RW:
比如说。。。?

我:
比如说:10x希望工程
100x红十字
1000x教育免费

如今政府难以取信于民了,红十字名声也臭了, 就暴发户花钱做慈善,还没臭,yet

廖:
尼克松搞过一个war on cancer 的项目,最后失败不了了之,浪费了无数老百姓的钱

我:
小札最好把钱给奥巴马或克林顿。专款专用,支持全民健保。不要让这天大的好事流产了 才是正道。唯一的超级大国,一个全民健保都搞不成,还谈什么攻克所有疾病?

100 年后,没有疾病了,这个日子还怎么过?所有的医学院都要关门,医生都要失业。失去疾病的同时,也失去了康复的指望。就如没有了死亡,也只有承受永远的生命之苦,煎熬永无止境,人生永世不得翻身。

四个字:细思极恐。

RW:
@廖 您是高手!
@wei
细思诚可贵,
极恐没必要。
若得长生乐,
两者皆可抛。

廖:
没有了疾病会有新的烦恼,这个大可不必担心。随着社会的发展某个行业逐渐消亡也是常有的事。
李瑞@全球鹰网络科技:
人生八大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恚、求不得、五阴炽盛。
生老病死其实不苦,苦的是,因躁动的心所生出的痴心怨念。
爱却别离,于是忧愁怨恨滋生;
求而不得,于是恩怨情仇牵扯;
于是五阴炽盛:纷扰不断,皆源心乱。

洪:
冰冰年轻圆圆老,
伟哥也已伟爷瞧。
富起幻觉不想翘,
试用钱财打水飘。

Nick:
@wei 你到底哪活的,钱给政府也不行,自己造也不行?都给你做parser?

我:
@Nick  美国有很好的制度,使得暴发户不能变成世袭的贵族,“逼迫”他们把 90%+ 的钱财回馈社会,给他们一个慈善家的虚荣。
可是这个制度有一个重大的缺陷,就是慈善项目的 justification
任何spending,都必须有一个程序,现在是这个程序不到位,从而鼓励了财富任性。”zao” unchecked 也是犯罪。

当然就跟日本五代机一样,钱砸进去了,终归会有科技进步的。最后是 VOI 的问题。

毛:
按伟哥高见,私人如何花钱得要经过公民投票?
或者成立一个国家计委加以统筹?
又见《通往奴役之路》。

我:
对啊 当钱越过一个 thresholds 以后,那钱就不是私人的了。这时候 花钱的权利应该转向社会。任由私人的任性,无论出于多么善良的或虚荣的动因, 都是对人类资源的铺张浪费。就是某种制度缺失造成的合法犯罪。

毛:
这个threshhold怎么定?

行:
当美貌越个某个阈值是不是应被共妻?
私人财产已经被税收二次调整后就应自主支配,除了危害人类。

毛:
计划经济好?

我:
计划经济也许不好,但私人任性不比计划经济好。计划经济下 还可以有个制度性监管的空间。私人任性连这个空间都没有。

毛:
哦,那应该公私合营,社会主义改造,二次土改?

我:
小札的一百亿也许是任性,但也是唤醒

毛:
行,你是计划经济派

南:
不犯法即可

我:
税收是一个手段,但还是止不住任性挥霍

行:
按伟爷的理,您的财富远远超过全球的平均,是不是象那个老毛在湖南农考号召的,可以您家来搬东西?

我:
挥霍的背后就是不平等。

毛:
机会平等还是结果平等?

行:
全球还有几亿人赤贫饥饿,您经常晒美食算不算挥霍?是不是赞成穆加贝大爷把农场分给老兵

毛:
最不虚伪的就是把你的钱交公

我:
在资源总量恒定的情况下,一个项目的任性意味着其他项目的被剥夺。
每个项目后面都是人命。救了张三救不了李四。这个救谁 救多少的决定,无论如何不该是任性的私人决策。本质上与独裁者的长官意志,形象工程 ,并无二致。

行:
我坚定地站在这位老毛一边,坚决反对任何通往奴役的道路。

毛:
你的项目后面也有人命?

行:
伟爷,您的美食后面也是人命。
无论如何都该是任性的私人决策!
独裁者是剥夺。明抢!

我:
行者 我懂得你背后的逻辑,都是那个背景出来的。

毛:
好吧,说是社科院要重启计划经济研究,伟哥大有用武之地。

我:
你的通向奴役的说法我,混淆了度的概念。
如果是几个 million,或几十个 millions,fine,任性就任性。
如果是几百个亿 就不是一回事儿了

毛:
这些理论,我们从列宁那里听多了。

行:
当二次分配后的私人财富任由伟爷般的公意支配后,美国会变成天堂般的朝鲜

我:
这并不是说小扎这笔挥霍一定不对,也许歪打正着,也是可能的。 但正常理性的社会是不允许这样的。

行:
这个度站在津巴布韦老兵,站在陕北土坡的二流子来看呢?

毛:
为什么他会有几百个亿?
好吧,这个题目太大了,伟哥你自说自话吧。

我:
为什么有几百个亿?这是好问题。
因为他绝顶聪明,凭空创造出来的?
骗鬼吧。

行:
我们不怕因为有钱而任性而有权,我们怕因为任性的权力而有钱!

我:
他要是在月球创造了几百几千亿财富,爱咋玩咋玩。
他在地球赚钱,就得受到地球和地球人的束缚。

我:
共产主义破产。但共产主义与独裁计划经济的破产,并不自动为现存制度背书。

毛:
需要公民投票的不是他如何花钱,而是你的这些主张。好吧,stop。

行:
@wei 只是恐惧这个逻辑。
我觉得可以建议,呼吁。但权力仍归小札。

缘:
问题是他每次都出卖自己,把自己卖出一个好价格,交易自己。制度保证自由出卖自己。

我:
行者 我们讨论的是不同层面的问题。

行:
你推崇的集权就可以是2000亿造加速器但还在希望工程。

我:
最后一句 假如不是几百亿,而是再高几个量级呢?

行:
有钱就是可以任性。咱有钱 了买两碗豆浆,吃一碗倒一碗

我:
咱也任性 晒晒今天的地球恩赐:秋夜喜雨 秋日喜晴。
787382176509905677

南:
应该检讨财富的再分配模式而不是侵害个人权力

我:
@南 对。现存的是合法的 不合理怎么办 再检讨修正。并不意味着一检讨就只有回到共产主义一途。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Research Director, Beyond AI.前 Principle Scientist, jd-valley, 主攻深度解析和知识图谱及其应用。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解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联邦政府17个小企业创新研究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