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皇冠上的明珠只有一步之遥的感觉】

1471802218_457583

parsing 是最好的游戏,而且实用。

据说好玩的游戏都没用,有实用价值的东西做不成游戏。但是,对于AI人员,parsing 却是这么一个最好玩但也最有用的游戏。纵情于此,乐得其所,死得其所也。

禹:
李老师parser有没有觉得太烧脑呢?
做parser少了个做字。感觉上先是一个比较优雅的规则集,然后发现规则之外又那么多例外,然后开始调规则,解决冲突,然后’整理规则的事情还得亲力亲为,做好几年感觉会不会很烦?

我:
不烦 特别好玩。能玩AI公认的世界级人类难题且登顶在望,何烦之有?
烦的是好做的语言 做着做着 没啥可做了 那才叫烦。英语就有点做烦了。做中文不烦 还有不少土地没有归顺 夺取一个城池或山头 就如将军打仗赢了一个战役似的 特别有满足感。

梁:
收复领地?

我:

【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

parsing 是最好的游戏。先撒一个default的网,尽量楼。其实不能算“优雅的规则集”,土八路的战略,谈不上优雅。倒有点像原始积累期的跑马,搂到越多越好。然后才开始 lexicalist 的精度攻坚,这才是愚公移山。在 default 与 lexicalist 的策略之间,建立动态通信管道,一盘棋就下活了。
譬如说吧,汉语离合词,就是一大战役。量词搭配,是中小战役。ABAB、AABB等重叠式是阵地战。定语从句界限不好缠,算是大战役。远距离填坑,反而不算大战役。因为远距离填坑在句法基本到位之后,已经不再是远距离了,而且填的逻辑SVO的坑,大多要语义相谐,变得很琐碎,但其实难度不大。(这就是白老师说的,要让大数据训练自动代替人工的语义中间件的琐碎工作。而且这个大数据是不需要标注的。白老师的RNN宏图不知道啥时开工,或已经开工?)

parsing 是最好的游戏。一方面它其实不是愚公面对的似乎永无尽头的大山,虽然这个 monster 看上去还是挺吓人的。但大面上看,结构是可以见底的,细节可以永远纠缠下去。另一方面,它又是公认的世界级人类难题。不少人说,自然语言理解(NLU)是人工智能(AI)的终极难题,而 deep parsing 是公认的通向NLU的必由之路,其重要性可比陈景润为攀登哥德巴赫猜想之巅所做出的1+1=2.  我们这代人不会忘记30多年前迎来“科学的春天”时除迟先生的如花妙笔:“自然科学的皇后是数学。数学的皇冠是数论。哥德巴赫猜想,则是皇冠上的明珠。…… 现在,离开皇冠上的明珠,只有一步之遥了。”(作为毛时代最后的知青,笔者是坐着拖拉机在颠簸的山路回县城的路上读到徐迟的长篇报告文学作品【哥德巴赫猜想】的,一口气读完,头晕眼花却兴奋不已。)

不世出的林彪都会悲观主义,问红旗到底要打到多久。但做 deep parsing,现在就可以明确地说,红旗登顶在望,短则一年,长则三五年而已。登顶可以定义为 open domain 正规文体达到 95% 左右的精度广度(f-score, near-human performance)。换句话说,就是结构分析的水平已经超过一般人,仅稍逊色于语言学家。譬如,英语我们五六年前就登顶了

最有意义的还是因为 parsing 的确有用,说它是自然语言应用核武器毫不为过。有它没它,做起事来就大不一样。shallow parsing 可以以一当十,到了 deep parsing,就是以一当百+了。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已经成熟(90+精度可以认为是成熟了)、潜力几乎无限的技术。

刘:
@wei 对parsing的执着令人钦佩

我:
多谢鼓励。parsing 最终落地,不在技术的三五个百分点的差距,而在有没有一个好的产品经理,既懂市场和客户,也欣赏和理解技术的潜力。

刘:
任何技术都是这样的

我:
量变引起质变。90以后,四五个百分点的差别,也许对产品和客户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10多个百分点就大不一样了。譬如,社会媒体 open domain 舆情分析的精度,我们利用 deep parsing support 比对手利用机器学习去做,要高出近20个百分点。结果就天差地别。虽然做出来的报表可以一样花哨,但是真要试图利用舆情做具体分析并支持决策,这样的差距是糊弄不过去的。大数据的统计性过滤可以容忍一定的错误,但不能容忍才六七十精度的系统。

当然也有客户本来就是做报表赶时髦,而不是利用 insights 帮助调整 marketing 的策略或作为决策的依据,对这类客户,精度和质量不如产品好用、fancy、便宜更能打动他们。而且这类客户目前还不在少数。这时候单单有过硬的技术,也还是使不上劲儿。这实际上也是市场还不够成熟的一个表现。拥抱大数据成为潮流后,市场的消化、识别和运用能力还没跟上来。从这个角度看市场,北美的市场成熟度比较东土,明显成熟多了。

 

【相关】

泥沙龙笔记:parsing 是引擎的核武器,再论NLP与搜索

泥沙龙笔记:从 sparse data 再论parsing乃是NLP应用的核武器

It is untrue that Google SyntaxNet is the “world’s most accurate parser”

【立委科普:NLP核武器的奥秘】

徐迟:【哥德巴赫猜想】

《朝华点滴:插队的日子(一)》

关于 parsing

【关于中文NLP】

【置顶:立委NLP博文一览】

《朝华午拾》总目录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弘玑首席科学家,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前讯飞AI研究院副院长,研发支持对话的多语言平台,前京东主任科学家, 主攻深度解析和知识图谱及其应用。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解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17个小企业创新研究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