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发表新博文 《人生记忆:老爸-见证中国两次大地震》

见证中国两次大地震

立委父

2008年5月12日下午2点28分发生在四川汶川大地震。是时3点,老大在第一时间来电话告诉我的,并说震级很高,我愕然,立马让我回到32年前(76年7月28凌晨3时许)那次唐山大地震。

这次是里氏8.0级,波及大半个中国,武汉、北京、上海及曼谷都有震感,受灾的有四川、甘肃和陕西,死亡及失踪近10万人。那次唐山大地震是里氏7.8级,人口集中,又发生在深夜,死亡24万人。当时全国包括芜湖都在闹地震,人们诚惶诚恐,是人类的大灾大难。

时空相隔32年,国力和科技水准都不在一个数量级了,抗震救灾也不是同日而语,这次动用了直升飞机和生命探测仪以及空降救援,还有国外高科技施救。而当年是毛的“自力更生”,一切外援拒之门外。

对于这种天灾,我两次见证,那次唐山大地震,我正值中年,事业高峰期,我的骨科、外科,在本地小有名气,所以,抗震救灾带队,理所当然。

1976年8月2日,是震后的第5天,我就被召赴唐山,加入抗震医疗先遣队,芜湖市就3人,出发当晚午夜,北京发出急电,改变部署:伤员南下,让我们重新组织,铁路沿线设点,就地接收。

于是,我被安排在繁昌峨桥,接收100名伤员,由南陵和繁昌共同组织医务骨干25人,后勤、保卫人员25人,由我出任队长。将该镇小学腾出来作病房。

我带领2位医生去南京,上卫生专列,框定100名为我点接收对象,挂上红色牌子作标记,当列车在峨桥站停靠,200名民工上车,按我的标记一一抬下伤员,隔50米放一台拖拉机,发动发光作路灯照明,其余医务人员及后勤保卫人员,全力接待安置,一派浓浓同胞情,使唐山伤员“宾至如归”。就此,我们和他们,朝夕相处几个月,负责他们的医疗,直到待他们康复,并派员分期分批一一送返。

在和唐山地震伤员相处的日日夜夜里,了解了他们的乡情、家情和震情。那是一个有120万人口工业重镇,人口密集,地震发生在午夜后凌晨,人们都在熟睡之中,当年住房抗震能力弱。死伤惨烈,一座城,几乎瞬间夷为平地,施救就靠人手抠扒,主力也是解放军,大批开赴震区,冒死抡险,可歌可泣。伤员运转全国各地。这次四川汶川大地震,施救条件好多了,但还有1万多人至今失踪,恐怕永久找不回来了!

地震无情人有情,在大自然灾害面前,全人类都会施以大爱,伸出救援之手,但,那苦难待救,是分秒之盼啊!又有多少人失去了这一期盼呢!悲哉至极!

至盼,人类的征服力量,科学技术的再进展,能规避或阻止其发生,是人类幸运所系。希望总有一天,这会成为现实。

现在,全球地震频发,本人见证的这两次地震,在中国大陆是触目惊心的。

2008-7-23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前讯飞AI研究院副院长,研发支持对话的多语言平台,前京东主任科学家, 主攻深度解析和知识图谱及其应用。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解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联邦政府17个小企业创新研究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