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记忆:老爸-可怜天下父母心》

《人生记忆:老爸-可怜天下父母心》
Posted by: 立委
Date: December 31, 2006 12:08AM

== 我的首次进京、陪考 ==

83年4月26日,在繁昌一中任教一年的老二,意外收悉来自北京社科院语言所刘秘书电话,查问他为何不按时面试?这就引出了一个惊人的故事:繁昌一邮递员将这份电报通知丢失了,然而他作了一个荒谬决定:私自泯灭。这不但有悖于他的职业行规,更可能断送了一个人的一生重大时运,其“罪”不可恕。幸好,刘秘书的这一善举,救了两个人。(后来追究下来,该员托人上门求饶,逃过被开除。) 

本来事情是这样:该所本届招研2人被初选面试,由于老二未到,只有王姓师兄一人,那时通信不甚发达,事主们惑而不解,好在有了严守职责的刘秘书,一个电话过来,才真相大白。并允诺重安排面试。

老二手足无措,急回家商讨。紧急应考,还要长途旅行,又首次进京,于是决定我亲自陪送,临时凑了400多元,是我半年多的工资收入,足够用了,旨在减少一切后顾之忧。要了一辆救护车,当天即返繁中,连晚再上火车,由南京转,直达北京,但没有买到卧铺,17个小时旅程,真的十分倦人,好在老二可无所用心,迷迷糊糊。直奔语言所,还是刘秘书接待,这人,和善可人,连我一道安排在本所住上,免除外出花费时间和精力,尽给方便,非常感谢。

28日就进入随后的两天面试日程,刘涌泉、刘倬两导师,很赏识这一学生,说:语言学91高分,难得!顺利过了,几乎明白通知了,我们也就放心了。这是4月30号。

次日5.1节,我们搬出,心安理得地住在一家旅社,一心出玩,我也是第一次进京,心情好,又新奇。去北大,上长城,逛颐和园,游故宫,赏天安门,从长安街到学院路,到处转悠。

可一天下来,一头灰砂,口干舌燥,鼻孔出血,一派准“塞外风光”,对我们南方人来说,别有一方感觉。

在颐和园中,我们还第一次买了一个简易相机,20元啊,还真的能照出相片来,也好留下一些记忆,回程我还真的去了航空站,准备飞回来,但要从济南转,感到并不省事,钱倒不是问题,我们花掉的还不到一半,绰绰有余,后来还选由中转合肥返程。

  

20元相机在天安门广场合影

对我们家来说,对老二,这是一次愉快而特具意义的旅行。

果然,不几天,来了正式通知,圆了读研梦,从此开始了老二人生一个新起点(见《朝华午拾:我的考研经历》)。铺垫他后来的留学英加,驰骋于世界科学殿堂。

饮水思源,这一“折腾”的圆满结局,需再次感恩于那位敬业而善良的刘介明秘书!

== 陪送老二上大学 ==

77年春,因文革而停止招生的大学,开始了10年来第一次招考,老二和老大一次中榜,而且都是本科,除老大是第一志愿去了南京航空学院自动控制系而无怨无悔外,老二却取在志愿之外,超出了心理承受力,甚至想弃此再考。

经过家庭一再斟酌,不可贻误steps,委曲成行。安庆师范学院英语系,一班30人,彼此彼此,他们誓言:低着头进来,昂着头出去。果然,后来历史证明,的确如此。这30人,大都成为博士、教授,甚至世界名流,老二也不例外。也许,逆境激励,是个动力。

话说回来,当时老二,除此之外,又值年幼,才17岁,第一次出远门,精神和体力均不支。于是,我来全程陪送,他本人就不用操心了。直到为他铺好床铺,见了班主任,还陪住了两天,才依依不舍地留下他,祝他磨合适应,实际上,这是强其为难,我内心也为此而承受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痛苦,感到不安、愧疚和后悔,何必让他受这4年精神压抑,要是只迟半年,再考再选,说不定更好一些,少了那不悦的4年,路也可更顺些。这是我的传统的保守思想主宰使然。缺乏胆识,先得为安。可能是我一生中一个重要错误,也是我的人生经历局限了我的思想境界。好歹后来经老二努力,弥补了这一失误,才没有造成长远恶果。否则,这是我的一个终身憾事!

== 护送老二下放农村 ==

那个年月,学生读完高二,就只有下放农村一条出路,将来如何,也是茫茫,不得已,只得随大流,虽然老二年龄不够,但也别的选择,好在他识大体,又有吃苦毅力,于是决定也下去,听天由命。

只有16岁,从未离过家,要一人生活在无亲无故的农村,还要劳动自食,任何父母,也是舍不得、不放心啊! 实际这也是无奈之举,是这个社会的独特创造。

一个人下放,父母两人护送,拜托人家,安排生活。好在我们是医生职业,还名噪一方,人们纷纷表示友善,又放在乡医院边上,有乡院长呵护,使我们放心不少。但毕竟,苦,还总是要吃的,无论劳动或生活,也是常人所难以想象出的,最苦的农民,也还生活在自己家里呀!

随后,就是一个下等农民了,白天要上工,一天工分不及一顿饭,这倒不要紧,谁家也没有把这当成目标。一身黑、一身泥,回来还要挑灯烧饭,没菜哪有营养,几个月下来,脱层皮,瘦一截,好在精神不垮,因为大家一样,彼此彼此,社会公平。

头脑清楚,知识无价,将来社会总要有人出来创造价值,比较起来,还是不放松学习,书带下去了,晚上听听英语广播,高三未开卷书本,有时也打开看看。

在做了一个农业周期之后,从春耕到三秋,我来了一个“英明决策“,设法让他和老大都上公社中学去任代课教师,旨在为高考作点准备,我仗着职业的优势,如愿以偿。

这好,生活安定了,也还是下放,不违背政策,教余可进入正常备考,还有身边的各科老师请教。这一智举,为高考取得胜利,有汗马功劳。

== 小儿子_一个高考状元 ==

94年暑期,小儿子中学毕业高考,凭着他高智商和成绩,学校决定“保送”进上海同济大学,这,在我们家当然是件大喜事,在“千军万马闯独木桥”的激流中,他能如此,皆大欢喜,师长、朋友们,纷纷为之道贺。然而峰回路转,发生一个戏剧性“折腾”,他受同学之请擅自冒然为另一位同学代考(毕业考试),犯了规,应受罚。他的班主任找我们家长谈话了,为了避免日后被人举报误事,决定取消他的“保送”资格,我们无话可说,校方也还是一方善意,但惋惜之情,深藏暗吞,“风险”之意,油然而生,得而复失,懊恼之至。

然而事主,毫不经意,甩开膀子上考场,轻松应考,场场下来,都说“可以”,然而我们家长,忐忑不安,怕“挫折”中伤了他的竞技心态,妨碍正常发挥。

果然,成绩出来了,617分,成为师大附中高考状元(附中是全市最著名的重点中学,附中的状元差不多也就是全市的状元了),录取时还要另加市优秀学生5分,与他本人的事先估分几乎不差,说明他的这次考试,心态正常。

考试分正式公布之前,各高校抢先从内部拿到成绩,纷纷上校上门,网罗高分学子。中国科技大学招生老师,首先找到我家,允诺:“保证录取,任选专业。”就这样,“顺理成章”,进了该校计算机系,5年制本科。至此,我们心境坦然,如释重负。

再一次,峰回路转,失而复得。

毕业后,在上海工作一年多,再去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攻读硕士、博士,至今,就将毕业,可谓“功成名就”。笑顾当年人生的这一出剧,还是能者常胜。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前讯飞AI研究院副院长,研发支持对话的多语言平台,前京东主任科学家, 主攻深度解析和知识图谱及其应用。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解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联邦政府17个小企业创新研究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