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救死扶伤,实行革命人道主义》

【立委按】  我一直觉得,老爸就是时代造就的现代华佗,就技术之精湛、经验之丰富、医疗面之广、救助病人之多、服务时间之长,可以说是前无古人(maybe 除了华佗),后无来者。 老爸从基层行医至今50年了(如今年过七旬依然半日在岗),遇到过各种状况。凭着他过人的才智、精力和手巧,因地制宜,胆大心细,不知道救回多少人命,练就全科绝技。老爸自几年前大手术后,元气大伤,加上年岁已高,精力不济。可他一边上班,一边总想把自己一生的经验和见闻总结给后人,可老有力不从心的感觉。我说,篇不在长,点滴记载,也是宝贵的资料,可以给后人以启迪,鼓励他把自己的亲历写出来。下面的片段算是一个笔记提纲,希望日后补全。

我的人生记忆续篇

我的外科生涯——院外集锦(客坐执业). 

                                            老爸 2011-10-31

我的外科生涯,从60年代初至今,从不言止,已逾50年。除我前后供职的三所医院外,涉及到”坐执业”的外院有几十家,包括县、市各级医院, 市四院、六院、新芜、马塘、江东、冶炼厂等,加上出诊、急救以及下乡巡回医疗就地手术和远程会诊等。所以,我的外科生命,堪称最长,手术数量亦多,手术科目也广 (普外、骨科、泌尿、妇产、神经、五官、胸外等)。而且院外手术例次可能超过供职医院的总和。

直到2007年6月,我的健康进入了拐点,亮起了红灯:胃cancer 大出血,去协和医院做了全胃切除外加因胆囊结石附带同时切除了胆囊。术后恢复尚算顺利,术后病理:胃Ca,低分化,累及深肌层,所检胃周18枚淋巴结全阴性,可谓”早期”。术者放话:无需放疗、化疗。凭这,对癌魔来说,是化险为夷,雨过天晴;但并不是完全的柳暗花明:体重一下子下来15公斤 (从70Kg降至55Kg)。虽然没有出现狭窄、返流、倾倒、消化不良等常见并发症, 但少了胆、胃两个器官,人也一下子衰老了许多。实际上,生命进入了倒计时,精力体力也差多了,生理机能上也总有这样那样的不是。好在可以维系最低水平的”健康”运转,也还一直在上半天班,并且还可以上台做3-4小时手术。此间还于去年6月至8月去了美国,经历连续14小时旅途劳顿考验。至今,术后已过4年多了,可能有幸躲过癌症这道坎,但留下的也算是风烛残年,更需备加珍惜。

这以后,除也还”救台”几次外,基本停歇了院外会诊手术。但供职院手术一直没有停。

 

院外手术占我外科生涯过半。在此,回顾那院外客坐执业或救台,很有可圈可点片段,速记如下。

【急救出诊】下面拈几个案例, 与各位分享。

一例是东河脾脏破裂,我与另一位同仁去出诊,就在公社的办公桌上为其就地成功作了脾切除手术,称奇的是腹血回输800毫升,克服无血源难题。这血,无须抗凝亦无法抗凝(解决手头无抗凝药的又一难题)。虽然这是去纤维蛋白血,不凝, 但当时这是首创, 路是被逼出来的,”时势造英雄”。理论支持和认可,是后来才逐渐见诸文献。

繁昌新林剖腹产,横位,子宫先兆破裂,不敢再转运,只得就地行剖宫产,办公桌上当手术台,顶上拉布挡灰,地面洒消毒水,吊上水,局麻下手术,救了两条人命。

文革武斗期间,各派武装割据,交通中断,医院停诊。子弹是不长眼的,枪伤是乱来的,穿肝、伤肺以及肾、肠胃等,也只得就地手术。肝、肺修补术,也是那时逼上路的,倒也救命,好歹有功无过 (真的救不过来,也少有问责的, 然多数还是成功的),让我大长技艺,医学理论也是跃升阶段,实践出真知。

这是为人民服务的毛时代,所有这一切,都不发生经济效益.那时也不追求收益。

1985年8月来长航医院后, 职工医院,工作不是满负荷,有闲,有客座任职可能。新芜区院外科顾问三年,直到该院改制,变为民营。每周六上午专家门诊,再就是包管病房, 那期间所有外科手术,都是我主持的。日常手术几乎全都到场。该院的院长患胆囊结石症,手术就是在本院进行的。

市结核病院,地处郊区,要担负一方百姓的综合医疗。这是专科医院,外科是零,院方找我,请求包揽这个院外科工作。我也正处于”精力有余”之时,于是,我组织全市各区、厂医院的外科主任们,请我院放射科主任为其排班总管(相当于住院总)。日夜值班者来自4、5所医院,有手术,我本人与我的麻醉医生就被该院院车接去出诊。就这样,在一年多时间里,做上百台手术,涉及到外、妇、骨、泌尿各科,有胃、胆囊、阑尾、腰椎间盘、子宫、骨折等,也还培养了一批外科人才。

四院,市精神病院,外科骨科妇产科,不是他们主旨,人力不济。他们综合医疗也是不可或缺的,所以,他们遇到此类课题请我应聘出诊,为该院作过剖宫产、胆总管结石等手术。

马塘区医院,在城南,较偏,是城乡结合部,虽也是二级医院, 但技术力量不足,也常有需求高诊指导。我与我的麻醉医生,去救台或手术,一急性化脓性梗阻性胆管炎,为其急诊手术,成功救治。

.赭山分院,江东厂医院,是在城内的一级医院,是我近邻,早晚叫我方便,基本上外科方面的事,全由我包揽了, 历时多年, 是我的“后院”或“自留地”。虽然他们也都有副主任医师掌门,还少了独立撑家能力,我扶持他们是“双赢”互惠,家乡熟人老病人慕名来找我, 为了方便和节约,大多就在此解决,做了大量手术。

孩子五舅直肠癌,从合肥过来投我,在江东作的根治术,恰遇骶前大出血,花了7小时,让他过了这一关。

老县一胸椎骨折并高位截瘫,在赭山医院做的椎管探查和减压。还为该院一医生做了剖腹产,也为他们做阴式全子宫切除示范。

大量周末出诊,三里、弋江、计生站、何湾、许镇、城关等医院,我成了他们的常年顾问,几乎每周双休日,轮回去帮助手术。

【随时救台】

 牯牛山民营医院,一台双侧输尿管结石,术中无法找出结石,他们院长就在公路外等盼,我打的,一小时不到,就上台了,取出双侧结石,通畅尿流。

弋江院一横结肠癌亚急性穿孔腹膜炎,夜间三点,电话求救,我只得出门打的,也是一小时上台,天亮下台,一期切除病灶根治,还获得长期疗效,救了病人,也救了医生,他们都是我的门徒啊。

【唐山抗震医疗】

1976年“7.28” 唐山大地震,官方公布死亡人数是24万。

我8月3日受命赴唐山抗震医疗,在芜湖上车前, 中央来电:伤员南下。我作为队长,组织繁、泾、南三县25人医疗队外加25人后勤保安,任务是接收100位伤员。当然,一切费用,全由国家包下来。在铁路旁的峨桥设点,去南京车站上卫生专列护接,那是一场严肃的政治任务,也是骨科专业技术考量。三个月下来,我们完成这一光荣任务,全部安送回乡。

转来的大多是骨折,周围神经损伤和脊髓损伤并截瘫,手术不是很多,大部是康复治疗。

这次大型医疗活动, 芜湖地区就有几十个点, 骨科权威就有解放军127医院的许竟斌主任和原弋矶山医院的仇乃贻主任 (两次赴南也门医疗队长)。各医疗队长定期碰头会,多次研讨所有临床问题。我既是队长,也是骨科中坚力量,参与指挥全程活动。也是一次历史功碑。

【远程会诊】

在美的儿子一次网上聊天,说偶发”心口”绞痛,医生让他做胃镜,查心脏,绝然没有想到他是胆绞痛。一个健康中年人,突痛又突消,我在这万里之外大洋这边,想起他早一年体检曾发现有胆囊结石, 当时无症状,不以为然, 自己也确信与此无关。我凭职业敏感和经验,一口说出: 这是胆石绞痛, 可手术。他再去看医生,提醒他, 再做超声波检查, 明确了诊断, 行腹腔镜手术, 大事告成, 尔后多年,一直无事, 根除病患。

也有多次类似事件,我们护士长来电说,她老公突然剧烈腹痛,我知道他有胃溃疡出血史,自然想到是穿孔腹膜炎,明确告知这一诊断,令其立马去医院,腹部透视拍片、查血等,作术前准备,我也同时奔去急诊。虽然膈下没有查出“气层”,还是果断施行手术,切胃根治,这过来的十多年,一直健康劳动、生活。

我的院外执业、客座手术,涉及那么多科,是我处的那个时代的产物。按如今,既不够规范,也不足严谨,是不可取的。不过,还是救了不少人,治好了不少病,是我行医史上不可磨灭的业绩,对社会是一种贡献。得救的那些病人,也终身难忘。我这一生,有过无数不眠之夜,寝食无序。但救人成功之自我满足,弥足自慰;我无怨无悔。

晚近,随着科技高速发展,医学也有跨越式进展,日新月异,方兴未艾。

药械也有革命式发展、翻新。新药和尤其是骨科器材,令人耳聪目明。

像吻合器、闭合器以及疝补片 (repair mesh) 等,我因一直在岗,所以,也赶上了这趟”末班车”,而我们这一代人的多数,被堵在新技术门外。不过,现已通行的腔镜(Laparoscopy)外科,微创技术 (Minimally Invasive),限于设备,对我还是个盲区。

医学上近年来,出现大量新概念、新词汇,如转化医学(Translational Medicine TM),靶向治疗 (Targeted Therapy TT),循正医学(Evidence Based Medicine EBM)等。我与时俱进,更新知识,力争跟进。理论和临床,都在发生变革。

按着现代临床医学精细分工的要求,大手术后的这5年来,我基本上放弃了普外以外的其他相关专业工作,如骨科、妇产科甚至泌尿外科等。这是让贤于后来高手!也彰显了社会的进步。

我现在的头衔是“普外” (General Surgery) 主任医师。坚守这个阵地,在有生之年,永不落伍,永葆“青春”!

我的长孙女在同济医科大读本硕博8年制的大4,可望成为我家下一个博士。她高起点来接我的班,去年春节假期来跟随我见习、实习,白大衣一穿,俨然是21世纪新式大夫。这接力棒由她传承,我夫复何求。诚然,这个职业,是奉献,亦是风险和劳累;但它最能展示人生的价值!

【后记】自一年多以前去美国探亲, 我就想写出“美国行”和这篇“客座执业”。但一直不行,一是我的左臂膊痛,不让坐电脑。二是常头晕、心悸,精神不支。一年多了,一直搁下来了,让我老是放不下来。近来也怪,健康上这两事,自己好了。才潦草记述如上,感到很粗陋, 日后若有精力,再给以细述补全。

2012-02-12

【相关篇什】

老爸【风雨春秋:人生记忆】系列

老爸 – 人生记忆:风雨几春秋

老爸-我的外科生涯

【立委:朝华午拾:父亲的行医生涯】  

 

删除 |赞[7]jiahui2008   2012-2-21 09:51
医者,仁术也。祈求社会给予医者应有的尊严;也祈求医者给予患者人的尊严。

删除 |赞[6]水迎波   2012-2-21 06:35
见过身边有像你老爸这样的好医生,不过随着他们那一代人的退休,现在这样的医生越来越少了。祝你老爸健康长寿。

删除 |赞[5]刘全慧   2012-2-20 20:39
不是黄金时代,而是英雄时代。

删除 |赞[4]王婷   2012-2-20 18:04
祝福,好人一生平安

删除 |赞[3]王婷   2012-2-20 18:03
文革武斗期间,各派武装割据,交通中断,医院停诊。子弹是不长眼的,枪伤是乱来的,穿肝、伤肺以及肾、肠胃等,也只得就地手术。肝、肺修补术,也是那时逼上路的,倒也救命,好歹有功无过 (真的救不过来,也少有问责的, 然多数还是成功的),让我大长技艺,医学理论也是跃升阶段,实践出真知。

删除 |赞[2]ddsers   2012-2-20 17:53
人有大爱,天有大成。

删除 |赞[1]zhangcz07   2012-2-20 17:16
祝福!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前讯飞AI研究院副院长,研发支持对话的多语言平台,前京东主任科学家, 主攻深度解析和知识图谱及其应用。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解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联邦政府17个小企业创新研究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