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随笔:祝各位老友新朋 Have a “Good Next” Year!

快过年了,做了个奇怪的梦,趁着还记得,记下:

不知为啥事,一位专业人士老友开车带着我在外奔波了一天,说,晚饭时间了,咱们进去吃个饭。车就开到了一个熙熙攘攘的餐厅聚集区(肯定不是北京就是上海、南京啦),好容易找到 parking,然后带着我进了家高档餐厅。

我进门见餐厅高档豪华,一个个都西装革履,这才发现自己匆忙间光着脚,尴尬极了。于是老友陪我回去找我拉在车座位下面的鞋子、袜子,也都是满是灰尘。找个角落赶紧穿鞋。为打破窘迫尴尬,老友说:我们老了。我问:一直不知道,你多大了?(我心里估计他是50左右。)他神秘地蹦出带着中文口音的两个英文字出来,说:GoodNext。

我困惑: good next 啥意思?知天命还是耳顺?

他说:就是不够好,过了年富力强。

感觉我还一直在琢磨 next??就醒了。醒来后,赶紧查网络,用了双引号查谷歌,“good next”,结果除夕了,都是展望未来的话:good next year 之类。

至少确认了“good next” 不是一个固定用法或网络语,为什么在梦中表示老朽,不得而知。但愿这不是讽刺,而是新年吉语,祝各位老友新年快乐!Good next year, good next luck, good next plan, good next  ……

根据“梦的解析”的说法,语言学家梦中的“新词创造”应该有某种元宇宙造词逻辑,如果是自嘲的味道,我想也许是 “good,next” 的来源: good 是应酬,重点是 next.  就好比在挑拣一个对象或物体,一个个候选上来,大部分看不中,说: good,next(please)。就是 pass 掉的意思,不合格,人家要看下一个,下一个永远是最好的。

想起看过的李永乐老师的一个视频,讲女神挑对象如何做到最优的数学原理。追求者太多,眼花了,如果总是 good,next,那肯定不行,最后一不留神自己成了“剩女”。他提出的数学,精神上与华罗庚的黄金分割点理论相通,细节忘了,就是pass了三四成的候选以后,遇到比前好的,就绝不放过,不能再等 next best or next better one 了,这才能保证统计最优。

扯远了,反正除夕了,扯一扯无妨。国内大概都在看跨年晚会了吧。

祝你我新年快乐!

记于2021年12月31日早晨7点,苹果镇

 

【相关】
 

李维 郭进《自然语言处理答问》(商务印书馆 2020)

预告:李维《巴别塔影:符号自然语言处理之旅》(人民邮电出版社 2022)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计算语言学家,多语言多领域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前弘玑首席科学家,聚焦RPA+AI的NLP低代码多领域落地,设计NLP核心引擎雕龙,落地多领域场景,包括金融、电力、航空、水利、客服等。前讯飞AI研究院副院长,研发支持对话的多语言平台,前京东主任科学家, 主攻深度解析和知识图谱及其应用。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解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17个小企业创新研究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