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刀郎,也喜欢那英

想说的是,喜欢刀郎,也喜欢那英。可以理解刀郎对那英的讽刺,也可以感觉那英的郁闷,但相信那英的性格。

文字驱动奇妙元 几秒钟制作短视频:我表妹说得似乎有理:罗刹海市的歌词,要是鸡蛋里挑骨头,还是能挑一点点的,比如,可是那从来煤蛋儿生来这黑,不管你咋样洗呀那也是个脏东西,这一句有点毛病,煤蛋儿黑,黑就是黑,你不能说脏,黑与脏是两个意思,你说对不对?
对啊,黑等于脏就是种族歧视[Grin]。黑 与 洗白 对得上 完全没有脏出场的必要。可刀郎不骂几句 如何解气。居高临下 雅俗交融 十载一吼 过足了骂瘾的他 但愿可以活得平和些 看后去还能出啥好作品。有意思的是,骂人骂到了化境不算,自夸也到了无以复加。小伙儿马ji,出淤泥而不染,所有的美好集于一身。刀郎是读过文学的,估计会背《离骚》,手法学屈原。美人香草,偏遇昏君小人,郁郁不得志。马户-驴,又鸟-鸡,刀点-刃,良部-郎。女子不好,心刀点忍?点解?无解。发泄也是一种解。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问问副总裁,聚焦大模型及其应用。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10年,期间指挥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鲁棒、线速,scale up to 社会媒体大数据,语义落地到舆情挖掘产品,成为美国NLP工业落地的领跑者。Cymfony前研发副总八年,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17个小企业创新研究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