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之41:Gui冒VP的风险】

白:
“这些国家的统治者必须变革,不然就是在冒被一脚踢开的风险。”
1、“冒……风险”,离合词;
2、“风险”属于“N/S”型的名词,不反填定语从句;
3、“被”由N+升格为N,占“一脚踢开”提供的两个坑中的一个;
4、先行成分“这些国家的统治者”填“一脚踢开”提供的另一个坑。

李:

【冒VP的风险】

汉语离合词 是框式结构之一种,离合词里面的 XP 是啥 离合词本身决定。可以认为是由该词的subcat模板所规定。 这个case里面规定是要 VP。离合词“冒-险”(“冒-之|的 险|风险”)本身也是(动宾式)VP,于是我们赶上了内外两个 VPs:“Gui 冒杀头之险”。Subcat 如是说:

1 Gui 冒险。

2 Gui 杀头: 实际上是被杀头。“杀-头”本身也是离合词 里面应该是要的NP。NP外化就成了句法主语和逻辑宾语,也就是所谓隐式被动:Gui杀头 == Gui被杀头 == 把Gui杀头 == 杀Gui的头 == 对Gui杀头。这才叫语言学,微观语言学, subcat 执导。subcat 是语言个性与共性的接口

3 两个 VPs 之间的关系: 当然也由外面这个离合词“冒-险”来决定。具体说就是,内VP是外VP的同位语,是给外VP填充“冒险”的内容:冒什么险?杀头之险。这个同位语来源于内VP是外VP里宾语的定语这种形式,是随着离合词动态合成为动宾合成词,由宾语的同位语定语,捎带过来的(定语转状语,主子单位是变大了,但mod本性不变)。这个现象是动宾离合词的共性,再如:洗个痛快的澡 == 痛快洗澡.

4 剩下一些句法语义的鸡零狗碎 也仍然是外VP的subcat决定的:包括内VP是非谓语VP,因此不能用句法(或词法)的时体形式,语义上表达的是不定式。至于外VP,它当然是谓语VP, 譬如可以有进行体:“Gui正在冒杀头之险”。

总结一下:subcat 可以有很丰富的内容,很复杂的规定,它连接句法形式(模式s)与其对应的语义。好在 subcat 都是词典词条决定的,所以再复杂琐碎,在词典主义(lexicalist)看来也不难把控。

理论上 subcat 的这种复杂性最好由subcat的复杂特征结构(SUBCATT typed feature structure)来描述。上面举的例子及其相关句法语义的约束及其与逻辑语义的接口,可以非常从容、非常精细地在诸如 HPSG 的复杂特征结构里面透明地表达出来。如果是象牙塔玩符号逻辑,可说是进入了符号逻辑的天国:个性共性 词典grammar, 句法语义 燕舞莺歌,太平世界 同此凉热,在在美景 处处和谐。这就是我以前说的 玩 HPSG 可以入迷的原因。下面给几个HPSG 的复杂特征结构的图示,展现一下其叠床架屋背后的合一(unification)风采:

但我们终究还是抛弃了复杂特征结构,为了线速,为了简略,为了多层,为了模块化和易维护。总之是为了现世的便利,挥别了理想的符号天国。

 

【相关】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中文处理

Parsing

【置顶:立委NLP博文一览】

《朝华午拾》总目录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Principle Scientist, jd-valley, 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团队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分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17个美国国防部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