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92:自然语言漏得筛子似的,未必要补漏】

李:
火车上要注意安全,贵重物品随身带,行李箱放在能看到的地儿哈!贼春节不放假

乍看 以为贼是修饰语 一愣 还有骂春节的呢。要是改成小偷就好了:“小偷春节不放假”

严格说 放假是个复合概念 它挖了两个坑: 【谁1】 给 【谁2】 放假,就是
【谁1】 放 【谁2】 的假。小偷是谁1 还是 谁2 呢?好像既是谁1也是谁2 小偷通常是单干 不成组织 自己给自己放假。如果是盗窃团伙 也许应该是谁2,需要头儿批准才能放假回家过个年。

梁:
“红杉树最便宜的是多少钱一包? “ 新春快乐!!!

白:
咋不说中南海呢……

“睡觉我喜欢开着空调”“牛肉我喜欢三分熟的”两例中,“睡觉”和“牛肉”的句法功能相同吗?

宋:
什么是句法功能?主谓宾定状补吗?

白:
@宋柔 如果是,该怎么定?

李:
句法不如逻辑语义容易有标准答案,因为句法是形式归纳,而形式归纳有不同的形式角度,所以句法学家特别爱吵架 历史上甚至著名的语言学家之间也针锋相对,充满了不毛之争。逻辑语义则较少争议:人类趋向于有一把共同的尺子。

从词序的形式角度,从discourse的话题的表达,二者是相同的功能。从逻辑语义角度,则差别很大。

这个句首的 Topic 与 句末的“的字结构” 是回指的关系,因为 的字结构里面的 AP 与 NP 有逻辑修饰关系。

白:
相同之处都是把被修饰语前移为话题,不同之处是一个体词一个谓词。只画树,难以体现话题跟谁关联。

“那些字帖我只临了王羲之的。” “王羲之的”并不修饰“那些字帖”而只修饰“字帖”。

树藏起来了很多东西,不能作为讨论的基础。

李:
句首谓词比较讨厌,可以说是话题,但具体逻辑语义可以表示条件、时间、伴随情况等。

睡觉的时候,我喜欢开着空调。
睡觉的话,我喜欢开着空调。

白:
关键是,谁睡觉?至于睡觉和开着空调什么关系,在句法层面才真的不重要。二者搭上扣(有关系)即可。但是谁睡觉,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李:
不重要。
甚至谁开空调 也不重要。非谓语动词省掉主语是有道理的:我喜欢(我 or 别人为我 or 机器自动)开着空调。

白:
“着”表遗留状态,谁造成状态确实不重要。“门开着”天生就是自足的,不需要额外萝卜。睡觉不同。“墙上挂着画”谁挂的也无关紧要。

李:
一般认为 主语可以顺着梯子下:“我喜欢游泳”。

白:
穿透

李:
谁游泳?尽管是个很无聊的 “理解” 问题,大家通常认为是 “我”:我喜欢我洗澡(其实加了“我”逻辑语义是全了,听上去反而别扭,或增加了言外之意:我喜欢自己洗澡,不喜欢人家给我洗澡)。

可是:“我喜欢下雪”。谁下雪?老天、上帝,反正不是“我”。

白:
下雪❄已经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了。来个老天也只能是状语。

李:
我喜欢反右。谁反右?其实是组织 群众 最终是领袖。
md 我其实恨透了反右。自己就是个右派 只不过生不逢时 没下地狱。

白:
“我恨透了做家务”,好象不是恨别人做家务唉。

李:
如果省掉 “做”呢?“我喜欢家务。”

白:
没有做,就没有穿透的问题。

李:
这个“做”都无关痛痒 更崩提“谁做”了。总之 语言不像逻辑那样完整 自有其道理。逻辑不必分轻重主次 讲究的就是完备 自洽。而语言漏得筛子一样 却有效传达了语用的需求。

白:
各坑有各坑的权重。算术往往比逻辑聪明。应该有相应robust的逻辑联结词,没有是逻辑不尽责。比如我上次说的,超过三分之二的布尔变量取值为真。还应该有不拘泥于语序的符号连接运算。这些都需要改造逻辑、改造形式语言理论。可以有不刻板的逻辑。可以有允许灵活语序和自由省略的形式语言。

李:
自然语言最大特点还不是歧义 而是不逻辑 常省略 含糊其辞。交流的常态就是说者糊里糊涂说 听者糊里糊涂听,奇的是二者还不觉得糊涂 可以一样谈得热火朝天 酒逢知己。

梁:
对,使用语言,是为了有效传达信息。你已经知道的,我就不说了。什么不知道,你问我呀,等会我补上就行了。

李:
除了语言学家和段子手 没人在乎细节 不 care 语义模糊。正常交流中 90% 的含混之处 双方都不感知,只有少数的细节感兴趣了,于是发现含混,要求澄清。

于:
@wei 日常谈话语义并不模糊。@wei 省略并不意味含混

李:
省略和歧义都是含混的缘由。省略了,就有个默认标配。而标配在共同体宏观上有一个约定的填补 但在个体之间未必一致。省略在语言学上叫零形式,因为形式为零 理论上无法不导致含混,至少是留下了争论的余地。段子当中很多这种例子,捧哏的突然不捧了 处处别扭,把所有的标配推翻。

白:
一般是抬杠的余地。对标配不合作,总是可能的。

李:
是啊 显性形式就堵塞了这个漏洞 没有含糊的余地。法律文书很讲究这个,结果读起来就不像人话。

日常对话:

a 打败了 打败了
b 好哇 好哇 真太开心了

a 你开心啥?
b 不是打败了吗?

a 是啊 你们队打败了
b 好哇。对了,打败了谁家?

a 我们队打败了
b 好哇 一样值得庆贺

a 你们队败了 我们队打败了你们队 快快 喝一杯
b ……

于:
@wei 省略是因为对方知道。如果把所有信息补齐,就太啰嗦了,对话根本进行不下。

李:
子非鱼啊。你怎么知道对方知道 即便你以为对方知道?

于:
@wei 如果对方不知道,大多对话就结束了。 当然教育除外

李:
上面的多轮对话 互相并不知道 也一样没结束

白:
有sentiment,一样可以做出猜测,只不过猜测一直在动态修改。
胜败,与喝彩,的传导路径。谁是哪一头的,可以顺着这个传导路径慢慢明晰。

【相关】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朝华午拾》总目录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Principle Scientist, jd-valley, 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团队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分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17个美国国防部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