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马尔科维茨:生活如何成为一场无止境的可怕竞争

立委按:一个繁荣无比的现代社会 结果是没有人真正快乐。输者输 赢者其实也输了。这种社会肯定是站不住的。问题是 看到现代社会问题的 越来越多 越来越切实。但解决方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如果连问题都不面对 又有什么希望解决它呢?作者说,不能坐视精英社会不平等最后走向社会崩溃,总是要做点什么。既然现代化 全球化 资本主义化 精英化 没有带给人类更美好的社会,那么其他的路线都是可以考虑的选项了:包括川普的保护主义和建造大墙;包括桑德斯的社会主义;也包括杨的ubi方案。还有其他什么出路?

精英社会把成就看得比其他一切都重要,这让每个人——甚至富人——都很痛苦。也许有出路。

The Atlantic 杂志 2019年九月刊
丹尼尔·马尔科维茨
耶鲁法学院教授,《精英陷阱》的作者

1987年夏天,我从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一所公立高中毕业,前往东北去耶鲁。然后,我花了将近15年的时间在不同的大学学习——伦敦经济学院、牛津大学、哈佛大学,最后是耶鲁法学院——一路上获得了一系列学位。今天,我在耶鲁大学法学院教书,那里的学生与我年轻的自己惊人地相似:他们绝大多数都是职业父母和高水平大学的产物。我把自己老师给我的优势传授给他们。他们和我都把我们的繁荣和种姓归功于精英选拔制度。

20年前,当我开始写关于经济不平等的文章时,精英制度似乎更像是一种对于不平等的疗法,而不是一种原因。精英制度的早期倡导者支持社会流动性。例如,20世纪60年代,耶鲁大学校长金曼·布鲁斯特(Kingman Brewster)将精英录取引入大学,明确目标是打破世袭精英。校友们一直认为他们的儿子有与生俱来的权利跟随他们去耶鲁;现在,未来的学生将根据成绩而不是家庭背景来获得入学许可。精英选拔制度——有一段时间——用才华横溢、勤奋努力的局外人取代了自满的局内人。

今天的精英仍然声称通过才能和努力,使用对任何人开放的手段来取得进步。然而,在实践中,精英制度现在将狭隘精英之外的所有人都排除在外。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斯坦福大学和耶鲁大学从收入分配最高的1%家庭招收的学生总数超过了收入分配最低的60%的家庭。校友子女优先、裙带关系和彻头彻尾的欺诈继续给富有的申请者带来腐败优势。但是,偏向财富的主要原因还是要追溯到精英选拔制度本身。平均来说,父母年收入超过20万美元的孩子在SAT考试中比父母年收入4万到6万美元的孩子高出250分。来自最贫困的三分之一家庭的每200个孩子中只有一个达到耶鲁的平均SAT分数。与此同时,顶级银行和律师事务所,以及其他高薪雇主,几乎完全从少数精英大学招聘。

勤劳的局外人不再享受真正的机会。根据一项研究,每100个出生在最贫困的五分之一家庭的孩子中只有一个会侪入前五分之一的富裕阶层,每50个出生在中产阶层的五分之一家庭的孩子中只有不到一个会加入前五分之一。绝对经济流动性也在下降——自本世纪中叶以来,中产阶级孩子收入超过其父母的可能性已经下降了一半以上——中产阶级的下降幅度大于穷人。精英选拔制度将这种排斥定义为达不到标准,给经济伤害增加了道德侮辱。

公众对经济不平等的愤怒经常针对精英机构。皮尤研究中心称,近五分之三的共和党人认为大学对美国不利。今年早些时候大学入学丑闻引发的强烈而广泛的愤怒引发了一场深刻的怨恨。这种愤怒是合理的,但也是扭曲的。对裙带关系和其他不光彩的精英优势形式的愤怒——这种行为含蓄地宣扬精英理想。然而精英制度本身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它正在摧毁美国梦。精英制度创造了一种竞争,即使每个人都按规则行事,也只有富人才能赢。

但是,富人到底赢了什么?即使精英制度的受益者现在也因为它的要求而受苦。它诱捕富人就像它排斥穷人一样肯定,正如那些设法爬上顶峰的人必须拼命工作,无情地利用他们昂贵的教育来获取回报一样。

没有人应该为富人哭泣。但是精英制度给他们带来的伤害既真实又重要。诊断精英制度对精英的伤害会带来治愈的希望。我们习惯于认为减少不平等需要给富人增加负担。但是因为精英制度下的不平等事实上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所以逃离精英制度的陷阱实际上会让每个人受益。

精英们在幼儿时期首先面临精英压力。父母——有时不情愿,但觉得别无选择——让他们的孩子报名接受精英教育,这种教育不是以实验和游戏为主,而是以培训和技能或人力资本的积累为主,其宗旨是被精英大学录取,并最终获得一份精英工作。纽约、波士顿和旧金山等城市的富裕家长现在通常要向10所幼儿园提出申请,进行一系列评估和面试——所有这些都是为了精英幼儿园评估4岁儿童的申请。申请精英中学和高中重复了这一磨难。贵族儿童曾经陶醉于他们的特权,精英儿童现在是“计算”他们的未来——他们通过各种自我展示的仪式,踩着雄心、希望和担忧的节奏为精英之路无休止地计划自己。

学校鼓励孩子们这样操作。例如,在东北的一所精英小学,一名教师贴出了一个“每日问题”,学生们在回家之前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尽管没有给他们留出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这项练习的目的是训练五年级学生通过多任务处理或牺牲休息时间来榨取他们附加的学习时间。

这种要求是需要付出代价的。精英初中和高中现在通常布置每晚需要三到五个小时的作业。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流行病学家警告说,学校作业会导致睡眠不足。富裕学生比贫困学生表现出更高的吸毒和酗酒率。他们也遭受抑郁和焦虑的折磨,其比率是全国同龄人的三倍。最近对硅谷一所高中的研究发现,54%的学生表现出中度至重度抑郁症状,80%的学生表现出中度至重度焦虑症状。

尽管如此,这些学生还是有充足的理由像这样鞭策自己。几十年前接受30%申请者的精英大学现在只接受不到10%。某些院校的变化甚至更加引人注目:芝加哥大学直到1995年还录取了71%的申请者。2019年,它承认其录取率不到6%。

当精英进入职场时,竞争会加剧。在职场中,精英机会只被抓住机会所需的竞争努力所超越。一个财富和地位依赖于人力资本的人在选择工作时根本不能考虑自己的兴趣或爱好。相反,她必须把工作当作一个从人力资本中获取价值的机会,尤其是如果她想要足够的收入来为孩子购买保证自己优秀品质的精英教育。她必须致力于一个狭窄的高薪职位,集中在金融、管理、法律和医学领域。贵族一度认为自己是一个休闲阶层,而精英阶层则以前所未有的强度工作。

1962年,当许多精英律师的收入大约是他们现在收入的三分之一时,美国律师协会可以自信地宣布,“普通律师每年大约有1300个收费小时”。相比之下,2000年,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同样自信地宣称,“如果管理得当”,2400个计费小时的配额“并非不合理”,这是“希望成为合伙人所必需的”的委婉说法。因为不是律师工作的所有时间都是收费的,所以2400小时的收费很容易要求一年中每周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工作6天,没有假期或病假。在金融领域,“银行家的工作时间”——最初是以19世纪到20世纪中期银行规定的10到3(上午10点到下午3点)的工作制命名的,后来更普遍地被用来指代任何轻松的工作——现在已经被讽刺性地命名为“银行家9到5”,是从这一天早上9点开始,一直持续工作到第二天早上5点。精英管理者曾经是“组织人”,被终身雇佣束缚在公司等级制度中,奖励资历高于业绩。今天,一个人在组织结构图上爬得越高,她被期望工作得越努力。亚马逊的“领导原则”要求管理者“坚持不懈地保持高标准”,并“交付成果”。公司告诉经理们,当他们在工作中“碰壁”时,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爬上墙”。”

每周工作超过60小时的美国人报告说,他们平均希望每周少工作25小时。他们这么说是因为工作使他们遭受“时间饥荒”。一项2006年的研究发现,这影响了他们与配偶和孩子建立牢固关系、维持家庭、甚至过上令人满意的性生活的能力。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最近一项高管调查的一名受访者自豪地坚称,“我晚上给孩子们的10分钟比花在工作上的10分钟伟大一百万倍。”只有十分钟!

优雅地或至少冷静地承受这些时间的能力已经成为精英成功的标准。一家大公司的一名高管接受了社会学家阿丽·拉塞尔·霍奇奇德(Arlie Russell Hochschild)为其著作《时间捆绑》的采访。她观察到,展示了自己技能和奉献精神的有抱负的经理面临着的“最终淘汰赛”是这样的: “有些人会火冒三丈,变得古怪,因为他们一直在无休止地工作……而高层的人非常聪明,工作得像疯子一样,而且不会火冒三丈。他们仍然能够保持良好的心态,保持家庭生活在一起。最终是他们赢得了比赛。”

一个从自己的人力资本中获取收入和地位的人,完完全全是把自己置于老板的支配之下——为了工作他必须耗尽自己。精英学生极度害怕失败,渴望那些传统的成功标志,即使他们看穿并公开嘲笑那些仅仅是“金星”和“闪亮的东西”。就精英员工而言,他们发现越来越难通过工作来追求真正的激情或获得意义。精英制度将整代人囚困在被贬低的恐惧和不真实的野心中: 总是饥饿,但从来没有找到,甚至不知道正确的食物。

精英阶层不应该——他们也没有权利——期待那些被排除在精英特权和利益之外的人的任何同情。但是忽视精英制度对富人的压迫也是一个错误。富人现在不是无所事事地而是费尽心力地统治着社会。曾经批判贵族不平等的常见论点,并不适用于基于努力和技能回报的经济体系。这位每周工作百多个小时的银行家的不懈努力,使她免受不劳而获的指控。那么,更好的办法是说服富人,他们所有的工作并没有真正得到回报。

他们可能不需要你想象的那样去说服他们。随着精英阶层的精英陷阱越来越收紧,富人自己也开始反对现行制度。要求工作/生活平衡的悲哀呼声越来越高。大约三分之二的精英员工表示,如果新工作需要更多的精力,他们会拒绝升职。当拉里·克莱默还是斯坦福法学院院长时,他警告毕业生,顶级律所的律师们陷入了一个似乎永无止境的循环: 更高的工资需要更多的计费时间来支持他们,更长的时间需要更高的工资来证明他们的合理性。他哀叹道,这个系统服务于谁的利益?有人真的想要吗?

逃离精英陷阱并不容易。精英们自然会抵制那些有可能削弱他们优势的政策。但是现实是,如果不压榨自己,使自己的内心生活变得贫瘠,就不可能从自己的人力资本中致富,而那些希望拥有自己的蛋糕并吃掉它的精英其实是在欺骗自己。建立一个让更广泛的人群能够获得良好教育和工作的社会——这样,爬到最高层就不那么重要了——是缓解现在驱使精英们坚持自己地位的压力的唯一途径。

如何做到这一点?首先,教育——其利益目前集中在为富裕父母苦练孩子——必须变得开放和包容。除非私立学校和大学的学生中至少有一半来自收入分配最底层三分之二的家庭,否则它们应该失去免税地位。公共补贴应该鼓励学校通过扩大招生来满足这一要求。

一个平行的政策议程必须改革职场,重点扶持那些无需经过精心培训或没有高学位的工人所生产的商品和服务。例如,卫生保健系统应该强调公共卫生、预防保健和其他主要由执业护士监督的措施,而不是需要专科医生的高科技治疗。法律系统应该部署“法律技术人员”——并非所有人都需要法学博士——来管理日常事务,如房地产交易、简单遗嘱,甚至是无争议的离婚。在金融领域,限制外来金融工程并支持小型地方和地区银行的法规可以将工作转移给中等技能的工人。管理层应该接受将控制权分散到高管之外的做法,以增强公司其他人的权能。

克服精英不平等的主要障碍不是技术上的,而是政治上的。今天的情况引发了不满和普遍的悲观情绪,可以说近乎绝望。政治学家杰弗里·温特斯在他的著作《寡头政治》中调查了从古典时期到20世纪人类历史上的各个时代,并记录了将收入和财富集中在一个狭窄的精英阶层中的社会的变化轨迹。几乎在所有情况下,这种不平等的消除都伴随着社会崩溃,譬如,军事失败(如罗马帝国)或革命(如法国和俄罗斯)。

然而,还是有希望的。历史的确清晰地展示了从集中的不平等中有序复苏的一个例子: 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美国通过采用新政框架来应对大萧条,新政框架最终建立起本世纪中叶的中产阶级。至关重要的是,政府再分配不是这一进程的主要引擎。政府建立的广泛共享的繁荣主要来自于一个促进经济平等而非等级制度的经济和劳动力市场——通过大幅扩大受教育机会,如《GI 法案》,将中等技能的中产阶级工人置于生产中心。

这些安排的更新版本今天仍然可用;教育的重新扩张和对中产阶级工作的重新重视可以相互加强。精英阶层可以收回闲暇时间,以换取收入和地位的降低,而这是他们可以轻松承受的。与此同时,中产阶级可以重新获得收入和地位,重居美国生活的中心。

重建民主经济秩序将是困难的。但是经济民主给每个人带来的好处证明了这一努力的合理性。不去应对可能导致的社会暴力崩溃让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尝试。

这篇文章改编自丹尼尔·马尔科维茨即将出版的书《精英陷阱》。它出现在2019年9月的印刷版上,标题是“精英制度的悲惨赢家”

搜狗机器翻译 译自:How Life Became an Endless, Terrible Competition

摘选老友芒果的评论,说得非常到位:

精英选拔制度不仅加剧贫富分化,阻碍阶层流动,而且身处其中的精英也深受其害:为了维持从自身人力资本中得来的财富和社会地位,他们得忍受超长工作时间,对自我兴趣自我表达的压抑,与家人关系的稀薄。(文中只提过一句而没有展开的是,这种高度倾扎的环境得来的利益并未如表面看那么美好。诚然数字上精英与大众薪酬差距越来越大,精英的社会环境也与大众越来越区隔,但正因为教育回报率高,社会环境区隔厉害,薪酬大部分是花在bid up positional goods,如学区房,如各种显示身份地位的消费品。如果大家不bid up,这些positional goods也属于这些人,不过代价少得多。所以disposable income没有看起来那么多)。

但这是个囚徒困境,谁先放弃谁输的,所以这个既得利益者也受害的制度的改革势在必行,否则只会迎来社会各阶层的离心。可惜作者提出的制度改革比较天真,nurse practitioners和legal technician代替医生和律师做一部分简单工作或许可行,但社会中,像这类硬性准入制度严苛的职业其实不多。强行用区域金融机构代替大行只为中低技能人士提供工作机会更是天真得可怕,我对这种理想主义戒心比对现状的不满还要强烈些。

但有没有希望呢?我觉得现在的技术条件是有的。精英选拔制度的基石,是winner-take-all,是符合狭窄一揽子选拔标准中的佼佼者能广泛的服务一大群人。但如此的“效率”并非我们的天性,我们天性中渴求知识,渴求推进认知的极限,渴求自我表达,渴求真实的人际关系,渴求与自然,与本土的连接,渴求有缺陷的美,如果社会价值鼓励多元化(真实的多元化,不是口号),相信大部分人都能寻得安身之所。

社会制度相应的变化,就是一个强健的安全网络,能容忍各种试错,能护扶年轻人的勇往直前不怕跌倒,让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不仅是一句鸡汤而能理直气壮成为他们的信念。当然,在美国,一个很重要但一直被忽略的,就是社会对基础研究的投入,想想如果当初的bell labs在美国到处开花。。。聪明的年轻人不用只往花街律师医生这几行里面挤了。

立委后记:

Great great thesis.  Right to the point on problems of modern society.  Is the solution feasible ?

一个繁荣无比的现代社会 结果是没有人真正快乐。输者输 赢者其实也输了。这种社会肯定是站不住的。问题是 看到现代社会问题的 越来越多 越来越切实。但解决方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如果连问题都不面对 又有什么希望解决它呢?

所谓左派的抬头或流行 与其说是人们认同他们 不如说是人们不能接受/忍受现状。既然现代化 全球化 资本主义化 没有带给人更美好的社会 那么其他的路线都是可以考虑的选项了:包括川普的保护主义和建造大墙;包括桑德斯的社会主义;也包括杨的ubi方案。还有什么出路呢?作者说,不能坐视精英社会不平等最后走向社会崩溃,总是要做点什么。

但这位象牙塔教授的作者还是太过书生气。她在诊断和刻画过度竞争的现代精英社会的社会矛盾和道德不平等方面,力透纸背。但在提供方案方面,简直是天真,看不出任何可行性,还不如摇唇鼓舌的政客。譬如,她说 精英阶层既然不幸福 不堪重负,那就退一步 少拿钱,把机会分给中下层一些。她建议说 社会应该下放一些工作。感冒发烧不值得去看医生,可以改去看赤脚护士。大体就是这个思路。道理是有的 没有实现的切实路线。

相关:

原文:How Life Became an Endless, Terrible Competition

精英陷阱

搜狗机器翻译

miserable-winners/594760/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Research Director, Beyond AI.前 Principle Scientist, jd-valley, 主攻深度解析和知识图谱及其应用。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解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联邦政府17个小企业创新研究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