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大院》14: 我与127医院

风雨春秋之五

我与127医院(外二篇)

 

1968年,我身为南陵县医院外科负责人,临床上难题、大题或者急症,相距5里马山咀解放军127医院,就是“近水”解渴之地。

当时它还是处于筹备之初,是解放军下放在繁昌孙村的“八一医疗队”转承此任,其时是一位宋队长(后来的院长),付队长是辛炳南(副院长),外科主治军医章冠东,我们之间就有“热线”业务来往。

1974年,我参加芜湖“骨训班”,又投奔该院骨科许竟斌教授门下进修半年,深入这个团队,共同战斗。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几乎成了他们编外的一员,他们的风采,成了我一生难忘的记忆。他们的一些领军人物,成为我终身的莫逆之交。

与辛炳南院长奋战手术台

记忆深刻的是一台巨大肝癌切除和另一台巨脾再手术,当时是在“一根针、一把草”毛精神下,行时针麻。好歹这两台手术,切口大显露宽,对肌松要求可以迁就,但毕竟是顶级手术,而且是破冰之旅,手术之艰辛,可以想见。辛院长当我助手,他的娴熟手技和诲人精神,闭目不忘。左半肝切除,重达3公斤,而且没有开胸。

另一例是血吸虫巨脾女性病人,曾在太平县医院作过一次剖腹,因为致密粘连而关腹退却,这次仍是针麻(辛是毛路线的忠实执行者,“老八路”精神在他身上体现完美!),确实,脾周无一不粘,发扬“蚂蚁啃骨头”精神,步步为营,丝丝相扣,先扎脾动脉,再直视下一一分离结扎脾周所有可行的粘连,包括脾膈、脾肾间,那真的独具匠工,非教科书上所能述及。终于大功告成,完成这一外科生涯中难遇的大题。要不是辛院长—外科前辈的悉心指导和支撑,我,哪有这种胆略和底气。

辛院长的人格魅力和高超技艺,是共产党旗下又红又专的典范,他的精神万古长存!

附:后来我们都在芜湖,我刚来芜时他多次上门来看我,尽显关怀之情。1996年辛院长病故于胰腺癌,临终前,我与芜湖二院院长林清高(当年127医院大门前的家发医院院长,也是他的学子。)一道去上门看望,尽表敬仰。

与张由己主任共台切除颈动脉瘤

张由己主任是资深外科主任,以脑外见长,其临床经验、外科功底和治学风采,受人信赖。我有幸与他共台,是一颈动脉瘤病例,位于右颈内、外动脉交叉处,由于瘤体的牵拽,使颈内动脉迂曲折迭,如此,术后易形成血栓,影响脑部血供,于是需要切除吻合。作此手术必须阻断该动脉若干时间,这,得首先要判断颅底韦利斯氏(Willis)动脉环是否健全,其个体差异很大。张主任教我一妙招,就是用手指掐阻该动脉几分钟,观察病人有无晕厥,以此测知其可否耐受临时阻断血流。

再则,此处附近,人体有一压力感受器—颈动脉窦,刺激它易引起压力反射致颅内高压,而引发意外。这是此手术注意要点又一。

在张主任辅佐下,手术顺利成功了,后果良好。一台手术,胜读十年书,受益匪浅。良师益友,终身不忘。

张主任除了开展了高难度脑科手术外,还进行了心脏冠状动脉“搭桥”手术,是国内先行者。上个世纪七十、八十年代,还没有B超、CT、磁共振(MRI)等现代检测手段,常见他和助手李之邦主任裸露在X线下进行血管造影,其献身精神,可钦可佩!

章冠东主任是我家常客

他来127最早,在“八一医疗队”担纲主角,还在该院挂牌之前,我们就已来往。我俩共做过甲状腺、泌尿系手术等,也常在一起讨论各种课题。他是外科、泌尿科专家,初识时他才38岁,正宗的国家认定的主治军医。而我32岁,还不是主治、主任什么的,但是本院外科负责人。我当然是下级和小弟,既是革命同志,又有手足之情。那时,就是公事出诊、会诊,于公于私,也都是义务,那不是商品时代,而是革命人道主义,所以,非但毫无报酬,连招待也没有,总是自己骑辆自行车,独来独往,工作餐也都落在我家,好在彼此并不介意,革命大家庭啊!

1987年,127撤了,他回南京八一医院,我调来芜湖,凡过南京,总要登门拜访,重聚旧情,切磋医术,交流信息。

章主任那时就作过甲癌廓清术等到外科前沿手术,领先国内。也作过鹿角形肾结石离体肾冷灌注切开取石自体再植,给这一外科难题找出了解决途径,在芜湖地区享有盛誉。

127院病理、化验、放射成了我院的辅助科室

127院,无论设备还是人力资源,远高于我们这个县级医院,它自然成了我们上级医院,他们所有成员也都乐于胜任此责。军民鱼水情!它除了为军人服务外,为一方百姓救死扶伤,也成了他们的天职。我们地方医院,他们总是鼎力相助。

病理科李祥周主任,为病理分级,给我一份书面材料,细说其细胞分化等级,至今受用。

放射科黄主任、检验科姬主任,也是我常去造访和请教的人物,他们的学识和人品令人钦佩。

芜湖“骨训班”与127医院

1974年芜湖办“骨训班”,市县医院10员“大将”,成为其首届学员。我是他们称之为“老大”,是因为本人从事临床外科、骨科较早又有一定经验的人。127院骨科许竟斌主任,是我们的客座教授,每次出教,总是由我招呼左右,我俩之间师生之情已历经数年了。

1973 骨训班与许老(下排居中)合影(中排最右是李名杰)

他每次来授课,市里几家医院包括弋矶山医院,纷纷慕名邀请作专题讲座。一次,我的老校长王尔功教授和李竟院长,请其作了《腰腿痛综合征》精辟讲学,我亦陪同。李院长设家宴款待,我们四个人共餐共聚,李院长还翻开他珍藏的英文版的骨科学指给我看,腰5骶1间有一块脂肪组织是其特有标识,在我以后手术中累被证实,至今不忘。许主任也在地院、一院、二院作手术示教,彰显轰动效应,引领一方手术先河,令芜湖骨科界学子们大开视野。

在系统理论课完成后,分头进入临床实习,宣城医院熊从道医师和我俩人,有幸来到127骨科,直接跟随许主任半年。聆听许教授教诲,在他亲授手术指导下,让我们后来在安徽省骨科界占有一席之地打下基础。我的腰椎间盘手术,出师他的手下,作过数以百计此类手术,疗效良好。

进修期间,除了完成骨科病房工作外,为解决农民就诊困难,在许老带领下,我们就地在127院大门前的家发乡医院设家庭病房,因陋就简,开展手术。骨科器械不济,就到铁匠铺现造,如骨刀、骨锤、骨锉、骨凿等。解决了大量病例的治疗,除了增加了我与熊医师临床实践机会外,同时也带出了当时该乡医院两位院长林清高和丁明秀医师,使他们后来走上骨科专业,并在若干年后出任芜湖市一院、二院院长和弋矶山医院分院院长,林还是市骨科学会主任委员。简陋条件下也培养出人才,并都按时晋升为主任医师,桃李满天下。

1969年6月26日,127医院正式挂牌后,许就被从南京八一医院调来任职,时年52岁,许是我国骨科界领军人物、拓荒者,一路开辟前沿,52年就是《外科学报》编辑,50年代就编著《实用骨科学》,发表大量专业论文。

许老1944年毕业于著名的国立湘雅医学院,供职于南京中央医院,后来入伍任职于解放军南京八一医院、127医院,51年出任志愿军抗美援朝医疗队队长。

他一生严以律己,宽厚待人,医德高尚,医术精湛。他多次立功受奖,享受国家特殊津贴,是骨科界德高望重的著名专家。

许老在70年代响应党的号召,下放到农村生产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与农民“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也赤脚下水田。一次我去看他,他病了,委身在门外墙边晒太阳,全身颤抖,口唇青紫,是感染了丝虫病。下肢淋巴管炎发作,在寒战发烧,也不回院,还是我给送去药品。他说:能扛得住,吃点药就行了。真令人佩服!他在下乡”三同“期间,还得了疟疾,都是被蚊子叮咬的结果。为革命的献身精神和无私奉献,令我辈望尘莫及!

他勇于探索,勤于实践,从不推诿病人。他有一个铁定原则,任何难题,也要设法解决。也许是出于“艺高胆大”,当然他也得从大量国内外文献中找答疑,从不仰求别人,正是他处于学术上高位使然。一例80高龄的腰椎间盘脱出患者、退休市长刘健农,全市大会诊,认为手术风险大,所谓“70不留宿,80不留餐”,谁都不敢为之手术。请来许老,他认为:手术指征明确,手术对全身打击不大,可保安全。并说:难道老年人的病痛就听之任之,不是我们医生的羞愧吗!于是,在市一院,他亲自执刀,使之康复,令人叹服。又一例地院患者,腰椎间盘突出,手术二次了,无效,同一间隙,再次手术,谁有胆量!他那娴熟的手技,让在场人膛目结舌!他一辈解决了多少难题、高题,是业内人士的偶像。我们有难就找他,是医患的天使!

他退离休后,依然常去科室,解疑释难,讲学出诊不辍。为答谢芜湖地区人民对他的崇敬和厚爱,还常年担任我市医院的骨科顾问,并亲自上台操刀。在他80高龄时,对我们下辈们说:“我还能帮帮你们忙!”,总是有请必到。

 

1994年,为祝贺许老从医50周年,我们在芜的几位学子牵头,在芜湖市中华饭店召开了骨科专题学术会议,并编辑出版了《骨科临床》专刊,收编论文100篇,由许教授亲自编审,并对各类专题作出述评。与会者来自全国各地,盛况空前,不啻是一个全国性专业会议。他所在的南京八一医院,也为此举行了纪念盛会,表彰他50年从医为人民作出的贡献。

在我从事外科、骨科生涯中,127医院及其师长们,给我的教诲和指导,受益极深,以他们为榜样,95年晋升外科主任医师,至今,已超期服务11年,手术不辍,贡献余热。并以此为乐、为荣。终身感谢127医院!

 

骨科导师许竞斌先生从医50周年纪念增刊资料
骨科导师许竞斌先生从医50周年纪念增刊资料 (科学网)

 

立委按: 老爸行医60多年,实践经验异常丰富,也曾发表20多篇专业论文,老爸说,论文中报告的有些手术难度很高,至今还占外科前沿,具有借鉴价值。比如肝叶切在当时,省內很少医院开展此项手术,包括皖医附属弋矶山医院,而老爸在设施简陋的基层县医院就独自开展此类手术,并全获成功。再比如颈椎结核病灶清除手术,稍有闪失,就会高位截瘫,甚至死亡!是骨科铁4类手术。这类手术就是在上海北京大医院做,主任们也都谨小慎微,如履薄冰!而老爸也是在县医院独自开展了此类手术,同样全获成功。
老爸专业论文,我现在统一整理,数字化留存,除了作为纪念,也为专业文献的知识积淀以及新人的经验搜索做一点贡献。

外一篇:

李名杰:肝左外叶规则性切除治疗肝内结石

肝内结石是指左、右肝管以上的肝内胆管结石,其发病率根据我院近五年手术病例的统计: 原发性胆管结石368例中 (占同期胆石症手术441例的83.4%,肝内有结石为112例,占30.4%,与国内文献报告基本符合 [4, 5]。可以肯定,由于诊断水平的限制,实际发病率还要高过此数。其肝内分布情况见表一。

表一        112例肝内结石的分布

左肝管+右肝管+胆总管  42
左肝管+右肝管 6
左肝管+总管内 39
左肝管 6
右肝管+总胆管  14
不详 6

    此种结石即使经过手术,亦易漏诊,漏治。截止目前,尚无妥善处理办法,反复发作,多次手术和不良予后累见不鲜。为了提高肝内结石治疗效果,我院于七五、七六年进行过5例肝左外叶切除术,并已随访3-4年,远期疗效良好,就此获得一些体会,使我们在处理肝内结石方面有了一定的提高。

    临床资料

    5例中,男性2例,女性3例,年龄在21-40岁之间,其中有2例为残余结石。手术时皆并有胆总管结石梗阻。肝内结石分布以左外叶为主,并有程度不等之该肝叶纤维萎缩。全部为硬麻、经腹切口,切除左外叶,胆总管“T”形管外引流,或并“会师”取出其他肝叶内结石,有并发症的2例,为迟发性出血及腹腔感染,住院14-72天,均痊愈出院。术后复发胆总管结石2例,再次手术取石,并辅加胆总管、十二指肠侧侧吻合术,但检查肝内胆管无结石。全部病例,随访3-4年,无再复发,并均健康。(病历摘要见附表二)

    关于肝内结石的诊断问题

    肝内结石绝大多数以胆道梗阻而手术。本组112例肝内结石同时合并胆总管结石者95例,占84·9%。早年往往仅满足于肝外胆道取石恢复通畅和引流,加以全身治疗而获缓解或“痊愈”; 但亦有始终不能控制肝内感染而予后不良。由于忽略了肝内结石的发现和处理,导致了再次发作和重复手术。从而认识到肝内结石在临床上的重要性,故后来治疗胆石症时注意寻找正确诊断。归纳起来其方法为:

    1、术中见总胆管扩张为色素结石所铸型或泥砂充满,胆囊又无结石,是肝源性结石的提示,需进一步检查肝内病灶。

    2、肝脏视诊、扪诊:肝内结石肝表面可见丘状隆起,发硬,局部苍白,病肝局限性萎缩,而健肝代偿性肥大,呈现肝中裂 (以胆囊为标志) 的偏移。左叶较薄,更可在膈、脏二面双合诊而扪到。但肝右叶或其他深处结石和细小、少量结石却难以扪及。

    3、多发性胆管源性肝脓肿,常为肝内结石所致。

    4、术中、术后“T”管造影,所见的负性阴影,如豆与豆荚模式或某一局部肝管囊状扩张阴影。

    5、术后“T”管引流瓶呈现泥沙样结石沉积,为术后肝内结石的下降。

    左肝外叶切除术在肝内结石治疗上的地位

    1、手术创伤小,对肝功能损害小,对全身扰乱少,若使用得当能解决多数肝内结石的治疗问题,近期恢复和远期效果比较满意。

    2、彻底消除了病灶,避免肝内胆管因炎症狭窄,引流不畅,胆汁滞留而导致炎症不消,结石再生。

    3、利用肝面之二级肝管分枝与肝总管、胆总管“会师”,可以从另一有利角度探查和清除其他肝叶内的结石; 若再作附加其他肝内胆管切开取石等措施,比较易于清除肝内病灶。

    4、肝左外叶切除较之肝内胆管空肠吻合术为方便,技术上易于达到。

    但必须指出:对中毒性休克,全身感染严重,肝功能极差的病人宜从简手术,以解除梗阻,“T”管外引流为妥。

    手术指征

    1、明确左外叶多发性肝内结石,或伴纤维萎缩,而其他肝叶无结石,或有结石而用其他方法能取净者。

    2、在外叶结石,伴有该区胆管狭窄,引流不畅,若切开肝实质取石,术后易于结石再生者。

    3、合并左内叶肝管汇合处结石无法取出者。

    4、左外叶结石合并脓肿者。

    5、因肝外胆管无法找到(炎症、粘连)或狭窄无法成形需要施行Roux-Y Longmire 氏手术(肝内胆管、空肠吻合)改道内引流者。

    规则性左外叶肝切除之实施技术

    1、麻醉、体位、切口,连续硬膜外麻醉。仰卧位,右侧垫高。右腹直肌纵切口,咬除剑突即可够用。也可切断第七肋弓,经胸膜外扩大显露。

    2、止血技术

    ①局部阻断法:左外叶游离后,助手将其握住,或抵于肋弓,术者在其远侧切除,基本无失血。文中5例全用此法。

    ②肝门阻断法:游离肝十二指肠韧带,阻断肝1门之肝功脉、门静脉,常温下压迫15分钟放松5分钟,可安全反复使用。

    ③我们未使用肝钳及橡皮束带法,亦未予置褥式缝合。

    3、手术程序

    切断肝园韧带,镰状韧带,左三角韧带,左冠状韧带,肝胃韧带,在离第2肝门左1Cm处缝扎一针,结扎肝左静脉 (提防伤及肝中静脉)。将游离的肝左外叶由助手握住或将其抵压于肋弓,控制血运。沿悬韧带左侧1Cm并与之平行切开肝包膜,复以刀柄断离肝实质 (基本平切,勿成“V”形,以免伤及左内叶脉管)。每遇脉管均施以个别结扎,开放此肝管与胆总管“会师”清除结石,然后缝扎或行内、外引流。肝面褥式缝合,以不越过悬韧带为限,避免医沅性损伤左内叶血运和胆汁引流。翻转悬韧带复盖肝断面并固定之。肝下虹吸引流或负压引流。

    讨 论

    肝内结石分布的规律性是以解剖学因素,即引流的顺畅度及其动力学为基础的,以左叶为多。本组统计,除去左,右肝管内同时有结石外,左肝管与右肝管之比为 3:1 (44:14)。至于肝胆管的直接造影 (术前经皮穿刺,术中置管) 理论上虽属必要,但限于技术和条件并非皆能施行,况且胆石症又极为多发,占急腹症第二位 (仅次于阑尾炎) 所以还得靠临床综合判断和术中详查。

    肝左叶结石,因病变迁延日久,多已纤维萎缩,失功能,加之解剖分界明确,可以“顺切法”完成切肝手术,而无需从肝门解剖 Glisson氏鞘,这就提供了手术的方便和安全性。

    对于有适应症的病例,施以左外叶肝切除,辅以其他手术,如肝实质切开取石,狭窄肝的扩张或成形及内引流术,能解决肝结石的多数问题。国内有报告(二、三军医大)肝切除治疗肝内结石治疗率达90%左右,本组5例远期效果良好。虽然两例术后两年复发再次手术,但术中检查肝内却无结石,仅总胆管结石和以缝线为核心的结石,显然为上次手术后其他肝叶残余胆砂聚集而成的。因此推想若同时有一个“无阀”的内引流或可避免复发而致再次手术,表现了我们处理上的缺陷。

    基于肝内结石治疗要求是消除病灶、通畅引流和防止结石再生,而高位肝内胆管结石和肝内广泛性结石,光凭直观是无法全面了解的,就是直接造影,也可因体位、重迭和肝管窄等因素而出现片面性。手术也无法彻底,故仍应以综合措施为宜。即使当时手术也已“彻底”,结石的再生还属可能,故一个宽敞的胆肠内引流就显得十分必要,以便术后采用中药利胆、排石等措施期望从根本上消除结石的再生因素,至于由此而可能产生的上行感染,根据临床经验,实际很少见到。Madden氏试验证明:人工梗阻的总胆管作结肠、胆总吻合术后未见到上行感染更为佐证。回顾临床上胆石症,再次手术的病例,已行内引流者极少。本文例2、例5,再次手术时作了此项手术,也就再无复发。其实施方法以胆总管、十二指肠侧侧吻合为简便有效。另外若Oddi氏括约肌纤维狭窄,则需要切开成形,以避免术后“试管”现象。

    肝内结石往往合并较严重的感染,若污染易致腹腔感染,文献报告和本组病例均说明此一事实,应予足够重视。加强无菌技术,是可以减少或者避免的。至于术中胆管冲洗问题,只能作为探查方法之一,并宜低压。作者感到,其治疗效益十分可疑,且易使感染扩散,以慎行为宜。输血与否不予强调,一般体质之患者,可以节省,本组两例未输血。

    至于肝内结石如此多发,且为胆色素性泥沙样结石,其真正原因虽尚不十分明了,但与下列事实不为无关:胆道蛔虫症的多发及其带来的格兰氏阴性杆菌感染,使胆管反复发炎而致狭窄,胆汁滞留,加之所谓“色素性素质”,逐渐形成以寄生虫尸核,虫卵,脱落细胞为核心的结石颇为多见,国内有报告肝胆管结石以蛔虫残体或虫卵为核心者高达70-84%,这就给予防医学提出了一个很有意义的课题。

    总结

    本文报告了本院5例肝左外叶切除治疗肝内结石的随访结果,论述了手术指征,优点及实施技术和注意事项。推荐:左外叶肝切除、并“会师”取石或肝实质切开取石,辅加建立“无阀”内引流,消除感染和结石再生,给肝内结石这一临床上的难题提供了有用的治疗途径。

 

参考资料

[1] 钱文治肝内胆管空肠吻合术治疗肝内胆管结石的初步经验。 中华外科杂志 18221- 1965
[2] 孟宪民 肝切除术 上海科技出版社 上海 1965
[3] 韩永坚 肝脏外科解剖学 上海科技出版社 上海 1963
[4] 黄志强 肝内胆管结石及其治疗中华外科杂志 91716 1961
[5] 冉瑞图 肝内胆管结石的外科治疗 中华外科杂志 9:2161961
[6] 周宏泉 肝内胆管结石病因学和治疗问题的探讨 中华外科杂志 50(8):501 1964

南陵县医院外科 李名杰

 

本文原载《南陵医学》1979;35-41    
后载皖南医学院学报《皖南医学》1980;13:51 
《国内医学外科分册》1981;(上):39

 

外二篇:

肝胆管盆式胆肠内引流术一例

芜湖长航医院 李名杰 仰宗华 史良会

 

    患者男,46 岁,船员,于 1973 年因胆囊炎、胆石症,作胆囊切除,胆总管取石外引流,出院后三个月出现胆系感染症状,绞痛黄疸发热,累发,持续三年,1976年用中药活疗,排出结石二枚,症状消失。1990年6月及12月作B超检查发现胆总管结石,直径1.9cm,1991年10月B超及大剂量静脉胆道造影检查,证实肝外胆管结石伴胆总管扩张(2.2cm)及左肝内结石伴胆管扩张,但无感染及黄疸,肝功正常,无手术反指征,拟择期作高位胆管切开盆式胆肠内引流加病灶肝切除术。

    手术方法

    在持续硬膜外阻滞麻醉下,作右肋缘下 L形切口,切除剑突,右抵腋前线,进腹后从原手术疤痕中解剖出胆总管,扪及其中大量铸型结石,显露出“残余胆囊”,指尖大并内含结石。转而游离肝周韧带,包括左右三角、镰状及左冠状韧带,使肝脏松动下移,扪摸左肝管矢状部有结石集簇伴左外叶Ⅲ段纤维化,肝管汇合部结石,继续解剖肝门外肝外胆管,切开肝门板及脐板,钝性分离其纤维膜直抵左右级肝管,高位切开肝总管抵隆突部,取出胆色索性结石,旋即作左外叶Ⅲ段肝切除,消除左肝内结石及囊状扩张之胆管,从左肝断面与肝总管会合掏尽肝内结石,双氧水冲洗,左肝断面缝扎止血,再作“小胆囊”切除,并由此扩大胆总管切口,取出其下段结石,7号探子通入十二指肠,修补此胆总管切口。将肝总管及左右I级肝管敞开,分别显露各Ⅱ级肝管及尾叶胆管开口,分别予以扩张取石冲洗,并修整盆缘,使盆沿保持 2mm,以利吻合,盆径3.5cm,止血牵吊搁置。

    空肠起始部下 15cm 切断肠管,远端空肠结肠前上提与肝胆管盆作端侧一层粘膜外翻吻合,检查无泄漏,在输胆肠袢40cm处作与近端空肠侧端吻合。肝门盆下作双套管负压引流,术中失血 300ml经过平稳,术中补血600ml

    术后经过

    术后用止血三联三天,选用庆大霉素、氨卡青霉素及甲硝唑金三联(Gold Standard)抗感染,术后体温38℃左右达两周,腹腔血性渗液三天,无渗胆,术后9天撤除引流,无腹腔及切口感染,无黄疸,三周痊愈出院。

    随访5个月,无胆系返流感染及腹部症状,消化功能正常,B超复查未发现肝内外结石残留。

    讨论

    肝内外胆管结石,至今仍无规范术式,肝外胆管手术无法除净结石,解除肝胆管狭窄和通畅引流,常致症状复发,导致多次手术,甚至因此而出现AOSC及胆源性败血症,病死率甚高(1),近年来多数学者已将手术延伸至肝内,方可一举取得胆石,使疗效提高(2),其手术虽创伤较大,但对于一般选择性手术病例,准确的手术技术,合理的术前准备及术后处理,可获得满意效果,

    I级肝管在肝实质之外,可以安全解剖出来,以此可进一步处理Ⅱ级肝管之结石和狭窄,若方叶肥大,有人主张(可予局部切除,改善手术野显露,使胆肠吻合准确,提高安全系数,然解剖得法,肝脏下降并可向上翻转牵引,并非必需作方叶切除,本例未切方叶,亦感吻合方便。

    对肝内各处结石,则分别情况各作如下处理:表浅肝结石,可切开肝实质取石再作肝修补;局限于叶段的结石并近侧胆管扩张者,可作叶段切除;对某部的铸型结石,可按入肝径路直接将其切开取石,再作胆管修补或置T管、U管引流;对局限性肝结石,则可作”雕刻式”肝切除,以避免牺牲健肝的“规则性”切除,但需注意保留肝脏的血供及胆汁流路,还可各术式联合使用。

 

参考文献

1.黄志强.肝胆管结石外科治疗10年进展. 实用外科杂志 1991;8.9:447.

2.吴金术等.肝胆管盆式肝肠内引流术209例.中华外科杂志1989;27:130

3.王哲生,等.肝门部舌状切除治疗肝内胆管狭窄伴结石 56例报告. 实用外科杂志1991;8.9494.

 

          本文原载《交通医学》1993;7:91

 

【李名杰医学生涯资料汇编(电子版)】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计算语言学家,多语言多领域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Trend 首席科学家,聚焦医疗领域病友社区的媒体挖掘。前弘玑首席科学家,聚焦RPA+AI的NLP低代码多领域落地,设计NLP核心引擎雕龙,落地多领域场景,包括金融、电力、航空、水利、客服等。前讯飞AI研究院副院长,研发支持对话的多语言平台,前京东主任科学家, 主攻深度解析和知识图谱及其应用。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解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17个小企业创新研究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