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95:走在路上……】

李:
走在路上,琢磨句法的事儿。

句法任务如果要分解的话,可以这样来看:

1. 谁与谁发生关系?
2. 关系中谁主谁副?
3. 发生关系的次序。
4. 发生什么关系:进一步可分
4a)词法的;4b)句法的;4c)(逻辑)语义的;
4d)话语的(discourse:譬如 话题);4e)领域的(譬如 IE)。

自然,到了领域,其实已经超越了句法范畴,进入语用了。但语用本质上还在句法的延长线上,正如 discourse 关系解构也是句法的延伸一样。逻辑语义通常被认为是句法深度解析的终点。

白:
2可以推出3?被吃掉的就是副的。除非多爹的情况,一副多主。这时出现交叉,画括号也不都管用。没做成主做了副的邻居,会把做主的额度过继给自己的主。

李:
这四点相互关联,但也不妨适当分开,各个击破。

1+3 的任务可以定义为打括号,找分界点。有了 1+3,2 就可以推出来。反之,有了 1+2, 3 也应该可以推出来。

关于1,我们通常的(PSG式)思维定势就是,看哪类词与哪类词发生关系:

S –》 NP VP
NP –》 Det N

之类。这是预设邻居不发生关系,除非发现了关系。可以叫做【兔子不吃窝边草预设】。 其实,我们的语感和大量的语料事实告诉我们的,是与语言学家和乔姆斯基相反的一个预设:邻居总是发生关系,除非发现他们老死不相往来。日久生情是人之常理,语词也是如此:远亲不如近邻,做邻居自有做邻居的道理。摩肩擦踵坐怀不乱,是例外,不是常态。这个预设可以叫做【邻里友爱预设】。这个预设的一个强有力的证据就是,即便是所谓语序自由有丰富形态的语言如俄语、世界语,发生直接关系的语词仍然在邻里之间为多,真正的远距离勾搭很少,并不比语序固定的语言相差太多。

根据【邻里友爱预设】这个原则去做 parsing,可以第一步只找例外,也就是找分界点。譬如中文里面的 “也/都/还” 这些词就是:这些词往往是主语谓语的分界标志。它们对左邻居没有丝毫兴趣,总是像个门卫守护着右邻居。比较下面的 minimal pair:

你走好
你走就好。

可见“就”这个小词的分界作用是如此之大。对于“你走好”,可以假设 “你-走” 发生关系,“走-好” 发生关系,这个不需要规则,这是标配,形式化标注可以是下列三种之一,都大同小异:

  1. PSG1:((你 — 走)– 好)
  2. PSG2:(你 –(走 — 好))
  3. DG:(你 –(走)– 好)

重申一下【邻里友爱预设】:只要挨着,不分阴阳男女,都会发生关系,除非遇到了 “就” 这样的 outlier:“你走就好”。(你 — 走) no problemo,*( 走 — 就) 就不行了。(就 — 好) 可以发生关系,但前提是 “好” 没有其他可能了:

你走就好运作了。

(你 — 走),OK;“就” 挡道,跳过。(好 — 运作)与(运作 — 了) 都可以,对于 DG 无所谓。

((好 — 运作)– 了)
(好 — (运作 — 了))

“朋友买的”,的字结构 OR 语气小句?

A:朋友买的
B:朋友买的什么?

小句 desu。等价于 “(这是)朋友买的”。

A:朋友买的 ……
B: 朋友买的难道不好?

搞不清是小句还是名词性的字结构,如果是前者,等价于 “朋友买(这事儿)难道不好?”。如果是后者,说的是 “朋友买的(东西)难道不好?”。虽然说有差别,但人好像不 care,而且也的确多数时候无法区分。所谓变色龙即是如此:CL_or_NP(CL:clause)。

“烤白薯”的故事,以前说过,NP OR VP?

A:我吃了烤白薯。
B:吃了白薯啊,好羡慕。

NP desu,因为“吃”的只能是“物儿”(NP),不能是“事儿”(VP)。

A:我喜欢烤白薯。
B:  你喜欢烤白薯这事儿呢,还是喜欢烤过的白薯这物呢?

这儿的变色龙形式化就是:VP_or_NP。

白:
只在的字结构反填“买”的残坑这个环节有微妙差别,外部没差别。的 升格是一样的(自修饰)。填 的 的坑的萝卜是一样的。

李:
一个是V(事儿)一个是N(物儿),与“烤白薯”有异曲同工之不妙:“喜欢烤白薯”。究竟喜欢烤还是喜欢白薯?关键是 who cares,90% 的时候听到上面的句子,听者不觉得有歧义,也不感觉诧异,只有语言学家逻辑学家这两家,吃饱了喜欢咀文嚼字瞎琢磨,感觉不舒服。

当年玩HPSG的时候,最喜欢 unification 系统的 typed structures 中的一条,就是 unspecified。做老实人,不知道就不知道,也不care。信息 unspecified,等到合适的时机,自然就被补上了。这是信息融合(fusion)的理想世界。太理想了,以至于很难落地,现如今是昨日黄花,无人问津了。

白:
不一样的就在于是不是回填“买”的坑。回填是在第三层了。第三层确实可以不 care。

买的 回填 买,也有不同解读。“买的是次品”vs“买的不如卖的精”。关键是“买”是双宾动词,标配坑太多了。一个被省略的成分还原回来已经是够脑补的了,再进一步脑补她带不带谓词性的坑,这会伤元气的。烤白薯 毕竟真实的坑和模式在,无需脑补。

买的不如卖的精,租的比买的合算,这时是需要care的。

李:
买的(东西)不如卖的(东西)精吗?
买的(人)不如卖的(人)精吗?

买的不如卖的精明。
买的不如卖的精致。

白:
精到底是什么的简称,有标配的。非标配特征必须显性出现才激活。unspecified是保守策略。先标配,有trigger再翻盘是激进策略。难说保守策略就一定好,也难说两种策略就不能在一个系统里和平共处。

李:
unspecified 与 default fillers 可以也应该共处。

 

 

【相关】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朝华午拾》总目录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Principle Scientist, jd-valley, 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团队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分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17个美国国防部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