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博鳌机器同传“一带一路”的翻译笑话说起】

这是网上这两天广泛热议和流传的AI笑话(博鳌AI同传遭热议):

昨天还在想,这“一带一路”的翻译笑话是怎么回事儿呢?这类高频新术语、成语是机器的大拿,不就是一个词典记忆嘛。

今天看新智元的采访(博鳌AI同传遭热议!腾讯翻译君负责人李学朝、讯飞胡郁有话说),原来,这次的笑话不是出在成语上,而是出在成语的“泛化”能力上。“成语泛化”的捕捉和翻译,这一点目前还是短板。

对于中译英,“一带一路”的翻译完全没有问题,因为这是近年来习大大新时代新政的最流行的新术语,家喻户晓,没有人去泛化它。机器翻译自然不会错,主流怎么翻译,机器就会怎么翻译,不会更好,也绝不会更差。

可是这个中国的术语到了英语世界,并不是所有受众都记得住准确的说法了。结果,“标准” 的流行译法 “one belt one road”,被有些老外记错了,成了“one road one belt” or “the road and belt” 等。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老外没有政治学习时间也无须应对时事政治考核,能记得一个大概就不错了。

虽然说法不同了,次序有变,但两个关健词 road 和 belt 都在,这种成语“泛化”对于人译不构成挑战,因为老外的记忆偏差和“泛化”的路数,与译员的心理认知是一致的,所以人工传译遇到这类绝不会有问题。可是,以大数据驱动的机器翻译这次傻了,真地就“神经”了,这些泛化的变式大多是口语中的稀疏数据,无法回译成汉语的“一带一路”,笑话就出来了。

提高MT的“成语泛化”能力,是当今的一个痛点,但并不是完全无迹可寻。将来也会成为一个突破点的。只是目前一般系统和研究还顾不上去对付它。以前我提过一个成语泛化的典型案例应该具有启示作用的:“1234应犹在,只是56改”。

早期机器翻译广为流传的类似笑话也是拿成语说事(The spirit is willing, but the flesh is weak,心有余而力不足 据传被翻译成了“威士忌没有问题,但肉却腐烂了”),因为一般人认为成语的理解最难,因此也必然是机器的挑战。这是完全外行的思路。成语的本质是记忆,凡记忆电脑是大拿,人脑是豆腐。

NLP 最早的实践是机器翻译,在电脑的神秘光环下,被认为是 模拟或挑战 人类智能活动的机器翻译自然成为媒体报道的热点。其中有这么一个广为流传的机器翻译笑话,为媒体误导之最:
说的是有记者测试机器翻译系统,想到用这么一个出自圣经的成语:
The spirit is willing, but the flesh is weak (心有余而力不足)
翻译成俄语后再翻译回英语就是:
The whiskey is alright, but the meat is rotten(威士忌没有问题,但肉却腐烂了)
这大概是媒体上流传最广的笑话了。很多年来,这个经典笑话不断被添油加醋地重复着,成为NLP的标准笑柄。然而,自然语言技术中没有比成语更加简单的问题了。成语是NLP难点的误解全然是外行人的臆测,这种臆测由于两个因素使得很多不求甚解的人轻信了。其一是NLP系统的成语词典不够全面的时候造成的类似上述的“笑话”,似乎暴露了机器的愚蠢,殊不知这样的“错误”是系统最容易 debug 的:补全词典即可。因为成语 by definition 是可列举的(listable),补全成语的办法可以用人工,也可以从语料库中自动习得,无论何种方式,都是 tractable 的任务。语言学告诉我们,成语的特点在于其不具有语义的可分解性(no/little semantic compositianlity),必须作为整体来记忆(存贮),这就决定了它的非开放性(可列举)。其二是对于机器“理解”(实际是一种“人工”智能)的误解,以为人理解有困难的部分也必然是机器理解的难点,殊不知两种“理解”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很多成语背后有历史故事,需要历史知识才可以真正理解其含义,而机器是没有背景知识的,由此便断言,成语是NLP的瓶颈。
事实是,对于 NLP,可以说,识别了就是理解了,而识别可枚举的表达法不过是记忆而已,说到底是存储量的问题。可是确实有人天真到以为由冷冰冰的无机材料制作的“电脑”真地具有人脑那样的自主理解 能力/机制。 

关于新时代“一带一路”的合适译法,我曾经从语言学构词法角度也论过:

“一带一路”,官方翻译是: one belt one road。

不得其解,昨天才搞明白是中国倡导 由中国带头 沿着古丝绸之路 开发新的经济贸易开发区 一方面帮助消化过剩的产能 一方面带动区域经济 实现共赢 让区域内国家分享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火车头效益 从而树立中国崛起的和平领军形象。

感觉还有更多也许更好的选项 反正是成语 反正光字面形式 谁也搞不清真意 总是需要伴随进一步解释 不如就译成:

一带一路 ===》 one Z one P (pronounced as:one zee one “pee”)

怎么样,这个翻译简直堪比经典翻译 long time no see (好久不见)和  “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人山人海)了。认真说,Zone 比 Belt 好得多。

One zone one path.
One zone one road.
New zone old road.
New Silk Road Zone.

感觉都不如 one Z one P 顺口。

from 【语言学随笔:从缩略语看汉字的优越性】

 

【相关】

博鳌AI同传遭热议!腾讯翻译君负责人李学朝、讯飞胡郁有话说

NLP 历史上最大的媒体误导:成语难倒了电脑

立委随笔:成语从来不是问题

【语言学随笔:从缩略语看汉字的优越性】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朝华午拾》总目录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Principle Scientist, jd-valley, 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团队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分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17个美国国防部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