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学随笔:从缩略语看汉字的优越性】

董老师给了一个有趣的例子,发现对于汉语灵活的构词法带来的新出现的类似四字成语的简练表达,所有的巨头机器翻译系统都错得离谱:

“东方日报的上述评论说,以黑护商、以商养政、以政庇黑,警匪共治的恶劣政治生态,已经在一些地区出现。”

这里面很多表达法(以黑护商、以商养政、以政庇黑,警匪共治)蛮新的,很像是缩略语带来的新成语, 人还没来得及做翻译样板让机器学,机器自然一头雾水。神经机器翻译的亮眼成就本质上还是人工翻译的成就,人工没翻译过的,再牛的机器翻译也抓瞎。其实 这些新成语人理解没问题 翻译还是费思量。等优秀翻译琢磨出来最好的翻译 并在新语料中出现足够多次 相信机器很快就取法乎上 比翻译平均水平高 是可以期待的 (以前说过,成语的本质是记忆 而记忆电脑是大拿 人脑是豆腐)。问题在语料的搜集更新和重新训练能不能赶上新词涌现并流行的速度。

我自己来尝试翻译一下这里面的成语:

以黑护商、以商养政、以政庇黑,警匪共治

To protect businessmen by using black society
To sponsor politics by businessmen
To protect black society by politics
To maintain social order by police as well as black society

不知道及格否

郭兄说,@wei 我看不及格凡此种种十恶不赦之罪状,被你又是protect又是maintain,还有 sponsor 全漂泊了。中文四个字四个字的,那个味道,也被翻译得荡然无存。

可不是吗,用的都是正面动词(通常描述功能 benefit statement),至少不负面,而原句都是负面行为,满拧,肯定不及格。不急 总有高人会信达雅翻译出来,结果机器远超我 是铁定了 虽然我也学了一辈子英语和语言学。

想起来当年,“抓纲治国” 是我英语口试前遇到的难题(1977年高考口试,抓纲治国的翻译困境 在我的一篇 《朝花》 有记),后来发现官方翻译是:grasp the key link and run the country well,现在回看,绝对算不上高明 四字新成语的味道尽失。今天想了半天 终于为华主席的抓纲治国想出来一个可能更好的译法。请比较:

新华社翻译是: grasp the key link and run the country well
提议改成:Grasp the key manage the C

如果问什么意思,就解释说:Chairman Hua was following late Chairman Mao’s political ideology on class struggle, but at the same time he wants to boost the economy.  So he phrased his new strategy as above, which means we should grasp the key-link of class struggle and hence manage the country well,

类似套路的缩略语新成语层出不穷,老的有:

五讲四美 (讲文明、讲礼貌、讲卫生、讲秩序、讲道德; 心灵美、语言美、行为美、环境美)
(哈,试了一下有道翻译,是:Five speakers four U.S.)

Five F’s and four B’s
5 focuses and 4 beauties

focus on manners, focus on courtesy, focus on hygiene, focus on social order,  focus on morality;
beauty in mind, beauty in speech, beauty in action, beauty in environment.

三要三不要
3 do’s 3 don’ts

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
follow Marxism, do not follow revisionism;
unite, do not split;
be fair and square, do not play tricks

一带一路
官方翻译是: one belt one road

不得其解,昨天才搞明白是中国倡导 由中国带头 沿着古丝绸之路 开发新的经济贸易开发区 一方面帮助消化过剩的产能 一方面带动区域经济 实现共赢 让区域内国家分享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火车头效益 从而树立中国崛起的和平领军形象。

感觉还有更多也许更好的选项 反正是成语 反正光字面形式 谁也搞不清真意 总是需要伴随进一步解释 不如就译成:

一带一路 ===》 one Z one P (pronounced as:one zee one pee)

怎么样,这个翻译简直堪比经典翻译 long time no see (好久不见)和  “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人山人海)了。认真说,Zone 比 Belt 好得多。

One zone one path.
One zone one road.
New zone old road.
New Silk Road Zone.

感觉都不如 one Z one P 顺口。

缩略语方面 一般而言 英语不如中文灵活多变而且不重样 汉字作为独立词素载体的优越性突显了。英语缩略语也可以非常灵活 任何常用的ngram术语 都可以用首字母缩略 简直太自由了 但由于字母的本性不是词素 而是临时借来代表词素 而且一共才有26个字母形式 结果是英语的缩略语造成的重复歧义 多到了成为行业黑话的程度。

ABC 可以是 (i)美国广播公司;(ii)人工智能 大数据 云;(iii)字母表的代称;(iv)起码知识;…… 以及另外一千种可能性。从术语到缩略语是直通道 多对一 反过来一对多则把人搞死 也无法快速查对搞定 徒增记忆负担。

汉字缩略语的撞车现象 则急剧减少。虽然汉字缩略语也需要词典绑架才能真正搞清原意 不大能从字面意义去蒙 但第一,望文生义比两眼一抹黑 让人体验好;第二 也是更重要的是,基本没有歧义的缩略语查找方便 随时可以查对绑架和纠正语义误差。比较:

共党 vs. CP
中共 vs. CCP
解放军 vs. LA
人民解放军 vs. PLA (其实“人民解放军” 中文完全可以缩略为 “人解军”)

为什么英语不能学中文 用词素 而不是用字母 来做缩略语呢?主要原因是英文合成词里面的词素 不如 汉字词素 独立 没有汉字词素的灵活性:一个汉字往往对应多个词素语义,在缩略语的场合,汉字还有“变色龙”的词素特征,就是说 一个汉字可以临时扩展自己的词素语义 临时代表这个汉字本来不具有的语义。这后一个特征 英文缩略语里面的字母也同样具有(临时代表的功能),但英语的问题在字母集太小 比汉字少了两个数量级,这个表达能力的优越性被其不可避免的歧义性完全遮蔽,反而成了流弊。与汉字词素大体对应的英语词素的平均长度大约四个字母 突然退到一个字母来代表 可见问题的严重。

汉字使成的这种灵活的缩略语构成法在流行的网络语中被推向极端,譬如:普大喜奔(普天同庆、大快人心、喜闻乐见、奔走相告)。这类有点过分了,几乎转变成完全的黑箱子了(类似黑话 行话了),但即便如此,也比英文用首字母缩略的手段高明,因为起码这种东西没有歧义,一查词典即可理解。

当然英语也可以变通,交叉使用字母和词(素),来多少规避一点缩略语歧义的缺点。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的缩略语 PRC 就远不如混合式 PR China,上面的“抓钢治国”(grasp key manage C),“一带一路” (one Z one P),也是这个策略的体现。

把汉语归类成孤立语,总是带着点贬义似的,应该叫 独立语。词素极少不独立和自由的,因此构词特别灵活多样能产。口语中的词素音节 落实成汉字以后 又因为汉字形式比起语音形式的更具有沉淀性 加上汉字数量远多于音节数量使得汉字的表意性更少障碍(望文生义比听音生义更容易)使得其构词能产性和灵活性跨越了时代和地域。虽然说 语言学中 作为标记体系的汉字系统 常被认为是第二位的 不过是语言词素的一个载体而已,但汉字的确对汉语有一个非常正面的跨越时代和地域的反作用。汉字的这些方面的优越性是有根据的。

 

【相关】

【李白刘董85:汉字优越吗?】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朝华午拾》总目录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Principle Scientist, jd-valley, 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团队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分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17个美国国防部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