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之34:汉语情态词和计划类动词的异同】

白:
“牛肉我要八分熟的。”
“他蔬菜要用清水泡过的才敢吃。”
“牛肉”和“八分熟”有subcat的相谐关系,但不是离合词。
“蔬菜”与“泡”的关系更加松散。

李:
前者主谓相谐。后者动宾相谐。“牛肉-熟”。“泡-蔬菜”。
顺便一提 先帝诗云 土豆烧熟了 再加牛肉。不知他老人家怎么想的。牛肉烧熟了 再加土豆 这是料理常识吧。反过来 土豆怕连泥都吃不着了。

白硕:
某次吃过韩风的凉拌生牛肉
@wei 做做看吧,不只是相谐那点玄机。

李:
好,先来一个难看的,等慢慢整形,看能不能成美人:

白:
水泡,名词

李:
改了。貌似好点儿:


白:
他和蔬菜没有mod关系啊
另外吃的逻辑主宾都没登场……

两句中的“要”,pos貌似是不同的。
前句向实,为动词(want之义);后句向虚,为连词(与“才”配对,表only if之义)。

李:
前者是 want+NP,后者是 want to + V,可以看成情态动词

白:
看成副词最方便,与“才”搭配,不一样。意思是,只有出现怎样的情况,才会如何如何。

李:
有些勉强。要+V 很常见。only if是 “要是”。

要用清水泡过的才敢吃。
用清水泡过的才敢吃。
要用清水泡才敢吃。
用清水泡才敢吃。
搭配性不强。

白:
“你到底要怎样才对他放手啊。”

李:
怎样 是 V 的疑问代表:

你要怎样?我又能怎样。

白:
雨要在旱天下才好。

李:
雨在旱天下才好
雨要是在旱天下才好
雨能在旱天下才好
雨得在旱天下才好

哈,原来。

白:
葛优的广告词:面要弹

雨是下的直接成分,不是“能、得、要”的直接成分,没有穿透继承关系,这种配置下的情态动词都可以当作副词。这时填坑关系少了一层,无比清爽。

It is preferred that S. S的内部填坑结构跟这个prefer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没有穿透,没有继承,完全就是松散的一顶帽子。用副词干这样的活儿最为顺理成章。It is possible that……同理。在逻辑上叫“模态算子”。但是,“他准备搭一个棚子”里面的“准备”不是这样。搭的过程中,“他”还要身体力行。这对谓词就是(外层)穿透(内层),对名词就是继承(施事角色)。不穿透的,当副词很好。

李:
情态词 是助动小词 与 副词 基本上是一个意思 尤其在汉语。只不过 副词 修饰 动在外 情态修饰在内 这在短语结构中 表达略有不同。从依存关系看 等价。副词总类太杂 情态单挑出来 有益。“洗个澡” 与 “【能洗】个澡”,搭配关系不变,因为“洗”是短语的 head,是 “澡” 的parent,而 “能” 实际被吃掉了。【能洗】作为 base 短语结构 与 【好书】作为名词短语,对 dg 是类似的 psg 表达的引入。x bar 理论上 前者比后者 少了一个杠。因此我们只好叫 vg (verb group)不叫 vp。后者指的是 动宾这类 saturated subcat patterns。基本短语因此是 三个p 一个g:np ap pp vg。(还有一个 rp 副词短语 有时也可以捎上, very rapidly 之类。)

白:
与副词唯一不同的是可被副词修饰:今天不会下雨吧?

李:


very 修饰的也是 副词 rapidly 呀。“不会” 就是情态词的否定式。情态词的肯定式 否定式,还有一个特别的中缀表达 在动补合成词里。

能睡着 和 不能睡着
睡得着 和 睡不着

这些统统是 vg,后者词典解决。用所谓 lexical rule 去扩展词典,把 head 确定在 “睡” 上面。

白:
我的意思是从句法上看,情态词可分两类,一类像副词没坑,另一类有坑而且有穿透性。在写pos标注的时候就是不同的:
“准备动手,进行动员……”
准备动手,head在“准备”

李:
计划 类一般不归入情态小词,而是动词的 subcat,带 vp:

当然 在汉语 情态小词 与 计划 类动词,有个模糊过渡地带。灰色地带的 靠哪边 系统内协调就好。在欧洲语言 界限是明确的。英语 plan 带不定式 加 to 的。can 后不加 to,possibly 与 can 语义同 但它是副词。到了汉语 这些界限都模糊了。

白:
准确说是带体谓两可:准备早饭,准备吃早饭

李:
一个词 有 n 个 subcat patteens,是 norm:

白:
能做,有可能做,八成做,说不定做

李:
都是封闭小词,标签或mod或adv,都差不多:

白:
“他准备唱歌”,“准备”是head,“唱歌”是宾语,“他”做“准备”和“唱歌”两个谓词的逻辑主语。“他会唱歌”,“唱歌”是谓语head,“会”是“唱歌”的修饰成分。是这样么?

李:
是的:

白:
汉语副词修饰副词的情况有合适例子吗?

李:
副词修副词 主要就是 very 类程度副词

白:
“我奇怪他们为什么要走这条路。”这里的“奇怪”是什么词性?

李:
奇怪 心理谓词,subcat 带从句,至于叫动词还是形容词 无所谓了。
英语等价物 wonder:

白:
我标注为S/N,S
“我就奇怪了,一个大活人还能被这事儿给难住?”

李:

白:
汉语,“很”能修饰副词吗?“很迅速地撤离了”里面,是“很迅速+地”还是“很+迅速地”?
“很迅速”还是形容词,加上“地”才变性。
“很+迅速地”,语感不对。

李:
无所谓。这些大多属于系统内的规定与协调 无关大局。

白:
“云不会永远不散。”这里一个变通做法就是把“不会”整体看成一个副词,避免出现副词修饰副词的问题。对于封闭集合,这是可穷尽的。

还有,多重否定与结巴,怎么区分:“你不不不不是个溜子,是个空子!”

Me:

(为了与其他的 Adv 区别开啦,有意用 X,为的是后去处理双重否定的便利,都是系统内协调啦。)

嘿嘿

白:
看不出来肯定否定

李:
当然是否定,那个 vg 就是【不是】,POLARITY: negative

只有你想不到滴,没有我做不到滴。开玩笑啦。
其实,对于重复和强调,可以单单处理。
very very very very very veryyyyyyyyyy good
这个我们在英语单单处理了,汉语还没。道理同。

 

 

【相关】

【李白对话录系列】

中文处理

Parsing

【置顶:立委NLP博文一览】

《朝华午拾》总目录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讯飞AI研究院副院长。前 Principle Scientist, jd-valley, 主攻深度解析和知识图谱及其应用。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解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联邦政府17个小企业创新研究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