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雷63:做NLP也要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白:
“那个假流氓真流氓”
“这种做法不禁令我们大吃一惊”

李:
前一句有意思 等我回头试试,第二句没看到 catch 啊。

白:
分词和句法的相互作用,“禁令”是名词,“令”是类介词的动词。“不+名词”即使不是严格禁止的,至少也是极其低概率的。

李:
这个知识在多数切词程序里是没有容身之地。当然还有别的办法。人在伯克利 没法测 第一眼居然没看到切分歧义。刚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测试白老师的句子,悲喜参半啊:

第一句出来了,第二句果然切分错了,当然前面说过,“不+名词”的规则通常在切词的时候没地方容纳。还是用更简单的ngram的头疼医疼的办法吧。于是改正如下: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要难为系统,总是可以的:譬如,假流氓真流氓我管不着。

果然中招:

分了真假 就做不好并列;做了并列 就难兼顾真假。

白:
按下葫芦起来瓢

李:
如果鱼与熊掌一定要兼得,就太过精巧 君子不为也。不是不可以做 但不能这样做。维持现状吧。

白:
对NLP没感觉的人很难理解是什么让顶尖高手不得不妥协。

雷: 哈哈哈。顶杆

李:
妥协是因为吃过亏 吃过自作聪明的亏 精巧的亏

白:
问题不在于你解决了什么,而在于你解决了“这一个”的同时,不影响你已经解决的“那些个”。

雷:
不可调和?not even by bribery?

李:
哈,那要看量

雷:
工程上可以

李:
没有不可以的事儿

白:
不是技术问题,是商业问题

雷:
理论上顶在那里

李:
但懂得什么时候选择不做 有时比做 更重要。见好就收吧。这是不同维度的纠缠。

白:
里维和外围的纠缠

我:
平行并列是一个维度。“真”“假”的词性和用法的不同是另一个维度。“流氓”的名词形容词歧义又增加了一个维度。事不过三原则(见【系统不能太精巧,正如人不能太聪明】) 说的就是当多维纠缠的时候 你可以随风起舞 跟着去绕 但不要绕进去太深 要有适可而止的智慧。

梅:
@wei 是啊,不必去fit noise。

李:
不仅是 noise,更主要的是要皮实,不能让系统内部相互依赖太多。“精巧”的系统今天把一个拐角处的“艰深”问题解决了,而且通过了 regressions 测试,似乎没有副作用。可是明天呢 后天呢?系统在前进过程中,一定会打破动态平衡,凡是太过精巧的地方最终会在前进中遭遇困扰。于是我们就被拖进了两难的泥潭,把注意力放到了不该放的犄角旮旯。两难是:

那个 case 是 tested case,进入了 regressions baseline,因为精巧而脆弱,因此常常成为 regressions testing 的红灯区。红灯一亮,我是去对付它呢,还是放过它呢,真地两难啊:

对付它就要耗费资源,耗费我的时间,为了维护的是一个小概率的case,不断地耗费资源,不值得。如果放过它呢,这就等价于我们一开始就不该做,不该精巧地“解决”这个问题。后一个选择是明智的,但还是不如一开始就坚持事不过三的原则来指导系统的开发。系统的鲁棒性比解决个别的长尾问题要重要。

首发 2016-06-02 【新智元笔记:做NLP也要见好就收,适可而止】-科学网

【相关】

【系统不能太精巧,正如人不能太聪明】

【立委科普:美梦成真的通俗版解说】

【立委科普:语法结构树之美(之二)】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中文处理

Parsing

【置顶:立委NLP博文一览】

《朝华午拾》总目录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讯飞AI研究院副院长。前 Principle Scientist, jd-valley, 主攻深度解析和知识图谱及其应用。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解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联邦政府17个小企业创新研究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