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69:“蛋要是能炒饭,要厨师干啥用?”】

李:
“炒饭” 默认是合成名词,但也可能是动宾结构的 VP,与 “烤红薯”、“学习材料”,甚至“已成事实” 类似,汉语中极为普遍的现象。今天想,从“炒饭”到“蛋炒饭”、“酱油炒饭”,后者的名词性增强,动词性的可能减弱, 但其实也不是不可能翻案:

A: 我很笨,我不会炒饭,我炒饭不好吃。
B: 你蛋炒饭呀,酱油炒饭呀。你如果蛋炒饭,就不会不好吃了。

“蛋炒饭” 里面的微结构是 clause 不是 VP,“蛋” 是【instrument】or【material(ingredient)】做主语。这不影响它可以从词法(morphology)上带有clause微结构的合成词转化成句法(syntax)中的VP,理所当然地再要一个主语:

“蛋能炒饭,肉也能炒饭,菜也能炒饭,没有不能炒饭的。”

白:
S降格为N+,需要统计支持,需要字数等条件。

“蛋要是能炒饭,要厨师干啥用?”

S自带的S+,先跟S搞定,回头S再降格。微结构分原始结构和定型结构。原始结构没有降格处理,定型结构加上了降格处理。即使降格,仍然存在填坑关系,但是呈环状,降格–修饰–填坑关系呈环状。颠覆,不仅仅是打开微结构,而且要“去降格化”,全面复辟到原始结构。

李:
白老师高大上的思路,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了端倪,但不敢说真 follow 了。主要是白氏术语多,但没有术语工具书或密电码,譬如: S, S+, 降格,原始结构,定型结构,填坑关系,呈环状,去降格化 ……

“蛋要是不能炒饭,啥子能呢?”
“蛋不仅能炒饭,蛋黄还能做月饼,蛋清还能美颜,连蛋壳都能做工艺品。”

蛋能着呢,一身是宝。相比之下,厨师最多就是做个饭,厨师不会美颜,也做不了工艺品。蛋与厨师,谁高谁下,不是一目了然吗?这是大学生辩论乙方的辩路。白老师代表甲方,立论是:“蛋要是能炒饭,要厨师干啥用?”

白:
按构词规则捏出一个有微结构的合成词才是根本。

李:
秀一下 捏出啥样子较好。

白:
上午徒步……方便时画几个图上来。

白天徒步时,多处看到“旅游厕所”的牌子。“旅游厕所”的微结构是啥?与“蛋炒饭”不同,“旅游厕所”并不存在翻盘的可能。

旅游只有一个标配坑,而且subcat是human类型。厕所无法填入。

李:
蛋炒饭的图示,pos 是 N,词法内部微结构就是个【主谓宾】。白老师图示的微结构没看出做主语的痕迹,不知道为什么。是因为主语要查chemistry,蛋不是 human 不够格吗?那个 with 降格 没看懂。

白:
说的对,蛋不是核心成分,是外围成分。用一个虚拟介词拉到动词势力范围来,不够格作主语。

李:
去降格化 回到了这个合成名词的动词 subcat 的潜在能力,it is a candidate 2-arg verb:/2N, 这就为翻盘成为 VP 谓语造就了可能。 翻盘还留有一个 human 主语的坑给句法。

白:
但 蛋还是不够萝卜资格。谁炒?所以那个段子,蛋要是能炒饭,要厨师干啥,之所以好笑,就在于,把蛋和厨师相提并论,

李:
“蛋” 在 “蛋炒饭” 里不够格,在 “蛋能炒饭” 里够吗?

白 :
也不能,是穿透的,能用蛋炒饭 的意思。
不够格的和够格的相提并论,核心成分让步,只能是修辞,不能是其他非核心成分。

李:
这是句法主语与逻辑语义错位造成的幽默。的的确确是句法主语 ,符合主语的一切分布,甚至可以放在(状语)从句的分布模式里:如果 S Pred,S 如果 Pred:

“如果蛋能炒饭”
“蛋如果能炒饭”

【工具】和【材料】 做句法主语在汉语是天经地义,仅次于【施事】做主语,比【受事】做主语还常见。其实英语亦然。

白:
问题是我这没有形式主语标签,句法主语标签毫无意义。我不想沾它,而且不沾也不影响。

李:
句法主语的独立性 总之是有依据的。什么叫 “核心成分让步,只能是修辞,不能是其他非核心成分”?

白:
就是那个角色不是human了,至少也是拟人化的。这才可以当作修辞用法。

李:
哦 那是修辞 ,修辞很常见的。

白:
蛋不是修辞用法,不在此列。

李:
“蛋” 从主语坑让一步,自己降格为PP,作状语?

“蛋炒饭” 里面, 既然在 v 前有 n,鲁棒的系统默认不降格的,因为选无可选 滥竽充数了。人的语言理解过程感觉也是这样的。

白:
鲁棒的系统应该在语义层面无计可施时,把它加回核心角色,不降格,修辞用法。句法层面作状语,并没走远。

李:
不降格, 到不得已时再让位(主语的交椅),而不是先降格 留个坑,等还不见影子的萝卜。

白:
怕甚?无非是句法功劳少点,语义功劳多点而已。

李:
不太合节省原则。句法存在的认知基础,就是给语义省力。

白:
又没到位,没看出省力了

李:
默认涵盖了多数情形 不费力 不用常识。不得已再用。遇到 n v n 就默认svo,当然省力了。

“鸡蛋拌番茄”,“鸡蛋” 也是降格?

白:
当然。翻译成英文,不也得降格么

李:
鸡蛋用番茄,鸭蛋用土豆 …
(as for eggs please use tomato …)
谁用?也是降格。

白:
谁会用谁用。反正鸡蛋鸭蛋不会,除非修辞。但修辞也不是as for的意思。

李:
哈 鸡蛋“能”用 鸡蛋不“会”用。就如乔老爷批判人工智能说 “潜艇不会游泳”。

图中 N+ 怎么回事?S+ 是N因为不够格而降格为状语,哦 N+ 是做了定语,动词委屈降格做了定语。父子翻转。

白:
N+是动词不经由定语从句,直接做了定语。

李:
经不经 【定从】 关系不大,为什么又“去降格化”?
其实微结构所谓降格都是做给人看的,讲究一个事出有因,但既然在词典里面 其实不必讲这个合成词内部的故事。就是绑架 洗脑即可。关键在微结构的V的潜在翻盘性。

白:
去降格是源头,降格是过程,N是结果。要想翻盘,就要回到源头,而不是回到过程

李:
那你那图示次序反了,源头弄在中间了。降格那一节 不提也罢。降不降 都是 N 了, 词典规定的默认。汉语词法句法道理相通,但词典词法不必讲理。 句法不讲理就不行。

白:
我没有次序含义,就是一个个罗列出来。
词法捏出未登录的合成词,还是有法可依的。

李:
对 对于open词法 需要捏,open morphology 必须有法 讲理。

降格者何时升格?修辞何时实现?修辞实现用标记吗?
green ideas 能 sleep 吗?“小红帽发了一顿牢骚” 怎么弄?还有很多很多灰色地带,资格不好认定的地带。要 【human】 的,【org】 不行吗,【animal】 不行吗?

白:
顺杆儿爬,顺杆儿滑。

李:
不过那个降格而捏的图示 真 implement 还有一些沟沟坎坎。 不过是给了个捏的道理罢了。道路依然不明。

白:
句法上承认不相谐的依存关系,语义上就只有修辞一条退路。但句法上到底承认不承认,有很多策略选择。

李:
但的确有灰色地带 介于修辞和正解之间的。坑与萝卜的 chemistry 是一个 spectrum,不是一个死条件,跟找对象一个德行。凑合事儿的也有过了一辈子的 还不少。

白:
这里问题不是给什么句法标签,而是最终是否碰的上。碰的上就不怕。

李:
碰不上就升格凑合?然后做个标注 这是凑合的修辞萝卜?

白:
不管在二楼碰上还是在三楼碰上都没关系。“蛋炒饭”的例子,“蛋”升格不就成了修辞萝卜了么?这是需要外力的,比如与厨师相提并论。没有外力,升格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当然,形式的不算。既然升格,就是冲着逻辑的核心角色来的。“蛋”的工具主语的解释和修辞解释的不同就说明了问题。

李:
工具解释是临时职称,修辞解释是代理主任。临时是没办法 先凑合。乔老爷的名句 都不应该升格。因为没有纯句法以外的外力。“绿色思想今夜无眠”。“绿色思想”只能看成是“今夜无眠”的某种状语?

白:
还有另一种可能性,就是“绿色思想”看成专名。比如酒吧的招牌。酒吧再无眠,就是修辞了。同样拟人,以酒吧拟人就比以抽象事物拟人更靠谱点。

李:
是啊 这是spectrum, 讲的是本体资格距离。 其实还是三角恋力量对比的策略最实用,二元匹配不好对付灰色 三角就容易了。脚踩两只船 不得长久。最后当事人必须选择 是“他” 还是 “他”?凭着感觉就行了 选择通常不难。没有比较的选择就太难了。

王:
蛋炒饭,蛋能炒饭,真是够研究的。看了李白老师关于“蛋炒饭”这菜名讨论,感觉有些菜名无不用其奇,不考虑NLPer的辛苦,NLP很多性能不高,就坏在这“菜”上了,只要能解决就好,本来NLP大山就多,可这零碎的泥坑也不少。

白:
“蛋炒饭”其实是两个问题。一个是通用能产的构词法问题,一个是特定语境下的反悔问题。通用能产的构词法,就算没有,也可以通过“词典硬性定义+原始微结构”给反悔留出线索。通用能产的构词法怎么才能有?各种在句法层面使用的不太多的“降格”手段,在构词法层面可以有。这是关于“蛋炒饭”讨论的核心。

【相关】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朝华午拾》总目录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Principle Scientist, jd-valley, 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团队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分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17个美国国防部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