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98:从对联和孔子遗言看子语言自动解析】

李:
微信群转来的,想,配个图吧。

做自动解析(parsing)走火入魔,几乎成本能了。凡是人说难度极大,或者盛赞中文奇妙的语录,都忍不住想 parse parse 试试,到底看看离形式化自动化分析距离究竟有多远:稀奇古怪的句子其实不是自动系统的关注点,但它们往往像疲劳测试一样,可以把问题推向极端,考验自动解析的鲁棒度和机械系统应对灵活多变的能力,而且好玩,有fun。

某上海大学生为了显摆,在迎新会上出了一则上联:
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

Note:
CL(clause)= 句;NP(Noun Phrase)= 名词短语;Pred(Predicate)= 谓语;N(Noun)= 名词;V(Verb)= 动词;H(Head)= 头词
S/s(Subject)= 主语;O/o(Object)= 宾语;M/m(Modifier)= 定语;R/r(Adverbial) = 状语

顺念倒念完全一样,难度极大!但其他省的学生也不是吃干饭的,
北京大学生对曰:
香山碧云寺云碧山香。

这个不好整,形容词活用古汉语常见,现代汉语罕见,算是 sublanguage 的问题,同一个系统难以兼顾两种可能冲突的子语言现象。先凑合吧。

山东大学生对曰:
山东落花生花落东山。

山西大学生对曰:
山西悬空寺空悬西山。

安徽大学生对曰:
黄山落叶松叶落山黄。

海南大学生也不示弱,对曰:
海南护卫舰卫护南海。

白:
这倒是像照妖镜一样把每个下联的工整程度晒出来了。

金:
NLP大学生对曰:
语言学老炮老学言语。

李:

“语言学老炮”是有来历的,指的就是白老师。见最近风行的新智元的专访报道:

【老炮儿白硕开讲】区块链可替AI对抗数据寡头

我在朋友圈推送了:看得懂还是不懂 还是雾里看花 似懂非懂 反正我是一字一字看完了。白老师的科普 无条件推送。懂行的看门道 不懂行的可以欣赏文字和说法。

微信还流传着这么一个帖子,一律有惊悚的标题:孔子临终遗言出土,惊动世界,反动之极:

《子寿终录》

子寿寝前弥留少时,唤诸弟子近叩于榻侧。子声微而缓,然神烁。嘱曰:吾穷数载说列侯,终未见礼归乐清。吾身食素也,衣麻也,车陋 也,至尽路洞悉天授之欲而徒弃乃大不智也。  汝之所学,乃固王位,束苍生,或为君王绣袍之言。无奈王者耳木,赏妙乐如闻杂雀鸣,掷司寇之衔于仲尼,窃以为大辱。其断不可长也。鸿鹄伟志实毁于为奴他人而未知自主。无位则无为,徒损智也,吾识之晚矣。呜呼,鲁国者,乃吾仕途之伤心地也。汝勿复师之辙,王不成,侯为次,再次商贾,授业觅食终温饱耳,不及大盗者爽。吾之所悟,授于尔等,切记:践行者盛,空叙者萎。施一法于国,胜百思于竹。吾料后若有成大器之人君,定遵吾之法以驭民,塑吾体于庙堂以为国之魂灵。然非尊吾身,吾言,乃假仲尼名实其位耳。  拥兵者人之主也,生灵万物足下蛆;献谋者君之奴也,锦食玉衣仰人息。锋舌焉与利剑比乎?愚哉!旷古鲜见书生为王者,皆因不识干戈,空耗于文章。寥寥行者,或栖武者帐下,或卧奸雄侧室。如此,焉令天下乎?王座立于枯骨,君觞溢流紫液,新朝旧君异乎?凡王者祈万代永续,枉然矣!物之可掠,强人必效之;位之可夺,豪杰必谋之。遂周而复始,得之,失之,复得之,复失之,如市井奇货易主耳。概言之,行而优则王,神也;学而优则仕,奴耳;算而优则商,豪也;痴书不疑者,愚夫也。智者起事皆言为民,故从者众。待业就,诺遁矣。易其巧舌令从者拥主,而民以为然。故定乾坤者必善借民势。民愚国则稳,民慧世则乱。  武王人皆誉之,纣王人皆谤之。实无异也!俱视土、众为私。私者唯惧失也。凡为君者多无度,随心所欲,迎其好者,侍君如待孺子。明此理,旋君王如于股掌,挟同僚若持羽毛,腾达不日。逆而行之,君,虎也,僚,虎之爪也,汝猝死而不知其由。遇昏聩者,则有隙,断可取而代之。  治天下者知百姓须瘦之。抑民之欲,民谢王。民欲旺,则王施恩不果也。投食饿夫得仁者誉,轻物媚予侯门其奴亦嗤之。仁非钓饵乎?塞民之利途而由王予之,民永颂君王仁。  御民者,缚其魂为上,囚其身为不得已,毁其体则下之。授男子以权羁女子,君劳半也。授父以权辖子,君劳半之半也。吾所言忠者,义者,孝者,实乃不违上者也。  礼者,钳民魂、体之枷也。锁之在君,启之亦在君。古来未闻君束于礼,却见制礼者多被枷之,况于布衣呼?礼虽无形,乃锐器也,胜骁勇万千。  乐者,君之颂章也。乐清则民思君如甘露,乐浊则渔于惑众者。隘民异音,犯上者则无为。不智君王,只知戟可屠众,未识言能溃堤,其国皆亡之。故鼓舌者,必戳之。  吾即赴冥府,言无诳,汝循此诫,然坦途矣!切切。
  言毕,子逝

白:
个人认为,不加连词的复杂谓语结构,在先秦时期似乎是没有的。

李:
这个遗言太现代人了 哈。

白:
“鸿鹄伟志实毁于为奴他人而未知自主。”这哪是先秦的话。

李:
这叫挟圣人以讽世。那行文不是先秦,是我祖父那一辈人常用的文白夹杂的“时文”(见《李老夫子遗墨》)。胡佛塔馆藏的蒋中正日记里也常见。

只好也凑合了。半文半白,难得兼顾,子语言中各别的部分,需要针对性对付。这跟领域化(domain porting)道理同。

王:
临别时,与弟子说一些“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之类的话似乎更靠谱。人家正在延揽学究攻此项目,大家静下心来,观棋不语真君子!

李:
孔老夫子长寿的秘诀是什么?他那个年代 73岁是寿星了,才能从“耳顺”,到“从心所欲”。那个年代,夭折不计的话,平均寿命也不足40吧。最近一个世纪,人的寿命才显著增长,而且貌似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所以才有谷歌忽悠跳大神的勾当,一本正经研究长生不老。所以才有脸书的娃娃扎哥放豪言,要以他的财力资助现代医学,“根治”一切不治之症。特斯拉钢铁侠于是正式立项,推进移民火星计划。地球装不下啊。

有时候想,当年大跃进,毛主席放豪言要20年赶英30年超美,亩产万斤,这种热昏的胡话也有人信,终于三年饥荒,饿死几千万收场。但如果比起谷歌脸书特斯拉大佬们的豪言,热昏度上看,那是小巫见大巫啊。

Lin:
你说的是“说话者的热昏度”,还是“狂热群众听者的热昏度”?

李:
good point,好在西方大佬们把牛吹上天,没有太多恶性后果,反正花的是投资人和股民的银子,愿者上钩:人有多大胆,股有多大产。股民喜欢这些。假作真时真亦假,先帝再世也只能自叹弗如了。

扯远了,回到语言学 parsing 来。那句仿古文句的白话文译文是:

我的伟大理想没有实现是因为我只知道给他人做奴才

姜:
@wei 用您的这套“照妖镜”工具体系能分析出此文是否是孔子的遗言么?

李:
这事儿估计不如机器学习的分类系统。真伪问题更多是用词而不是结构。统计性 ngram 蛛丝马迹,比宏观结构的异同更重要。文本分类是 parsing 的短项,关键词学习系统的长项,不是合适的场地(见《规则系统的软肋在文章分类》)。看一个林子的颜色,不需要对每棵树每片叶子做精细的分析。

 

【相关】

《李老夫子遗墨》

孔子临终遗言出土,惊动世界,反动之极

【老炮儿白硕开讲】区块链可替AI对抗数据寡头

规则系统的软肋在文章分类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朝华午拾》总目录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Principle Scientist, jd-valley, 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团队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分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17个美国国防部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