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析:中文解析中的动名短语歧义】

老友让 parse 两句让人搞笑的歧义句。前一阵子微信里流传过的。那就试试:

性教育先进,吾党理应当仁不让。还有一句啥来着?

承诺什么?要是承诺性行为,对不起,不允许,因为你有钱。如果换成:”少林寺众僧禁止性行为承诺书”,承诺的应该是 “禁止性行为” 哈。俗人的社会,一种是有钱(譬如群主),一种是有权或有势(譬如正遭网民痛殴的语言学家沈阳),这两种人的性行为需要管束,否则权色交易,钱色交易就会猖獗。

“禁止 性行为” vs “禁止性 行为”,如何知道呢?

不知道,咱就选个标配结构,同时留了个后门:【禁止V+性+N行为】 暂时定为定中(定语修饰名词中心语)的结构 NG,做承诺书的修饰语。但里面留了种子,等以后见机翻案,可“休眠唤醒”其作为 VP 的结构语义。一旦翻案,V 变成为 VP 的 head (H),“行为” 自然成为其宾语(O),中间的那个“性”可以修剪,从“禁止”的后缀,改嫁为O的定语。这一套符号逻辑形式上是走得通的,就看实际落地的时候觉得值不值得做了。

中文句法的诡异在于,这种VP(动宾结构的动词短语)和NG(名词词组)同形歧义现象相当普遍。英语也有动词名词的同形歧义现象(study; works; etc)  但是到了短语级别,这种歧义就消失了。中文不然,典型的例子还有:“烤红薯”。到底是【烤…】 (VP) 还是 【…红薯】(NG)?

“我吃烤红薯”,“吃”的是“红薯”。“我想烤红薯”,“想”的是“烤”。

 

可是,“我喜欢烤红薯”呢?到底是喜欢“烤”,还是喜欢“红薯”,还是二者都喜欢,还是喜欢其中之一?所以,休眠唤醒,也有永远换不醒的,到死也翻不了案。这也没啥,人类听和说,一多半的时候,都是模模糊糊地说,一知半解地听。这实际上是语言交流的常态。也不必苛求机器比人还清晰了。

【Parsing 标签】

1 词类:V = Verb; N = Noun; A = Adjective; RB = Adverb;
DT = Determiner; UH = Interjection; punc = punctuation;

2 短语:VP = Verb Phrase; AP = Adjective Phrase; NP = Noun Phrase;
VG = Verb Group; NG = Noun Group; NE = Named Entity; DE = Data Entity;
Pred = Predicate; CL = Clause;

3 句法:H = Head; O = Object; S = Subject;M = Modifier; R = Adverbial;
(veryR = Intensifier-Adverbial); NX = Next; CN = Conjoin;
sCL = Subject Clause;oCL = Object Clause; mCL = Modifier/Relative Clause;
Z = Functional; X = Optional Function

 

 

【相关】

《一日一析系列》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朝华午拾》总目录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Principle Scientist, jd-valley, 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团队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分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17个美国国防部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