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81:某些人的讽刺与挖苦】

白:
比如“他可不像某些人,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逗号后面那一串的逻辑主语是“他”还是“某些人”,通过sentiment的撮合就知道。
“他可不像某些人,对待大是大非问题还是很清醒的。”这时,逻辑主语就反过来了。
“不像某些人”引发了一个同时给逻辑主语贴正面标签并给“某些人”贴负面标签的操作。

李:
语感上,“某些人”一用,就有影射的嫌疑,就隐含了被批判和作为反面教材的负面sentiment,即便“某些人”被确定 associate 到点赞的语境,很可能是一种讽刺,其实质就是高级黑。因此,词典里面可能就要给“某些人”绑架某种原罪的负面种子。因为原罪,如果正面描述有两个可能 associate 的实体,“某些人”应该让位(白老师上例2);如果负面描述有两个可能 associate 的实体,“某些人”则难逃其咎(白老师上例1)。结构歧义因此消解。

白:
当萝卜填坑没有头绪时,天边飞来的sentiment就是救命的稻草。

李:
其实心里是要吐槽张三或李四的,但人的话术使得“某些人”成为代指性替死鬼。

我做过多次的 sentiment 讲演 几乎每次QA时,都有人提问,你们怎么对付讽刺挖苦和说反话?

白:
坑是“角色提供者(role provider)”,萝卜是“角色扮演者(role player)”。词典也好,分析的动态过程也好,都会给二者各自加载一些标签。标签无矛盾地互通有无,就是“合一”。合一背后的逻辑设定就是“奥卡姆剃刀原理”,即“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勿减标配”。甚至,强语境下,有矛盾地互通有无也是可以接受的,矛盾转化为反讽。

李:
电脑可识别反话正说吗?我的回答是:

1 很难。甚至“木”一点的人 遇到精明人的讽刺挖苦也识别不了,反而觉得受宠若惊,这种事例并不鲜见。

2 但某些反话是有迹可循 可以形式化捕捉的。上面这个“某些人”就是一种蛛丝马迹。还有 感谢+负面描述的pattern 也是一种讽刺:

“谢谢你坑了我半辈子!”

这是感情破裂心怀怨恨的女人分手时候常说的讽刺急愤的话。对比正常的感激赞美的话: “谢谢你的爱”。

白:
当然可以。“屠戮妇婴的伟绩”,一虚一实,虚的中心语,实的修饰语,中心语正面,修饰语负面。实际上修饰语是带预设的,“v的n”预设“v的发生是板上钉钉的。
“感谢你八辈祖宗”是一种“移花接木”,把正面的头载在负面的桩上。谢谢你v,这v也是预设事实。预设事实为负的话,任你前面的帽子怎么正,都是枉然。presupposition决定基调,帽子决定色彩。

李:
关键还是虚实。thanks 这种感激是 emotion category,属于情感分析中 subjective 的正面情绪,主观的属性为虚。v 在sentiment 分析中是具体的 objective 的负面行为,客观属性为实。实充当虚的依据,客观信息是主观情绪背后的理由,回答我什么喜欢(高兴)或不喜欢(不高兴)。因此二者的正负指向通常是一致的。当二者不一致的时候 就构成了讽刺,虚让位于实。

白:
有时“实”体现在语境中,见诸语言的都是“虚”。比如某电影里,“皇军好,不杀人不放火不抢粮食,你看这有多好!” 台词里没有说到杀人放火抢粮食的“实”,这些“实”都是在电影情节里体现的。

李:
顺便一提,标题这种语境很各别,往往故作歧义或疑问,所谓标题党就是其极端表现。本文标题【某些人的讽刺与挖苦】里的“某些人”已经不是代指的词了,“某些人”实际上是 meta token,指的就是这三个字构成的语词,语义为:关于该词的讽刺与挖苦,而“讽刺挖苦”的主语宾语两个坑虽然都要求的是【human】(“谁”讽刺挖苦“谁”),但“某些人”却既不是主语,也不是宾语,而只是关联成分。当然,不读文章是很难明白的。

梁:
@wei  若我是编辑,就将标题改成 【“某些人”的讽刺与挖苦】,是语言学家讨论说“某些人”时的情绪,对吧? meta 了一下。

白:
伟哥故意的。

 

【相关】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朝华午拾》总目录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Principle Scientist, jd-valley, 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团队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分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17个美国国防部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