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103: 爱冰 恋冰 不见冰,思过 想过 没有过】

李:
爱冰 恋冰 不见冰”,为群主求下对。

毛:
吃了 喝了 不玩了。

李:
思过 想过 没有过。”

不错,parsing 中规中矩,可下对就有些乱套了:

为什么乱套?“过” 是名词还是时态助词?

(1) 自左向右 propagate 的话,“思过” 是词典绑架来的,所以“过” 是名词(“过错”),根据著名的 one sense per discourse 的NLP认知的经验法则,那就都是名词了,意思是:

闭门思过,我思啊想啊,狠斗私字一闪念,可我就是没有过错呀

2. 自右向左 propagate 来实现 one sense per discourse,则是助词:

头脑里面是想过的,但实际上没有过
(想过啥 没有过啥,大家见仁见智,总之是见不得光的事儿)

有思想,无行动。不以思想入罪,就是无罪。

3. 如果贯彻原则无论西东,咱们可以来个简单的 majority vote,助词“过” 两票,名词“过”一票,助词胜。语义计算同2.

白:
@wei 同样的逻辑,我30多年前根张桂平讨论的时候已经在用了:“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第一小句,“花香”词典捆绑为名词,捎带激活“没有”的“不存在”义项,整个小句意为“不存在花的香味”。第二小句,“没有”依惯性继续“不存在”义项,激活“树高”的名词义项,但此名词义项是一个实体度量,与“不存在”义项不相谐,转而激活“比不上”义项,相应地对“树高”进行拆解,得到一个主谓结构,整个小句意为“比不上树那么高”。但由于前两小句有排比对举之嫌疑,于是引导到第一小句翻盘,“没有”的“比不上”义项占了上风,拐带着“花香”的“主谓结构”义项也跟着占了上风,第一小句语义改为“比不上花那么香”。一二小句在这种排比解释下,都缺逻辑主语之坑未填。到了“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则谜底揭晓:与“花”“树”对举的“小草”之代表“我”,才是填前两个小句中逻辑主语坑的不二选择。

用时下流行的话说,“树高“的名词义项是“没有”的“不存在”义项的猪队友。“小草”是两个“没有”的“比不上”义项的“神助攻”。

吕:
@白硕  这个例子牛叉…..

李:

例子牛叉,parsing 就牛不起来了:神助攻,不容易啊。

道理上,“神助攻”的实现可以通过休眠唤醒(【李白100:Parsing 的休眠唤醒机制】)。唤醒的种子和条件差不多已经具备:(i)“花香” 从词典来的微结构是 mn(修饰)sv(主谓)同形,sv被休眠;(ii)“没有树高”的比较级解析已经完美(“树高”的逻辑sv呼之即出);(iii)平行结构的形式痕迹很清晰(字数相同,动词相同)。

可“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还是先对付鸡零狗碎的 daily chore,高大上的神功且候着,让“休眠”飞一会儿。

 

【相关】

【李白100:Parsing 的休眠唤醒机制】

科学网—【立委科普:结构歧义的休眠唤醒演义】

科学网—【立委科普:歧义parsing的休眠唤醒机制再探】

【一日一parsing:休眠唤醒的好例子】

【NLP随笔:词法内部结构休眠,句法可以唤醒】

【李白91:休眠唤醒需要打离婚证】

《一日一析系列》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朝华午拾》总目录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Principle Scientist, jd-valley, 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团队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分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17个美国国防部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