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78:毛主席保证】

李:
“毛主席保证。”
这句口头禅是到北京后学会的。

白:
至少40年前就有这话

李:
我范进中举进了京城,可不就是三四十年前嘛。

以前在外省的时候,我们偶然也说:

“(我)向毛主席保证”

“我”有时候省略,但从来不省略“向”。进了京城,乍一听诧异,再一听别扭,久而久之 反而觉得别致有味道:京片子“裸奔”(参见【汉语就是一种“裸奔” 的语言】),还是比咱乡下人放得开。连对神一样的毛主席, 也照样裸奔。不明不白,把毛陷于非施事非对象的模糊尴尬地位。

毛主席保证,上面这个对毛主席裸奔的故事,句句是真。但为什么不索性省略说:

“毛主席保证,上面这个毛主席裸奔的故事,句句是真。”

因为即便裸奔 也还是要达到交流的目的。所有的内衣都脱掉是不行的。如果省掉了介词 “对”,毛主席就是裸奔的人(【施事】)了。造谣污蔑伟大领袖搁文革那会儿,是要杀头的。

毛主席没保证,我们可以说毛主席保证。毛主席没裸奔,我们不能说毛主席裸奔。说到底就是习惯表达法的绑架原理,这就是约定俗成的真意。名无固宜,俗成了,任何记忆住的符号串就可以表达任何意义,不顾文法,不要逻辑,不讲道理。

为什么NLP闹了这么多年,各派各路不可开交,但有一点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共识,就是 词典主义 (lexicalist approach) ,不管以一袋子词统计模式的形式,还是以词专家 (expert lexicon)的符号形式。总之,词典主义高于(抽象)文法,词典王国就是那花和尚,完全可以无法无天。

白:
其实不是没结构、不讲结构,而是固定用法捆绑了一个微结构。微结构不需要讲逻辑,是因为它的逻辑不需要分析,只需要呈现。而且不光在词汇和构词法的独立王国里活动,其能量经常外溢。

李:
外溢的例子,离合词算一个:绑架的词义,外溢到句法了:

“洗tm什么破澡?不洗!连个喷头都没有。要洗 就洗星级饭店的澡,这不带星的澡,真心没法洗。”

 

【相关】

科学网—【泥沙龙笔记:汉语就是一种“裸奔” 的语言】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朝华午拾》总目录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讯飞AI研究院副院长。前 Principle Scientist, jd-valley, 主攻深度解析和知识图谱及其应用。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解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联邦政府17个小企业创新研究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