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媒挖掘:不朽邓丽君】(屏蔽留存)

【社媒挖掘:不朽邓丽君】

屏蔽已有 5476 次阅读 2015-5-10 22:59 |个人分类:社媒挖掘|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邓丽君, 社会媒体

邓丽君逝世20周年,中港台日美社会媒体热议纪念一代歌后

The pop queen Teresa Teng passed away 20 years ago and her songs remain popular in the Chinese communities all over the world. Social media from Taiwan where she was born, from Mainland China, from Hong Kong, from Singapore, from Japan, from US and other parts of the world are full of all kinds of commemoration of her life and songs in Mandarin Chinese, Cantonese, Japanese and English. See the results of our multilingual text mining for how dearly she has been loved and remembered across generations of Chinese in Asia and around the world.

先看最近一周的社会媒体热议:

下面是排山倒海的纪念

(说明:去世等词通常被认为是负面的词,用红色,但这里是在20周年纪念的上下文中,不应视为贬义)

再看过去27个月的挖掘结果:

喜欢的理由主要是:邓丽君的歌,好听,柔情,甜美清純,《甜蜜蜜》,经典,动人,老少咸宜,百听不厌。也有个别不喜欢她的,提到的有靡靡之音和庸俗,这是音乐口味问题,还有她吸毒致死的传闻,不知真假。瑕不掩瑜,即使由于生活寂寞苦恼而吸毒,邓丽君的总体形象还是光彩照人,是很多人心中的不朽女神,她的歌曲及其演绎是华人乐坛经久不衰的真正经典。

社会媒体样本(去除重复帖,压倒性的怀念赞美,只有极少数的负面帖子,表示不喜欢她的靡靡之音,也有提到她吸毒过量):

紀念鄧麗君逝世20周年!

邓丽君永不朽

纪念邓丽君

喜欢邓丽君

邓丽君好听啊

邓丽君我妈年轻的时候喜欢

怀念邓丽君, 不幸的女子

邓丽君甜蜜蜜

喜欢邓丽君的歌, 百听不厌

邓丽君经典

大爱邓丽君

邓丽君亮咯

邓丽君挺好

邓丽君好听!

喜欢邓丽君的甜美声音

Great voice of Teresa teng.

邓丽君最萌

相反对邓丽君感觉一般…

邓丽君qq 多年经久好听

我初恋也爱邓丽君

怀念著名歌星邓丽君

看到邓丽君果断顶帖

邓丽君歌曲最得意的粉丝

最爱邓丽君

懷念鄧麗君

テレサ・テン好き

挚爱邓丽君

都喜欢邓丽君熬

邓丽君百听不厌

甜蜜蜜, 想念邓丽君。

红颜薄命, 怀念邓丽君小姐

テレサ・テン最高

邓丽君唱歌好听很我擦。

喜欢邓丽君, 加上无聊消磨时间

邓丽君金门劳军

鄧麗君果part 好正啊!

邓丽君真是机智

テレサ・テンのPVヤバい

支持邓丽君

邓丽君牛

有如邓丽君般低调的华丽

挚爱邓丽君

このあと、SONGS「テレサ・テン」楽しみやな。

次回SONGSはテレサ・テン特集、楽しみ #nhk

王菲献唱纪念邓丽君

テレサ・テン好き

谢谢邓丽君

邓丽君好漂亮

邓丽君100分

邓丽君生前珍贵照片曝光

邓丽君无与伦比

邓丽君, 无可替代!

邓丽君逝世20周年

邓丽君当然是好人

邓丽君的都行

邓丽君落伍吗?

邓丽君怎么去世的

鄧麗君很漂亮。

邓丽君是我的挚爱

鄧麗君好型!

邓丽君md是亮点

邓丽君的很精美

还邓丽君清白!

邓丽君很有成就

还是邓丽君靓!

鄧麗君真係好掂

那个邓丽君好难听

邓丽君影响力最大。

鄧麗君最靚聲

鄧麗君有用過…

邓丽君是精神启蒙老师

美丽人物: 邓丽君

邓丽君逝世纪念日…

邓丽君死得不明不白

邓丽君也行……

以此支持楼主发起纪念邓丽君的活动。

喜欢邓丽君的歌弹的真不错!

我喜欢邓丽君, 死掉了;

纪念邓丽君逝世二十周年!

经典的歌曲, 怀念邓丽君。

年轻时候我最喜欢邓丽君。

我喜欢邓丽君, 死掉了;

萨达阿萨德了空间爱上邓丽君

喜欢邓丽君的歌, 好拍

邓丽君是我最喜欢的女歌手

我喜欢邓丽君, 病死了;

经典的歌曲, 怀念邓丽君!

咱不能强迫别人喜欢邓丽君。

没说的就是喜欢邓丽君的歌!

Another great song by Teresa Teng.

推 jacklee340: 鄧麗君無誤 03/16 16:17

我并不喜欢邓丽君的声音啊

我喜欢邓丽君, 好好听啊

不错的老音乐喜欢邓丽君

整個假鄧麗君公仔, 有咩意思?

邓丽君是亚洲人钟爱的歌手。

妖精邓丽君很漂亮啊…

我最喜欢唱邓丽君的甜蜜蜜

有点邓丽君的感觉[呵呵]

怀念邓丽君, 谢谢好音源

邓丽君的歌我欣赏不了啊

俺也是邓丽君的忠实粉丝!

我爸是邓丽君的忠实粉丝

喜欢邓丽君, 祝福赵四海。

蒋勤勤爱好邓丽君死掉了,

那年代邓丽君的歌是靡靡之音

テレサ・テンの曲いいね~。

邓丽君绝对的第一名, 无争议

楼主不喜欢邓丽君的歌么

邓丽君成为年轻人崇拜的偶像。

NHK SONGS テレサ・テンを見るなう。

鄧麗君逝世20年將辦虛擬人紀念演唱會 wp.me/p4oKX8-2OXx

1月12日广州将上演纪念邓丽君演唱会;

歌词写得美, 邓丽君唱得更美。

謝安琪獻唱金曲紀念鄧麗君:  youtu.be/uiScrF13yrQ?a via @YouTube

一代歌后邓丽君去世。

鄧麗君的歌聲真是好聽

总算找到邓丽君高清了

邓丽君泳装身材凹凸……

哥哥鄧麗君有冇咁紅

邓丽君有些太大气了

邓丽君最受欢迎的歌曲

研究邓丽君值得一看

邓丽君火到日本。

邓丽君死了多少年!

邓丽君是菲菲偶像…

这个邓丽君非常唯美。

當然鄧麗君都好聽啦

邓丽君更漂亮哈哈

邓丽君的太难听了

邓丽君还是很明智的

Teresa Teng is alive.

邓丽君怎么死的?

鄧麗君版最紅

邓丽君死好早!

别样邓丽君好听!

邓丽君温婉甜美。

邓丽君去世的早。

回味邓丽君百听不厌!

邓丽君温婉甜美。

还是原版邓丽君好看…

支持邓丽君的粉丝们

感觉邓丽君好亲切啊

邓丽君猝死之谜

邓丽君的歌声很甜美

邓丽君很漂亮啊…

邓丽君剥削谁了?

邓丽君不是自杀的吗

以前邓丽君很红的

这个邓丽君, 也漂亮

邓丽君就是流行歌手啊

邓丽君是中华优秀儿女

邓丽君因吸毒过量而死

一代歌后邓丽君去世。

很好听的曲子, 怀念邓丽君!

但是不阻碍我喜欢邓丽君呀!

邓丽君の歌、お勧めです。

DVD 倾城怀念邓丽君2005现场音乐会。

…………

 

【置顶:立委科学网博客NLP博文一览(定期更新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889203.html

上一篇:【社媒挖掘:成都暴打事件中的男司机和女司机】
下一篇:大数据淹没下的冰美人(之一)

 

8  罗德海 刘全慧 许培扬 李颖业 戴德昌 徐晓 王林平 bridgeneer

发表评论评论 (2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2]dollge   2015-5-13 13:00
那年代她的歌声一统华语江湖哦

删除 回复 |赞[1]李颖业   2015-5-11 12:03
邓林逐日迹,
丽景馈娉婷。
君志如夸父,
余音绝唱萦。

大数据淹没下的冰美人(之二)(屏蔽留存)

大数据淹没下的冰美人(之二)

屏蔽已有 3216 次阅读 2015-5-13 09:33 |个人分类:社媒挖掘|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范冰冰, 挖掘, 社会媒体

女神 or 妖精,总之不似人类

好,我们开始范冰冰的社媒深度挖掘,看看网友都怎么说她。

先看网友的赞美(绿字体)和吐槽(红字体)等情绪化评语的词云分布,显然是东风压倒西风:

分类总结前五类情绪评语如下。

先看赞誉,毫无悬念,迷恋她、惊艳其美和粉丝的溢美之词占绝大多数,见(1)(2)(3):

(1)   喜欢, 爱,迷恋, 羡慕, 中意, 享受, 怀念, 惊喜,飞吻,💋,相中, 看中

(2)   QQ, 粉丝,给力,成功,最强,很火,不错,很好,最佳,可爱,受欢迎

(3)   美, 美爆, 绝美, 女神, 传奇, 完美,逆天,耀眼, 精彩, 更胜一筹

(4)   倾国倾城,性感,威武,强大,厉害,独特, 优雅, 经典, 华丽

 

(5)   支持, 欣赏, 赞, 夸赞, 看好, 期待, 关注

有意思的是(4)中系列形容词所发出的信息:把倾国倾城、性感厉害、优雅华丽与威武强大等集合起来,在当今华裔女星中是不多见的,她反映冰小姐的御姐女皇范儿给观众留下的印象,她是独特的。冰美人绝不是传统的温婉贤淑小家碧玉类的女子。

各花入各眼,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她这一款自然不会人人喜欢。作为娱乐界耀眼的公众人物,在排山倒海的网友和粉丝的赞誉中,自然也不免被吐槽,也分五类如下:

 

(1)   不喜欢, 吐槽, 讨厌, 抱怨,烦, 骂, 恨, 气,不爱, 不欣赏, 不羡慕,失望, 无语, 受不了,无法忍受,
   大跌眼镜,大失所望

(2)   质疑, 怀疑, 鄙视, 讽刺, 嘲讽, 不接受, 批评, 不关注, 抵制, 看不上, 看不惯,不看好,看不起

(3)   不美, 不好, 差, 破, 不怎么样,不完美, 不行, 没多美,没有我美,算不上一流,一无是处, 不给力

(4)   低能儿蠢货, 不要脸,我操,垃圾,变态,傻逼,坑爹,这么狗血,最不要脸, 恶心,鸡肋,操, 吓人,
   美个屁,挖鼻屎,白痴,二货

(5)   还不如现在的张馨予,还不如穆婷婷可爱,太胖,臃肿,

第一类表达各种程度的不喜欢不欣赏,第二类是各种鄙视看不惯,第三类酸溜溜的多少带有嫉妒的不屑,这些大多是口味问题,或者源于人皆有之的某种小小的嫉妒之心。第四类竟是破口大骂了,这是社会媒体作为许多匿名网虫无遮挡发泄负面情绪的一个反映,你美了就骂你蠢,你急智就骂你丑,总之是无冤无仇也要骂娘,特别是要骂名人。倒是第五类的负面信息最为具体,说她不如张美人穆美人(张穆都是啥妖精,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演过啥,没有一丝印象),说她太胖臃肿,虽然明显有偏见,却也不是空穴来风。

为了过来看看

@素颜锦诗 350938楼 2014-05-07 19:46:10 萝莉粉真不爱范爷这款长相的, 我觉得也许在萝莉看来, 范爷还不如穆婷婷可爱…

人总是健忘的 RT @zmt0516: 记得当年范冰冰的名声还不如现在的张馨予,现在已经被公关团队刷成女神之神了。。。

#freedom #民主 范冰冰黄裙现身体态臃肿 群众爬墙头睹芳容 组图 http://t.co/xprlcS1RdE 

总体来看,情绪化用语无论正面负面,大都当不得真,只是反映了舆情的好恶分布而已。真正有价值的舆情挖掘是情绪背后的理由,为什么喜欢或者不喜欢她?这类细线条的深度舆情挖掘,我们留待下一篇博文给您提供。

【大数据淹没下的冰美人】的系列博文链接:

大数据淹没下的冰美人(之一) 

大数据淹没下的冰美人(之三): 喜欢的理由 

大数据淹没下的冰美人(之四): 流言蜚语篇(慎入)

大数据淹没下的冰美人(之五):  星光灿烂谁为最?

【置顶:立委科学网博客NLP博文一览(定期更新版)】

Chinese First Lady in Social Media (屏蔽留存)

Chinese First Lady in Social Media

屏蔽已有 3139 次阅读 2015-6-14 14:40 |个人分类:社媒挖掘|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first, Lady, Peng, Liyuan

The personal story aside, Chinese social media are never short of coverage and fans of Chinese First Lady Mrs Peng Liyuan in the last few years.  For too long China watched the western media covering first ladies in the US and other countries without being able to brag about its own.  Since Mrs. Peng went on the spotlight and accompanied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on world trips, the Chinese netters have been overjoyed to follow her all the way with compliments and amazement in her gracefulness.  Mrs. Peng has been a star in the Chinese music industry for decades and knows how to present herself in the public.  A more recent story came from APEC last year when the Russian president Putin was seen to stand up, gracefully placing a blanket around the shoulders of Chinese First Lady, too gentleman an act that triggered waves of online comments.  

Using our own text mining tool, we collected one year Chinese social media data to see what the public image looks like for the First Lady.  Overwhelming praises and admiration, on her grace, intelligence and personality, with almost no negative comments. The only eye-catching criticism that was uncovered involves early days of Peng Liyuan “wearing fat army trousers (穿肥大的军裤)”, which seems not to be something that agrees with first lady’s image in people’s mind. (It turned out that this was a story about the First Lady’s dating the president long ago when she wanted to test the present if he was only attracted to her appearance by wearing not as nice on purpose.  The story got spread all over the net.)  But look at the Photo News today, First Lady is now leading the fashion trend of China.

Related:

Peng Liyuan, China’s glamorous new First Lady – CNN.com

科学网—【社媒挖掘:第一夫人光彩夺目赞誉有加】

【社媒挖掘:第一夫人光彩夺目赞誉有加】

隐藏已有 2364 次阅读 2013-3-25 21:03 |个人分类:社媒挖掘|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第一夫人, 彭丽媛

也难怪,以前都是媒体热议西方第一夫人如何光彩照人,如今终于可以一睹一议新中国自产的第一夫人的风采了,网民的热情一浪高过一浪。自宋家姐妹以来,还没有一位中国女性受到如此多的赞美和聚焦。

这是一年以来社会媒体对第一夫人评价的词云,几乎一面倒的赞誉。唯一一条比较显眼的批评是彭丽媛不知何时何地曾经“穿肥大的军裤”,似乎影响了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可是看看近一周的图片新闻,第一夫人如今的穿戴是如此高贵大方,引领潮流!

下图展示了三个月来大众对第一夫人的热度(净情绪)曲线,可见多数时候居高不下,更在二月20号左右达到100%的顶点。如此的高评价,在我对各种人物和品牌所做的系列自动媒体调查中,这是绝无仅有的。

这是近一周的媒体评价。

【数据来源】自动民调的数据来自中文世界社会媒体过往一年的档案,简体文档三亿五千万。大约有一亿论坛帖子来自百度(贴吧等),两千多万来自搜狐,两千五百万来自天涯论坛。

        

I showed the First Lady’s news pictures to my daughter.  Tanya was so intrigued, “Dad, Mom told me that you used to teach First Lady many years ago, is that true?”  “It is true, but that was only a short time, one or two semesters, and it was not her major subject.  As a part-time lecturer, I was teaching Advanced English to graduate students in the music conservatory and she happened to be one in my class.  She was already famous then as a new star for folk songs.”  Tanya got excited, “Well, you never know, maybe her English training in graduate school helps her in state visits today.  My Dad is cool.”  She continued, “Dad, Mom also told me that you were interpreter for foreign minister when she dated you, is that true?”  “Well, that was largely an accident, only happened once when I substituted some professor to act as interpreter for the former foreign minister and former Chinese congresss vice-chairman Mr. Huang Hua.  Your Mom agreed to date me partially because of her seeing a picture of me interporeting for Mr. Huang.  So I guess I benefited from that ‘accident’.”  Tanya was amused and felt very proud, “I have the coolest Dad in the world. He was so successful even when he was young, teaching future first lady and interpreting for the then foreign minister.  Wow”  

【置顶:立委科学网博客NLP博文一览(定期更新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673923.html

上一篇:吴-程有关5次方程根式解的论争
下一篇:101 我来啦

 

8  曾新林 蔣勁松 武夷山 刘洋 周素勤 翟自洋 曹聪 bridgeneer

发表评论评论 (1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1]曹聪   2013-3-31 14:56
Don’t know whether the First Lady still remembers you.

【社媒挖掘:美国大选候选人大战(1):川普很臭】(屏蔽留存)

【社媒挖掘:美国大选候选人大战(1):川普很臭】

屏蔽已有 6 次阅读 2016-3-18 04:11 |个人分类:社媒挖掘|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大数据, 美国大选, 川普, 挖掘, 社会媒体

这阵子一直忙于调试系统,好久没顾上做热点话题的舆情调查了。老友一直催我用大数据追踪一下美国总统大选。今年的美国大选,情势诡异,尤其是杀出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共和党的川普,不少追随者粉他,恨他的人也很多。

这是几天前(周二前)做的美国大选半年以来的英文社会媒体的大数据调查,直到今天才得空整理上网分享。先给一个一个过去半年的大数据总结图。

人气评价(Net Sentiment)最高的是民主党的 Bernie,褒贬指数高达正45%,把其他对手远远抛在后面,第二名 Marco 21%,Beinie 的一半还不到,评价最差的是川普 6%.

难怪我女儿是 Beinie 的铁杆粉丝,不断催促我们给 Beinie 投票,不要让希拉里出线。我:
而话题大王,则非川普莫属,一亿五千多万的 mentions,23兆860多亿的眼球数,瑶瑶领先。
第二名的 Ted (眼球数8兆)只有眼球大王川普的三分之一
可见川普这个美国政坛的怪物掀起了怎样的一个风暴
普这个美国政坛的怪物掀起了怎样的一个风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963290.html

上一篇:【NLP笔记:人工智能神话的背后是汗水】
下一篇:【新智元笔记:强弱人工智能之辩】

 
 

收藏

【关于舆情挖掘】(屏蔽留存)

【关于舆情挖掘】

屏蔽已有 3088 次阅读 2016-7-2 07:00 |个人分类:社媒挖掘|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大数据, 社交媒体, sentiment, 舆情挖掘

 

【喋喋不休论大数据(立委博文汇总)】

【新智元笔记:再谈舆情】

舆情挖掘系统独立验证的意义

【社煤挖掘:雷同学之死】

《利用大数据高科技,实时监测美国总统大选舆情变化》

世人皆错nlp不错,民调错大数据也不会错

社媒大数据的困境:微信的风行导致舆情的碎片化

从微信的用户体验谈大数据挖掘的客户情报

社媒挖掘:社会媒体疯传柴静调查,毁誉参半,争议趋于情绪化

奥巴马赢了昨晚辩论吗?舆情自动检测告诉你

全球社交媒体热议阿里巴巴上市

到底社媒曲线与股市曲线有没有、有多少相关度?

再谈舆情与股市的相关性

【『科学』预测:A-股 看好】

舆情挖掘用于股市房市预测靠谱么?

大数据帮助决策实例:《走进“大数据”——洗衣机寻购记》

【社媒挖掘:外来快餐店风光不再】

【社媒挖掘:中国手机市场仍处于战国争雄的阶段】

世界杯是全世界的热点,纵不懂也有义务挖掘一哈

【大数据挖掘:方崔大战一年回顾】(更正版)

【大数据挖掘:转基因一年回顾】

【大数据挖掘:“苦逼”小崔2013年5-7月为什么跌入谷底?】

【大数据挖掘:转基因中文网络的自动民调,东风压倒西风?】

【大数据挖掘:转基因英文网络的自动民调和分析】

只认数据不认人:IRT 的鼓噪左右美国民情了么?

继续转基因的大数据挖掘:谁在说话?发自何处?能代表美国人民么

关于转基因及其社会媒体大数据挖掘的种种问题

【美国网民怎么看转基因:英文社交媒体大数据调查告诉你】

【社媒挖掘:必胜客是七夕节情侣聚餐的首选之地?】

【社媒挖掘:大数据时代的危机管理】

测试粤语舆情挖掘:拿娱乐界名人阿娇和陈冠希开刀

【社媒挖掘:不朽邓丽君】

【社媒挖掘:社会媒体眼中的李开复老师】

【社媒挖掘:糟糕透顶的方韩社会形象】

社媒挖掘:关于狗肉的争议

社媒挖掘:央视的老毕

社媒挖掘:老毕私下辱毛事件再挖掘

大数据淹没下的冰美人(之一)

大数据淹没下的冰美人(之二)

大数据淹没下的冰美人(之三): 喜欢的理由

大数据淹没下的冰美人(之四): 流言蜚语篇(慎入)

大数据淹没下的冰美人(之五): 星光灿烂谁为最?

【社媒挖掘:成都暴打事件中的男司机和女司机】

【社媒挖掘:社会媒体眼中的陳水扁】

【社媒挖掘:社会媒体眼中的李登輝】

【社媒挖掘:馬英九施政一年來輿情晴雨表】

【社媒挖掘:臺灣政壇輿情圖】

【社媒挖掘:社会媒体眼中的臺灣綠營大佬】

舆情挖掘:九合一國民黨慘敗 馬英九時代行將結束?

社会媒体舆情自动分析:马英九 vs 陈水扁

社媒挖掘:争议人物方博士被逐,提升了其网路形象

方韩大战高频情绪性词的词频分析

方韩大战的舆情自动分析:小方的评价比韩少差太多了

社媒挖掘:苹果CEO库克公开承认同志身份,媒体反应相当正面

苹果智能手表会是可穿戴设备的革命么?

全球社交媒体热议苹果推出 iPhone 6

互联网盛世英雄马云的媒体形象

革命革到自身头上,给咱“科学网”也挖掘一下形象

两年来中国红十字会的社会媒体形象调查

自动民调Walmart,挖掘发现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日子不好过

【社媒挖掘:“剩女”问题】

【舆情挖掘:2013央视春晚播后】

【舆情挖掘:年三十挖一挖央视春晚】

新浪微博下周要大跌?舆情指数不看好,负面评价太多(疑似虚惊)

【大数据挖掘:微信(WeChat)】

【大数据解读:方崔大战对转基因形象的影响】

【微博自动民调:薄熙来、薛蛮子和李天一】

【社媒挖掘:第一夫人光彩夺目赞誉有加】

       Chinese First Lady in Social Media

Social media mining on credit industry in China

Sina Weibo IPO and its automatic real time monitoring

Social media mining: Teens and Issues

立委元宵节大数据科技访谈土豆视频上网

【大数据挖掘:中国红十字会的社会媒体形象】

【社媒挖掘:社会媒体眼中的财政悬崖】

【社媒挖掘:美国的枪支管制任重道远】

【舆情挖掘:房市总体看好】

【社媒挖掘:社会媒体眼中的米拉先生】

【社会媒体:现代婚姻推背图】

【社会媒体:现代爱情推背图】

【科学技术之云】

新鲜出炉:2012 热点话题五大盘点之五【小方vs韩2】

【凡事不决问 social:切糕是神马?】

Social media mining: 2013 vs. 2012

社会媒体测试知名品牌百度,有惊人发现

尝试揭秘百度的“哪里有小姐”: 小姐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舆情自动分析表明,谷歌的社会评价度高出百度一倍

圣诞社媒印象: 简体世界狂欢,繁體世界分享

WordClouds: Season’s sentiments, pros & cons of Xmas

新鲜出炉:2012 热点话题五大盘点之一【吊丝】

新鲜出炉:2012 热点的社会媒体五大盘点之二【林书豪】

新鲜出炉:2012 热点话题五大盘点之三【舌尖上的中国】

新鲜出炉:2012 热点话题五大盘点之四【三星vs苹果】

社会媒体比烂,但国骂隐含舆情

肮脏语言研究:英语篇

肮脏语言研究:汉语篇(18岁以下勿入)

新年新打算:【社媒挖掘】专栏开张大吉

 

关于 NLP 以及杂谈

关于NLP体系和设计哲学

关于NLP方法论以及两条路线之争

关于 parsing

【关于中文NLP】

【关于信息抽取】

【关于舆情挖掘】

【关于大数据挖掘】

【关于NLP应用】

【关于人工智能】

【关于我与NLP】

【关于NLP掌故】

《朝华午拾》总目录

【关于立委NLP的《关于系列》】

【置顶:立委NLP博文一览(定期更新版)】

立委NLP频道

 

【社媒挖掘:川大叔喜大妈谁长出了总统样?】(屏蔽留存)

【社媒挖掘:川大叔喜大妈谁长出了总统样?】

屏蔽已有 4780 次阅读 2016-10-26 02:29 |个人分类:社媒挖掘|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特朗普, 美国大选, 川普, 社煤挖掘, 自动民调

眼看决战时刻快到了,调查一下华人怎么看美国大选,最近一个月的舆情趋势。中文社会媒体对于美国总统候选人的自动调查。

aaa

先看喜大妈,是过去三十天的调查(时间区间:9/26-10/25)
summary-metrics-new-3
mentions 是热议度,net sentiment 是褒贬指数,反映的网民心目中的形象。

summary-metrics-6
很自然,二者并不总是吻合:譬如,在十月10日到11日的时候,希拉里被热议,而她的褒贬指数则跌入谷底。那天有喜大妈的什么丑闻吗?咱们把时间按周(by weeks)而不是按日来看 trends,粗线条看趋势也许更明显一些:

summary-metrics-7
Anyway,过去30天的总社煤形象分(net sentiment)是 11%,比起英语世界的冰点之下(-18%)好太多了,似乎华语世界远不如英语世界对老政客喜大妈的吐槽刻薄。

作为对比,我们看看川普(特朗普)在同一个时期的社会形象的消长趋势:川普过去30天的总社煤形象分(net sentiment)是 -12%,比希拉里的+11%成鲜明对比。

summary-metrics-8

看上面的趋势图(by weeks),川普的热议度一直居高不下,话题之王名副其实,但他的社会评价却一直在冰点之下,十月初更是跌入万丈深渊。同时期的希拉里,热议度与社会评价却时有交叉。趋势 by days:

summary-metrics-9

这样看来,虽然有所谓华人挺川的民间鼓噪,总体来看,川大叔在华人的网上口水战中,与喜大妈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川普很臭,真地很臭。在英语社煤中,川普也很臭(-20%),但希拉里也不香,民间厌恶她诅咒她的说法随处可见,得分 -18%,略好于川普。譬如电邮门事件,很多老美对此深恶痛绝,不少华人(包括在下)心里难免觉得是小题大作。为什么华人世界对希拉里没有那么反感呢?居然给希拉里 +11% 的高评价。朋友说,希拉里更符合华人主流价值观吧。

这是我们的品牌对比图,三维直观地对比两位候选人在社煤的形象位置:

brand-passion-index-10

希拉里领先太多,虽然热议度略逊。

总有人质疑社煤挖掘的情报价值,说也许NLU不过关,挖掘有误呢。更多的质疑是,也许某党的人士更愿意搅浑水呢(譬如利用水军或机器人bots)。凡此总总,都给社会媒体舆情挖掘在多大程度上反映民意,提出了疑问和挑战。其实,对于传统的民调,不同的机构有不同的结果,加上手工民调的取样不可能大,error margin 也大。各机构结果也颇不同,所以大家也都是一肚子怀疑。不断有怀疑,还是不断有民调在进行。这是大选年的信息“刚需”吧。

所有的自动的或人工的民调,都可能有偏差,都只能做民意的参考。但是我要强调的是:

1. 现在的深度 NLU 支持的舆情挖掘,已经今非昔比,加上大数据信息冗余度的支撑,精准度在宏观上是可以保障的;

2. 全自动的社煤民调,其大数据的特性,是人工民调无法比的(时效以及costs也无法比,见【立委科普:自动民调】);

3. 虽然社煤上的口水、噪音以及不同党派或群体在其上的反映都可能有很大差异,但是社煤民调的消长趋势的情报以及不同候选人(或品牌)的对比情报,是相对可靠的。怎么讲?因为自动系统具有与生俱来的一视同仁性。

时间维度上的舆情消长,具有相对的比较价值,它基本不受噪音或其他因素的影响。也不大受系统数据质量的影响(当然,太臭的舆情系统也还是糊不上墙,跟抛硬币差不了太多的一袋子词这样的“主流”舆情分类,在短消息压倒多数的社会媒体面前,还是不要提了吧,见一切声称用机器学习做社会媒体舆情挖掘的系统,都值得怀疑)。

我们目前的系统,是 deep parsing 支持,本性是 precision 优于 recall(precision 不降低,recall 也可以慢慢爬上来,譬如我们的英语舆情系统就有相当好的recall,recall在符号逻辑路线里面,本质上就是开发时间的函数)。Given big data 这样的场景,recall 的某种缺失,其实并不影响舆情的相对意义,因为决定 recall 的是规则量,缺少的是一些长尾 pattern rules,而语言学的 rules 不会因为时间或候选人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同理,因为系统的编制是独立于千变万化的候选人、品牌或话题,因此数据质量对于候选人之间的比较,是靠谱的。这样看,舆情趋势和候选人对比的情报挖掘,的确真实地反映了民意的消长和相对评价。下面是这次自动民调的 Top 10 数据来源(可惜没有“她”,我是说 wechat),还是最动态反映舆情的推特中文帖子占多数(其中 66% 简体,30% 繁体,4% 粤语)。

domains-5

看一下popular的帖子,居然小方的也在其列。倒也不怪,方在中文社煤还是有影响力的。

chuanpupopularposts

小方总结得不错啊,难得同意他:满嘴跑火车的川大叔是“谎言大王”。其实川普与其说是谎话连篇,不如说是他根本不care 或不屑去核对事实。就跟北京出租司机信口开河成为习惯一样,话说到这里,转一篇我的老友刚写的博文(论保守派该投票克林顿),quote:

川普说话不顾事实是众所周知的。只要他一开口,就忙坏了各种事实核查 fact check ……
更重要的是,川普不仅犯了大大小小众多的事实错误,而且对事实抱着强烈的轻蔑和鄙视。

总结一下这次民调的结果可以说,如果是华人投票,川普不仅是 lose 而是要死得很惨,很难看。(当然,不管华人与否,川普都没有啥胜算。)

timeline-comparison-12

这是 by days 的趋势对比,这种持续的舆情领先在大选前很难改变吧:

timeline-comparison-13

更多美国大选舆情的自动调查还在进行整理中,stay tuned

【相关】

Big data mining shows clear social rating decline of Trump last month

【川普和希拉里的幽默竞赛】

【大数据舆情挖掘:希拉里川普最近一个月的形象消长】

论保守派该投票克林顿

【立委科普:自动民调】

【立委科普:舆情挖掘的背后】

【社媒挖掘:《品牌舆情图》的设计问题】

一切声称用机器学习做社会媒体舆情挖掘的系统,都值得怀疑

【关于舆情挖掘】

《朝华午拾》总目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1010878.html

上一篇:Big data mining shows clear social rating decline of Trump
下一篇:为了川普,我选克林顿。

 

6  陈辉 文克玲 强涛 xlsd bridgeneer LongLeeLu

发表评论评论 (4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4]朱志敏   2016-10-26 22:40
刚看了篇文章,说美帝华人精英多支持川普?你这貌似不支持啊

删除 回复 |赞[3]李家亮   2016-10-26 14:06
看见川大我就进来了,结果发现是川大叔

删除 回复 |赞[2]张珑   2016-10-26 09:02
国内应该也有类似的调查吧。呵呵。

删除 回复 |赞[1]crossludo   2016-10-26 04:16
以论文为导向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建设研究型学者型政府公务队伍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6/10/359155.shtm

【社煤挖掘:为什么要选ta而不是ta做总统?】(屏蔽留存)

【社煤挖掘:为什么要选ta而不是ta做总统?】

屏蔽已有 2971 次阅读 2016-10-27 01:09 |个人分类:社媒挖掘|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希拉里, 克林顿, 舆情挖掘, 自动民调, 总统大选

中文社煤挖掘美国大选的华人舆情,接着练。

Why and why not Clinton/Trump?

Why 喜大妈?Why 川大叔?Why not Clinton? Why not Trump?这是大选的首要问题,也是我们舆情挖掘想要探究的重点。Why???

First, why Clinton and why not Clinton? 看看喜大妈在舆情中的优劣对比图(pros and cons)。

sentiment-drivers-33

why Clinton?剔除竞选表现优秀等等与总统辩论和 campaign 有关的好话(“领先”、“获胜”、“占上风”、“赢得”等)外,主要理由有:

1. 老练 强硬; 2. 乐观; 2. 清楚; 4 换发活力 谈笑风生; 5. 梦想共同市场

拿着放大镜,除了政治套话和谀辞外也没看到什么真正的亮点。舆情领先,只能说对手太差了吧。四年前与奥巴马竞争被甩出一条街去,那是遇到了真正的强手。

OK,why not Clinton?

1. 性侵 性骚扰 威胁(她丈夫做的好事,她来背黑锅,呵呵。照常理她是受害者,可以同情的,不料给同样管不住下半身的川普一抹黑,她倒成了性侵的帮凶,说是威胁被性侵的女性。最滑稽的是,川普自己的丑闻曝光,他却一本正经带了一帮前总统克林顿的绯闻女士开记者会,来抹黑自己的对手克林顿夫人。滑稽逆天了。)

2. 邮件门 曝光 泄密

3 竞选团队的不轨行为 操纵大选 作弊

4. 克林顿基金会的问题

5. 华尔街收费

6 健康问题

7 撒谎、可耻

8. 缺乏判断力

这些都不是新鲜事儿,大选以来已经炒了很久了,但比起她的长处(经验老练等少数几条),喜妈被抓住的辫子还真不少。再看网民的情绪性吐槽, 说好话都是相似的,坏话却各有不同:轻的是,“乏善可陈”、“不喜欢”、“不信任”; 重的是:“妖婆”,“婊子”、“灾难”、“无耻”、“邪恶”。

sentiment-drivers-34
作为对比,来看川大叔,why or why not Trump?

sentiment-drivers-35

pros:1. 减税;2. 承诺 崛起 (America great again);3. 真实;4. 擅长 business
cons:
1. 曝光的视频丑闻 性骚扰
2. 偷税漏税
3. 吹嘘
4 咄咄逼人 喜怒无常
5 粗鄙、威胁
6 撒谎

情绪性吐槽,轻的是 “不靠谱”、“出言不逊”,重的是 “恶心”、“愚蠢”、“卑劣”、“众叛亲离”。

sentiment-drivers-36
上篇中文社煤自动民调博文发了以后有朋友问,为什么不见大名鼎鼎的脸书。(微信不见可以理解,人家数据不对外开放,对隐私性特别敏感,比脸书严多了。不过,地球人都知道,反映我大唐舆情最及时精准的大数据宝库,非微信莫属)。查对了一下,上次做的中文舆情调查,不知何故 Facebook 不在 top 10,只占调查数据的 0.1%:

sources-9

记得以前的英语社煤调查,通常的比例是 70% twitter,20% Facebook, 其他所有论坛和社交媒体只占 10%。最近加了 instagram、Tumblr 等,格局似有变。但是中文在海外,除了推特,Facebook 本来应该有比重的,特别是我台湾同胞,用 Facebook 跟东土用微信一样普遍。

再看看这次调查的网民背景分类。

1.  职业是科技为主(大概不少是咱码农),其次才是新闻界和教育界。这些人喜欢到网上嚷嚷。

professions

这是他们的兴趣(interests),有意思的关联似乎是,喜欢谈政治的与喜欢谈宗教和美食的有相当大交集。

interests

这是年龄分组,分布比较均匀,但还是中青年为主。

age

性别不用说,男多女少。男人谈政治与女人谈shopping一样热心。

gender

最后看看地理分布,社煤的地理来源:
geo-regions

【相关】

【社媒挖掘:川大叔喜大妈谁长出了总统样?】

Big data mining shows clear social rating decline of Trump last month

【川普和希拉里的幽默竞赛】

【大数据舆情挖掘:希拉里川普最近一个月的形象消长】

论保守派该投票克林顿

【立委科普:自动民调】

【关于舆情挖掘】

《朝华午拾》总目录

【社煤挖掘:川普的葛底斯堡演讲使支持率飙升了吗?】(屏蔽留存)

【社煤挖掘:川普的葛底斯堡演讲使支持率飙升了吗?】

屏蔽已有 3425 次阅读 2016-10-29 04:30 |个人分类:社媒挖掘|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希拉里, 美国大选, 克林顿, 川普, 自动民调

反正日夜颠倒了,那就较真一下,看看大数据大知识,对于川普的葛底斯堡演说的所谓舆情飙升到底是怎么回事。先给几个links:

DONALD J. TRUMP DELIVERS GROUNDBREAKING CONTRACT FOR THE AMERICAN VOTER IN GETTYSBURG

报道的是本月22日川大叔的历史性演说,旨在振奋人心,做竞选的最后冲刺,大意:
寡人与美国人民有个约定,看我的,believe me

中文舆论中,这篇似乎流传最广:【川普重磅演讲致支持率飙升 全球股市将暴跌?】。

因为川普演说是22日,为了看舆情的飙升对比,可以以22日为中心取前后几天的社会媒体大数据做分析,看个究竟。至少比传统民调打五百、一千个电话来调查,自动民调的大数据(millions 的数据点)还是靠谱一些吧。

timeline-comparison-14
这张趋势图怎么看?

1 川普在这个时间区间总体的确是上升。飙升之说,不完全是无中生有(准确地说,其实是捕风捉影,见下)。

2 但是,仔细看舆情(net sentiment)图可以发现,川普这段时间基本上还是一直没有摆脱负面舆情多于正面舆情的局面,舆情曲线除了22号当天短暂超越冰点,总体一直是零下。

3. 飙升之说经不起推敲,因为凡飙升,必须是事件后比事件前的舆情,有明显的飞跃,其实不然。

4. 事实是,川大叔近期舆情的谷底是本月18号(零下20+),从18号到22号 他 deliver speech 前,他的舆情已经有比较明显的提升(从 -20 到 0),而从 22 号 到 25 号,舆情不升反略降,飙升从何谈起?

5. 虽然没有飙升,但川大叔这次表演还是及格的。至少 speech 后,舆情没有大跌,基本保持了接近零度的基本面。

6 由此可见,媒体造势是多么地捕风捉影。以后各位看到这种明显是宣传(propaganda)的帖子,可以多一个心眼了:通常的宣传造势的帖子都在夸大其词(如果不公然颠倒黑白或歪曲事实的话),从所谓“舆情飙升”到预计“股市暴跌”,都是要显示川普演说的重量级。基本是无稽之言,不能当真的。

下图是这个调查区间的数据小结:

trump1

这个区间的平均舆情指数是 -9%,2.7 million 的正面评价,3.2 million 的负面评价。

-9% 是一个什么概念,根据我们以往对政治人物的多次舆情调查来看,这不是一个好的舆情,但也不是特别糟糕,属于平均线下。但是,与川普自己的总体舆情比较,这个区间表现良好,有 13 点的提升,但这个提升并非所谓演说飙升带来的。

这是社煤数据源的统计:

trump2

从比例看,推特永远是最 dynamic,量也最大,总热议度 34.5 mentions,推特占了 23.9 million。不少社煤的分析 apps 干脆扔掉其他的数据源,只做推特,作为社会媒体的代表,也基本上可以了。但是,感觉上还是,只做推特,虽然大数据之量可以保证,但可能偏差会大一些,因为喜欢上推特跟踪政治人物和话题,吐槽或粉丝的人,只是社会阶层中的一部分,往往是比较狂热的一批。推特这个公共平台,本来就长于偶像和followers(粉丝或“黑”)互动。其他的社会媒体可能更平实一些,譬如 Facebook 上的发言基本是说给朋友圈的。Facebook 也有 1.7 million 的热议。

好,我们把区间放大,看 last 30 days 的趋势,作为这次演说前后趋势的一个背景。

timeline-comparison-15
这是 9/28-10/28 的川普与克林顿舆情趋势对比图,by days;仔细解读前,总体印象是够纠缠的。这两位老头老太也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不是冤家不碰头,呵呵。两位都那么多丑闻缠身,性格都很tough倔强。看看一个月来 by weeks 的曲线也许更明朗:

timeline-comparison-16

不管我多么厌恶川普,也不管我为了厌恶川普而决定选举并不喜欢的克林顿,作为 data scientist,不得不说,希拉里最近的情势不是很乐观:川普居然开始有点儿领先克林顿的趋势了,NND。

timeline-comparison-17

上图是热议度(mentions)的对比。这个没的说,川普天生的话题大王,克林顿无论如何也赶不上。

timeline-comparison-18

这是舆情烈度的对比:喜欢或厌恶川普的还是更加狂热,虽然印象中希拉里克林顿比起其他政治人物所引起的情绪已经要更趋于激烈了。可是川普是个政治异数,还是更容易引起狂热或争议。

川普在演说中特别强调选举被操纵的危险,他显然在夸大这种危险,为将来的不承认选举结果做铺垫。挺恶心人的。现在的情况是,如果克林顿大幅度领先,川大叔再流氓也没辙。如果是拉锯接近,就麻烦了,老川和川粉几乎肯定要闹事。可现在的选情显得有些胶着拉锯,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包括保守派开始有倡议,说为了川普,请投票克林顿。本来我是要投第三党的,或者弃权不投,但是这次选举不同,危险太大,川老是个定时炸弹,而且不可预测。为了防止他撒泼,还是投给克林顿好。至少让他看看,马戏团的表演是上不了台面的,由不得他胡来。沐猴而冠变不成林肯。

对比我 一周前做的自动民调 Big data mining shows clear social rating decline of Trump last month,下面这个品牌对比图似乎更加拉锯,克林顿最近选情不是很佳。

brand-passion-index-11

最近30天,克林顿是 -17%,川普是 -19%,略领先于川普。所幸,川普的这次演讲并没有真正扭转两人的差距,从下面这张历史趋势品牌对比看,克林顿从开始的舆情落后,变为领先的趋势还在:

brand-passion-index-12
不过最近克林顿的选情是原地踏步,并没有明显进展。比较克林顿的三个圈可知,最淡的圈是过去30天的前10天,明显落后于川普,后两个圈是最近20天,基本原地,只是圈子变大了,说明竞选的投入和力度加大了,但效益并不明显。而从川普方面的三个圈圈看趋势,这老头儿实际的总体趋势是下跌,过去三十天,中间的十天舆情有改观,但最近的十天又倒回去了,虽然热议度有增长。(MD,这个分析没法细做,越做越惊心动魄,很难保持平和的心态,可咱是 data scientist 啊。朋友说,“就是要挖点惊心动魄的”,真心唯恐天下不乱啊。)看看川普的30天社煤的褒贬云图(Word Cloud for pros and cons)和情绪云图(Word Cloud for emotions)吧:

sentiment-drivers-38

sentiment-drivers-37
朋友一眼看中了那红红的 fuck 舆情,问:“fuck”的主语和宾语是谁?

主语一般不出现,默认是普罗网虫,fuck 的宾语当然是川普,否则上不来他的负面情绪云图:

trumpfuck

trumpfuck2
天,fuck mentions 占据了数据的 5%,老川在一个月里被社煤普罗 fuck 了近40万次,可见这家伙如果上台会有多少与他不共戴天的子民。看上面怎么吐槽 fuck 的:

fucking moron
fucking idiot
asshole
shithead

you name it,甚至疑似共和党人也fuck他:
Trump is a fucking idiot. Thank you for ruining the Republican Party you shithead.

看 popular media,貌似流传最广的大多是视频:

trumpmedia

Tumblr 超越 Facebook 成为社煤老二?

domains-6

从来没用过 Tumblr 这名字也拗口 怎么这么 popular?

西方媒体吐槽的,男女比较均衡:male 52% female 48%,对比中文社媒,明显是女人少谈政治的:才占25%。这次调查的种族背景分布:

trumpethinics

还是白大哥占压倒多数。族裔信息占社煤帖子中的近一半,所以这个社煤族裔分布的情报应该是靠谱的。黑大哥第二,占 13%,亚裔才 6%。墨大哥 8%, 与其人口比例不相称吧(?):由于语言或文化障碍,under-represented here??

这个有点意思,喜欢到社煤吐槽的人,集中在周三和周日的晚上,晚九点达到高峰, 譬如 关于川普话题的社煤,在周日晚上九点高达 1,357,766, 一个小时就有一百三十五万帖啊,够大数据吧。

trumpdayhour

这还才是 sampling 的 data, 推特sampling占总量大约十分之一吧,如果是 data hose (要额外付钱的)一网打尽的话,数据量又要增加一个量级。不过,对于大数据情报挖掘,再增加一个量级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不会实质上改变调查的结果的。说明一下,那个周日的统计量应该是过去一个月的调查中的周日的总和,一个月有四个周日,那个数据应该除以4,然后乘以10,才是川普数据周日九点的那是时间区间的真实量。总之是地地道道的大数据。相比之下,传统民调,不管怎么抽样,感觉都是儿戏,有点胡闹:
500 个电话,说是代表了两亿人的民意舆情,不是儿戏是什么。不过,前大数据时代,那是没办法的办法。自动民调是大势所趋

下图是影响最大 followers 最多的 authors:

trumpmedia2

Most mentioned authors below:

trumpauthors

什么时代有过如此丰富的信息与如此强大的数据挖掘能力?

RW:
@wei 你实际上可以好好搞一个大选预测引擎,利用你现在的methodology, finetune 一下,可以吸引很多眼球。效果好,下次就可以收费了。一炮而红,还有什么是更有效的marketing?

我:
我要是有微信数据的话,不打炮也会红。什么都不用变,就是现在的引擎,现在的app,只要有微信,什么情报专家也难比拟。为什么现在发布中文舆情挖掘不如英文挖掘那么有底气?不是我中文不行,而是数据源太 crappy 了。闹来闹去也就是新浪微博、天涯论坛、中文推特或脸书。至少全球华人大陆背景的,这个压倒多数,都在用微信,而数据够不着,得不到反映。

李:
@wei 我公司有团队做着类似的事情

我:
你能染指微信数据?

李:
微信个人数据只有腾讯有。

看看流传最广的社煤帖子都是什么?

trumppopularposts

从 total engagement 指标看,无疑是川普自己的推特账号,以及 Fox : 这大概是唯一的主流媒体中仅存的共和党的声音了。也不怪,老川在竞选造势中,不断指着鼻子骂主流媒体,甚至刻薄主持人的偏袒。历史上似乎还没有一个候选人与主流媒体如此对着干,也没有一个人被主流媒体如此地厌恶。

展示到这里,朋友转来一个最新的帖子,说是用人工智能预测美国大选,川普会赢:Trump will win the election and is more popular than Obama in 2008, AI system finds,quote:

But the entrepreneur admitted that there were limitations to the data in that sentiment around social media posts is difficult for the system to analyze. Just because somebody engages with a Trump tweet, it doesn’t mean that they support him. Also there are currently more people on social media than there were in the three previous presidential elections.

haha,同行是冤家,他的AI能比我自然语言deep parsing支持的 I 吗?从文中看,他着重 engagement,这玩意儿的本质就是话题性、热议度吧。早就说了,川普是话题大王,热议度绝对领先。(就跟冰冰一样,话题女王最后在舆情上还是败给了舆情青睐的圆圆,不是?)不是码农相轻,他这个很大程度上是博眼球,大家都说川普要输,我偏说他必赢。两周后即便错了,这个名已经传出去了。川普团队也会不遗余力帮助宣传转发这个。

Xi:
那个印度鬼子也有点瞎扯了。
知道ip地址跟知道ssl加密后的搜索的内容是两码事儿啊!
不知道是记者不懂呢,还是这小子就是在瞎胡弄了。

洪:
印度ai公司预测美国大选,有50%以上测准概率,中国ai公司也别放过这个机会

毛:
伟哥为什么认为川普必赢?不是说希拉莉的赢率是 95% 吗?

南山/邓保军: 不是wei说的

我:
这叫横插一杠子。川普要赢,我去跳河。。。

毛:
哦,伟哥是在转述。

我:
跳河是玩笑了,我移民回加拿大总是可以吧。

李:
韩国这个料就爆得好。希拉里在关键时刻,也有可能爆大料

我:
问题是谁爆谁的料。两人都到了最后的时刻,似乎能找到的爆料也都差不多用了。再不用就不赶趟了。很多地方的提早投票都已经开始了,有杀手锏最多再等两三天是极限了,要给媒体和普罗一个消化和咀嚼的时间。

毛:
@wei 但是老印的那个系统并非专为本届大选而开发,并且说是已经连续报准了三届呀?

我:
我的也不是专为大选开发的呀。而且上次奥巴马决定用我们,你看他就赢了,我们也助了一臂之力呢。

毛:
你们两家的配方不同?

我:
奥巴马团队拥抱新技术,用舆情挖掘帮助监测调整竞选策略,这个比预测牛一点点吧。预测是作为 outsider 来赌概率。我这个是 engage in the process、技术提供助力 呵呵。当时不允许说的。

李:
奥巴马有可能会去硅谷打工唉

毛:
是否在舆情之外还有什么因素?

李:
原来你那个奥巴马照片不是蜡像呀

我:
假做真时真亦假呀

002_510_image

【相关】

【社煤挖掘:为什么要选ta而不是ta做总统?】

Big data mining shows clear social rating decline of Trump last month

Clinton, 5 years ago. How time flies …

【社媒挖掘:川大叔喜大妈谁长出了总统样?】

【川普和希拉里的幽默竞赛】

【大数据舆情挖掘:希拉里川普最近一个月的形象消长】

欧阳峰:论保守派该投票克林顿

【立委科普:自动民调】

【关于舆情挖掘】

《朝华午拾》总目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1011526.html

上一篇:为了川普,我选克林顿。
下一篇:Did Trump’s Gettysburg speech enable support rate to soar?

 

3  冯国平 史晓雷 bridgeneer

【社煤挖掘:大数据告诉我们,希拉里选情告急】(屏蔽留存)

【社煤挖掘:大数据告诉我们,希拉里选情告急】

屏蔽已有 2948 次阅读 2016-11-1 07:22 |个人分类:社媒挖掘|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希拉里, 美国大选, 自然语言理解, 克林顿, 社煤挖掘

这是最近最近一周的对比图:

brand-passion-index-15
的确显得不妙,川大叔领先了。是不是因为FBI重启调查造成的结果?
这是过去24小时的图:

brand-passion-index-17
这是一个月的涨跌对比:

timeline-comparison-25

至此局势基本清晰了:希拉里的确选情告急。MD 这大选真是瞬息万变啊,不久前还是喜妈领先或胶着,如今川大叔居然翻身了,选情的变化无常真是让人惊心动魄。

这是last week:

timeline-comparison-26

这一周喜婆,很被动很不利。过去24小时 一直在零下20上下,而老川在零上10左右,有30点(note:不是传统的 percentage points)的差距 NND:

timeline-comparison-27

 

看看更大的背景,过去三个月的选情对比:

timeline-comparison-28

原来是, 喜大妈好容易领先了,此前一直落后,直到九月底。九月底到十月中是喜妈的极盛期,是川普的麻烦期。

至于热议度,从来都没有变过,总是川普压倒:

timeline-comparison-31

眼球数也是一样:

timeline-comparison-32

一年来的狂热度(passion intensity)基本上也是川普领先,但喜婆也有不有不少强烈粉她或恨她的,所以曲线有交叉:

timeline-comparison-33

这个 passion intensity 与所谓 engagement 应该有强烈的正相关,因为你痴迷或痛恨一个 candidate 你就愿意尽一切所能去投入、鼓噪、撕逼。

最好是赶快把川大叔的最新丑闻抖出来。这家伙那么多年,难道就留不下比电话录音更猛、更铁的丑闻证据。常识告诉我们肯定有 skeleton in the closet,可是这家伙太狡猾,可能一辈子做商人太过精明,连染有液体的内裤也不曾留下过?是时候从 closet 拿出来了。反正这次大选已经 low 得不能再 low 了,索性 low 到底。不过如果要是有,不会等到今天,大选只剩下一周、先期投票已经开始。

这么看来,作为 data scientist,我不敢不尊重 data 一厢情愿宣传喜妈的赢面大了。赶巧我一周前调查的那个月是克林顿选情的黄金月,结果令人鼓舞。

我们有 27 种 filters,用我们的大数据平台可以把数据任意组合切割,要是在会玩的分析师手中,可以做出很漂亮的各种角度的分析报告和图表出来。地理、时间只是其中两项。

邮电门是摧毁性的。FBI 选在大选前一周重启,这个简直是不可思议。比川普的录音曝光的时间点厉害。那家印度所谓AI公司押宝可能押对了,虽然对于数据的分析能力和角度,远不如我们的平台的丰富灵活。他们基本只有一个 engagement 的度量。无论怎么说,希拉里最近选情告急是显然的。至于这种告急多大程度上影响真正的选票,还需要研究。

朋友提醒所谓社会媒体,其实是 pull 和 push 两种信息的交融,其来源也包含了不少news等,这些自上而下的贴子反映的是两党宣传部门的调子,高音量,影响也大,但并非真正的普罗网虫自下而上的好恶和呼声,最好是尽可能剔除前者才能看清真正的民意。下面的一个月走势对比图,我们只留下 twitter,FB,blog 和 microblog 四种社会媒体,剔除了 news 和其他的社会媒体:

timeline-comparison-49

下面是推特 only,大同小异:

timeline-comparison-50

对比一下所有的社会媒体,包括 news 网站,似乎对于这次大选,pull 和 push的确是混杂的,而且并没有大的冲突和鸿沟:

timeline-comparison-51

希拉里为什么选情告急?看看近一个月的希拉里云图,开始红多绿少了:

sentiment-drivers-43

sentiment-drivers-44

对比一下川普的云图,是红绿相当,趋向是绿有变多的趋势,尤其是第二张情绪(emotion)性云图:

sentiment-drivers-45

sentiment-drivers-46

再看看近一周的云图对比, 舆论和选情的确在发生微妙的变化。这是川普最近一周的sentiment 云图:

sentiment-drivers-47

sentiment-drivers-48
对比喜婆婆的一周云图:

sentiment-drivers-49

sentiment-drivers-50

下面是网民的针对希拉里来的正负行为表述的云图:

sentiment-drivers-51

not vote 希拉里的呼声与 vote for her 的不相上下。对比一下川普最近一周的呼声:

sentiment-drivers-52
vote 的呼声超过 not vote for him

这是最近一周关于克林顿流传最广的posts:

clinton_trouble

FBI 重启调查显然被川普利用到了极致,影响深远。

Most popular posts last week by engagement:

clinton_trouble1

Most popular posts last week on Clinton by replies and comments:

clinton_trouble2

Some random sample posts:

clinton_tposts_random
negative comments are rampant on Clinton recently:

clinton_tposts

如果这次希拉里输了,the FBI director 居功至伟。因为自从录音丑闻以后,选情对希拉里极为有利,选情的大幅度下滑与FBI重启调查紧密相关。媒体的特点是打摆子,再热的话题随着时间也会冷却,被其他话题代替。这次的问题在,FBI 重启电邮门调查的话题还没等到冷却,大选就结束了,媒体和话题对选民的影响当下为重。而录音丑闻的话题显然已经度过了发酵和热议期,已经冷却,被 FBI 话题代替了。从爆料的角度,录音丑闻略微早了一些,可谁料到在这个节骨眼 FBI 突然来这么一招呢。

看看最近一周的#Hashtags,也可以了解一点社会媒体话题的热度:

word-cloud-23

与事件有关的有: #fbi #hillarysemails #hillarysemail #podestaemails19 #podestaemails20
Negative ones include: #wikileaks #neverhillary #crookedhillary #votetrump

Look at the buzz around Hillary below: the biggest is “FBI” in the brands cloud mentioned with her in the last week’s data:

word-cloud-24

The overall buzz last week:

word-cloud-26

这是最近一周有关希拉里话题的emoji图:

hullery1weekemoji

虽然说笑比哭还,希拉里及其阵营和粉丝却笑不起来,一周内用到这个话题的emoji总数高达 12,894,243 。这也是社会媒体的特点吧,用图画表达情绪。情绪的主调就是 哭。邮件门终于炸了。

现在的纠结是,【大数据告诉我们,希拉里选情告急】,到底发还是不发?为了党派利益和反川立场,不能发。长老川志气,灭吾党威风。为了 data scientist 的职业精神,应该发。一切从数据和事实出发,是信息时代之基。中和的办法是,先发一篇批驳那篇流传甚广的所谓印度AI公司预测川普要赢,因为那一篇的调查区间与我此前做的调查区间基本相同,那是希拉里选情最好的一个月,他们居然根据 engagement alone 大嘴巴预测川普的胜选,根本就没有深度数据的精神,就是赌一把而已。也许等批完了伪AI,宣扬了真NLU,然后再发这篇 【大数据告诉我们,希拉里选情告急】

FBI director 说这次重启调查,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厘清。现在只是有了新线索需要重启,不能说明希拉里有罪无罪。没有结论前,先弄得满城风雨,客观上就是给选情带来变数。虽然在 prove 有罪前,都应该假定无罪,但是只要有风声,人就不可能不受影响。所以说这个时间点是最关键的。如果这次重启调查另有黑箱,就更惊心动魄了。如果不是有背后的黑箱和势力,这个时间点的电邮门爆炸纯属与新线索的发现巧合,那就是希拉里的运气不佳,命无天子之福。一辈子强性格,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功亏一篑,无功而返,保不准还有牢狱之灾。可以预测,大选失败就是她急剧衰老的开始。

一周前有个记者interview川普,川普一再说,希拉里这个犯罪的人,根本就不该被允许参加竞选。记者问,哪里犯罪了?川普说电邮门泄密,还有删除邮件隐瞒罪恶。当时这个重启调查还没有。记者问,这个案子不是有结论了吗,难到你不相信FBI的结论?川普说,他们弄错了,把罪犯轻易放了。这是一个腐烂的机构,blah blah。可是,同样这个组织,老川现在是赞誉有加。这就是一个无法无天满嘴跑火车的老狐狸。法律对他是儿戏,顺着他的就对,不顺着他心意的就是 corrupt,rigged,这种人怎么可以放心让他当总统?

中间选民的数量在这种拉锯战中至关重要,据说不少。中间选民如果决定投票,其趋向基本决定于大选前一周的舆论趋向。本来是无所谓是鸡是鸭的,如今满世界说一方不好,合理的推断就是去投另一方了。现在看来,这场竞赛的确是拉锯战,很胶着,不是一方远远超过另一方。一个月前,当录音丑闻爆料的时候,那个时间点,希拉里远远超过川普,毫无悬念。一个月不到,选情大变,就不好说了,迹象是,仍然胶着。

不过,反过来看,川普的 popularity 的确是民意的反映。不管这个人怎么让人厌恶,他所批判的问题的确长久存在。某种意义上,Sanders 这样的极端社会主义者今年能有不俗的表现,成为很多年轻一代的偶像,也是基于类似的对现状不满、对establishment的反叛的民意。而希拉里显然是体系内的老旧派,让人看不到变革的希望。人心思变的时候,一个体系外的怪物也可以被寄托希望。至少他敢于做不同事情,没有瓶瓶罐罐的牵扯。

上台就上台吧,看看他造出一个什么世界。

老闻100年前就说过: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

【相关】

Trump sucks in social media big data in Spanish

Did Trump’s Gettysburg speech enable the support rate to soar as claimed?

【社煤挖掘:川普的葛底斯堡演讲使支持率飙升了吗?】

【社煤挖掘:为什么要选ta而不是ta做总统?】

Big data mining shows clear social rating decline of Trump last month

Clinton, 5 years ago. How time flies …

【社媒挖掘:川大叔喜大妈谁长出了总统样?】

【川普和希拉里的幽默竞赛】

【大数据舆情挖掘:希拉里川普最近一个月的形象消长】

欧阳峰:论保守派该投票克林顿

【立委科普:自动民调】

【关于舆情挖掘】

《朝华午拾》总目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1012046.html

上一篇:Trump sucks in social media big data in Spanish
下一篇:【大数据跟踪美大选,希拉里成功反击,拉川普下水】

 

3  许培扬 蔡小宁 强涛

发表评论评论 (2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2]蔡小宁   2016-11-1 13:01
其实川大叔上台对美国发展更有利,喜婆政治正确不能当饭吃,还是追求实惠为好。

删除 回复 |赞[1]ljxm   2016-11-1 07:57
希拉里干过总统,还想干总统 

[转载]欧阳锋:巧遇语言学新锐 - 乔姆斯基(留存)

怪哉,一篇游戏文字也被科学网屏蔽,不知犯了哪条天律。拷贝留存于此。

[转载]欧阳锋:巧遇语言学新锐 - 乔姆斯基

屏蔽已有 2734 次阅读 2015-4-15 10:39 |个人分类:立委其人|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乔姆斯基 |文章来源:转载

巧遇语言学新秀 - 乔姆斯基
作者: 欧阳峰
日期: 04/14/2015 09:42:43
今天我又到系里转一圈。语言学系一如既往地沉闷。这也不是本校的问题,据说现在全国会议也同样地乏善可陈。有 才的年轻人,眼睛都盯着钱。这种纯学术的领域很冷清。

该回家了。我走进了电梯,里面有两个亚洲人,一男一女。虽然在我背后,我还是感觉到那男的一直盯着我看。女的轻轻说了一句,大概是中文吧。但依靠语言学家的敏锐,我隐约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回头一看,哈,原来这人我认识。以前一个中国学生给我介绍过他的博客,据说在科学网上是金牌博主。记得他在计算机公司主持什么NLP开发,在我看来也是充满铜臭的东西。但看了几篇他的博文,似乎他对纯学术的东西还有点旧情难忘。这种人现在很少了,所以我还有点记得。他的姓很普通,我不记得了。但记得他的名字叫Wei,中国学生告诉我,是独一无二的意思。

当然,真正让我认出他的,还是他的招牌衣着:圆领衫。到底是语言学家,在衣着上也找到了自己的voice。不容易。

记得他在博文上好几次提到了我,甚至说我是几千年出一个的伟人。哈哈,连我这样的也快被捧晕了。也许中文对人评价的calibration不同?这倒是个值得研究的语言现象。不管怎样,多一个崇拜者总是让人高兴的事。因为我有自知之明,所以我相信他的几百万读者中至少有80%是第一次听到我的名字。所以我的知名度也因他而提高吧。如果他的读者中有10%buy his statement,那我就征服了又一个国度了。

这些念头转过后,我就默默地等着他和我打招呼。谁知电梯到了,他也没有make move。我只好走出了电梯。我故意把脚步放得很慢很慢。相信我,这对于一个老人来说一点也不难。

但是他没有追上来。我只听见照相机响了一声。

今天阳光普照,是美好的一天。

~~~~~~~~~~~~~~~~~~~~~~~~~~~

可以转载到科学网博客么?博人一乐

>>老头在立委心目中就是神圣,大大方方提出合影本来就是一件很普通的请求

古人说,近乡情更怯,我这厢是 面圣心忐忑,手足无措、思维停摆了,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他在我心目中更高大的了
作者: 立委
日期: 04/14/2015 11:17:09
这就好像我时光穿越,突然遇见孔夫子一样,一定是手足失措的

【相关】

巧遇语言学上帝乔姆斯基 2015-04-14

【置顶:立委科学网博客NLP博文一览(定期更新版)】

【李白毛梁王124: 从虚拟现实扯到学科鄙视链】

李:今天看到一个研究意识的理论说法,有点意思。说的是人类的感知结果从来就不是现实,而是现实的 GUI (图形界面)。换句话说,就是进化造成的虚拟现实。

眼见为实,我们早已发现漏洞百出了,眼睛是很容易受骗的。所有的感官都容易受骗。进一步说,认知也是注定要受骗的。这是因为千万年的进化,就不是为了反映真实的现实而存在的,进化只有一个指向,生存和繁衍。一切有利于生存和繁衍的假象都会自然形成和加强,一切不利于生存和繁衍的真实都会被遮蔽。

热恋是盲目的,就是一个典型。情人眼与其他人的眼睛,物理生理构造并无区别,但看到的对象就是不同。情人眼看到的对象闪闪发光,甚至爱屋及乌,对象身边的事物也变得不同。这是很多人经历过的体验。

可见光呈现五颜六色,是 GUI 的最好展示。看见五颜六色是因为对进化有利,有利才让你看见。看不见紫外线等同样是进化的选择结果。

今天在想,既然我们本来就是用自己的感官在创造虚拟现实,就没有道理不让电脑的虚拟现实来丰富和延伸我们的世界。这套理论推向极端就是唯心主义。我不看月亮,月亮就不存在。

白:光影效果太复杂,如果是虚拟现实,搞不懂上帝为什么舍弃简单的而弄了个这么复杂的graphics。要发光物体干嘛,任意设置光源多好。要白天黑夜干嘛,总是白天多好。要我是上帝,我绝不这么render。

李:白天黑夜很好解释啊,日夜的感知有利于生物的作息节律,从而有利于生存和繁衍。

白:要生物干嘛,一片干净多好。费那么大劲,图啥?上帝早该躺平。

李:讲的就是意识的理论,不是造物主的理论。没生物这个宿主,意识根本就不是话题。

可恨的是,白天黑夜的感知演化得过好,结果人类发明了电,开启了不夜城和夜总会,人类的节律被打乱,失眠成为仅次于肥胖症和忧郁症的难以治愈的病痛。想来人类要是猫,就不会逆天造电的。

按照大爆炸的理论思路,文明不过是无数现象中的一个瞬间闪现。根本谈不上图啥,没有目的,也不会存续。

白:我是说感官其实是虚拟现实的架构,如果是某个造物主设计的,太不合理。这个造物主为啥要这么蠢?

梁:是的,感官不过是虚拟现实实现器。而且眼睛鼻子能探测到的范围很有限。

李:那是因为生物的自我保护:感知太多,处理负担太重。一定要把有限的感知集中在对于生存最重要的点上,例如感知危险,感知食品、感知求偶对象。

梁:是,人只把自己最基本的需求随身携带。

白:被剪裁甚至被扭曲的实像,和被创造的虚像,有本质区别。以上说来说去,进化也好,选择也好,还是实像,不是虚像。这和传说中的虚拟现实,还是有距离的。

梁:主要是,人如果只靠感官来理解现实,比较狭隘,主要的是要理解,要用理论。

李:50步 100步。扭曲现实 与 虚拟现实。不过 trigger 不同罢了。反正都不是现实。更要命的问题是 谁也不知道现实的本尊是什么。甚至不知道是不是有恒定的真实性存在。如果现实本身就有不可知 或 测不准的特性,那么甚至扭曲都谈不上。扭曲的前提是假设有一个绝对的黄金标准或对象。就是这位教授写了本一定影响的书 书名就是 The Case against Reality:反现实辩。

 

梁:白老师一报怨,上帝就说他马上改正,全是靠 error correction 。[Chuckle] @白硕。现实是一些 concious agent build 出来的,这个好像是对的。[Grin] John Wheeler (惠勒) 曾提出 Participatory Universe 参与者的宇宙,有这个意思。

李:这几天一直还在想虚拟现实的事儿。

什么是现实?我们的感知和认知的对象是现实,可现实是我们的感知那样吗,是我们认知那样吗?感知认知就是我们与现实的一个 GUI 界面而已,而任何界面的本性就是虚拟或扭曲。光谱的部分频率进入眼中成为颜色,声波的部分频率进入耳朵变成声音,这是进化选择的界面表示。完全可能不是这样的一种感知反映。

到了认知就更没准了。感知方面人类多多少少还有个伴儿,与动物有类似的感知。到了认知,只剩下人类了,谁能保证我们认知的世界就是世界的本来面目。白马非马。

换个角度看现实世界。现实世界有本来面目吗?如果任何现实都有本质和表象两个方面,道理上只有本质是真实的,而表象只是个宿主的主观折射/反映。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人类宿主,哪里还有表象。可是,没有感知认知,世界真实还是不真实,有什么区别?这个问题还是问题吗。

白:没有关系。馒头不是真的,胃也不是真的。大家你糊弄我我糊弄你。

毛:肚子会饿可是真的。

白:毛老总是画龙点睛。

李:肚子饿属于 suffering,suffering 据称是区分人和机器最大的衡量标准。问题是如何测量 suffering。造一个机器人老在那里愁眉苦脸叫饿叫苦,甚至哭鼻子,怎么测量他是 suffering 而哭呢。

白:什么叫做作,这就现身说法了。没有物理基础的主诉,做不得数的。

李:物理测量不容易,所以医生问病人疼痛的程度总是用启发式:如果疼痛是 1-10, 你现在的疼痛是几?其实得到的答案 也不能认真,个体差异太大。只在自己跟自己比较多时候,才有其相对意义。

梁:但馒头和胃的关系是真的。[Grin] 胃喜欢馒头抚慰,馒头需要通过胃进入人体,变成能量,实现自己的价值[Chuckle]

白:有个有意思的类比:馒头是1,1/2,1/4,………;胃是-1,-1/2,1/4,……。甭管你怎么论证馒头最终变到0,胃也最终变到0,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馒头和胃始终互为相反数。把实体虚无掉了,关系还是实在的。

李:自从爱因斯坦把物质与能量划了等号以后,无中生有 终归虚无 的轮回貌似成为自然而然的天理。以前最常问的问题是 无之前是什么?宇宙大爆炸之前是什么?宇宙之外不存在空间,那么宇宙往哪儿膨胀?从哪里来 到哪里去?

现在流行的说法好像是 宇宙就是肥皂泡。bang 一个宇宙泡就出来了;bia 一个宇宙泡就湮灭了 为下面的泡积攒条件。

毛:把物质与能量划上等号,是说能量也是物质,而不是说物质就是虚无。

李:外行瞎谈体会 不能当真。这些体会大多是那些科普神仙制造的。

ted talk 里面最有人气的大概就是物理了,看那些各路神仙大谈宇宙故事,把高深的学问当成情景剧 异常生动 配上各种精妙的图片和动画,灌输给我们外行普罗。一个愿打 一个愿挨 人气就形成了。谈无和有的 一箩筐。正反粒子 暗物质 湮灭为无 无中生有 量子涨落。二象性也谈 虚无也谈 现实和意识划等号的 划不等号的 都有。物质湮灭 释放能量;能量凭空创造物质,变戏法似的,一切皆有可能。都是大名鼎鼎的教授。普罗就是看个热闹。不看觉得自己没文化,看了其实还是没文化。本来不可知 现在弄得似有若无。科普也是商品 有的是市场 毕竟人的好奇心是很难泯灭的。

这一个月 听了系列 string theory,红得发紫的理论,据说是完成了爱因斯坦遗志,找到了大一统公式,gods equation。原来宇宙是10+1 高维度世界,可惜人类只能感知 3+1 四维时空,其他七维被屏蔽了。但人类有智能,有理论,可以在认知世界中补足这些维度。这个理论的创立者之一 一口气写了四本书,全部上了纽约时报畅销榜,互联网无数他的讲演 绝对铁嘴钢牙。名叫 micheo kaku日裔教授:

白发苍苍了。铁嘴不止他一个 还有这一位:

Brian 的 ted talk 深入浅出到让人窒息。

wang:似乎与热衷于predictive modeling的很多人类似,一个个都在画鬼,哗众取宠。谁也没见过鬼,吹牛不上税。

李:还有一位华裔 也是了得。物理以前以为都是高智商不善言辞的故儒,没想到里面也有那么多表演艺术家。总之比三国演义好听 过瘾 还是要感谢他们懂得如何把小众的探索转化为大众话题。

梁:当年伽莫夫,《从一到无穷大》作者,就是这样吸引了好多年轻人,加入到天体物理学,宇宙学的行当来。[Grin]

李:物理在鄙视链顶端,虽然说 物理上面还有数学,可那玩意儿只是物理学家的敲门砖。所以 kaku 教授说 一切生物都可以规约为化学,一切化学规约为物理。照说,生物下端还有社会学 政治学 语言学等,但这些基本不算科学,不计入内 上不了鄙视链的阶梯 都,连受鄙视的资格都没有。

梁:都被物理鄙视了?

李:对呀。

梁:然后数学鄙视物理?那数学就是皇冠上的明珠!

李:纠缠态。数学物理是纠缠,不分伯仲。智商也不相上下。

比较尴尬的 大概数哲学和计算机人工智能(学?)。哲学被物理大咖打死差不多了,堕落到鄙视链之外了。人工智能反而异军突起,替代了哲学,大有高高在上,挑战物理的上帝视野。

毛:纯数学鄙视应用数学,应用数学鄙视物理,物理鄙视 everything else。

梁:那就是说,那么几个纯数学家,鄙视 every other people ! [Grin]

until 哥德尔,数学大厦轰然倒下。

毛:也不是轰然倒下,而是原先指望能一统江山的突然知道绝无可能了。

梁:对,数学必须和物理纠缠起来,才可能活下去。

毛:不一定。数学用于密码,就没有与物理纠缠。

梁:密码之所以不能解,是因为到了物理世界不实际。比如解的时间(或者求解所需要的资源)远远大于宇宙的 capacity, 比如“素数分解”。

毛:物理学家其实也鄙视数学家,觉得他们不切实际空对空。没有物理定律,就没有微分方程。

李:化学家也可以鄙视物理学起码是宇宙学,说他们不接“地”气。生物学鄙视化学可以说他们不以人为本。语言学鄙视一下生物学可以拿智能的载体说事,以人为本的前提是以会说话的动物作为对象。说话(speech) is everything:这一点不仅有全才马克思背书,连当代哲学家明星赫拉利也强调再四。更不用说背后的乔姆斯基巨人身影了。

 

【相关】
 
 

 

【李白梁123: 人机融合新物种及其自我意识辩】

李:上帝到底掷不掷骰子,其实从语言学里面也可以看到端倪。自然语言有规律吗?当然有 于是生成了很多文法。但这规律却不是铁律。大规则里面有例外,例外里面有小规则,小规则也还可能有例外。错综复杂 这就是语言世界。

关于亚原子微观世界的测不准(现在叫不确定性)原理 量子坍缩(?)这类玄妙的现象 我的理解是其实在日常的宏观世界也有类似表现。这就是随处可见的离散和连续的矛盾统一。

上文提到的时间维度的连续体即是如此。所谓现在、过去或未来,一旦测量定位到特定的细颗粒度,就坍缩成一个点面。是无数的点面碎片在我们的记忆中拼凑出了完整的世界映像。而世界其实是测不准的,无论我们如何切割时间的剖面。

所有的音频视频的数字化都是以离散去逼近连续。我们测量的任何一个数字都是离散(或者说坍缩)的结果,而不是事物的本真。我说拿破仑身高 1.65米,他真实的身高其实是不可以用有限数字表示的。展示出来的结果都是测量的近似值,无论多精密的测量器具。

这样说来拿破仑身高究竟是确定的还是random的?文学老年,胡扯几句,不可认真。

看物理科普入迷 与其说是求知 不如说是好奇。因为知道知识是需要基础的,基础要经年累月培训庶几可得 绝不可能一个外行靠看科普就可以真正理解,所以求知也就是个笑话 求知不得才是真的。但这不妨碍感受物理世界的奇妙 诡秘和震撼。

如果在规律和随机中,硬要选择一样作为起点,感觉世界是随机的 或者离散的。规律性和概念化都是人类出现之后 对于无限世界连续现象 不得不通过感知或认知做了 clustering 的结果。白马本非马 硬说白马是马 是把白马“坍缩”(抽象)成一个不存在的概念马。这是人类(也许还包括部分高等动物)观测世界和融合世界的效应。

离开人类以后 规律还存在不存在可以争论。但离开人类 概念肯定荡然无存 应该是确定的。没有概念及其体系,何来理论?没有理论如何表示规律?无从表示的规律是不是还叫规律呢?

白:假设识别马和白马的系统在人类死绝了以后还活着,遇到马发出一种鸟叫声,遇到白马发出另一种鸟叫声。这两种鸟叫声世界上还会有很多种动物听得到。如果这系统懂得非单调逻辑,在同时识别出马和白马时,应该发出白马对应的鸟叫声,而不是同时发出两种鸟叫声。这一切虽然是人创造的,人却不存在了,但并不妨碍动物们对白马和马做出差异化的反应。

李:如果物种也灭绝了,传递给谁。不妨把物种当作人类的延长线,包括高等动物 甚至低等动物。没有神经系统的植物还算不算 感觉很勉强了。

梁:不知道了,很难想象[Chuckle]

李:机器(人)呢 如果不承认有生物意义上的人与机器嫁接的物种的话。

梁:生命的本质,就是信息存储,信息处理,信息更新,和信息传递。

李:这个机器可以。但信息为表 意义为里。

梁:如果机器能不断更新自己的代码,以适应环境,自我繁殖,那它差不多就是生命。

李:机器传承的一套信息系统,是什么意义呢?信息是个客观的物理现象,可以独立于人类所赋予的意义,但没有意义的信息,有啥?可以被机器捕捉(感知),然后呢?

白:人类死光了,动物可以再进化,进化途中遇到人类遗留的系统,会给它们形成概念提供现成的样本。它们可以不叫白马,不叫马。但对这两个概念的实例做出差异化反应。

李:新轮回论。

白:反正,差异化反应是客观存在,可以用于概念学习也是客观存在

李:人类文明历史 没有看到继承以前某灭绝文明的蛛丝马迹,轮回不曾发生 是对将来可能发生的不利依据。

白:模式识别能力是现成的,某种自然动力驱动也是现成的。没有人可以一直运行下去,就看动物们的造化了。有监督的学习可以加速。

梁:非得让现有物种上吗?[Chuckle]

白:只是为了说明,概念没什么神秘的,根本不需要量子也不需要坍缩,就可以搞定。

李:据说青蛙也有某种粗糙的概念分类,青蛙对眼前客观物体 最有可能的分类是:食物 还是 天敌?决定了是扑上去抓捕还是跃迁逃生。

白:白马实用价值确实比较低。还可以考虑天气预报系统。

李:那是因为客观世界有无数种分类可能,很难说人类建立的概念体系 对于动物具有可用性。没用的分类是不利于进化和生存的。

白:另一方面,神经网络里面的阈值触发机制,也像极了所谓“坍缩”。为啥古人要占卜,无非是要从乌龟壳的裂纹中寻找概念。有个人类遗留系统在这儿,不用才怪。

李:写 上帝的公式 的教授坚信,上帝规律是客观的 在他手中写成的公式,在其他文明中不过是写成另外的符号形式。这是预设了宇宙存在多个文明。

白:彭罗斯,我第一个不服的就是他。把物质本源、生命本源、智能本源三个巨难的问题放在一起反而简单了?骗鬼呢。

人类遗留系统,不担心后进化的动物们不用,只担心它们样本小的时候瞎用,得出跟人类不一样的概念。[Chuckle]

梁:后进化的物种肯定会根据自己的理解“瞎”用的。[Chuckle]

白:尤其猴子这种好奇心很强的动物,瞎用的可能性太大了。

李:我觉得动物先与人类灭绝的可能性更大。毕竟人类太狡猾了 并且越来越狡猾。当然,聪明反被聪明误,人类毁在自己手上也不是小概率。尽管如此,人类文明的传递最好不要指望动物的传承。

梁:人可能把自己的知识传给自己创造的物种:人工智能。

李:这是我最不解也是最怀疑的:生物工程与电脑工程到底能够结合到什么程度?我对《未来简史》作者赫拉利最大的怀疑就在于此。他的立论、视野和框架,尤其是他在《人类简史》中对历史的透视,说服性很强,醍醐灌顶,让人震撼。但是他未来学的最重要的立足点之一就是预设了人机的有机结合。感觉就是人和机器可以杂交成为新的物种。

我-不-信服!

我当下的认识是,两股道都可以跑得很远。人可以通过生物工程创造超人。电脑可以创造出超电脑。硬要说二者可以融合的话,那也是沿着机器的道路去,而不是沿着生物人类的道路去。例如,人类的记忆最终可以存储到碟片流传出去。但出现一个生物意义的人机新物种,天方夜谭。手足当然可以换成机械臂膀,人的大脑如何被电脑置换,而且可以繁衍延续,匪夷所思。

白:机器跟物种没啥关系,跟向物种提供的“标注语料”有关系。

意义是系统对符号的固定反射模式。有系统就有意义,甭管系统的载体是啥。比如无人车看见红灯停下来,对于无人车而言,停下来就是红灯的意义。人死光了,无人车要想互相不发生事故,还可以继续使用红绿灯。

李:无人车为什么想不发生事故呢?怕死还是怕疼?

白:人也经不起终极意义的追问吧?都会在某一层打住。怕散架不行吗?

李:如果说生物的驱动力是繁衍,非生物的驱动力在哪里?

白:繁衍本质上是逆天而为。这个驱动力,拉长时间跨度很可笑。

李:对。所有做功都是以局部之力违反普适熵增定律,注定短命。

白:所以短期的驱动力,大家彼此彼此。谁也好不到哪去,五十步笑百步。

基因的延伸,实际上就是信息复制链的延伸。这个,机器也在行。

李:根子还是在那个叫自我意识的东西。复制不是根本。机不畏死 奈何以死惧之。赫拉利说,自我意识最简单的表现就是那种 suffering 的感觉。据说是进化必然的结果,文明的间接成因。

白:植物、微生物可以没有suffer。

李:所以不反对把植物、微生物与无生物划归到一类去,都是非文明。其他动物则介于文明与非文明之间。

白:suffer是软件硬件数据一体化的特殊架构造成的,这种架构对于生命不是必须的,对于智能也不是必须的。没有过硬证据非它不可。信息复制、架构不死才是必然的。

李:那倒是。因为完全可以人为麻痹神经,把suffering抑制住。这间接证明了suffering不是必要的因素,大概只是一个方便生存和演化的产物。

白:从架构角度看,只不过是系统自己暴露给自己一些probe。想关掉就关掉好了。如果软件和数据远在云端,硬件就完全没必要suffer,坏了换就是了。

李:suffering 被看重,并不是因为它是文明必要的因素,而是因为它是检验文明与否的一个方便的指标。没有 suffering的比照,就没有幸福的感觉,文明也就失去了方向。真正的图灵测试应该以 suffering 作为测试标准。什么时候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机器的确 suffer,那时候就可以声称人机真正融合成为新的物种。

白:为了通过图灵测试假装suffer,多没劲。

李:好像图灵测试不是假装似的。50步100步吧,假装 suffer 与假装能对话,都是假装。

白:本来可以有一种更高贵的架构,更高贵的文明,却要向低级文明凑近乎。为什么不可以声称,你suffer,是因为你低贱。你的物种决定了你们自我折磨,而我们,不需要这种自我折磨。

很多仪式性的东西本来就是假装,人类自充伟大也未必不是假装。

李:认知层面的假装更加迷惑人,极易引起伊利萨效应的误导,造成对人智的恐慌。倒是感知层面的假装,容易为人识破,直指人智的机器本质。

著名科幻《三体》里面说的森林法则,就是说文明之间只会相互残杀。但纽约那位日籍明星教授说,其实,天外文明更大可能不屑于杀死人类文明,或者说不在乎杀死还是不杀死你,因为你太低级了。这就好比人类文明会不会无缘无故去杀死长颈鹿“文明”。也许到了森林里面,看到长颈鹿,你会好奇,去跟他说说话,玩一玩。但很快你就会索然无味。

白:无视。

李:对,最可能就是选择无视他。根据现在的宇宙尺度和天文知识,如果天外文明存在,并且造访地球,他们一定比我们高n个层次,其跨度几乎肯定比人与长颈鹿的距离要大得多,看我们连蚂蚁都不是。哪里有兴趣专门来消灭我们。要消灭也不过是其他计划的偶然殉葬品而已,不是靠人类避免暴露所可以防止的。

的确,人总是免不了高看自己。

 

 

 

 

 

 

【相关】
 
 
 

【李白122: 现在是个什么东西】

【立委按:《李白对话录》迄今凡百二拾篇,悉数聚焦中文计算,本文首开突破之例。以背景论,李氏文科,白氏理工,纵论时空,自不量力也。唯对谈之趣,不独山高水深,亦在思维反差,波谲云诡。词锋字刃,在在风景,风淡云轻,皆为文章。文科皮袍所藏之小,不嫌其陋。理工硬核所恣之肆,不亦喜其智乎?】

李:有句名言: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is a mystery. Today is a gift. That’s why we call it ‘The Present’ – Eleanor Roosevelt

算是老生常谈的心灵鸡汤了,意思是,活在当下,把握现在,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交给上帝。

问题是:什么是现在?现在起于何时,终于何时?我们说 “此刻就是现在”,话刚出口,此刻已经过去。此刻既然停不下脚步,现在又怎么能把握得了呢?转瞬间“现在”即成记忆,与其他的过去连成一体,成为记忆碎片的一个部分。

记忆中的现实算不算现实?应该是算的,但因为时光不倒流,人不会两次涉入同一条河流,记忆现实与虚拟现实是等效的,亦真亦幻,都不会改变,也无法触摸。未来的现实算不算现实?应该不算,因为还没有经历,谁知道明天宇宙会不会爆炸。

剥离了过去的现实和未来的现实,还能剩下现在的现实吗?

某种意义上,根本就没有现在:过去与未来无缝连接。现在就是那个无缝连接的奇点。没有连续,没有长度,就是一个无限小的点。

一切的所谓现在都是对此刻的人为放大,模模糊糊侵占了部分过去,又试图霸占一部分未来,把连续的世界假想为暂时静止的现实,摄取一个边界殊为模糊的片段。虽然想象中成了片段(近似等价语是“今天”,“本周”,“本月”、“本年”、“本世纪”,等等),但离开篇章语境,谁也定义不了起点和终点。

白:说现在流了过去,没有有意义的状态更新,现在就不算过去。现在是在做lazy computing。无穷小什么的,都是事后想象出来的。世界在“囫囵着”前进,那些细粒度状态变化只是事后回放时“塞进来”的。我们并没有当下感知任意细粒度时空变化的能力。所以,“我们意识到的”现在,是可以有片刻安宁的。

李:所以,现在是意识的产物?

白:实际上,粒度细到足够小,就进入量子层面。又有量子性和测不准原理在捣乱了。

可以任意细分的时间模型,在真实世界中不一定成立。

李:曾经纯粹抠字眼,觉得“现实(reality)”,应该就是 “现在+事实”。里面有个现在。如果现在是意识产生的,不具有客观独立性,那么现实就玄了。真实世界也就玄了。

白:现在还是凝固了很多东西。比如我五分钟前往抽屉里放了一个指甲刀。然后关上抽屉。所谓现在,就是我一拉开抽屉,指甲刀还在里面。遗留状态未更新,就是现在。

李:这个说法有些意思。就是以“不变”来定义现在。

一旦变了就完了。可是我们知道其实一切都在变。人的意识中,暂时的静止似乎使得“现在”可以突破本质为点的无穷小困境。但是,根据相对论,时间的本质是运动。运动(变化)才谈得上时间,静止等价于时间坍缩。这有点像是,人对现在的把握,需要借力于时间的非时间化。

白:有些更新我们无法感知,只能在回放中构造,比如无穷小。知道在变,是因为掌握回放的方法。

李:那把指甲刀其实不是那把指甲刀,它起码是在老化,上了一点看不见的锈。

白:老化已经不算个事儿了。那个木船的思想实验,板全都一块块换过了,仍然是那只木船。系统的同一性,不以部件的变化和更换为转移。语言中的命名,对齐的是系统。

李:如果打开抽屉,指甲刀不见了。怎么个说法?

5分钟,就是5秒钟,也完全可以说走就走。不信去问最低级的魔术师。

白:那就会在回放中插入一个假想的事件。比如漏了,有人从另一端拿走了等等。但是终究要借助回放。

李:所以不变是无法定义现在的,是回放在试图定义。但是回放说到底就是回忆。回忆与过去是孪生子,而不是现在。除非说现在就是一种特殊的过去。

白:对啊,证实或证伪现在,就必须把现在变成过去。现在是不可能在现在被证实或证伪的。

李:如果说现在是过去的一个特殊部分,那么把现在与过去和未来平列,就没有道理。坐标轴上的0,现实中就是“空(void)”,根本就不是一个真实的东西。只有小于0与大于0无缝连接,才能构成直线。

白:未来和过去都是开放的,只有牛顿时空观才把它搞成一条线。自然语言理解中的时间模型不是直线。我们可以用自然语言顺畅地表达穿越和分叉。

李:0 既然是空,小于0才是实在,但这个实在只存在于意识中。大于0其实是个问号,但可以想象,想象也存在于意识中。原来果然是,“色即是空”,古不我欺。说来归齐,一切归于唯心主义。相由心生。

白:相由系统生。

系统不更新,就意味着可以延展到大于0。事后更新,也就是在回放中插入假想操作。在不执行回放和假想操作情况下,世界模型依惯性运作。

李:自然语言理解中的现在、过去和未来是怎样的呢?感觉是把牛顿绝对时间的一条线,划分了三个区间,其中紧邻区间相互交叉。过去就是现在之前的时间。未来就是现在之后的时间。最难定义的是现在,只能说,现在就是我们说话的时间(前后)。

白:如果某人坐上了某次列车,只要不发生特殊事件,就可以按照时刻表来预测空间位置。

李:时刻表里没有现在吧。

人看这个表,全部是未来,虽然这个表的制定应该是根据过去的常规。总之,偌大的世界,不仅放不下书桌,也放不下现在。

爱因斯坦把时空统一成了 SPACE TIME 的四维模型,说明了时空不可分割、时空相互作用,甚至时空弯曲等等,但实际上还是给了时间一个特殊的位置。(其他物理学家的确有人要取消这个特殊位置,认定时间与空间维度一样可以倒流。)后来的弦论(String Theory)主张10+1维度的宇宙模型,也是把时间打入另类。后加的7个维度总是在空间的延长线上做文章,visualize 为一个微观世界中增加的维度。反正微观看不见,在想象中可以任意增加,只要能凑出一个大一统理论(theory of everything)就行。

看弦论科普的无限平行宇宙论,说其实每一个“变化”都是一个二叉,每一个二叉都生成一个宇宙。一切可能的都是必然的,只不过这个必然只存在于那个相应的岔口宇宙中。只要保证平行宇宙从不相互干扰,一切就相安无事,理所当然。怎么可能有无限的现实碎片来构成无限的平行宇宙呢,觉得匪夷所思几近荒谬。后来想,就是我们所处的现实不也是一样不可思议吗,一样是无限的碎片构成的。

白:自然语言的时空模型显然不是弦论。

李:自然语言应该是牛顿的世界,是我们生下来就自然认知的绝对时空世界。逝者如斯夫,时间就是流水,流水中横切一刀就是现在。

白:也不是牛顿,自然语言可以表达穿越和分叉。应该比牛顿能容纳更多。

李:是的。回到心灵鸡汤:把握现在。

怎么把握?说的是,不要吃喝玩乐睡懒觉,不要消极无为,要的是时刻保持进取。绝对不是真地希望我们把握此刻这个点,而是希望从此刻到未来,一直努力。明明是说的对(最近的?)未来的行为预期,非说成是把握现在。

白:现在没有被边缘化,就是因为它和预期预测连接在一起。

李:嗯,现在之所以感觉是真实的,是因为有历史(过去)作为佐证。现在之所以感觉有厚度,而不是空(0),是因为与预期未来相连接。

脱离个体视角,无数的现在覆盖了过去,也覆盖未来。而且是全覆盖。这样看来现在大于过去,也大于未来。唯有现在,包含过去也包含未来,过去和未来都无法彼此包含。“现在”最神奇之处,是它既大于一切(终于无限),又小于一切(归于一点);最现实又最幽灵。

自然语言中提到现在,好像总是告别过去,或与过去对立或划清界限,但却与未来关系暧昧,藕断丝连。

“他现在在北京。”

似乎是说,过去在不在北京我不知道。但是现在和预期的未来,他在北京。

田:生活中的“现在”和科学的“现在”要分开来看,否则,现在这个词无法用在对话中。

李:科学中有现在吗?

科学中只有时间,或时空。时空是独立于人,独立于意识的存在。哪里存得下现在呢?现在离不开宿主。

结论:学文科的不能思想物理,想着想着就虚无主义了。

It‘s time for bed NOW lol

 

 

【相关】
 
 

 

《李白宋121:中文分词歧义及其包容》

分词结果应该长什么样?

最新原创出炉,白老师又有佳作,话题是中文“分词”。

李:请教@白硕 ,“线状补丁”列表的遗漏掉的词汇就是一个 list of words?所说的优先级来自何处?优先级本身是不是也表示出来?根据优先级需要 cut 一刀,否则就是 exhaustive tokenization 的查词典全覆盖了,这一刀在哪里截住有说法吗?

另外: 如果只剩下“难过”一个整体,离合词的寻找就是一个伪命题,更无需说“小河”和作为一个整体的“难过”在语义上是不相谐的。这个说法 逻辑上/语义上 没问题,但从大数据现场看,“小河难过” 的相谐性不是子虚乌有,而是可验证的。只要数据足够大,都可以和谐:1. 过河;2 过小河; 3 难过河; 4 难过小河

白:如果是未经分词的大数据或者未经人工校对的已分词的大数据,你根本不知道那个出现是“难过”还是“难+过”,从而,你也无法给出二者相区别的统计数据。

李:最简单的高频ngrams共现,应该可以确认上面4种相谐。不需要知道 “难过” 是不是 一种 “过”,还是一种 “难”。有意思的是,大数据的语言模型越来越舍弃分词了。gram 都是立足于 characters(字)这种没有争辩空间的基础之上。对分词(错误)完全免疫。换句话说,分词 irrelevant 了。其可行,是因为大数据不怕 redundancy,非逻辑系统也不需要概念单元。甚至欧洲文字明明有空格帮助分词,也有系统开始立足于纯粹的 character(字符,字母和空格等)之上,舍弃“词”的拐杖。最明显的好处就是模型的鲁棒性。错别字 手误 不再是挑战。

最近用机器翻译的时候发现,漏掉几个词,或者某个长词只写了一半,系统照样翻译正确。有时候把几个英文词连在一起写,把空格去掉,也一样出来正确的结果。

白:机器翻译跟精准解析几乎无关。容错也不是元组表示独有的功劳。

李:那是。但是非机器翻译用的模型也都是这个趋向。

是两条路上跑的车,确实不必混在一起谈。

白:我们关注的是,不做“难过”和“难+过”的区分,能走多远?能成为一种常态?如果需要区分,而且是通过“反哺”来区分,那么如何给“反哺”保留最必要的信息?

李:这个问题也琢磨过。

区分可以原子化和词典化,而不是在词典外的系统层面,感觉是相当可行的。就是说,难过 看成是一个单元(词条),两个 senses(概念)。这就对外看上去没有区分,对内转化成了 WSD 的问题。 词典标注的 sense1 就是 sad,sense2 是 “某种” cross。sense2 与动词 “过” 的标注一致。有了词典内部的标注,这个区分就自圆了。

白:这是组合歧义,交叉歧义呢?

难道“文化学+到手”和“文化+学+到手”是同一个“五字词”的两个sense?

李:其实也不是不可以想象的。才 5-gram,总有一天 5-gram 之内的问题 原则上 都可以词典化。起码高频的 5-grams 可以越过传统词界限的束缚。

文化学到手:sense1=“文化学+到手”;sense2=“文化+学+到手”

好处是一旦歧义被“包住”了,敌我矛盾就转化为人民内部矛盾。都是自家人,什么事都好商量。甚至商量不了,解决不了,也可以搁置,不影响外交关系。这个思路感觉是有益的。

以前有个“错误放大”(error propagation)的理论担心。这个理论夸大了局部问题的全局后果。其实如果应对得当,局部问题解决不了,就包住它,也是可以的,影响不到全局。

白:感觉:1)五个不一定够;2)遇到bug现场打包改词典比retrain还不靠谱;3)随着词典的增长,组合歧义/交叉歧义也在增长,这个过程都不一定收敛。4)如果必须牵涉语义,打包过程中语义的组合还是要靠能产性解决而不是靠个案解决,换汤不换药。

你过去做词典的人写词项的定义就ok。现在写多元组的定义,是若干个词项定义的特定形式的组合,在公司里都不见得是同一个工种。等于让修理工当装配工。

李:我的感觉不一样:1)5个够了(99.999…, 就是小数点后到了第几位);2)遇到 bug 现场打包其实是靠谱的,如果只求快速包扎,我们一直就是这样做的;3)收敛是个理论问题,现场的问题是,有没有办法让(高级)用户在现场自己搞定。就是说,系统从来不是一锤子买卖,只要用户自己觉得不是绝路,有逃生的希望,就可以。

白:不可能的。

一个词项乃至N个词项组合对应的标签,客户怎么搞得定

李:预设是精准解析,才会得出不可能、不可持续的结论。但精准解析与分词一样,都是手段,不是目的。从目的和现场看,个案解决或止损,是没有啥问题的。至于要不要统筹解决,那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

白:谈商业是另一种谈法。

李:统筹解决与个案解决是并行的,后台研发不断考虑统筹的问题。前台现场提供个案解决的用户友好工具。个案解决有个回路,反馈到后台,保不准类似的个案问题在下一个 release 中就不必个案解决了。

白:“纽约周三再开放,到中国直飞机票没有,转飞就难说了。”

直飞/机票 vs 直/飞机票

宋:用“大词”就解决了。一般来说,交搭型歧义用大词解决,离合型歧义用词义解决。

李:其实两种歧义都可以大词典应对之,前者是内部解决,后者是内部包容。二者都被“大词”包裹了。包裹的好处是抓大放小,一致对外。甚至连内部发生不可调和矛盾的现象(例如 NP/VP 兼容大词,学习材料/红烧牛肉),也可以包裹得严严实实。如果 “指挥” 可以包裹两个 senses,就没有理由不能让 “学习材料” 包裹两条内部子图路径。

以前提过的一个论点是,NLP 的大部分工作都可以绕开 WSD 来做,说的就是只要能包裹住歧义,绝大多数工作都可以继续,舞照跳,马照跑。

包裹了以后,还解决不解决内部矛盾呢?其实,90%以上的内部矛盾就一直包裹到死,夫妻吵吵闹闹一辈子的有的是,一样过日子。如果恰好在 NLP 应用现场,被包裹的歧义是关键所在。于是会有不到 10% 的内部矛盾,可能需要根据需要重新打开包裹,来解决矛盾。而这种解决也还是词典驱动的。

白:“大词包”的构建绝不可以转嫁给客户,要做,你NLP厂家自己做。这是底线。

李:底线要看商业模式。NLP厂家赋能应用集成商或直接赋能高级用户这种 component technnology 的商业模式,其实没有成功案例(历史上,美国曾经的NLP industry leader Inxight 以自己的 LinguistX 赋能客户,挣扎了10多年,终归于失败)。既然此路迄今不通,那么NLP也就成了应用厂商的内部使用工具和平台。在这样的条件下,NLP厂家和应用集成商合二为一,直接面对客户。这时候,大词包需要根据领域场景和客户的资源去做领域移植,就是顺理成章,不得不做的事情。

大词包一点也不玄妙,用户词典里面充满了大词包。自动领域词典习得得到的结果,多半也是大词包。加载这些大词包资源,是NLP领域应用不可忽略的必要环节,怎么强调也不过分。至于大词包内部如何构建微结构,那自然是个技术活儿,想转嫁用户也转嫁不了。幸运的是,多年实践表明,其实“构建大词包内部微结构”这种事情,在应用现场很多时候是不必要的。如果必要,如何合理分工,增强领域词典的维护和保证数据质量提高的等等问题,有很多另外的办法,难以尽述。

 

【相关】
 
 
 

 

立委兄:别了,小甲

别了,小甲

作者:汉阳一江水

小甲是谁?小甲不是人,小甲也不是宠物,那小甲是个什么东西呢?不错,小甲就是个东西。

小甲是一辆车,一辆米白色轿车,一辆跟随我们十来年,德国大众公司生产的经典款小车—-甲壳虫。

Image

当年女儿念大学二年级,刚满十八岁,暑假考取了驾照,我们带她去看车展,她一眼就看中这辆卡通式的小车。在展厅,她眼光始终盯着那台车,挪不动脚步。夫人见此情景,眼眨都没眨,立马掏钱,预订了这款样车,车展一结束,就把这辆车开回了家。

因为这辆车的型号,我们全家就把它宠称为小甲,已区别家里已有的大灰和大白。

Image

女儿非常喜欢这辆小甲,常常变着花样对它进行个性化改造,车外贴着各类卡通动物照,车内摆放各式卡通异型拟人像,整个车就是个卡通世界,引人注目,端是可爱。

虽然刚进大二就买了这辆车,但七年后毕业离校,她一次也没有把车开进校园,同学都不知道她有辆爱车。她仍骑着自行车穿梭在校内校外,购车十一年多,总共才跑三万九千公里,其中一半还是我们贡献的,实在有点对不起这辆小甲。

小甲个头虽小,但很有型。它自重不轻,超过一般轿车,轮胎也宽大,安全感十足。小甲的前排很宽松,操作方便,驾驶平稳,舒适度甚佳。唯一缺陷是动力尚嫌不够,保养维修费相对较高。

Image

我们这款车是经典车型,好多年前就不再生产,是真正的绝版。当听到整个甲壳虫包括新车型也在全球停产后,我们感到十分失落和遗憾,这是一代车时代结束,无奈而又现实。

小甲最大贡献是在疫情期间,那半年武汉成为全国关注中心。

封城期间,在中心医院工作的女儿,全靠小甲,奔波在医院和住家之间。工作,忘我的工作,尽心的工作,连轴的工作,小甲是做出了很大贡献的。当年在空无一人的武汉街道,总有一辆小甲壳虫车,不时的奔驰在空旷的大街上,保证了女儿的工作、休息和饮食,在那个特殊时段里,小甲功不可没。

小甲虽跑的路程不长,但毕竟有十一年时间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决定置换更新,虽然依依不舍,但思前思后,最终还是决定卖掉小甲,更换新车。

Image

对于卖掉小甲,女儿是不太同意的,毕竟这是一辆她十分钟情的车型,是跟随她十多年的爱车,是伴随她度过青春岁月的坐骑。她对它感情深厚,那毕竟是她青春的记忆,似乎成了她生命的一部分,所以非常留恋,十分不舍。我们非常理解她的心态,为了让她安心,为了有个留念,夫人请了一个摄影大师为她和爱车拍摄了不少倩影美片。同时,为了减轻她的失落,我们保证,新车一定按她喜欢的款型购买。

Image

Image

那天与小甲留影拍照,我们选择长江大桥,晴川阁,铁门关和知音琴台艺术中心这几处为背景,表示知音难舍,武汉生活和古今对比之情怀,为小甲作最后一次道别,缅念已逝去的小甲。

再见了,可爱的小甲。

 

Image

作者简介:

    汉阳一江水,曾用名:立委兄、老顽童。新三届毕业生,科技人士。生活在武汉的安徽人,爱好文学,知识面广而不专,华而不实。善侃吹,号称上懂天文下知地理,实际却是个半瓶子水的庸才俗子而已,惭愧惭愧。

https://mp.weixin.qq.com/s/u9MxOhyoX74kX_kYpJRFnA

 

 

 

 

从疑似愚人节新闻的特斯拉大规模“召回”说起

28万台!特斯拉史上最大规模召回,自动加速成实锤?

谈不上实锤。进入 auto-pilot 的跟车状态,当然会自动加速或减速,否则怎么叫 auto?这事儿以 recall 多少万辆车的这种方式宣传出来,有点诡异(不知道是不是特斯拉中国团队哪位高参出的主意,来忽悠监管?)。估计是特斯拉根据中国国情做的一种妥协姿态?特斯拉软件通过 OTA(Other-the-air)方式定期更新,是大约每两周就一次的,谈不上传统意义的“召回”,没有硬件召回的成本。但它需要摆一个姿态,我召回了,说明我的软件部分在进入 auto 状态方面确实需要/可以完善。所谓改善,大概就是切入自动驾驶的状态更加显性(增加prompt 或给个铃声啥的?)。此前有些新司机进入了自动驾驶而不自知,对于“正常”的自动加速缺乏心理准备,手忙脚乱确实可能出事故。

如果这叫最大规模召回,那么所有软件产品都在不断召回,尤其是微软和苹果的操作系统,动不动就是亿万电脑的召回。我们的手机隔三差五就打个补丁,来次“悉数召回” lol 有点搞笑。

多方调查都说明所谓失控加速是子虚乌有的事儿,可是辟谣远远赶不上造谣的辐射能力。干脆,我全部召回,够意思了吧。这是被逼糊弄客户和小编。打住。这与语义计算无关。但与语义的语用场景倒是的确有干系。这事儿要是在西方,估计不会用这种 recall 多少万辆的宣传口径,来误导/小看普罗的理解力。

果然所谓特斯拉在国内大面积召回,就是在进入自动巡航状态的时候,增加了一个提示音:

Chang uses the video to clarify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ACC and Autopilot. TACC controlled the vehicle’s speed solely and did not have any warning apart from an icon on the central infotainment screen. Activating it demanded just a tap down on the right lever. Autopilot controls the steering and the speed and demands two taps on the same leve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demanded Tesla to fix the operation of TACC because it could have a higher speed than the one in which the car was going. If the driver tapped down the right lever by accident—such as in a sharp turn—the vehicle could accelerate and lead to a “misjudgment of vehicle control” and crashes.

这是很必要的。我两个月前就跟朋友提起过,进入自动巡航没有任何动静可能是造成用户觉得汽车失控的主因,也在内部提到这个建议,还提到不知道谁能把这个建议反映到特斯拉决策部门。哈 现在的做法实际上采纳了我的建议。
 
我有几次感觉特斯拉失控或者加速的经历
作者: 立委
日期: 2021/04/24 02:52:46

发生在我进入自动跟车状态而不自知的时候。

特斯拉有两种 auto pilot 状态,你按下杆一次,进入“自动跟车/巡 航” 状态,但方向盘还在你自己控制下;你按下两次,才进入 auto-steering 状态,既自动跟车,也自动方向盘。

问题是多数人都是用两下,进入和退出都有明显的提醒声。

有时候第二种状态进入第一种状态的时候因为没有提醒,车主不自知,因为方向盘还在自己手中,以为车还是在自己控制中,这时候就会有失控或加速的错觉。有一次在路口准备右转,发现车继续前行,吓了我一跳。

这是用户接口设计的缺陷:第一种状态的进退,不能没有提醒声,可以改变为一种较轻的或不同的提醒音。这个建议不知道如何有效反馈给特斯拉。

这个问题在老司机中不会出现了,因为摸透了汽车脾性。
这个问题在 FSD 购买者中也基本消失了 因为汽车在第一种状态时候遇到红灯也会停 不会失控闯红灯了。

 
尤其是对于开惯了燃油车的人,按下拉杆以前是向右转,到了特斯拉这里是进入自动巡航。你想想,你本来想当然以为自己是要右转,却进入了直线自动巡航,因为你前面无障碍物,直线自动巡航突然加速,肯定吓了个半死。然后手忙脚乱来纠正,出事故就不奇怪了。
 
加一个铃声很简单,也很必要。前面的问题是问,有人问这样是否足够?需要理解 预期和迁就顾客的老习惯,在操作冲突的时候有一个更好的应对。这就是用户接口设计的问题,与刹车失灵无关。
 
据说国内有5个监管机构,都可以对新型汽车的问题追责。特斯拉正在学会如何应对监管,让身段变得柔软。身段变得柔软的不止特斯拉。最近耐克CEO高调声称 耐克就是为了中国而生(大意)。
 
利之所在,商人自然趋之若鹜。
 
前一阵子耐克被挤压 据说国内李宁牌运动鞋销量猛增了百分之七八百。耐克高调声明后 据说扭转了颓势 形势大好。不知道特斯拉的召回会给销售带来多少利好。
 
特斯拉经受考验,报道说几个媒体为刹车失灵事件中的过分歪曲宣传,同时给特斯拉道歉。刹车不灵维权事件貌似反转,特斯拉反赢一分。但特斯拉的确属于敢于冒险的企业,所以迟早会有新的事件。最终的底气还是产品本身过硬不过硬。特斯拉这方面还是有底气的。

等到两万五千的特斯拉模型2明年量产以后再看吧,那会是挡不住的井喷式爆发。中国消费者不傻。中国消费者不傻的一个表现是,一万美金天价的所谓全自动驾驶(FSD,Full Self-Driving)软件,在美国卖得不错(大约四分之一车主选择购买),但在中国就卖不动(才百分之几)。这是精明的,因为那玩意儿性价比不值得。FSD 以外的自带的 auto-pilot 已经解决了最大的驾驶疲劳问题,FSD 现阶段不过是个炫酷的玩具。

 
另外,特斯拉自动驾驶切身体验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大数据中的 corner cases 可能是个体生活中的高频事件,大数据训练的方法无法个性化增强是一个当下的痛点

譬如 我常开的路段中有两处(一处是家门口连续两个红绿灯的地段,确实是个 corner case,连续两个灯是因 为其中一个赶上了救火车站的出口),目前的系统总是“鬼影刹车”(phantom braking),非常 annoying,但是大数据训练每两周更新一次的系统一直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可是我没办法个性化教给机器对这两处针对性处置。

统而言之,深度学习和传统机器学习一样,都不能做定点纠错。以前回顾AI两条路线的时候我反复强调过,这是主流AI不如符号AI系统的一个最大痛点之一。纯粹指望数据大了,培训升级,是无法完全解决这样的个性化问题的。

可以想象的解决办法是允许用户做基于地理定位的针对性配置,譬如根据GPS记忆某处的处理方式需要与模型不同。主要是老马压得太紧,很多时候是现在顾不上这些,不是不能实现。例如,高档特斯拉的空气 suspension 系统就可以根据GPS记忆实现用户指定的可调控的高度,增加驾驶舒适度,但 Model 3 和 Y 没有空气悬挂,所以开车很硬,颠簸厉害。

说到特斯拉小三和Y的短板,颠簸绝对算一条。这有个故事。我家特斯拉起名叫 big white (大白)。原来是刚开始买的基本型特斯拉模型3 起名叫 Xiaobai(小白),开了两天觉得颠簸,三天内无条件退换,就去换了辆双马达长续航。其实长得完全一样,尺寸不变,但加了几千块钱,于是叫大白。其实也依然颠簸,开车很硬。好路没感觉,遇到路况不好(加州公路常常失修,路段质量无法恭维),想起来就跟当年学手扶拖拉机驾驶时候的感觉一样。这毛病没治,特斯拉只有豪华版车型 S 和 X 才有空气悬挂,开起来才舒服。但人很奇怪 有心理因素 加了几千块钱 就似乎觉得不那么颠簸了。马斯克本人对此心知肚明,建议顾客不要把轮胎的气放一放,说这样就不会那么硬,瞧,这出的都是什么臭主意:轮胎气不足不仅耗电,降低续航,还有很多其他问题甚至危险。老马曾经一度说要给小三添加空气悬挂,结果回去一合计觉得成本压力太大,自食其言。 

人无完人 车无完车。颠簸是短板 瞬时动力就是亮点 跟跑车似的 飙起来风驰电掣。但其实 这过剩的动力平时也不大用得上 开了一辈子老爷车 Toyota 没有飙车的习惯。宁愿它牺牲一些动力 换取更好的悬挂系统。当然 最大的亮点还是自动驾驶 不仅长途省老力气了 而且好玩得很。不过 据说国内小鹏的自动驾驶不比特斯拉差,在国内路段驾驶感觉比特斯拉好很多。还有华为也紧追上来。

【附转】
 

A Taxonomy of AV Myths
Myth: AV software is a singular “AI” that simply learns to drive over time.
Myth: Creating an AV is just a matter of collecting a large amount of data and putting it into a neural net.
Myth: The company with the most data is necessarily in the lead.
Myth: It’s possible to enumerate every situation an AV will ever encounter. Creating an AV is then just a matter of experiencing each possible situation one time and adding it to the data set.
Myth: An AV can only use its sensors, or its map. It cannot use both at the same time. If the sensor input disagrees with the map, it is an irreconcilable problem and the AV can’t work anymore.
Myth: Mapping is extremely expensive (billions of dollars) and/or time-consuming (years).
Myth: If an AV uses a map, then it cannot handle construction zones or other changes.
Myth: If an AV uses a map, then it cannot ever operate in unmapped areas.
Myth: If an AV uses a map, then it’s just a tram running on virtual rails.
Myth: Roads are designed for vision, so other sensor modalities like lidar and radar are useless.
Myth: Lidar uses a huge amount of power.
Myth: Lidar is so power-hungry that it can’t be used on a battery electric vehicle.
Myth: Computer vision is as good as lidar, so lidar is useless.
Myth: Humans drive just fine with two eyeballs, so other sensor modalities (radar and lidar) are useless.
Myth: Once your AV sort of works for a few miles at a time, it’s an easy process to improve it to superhuman reliability. It’s just the March of Nines, which requires nothing but time, or more data.
Myth: If an AV completes a trip without an intervention or disengagement, then it was L4 (or L5) for that trip.
Myth: It is possible for individuals to observe an AV system over the course of their typical personal driving needs and declare the system universally safe.
Myth: The trolley problem is of fundamental importance to the design of AVs.
Myth: AVs can’t work unless we put sensors or beacons in all the roads, and/or make all the cars talk to each other wirelessly.
Myth: Simulations are useless.
Myth: It’s all just a matter of finishing the software.
Myth: Regulations are the only thing holding back AVs.
Myth: Humans have to be sacrificed today in order for an AV system to improve, so it will eventually save lives.
Myth: This is a taxonomy, and not just a litany.
 
【相关】
 
 
 

与AI老友再谈特斯拉自动驾驶

AI老友再谈特斯拉自动驾驶

 

特斯拉推超级计算机Dojo:用世界第一算力终结无人驾驶战争?

https://mp.weixin.qq.com/s/F6Noe325OiNBwjei2SzwWg

Wei:终结谈不上。特斯拉目前只是把一件事先做到极端,一条腿走路,死磕的话,跛子也可以参加奥林匹克得奖,就跟断了手用双脚弹琴也可以弹出美妙的音乐的(听过用脚弹的琴,可听不可看,一样美得心颤。不可看是因为看了让人心酸,如果恰好是忧伤的音乐还好,否则的话,会影响扰乱欣赏音乐的本真情绪。)

目前中美(中国有华为,美国有weimo,中美还有一批初创,网上有视频展示)都有一批用激光雷达 + prescan 高清地图 + 视觉的融合/后备的主流办法来做繁忙复杂交通上的自动驾驶,其水平比特斯拉高出太多了。特斯拉排除各种雷达纯粹视觉,用单一超大数据的路线根本就不可能达到那样的高度。最终的终结方案(如果有终结的话),不可能是特斯拉目前坚持的AI单一路线。不出五年,特斯拉马斯克如果正常的话,就会去拥抱激光雷达,而不是现在这样断言“激光雷达是自动驾驶的死路”,“激光雷达白给我我也不要”。

特斯拉一家抵抗一个世界,唯一貌似站得住的 argument 是说包含了激光雷达和高清地图的路线难以 scale up,但是它忘了,所有的其他厂家的自动驾驶系统都是真正的 hybrid AI,并不是只靠激光雷达和高清地图,他们一样用计算机视觉 CV。不能 scale up 的指责,在激光雷达太过昂贵难以量产普及的时候,还有些道理。现在,这种指责根本就站不住。混合系统在有高清的时候用高清(譬如大中城市 繁忙路段 downtowns),在没有高清的时候 backoff 到 CV,这怎么不可行 怎么就不能 scale up 呢?

 
guo:还真不是。这就像我们常说的深度学习与知识系统“并举”。反正终结围棋的是个纯粹的极端。

wei:嗯,这算是一个正例。围棋这种 game 与自驾的应用不好比 不一定是 apples to apples
视觉本质上是局限性很强的。特斯拉最常用的 argument 说人就是靠视觉驾驶 道路交通及其信号系统也主要是根据人的视觉来设计的。这个 argument 太弱 门槛设的太低,因为人的驾驶实在无法恭维,不应该是自动驾驶的标杆:每年太多交通事故了,一直高居人类杀手前三。绝对不是我们的理想目标。最多能做基线。

guo:看看特斯拉对拿掉 雷达 的解释吧。马斯克的提问:两者矛盾了听谁的?

wei:这正是我要 address 的:一个新近的 argument 是说 信息融合不好做 马斯克问:如果雷达和视觉产生矛盾 听谁的?这个 argument 不无道理,但已经退到了算法的水平之争了。Hybrid AI 当中的 information fusion 一直都有各种挑战,也一直都有不断进步。这个argument 不是致命的,因为 融合 有各种算法,除了紧耦合外,还可以松耦合,可以架构为 backoff,特斯拉没有办法对主流自动驾驶一剑锁喉。我的预测,最终不是自驾主流去迁就特斯拉,而是特斯拉拥抱和回归主流。其中,已经越来越平价化的激光雷达会是自动驾驶之重器:产业界对此市场的布局已经开始,中美都会有以激光雷达为核心业务的独角兽崛起。

 
mai:伟哥铁嘴钢牙,直断自驾乾坤。
 

guo:不同意。为什么不能是另一条路:改变环境?今天的道路就是环境与汽车共同进化的结果。激光雷达不上不下。鸡肋了。

wei:改变环境也是综合治理的一个途径 也许是必由之路。但根子还是视觉的局限性。不同感官器 有 overlapping 但更有相互弥补的一面。激光雷达对于至关重要的障碍物的距离和景深的测量精度,对于视觉是压倒性的,何况视觉受到光线、天气和其他因素干扰的可能性大太多了。特斯拉 cv only 是直接无视雷达互补的一面。

guo:再想想下围棋。谷歌也是直接无视了整个人类上下五千年

wei:围棋的类比有两个短板 一个是场景的纯粹性 围棋毕竟是game 另一个是围棋不依赖硬件的互补性。

由于自驾对于安全性的无止境追求 因此 只依赖视觉不可能是最佳路线。

guo:这也是个误区:没人要“无止境”。特斯拉自己讲的:八百万里错一次。

wei:无止境作为方向 没错。

飞机比其他工具安全性高太多了。但没人说航空不需要进一步追求安全。每次空难都是一次人类神经的折磨。

当然,真达到全场景八百万里错一次,也的确比起人类驾驶强太多了。这意味着人要活好几辈子才可能出一次事故。而人类驾驶,谁没经历过惊心动魄死里逃生的驾驶噩梦?我们还都是幸存者,还有为数不少的不幸者根本就没有机会发声。我自己就一直是个非常不自信的司机,这么多年下来,多次有惊无险,我老觉得在某些平行宇宙早已经死过多回了。因此我对自动驾驶,哪怕是不够成熟的自动驾驶,都特别有拥抱救星的冲动,感觉总比我这种凡人强多了,而且只会越来越强。

自从有了特斯拉,我一辈子也没有过这么省心、自信和乐趣的驾驶体验。感觉是已经生活在未来。特斯拉是真正把自动驾驶量产交付给普罗客户手中的先驱,为此我们感谢马斯克,忍耐他的大嘴巴。

guo:马斯克到NASA去批评NASA:你们不能创新,根本的原因,不是没钱没人没技术,是对“万无一失”的追求限制了你们。马斯克炸火箭就是家常便饭。他的口头禅就是:你不炸就是保守了。

wei:冒进主义。马斯克半年前说 feature complete vision only FSD 两周内发布,这都过去半年了 还在难产。

guo:FSD不会很快突破。光这个雷达就还没搞定呢。就是高呼特斯拉股票四千刀的 木头姐 也只是认为 理想情况2023年。

wei:马斯克太急躁,不像是深耕过软件产品的人。也许更多是性格和理念使然。
vision only FSD 之前,那个版本虽然有短板和瓶颈,但确实是不断迭代 令人印象深刻。他于是着急做宣传:gigantic improvement,FSD 马上就可以普及了 宣布很快给个 FSD button 大家下载使用 帮助“众筹”提升质量。我们听到都急不可待企盼。

可话音刚落,他突然做出 vision only 的决定:立马生产不带有雷达的车辆。这就把自己和团队逼到一个死角。软件的迭代更新 做如此重大的底层变更 怎么可能期望短期内把窟窿都堵上?但他还是不断发推,一会儿 next two weeks,一会说 definitely in May,一会儿又说 hopefully June,据说七月大概可以在内部的 beta testors 中开始试行第一版 vision only。马斯克大嘴 与马斯克时间 一样甚至在粉丝群里面也都成为笑柄。可怜在他手下干活的那些人,被这种老板不切实际的计划催逼。

话说回来,他这样来也许还真是提升了生产率。达不到计划没关系,反正现在没人拿马斯克的时间表当回事。但这种高调计划带来的压力,只要不被压垮,就会激发潜力。

guo:人跟人不一样。马斯克现在最倚重的那位斯坦福博士就感受到了不断挑战不断突破的快感。

wei:我听了他最近的演讲 他是很 high,整体上还是在拼算力 是核武器竞赛的快感。说是明年的算力可以达到世界第一。很多人看不上这种蛮力 觉得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突破。

 
 
 
Wei:更重要的优势是数据。真正的超大数据和超大训练。
 
Tang:AI = Algorithm + Architecture + Data,中文叫“算力”, 这里可以认为就是搭建集群的Architecture. 例如:谷歌用自己的TPU。
 
Wei:特斯拉自驾的真正对手最有可能是华为。也许还有苹果 其次才是谷歌weimo。但特斯拉有造车的炼狱式洗礼 这是硬门槛 其他各家这方面一时难以赶上。
 
Tang:Tesla的对手是这些有革命性的小公司(https://www.aptera.us/)。一旦Solar power的车真能成功,EV就会变为辅助了。
 
Yan:Tesla和其他智能汽车的真正对手是智能公路。智能驾车的瓶颈,不是智能,是信息的采集,而信息采集在公路平台上才能最好解决。智能决策也只有在公路平台上才能最好实现。想一下智能汽车的难点,换到公路上,大多不难了。现在国内的公路已经在大踏步的向智能化迈进了。今后都市的交通就是私有(私控的)小车交由公共的智能交通来开。小车自身不需要什么智能,就是一部有轮子、有座位的手机而已。
 
Wei:这方面中国具有天然后发优势,也有决策快 拥抱新事物的优势。美国上下的惰性太大,决策太慢太难,没法与中国比。
 
Gong:有了智能公路,汽车就是高铁,车子本身能开能停就行了。
 
Tang:不太认同智能公路的概念。 目前Edge computing还做不到250ms就能做出自动驾驶需要的反应。
 
【相关】
 

王老师教我们学英文的点滴回忆

王老师教我们学英文的点滴回忆

已有 1930 次阅读 2014-6-29 12:05 |个人分类:老师文集|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英语, 王知还

我们上大学的七十年代,英语师资很缺乏,幸好我们系挖来了王知还老师。王老师虽然没留过洋,她的英语造诣很高,无论口语、书面语以及英美文学诗歌。毕竟教会学校出身,后来又是京陵女大高材生。

下面这个小故事说的是英语口语中的语气问题。这种口语常用语中的口气上的微妙区别,很多初学者很难体会。

OK…alright… (73275)

Posted by: liwei999
Date: April 07, 2007 06:48PM

When I was at college in Class 77, we were lucky to have Miss Wang as our teacher. Most of us did not know the difference between “ok/alright” and “Yes” when answering a request. One day, Miss Wang asked Student A:

“Would you do me a favor …?”

A replied, “Ok.”

Miss Wang asked Studet B the same question and B said: “Alright”.

Miss Wang lost her patience:

“Can you guys be more positive?”

We were still lost, thinking that we were all positive.

Finally, she pointed out: “can you say something like ‘Yes, I will’?”

 

[转载] 鸟倦飞而知还

[转载] 鸟倦飞而知还

屏蔽已有 2555 次阅读 2014-5-23 07:10 |个人分类:老师文集|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王炳南, 王知还 |文章来源:转载

【立委按】今天在网上读到一篇回忆王老师生平的博文,转载来,作为纪念。我可能也认识这位女士,她与王老师交往的那个时段我也常去医院看王老师。关于周总理介入劝说离婚的传言,不知道出自何处,我怀疑其真实性。(据传,周在此前倒是棒打鸳鸯,拆散过王炳南与奇女子关露。)至少王老师本人没有这么说。她只是隐约提到过自己的尴尬境地,说德国前妻带着儿子来北京时,她作为女主人,带这个孩子去北海划船,感觉勉强无奈又不得不应对场面,应该是她为保持婚姻做的一个努力。至于怎么离婚的,她从来没提过程。另外,据查与安娜复婚的事情并未成事实,王炳南后来跟另外的人结了婚。

[转载] 鸟倦飞而知还

要过年了,王老师发来了《他们的故事太多,有个叫王知还的人》,读了感慨不已,又想起同样与王炳南有过一段情感纠葛的关露,她的命运比王知还更加悲惨。现将王老师的邮件转帖如下:

 

偶然在网上发现一位旧识去世的消息,感慨点点,信笔写来。喜欢搞中英诗词翻译的朋友们也许碰到过她的名字——王知还。

说是旧识,实际上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由于相识的原因,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我知道了她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我为她的遭遇感到人生的不平,也为当权者的“煮豆燃豆萁”和“狡兔死、走狗烹”的行为感到愤慨。

 

见到王知还是1980年代中期,那时她已经是将近七十岁的老太太了。因她当时是安庆师院的英语老师,我们就称她为王老师。

 

王老师是一位外交部老朋友介绍来找我先生的。我先生当时在国务院某机关工作,王老太太来北京告状要求平反,需要把状子递到最高一级管事的人手上,就由她的老同事和朋友介绍过来(据说几经辗转,期间有陈白尘匡亚明楚图南等知名人物)。其实他们也是有病乱求医,我先生这样一个小罗卜头哪里能有通天的本事?

 

很快我们就知道,王老太太本人就曾经是通天人物,而她那些半通天的老朋友们对她的事还真是插不上手,所以就建议她另辟蹊径。

 

我们去见王老师、而不是她来找我们,是因为她刚到北京就不慎摔了一跤,把腿骨摔裂,住在医院里。在此之前她已经多次去过的她的原单位新华社,而新华社总是推推拖拖,前言不搭后语的,就是拖着不办。当然后来状子到了我先生的单位,也仍然是不了了之的结果。但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上面有人压着。任凭你个人再大的本事,上面的大气候不变,你也是孙悟空逃不出如来佛的手心。

 

一见面,我家先生就道出了老太太名字的出处,令老太太非常高兴。陶渊明的《归去来辞》中有词句“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表现诗人厌倦官场的黑暗,弃官归隐,过平民百姓生活的愿望。王知还出生于官宦家庭,祖父辈曾任职北洋水师,父亲是国民政府的海军军官(网上查到他当过舰长、海军供给总站站长)。这样的家庭,很有些文化,所以给她起了这样一个寓意深远的名字。她母亲也有文化,但是更热衷于官太太们之间的打牌聚会,对女儿感情淡漠。女儿也看不起母亲和官太太们无所事事的萎靡生活。这也是她后来向往延安、投奔革命的原因之一。

 

王知还是个聪颖上进的女子。她曾是上海圣约翰大学英文系和金陵女大英文系的高材生,喜欢写英文诗,上学期间就写了不少十四行诗,很受当时外教的欣赏。在校读书时还读了《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等革命书籍,向往革命。这期间,中共中央国际事务负责人王炳南聘请王知还做英文翻译,皖南事变发生后,在向国外媒体说明事变真相时,也是请王知还做的翻译。受共产党人影响,王知还决定去延安参加革命,为此和家庭断绝了关系。到延安后,她被分配在新华社工作,并在那里和王炳南结婚。在延安,每个周末中央大礼堂都会有舞会,那些知识女青年都要去和中央领导跳舞。王知还和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都跳过舞。据她描述,毛泽东跳交谊舞比较笨拙,不是很好的舞伴。

 

1949年进京后,王知还在外交部工作。没料到这时王炳南的德国前妻安娜带着他们的孩子找了回来,要和王炳南复婚。这时王炳南已经是外交部主要领导之一。以考虑对外关系为由,周恩来亲自找王知还做工作,让她和王炳南离婚,以便王炳南和安娜的复婚。就这样,王知还被迫和王炳南离了婚。

 

从此,王知还被莫名其妙地多次调换单位,她想不通,服安眠药自杀未遂。其时正值反右高潮,又与右派扯上了关系,遂被下放农村,很快又被新华社借故调出北京。走投无路的她这时想到了自己名字的出处,而自己正是那飞倦了的鸟,该回家了。可是家在哪呢?早年为了革命和父母决裂;在延安和王炳南生活期间又因为自己过敏体质几次怀孕都流产了;现在落了个孤身一人不说,革命同志也都把她抛弃了。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去找在香港的父亲。一念之差,买了张南下的火车票,到广州一下火车便被逮捕。她说她那时真是Naïve到极点。想着下了火车以后就步行走到香港去。哪知道被捕押回北京后即被以叛国投敌和反革命罪判刑十年,押往安徽的一个劳改农场。劳改期间她也曾试图一直往南走,想走到云南,从那里出境。但是刚一出走就又被抓回。一直到文革结束,才被安徽安庆师范学院聘为临时英文教师。那时刚恢复高考,各地高校急需英语教师,还在劳改农场的王知还,被附近高校挖出来“人尽其才”。出来后才知道洞中才三月,世上已千年。经人劝说,遂寻觅故旧,四处托人,开始了漫长的上访平反之路。

 

我们当时的聊天谈话多跟她的申诉材料和如何解决平反问题有关,没有机会与她细谈她的生活经历。现在想想有些后悔,因为她身后没有任何亲人怀念她,而我当时有最好的机会了解她。要紧的是,所有回忆王炳南的书籍和文章,没有一个提到他和王知还在延安的婚姻和生活,就好像王知还根本不存在。这太让人觉得不公平了。当然王老太太绝对不愿意自己的被人所知是因为王炳南的关系。她的自尊心极强。她想恢复多年前那个才华横溢的独立自由的自我。除了告状、养病,她一直在翻译一些中国古代诗词和四-五期间的天安门诗抄。

 

我在北京时曾以同情者的身份照顾她。她住院期间,天气热时,我会替她擦擦背;她想吃芦笋,北京哪里有卖这种东西的,我就满城各大市场转悠,居然也找到了落满灰尘的罐装芦笋。我原先从来没有听见过“芦笋”。她给我描绘那是个什么样的东西,还告诉我英文怎么说,就是Asparagus。我那时正在翻译一本西方现代艺术的书,少不了也会去找她请教一些疑难问题。后来新华社给她安排了住处(最终也平了反),我则忙于考TOEFL、出国留学,出国后更忙于生存,就跟王老师失去了联系。偶尔和先生也会念叨起她,但是直到在网上看到她逝去的消息,才意识到永远失去了一位好前辈、好朋友。

 

王老师的去世还算寿终正寝(2013年8月去世,享年94岁),比起另一位跟王炳南有关的女人关露,她已经幸运了许多。现在想来,根据王炳南“以革命的名义”突然跟关露断交、后跟王知还结婚的时间来看,王知还是填充了王炳南跟安娜离婚、又遭遇组织干涉和关露的恋情期间的情感空挡。后来仍然是“以革命的名义”,王知还又让出了妻子的位置。世上真有如此Ridiculous的事情!被牺牲的偏偏都是女人,是对革命事业有杰出贡献的女人,是日后遭受自己的革命组织极为不公平待遇的女人。关露受压抑受迫害一辈子,挣扎到1982年的平反,最终还是孤苦伶仃单身一人,怀里抱着一个洋娃娃,吞服安眠药自尽。王知还活到了最后。余生还出版了两本翻译集和不少译文,也算找回了一些自我,释放了一些怨愤。

 

我又想到她的名字。她真是一只飞得太疲倦太疲倦的小鸟,现在总算飞还永久的家了。安息吧,王知还。

 

from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388637&PostID=55207661 

王老师的临终情况

王老师的临终情况

已有 2628 次阅读 2013-9-19 18:10 |个人分类:老师文集|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王知还

关于王老师的临终情况, 老爸了解了一下,说:

“今天电话王知还保姆金某:老人是阳历八月十六去世的,住协和医院三天,只昏迷一天,最后是呼吸和肾衰竭,前一天晚上还吃饭了。临终痛苦不多。她过了九十四岁生日,后事无一亲属來过问,也没有什么告别仪式,都是老干局代为办理的。
她表示不愿身后火葬的临终愿望,毫无意义,骨灰存放三年。王老师生前跟小时工说过她有妹在上海,也有弟,还有表姝什么人也曾來看她,但临终前后没有一个亲属到场。生前都联系不上,不知何故。”

关于不想火葬,虽然她不愿意,在现代中国的北京,是不可能避免的。

其实30多年前在安庆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开始老了,记得买一个床单,她选择了较便宜质量不够好的一款,然后跟我说:你以为我还能活多久啊,好质量管什么用。她自己身体一直有这里那里的不舒服,所以自己也从来没想到会高寿。但是,她很讲究饮食和保健。为了治血小板低(皮肤破了出血就止不住),自己每天用一个罐子把生花生连红衣捣碎了食用,不厌其烦。在北京的时候,常年吃西洋参和及其它补品,也很迷信一些健身药丸。西洋参她总嫌国内的不正宗,我给她从美国带过几次国外的西洋参,她很宝贝。吃的什么药丸,忘了,但是她提到,这些药丸花费不小,而且不能医疗报销。她的离休工资维持日常生活和小时工开支基本够了,但是不够她这样的健保花销。好在她经过很长一段时间交涉,终于从新华社拿到一笔住房补贴。她说,要不是她据理力争,这按照政策本该给她的钱就不会给了。原来,根据她延安时期离休老干部的标准,开始给她分配的住房太过窄小,不够标准。不够的部分,她要求折合成钱补给她。她有了这笔钱,才有底气吃那些补品和药丸。她跟我说:我就是要把补回来的钱化作胶丸吃下去。虽然说这些补品和药丸也许并不真地可以消难免灾,延年益寿,但是我想保健是一种心态。有了这种心态,不但在饮食,而且在各方面都会多加小心。她能高寿,与这种保健的心态应该有关。她虽然生活得不愉快,总在猜疑和被迫害的假想中不能自拔,但她晚年由于国家的离休老干部的基本政策,物质生活还是过得比较安定,这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最后体现了。(其中有相当一段时间,她在报章上看到对于部分冤假错案,有“国家赔偿”一说,为此她还找过律师,折腾过一阵,没有成功。)

30多年前,王老师给我讲述她小时候的故事。她的父亲非常宠爱她。作为舰长的父亲常常带她出海。她告诉我,她很小就比同龄人早熟、敏感和忧郁。她还清楚地记得,她四五岁刚记事的时候,有一次在舰艇甲板上,看日落晚霞红遍半边天,就隐约感觉人生的飘摇和渺小,触发一种巨大的悲凉,无可言说,泪如雨下,父亲怎么哄她也止不住她的泪水。那么小啊,连话都说不全,可那种叹人生之渺小宇宙之无穷的感受却是那么真切。王老师还跟我说过她身后葬仪的事情。当时她设想的海葬细节描述得如此生动,让我有些不寒而栗。她不愿意火葬,她从小在青岛海边长大,她觉得她是属于大海的,因为大海的宽大和深邃。大海才是她的真正归宿。她希望她死后,尸体完好无损,生前友好用一只小船,把她载到大海深处,缓缓沉入大海。她所想像的那种场景,是很难实现了。但是如果可能,假如她没有另一种后事的遗嘱,也没有亲属照管骨灰,我们学生也许可以帮助把她的骨灰撒进大海,也算是部分实现她的遗愿吧。

至于她的亲属,跟她亲的曾有走动的,都先她而去了。这些亲戚的后人根本就不了解她,也无任何接触,从不联系。使得老人孤苦离世。

94 高龄而去,按照中国的传统看法,可以算是喜丧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26188.html

上一篇:性骚扰
下一篇:参观鲁迅故居,非主流的视点

 

6  武夷山 陈安 曹聪 贾伟 刘全慧 qqlisten

发表评论评论 (1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1]梁红斌   2013-9-19 18:49
世态炎凉,让人心酸。最后遗愿那段写的很感人

这几天,王老师的事情老在脑子里绕

这几天,王老师的事情老在脑子里绕

屏蔽已有 2411 次阅读 2013-9-19 17:56 |个人分类:老师文集|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王知还

 

Quote

[2]贾伟 2013-9-14 02:35
悲剧不悲剧的要怎么看了,算是波澜壮阔吧
我发觉这个现象不是孤立的,每个时代都有,现在也有,我宝贝女儿热心sorority的事务,置自己的身体和功课于不顾,我笑着评价,要是那个年代,她说不定就去延安了。科学网上俞强好像提出文化生物学,意思是有生物学基础的。

博主回复(2013-9-15 19:18):作为旁观者,可以用波澜壮阔这样豪迈的字眼。被绞肉机折磨近死的人,完全是另一种心境。事实上,近20年的劳改农场生活,如果幸存,也不可能是完好的人,精神和肉体都是伤痕累累,好人也会折磨成被迫害狂。

但对这样的道路选择确实有另一个角度。“上进青年”如果不投身革命,而是小资留洋,其结果肯定是另一种人生,一种相对平凡,物质富足的生活(成为记者、作家或翻译),基本上注定是千万人中的一员。可是参加革命,而且革命成功了,除了为革命而牺牲,被革命而投入绞肉机等非人遭遇外,确实也可能成为新中国女姓领袖这样的历史风云人物。如果没有婚变,以王炳南(曾介入西安事变的中共元老)这样的资格,其夫人的地位与第一夫人也不过几步之遥。

[1]李俊 2013-9-12 15:41
哀悼!不过在“新华社去世”有特指?

博主回复(2013-9-12 16:16):没有言外之义。老师是新华社离休老干部。平凡以后落实政策回到北京,分在新华社的窄小的宿舍里,度过了余生。房子虽然不大,但那是北京的心脏地带,楼下餐厅很不错,离菜市场和地铁都很近。以前去看她,总是差我去菜市场买一些素鸡,去新华社食堂买一些主食一起吃晚饭。

无论她在新华社曾有多少屈辱和怨恨,新华社是她最后的归宿,这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最后体现了,对于一个投奔延安的离休老干部,一个身边没有任何亲人的她,更是如此。

~~~~~~~~~~~

在北京的时候,我的世界语朋友圈子中很有几位女士曾一度跟她走得近,也在生活方面提供了一些帮助,但最终还是由于她的多疑,疏远了。她的多疑和猜忌可能是很多年的牢狱生活的苦难造成的,她几乎怀疑过身边每一个人,这就决定了她最后岁月的孤苦。后来请钟点工,她也总在怀疑,太过挑剔,结果自己的生活就更加受苦。其间生病住院,她也怀疑医院有阴谋,会谋害她,身体没复原就坚持出院。她最大的心病是陈企霞的弟媳,当年是新华社的什么头儿。由于丁陈被打入反党集团之前,王老师曾经提过陈的意见(这些意见多少被利用了,虽然王老师坚持她与丁陈政治事件无关),她觉得陈家怀恨在心(后来看到陈企霞自辩词,确实指控了王老师的意见是导火索之一),所以王老师觉得这个弟媳一直给她穿小鞋,直接导致了她后来的自杀和叛逃等事件,最终是10年徒刑,近20年劳改农场的非人生活。这笔旧账在她心中烙印太深,以至于后来回到新华社,她还总在怀疑新华社有人在迫害她。我说,你的对手都死光了,你还怕谁呢?她说,死了并不等于其党羽都清除了。她要这样想,步步惊心,日子自然不好过。她住院几天回来,就坚持说她的东西被人翻过,有物件被偷。诸如此类,每次我去看她,她都要唠叨很多,我也只能听着。

王老师晚年虽然没写回忆或自传,有两年还是找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做,就是翻译中国古典诗词到英文,这是她的长项。那真是几年磨一剑,烂熟于心。翻译完,为了出版折腾了好几年,其间找过陈白尘、叶君健等老人帮忙,也曾联系美国作家和联合国科教文。最终是出版了,也确实在诗歌翻译领域留下了印记。这项成果之后,她就老在怀疑有人要侵犯她的版权,盗窃她的成果。她不明白,盗窃成果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有正式出版物在。至于版权,诗歌翻译是赔本的买卖,没有侵权的动机(说老实话,要是有盗版帮助加印分销,流传更广,不是更好么)。但这些道理她是听不进去的。所以,跟王老师交往,基本上只能听,只能附和或打哈哈,不能说。说了不同看法,就会引起她的疑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26186.html

上一篇:性骚扰
下一篇:王老师的临终情况

 

2  贾伟 qqlisten

发表评论评论 (1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1]mirrorliwei   2013-9-20 08:57
应该说这是个疾病,精神分裂或者是老年痴呆类型的。

[转载]胡世荣“冤案之源” 对王知还老师生平年月有记录

[转载]胡世荣“冤案之源” 对王知还老师生平年月有记录

屏蔽已有 2473 次阅读 2013-9-19 16:23 |个人分类:老师文集|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王炳南, 王知还, 胡世荣 |文章来源:转载

主题 冤案之源

在那个年代,人人都生活在恐惧中。不一定什么时候,什么事上,自己就会成了阶级敌、反革命、劳改犯、冤魂。这是怎么造成的,下面就以我经办的三起冤案作简单介绍。
一、王知还,女,1938年到1944年,先后在上海圣约翰大学,成都金陵女子文理学院读书、工作。在这期间,共产党外交协会王炳南同志向外国媒体介绍皖南事变的真相时,请王知还作翻译。为此,王知还认识了王炳南。那时,王知还从媒体上知道延安要建立民主政治的主张,想到延安参加革命。王知还的父亲,是国民党海军补给总站站长,坚决反对、阻止其女儿去延安。但王执意要去,因此,断绝了父女关系。其父一家定居香港,49年还给王知还来信,要女儿去香港团聚。王知还把信交给了领导。后来,她得知延安有人在南京梅园新村时,她立即赶了过去,正好王炳南在,就把她带到了延安,参加了革命工作,并和王炳南结了婚。在延安期间,王知还和王光美《刘少奇妻》、刘伯钊《杨尚昆妻》关系不错。1949年3 月,进入北京,在外交部工作。不久,因王炳南另有女人,1950年4 月王知还决定和王炳南离婚。问题就出在这里。离婚后,王知还的工作频频调动,“作家协会”、“文艺报”、“外国文学委员会”、“译文”、“新华社”,翻译、编辑。1958年1月21日,她写了一封信给王光美,后,服安眠药自杀,未遂,被下放到农村劳动。回北京后,1961年11月15日,新华社对外办公室主任肖希明同志通知王知还,领导决定,调离北京。她接受不了,又走投无路,想起了4 9 年父亲在香港的来信。1961年11月25日,她买了火车票南下。到广州平湖车站下车即被逮捕,押回北京。1963年3 月被北京高等法院以投敌叛国反革命罪判刑十年。送安徽白湖农场劳改。1980年8月,被安庆师范学院录用为该院外语系教师。王知还曾数十次向原单位申诉,都未得到回信。1984年7月,我在该院组织部工作,她向我诉说冤情。我即调阅了王的档案,认为是冤案。应该平反。向党委书记汇报。书记同意我的意见。等我写好平反的复查报告,书记又说,等他向省里汇报后再定。书记回来后说,省委组织部长说,王知还是前外交部长王炳南的前妻,不好办。我就于1984年10月21日以个人的名义把应平反的复查报告寄北京高等法院、新华社。同时要王本人也前去北京。直到1985 年4月16日,北京高等法院的张德军,新华社的孙小科、李亚非三人来到安庆我院,对我说你的法律知识不错,我们采信你的平反意见,决定给王知还平反,调回北京。
二、史心联的反革命变天案。史原来在部队服役,因其舅陆学斌当时是省委宣传部长,就退役来合肥师范学院中文系读书。59年陆被定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株连到史心联,因他在服役期间,曾画了一个12个角的星。是国民党的党徽,梦想国民党回来。变天。反革命。被判劳教送普济农场。后陆的问题平反了。省公安厅要求立即去农场把史接回平反。可史已在农场冤死。平反后,把其尸骨运回浙江慈溪。
三、谢青,地主家庭出身罪。谢青,1962年复旦大学毕业分配来合肥师范学院历史系任教师。家庭出身地主,其父40年代初就已去世。当地有人举报,地主家三个儿子都上了大学,都分配了工作。大儿子,安师大毕业,在合肥一中任教师;二儿子谢青;三儿子电影学院毕业,在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工作。当时的省长批示:“全家逮捕”交省公安厅长何真理办。我曾问具体办案人省公安厅四处一科的吕科长,谢年纪小,没有罪行怎判?他讲省长批的都得判。三年劳教,期满留场使用一辈子。谢青于1978年已平反。现为安师大退休教师。
现在不少人生存压力虽然很大,但人们不必为搞阶级斗争、政治运动而恐惧了。(我的实名叫胡世荣。先后在合师院、安师大、安庆师院工作。现在是安师院七十六岁的退休老人)。

转自:http://blog.kdnet.net/boke.asp?lzs_aqs.showtopic.379667.html

他写的另一篇大同小异的博文也一并转载于下留存:

唯上之灾
 
159 次点击
0 个回复
 
 
 
老樟树 于 2007-12-1 14:25:4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猫眼看人
政府的政策和国家的法律是领导干部行使权力的依据。但从我的实际工作中接触到的地方领导干部来看,其中不少在行使权力时,只唯上,不唯实,无视政府的政策和国家的法律。
                        一
  一天省公安厅直接来逮捕我校历史系教师xx.学校派我参加公安厅的专案组。案由是有人举报大地主三个儿子怎么都上了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国家单位工作。省长批示:全家逮捕。由公安厅办。在办案过程中,我提出,其父虽然是大地主,早在40年就死了。三个儿子是觧放后上的中学大学,均在6 0 年前后毕业参加工作的,没有政治问题,更没有罪行,怎么这样办?省厅办案人员说,xx省长批的就得办,没有罪行,判刑 三年,畄场使用一辈子。三中全会以后,該教师向学校提出申诉,要求平反。学校派人多次到省公安厅索要案巻。但厅长不同意复查平反。学校再次派我去省公安厅索要案巻。省厅办公室的人讲,你校多次来人,我们也多次请示厅长,厅长不同意对该案的复查平反。我说我要见厅长。他们说,厅长不可能见你。次日,我在上班前就到厅长办公室門口等待。他一来我就送上索取案卷的介绍信。厅长说,此案是省长批的,不能平反。我说,最近中央下发的平反案例通报,那是中央批的都平反了。我说,请你在我的介绍信上批一下,案巻由我调走,我们回去写个复查报告,报你们审批。他说行,一定报来。实际上当时此案的平反,不需要报他们审批了。
                       二
        反右倾期间,原省委宣传部长xxx,因右倾受到处分 。原来其侄xxx在部队服役,因在纸上画了十二个角的星,从部队退役到我校中文系学习。因部长出了问题,又是由公安厅直接判刑,送农 场劳改。后来部长平反了,省公安厅通知我校快到农 场接回平反。可是多年前已死于农 场。只得将其遗骨由我护 送回老家浙江慈溪。
                      三
1980年,我校到劳改农场录用了因反革命罪被判刑十年畄场使用的王知还女士为我校外语系教师。王 原在上海圣约翰 大学学习,后在成都金陵女子文学院任教师。41年到45年间,曾被王炳南聘为翻译。后去了延安和王炳南结婚。49年3月随中央到北京。先后在外交部、新华社工作。50年4 月因婚变与王离婚。1963年因反革命罪由北京高级法院判刑十年。刑満畄场使用。1984年,王向我校提出要求平反。我调阅了王 的案巻,对照三中全会的政策,向学校領导汇报,认为王应予平反。校領导向省委组织部汇报后说,省里认为她是前外交部长的前妻,不好办。我只得以复查人的个人名义,把应予平反的复查报告分寄新华社、北京高级法院。1985年4月此两单位来人说采纳我的平反建议,王知还女士予以平反,调回新华社。

在三中全会以后的那段时期,我经办的160多位知识分子的冤假错案的平反案件,这些都是唯上不唯实造成的人间悲剧。由于干部选拔任用制度上的缺陷,幕后操作的任命制。在领导面前专讲中听话的人,就是才,就是德。实际上是逆淘太。由于监督的缺失,权力结构的格局始终处于非常态中。1994年克拉玛依友谊馆舞台上布幕着火,坐在前排离布幕最近的領导,不是及时灭火,疏 散学生,教委领导竞丧尽 天良地大喊“学生别动,让领导先走”。至使十五所中小学参加大会的师生中其中284名学生,17名教师,22名工作人员葬身火海,这是前所未有的惨絕人寰的特大悲剧。长期以来,在扭曲的生存环境中,干部中不少人人性的扭曲和泯灭 ,媚上、唯主、唯上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党的方针政策,政府、国家法律、法规再好,什么理论,什么精神,什么科学,对他们来讲,都是纸上谈兵。  

转自: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961141

革命不是绘画绣花,革命是绞肉机

围脖:革命不是绘画绣花,革命是绞肉机

屏蔽已有 2548 次阅读 2013-9-13 19:56 |个人分类:老师文集|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绞肉机

有此一叹是想到最近去世的王知还老师,她在上个世纪40年代投奔延安,参加革命,走上了一条“上进青年”血与火的不归路。

本来是资产阶级家的千金,受过良好的教会学校教育,爱幻想,爱写英诗,敏感聪慧,大学时代就崭露头角,极受外国教授欣赏。曾有机会拿奖学金留洋,远离灾难的祖国。她却阴错阳差被革命党看中,最终投入革命大熔炉,注定了悲剧的一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24719.html

上一篇:鸭粉有米粉和粗粉之分
下一篇:西北肉夹馍的做法吸收了土耳其烤肉和汉堡包的模式

 

6  刘全慧 陈楷翰 贾伟 吴吉良 朱志敏 白图格吉扎布

发表评论评论 (3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3]吴吉良   2013-9-14 11:12
革命的原动力是纯真和热血。但是总有人站在后面。

删除 回复 |赞[2]贾伟   2013-9-14 02:35
悲剧不悲剧的要怎么看了,算是波澜壮阔吧
我发觉这个现象不是孤立的,每个时代都有,现在也有,我宝贝女儿热心sorority的事务,置自己的身体和功课于不顾,我笑着评价,要是那个年代,她说不定就去延安了。科学网上俞强好像提出文化生物学,意思是有生物学基础的。

王知还老师2013年8月16日逝世,愿她安息

王知还老师2013年8月16日逝世,愿她安息

屏蔽已有 4051 次阅读 2013-9-12 15:22 |个人分类:老师文集|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王知还

刚得知,我大学英语老师王知还老人家上个月在新华社去世
 

最近有网友告知:

“刚向新华社的朋友打听过,老人家已于上个月16日过世……”

终年94吧。94而去,也算寿终正寝了。但是晚景还是寂寞凄凉,饱受病痛。她最后10年与我老爸一直有联系,寻求老爸在医疗方面的帮助,以减轻病痛。她过世的细节以及后事怎么处理的,都不清楚。

几年前去新华社宿舍楼看她,她已经基本不能外出行动了,在室内也差不多是爬行。但是头脑口齿还很清楚。已经难以挪动的双腿带给她很大的痛苦,清醒时大部分时间就是自己用某种中药绷带,一层层缠绕双腿,以减轻痛苦。

她这一辈子,论高寿,已经把对手和同龄人都比过去了,用她自己话说:我斗不过你,可我活得过你。记得当时她说完这句,我和老师都大笑了一场。

王老师是跟王光美类似时期投奔延安的,曾与王光美住在一个窑洞。她是王炳南前妻,中间经历很多生活与政治的波折及婚变。曾经在延安翻译马列毛,解放后在作家协会和新华社工作,直到因60年代初不堪政治运动的折腾,几度自杀未成,进而企图“叛逃“香港(去投奔父亲)在边境被抓,判刑入狱近20年,最后应聘来我院做我们英文阅读写作课的主讲老师。

30多年前,王老师给我讲述她小时候的故事。她家住在青岛,家里有厨子、园丁和管家,家境很不错。家里有一个严厉的母亲,她不喜欢。但她的父亲非常宠爱她。作为舰长的父亲还常常带她出海。她告诉我,她很小就比同龄人早熟、敏感和忧郁。她还清楚地记得,她四五岁刚记事的时候,有一次在舰艇甲板上,看日落晚霞红遍半边天,就隐约感觉人生的飘摇和渺小,触发一种巨大的悲凉,无可言说,泪如雨下,父亲怎么哄她也止不住她的泪水。那么小啊,连话都说不全,可那种叹人生之渺小宇宙之无穷的感受却是那么真切。

她还说过:我是大海边生的,应该回归大海。她当年设想的归宿,是用某种方式葬身在大海。

老师悲剧的一生,真是应验了老话: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其实早就倦了、知了,可是不到长眠“还”得了么?60年代初自杀未遂,不得解脱,唯一的回家之路是投奔在香港的老爸。“我多么傻啊,在深圳下了车居然沿着大路走,离边境还远着呢,就被截留”。几句盘问,就露馅了,企图叛逃,投奔资本主义自由世界。

王知还老师从上个世纪40年代投奔延安,参加革命起,就走上了一条“上进青年”的血与火的不归路。本来是资产阶级家的千金,受过良好的教会学校教育,爱幻想,爱写英诗,敏感聪慧,大学时代就崭露头角,极受外国教授欣赏。曾有机会拿奖学金留洋,远离灾难的祖国。她却阴错阳差被革命党看中,最终投入革命大熔炉,注定了悲剧的一生。

愿她老人家安息!

【附】曾经汇编王老师的作品:

老师文集

王知还老师生平(附照片)

王老师是我的恩师。本科阶段,师资紧缺,幸亏有王老师的加入。还记得20多年前的一个笑话。有一次,王老师重感冒,带病上课,打喷嚏不止,忍不住小声咕哝道:“Such nuisance!” 我坐前排,轻声回应道:”It’s really not a new-sance. It’s an old ’sance’. You have caught cold for days now.” (顺便一提,在西方,别人打喷嚏时最合适的话应该是,”Bless you!”) 王老师本想批评我不认真听讲,但终于忍俊不住笑了。同学中有听到的跟着笑, 有没听见的觉得莫名其妙。

王老师出身国民党海军军官家庭。自小聪颖伶俐,圣约翰大学和金陵女大高材生,擅长写英诗,她用自己写的十四行诗的诗集作为毕业论文,极受老师和校长的赞誉。上个世纪30-40年代投奔延安,同期去延安的上进革命女青年还包括王光美,两人曾经是同室闺友,住在一个窑洞里。后在外事组从事《毛泽东选集》翻译工作,解放后曾经在新华社和作家协会工作。从网络上查到其生平介绍如下:

王知还老师原在上海圣约翰大学学习,后在成都金陵女子文学院任教师。41年到45年间,曾被王炳南聘为翻译。后去了延安和王炳南结婚。49年3月随中央到北京。先后在外交部、新华社工作。50年4月因婚变与王离婚。1963年因反革命罪由北京高级法院判刑十年。刑満畄场使用。1984年,王向我校提出要求平反。我调阅了王的案巻,对照三中全会的政策,向学校領导汇报,认为王应予平反。校領导向省委组织部汇报后说,省里认为她是前外交部长的前妻,不好办。我只得以复查人的个人名义,把应予平反的复查报告分寄新华社、北京高级法院。1985年4月此两单位来人说采纳我的平反建议,王知还女士予以平反,调回新华社。

摘自《唯上之灾》

From blog

中央外事组部分成员合影(1947年,山西临县三交镇?)
左起:徐永煐  王炳南  王知还  王朝臣  章文晋  陈家康  吴青  王凝
(摘自徐绥之的博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24325.html

上一篇:鸭粉有米粉和粗粉之分
下一篇:西北肉夹馍的做法吸收了土耳其烤肉和汉堡包的模式

 

6  张鹏举 刘钢 贾伟 翟自洋 朱志敏 白图格吉扎布

发表评论评论 (3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2]ljxm   2013-9-12 16:24
可否新华社后加“宿舍”二字,更好一些,因为“新华社”表示去世的地点好像“别扭”!

删除 回复 |赞[1]ljxm   2013-9-12 15:41
哀悼!不过在“新华社去世”有特指?
 回复  : 没有言外之义。老师是新华社离休老干部。平凡以后落实政策回到北京,分在新华社的窄小的宿舍里,度过了余生。房子虽然不大,但那是北京的心脏地带,楼下餐厅很不错,离菜市场和地铁都很近。以前去看她,总是差我去菜市场买一些素鸡,去新华社食堂买一些主食一起吃晚饭。

2013-9-12 16:16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王知还老师生平(附照片)

王知还老师生平(附照片)

已有 6080 次阅读 2010-2-27 16:56 |个人分类:老师文集|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王知还, 生平

王老师是我的恩师。本科阶段,师资紧缺,幸亏有王老师的加入。还记得20多年前的一个笑话。有一次,王老师重感冒,带病上课,打喷嚏不止,忍不住小声咕哝道:“Such nuisance!” 我坐前排,轻声回应道:”It’s really not a new-sance. It’s an old ’sance’. You have caught cold for days now.” (顺便一提,在西方,别人打喷嚏时最合适的话应该是,”Bless you!”) 王老师本想批评我不认真听讲,但终于忍俊不住笑了。同学中有听到的跟着笑, 有没听见的觉得莫名其妙。一晃30年了,祝愿王老师健康快乐,长寿无疆。 

王老师出身国民党海军军官家庭。自小聪颖伶俐,圣约翰大学和金陵女大高材生,擅长写英诗,她用自己写的十四行诗的诗集作为毕业论文,极受老师和校长的赞誉。上个世纪30-40年代投奔延安,同期去延安的上进革命女青年还包括王光美,两人曾经是同室闺友,住在一个窑洞里。后在外事组从事《毛泽东选集》翻译工作,解放后曾经在新华社和作家协会工作。从网络上查到其生平如下:

王知还老师原在上海圣约翰大学学习,后在成都金陵女子文学院任教师。41年到45年间,曾被王炳南聘为翻译。后去了延安和王炳南结婚。49年3月随中央到北京。先后在外交部、新华社工作。50年4月因婚变与王离婚。1963年因反革命罪由北京高级法院判刑十年。刑満畄场使用。1984年,王向我校提出要求平反。我调阅了王的案巻,对照三中全会的政策,向学校領导汇报,认为王应予平反。校領导向省委组织部汇报后说,省里认为她是前外交部长的前妻,不好办。我只得以复查人的个人名义,把应予平反的复查报告分寄新华社、北京高级法院。1985年4月此两单位来人说采纳我的平反建议,王知还女士予以平反,调回新华社。

摘自《唯上之灾》

From blog

中央外事组部分成员合影(1947年,山西临县三交镇?)
左起:徐永煐  王炳南  王知还  王朝臣  章文晋  陈家康  吴青  王凝
(摘自
徐绥之的博客

 
1982年初,安庆师范学院英语系77级毕业照(王知还老师前排左四,立委第三排左一) 

 
2002年初,立委拜访王知还老师(甜甜摄) 

 
1986年,王知还老师与立委及其世界语朋友合影 

 
2005年春,王知还老师在家中(立委摄)

王知还 – 新寓言二则

王知还 – 新寓言二则

已有 2782 次阅读 2010-2-27 03:06 |个人分类:老师文集|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寓言, 王知还

新寓言二则 

 

作者: 王知还 
(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寓言一则
         (老朽)
  不是黄山的迎客松,亦非匡庐的名古木;不过是偏僻山坳石丛中迸出的一棵奇树——虬蟠数仞据羊肠,历经悠悠岁月,风霜雨雪;雷击电掣,枝折杈断。主干扭曲,却顽强地活着,个别枝条上还爆出一蓬蓬绿叶,兀立于乱石嶙峋中,远远望去,倒也风骨独具。
  一日,几位野游散客偶经此处,见了此树,不禁细细打量起来。
  甲(沉吟片刻)说:你看!这枯枝弯曲处的形状像什么?是否有点像那座古希腊雕刻“掷铁饼者”(The Disk Thrower)的架势?若从这儿(指点着部位)锯下来,稍加修饰,岂非一神肖的绝妙“根”雕?
  乙,用大手捋新抽出来的嫩枝条,说:这些枝条柔韧性极好,剥了皮,能编一只小篮子哩!
  丙,踢了踢树干底部,说:这树桩底部,直径有二尺来粗吧!锯成几截,能加工成不错的几块砧板哩!
  丁:啥时你们来锯时,请捎个信儿,叫我来看看横断面的年轮,可以研究它的生长史和相关的气候变化情况。要知道,在这种干旱瘠薄的乱石堆里,能长到这么粗壮,是很少见的。
    甲, 又插话:如果你们真来砍树,别忘了告诉我。我要来扒出树根,其中必有适合加工成根雕艺术品的材料。作砧板不够尺寸的树干部分,也可雕成小头像什么的。
    奇树的实用“前景”,就这样被几位野游人勾划完毕。但是,又有谁会从维护生物多样性的环保意识出发,承认价值多样性的科学理念,想想这棵树是否属于什么濒危珍稀物种,有什么潜在的药用或别的价值呢?!
           2002年9月  

                    “母狗”、猫、羊
    有功成名就者,令人想起“临财‘母狗’(毋苟)得,临难‘母狗’(毋苟)免”的白字笑话中的“母狗”。财,或权,或名(现实中此“三位一体”现象屡见不鲜)既为“母狗”得去;难——困难,劫难或责难——又被精明或檀权地避开了;那么,创造财的,顶着困难上的,代人受过“顶缸”的又是谁呢?不免叫人想起西谚词语“猫爪子”。猫伸出钩形尖爪火中取票,烧焦了毛,灼伤了皮,把噼啪作响爆裂的熟栗子从火苗中挑飞出来。回头一看,栗子却被人捡走了。猫“咪—噢、咪—噢”抗议了两声,却被一脚踢得老远。
    另一西谚词语是“替罪羊”。多为睁着善良的眼睛看世界、傻呼呼、毫无戒心的羊羔,最适合诱来剥杀了祭神,以其鲜血洗刷恶人之罪。
    现实生活中,这种事并非少见。
                      1998年10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298025.html

【王知还选译:古今爱国抒情诗词选】简介

【王知还选译:古今爱国抒情诗词选】简介

屏蔽已有 4554 次阅读 2009-12-25 13:10 |个人分类:老师文集|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misswang2005.jpgwang_book.jpg

作者简介:
王知还,青少年时期喜爱并习作英诗;1947年参加革命。翻译过毛主席著作,做过编辑、对外文学交流工作、写过新闻特写。经历长期坎坷后,于1985年春平反,1987年离休。

前言:

代序

众所周知,生活是文学创作的源泉。相对而言,文学翻译一般地更多依赖对外文的掌握与语言修养,至少从技巧上说是如此。但这本诗选的编译者却发现,生活积累和对其思考领悟,对于编译者感情的变化、升华,对选择什么样的作品主题,来进行翻译再创作,也是至关重要的。笔者青少年时期所喜爱的中、英文诗篇,与经历了长期坎坷之后复归宁静、得以在暮年选译的爱国抒情主题的诗词,差异颇大。这说明生活本身把译者的理解力、文学趣味和价值观引向了趋于成熟。也许这正体现了事物所固有的矛盾统一性吧。“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主要成在精神气质、价值取向方面。

周总理1956年1月所作“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中讲到知识分子改造通常经过的三条道路,其一就是经过自己的业务实践。笔者前此从事过的各种工作,很少与自己业务上真正所长有关。如果在晚年能够完成一件自己所喜爱的业务实践,并从中自然而然地体现出思想改造的某些收获,也是聊可自慰的事。

不过,在具体的中诗英译上,笔者倒深感自己有点像新时期的高玉宝了——主要是像他写小说的那份费劲、困难上。不是说原本就像高玉宝那样受缺乏文化与物质条件的限制,而是长期的荒疏和开始译作时处境的不安定,使表达能力降低而恢复缓慢。多少词汇在脑际影影绰绰,若明若暗,必须不断地查字典才能确定含义与用法。仅这一点,也差可与高玉宝的画图形符号的艰苦相比拟了。但以勤补拙,总算把选集完成。但愿能像老作家一翻译家叶君健同志六年前在一封信中鼓励我的那样:“希望出版社……极少考虑质量的局面能很快改变,你的译品得以全部出版成书,这对读者也是好事。”也就是说,我希望献给读者的是一册有益、能给予美的享受的小集子。

由于在特殊的逆境中心里开始激荡着与一些历史上爱国主义名篇的共鸣,所以从初始脑子里就形成一条鲜明的主题“红线”;于是在此后较系统地选材时,为了突出某些诗篇中的主题,选译者便删节了看上去不那么与主旨紧密相关的某些部分——特别是用典太多、需大量注释的段落,以便读者的注意力能贯注于对精华部分的欣赏。因此便在某些长诗(也有个别不太长的诗)中出现了删节号——当然以不损伤诗的主旨为前提。

至于译作通常都有的参考书目,由于编译最初篇章时生活的不安定,手边无书籍,临时找来的参考书用过归还就忘怀了,现已记不清出处。只是到安顿下来后,才把安微人民出版社出的《华夏正气篇》(黎洪、施培毅、朱玉衡选注)作为参考,以构建拙译选题的大致框架;当然,具体选目还是从多方面搜集来的,有些大诗人的诗篇甚至是看过全集或选集最后才定的;同时也参考过名家对诗人的评介、分析文章。但总地说来,此诗集产生于与学者书斋气氛绝少相似的环境中,从而难免有不规范之处。

应该提到的是:虽然编译者本人从事译作的条件很差,却有幸得到一些知名学者、以前的上级领导和一些朋友的鼓励与帮助。他们包括:林默涵、臧克家、陈白尘、章文晋、叶君健、刘德有、林戊荪、芮苑如、陈佩明、王宁军、李维……等同志。国外的一位诗人、一位出版社负责人,在看完我的投稿后写的复信,也增强了我争取出版的信心。若没有这些,在前些年以至目前仍不同程度存在的严肃作品(包括译品)出版难的大气候下,要在完稿后数年如一日地冒着被冷落的痛苦坚持投稿,也是不可能的。在此,对那些敬爱的老领导、老诗人、老学者,和朋友们,谨表示最衷心的、永不枯竭的谢忱!对于已不幸谢世的同志,笔者的心香将烟火缭绕不绝。

王知还
1994年8月

请读片断:
屈原
离骚(摘 录)
昔三后之纯粹兮,
固众芳之所在,
杂申椒与菌桂兮,
岂维纫夫蕙茝?
彼尧舜之耿介兮,
既遵道而得路。
何桀纣之猖披兮,
夫唯捷径以窘步!
惟夫党人之偷乐兮,
路幽昧以险隘。
岂余身之惮殃兮?
恐皇舆之败绩!
忽奔走以先后兮,
及前王之踵武。
荃不察余之中情兮,
反信谗而斋怒。
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
忍而不能舍也。
指九天以为正兮,
夫唯灵修之故也。
众皆竞进以贪婪兮,
凭不厌乎求索。
羌内恕已以量人兮,
各兴心而嫉妒。
忽驰骛以追逐兮,
非余心之所急。
老冉冉其将至兮,
恐修名之不立。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
夕餐秋菊之落英。
苟余情其信姱以练要兮,
长顑颔亦何伤!
长太息以掩涕兮,
哀民生之多艰!
余虽好修姱以几羁兮,
謇朝谇而夕替。
既替余以蕙纕兮,
又申之以揽茝。
亦余心之所善兮,
虽九死其犹未悔。

目录:
目录
代序
屈原
离骚(摘录)
湘夫人(摘录)
曹操
蒿里行
曹植
叚旦篇
左思
咏史(之二)
陶渊明
精卫衔微木
鲍照
代白头吟(摘录)
张九龄
江南有丹橘
李白
行路难(组诗之一)
远别离(摘录)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
刘长卿
送李中丞归汉阳别业
杜甫 Du Fu
春望
梦李白(一)
梦李白(二)
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摘录)
春夜喜雨
白居易
赋得古原草送别
轻肥
刘禹锡
浪淘沙
陋室铭
李商隐
无题(摘录)
杜荀鹤
再经胡城县
无名氏
一团茅草乱蓬蓬
王令
暑旱苦热
苏轼
水调歌头·中秋感怀
饮湖上初晴后雨
江城子·密州出猎
李纲
病牛
李清照
乌江
岳飞
满江红·怒发冲冠
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
陆游
金错刀行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关山月
示儿
辛弃疾
鹧鸪天
贺新郎·同甫见和再用韵答之
文天祥
过零丁洋
金陵驿
正气歌
于谦
石灰吟
咏煤炭
俞大猷
舟师
戚继光
春野
出塞
船厂阻雨
病中偶成
释函可
初发
生日四首(之一)
问石人
黄宗羲
山居杂咏
张煌言
赋得相逢俱是岁寒人
入武林
夏完淳
即事
别云间
郑燮
竹石
燕京杂诗
龚自珍
己亥杂诗(一)
己亥杂诗(二)
己亥杂诗(三)
林则徐
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
谭嗣同
有感一章
徐锡麟
在东京博物馆见我国故钟
出塞
梁启超
水调歌头
秋瑾
柬某君
何香凝
哀思惟奋酬君愿
鲁迅
为了忘却的记念
无题(赠日本友人)
自嘲
无题
邹容
和西狩
宁调元
武昌狱中书感
熊瑾玎
接端绶出狱后来信
览物
李大钊
题蒋卫平遗像
毛泽东
沁园春·长沙
沁园春·雪
熊亨瀚
示妻
吉鸿昌
就义诗
郁达夫
满江红·闽于山戚继光祠题壁
瞿秋白
卜算子
梦回
陈毅
记遗言
青松
秋菊
冯雪峰
塞童
李少石
寄母
南京书所见
陶铸
狱中
赠曾志
邓拓
狱中诗
阜平夜意
过东林书院
许晓轩
除夕
聂绀弩
对镜
邱才豪
赣北农民暴动
林默涵
观壶口瀑布
天安门革命诗抄选译(五首)

wang_book.jpg

图书所属分类:> 文学艺术 > 诗词散文
图书名称:古今爱国抒情诗词选
出版社: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装帧:平装
开本:32开
出版日期:1995-08
国标编号:7-5001-0378-6/H.125
丛书名:汉英对照
译者:王知还
主编:章婉凝
页数:23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281312.html

上一篇:王知还老师的汉诗英译
下一篇:mirror – 讲科学原本是个好事情、好习惯

 
 

收藏

《立委推荐:王知还 – 灰烬中的诗篇》

《立委推荐:王知还 – 灰烬中的诗篇》
Posted by: 立委
Date: February 27, 2007 09:41AM
王知还老师来函:灰烬中的诗篇 

 

立委: 

你好! 

Is there a way, whatever, any such, 
in all the world existing, to unlade, 
unlock, unlatch, enliven by a touch 
magical the long-lonely weighed- 
down soul, that, waking like an apple tree 
frost-fettered, now reviving, trembling, 
with wind and rain rollicking in glee, 
it brightens to a loveliness of spring? 
Yes, there is one, one only, one alone – 
not love uncomprehending, singeing, blind, 
self-happy-seeking; but there is a known 
way, thing, fine thing, consoling, gracious, kind – 
What? Sympathy! Reverberating wide 
and wider, when the asking is replied. 

这是60年前一个大三学生创作的“十四行”(sonnet,又译《商籁体》),曾被当时聚集于成都的五所教会大学几位英国文学教授所激赏。而后,1967年,在劳改农场的女犯面前,和我的其他原作和译作,以及私人信件、照片等等,统统在点燃的火苗中灰飞烟灭。这一次,你在越洋电话中,为我朗读扬振宁校改过的翁帆英文诗,不竟触动了我一根接近麻木的神经,令我猛醒:同为中国大学生(尽管是在迥异的时空和境遇中)用英文尝试表达诗情,二者的命运何其悬殊一至于此!同时,与我大学时期写诗相关的一些小故事,也鲜活地再现脑际。于是,我想,只要想起一些尚有可读性的诗句,可能会引起兴趣。便绞尽已被痴呆症中度侵蚀的脑汁,集数日之努力,竟从消失了的灰烬中,又神奇地拣回几片焦黑的破碎诗页。上列是唯一能完整地复述出来的一首。同时,也想学着时下流行的”诗配画”的风气,以相关的小故事,权当”速写”,与之相配。 

1942年,我插班进入金女大英文系。当时,金女大、燕京、南京、齐鲁四所教会大学,已先后迁至位于成都的华西大学宽阔的校园内。各校英文系的学生都可选听任何一校英文教授开的专业课,”资源共享”。南大英文系主任 Dr. William P. Fenn 开的”英诗概论”和燕大教授 Grace Boynton 开的”现代诗歌”课(注:2003年11月3日《中华读书报》所载章开沅的”教会大学在中国”文中,曾评价并引用过 Fenn 的言论。Boynton 的名字也曾在几年前”博览群书”某文中被提起过),都讲授得十分精彩。这就引发了我自中学始即跃跃欲试的”大胆妄为”的写诗冲动,照着我特别喜爱的一些诗的语言风格,”依样画葫芦”,课余逐渐写了几十首。后来,精选出16首十四行,作为我的毕业论文(Dr. Fenn 就是我的导师),居然引起华西大校园中许多外籍教师的瞩目。 

不过,”万事开头难”。一个小插曲至今留在记忆中,鲜活常青。Miss Boynton 除教”现代诗歌”外,还开过英文作文课。1943年某日,下课后我拿着自己的几首诗请她指教。她微笑着接过去,却不紧不慢、温和地说:”呀,你们中国学生能把英文句子写通就不错了,还写诗呀!”但诗页既已递到她手,我也不便再要回来。这样,我的”处女作”,就进入了她的审读视线。再次课余见面,Boynton 态度大变,她惊喜地评说了两三句。此后,她曾邀请我到她独居的小楼去喝过一二次午茶,谈天、说诗。作文课上,她常向全班朗读我写的散文。再后,华西大各校外籍教师中曾传来过对我实际上很幼稚(尤其在意韵方面)的作品的溢美之辞,比如说,”She’ll burst into print any time”…… 

想不到的是:那竟成了我此生仅有的一段原创性英文诗写作的实践了!至于”burst into print” (应该说, struggle into print) ,至少在有关英诗方面,那是在整整半个世纪以后,当陪衬”运动员”和沦为囚犯19载、最终幸逢拨乱反正以后的事了。--也就是你帮忙上网介绍的那本《古今爱国抒情诗词选》的出版之时的事了。 

今天重提这个话题,不过是在乏善可陈的衰迈余年里,重温一下成年以后少有的较为舒畅的岁月,并为你这样的业余诗歌爱好者,提供旧时教会学校生活的一点逸闻罢了。 

王知还 

2005年二月十日,北京 

============================== 

王知还:灰烬中的诗篇二 

当年暑假在师院,我常跟王老师一起吃早饭,听她谈她一生的坎坷和传奇。她最怀念的是大学时代和她大学时代所写的英诗,当时出类拔萃,才气横溢,极受教授和校长器重。这一篇小诗就是当年她给我回忆记录下来的片断。还记得王老师跟我讲解诗句“He sits and reads the pool”时,说sits是短元音,reads是长元音,相互配合使得诗句抑扬顿挫。并做出鸟儿神情专著盯着池塘的神态,作为此句的演示。 

王知还老师早期的另一首诗(不全) 

The Kingfisher 

He is a flame of emerald, 
With a shining ruby breast, 
Of all things most beautiful, 
By Mother Nature drest; 
Inhabits the deep woodland green, 
By some water calm and cool, 
And on a wayward stretching bough, 
He sits and reads the pool. 

Then darts he like a light’ning flash 
With winning fleeting grace, 
Dips his winglets in the pool, 
And wrinkles its halcyon face. 

Then the flame of emerald 
Has vanished out of sight. 

王知还老师的汉诗英译

王知还老师的汉诗英译

已有 3808 次阅读 2009-12-25 13:07 |个人分类:老师文集|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诗词, 爱国, 王知还, 英译, 气节

《立委推荐:王知还老师的汉诗英译》
Posted by: 立委
Date: March 17, 2007 06:53AM
优秀的汉诗英译 

 

发帖人:Wei Li 

九年前,我曾收到我的英文老师王知还寄赠的她编译的汉英对照诗集《古今爱国抒情诗词选》。因为工作繁忙,便随身携带,有空阅读几首,觉得颇有特色。最大特点是,诗集出版于她从19年冤狱幸存出来、于花甲古稀衰迈之年,克服种种物质生活方面的困难,译出如此忠实于原作的精神、语言、气韵,琅琅上口的诗集。编选的范围上自屈原,下迄《天安门诗抄》。除去脍炙人口的名篇之外,也不乏她情有独钟的,较冷僻,但诗意浓郁的,比如释函可的“问石人”等篇什。贯穿始终的是一种沉郁的忧国忧民情怀,这大概与她本人的经历是密不可分的吧。个人欣赏之余,我愿意选几个短章,与诗歌爱好者分享阅读的愉悦。 

王知还译诗选登(版权所有) 

[1] 

李商隐 
无题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 
UNTITLED by Li Shang-yin 

So hard for us to meet, 
Harder still to part. 
Languid though the east wind, 
Faded flowers are blown apart. 
The silkworm’s silk is exhausted 
Only when its life is spent; 
The candle’s tears are dried, 
When itself to cinder’s burnt. 

[2] 
黃宗羲 
山居杂咏 
锋镝牢囚取次过, 依然不废我弦歌。 
死犹未肯输心去, 贫亦其能奈我何! 
廿两棉花装破被, 三根松木煮空锅。 
一冬也是堂堂地, 岂信人间胜著多。 

Written in Retirement by Huang Zongxi 

Successively, the battlefield, 
The prison, I have all gone through; 
And these have not deprived me yet 
Of my pure, music-like virtue. 
Not e’en with Death confronting me 
Have I lost heart or bowed my head, 
How, then, could poverty be brought 
To bear on me, my nerves to shred? 
Twenty ounces of cotton wool 
Between tattered sheets for a quilt, 
A virtually empty pot above 
A fire with three pinewood sticks built; 
E’en so, I do feel I have passed 
A rigorous winter fine and swell, 
And scorn the tenet that the world 
Holds trump cards o’er us each and all! 

[3] 

《天安门诗抄》 
(三) 
天惊一声雷,地倾绝其维。 
顿时九州寂,无语皆泪水。 
相告不成声,欲言泪复垂。 
听时不敢信,信时心已碎。 

A thunderbolt cracks out of the sky, 
The earth collapses as though lost its stay. 
All silence – the nation at once appears, 
Dumb-founded, speechless, all in tears! 
To tell the news, No one his voice could find, 
About to speak, sobs shove the words behind. 
Having heard, no one dares believe, 
Believing, the heart’s broken in grief. 

(四) 
素纸黑纱含恸剪,苍松翠柏和泪扎。 
谁言献花是旧俗,明朝她死定无花。 

White tissue, black armbands, 
In anguish we cut and wind. 
green pine and cypress branch, 
With tears we fondly bind. 
Who says it’s a mode outdated 
To offer flowers to those we admire? 
Wait till she dies, surely she’s fated 
To have no flowers at her pyre! 

关于本诗集的资讯: 

《古今爱国抒情诗词选》SELECTED LYRICS ON THEMES OF PATRIOTISM AND MORAL INTEGRITY(FROM 
ANCIENT TO MODERN CHINESE CLASSIC POETRY) / 王知还 选译. – 北京: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1995;239页; 
19CM; 汉英对照;ISBN 7-5001-0378-6 

网上链接: 

〔1) 王知还译诗选登(内含影印件及原书附注): 
[homepage.mac.com] 

(2)王知还作品专辑: 
[homepage.mac.com] 

[编译附言] 
诗稿寻求出版者的过程中,曾得到美国夏威夷诗人 Kauraka Kauraka 的赞赏。附上 Kauraka 回信中有关本诗集的评论。 

…… 
Since I cannot read Chinese, I cannot comment on the accuracy of the translation. 
But what I have read, I like it very much.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s 
very well and worthy of publishing. Since this work is conceived as a 
bilingual manuscript, I would very much like to see it published in Chinese 
and English. This would entail certain problems. I recommend that you write 
to the organization below, to ask for publishers who might be interested 
in printing this book in two languages. 
…… 
You might like to send a sample of the poems as well. You could mention 
that their address was recommended by myself who is a friend of Luo Qing, 
the Chinese painter and publisher. 
…… 

Date: Dec. 26, 1986 

另外,美国加州的亚洲人文出版社社长 M.K.Jain 鉴于本诗稿的内容和品质,也建议译者联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求出版资助,有关信息如下。 
…… 

it is our advice that the author directly contact UNESCO since they at 
times provide financial support for publication of this sort. She should 
contact 

Mr. Edouard Maunick 
Chief, Cultural Exchanges 
UNESCO 
…… 
With persistence, we are sure she would find a suitable publisher for it. 

M.K.Jain 
President 
Asian Humanities Press 
Santa Clara, California 
May 30, 1988 

【王知还选译:古今爱国抒情诗词选】简介; 【王知还选译:古今爱国抒情诗词选】选登, 北京: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1995。网上信息: 网上购买:【王知还选译:古今爱国抒情诗词选】; 图书借阅:【王知还选译:古今爱国抒情诗词选】

——————————- 
【王知还老师作品专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281311.html

上一篇:读者来稿:Palmetto – 为镜子叫好并与其磋商
下一篇:mirror – 讲科学原本是个好事情、好习惯

 

1  柏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