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老方走了,深切哀悼! 屏蔽留存

微博:老方走了,深切哀悼!

屏蔽已有 1639 次阅读 2012-4-8 09:48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微博

以前写过,老方是我们这代人的真正意义上的精神导师。

谨致深切哀悼。
 
Quote:
改革伊始,开放的门欲开还掩。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很模糊,美帝和资本主义是魔鬼还是天使,一片朦胧。这时候,是自由化领袖方励之先生充当了我们这一代人的精神导师。这么多年过去了,回想起来也很滑稽,方先生的言论当时是作为反面教材被系统收集,广泛散发给我们学子的。(事搁这么多年,据说可能还是禁区)
 
引用:

老方是我们这辈人真正的启蒙导师。记得当年他的《言论集》传诵一时,醍醐灌顶。上面本来是把他所谓全盘西化的“反动言论”结集,作为反面教材下发批判,却阴差阳错功德无量地做了一件大好事。正值思想解放的年代,我辈如饥似渴,喜逢甘霖,如沐春风,没齿不忘。
希望国内不至于连这样的回忆性、感慨性文字也会封杀。
 
 
30年了,半辈子都过去了,盖棺无需定论,哀思存诸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556669.html

上一篇:对“李约瑟难题”的思考
下一篇:今夜最发愁的就是鸟儿下蛋

 

6  曹聪 吴吉良 蔣勁松 王春艳 李宇斌 ddsers

发表评论评论 (1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1]王春艳   2012-4-12 03:08
上面这么傻吗?往往是年少太轻狂。

[转载]ZT: 关于曲啸 屏蔽留存

[转载]ZT: 关于曲啸

屏蔽已有 2377 次阅读 2012-9-29 22:08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曲啸 |文章来源:转载

[转帖] 曲啸在美国遭遇滑铁卢纪实
作者: 立委
日期: 09/25/2012 08:46:29

刚看到。
 
让人想起30年前的洗脑教育,恍如隔世。当年《牧马人》是蛮轰动的电影。
这篇说曲啸精神崩溃,卧床10多年而死,以前不知道。
 
朋友质疑其可信度:曲啸1985年下半年访美,1991年9月3日夜晚突发大面积脑梗塞,导致全身瘫痪。这中间隔了将近六年的时间,曲啸又做了许许多多的演讲。如果真像润先生说的那样他从美国回去后“大脑出了毛病。几年后半身不遂”,曲啸是不可能很好地完成这几百场演讲的。

[转帖] 曲啸在美国遭遇滑铁卢纪实
http://culchina.net/thread-19855-1-1.html

 作者:润涛阎

  引言

  曲啸是中国1949年以来的三大演说家之一(当时的排名顺序是:曲啸,李燕杰,彭清一)。八十年代中后期成为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人物。有一部电影《牧马人》,故事里的主人公就是曲啸先生。但曲啸属于“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以至于早一点来美的留学生不知道曲啸何许人也。当时留学生能否按时回国,是政府担心的大事,便考虑曲啸先生来美国给大家做思想工作,提高大家的爱国热情。
  曲啸由国务院刘中海先生陪同来到美国给留学生做巡回演讲。但出乎他本人所料,在美国第一站就发生了令他不得不中断演讲计划的场面。这个事件导致了曲啸教授立刻心理崩溃。曲啸教授回国后也没有休养过来,不久就大脑出了毛病。几年后半身不遂,躺在床上达十好几年,直到去世。国内几乎没有人知道曲啸到底为何突然间大脑出了毛病。而润涛阎本人亲自经历了这个事件,有必要交代一下,虽然有点迟。

  (一)曲啸求我讲故事

  “老阎吗,我今天求你一件事,而且很急。你今晚在家吗?”
  这是我们学校“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会长在跟我通电话。当知道我没有出门的打算后,他接着说:“今天晚上你包饺子吃行不?”我听着有点纳闷,会长不会关心我吃啥吧,便问他是不是馋我做的水饺了。他说他当然想吃,但今天有客人来,是大使馆教育处刚给他打来的电话,说国务院派来到美国到各大学巡回演讲的二位因为吃不惯西餐,提出要求到同学家里吃饭。他问大使馆教育处的领导这二位想吃哪类中国饭,二位说当然水饺最好了,其它也行。只要是中国饭就可以了。另外,二位提出招待的人最好是性格开朗的、好客的,千万别是书呆子类型的,这样,大家可以边吃边聊。
  这位会长想了想,还是润涛阎符合这几个条件,尤其是他做的水饺最棒。他就打电话跟我商量这个事。我说,不论是谁,更不管他的观点,党派,只要喜欢吃我做的饭,我就高兴。所以,热烈欢迎。但需要告诉我时间,尤其是吃不吃肉、虾米、白菜、韭菜等具体要求。会长说他再打电话过去问一下,如果没问题就不打电话给我了,我就可以按照我自己的设计而为了。时间是下午3点半到机场,估计4点多一点就可到我家一起包饺子了。
  会长没再来电话,我就去采购一些包水饺的猪肉、虾米、韭菜、白菜等原料。4点刚过,面也和好了,馅也准备好了,会长便带领二位看上去非常精明的仪表堂堂的风度翩翩的穿着西装戴着领带蹬着皮鞋拿着文件包的领导模样的年龄属于中年晚期的国务院赴美演讲团团员到了我家。会长说他有急事不能作陪,便离开了。
  我的任务是包饺子,就立刻忙着包了起来,还问了一下他们二位是否也愿意一起动手,边干活边聊天。至于他们姓甚名谁,什么职位,对我无关痛痒,也就没问及,只要饭后他们喜欢我的水饺就够了。
  倒是二位觉得应该来个介绍,然后再包饺子。所以,其中一位就说:“会长告诉了我们您的名字是润涛阎,在读博士研究生,因为您这名字比较不常见,我们就记住了。我们也介绍一下吧。我叫刘中海,在国务院工作。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曲啸教授,是心理学教授也是法学院教授,著名的演说家,还出版了犯罪心理学专著。这次国务院派我来,主要是陪同曲教授来美国给中国留学生们做巡回演讲,我只是陪同,做个伴而已。曲教授是中央宣传部调研员。你们出来的早,没听说过他的大名,但在国内,他和李燕杰齐名,是青年人的良师益友。”
  刘中海先生滔滔不绝地介绍了曲啸教授的名气,但我还是满头露水,不明白一个法学院教授怎么会全国出名,刘中海介绍的比我现在能回忆出来的还多很多,印象中他说曲啸是中国政法学院(有没有这么个学院?我不大敢绝对保证一字不差)的副教授,这个副字在前,我敢保证我不会记错。因为我当时想:一个副的,怎么那么出名?还到美国来做巡回演讲?我在国内,别说研究生了,就是上大学时就有两个一级教授非常喜欢我,那时的一级教授全国也不过百人,可他们也没有成为什么全国人民的良师益友。他一个副教授怎么这么厉害啊?当然,要是看气质,曲啸教授身材魁梧,模样酷似将军胜过学者,一米八几的个头,玉树临风,典型东北汉子形象。而刘中海先生的言谈举止跟周总理还真有那么一点像,是不是近朱者赤,我就不知道了。
  曲啸终于听完了刘中海的介绍,然后他也介绍了刘中海,说刘中海同志可是周恩来总理的秘书,工作经验丰富。
  刘中海立刻说:“阎同学啊,我读书读不过你,但包饺子你就不行了。总理和邓大姐就喜欢我做的水饺。总理总是夸我是包饺子快手。”然后,我们就进入了紧张的包饺子程序。我借助这个机会,便想听听刘中海这位周总理的秘书讲讲周总理在日常生活中的小故事。而这些故事是在银幕上报纸上看不到的,就是属于名人轶事一类。透过这些跟凡人打交道的小事,才能窥测到伟人的另一面。刘中海还没开口,曲啸就不干了,跟我说:“我们来到美国可是不容易的,国家外汇很少,拿出来让我俩到美国,我们就要尽最大可能了解美国才对。所以,还是你讲给我们你们在美国看到的听到的故事,这样我们才有收获。”
  看到刘中海也认同般地点头,我说:“您是法学院教授,那我就讲两个最近发生的案件吧。一个是我们这所大学的校长被法院判决败诉的案子,另一个是北卡州州长败诉给了一个混子的案子。”
  曲啸立刻追问:“两个案子的最后结局是怎样呢?”我告诉他:“结局都是一样的,就是赔偿损失后辞职。”曲啸愣了一下,然后说很想知道细节。我就把我们大学校长因为开除了橄榄球教练而吃了官司的案子大概说了几句。本来都认为那次比赛一定能赢的,结果那个教练心理压力太大导致胡乱指挥瞎来,结果输得很惨。因为这个教练的合同期还差两年,所以他就拿着校长的开除信找律师告状了。法院当然判决校长败诉,因为合同上没有必须赢球的前提啊。结果,校方赔偿教练100万美元。
  曲啸毕竟是学法律的,也是心理学教授,他立刻发现这个案子不合逻辑,因为校长不会明知故犯啊。我告诉他:“您说得对,但校长有他的算盘。他的名声非常好,深受教职员工和学生的好评。大家都看了那场球赛,他认为把教练开除,是符合民意的,为大家出气。大不了法院判给那个教练一笔钱,他滚蛋了,那笔钱也就是小事一桩了,因为捐款的人不缺。可万没想到,法院判决赔偿100万美元后,判决书上标明校方不能开除该教练!这下可就麻烦了,本来校友们决定捐款这笔钱的,可知道赔了钱后还是不能开除那个笨蛋,那不等于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校长也太无能了,比那个笨蛋教练还笨啊。忍两年,那个教练不就完了吗,这么干还是等两年。这样就没人捐款了,这100万美元就找不到出处,校理事会开会决定换校长。”
  曲啸教授立刻给出评论:“从这个事件可看出中美两国的文化心理差异。中国人比较讲究案子是否公平。可美国人更崇拜强者。校长败诉了,反而得不到大家的同情。典型的成者王侯。”从曲啸教授的评论中我发现他是个非常精明之人,喜欢总结规律的人。
  曲啸说还想听下一个案子。我就把北卡州发生的大案讲了几句。就是有一个河,河边上本来有个牌子上书《禁止游泳》。可那个牌子被人拔走了,一个无赖无所事事没有工作,就到河里游泳,脚被扎破了,他不看医生,直到脚丫子烂了,才告到法庭。因为他每一步都有照片,照片上有日期,算是证据确凿,法院判决州政府败诉,没及时检查牌子,赔偿那个无赖120万美元。
  曲啸一听愣了很久,他说: “那州长就不上诉?就查不出那个牌子就是那个无赖拔走的?”
  我告诉他:“州长当然上诉了,但市中级法院维持县法院的判决。他上诉到高级法院,就是州法院,州法院也是维持原判。他就没辙了。另外,即使那个牌子是那个无赖拔走的,也不能免除州政府没有及时发现这一条。”
  曲啸一言不发,苦苦思索。过了一段时间,他告诉我:“阎同学,你今天给我上了一堂司法独立的法律课。虽然法院判决太过分,但这个司法独立对政府的约束力太大了。”
  刘中海先生听着有点不大乐意,觉得这不符合党的原则。他虽然没有立刻表达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但他几次欲言又止。他在猜测我们这些留学生在这样的大染缸里泡几年,回国一旦掌握权力,就有和平演变的必然。他在思索着这个道理。当我提议让他讲点周总理的故事时,他似乎脑子没有空间思考往事,继续眯着眼睛思索,没有答复我的问话,可能他根本就没听进去我说什么。诚然,刘中海先生包饺子的速度还是可以的。水饺包完了,我在厨房煮,他们在外面客厅的沙发上悄悄谈论着什么。吃饭的时候,刘中海先生就问我一些有关留学生奖学金的数目和开销,访问学者们的生活情况。我便一一作答。
  吃完了水饺,在刘中海先生去厕所的空间,曲啸教授悄悄跟我谈:“阎同学,我这次来其实压力很大的。我回去后必须给我的听众们一个交代。但我这么到处演讲,对美国也就是走马观花。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我一听立刻明白了,便告诉他绝对没问题。他说:“那太好了,散会后你到我们的旅馆,我们俩谈谈。你把你自己看到的,听到的,美国哪些方面不如中国的例子告诉我一些。我来的时候有个想法,就是说美国的物质生活比较发达,但精神生活不如中国。但我没有例子啊。你给我讲点这方面的例子。你看行不?”
  “绝对没问题。你要听多少美国不如中国的例子?”
  “越多越好啊,要是很多,那就救了我的命了。”
  “那这样好不,反正今天是周六,明天是周日,闲着也是闲着,咱俩就来个通宵。我保证给你讲一夜,而故事没有重复的。”
  “真的?那太好了。我还担心找不到同学帮我这个忙呢。不是说不想帮,而是大家找不到例子。咱俩还真是有缘,什么是无话不谈的朋友,这就是了。”
  “你一夜不睡身体顶得住?”
  “哈哈,阎同学,论身体我可是不会败给你的。我啥毛病都没有,当真是健壮如牛啊。咱就来个通宵达旦,只要你给我讲我就听。不过,咱俩可是说好了,讲的内容必须是美国哪些地方不如中国。”
  “一言为定!”
  看看表还有时间,曲啸教授就让我先讲一点美国哪些地方不如中国。我就慢慢地谈了起来。比如,美国虽然没有世袭制度,但个别家族还是代代为官的,比如肯尼迪家族。而中国早就在牦澤鶇时代结束了世袭制,毛岸英即使活下来牦主席也不会把江山交给他的。我敢肯定,未来的江山决不会交给高干子弟的。这一点,你回国后可以大胆宣传美国腐朽的变相的世袭制。此时刘中海先生从厕所里出来了也参加了我们的讨论。
  刘中海先生说:“周总理多次讲过,我们的政权永远是工农大众的。”曲啸教授立刻让我接着讲。我说,美国虽然科学发达,可还是有矿工到地下挖煤的,你看,去年就发生了矿难,有两人被埋在里边,政府出动了力所能及的力量,连夜打洞,挖出来的俩矿工还是死了。这在中国不会发生的!过去没有过矿难的报道,现在没有矿难,将来也不会有的。曲啸教授说这个很重要,可以告诉国内。刘中海先生说:“周总理一直要求安全第一,所以不会有矿难发生。资本主义国家就是追逐利润,怎么会管矿工死活?”曲啸教授很高兴说他回国后要讲这一点。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永远都不会有像美国这样不顾矿工死活的矿难。然后他让我继续讲。我告诉他俩最近报纸上登载了一个案子,是一个保姆遭到了雇主的性侵犯。这种事,在我党领导下根本不需要法院解决,党组织就彻底解决了。把保姆当成第二个老婆,就是变相多妻制,这在我党领导下是不可想象的,这种糜烂现象将来也不会发生。曲啸教授点头赞同,对我对未来的预测非常认同。
  看看表,时间到了,我们就开车去听曲啸的演讲了。

  (二)曲啸心理崩溃的前前后后

  我开车把二位拉到会议室,令曲啸教授心理崩溃的事件就开始了。
  联谊会会长通知大家去听国内来的曲啸教授演讲,但几百人的留学生中只有二三十个人去听了。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曲啸在国内很红,但来到海外的人没几个知道他是何许人也。另一原因是大家都厌烦了几十年的政治说教,对爱国教育的说教不怎么感冒。但有两位“爱国华侨”教授参加了。这两位教授是从台湾到美国留学并留下来当教授的,由于他俩恨透了蒋介石的国民党,也就非常热爱拱摌攩。这样,他们俩不参加台湾的联谊会,而专门参加大陆(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来的学生学者联谊会。由于他们俩的热情,其中一人便成了联谊会的顾问,仿照当时邓小平给胡耀邦当顾问的头衔办理的。也就是说,不论谁被选为会长,他都是深受大家尊重的长者和领导。他的名字就是大名鼎鼎的近代历史学家汪荣祖教授。
  事就出在了汪荣祖教授的幡然醒悟。
  虽然大家从刘中海先生的开场白里知道了曲啸教授的名字在国内已经响彻云霄,但一开始也觉得刘中海先生在讲大话空话,一个大学教授怎么可能成为全国人民妇孺皆知的人物?估计有点忽悠。
  曲啸教授的演讲非常精彩,第一句话就说:“当年我也有跟你们一样出国留学的机会,虽然那时只能是去苏联。可是,我却被打成右派,还进了监狱。”听到这里,大家立刻聚精会神地倾听他的遭遇。曲啸先生绝对有演讲天赋,那声音时而抑,时而扬,时而顿,时而挫,时而高亢,时而柔和,时而激愤,时而婉约,时而高山流水,时而天地含悲。
  比如当他讲到当时如果他有200块钱,他就可以给他心爱的女人治病,他的女人就不会离他而去的时候,演讲进入了高潮。高潮一过,他又开始讲一些小事。突然间,又有了更令听者心理震颤的故事,就是因为在劳改农场里一位当地女孩给他送大饼,他后来就娶了那女孩当老婆,也就是他演讲时依然在任上的妻子。
  他爸爸让苏军卡车压死了,非但没有给一分钱赔偿,反而把他定为反革命,因为他爸爸被苏军卡车压死了,猜测他心里必然恨苏联,反苏就是反党,就是反革命,坐牢22年。
  曲啸的演讲由于是亲身经历,又经过了无数次演讲锻炼早已熟记于心,几乎找不到哪怕一点点破绽和前后逻辑不符的地方,甚至连一句病句都很难找到。
  对于经历过三年大饥荒、文革动乱的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他的故事虽然震颤,但毕竟他没有我们当年亲自看到的被活活打死的地富反坏右那么悲惨,我们听起来也就是赞叹他的演讲能力,对得起他那法学家兼心理学家的头衔。
  坐在我旁边的汪荣祖教授受不了了,他几次想打断曲啸教授的演讲而提问题,可是当时不是在教室演讲,是一个小屋子,汪荣祖教授在曲啸教授的右边靠后,他没看到汪荣祖教授举手提问。汪教授也就不再提问了,也许他要问的问题曲啸教授在他后面的演讲里很快就逐一给出答案了。
  当我们听到故事的最后,那就是他被胡耀邦同志平反一切冤假错案而得到昭雪了,我们以为他的演讲也就结束了,突然间,但听曲啸教授一个“但是,”才知道他的演讲还没完。他后面的演讲应该不算是演讲了,而是对年轻人的教育了。“党就是妈妈,妈妈打错了孩子,孩子是不会也不应该记仇的!”
  听到他这句话,大家沉思着。也就明白了曲啸教授来美国巡回演讲的目的了。这也是他开始演讲时我本能地预料到他最后要说的话。我看了一眼刘中海先生,他此时的眼睛仔仔细细观看留学生们的表情。
  本来会议到这里也就该结束了。可突然间,汪荣祖教授说他要发言。大家对汪教授要说什么早就知道了,反正每次大家开会他都发言,告诉大家国民党蒋介石是何等独裁何等残忍。对他的发言大家也没有啥反感,早已习惯了,再说了,只要大家有难处的时候,他会尽力帮忙的。
  汪荣祖教授脸色通红,跟过去判若两人。他非常震惊的内心世界在他的发言中表达得淋漓尽致。他说:“我过去只知道蒋介石国民党是如何独裁,如何玩政治,不诚实,专门欺骗台湾人说拱摌攩牦主席是多么独裁,多么血腥,多么残酷地对待不同政见者。对国民党的宣传我从来都反着读,绝不相信国民党的骗子把戏,而真心相信大陆拱摌攩的报纸,因为那些报道都是跟国民党的说法相反的。可是今天,曲啸教授的演讲,当真是血泪的控诉,句句血,声声泪!一个青年学者平白无故就坐牢22年!而这些,我在台湾时也看到过类似的报道,但报道的事件没有这么邪乎,没有这么真切,没有这么令人愤怒。”
  听到这里,我看了看刘中海先生,他已经坐不住了,他的脸色苍白,表情显示着后悔、吃惊、恐惧与遗憾。我忍不住去看曲啸教授,他的嘴唇在颤抖,他的腿也在颤抖,突如其来的打击如同晴天霹雳打得他晕头转向。他不知道是该坐下听,还是继续站着等待问问题的讲完后给出回答。
  相比之下还是刘中海先生比较镇定自若,在汪荣祖教授停下来的一刹那,便立刻站立起来,想停止汪教授的评论。可汪教授摆手给他往下压的手势,意思是他还没有讲完。他继续着他幡然悔悟的评论:“什么党是亲娘,可如此长期地打自己的孩子,那还是亲娘吗?比后娘都残忍,还有什么资格要求被虐待的孩子忠诚于她?母亲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在任何文明国家都是非法的,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汪教授如此愤怒令我震惊。我震惊的不仅仅是他的愤怒,也不是他的表情,而是他作为一个历史学家,怎么可能如此无知。想来想去是他的偏见造成的。当真是: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但这也表明,汪荣祖教授的内心是真诚的,他是个想说实话的历史学家,而非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政客。
  联谊会会长一看唯一的办法就是停止汪荣祖教授的继续发言,就在汪教授间歇的一刹那,他立刻站起,说二位刚下飞机,匆匆忙忙从国内来到美国,十分疲劳,明天他们还要赶路呢。会议到此结束。
  按照跟曲啸教授谈好了的计划,我还是去了他们的旅馆。把二位送到旅馆后,我有心想离开,可觉得还是需要跟曲啸教授谈谈,看他还需要不需要我给他讲他想听的故事,毕竟言而有信乃做人的基本道德,便跟随着他们进了屋。
  刘中海先生把门插好,便看着我和曲啸。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曲啸的脸色还是苍白得像白纸,似乎眼球都不转了,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下痛苦地挣扎着。
  “阎同学,以你的看法,那位所谓的爱国华侨是真的痛恨国民党?而非潜伏到我们留学生内部拉拢同学,在关键时刻不惜暴露了身份?”刘中海先生警惕地探问汪荣祖先生的用意。我实话实说,告诉他汪教授绝对是可靠的历史学家,不是什么特务,他对大陆的不了解产生的误会被突如其来的真实报告给打醒了。
  刘中海先生点头认同了我的看法,然后他说:“我认为曲啸先生的巡回演讲不能继续下去了。这个后果是没有预料到的,但可是在情理之中的。我刚才在车里想,即使在国内也未必没有人跟汪荣祖的观点一致,只是没人说出来而已。所以,曲啸教授的演讲如同一把双刃剑,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实难预料。你认为呢?”曲啸看着刘中海一句话也没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我看得出来曲啸教授内心的痛苦已经到了极点。这表明他的演讲生涯结束了。刘中海先生回去后一定会向上级如实汇报在美国发生了什么,因为终止曲啸的巡回演讲他需要跟大使馆教育处商量的。曲啸教授明白他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对这一点,曲啸教授刘中海先生和我三人当时的想法应该是一致的。
  我知道曲啸教授此时再也没有必要让我给他讲一夜美国哪里不如中国的故事了,便想跟他们告辞,毕竟下一步他们该如何不是我应该参与的。别把自己太不当外人。“你们好好休息,我回去了。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立刻打电话给我。”我便把电话号码写在桌子上电话旁边的小本子上。刘中海先生问我:“你知道在美国可以更改机票吗?”我便问他更改机票是退票还是更改日期,他说可能要终止巡回演讲,就得把定好去各地的机票退掉。我不知道详情,便提议这个事最好跟大使馆有关人员联系。我便告诉他如何从旅馆里往外打长途,然后我就离开了。跟曲啸教授握手道别时,他还在苦苦思索。
  我回家的路上开始担心起曲啸教授来了。按理说他是经历过监牢炼狱的磨练的,应该经得起任何打击的,但文革开始时我们县的县长焦旭臣的例子在我眼前晃动。焦县长可是经历过战争的人,是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军人,可文革一挨斗就自杀了。
  人,包括焦旭臣甚至很多将军,为何在战争中屡屡受伤竟然挺了过来,而经不起文革挨斗而自杀呢?其实,懂得“温水煮青蛙”的道理就不难理解了。在战争年代或监狱里,他们是一步步走的,慢慢就有了面对死亡的思想准备了。人,不论是谁,包括死人堆里出来的和炼狱里出来的,都无法战胜没有思想准备的突如其来的打击。
  我当时担心曲啸教授的心理崩溃会导致精神崩溃而使身体垮掉是有道理的,他那极端心理崩溃的眼神在苍白的脸上折射着死人般的昏暗,令你感到寒冷和哀凉。那已经不是失望,那是绝望。想必他在来美前已经计划好了回去后大展宏图,继续红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然后便是中央委员?由“中央宣传部调研员”升为宣传部部长?这个,可是润涛阎的话,曲啸教授可没这么说。但他在汪荣祖教授没发言前的兴高采烈和对我给他介绍“美国哪里不如中国”故事的期待,可以看出他对此次赴美巡回演讲是何等志在必得。
  曲啸回国后基本上不再参加活动了,不久就大脑里得了病,1991年到南通演讲,病倒在演讲台,从此半身不遂,也失去了说话能力。一直靠他“一张大饼换来的婚姻”故事里的妻子(他讲这段故事的时候说,他跟她毫无感情基础更无共同语言)给予无微不至的照顾,十几年如一日,直到他去世。俺估计那卧床不起的十多年里,他又感受到了他们之间是有感情基础的,是有共同语言的。从他妻子的角度来讲,曲啸教授突然心理崩溃而导致大脑得了病而卧床不起,对她的婚姻来说也许是好事一桩呢。

  (三)后记

  希望大家转贴这篇短文,故事里的主人公只有曲啸教授不在世了,而刘中海先生和汪荣祖教授都在世。希望他们能看到此文,尤其是刘中海先生,我离开旅馆后曲啸教授是如何度过那段时光的?彻夜未眠?你们二人是立刻回国了?还是在美国旅游了一段时间散散心?曲啸教授在美国是否已经由心理崩溃转成精神崩溃了?还是回国后经历了被冷落的打击才大脑出了毛病?希望刘中海先生能补充一下后面的故事,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曲啸教授那么健康突然就大脑出了毛病,最后导致半身不遂。毕竟曲啸教授成了那一代知识分子的三个呆婊,而他早期的经历已经由电影《牧马人》详细介绍了,后边的故事我只能写这么多,剩下的由刘中海先生补充,便是对当年“全国青年人的良师益友”、“共和国三大演说家之一”曲啸教授的崇拜者们的一个交代,也解答了他们对“曲啸热”突然冷却下来了的历史疑问。
  曲啸教授的故事毕竟拍了电影,平心而论他的经历和演讲能力比李燕杰毫不逊色,但李燕杰就比他幸运多了。下面看看国内网站的名人介绍,李燕杰走遍世界都没有遭遇到一次曲啸经历过的尴尬局面。文章对曲啸也曾到过美国做演讲的历史只字未提,表明国内很少有人知道他曾来到美国。难道曲啸教授就是悲剧的命运?他干嘛要碰上爱国华侨汪荣祖教授?
  我跟曲啸教授只有几个小时的接触,但无论如何也认为他是一个诚实的人,一个历经磨难的人,一个不抱怨只感恩的人,一个性格柔软到没有骨头的人,一个可以利用的人,一个可以交谈的人,一个可以交往的人,一个吃了我的水饺后说润涛阎做的水饺好吃的人。同样,汪荣祖教授也是一个诚实的人,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但作为著作等身的历史学家竟然如此天真,确实有点不可思议。

 
 
ZT: 也谈曲啸在美国, 交代了时间和地点
 
读了阎润涛先生《名嘴演说家曲啸的无言结局》一文(见鲍元凯 老师2010年5月6日日志《曲啸是怎样消失的(转载)》,不禁想起近25年前和曲啸短暂接触的一段往事。阎文没有明确交代所述事件的时间和地点,因而无法判断这两段故事是否有相关关系。

那是1985年的深秋,大概是11月中旬左右。由于担任密西根大学中国同学联谊会主席,大使馆来电话,要我安排曲啸一行来校访问演讲一事。虽未见过此人,还是有闻他的大名。记得是午后时分,我在底特律国际机场接了曲啸一行,好像有两三人,但不记得另外几位的姓名。上车后,准备带他们去旅馆入住,不料,曲教授问什么地方可以反映美国的没落,是否可以带他去看一看。我问要不要先去旅馆休息一下,他说不累,“咱们先去”。虽然是东西两个方向,但客人有要求,还是要满足。于是从机场出来,我带他们一行驱车沿高速公里I-94向东直奔底特律市。

作为美国汽车工业的起源地和三大汽车公司总部的所在地,底特律的兴衰与汽车工业息息相关。在其鼎盛时期,它曾是美国第四大都市(现在底特律仅排全美第11位)。八十年代初,美国汽车工业受到当时的经济衰退和日本汽车工业竞争的双重打击,三大汽车公司危机四伏,克莱斯勒濒临破产。此时的底特律中心闹市区,已经萎缩到只含靠近底特律河复兴中心(Renaissance Center)附近的几条街。考虑到是从国内远道而来的客人,就先带他们来到这块“巴掌大”的市中心。然而,曲教授似乎对这里不感兴趣,看了两眼就问哪儿有“没落的地方”。

那时,在底特律要找“没落的地方”实在是不难,从市中心往外开几个路口就有。来到一个十字路口,有一片倒塌或废弃的房屋。尚未倒塌的房屋,似乎经历了一场大火,墙壁漆黑。门窗几乎没有完整的。有些窗口用木板封了起来,上面被人涂满了垃圾文字。多数窗子没有玻璃,像是一个个狰狞的黑洞,很有些恐怖。这里的场景与几分钟前的繁华闹事完全是天地之别。“曲教授,这儿够没落的了吧”,我停下车问。他摇下车窗,四下看了看,说声“好”,就开门下车了。

虽然离市中区只有几个路口,这里很不安全。在底特律,报道抢劫和枪击事件是电视台每天的保留节目。可是还没等我劝阻,这位教授已经站到了一堆废墟之上,开始了他的演讲。他说了一堆话,多数记不清了。但有一句记忆比较深刻,“我回去以后,要让国内的年轻人了解,这就是美国所谓的繁荣”。一边说,一边拿着相机照相。我看他说起来没完,担心会出事,就告诉他这里常有枪杀事件发生。一听说枪杀,教授连忙打住,马上登车和我一起离去。

来到密大所在地Ann Arbor,我帮他入住到校园附近的Campus Inn。刚才还在激愤抨击美国没落的教授,这时在为酒店服务员的热忱服务和房间内的整洁温馨而感叹不已。他打开了室内的每一盏灯,好奇地检查了每一个橱柜和抽屉,在舒适的大床上躺了一躺。也许,他的内心真是很矛盾。这美国到底是繁荣还是没落,能说得清楚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617942.html

上一篇:开门方向的话题
下一篇:蚊子到底是怎么感知到有水的?

 

3  曹聪 蒋迅 sz1961sy

发表评论评论 (1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1]sz1961sy   2012-9-30 12:48
悲剧从心生(心病)

[转载]围脖:We were so young, so in love, so in debt 屏蔽留存

[转载]围脖:We were so young, so in love, so in debt

屏蔽已有 3878 次阅读 2012-10-15 18:53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英语翻译 |文章来源:转载

英语翻译:We were so young, so in love, so in debt
彼时我們几轻、几爱、几债   – 立委 
we were so young, so in love, and so in debt求翻译(奥巴马老婆说的)  由 夹疼那个阴 发表在虎扑篮球·步行街 http://bbs.hupu.com/bxj

 

引用10楼 @夹疼那个阴 发表的:
转几个微博上翻的 jrs脚的哪个好:
那时我们风华正茂,彼此一往情深,然债务缠身
闽南语: 嘿准真幼齿,沙甲意,咕欠狼债
碧玉年华,贫如洗,然影亦相随
无处安身的我们,爱情在青春里洋溢
青春逼人时,纵孽债累累亦爱无返故
曾经年轻,曾经深爱,曾经吊丝
我们那时年纪轻轻,一边相爱一边还债
1. 很想和你深发展,光长大不行的 2. 牙黄恋,债务现 3. 谁没年轻过,谁没相爱过,谁没屌丝过
年轻的时候我们也是屌丝,爱得很深,债得很深。。。 
当年我们是两个小%逼,爱的像两个傻%逼,虽然我们是两个穷&逼
爱是我们青春时躲不过的债
我们年轻蓬勃,满腔热爱,经济窘困
我们那么年轻、那么相爱、还有那么一身债
我们一无所有,除了青春和爱情 
风华正茂,沉浸爱河,负债累累
且萌且爱且穷
萌过。爱过。债过
当年我们这一对荷尔蒙分泌过剩的穷吊丝是如此的相爱

引自:http://bbs.hupu.com/4280420.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622914.html

上一篇:围脖:伟人美梦亦成真
下一篇:【立委随笔:文傻和理呆的世纪悲剧(romance tragedy)】

 

0

发表评论评论 (1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1]雷蕴奇   2012-10-17 18:13
那时候我们太年轻鸟不懂事儿,才爱上的,想不到弄下这么些子孽债!后悔啊,也没办法了,就这样鸟。

【立委围脖:漫画人生】 屏蔽留存

【立委围脖:漫画人生】

屏蔽已有 1776 次阅读 2012-11-3 13:59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漫画

Thanks to Samsung & photofunia, let us have some fun.

 
 
 
 
中文各大报章亦广泛报道,见【人民报】

liwei_shoufu.pdf

 
 
这是一位网友几年前国庆寄给我的愚人节报道, just for fun:大发不忘本,苟富贵,不相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628883.html

上一篇:【随记:湾区的年度 NLP BBQ 】
下一篇:【立委科普:NLP 联络图 (之一)】

 

1  陈熹

发表评论评论 (2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2]陈熹   2012-11-4 18:56
立委同志,您老这是在干啥啊,贴广告吗

删除 回复 |赞[1]mirrorliwei   2012-11-4 10:25
有趣的道具。头发长了就成为女性了。当然,人老了都是“中性”的了。

今天收到奥巴马的来函 屏蔽留存

今天收到奥巴马的来函

屏蔽已有 2051 次阅读 2012-12-22 00:00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奥巴马, 枪支管制

谈枪支管制问题。感谢我们草民站出来发出呼声。
ZT: 

A Message from President Obama about Your Petition on Reducing Gun Violence


By Bruce Reed, Chief of Staff to Vice President Biden

In the days since the tragedy in Newtown, Americans from all over the country have called for action to deter mass shootings and reduce gun violence.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you have signed petitions on We the People.

I’m writing you today to thank you for speaking up, to update you on an important development, and to encourage you to continue engaging with the White House on this critical issue.

First, you should know that President Obama is paying close to attention to the public response to this tragedy. In fact, he sat down to record a message specifically for those of you who have joined the conversation using We the People. Watch it now:

A Message from President Obama about Your Petition on Reducing Gun Violence

On Wednesday, the President outlined a series of first steps we can take to begin the work of ending this cycle of violence. This is what he said:

“We know this is a complex issue that stirs deeply held passions and political divides. And as I said on Sunday night, there’s no law or set of laws that can prevent every senseless act of violence in our society. We’re going to need to work on making access to mental health care at least as easy as access to a gun. We’re going to need to look more closely at a culture that all too often glorifies guns and violence. And any actions we must take must begin inside the home and inside our hearts.

But the fact that this problem is complex can no longer be an excuse for doing nothing. The fact that we can’t prevent every act of violence doesn’t mean we can’t steadily reduce the violence, and prevent the very worst violence.”

Vice President Biden has been asked to work with members of the Administration, Congress, and the general public to come up with a set of concrete policy proposals by next month — proposals the President intends to push swiftly. The President asked the Vice President to lead this effort in part because he wrote and passed the 1994 Crime Bill that helped law enforcement bring down the rate of violent crime in America. That bill included the assault weapons ban, which expired in 2004.

As the Vice President’s Chief of Staff, I’m going to do everything I can to ensure we run a process that includes perspectives from all sides of the issue, which is why I wanted to respond to your petition myself. Two decades ago, as domestic policy adviser in the Clinton White House, I first worked with Joe Biden as he fought to enact the Crime Bill, the assault weapons ban, and the Brady Bill. I will never forget what a key role the voices of concerned citizens like you played in that vital process.

The President called on Congress to pass important legislation “banning the sale of military-style assault weapons,” “banning the sale of high-capacity ammunition clips,” and “requiring background checks before all gun purchases, so that criminals can’t take advantage of legal loopholes to buy a gun from somebody who won’t take the responsibility of doing a background check at all.”

An issue this serious and complex isn’t going to be resolved with a single legislative proposal or policy prescription. And let’s be clear, any action we take will respect the Second Amendment. As the President said:

“Look, like the majority of Americans, I believe that the Second Amendment guarantees an individual right to bear arms. This country has a strong tradition of gun ownership that’s been handed down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Obviously across the country there are regional differences. There are differences between how people feel in urban areas and rural areas. And the fact is the vast majority of gun owners in America are responsible — they buy their guns legally and they use them safely, whether for hunting or sport shooting, collection or protection.

But you know what, I am also betting that the majority — the vast majority — of responsible, law-abiding gun owners would be some of the first to say that we should be able to keep an irresponsible, law-breaking few from buying a weapon of war. I’m willing to bet that they don’t think that using a gun and using common sense are incompatible ideas — that an unbalanced man shouldn’t be able to get his hands on a military-style assault rifle so easily; that in this age of technology, we should be able to check someone’s criminal records before he or she can check out at a gun show; that if we work harder to keep guns out of the hands of dangerous people, there would be fewer atrocities like the one in Newtown — or any of the lesser-known tragedies that visit small towns and big cities all across America every day.”

The President said it best: “Ultimately if this effort is to succeed it’s going to require the help of the American people — it’s going to require all of you. If we’re going to change things, it’s going to take a wave of Americans — mothers and fathers, daughters and sons, pastors, law enforcement, mental health professionals — and, yes, gun owners — standing up and saying ‘enough’ on behalf of our kids.”

So let’s continue this conversation and get something meaningful done. If you have additional ideas and are interested in further engagement with the White House on this issue, please let us know and share your thoughts here:

http://www.whitehouse.gov/share-your-thoughts-reducing-gun-violence

Thank you for speaking out and staying involved.

Stay Connected

Tell us what you think about this response and We the People.

Stay connected to the White House by signing up for periodic email updates from President Obama and other senior administration officials.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youtube YouTube flickr Flickr google+ Google+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645143.html

上一篇:“妇科检查碰上了男医生”的话题……
下一篇:世界末日手记

[转载]转几条至理名言 屏蔽留存

[转载]转几条至理名言

屏蔽已有 1551 次阅读 2013-1-27 23:09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生活其它|文章来源:转载

言簡意賅(Translated by Stevenvski)
 
自尊= 1/學問 「學問愈多,自尊愈少;學問愈少,自尊愈多……」 —愛因斯坦
 
 
 
別在意不瞭解你的人批評你,記住,狗只向牠們不認識的人吠叫。
 
 
 
指甲長了,剪指甲,不是剪手指。同樣地,誤解增加時,減你的自尊,不是剪情誼。
 
 
 
舌頭無骨,但是它卻強得能粉碎一顆心,所以千萬慎言。
 
 
 
 
要多聽老年人的忠告,不是因為他們總是對的,而是因為他們犯錯的經驗比較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657111.html

上一篇:说“门当户对”
下一篇:嗅、闻、听(聴)之辨

 

1  李宇斌

[转载]ZT: 2013突破性科学技术之“深度学习” 屏蔽留存

[转载]ZT: 2013突破性科学技术之“深度学习”

屏蔽已有 6350 次阅读 2013-4-29 08:48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科学技术, 深度, deep, 2013, 突破性 |文章来源:转载

【立委按】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目前在机器学习界最热,整个领域随着它在转,说是革命性突破,值得关注。报道说在语音识别、图形识别等传统机器学习领域,深度学习使得精准度大幅度提高,已经投入应用。本篇提到深度学习在自然语言理解上的前景,听上去太过乐观,几乎就是当年日本高唱第五代人工智能电脑高调的翻版。当时所仰仗的技术革命基础是 Prolog 语言及其预备在其上建立的类似于 cyc 的人工智能系统。五代机可以说是完败。这次的调子虽然耳熟,但其技术基础是几十年来在不同方面(如语音、机器翻译等)显示了实力的机器学习。值得谨慎期待。

即日起,小编将为各位读者带来麻省理工学院TechnologyReview(《科技评论》)杂志评选出的“2013突破性科学技术”系列文章,本篇为全系列第一篇。

2012年7月,雷·库兹韦尔与Google总裁拉里·佩奇会面,那时他不是来求职的。库兹韦尔,鼎鼎大名的机械智能学家,他告诉佩奇自己对打造全智能计算机颇有研究,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准备开始设立公司打造这样的计算机。他所述的全智能计算机指的是能够自己理解语言,自己进行推论,自己做决定的计算机。

要完成这项工作,自然要用到Google的数据和计算能力。“我可给帮你弄到数据和服务器,但是要靠一家公司完成,太难了,”佩奇对他说,于是建议从来没有为别人打过工的库兹韦尔加入Google公司。经过6个月的挣扎,库兹韦尔最后还是选择了以工程总监的身份加入Google。他说:“这是我50多年来研究人工智能的顶峰。”

吸引库兹韦尔加入Google的不仅仅是Google独有的数据和强大的超级计算机,而是Google公司内部一个正在闪闪发光的人工智能分支部门“深度学习”。Google公司的深度学习软件尝试模仿人的大脑皮层中的神经层活动(该区域负责人脑80%的思维)。这个软件可以识别数字化的声音、图片和其他数据片段。

神经网络这一基本思想已经出现了几十年,但是却没有取得多少突破。不过,借助算法的改进和计算机性能的猛增,科学家现在可以模拟更多的神经层神经活动。

借助深度学习,他们在语音识别、图像识别领域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步。2012年6月,Google公司的深度学习系统在识别物体的精确度上比上一代系统提高了一倍,并且大幅度削减了Android系统语音识别系统的错误率。2012年12月,微软亚洲研究院展示了中英即时口译系统,错误率仅为7%,而且发音十分顺畅。(点此观看视频和文章)同样在12月,一群大学生和两名教授组成的团队利用深度学习软件完成分子识别,可用于发现治病新药。

Google目前正成为一块写着“深度学习”的吸铁石,吸引着来自全世界的高端、专业人士。2013年3月,Google公司收购了一家深度学习企业。这家企业由多伦多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杰弗里·希顿(Geoffrey Hinton)创立,曾获默克大奖。希顿目前已经把自己的时间一分为二,一半给了大学,一半给了Google。他的计划是“将大学中的理论拿出来,应用在现实问题上”,比如说 图像识别、搜索、自然语言理解等有关人工智能。

上面提到的应用领域时刻在提醒着人工智能研究者:科幻电影里智能机器很有希望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确实,机器智能的应用领域正从交流、计算转向医疗、制造业和运输。比如,IBM公司的深度学习技术正用于训练医师,帮助他们做出正确的选择;微软的深度学习技术则应用于Windows Phone和Bing语音搜索中。

然而,要将深度学习应用领域从图像和语音识别扩大到其他领域需要在概念和软件上做更大的突破,而且还需要计算机的计算能力进一步提高。也许几年之内,我们还见不到全智能计算机,但是几十年内出现这样的计算机是没有问题的。微软美国研究院的院长Peter Lee说:“深度学习激起了人工智能领域新的挑战。”

建造大脑

有挑战,就有解决方法。首先是软件编程需要大量人力,其次是混乱的数据结构,再就是应用领域的短缺。

紧跟人工智能思想的出现,上世纪50年代的神经网络也进入了人们视野,神经网络尝试以简单的形式来模拟人脑的运行。今天的一些人工神经网络已经可以训练自己来识别复杂的物体。但是早期的神经网络智能模拟有限的神经元,物体或者模块以复杂,就无法识别。逐渐在上世纪70年代末落。到了80年代中期,希顿和同事开发出了名为“深层”的模型来更好地利用软件模拟的多层神经网络。但因为那时计算机性能的限制,依旧需要大量人力介入,比如数据需要程序员人工标注等。

直到本世纪头十年,有关深度学习的理论终于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2006年,希顿开发出一种更有效地训练单层神经员的新方法。即,第一层网络学习主要特征,用来识别图像边缘或声音最小单位,确认之后进入第二层去学习更负责的特征,比如说边缘角度和声音单位的组合等。这一过程将持续进行下去,直到系统可以准确识别图像和声音未知。

去年6月,Google演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神经网络,这一网络上拥有超过10亿个节点,并成功从YouTube视频中提取了1000万张画面上带猫的图片。如果没有深层学习,也就没有这么强大的功能。

深度学习让人工智能专家震惊的是其在图像识别上的进步。深度学习系统可以准确的将物体分类并添加主题,使YouTube视频分类达到16%的准确度。这个数字虽然看起来很小,但是已经比上一代系统提高了70%。需要注意的是,YouTube的系统所用的深度学习是将视频分到22000个分类中,许多分类连常人无法区分。而当把分类缩小到1000个时,系统识别的准确率瞬间提高到了50%。

大数据

为了训练深度学习的多层虚拟神经元系统,Google公司动用了16000个计算机处理器,这样的规模只在开发搜索引擎时才能用到。业内专业表示,最近几年人工智能领域取得的成就有80%要归功于计算机能力的上升。

这就要感谢Google公司强大的数据中心。真是借助强大的计算机性能和智能的任务分配机制,才加速了深度学习神经网络的研发步伐,

深度学习已经提高了智能手机的语音搜索功能。2012年,Google的Android操作系统中的语音识别突飞猛进,正是因为深度学习的关系。因为深度学习神经网络允许对语音做更精确的训练,所以使语音识别的成功率大大提高,尤其是在嘈杂的环境中,语音搜索结果也有了不小的改善。一夜之间,智能手机语音识别系统的错误率就下降到了25%,这让不少评论人士觉得Android手鸡的语音搜索要比苹果的Siri更智能。

尽管有了实质性的突破,人们还是认为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不能超越人脑。有人认为机器无法超越人脑的计算能力。

未来路向何方?

Google对深度学习的态度是坚定的。首先,可以为YouTube提供更好的图像识别功能,为语音搜索提供更快更精准的识别,为自驾驶汽车提供更复杂的图像识别系统,以及优化搜索和广告投放等等。

文章开头的库兹韦尔算是一个奇人,他发明了计算机历史上的多个第一:第一个可以识别打印文字并阅读的机器,第一个可以扫描文质并保存文本的软件,第一个音乐合成器,第一个具备大型词典的对话识别系统。

库兹韦尔当前的目标就是帮助计算机理解自然语言并以自然语源与用户对话。他希望将深度学习算法用到解决自然语言的问题上,让计算机能够发现语言的问题,解决语言的问题。虽然库兹韦尔的目标还要很多年才能实现,但是深度学习的其他应用领域,如图像、声音识别已经越来越成熟。

在模拟人脑的科学尝试中,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但是就现在来讲,深度学习是研究人工智能最先进的方法。

文章来源:Technology Review

【相关篇什】

【科普随笔:NLP的宗教战争?兼论深度学习】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685011.html

上一篇:早恋是亚裔家长强加给孩子的“罪名”
下一篇:【成长花絮:Prom 可以算是美国文化中的成人礼了】

 

3  廖晓琳 陈福强 李宇斌

发表评论评论 (4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2]gaoshannankai   2013-5-2 00:46
您有没有什么软件,我跑几个生物数据,咱们也深度学习一下
 回复  : 我对深度学习基本是外行。

2013-5-8 00:02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删除 回复 |赞[1]gaoshannankai   2013-5-2 00:45
现在生物领域最热的是deep sequencing 深度测序,看来什么东西深了都厉害啊
 回复  : exactly,笑比哭好,深比浅好

2013-5-8 00:031 楼(回复楼主)

饶毅之外,科学网最该打倒的恶霸是黄许陈杨武,也许还有王嵇 屏蔽留存

饶毅之外,科学网最该打倒的恶霸是黄许陈杨武,也许还有王嵇

屏蔽已有 5958 次阅读 2013-5-20 16:19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科学网

请看:

博客总排行

1  黄安年的博客 黄安年 12605801
2  许培扬博客 许培扬 9924764
3  全球变化- 杨学祥工.. 杨学祥 9046172
4  陈安 陈安 7987403
5  武夷山 武夷山 7449754
6  民间科学家的个人知.. 王鸿飞 7153789
7  饶毅的博客 饶毅 5712091

单周博客排行

1  黄安年的博客 黄安年 58670
2  许培扬博客 许培扬 47863
3  陈安 陈安 37851
4  嵇少丞的博客 嵇少丞 34503
5  全球变化- 杨学祥工.. 杨学祥 31439
6  饶毅的博客 饶毅 29736

马克思主义一贯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变是相对的,变是永恒的。

可是这个宇宙真理一到科学网就不灵。不知何年何月开始,反正远在在下被引诱上了Z船之前,就有这七雄称霸科网的传说。观察经年,愈演愈烈,是可忍,孰不可忍。总统还有个任期,这科学网的交椅怎么就成了终身制。呼吁全网同仁,静坐请愿,实施反托拉斯法。舍得一身剐,敢把达人拉下马。

饶毅是熊猫级国宝,就不说了 。其他几位何德何能,高高在上?

在科网混过年头的都知道,甭管你多努力,鼻涕也好,口水也罢,帖海战术,还是精雕细刻,这些手段只在初期有效。等你混过了双百,挣扎到前50,基本就死定了,you are stuck:玻璃天花板,绝不是西人世界的专有。我就不信这七霸是不吃不喝的上帖机器。没有内线,没有后台,他们如何能撑到今日?

造反啦,造反啦。

先辈陈胜君有云:

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不得其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691785.html

上一篇:兄弟我在英国的时候 …
下一篇:从今日起,我成为11公的粉

 

29  许培扬 吕喆 朱志敏 陈安 戴德昌 徐晓 刘钢 曹聪 吴飞鹏 鲍得海 王晓明 陆俊茜 袁贤讯 李伟钢 杨学祥 吉宗祥 宁利中 许浚远 黄安年 李平康 韩士梁 蒋永华 赵凤光 李汝资 dulizhi95 bridgeneer biofans chenhuansheng aliala

发表评论评论 (53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45]彭真明   2013-5-21 20:56
赞他们才是~

删除 回复 |赞[44]hidear   2013-5-21 20:34
许培扬博客        许培扬
————
许 转帖资本主义水深火热的新闻帖子不少,类似人民日报的作用,
貌似还有个姓戴的

删除 回复 |赞[43]陈勤   2013-5-21 17:37
这博文实在不值得置顶,无实质。两点:1.哗众取宠,闹着玩的;2.中华民族内斗的劣根性使然,嫉妒。
 回复  : hello 谁置顶了?编辑美眉没那么傻。就是100人赞,也不会置顶,要不咱俩打个赌。本来就是闹着玩的呀。一点娱乐精神都不讲。

2013-5-21 18:25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删除 回复 |赞[42]蒋永华   2013-5-21 16:55
在上面的都是科学网德高望重的常委,是科学网的中流砥柱!黄老师的文章简直就是学术博客的黄山!非常值得我们特别是年轻人学习。
我赞成这样的口号:
向科学网名博学习!

删除 回复 |赞[41]黄秀清   2013-5-21 16:33
先打碎镜子再说。

删除 回复 |赞[40]biofans   2013-5-21 12:20
>>[35]许浚远  2013-5-21 09:14 反对,应该给他们“科学网网士”头衔,等同科学院院士。
~~~~~~~~~~~~~~~~~~~~~~~~~~~~
笔耕不辍,多写博,看的人自然多。
话说俺在中国生物论坛10年前就已达到“院士”级别了。只要努力,一两年的时间就可以达到前几名。
洒洒碎了。

删除 回复 |赞[39]涂小磊   2013-5-21 12:07
李老师是闹着玩的吧?

删除 回复 |赞[38]黄安年   2013-5-21 10:36
科学网“打倒的恶霸”的简便方法如果是取消全部排行榜,又怎样?

删除 回复 |赞[37]proedus   2013-5-21 10:28
王鸿飞博主已经淡出了,
可惜。

删除 回复 |赞[36]黄安年   2013-5-21 10:20
我早就希望多多博主名列前茅,这排名的问题,欢迎竹筒倒豆子,全部”揭秘”查 出 “造假者”来,反正我是被点击的,关我什么事?
仅就我发表的博文为例,我已经列出截止2013年5月17日为止的全部10300篇的目录,可是现在科学网显示发布的博文是10441篇,这中间有100多篇找不出篇目,估计有些是被删除的,有些是发重了删除的,但是这10300篇是实实在在的,还有如果点击我2011年前的博文的访问量基本上是四位数,用最近文章的点击量当作全部访问量恐怕是误解,不信可以算算你自己一周访问量的总和是否最近一周文章的总和,这些关系技术统计上的操作和我有何关系。
再举个例子,如果那位博主几个月不写一篇文章,它的平均访问量不奖反升,这个导向合适吗?
看看网站的博文有的已经上了亿,是不是该首先“声讨”他们才对啊! 
我重申没有赖着的意思,欢迎对我的那篇具体的博文提出意见这才是重要的。 

删除 回复 |赞[35]许浚远   2013-5-21 09:14
反对,应该给他们“科学网网士”头衔,等同科学院院士。

删除 回复 |赞[34]王大元   2013-5-21 08:49
其他人我不说, 饶毅写的文章, 不管我是否同意他的观点, 但水平是很高的, 比博主的水平高出几个数量级, 人家写得好, 当然要享受特殊待遇。 杨振宁能被毛周邓江的国家领导接见给很高待遇, 但毛周邓江就是不接见那些攻击杨振宁的人, 咋样? 你不服, 那你就拿点像样的东西出来

删除 回复 |赞[33]杨学祥   2013-5-21 08:22
灾害频发,这点点击量不算多;过了拉马徳雷冷位相灾害链时期,点击量自然也就少了,耐心等待吧!

删除 回复 |赞[32]clp286   2013-5-21 07:42
能理解为羡慕嫉妒恨吗?此法不可取。

删除 回复 |赞[31]陈冬生   2013-5-21 07:16
山雨欲来?

删除 回复 |赞[30]Majorite   2013-5-20 23:47
呵呵,我到搜狐一月,上文章不过30几篇,点击160多万,比科学网人气旺多了。

删除 回复 |赞[29]汪晓军   2013-5-20 22:27
哈哈,文革用语!

删除 回复 |赞[28]陆俊茜   2013-5-20 21:03
你这爷们儿到颇有顽童之心! 

删除 回复 |赞[27]鲍得海   2013-5-20 20:56
二傻更喜欢镜某的爷们气! 

删除 回复 |赞[26]陈楷翰   2013-5-20 20:56
嘻嘻,李老师好玩儿~

删除 回复 |赞[25]鲍得海   2013-5-20 20:54
To【18】楼:看来,镜某和立委的风格是一目了然啊! 
 回复  : 说说看。我都没了然,你就了然了?

2013-5-21 08:26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删除 回复 |赞[24]赵明   2013-5-20 19:56
哈哈,支持 

删除 回复 |赞[23]刘旭霞   2013-5-20 19:08
啥都争,没意思。
那些人不是恶霸,也不准打倒!

删除 回复 |赞[22]陈安   2013-5-20 18:30
大有道理啊

删除 回复 |赞[21]张学文   2013-5-20 18:25
人家无酬劳的辛苦,应当嘉奖

删除 回复 |赞[20]陈安   2013-5-20 18:21
没有啊,还有杨教授呢
 回复  : 那就请揭发杨教授,彼可取而代之。
for time being

2013-5-20 18:25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删除 回复 |赞[19]dulizhi95   2013-5-20 18:10
呵呵,不须较真

删除 回复 |赞[18]曹聪   2013-5-20 17:59
现在是李维还是镜某?
 回复  : 不急挑逗群众斗群众嘛。
等革命革到镜某人头上的时候,再请立委陪绑不迟。

2013-5-20 18:02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删除 回复 |赞[17]陈安   2013-5-20 17:30
嘻嘻
 回复  : 敢情打倒黄许,陈博士就做一把交椅了啊。司马昭之心啊。
革命不分先后,剥夺剥夺者,你先革黄许的命,自有革命革到自己头上的一刻,不急。

2013-5-20 17:59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删除 回复 |赞[16]戴德昌   2013-5-20 17:22
看来称霸之举是人类历史文化的必然!
古代就有春秋五霸,现在科网七霸。

删除 回复 |赞[15]戴德昌   2013-5-20 17:21
马克思主义一贯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变是相对的,变是永恒的。
___辩证法一贯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变是相对的,变是永恒的。

删除 回复 |赞[14]陈安   2013-5-20 17:17
应该和博文数(全部)有较强的线性关系,或者拟线性关系,偶尔有几个outlier也不影响结论成立
我认为,搜索引擎对博主博客的页读量是个很大的来源,这也是黄安年先生总第一的原因,其实绝大多数都是机器每天都在浏览他的几乎所有博文,你看最近博文阅读量最多只有几百就能感觉得到——那么多页读量去哪里了?

而许的博文,每次只写一行自己的东西,然后就是大批转载别人的,除了机器会这么傻不断读,稍微有点智力的人会读吗?

 回复  : 欢迎陈博士继续揭发内幕。吾党的政策一直是,反戈一击有功。

2013-5-20 17:24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删除 回复 |赞[13]刘庆生   2013-5-20 17:06
闹着玩,挺好!

删除 回复 |赞[12]庄世宇   2013-5-20 16:52
  
我要每天发那么多博客,不用别人打到,老婆就把我打倒了 

删除 回复 |赞[11]许培扬   2013-5-20 16:48
揭秘了,这些老家伙都有粉丝心理期望值。

删除 回复 |赞[10]许培扬   2013-5-20 16:46
博客就是在网上拼搏的人

删除 回复 |赞[9]赵美娣   2013-5-20 16:45
这个。。。这个。。。。
有本事您也发那么多博客,灌水也要花精力滴,红眼病要不得

删除 回复 |赞[8]杨正瓴   2013-5-20 16:44
  

删除 回复 |赞[7]李学宽   2013-5-20 16:35
有点文革的味道了 

删除 回复 |赞[6]吕喆   2013-5-20 16:30
何来“恶霸”之说? 
 回复  : 无商不奸,无霸不恶。断不能行妇人之仁。

2013-5-20 16:37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删除 回复 |赞[5]闫双勇   2013-5-20 16:29
呵呵:”当前推荐数:1 推荐人: 许培扬”.
这个许姓”恶霸”看来还有点肚量,赞一个.

删除 回复 |赞[4]许培扬   2013-5-20 16:29
李老师,刚才网络慢,请您删去两条我的跟贴。
 回复  : 许老师,这是霸道证据链,删不得也。运动尚未过去,同志仍需谨慎。王道霸道,虽蛛丝马迹,亦不可不察也。

2013-5-20 16:41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删除 回复 |赞[3]许培扬   2013-5-20 16:27
科学网也是论资排辈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0034-688263.html

删除 回复 |赞[2]许培扬   2013-5-20 16:27
科学网也是论资排辈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0034-688263.html

删除 回复 |赞[1]许培扬   2013-5-20 16:27
科学网也是论资排辈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0034-688263.html

[转载]立此存照: 薄熙来自辩词 屏蔽留存

[转载]立此存照: 薄熙来自辩词

屏蔽已有 1682 次阅读 2013-8-26 16:58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薄熙来 |文章来源:转载

薄熙来自行进行辩护(全文 )

2013年08月26日11:54 新华网 我有话说(11645人参与)

  审判长:被告人薄熙来,根据法律规定,除了你的辩护人为你辩护外,你还有自行辩护的权利,你现在可以自行发表你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我总的感觉公诉人刚才发表的意见继续重复了他在质证阶段的意见,基本都是老话。而且他的指控是非常勉强的,在质证阶段,大家相互交流,实际上很多问题都已经讲清楚了。我认为检察机关办案人员很辛苦地找了大量证据,组成了90卷,我尊重他们的工作,这确实是重大复杂案件,但这90卷到底有多少和我有关?在法庭上我如实陈述自己的意见是法律赋予我的权利。我希望公诉人不要把我在法庭上讲我的意见当作是恶劣的行为。当作是翻供。我国法律为了防止冤假错案,设置了公、检、法相互制约的制度,特别是检法的互相制约的机制,还包括辩护人,就是为了防止冤假错案,如果只听检察机关的一面之辞,会导致冤假错案大量发生。

  审判长:被告人,本庭提醒一下,就此你所发表的意见既是我国的法律规定,也是目前的现实,需要紧紧围绕本案发表意见。

  被告人:好的。我只是按照中国法律进行解释,我是按法律办的。下面我就简单地对公诉人的意见做一些回应。涉及唐肖林三次给我送钱的事情,这是编出来的,这里有几个基本事实。第一,从唐肖林的笔录中可以看到他投机倒卖房产和汽车指标,这种事情他从未对我说过,我会不会莫名其妙地收他十几万却从不问来源?我会不会十几年前就和他一起投机倒卖房产和汽车指标,并从中获利,这种可能性有多大?第二,我过去签过的笔录和自书是违心之作,三次收钱的时间、地点、钱数、币种、面额,以及钱的走向,唐肖林都是抄来的,我为什么不能如实陈述?再有,我当商务部部长后,唐肖林送了5万元人民币,我当时为表示态度,为了配合,为了取得组织的谅解,我写了这段话。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我说的三次钱根本不存在。我们共用的保险柜里面人民币并不只有那5万,至少有几十万。笔录中也清楚说明我并没给谷开来提过这个事,谷开来也并不知道我收了这5万元,那她怎么能够确定从我们共用的保险柜里拿走的5万元就是我收唐肖林的那5万元?我认为这是不真实的。

  审判长:被告人,在法庭调查过程中对这部分的质证,包括在庭前会议中你和辩护人已经充分发表了意见,本庭决定庭后对这个事进行认真的调查核实。现在就相关的事实陈述你的辩论意见。

  被告人:谢谢。类似作假的情节,我认为是无可辩驳的,但公诉人仍非常顽强的坚持,还说排除了合理怀疑,这种说法有点主观武断,包括美元也是如此。再有,说唐肖林送给我5万元,还有8万美元、5万美元,开来和唐肖林都有证词。对此我想讲两点:唐肖林十几年前就弄虚作假,倒买倒卖,他的话他的证言在今天是不是就能够被法庭轻易的采信,他把钱从帐上调出来以后怎么能确认是给了我而不是他自己贪掉,谷开来当时已经存了几千万,我不知道,这是检察卷宗告诉我的,她自己存了几千万元而要到共用的保险柜里每次取的干干净净,这不符合常理。再有,我对唐肖林驻香港办事处的支持,我认为理所当然,那是大连的窗口单位,建大连大厦,所有的证词都不能证明我知道唐肖林是倒卖房产,怎么能说我为唐肖林谋利呢?作为市长,要在深圳搞一个大连的窗口,建一个大连大厦,我顶多是被他们蒙蔽了,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和唐肖林是在倒卖房产,这个推断是完全不成立。再有汽车指标,他作为大连的一个派出机构,深圳是改革的前沿,我为大连驻深圳办事机构搞一些汽车指标这个东西何罪之有,而且大连大厦汽车指标怎么能与我收唐肖林的钱相挂钩。第二,徐明他和我谈过什么话,实际上我那天的问题已经问过他,有过没有和我有什么认真地交谈,没有。他自己知道在我眼前是什么层次的人。他与我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不在一个层次,我是什么身份?商务部长。徐明是什么身份?他跟我搭话的机会有多少,硬把徐明当成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我觉得这种逻辑和分析不合常理。当然他与开来是朋友,我回家有时候碰到他们这是常有的事情,但并不能意味着我把他当我的朋友。比他有水平的人,和我密切的人我能数出一百个来。所谓说我给徐明办的事我认为都是公事公办,都是为大连辽宁做的好事,发展是硬道理,讲个大实话,这个事情如果建起来,三十万吨的油码头,这对大连和对辽宁都是大喜事。在当时来看,如果建成的话,在全中国都是非常有影响的企业,一个重大的调整,而且对调整辽宁的老工业有重大的战略意义。辽宁是重大的工业基地,但是到我接任省长的时候可以说是困难重重,有100万下岗职工,有这么一个项目难道不能考虑考虑吗,难道不应该推动推动吗?而且中国的沿海岸线有什么地方能够建一个30万的油码头?大连能找到一个建32吨油码头的地方,是大的转变,这个何乐而不为呢?我始终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拿这个事情和贪污来说事,我认为实在是证据不足。再有,有两个指责我给徐明办的事,一个是大连足球,实德俱乐部,一个是足球型的广告,叫直升飞球。这两个成为我的罪名,我感觉很光荣。不管谁支撑起这个球队我都会支持,时光倒流十年,不管是谁挑头,把这个球队搞起来,我还会支持,这与贪污毫无关系。至于在大连搞一个直升飞球作一个广告我认为是顺理成章,而且在大连市政府对面的绿山的足球博物馆是我设计的,把和足球相关的事情都挂在我的罪名上,大连人买账吗?全国的球迷买账吗?我觉得这种联系非常荒唐。有人说徐明是我家的钱袋子,这个事情我现在要澄清,我对此全不知情,而且是确确实实不知情,而且徐明也好、开来也好、瓜瓜也好都没有和我提过徐明出钱的事情。他可能到家里来吃饭,徐明你们看他那个样子,也是生意场上的人,对我客客气气,见了面说说话,可以设想他好意思跟我说,省长我给你家报销机票了?省长我给你儿子又出钱了?他能这么说吗,最低水平的电视编剧也不会作出这种情节来。徐明前天我问了他三十个问题,几乎全部都是说没有没有没有没有。你比如说我前天问徐明,大家可能还记得,你挣钱了吗?没有。你的足球队挣钱了吗?有品牌效应。你得直升飞球挣钱了吗?没有。你得了什么好处没有?品牌效应。你跟我向瓜瓜和开来提过跟我说过出钱的事吗?他说没有。你跟我说过瓜瓜的住宿、旅行等问题吗?没有。你给开来买贵重的东西给我说过吗?没有。我和你谈过我的政治前途吗?没有。我问了他许多的问题,他都说没有。

  被告人:有什么理由说我和徐明有特殊关系。这种说法实在是不客观。过去的30年实实在在地讲,我水平不高,但我就是一架工作机器,没有功夫去过问那些鸡毛蒜皮、婆婆妈妈的小事,如果我整天对着机票、住宿费、旅行费这些事,我觉得大连搞不起来,商务部的谈判也没法进行,国家选拔我,不是因为我会算账,我不是搞报销机票的会计,还有,开来说我知道,还事前事后多次对我说过,开来有这个证词。但实际上,开来和我的家庭生活是什么状态呢?其实,2000年到2007年她一直是在国外的,回国时间很有限,直到2007年以后十七大开完了,我到了重庆市,要知道,重庆有十四个贫困县,是个小省,但我到任后,却把十四个县都跑遍了,这得需要多少精力和时间,然后我还很困难地回到重庆,迎来送往的,我已经很累了,我有多少时间?在这种情况下,我已经累得喘不过气来,在这种情况下,开来还见到我时就给我提什么报销机票的事,什么瓜瓜旅行的事,而且还事前事后每次都给我说,这符合情理吗?我认为检察机关对我的起诉实际上是非常片面地、武断地、主观地,且也不问这些人的人品,都无条件地采信了这些不利于我的证言,然后整在一块,说是我不可推翻的证明,我认为,这显然不符合我国法律所追求的公平、正义的要求。刚才公诉人还说已经排除了合理的怀疑,我也提醒了你们不要误导法庭,对于开来说不厌其烦地把这些小事都给我谈,试想开来她是不是一个知识女性?她还希望不希望我对她还有感情、还爱她?而对于我来说,我认为她还是个有文化的人,设想一个有文化的人每天都来和我谈这些小事,我是辽宁省长、商务部长啊,我会看的上那些吗?还有,开来曾是国际法学大师的得意门生,她在我心中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子,试想她愿意在我印象深处蒙上一个家庭妇女的印象吗?还有,说开来有证言徐明给瓜瓜花钱,说什么瓜瓜是薄家第三代最有出息的等等,如果开来真是这么认为的,那么你们想一下,瓜瓜又跟人要名表、又要豪车、又要国际旅游,又找一大部分同学来开销,还信用卡超额消费,我会喜欢这样的儿子?谷开来当时是千方百计在我面前,让我感受到薄瓜瓜行,薄望知不行,反过来再说,这还是我们薄家的家风吗?我可以给大家讲,我现在穿的夹克,我柜子里放的西服,还是大连新金县(音)乡镇企业生产的,我本人对穿戴没什么兴趣,我现在穿的棉毛裤,还是我母亲60年代给我买回的。还有,说到尼斯的房产,检察机关费了很大的劲,我很佩服你们的工作,我觉得这些都是必要的,但问题是,说来说去,所有尼斯房产跟我相关的证据是什么?其实就是十年前,我回家的时候偶然看到徐明和开来正在看幻灯,但我对此毫无印象。

  被告人:徐明和谷开来的证言中,关于什么徐明出资,什么瓜瓜长大以后怎么样等等,这些主要情节,谷开来和徐明二人惊人地相似,但最后问薄熙来有什么反应?都说不上来了,徐明说薄熙来就是点了点头笑了笑,谷开来就说“他挺高兴,他支持我。”这话有什么实质性内容呢?质证时我问徐明,既然你和开来这么亲密合作,后来谷开来在沈阳看幻灯之后,又跟你说过我有什么反应?“没说过。”这个事很凸头凸脑地冒出来,而且谷开来说图纸摊了一桌子,所以薄熙来知情。看图纸和摊了一桌子和我知情有关系吗?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突然听了看幻灯的概念,就能说明我受贿吗?这种证据支持是不是太脆弱了?太牵强附会了?而且我说之后十年谷开来一直在瞒着我,她费尽心机、屡遭挫败,甚至怒气冲天,最后艇而走险。这十年有任何一个环节谷开来向我说过什么吗?和我商量过什么吗?请我帮过什么吗?所有的情节一概没有!这合理吗?真有什么困难她应该和我商量商量,她干嘛不跟我商量商量?我是她丈夫啊,我是知情人啊?有无数情节和机会。谷开来费这么大劲,为什么不找我商量?直至尼尔·伍德和德某某出现,她宁肯找王立军和徐明说,但就是对我守口如瓶,案卷中没有任何一点显示我知道这些事情。这不让人奇怪吗?我总应该比谷开来权力大一点吧?能力、办法多一点吧?如果我知情,她跟我商量商量我再改上几笔,再跟郭某某以某种方式通个信息,把握不是更大吗?但这个事没办成,多可惜啊?关于2004年,我问过徐明,2004年前后你觉得开来对你讲过,我有什么担忧吗?他说没有。你去找我之前,开来对你讲过什么意见吗?他说都没有。我实际上已经把这些问题简单地做了提问,而且事实上你们现在把它作为攻守同盟的判断,我觉得这个东西实在太牵强。另外谷开来当时讲是在十年前她要把房子留给瓜瓜作产业,让他专心学习。实际上瓜瓜当年才15岁,还在上中学,谷开来至于这样吗?而且我确切地说,她如果这样讲,我会非常愤怒,这不是我们薄家的家风。我希望检察人员也不要侮辱我们的家风。

  审判长:被告人注意措辞,不要使用这些措辞。

  被告人:谢谢审判长,我接着说,徐、唐两个事情,公诉人提到这个问题,意思是说我过去写过自书写过笔录,我都承认,说我现在反复,所以你所有的供述都成立,所以我们可以一概定下来。我觉得这种逻辑不符合我国法律的要求,公诉人翻来复去引用我的自书,是因为当时我心中燃有一个希望,希望保留党籍,保留我的政治生命。

  审判长:这些意见在质证过程中你已经发表了,书记员也已记录在案,庭后核对笔录的时候,你可以再进行进一步的确认。

  被告人:审判长,我非常尊重您的意见,您的这个意见是非常合情合理的。

  审判长:本庭提请控辩双方在下一步的辩论中紧紧围绕案件事实进行。

  被告人:王正刚的事情,其实我认为经过这两天的质证,在座的人都看得清楚,王正刚答问自相矛盾,与笔录多处不符,与开来的说法也不相符。请大家回忆一下,在质证的时候我提过几个问题,我一点都没有对他挑战和辩论,我问他你何时认识的开来?他说记不清了,但他在笔录中说的是1995年。我问当时就500万元的问题具体说过什么话吗?他说没有,意思就是说我什么都没问他就将500万元给我了,我就和二百五一样就收了。我问市长李某某是否知道这个项目?他说知道。我问市长李某某是否知道这是个涉密项目?他说不知道。而且李某某的笔录说他知道这是个涉密项目。在庭上王正刚讲李某某不知道这个事涉密这是假话,这与其自己的笔录和李某某的笔录和事实都不符。我问他李某某是否知道这个项目,他说知道。这个事情说明什么,实际上说明我已经明确地表明这个钱你不应找我,你应该去找李某某。而且这时我问他我几次和你说过,他说两次,也就是两次和我谈这个工程时,我都明确告诉他去找李某某就行了。难道我没有将这个管理关系交待清楚吗,这完全是王正刚演戏。我问他你以什么理由说服我收下这笔钱?他说我没说什么。我问他什么时候打电话给的谷开来,开来在场吗?他说是,她在场。我问他电话里怎么说的?他说有笔工程款500万元,这就是说把这个事说清楚了。我可能在打电话说这些话吗?反过来谷开来说的证词是什么?

  被告人:说我们心照不宣,如果我点出了工程款500万元,这还含蓄吗?还有,对于我和王正刚在哪里见面的,我说是在友谊宾馆,但开来却说是省府大院,这两个地点是不一样的,而且友谊宾馆和省府大院也环境不同。再有,说开来是怎么对你说的,王正刚说她已经知道了,我说这个事,500万元工程款,你说的这些事详细吗?他说不详细,就是个大概,在他的笔录中,他还说见了谷开来向谷开来怎么描述事情的前因后果,这有一大段,而且他自己也讲,谷开来也是这么说,我认为,一种是你不用说我知道了,一种是详细地描述,总之,我认为谷开来和王正刚的话自相矛盾。还有,王正刚还讲,说我给谷开来讲这事阴差阳错,钱给谁都一样,试问,这个话他能这么跟我讲吗?如果他跟我这样讲,我想我当时又得情感失控,煽他一个耳光。还有我问他,你接到上面的预算通知后我让你怎么干的,你让我找李某某,找了几次?找了两次,这个情况说清楚了吗?说清楚,以上这都是当天的对话,请法官查阅所有案卷。还有,他提到,跟我在沈阳见面的时候的对话没有一处提到马某某,但问他说提到马某某了吗?提到了。我认为他这是当庭撒谎。还有,他说是他坚持要向薄熙来汇报,但他在他原来的笔录里说的是马某某让他汇报的,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其实这些都是在他的笔录里面有的,请法庭审查案卷,说我必须得向薄熙来汇报,因为马某某要求我一定要向薄熙来汇报。这么重要的情节,马某某又要求,而且马某某还明确说了这个钱500万元就是给大连财政的,他为什么不给我说?我问王正刚马某某说过要这500万元给大连拿过去,他说说过,如果王正刚给我说清楚了马某某说这500万元要给大连拿过去,我当时敢于把这个钱收下吗?我问马某某追问过这笔钱怎么处理吗?如果他追问你你准备怎么说呢?他说我没想好。试问,就是做这么大的鬼,马某某两次追他,这钱怎么处理,怎出回答他都没有想好,这符合常理吗?他说安全这有什么理由?他有什么理由作出这种判断。再有,我问他你给马某某说过不能向大连领导汇报吗?他说说过。那么马某某什么时候说不能向大连领导汇报,我认为这话明显是个谎话。还有,马某某明确说要把这500万元给大连财政拿过去,你之后对薄熙来又提过钱的事吗?没有,这都是那天的对话,我认为这些已经把问题都讲得非常清楚了,在这种情况下,硬要说王正刚说的是真话,我认为实在脱离实际。总之,王正刚和谷开来说话的矛盾点多,比如说钱是从哪儿来的?王正刚和谷开来谈话的地点、谈话情况、不能向大连领导汇报的事以及打电话的情况,都矛盾百出,一望即知。我希望刚才讲到庭审王正刚时说的话和我做的解释,我希望法庭能如实记录。我还要强调几点,第一,工程,就是在2001年3月这项工程做预算的时候,我已经离开大连到沈阳工作了,大连是计划单列市,在我离开大连后,而2001年4月马某某才签批的预算通知,这事从预算到完工我都不在大连,我从来没有要求王正刚说我离开大连后我还要管这个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可能把我过去所有处理的案卷一一拿出来,一一嘱咐,我当时没有别的精力。王正刚找我,我已经给他明确讲过你去找李某某,在请款时我也说过了,在预算调整时我也说过,我认为我已经尽到责任了,这个管辖已经非常明确了,现在王正刚硬说这事必须得经过我,必须得我管,我认为没有根据,任何有行政常识的人都能理解。

  被告人:再有一个基本点,这个事情我早已两次告诉王正刚去找李某某办,此事的管辖非常明确。马某某表示500万是给大连财政拿回去的,这个也很清楚。第四,此事有多人知道多个环节,这些事我都未过问,这全是王正刚在那做手脚,而且他说大连除了我和他500万谁都不知道,但严某某就知道,而且马某某也告诉他了。再有,说这个事十年都未翻出来,就证明王正刚的策划是合理的。说实在的,即使不合理的策划,没有揭出来问题在中国也大量存在,不能因为策划的不合理,就说明某人犯罪就存在,此逻辑不合理。再有,我对王正刚送来的500万不闻不问不嘱咐就收了,这完全不合情理。再有,王正刚和开来一会说认识,一会说不认识,实际王正刚多次讲话,包括这次质证,就说了早就和谷开来认识,是好朋友,不必回避他们的这种关系,而且那次也讲了包括德某某,包括程某,他们很早都认识,德某某和程某都涉及到工程设计,而王正刚是规划局长,正好负责这个事。王正刚多次想撇开与谷开来的关系,但事实上他们95年就认识。这是王正刚的事情。

  审判长:关于最后一部分,被告人庭前会议和前面的法庭调查过程中对相关的事实你也是认可的,只是对性质有辩解意见,现在围绕检察机关指控的事实你认为不当或不对、不准确的地方发表意见。

  被告人:好的,我再补充几句。公诉人刚才举出的证据,有相当一批是不准确的,证据是不成立的。关于500万工程款,检方的逻辑是500万不管怎么说进入了赵某某的账户,王正刚和谷开来都指证过我,所以妥了。说来说去,但事实上涉及的环节就一个,就是王正刚到沈阳找了我一次,跟我说了这么个事,说工程完了,上边拨了点款,我能给开来表示点什么?我给拒绝了。然后他又想去找开来,让我给开来打个电话。实际就这一个情节。在这个环节中,王正刚找我是一对一,我给开来打电话是一对一,旁边站着王正刚。而王正刚对电话的理解,说法又不同,就这一个情节。而随后的情节的矛盾我已陈述。再有一个,从逻辑分析来讲,检方说王正刚、谷开来都不会说谎,只有我会说谎,他俩的证据都应该采信。对于我的证据应该否认,因为是他们是2比1,我觉得这种逻辑是不合理的。再就是王立军的事情。

  审判长:对这一部分,还是尽可能地突出重点,因为你的辩护人还要进一步发表辩护意见。

  被告人:对。关于王立军,有几个基本事实。首先,1月28日我是初次听到此事,并不相信谷开来会杀人,我跟11·15杀人案无关,我不是谷开来11·15杀人罪的共犯,这个大家都认可。实际上谷开来3月14日她在北京被抓走,在这之前她一直非常确切地跟我说她没杀人,是王立军诬陷她。我在1月28日初次听到这个事时我不相信她会杀人,第二个事实,免王立军的局长,是多个因素,一个,我确实认为他诬陷谷开来,但我并不是想掩盖11·15,我是觉得他人品不好。因为谷开来和他是如胶似漆,谷开来对他是言听计从,那王立军也通过与谷开来的交往中打入了我的家庭,那现在发生这么严重的事,作为一个起码的人,要讲人格的话,你干吗不找谷开来商量,而跑我这里来说这些话?第二个免他的原因,是他想要挟我,他多次谈他身体不好,打黑压力大,得罪了人,其实这是在表功。第三,徐某某给我反映了他有五六条问题,有记录。实际上免他是有这些原因的,绝不只是一个谷开来的原因。这是多因一果。

  被告人:第三,免王立军的局长和书记不能够简单的说是免,实际上是工作的调整,实际上所有的市长各负其责,他已经是副市长,而我是给他工商、教育、科技,难道这些东西都无足轻重?第四,他那天说他身边十一人失踪,实际上这些事我都不知情,而且可以去调查。所有的事都是谷开来直接指示吴某某办的,我对谷开来和吴某某不以为然,我认为吴某某和谷开来太过分了,王立军是夸大其词,其中有四个人是王立军自己抓起来的,笔录里都有证实,跟我无关。第五,谷开来和王立军两人的关系就和一场闹剧一样。谷开来抄王立军的家,还贴了六七十份说王立军你要警惕了,这不是什么仇恨的事情,这完全是两个人如胶似漆产生的一场闹剧,还把王立军的皮鞋拿到我家里去,我让张晓军立马拿走,这个事情是谷开来所为与我毫无关系。王立军说不让他到3号楼了这也是他逃跑的理由,3号楼是在市委大院里我的家,包括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长等领导也没有不敲门就到我家里来,我家里又不是大杂院,实际上王立军能随便来,那实际上是他们俩的一种极特殊的关系,我烦透了,实际不让他进3号楼来不是我,我对这个事根本不知道,是谷开来气王立军,你以后不

  要来了,王立军全当成是我逼走他的原因。

  审判长:你的意思是说检察机关指控你打王立军的耳光、摔杯子是王立军叛逃的原因,你认为不只这个原因,还有其它的原因?

  被告人:对。王立军到底为什么跑,是免公安局长就要叛逃吗,他还有副市长在干着呢?再有不让他去3号楼他就要跑吗,他心里没鬼他跑什么呀,他说我暂缓让他到京开会,就上升到我限制他人身自由,其实他开会是2月3、4日,这时候正是市公安局在交接,你开完会到哪去不行啊?我并没有限制他,我认为这几个理由根本不成为理由,其实王立军自己跑是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外因是很轻微的,内因是有基础的。我打他一把掌,我向法院向中央诚恳地检讨。

  审判长:这个理由你已说明白了。

  被告人:我一巴掌把他打跑,我有错误,但是一个巴掌就打出一个叛徒来也不容易。

  审判长:这一部分就说到这里,请继续说。

  被告人:其实王立军为什么要跑,他自述的那几个理由根本都不成立,包括公诉人讲的那几个理由我认为也是非常牵强的,他真正理由就是因为王立军他自己已经交待了,他暗恋着谷开来,情感纠结,他不能自拔,也向谷开来做了表白,这个他与谷开来写信时写出来了,而且自己打自己八个耳光,谷开来说你有点不正常,他说我过去不正常我现在正常了,没想到这时我突然出现,我把东西收走了,他知道我的性格,他侵害了我的家庭,侵害了我的基本情感,这才是他真正叛逃的原因。王立军实际上想把水搅浑。

  审判长:被告,本庭提醒你围绕本案事实进行辩论。

  被告人:好的。我认为王立军谎话连篇,用他的证言证明我有罪,我认为是不可信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19881.html

上一篇:不能理解为何可以“加精”
下一篇:读科网上论文的一些“外行”的感想

[转载]不得不转,迄今最详尽的揭秘 屏蔽留存

[转载]不得不转,迄今最详尽的揭秘

屏蔽已有 2098 次阅读 2013-8-26 17:02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薄熙来, 王立军, 谷开来 |文章来源:转载

揭秘曝王立军谷开来决裂过程 王向薄熙来控诉她四罪状

核心提示:王立军、谷开来等人的外号,体现各自在圈子内的地位和关系。谷开来母子昵称王立军为“鬼子”,王立军称谷为“瓜妈”;王立军公安局的下属李阳、王鹏飞、王智称王立军为“老师”。2011年12月14日晚上薄谷开来举行的晚宴上,喝高了之后,称王立军为“老师”的李阳、王智等人既称谷“师母”,又叫她“大姐”。

·王立军与谷开来一起拆封毒杀尼尔-伍德的药物

·谷开来动身毒杀伍德前与王立军在卧室待20分钟

·谷开来唤王立军“鬼子” 王立军称谷开来为“瓜妈”

·谷开来曾带人查抄王立军办公室 抄走大量金银奢侈品

·王立军出走前两天谷开来单独见王 据称谷开来哭

东窗事发

王立军突然出走美领馆,令举世震惊,其后顺势牵引而出的一桩涉及英国人尼尔·伍德的谋杀案,更是将薄谷开来乃至她的家庭推入谷底,重庆形势自此急转直下。作为打黑红人,王立军此惊世之举背后有着怎样的考量?

主笔:季天琴 重庆、北京、大连、合肥、上海报道

2012年2月15日凌晨5点,《南方周末》记者褚朝新与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王立军单线联系的号码上收到了一条短信,大意是英国人尼尔·伍德在渝被害,其破案剑指薄谷开来(以下简称“谷”),于是王被休假、入美领馆。这既是2月6日王立军出走美领馆后,外界首次听到其消息,也是关于尼尔·伍德案的最早信息。

半年后,薄谷开来、王立军先后接受审判。2012年8月20日,薄谷开来因犯故意杀人罪,一审被判死缓。9月24日,王立军因徇私枉法、滥用职权、叛逃、受贿,数罪并罚,共获刑15年。

《重庆日报》11月6日报道称,王立军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除上述问题外,王还存在收受他人贵重物品、利用职权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关系等严重违纪问题。

谋划

按照前述判决所示,尼尔·伍德之死,薄谷开来(以下简称谷)是主犯,重庆市委办公厅工作人员张晓军系从犯,重庆市局副局长郭维国以及李阳、王鹏飞、王智等四个高级警官负有包庇之责。《南都周刊》记者获悉的资料显示,在尼尔·伍德案的策划实施中,原大连实德总裁徐明起到了重要作用,亦可见到王立军的影子。

谷徐王三人之间,彼此关系密切。谷、王之间,徐明既是两人的钱袋,又充当了牵线认识的中间人。

徐和王的交情始于2006年,“朋友找王办事,他当场就办了,此后我们很熟”。检方指控,徐明也曾出资人民币285万余元为王立军在北京购置两套住房,并以其岳父名义办理了购房手续。

2007年底,时任辽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经徐明介绍,与薄谷开来结识。当年,谷身体不适,医生发现在其服用的虫草胶囊中混合了铅、汞。谷指控有人投毒。谷身边的工作人员称此为12.06案。徐明推荐王立军办理此案。

“后来处理了谷的司机,谷比较满意,后王立军调到重庆。”徐称。

2008年6月,王立军调任重庆市公安局长副局长,颇受当时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重视。2008年11月4日起,王立军一周内在市局召开三次会议,学习薄的讲话。王称,熙来书记要求给他压担子,他本人备感压力。他还提到,时任市局局长、党委书记刘光磊“两次跟我谈到担子侧重移位的事”。

此后三年,王立军仕途通畅,从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一路飙升至副省级的重庆市副市长,不仅成为薄治理重庆倚重的手下,也是薄谷家庭内务的重要帮手。

薄谷开来供述,自12.06案后,她和王立军关系良好,“王立军担任了我医疗组的组长,工作之外对我也很尽心,我对他相当依赖,瓜瓜(薄谷开来之子)在美国的安保也是他负责。”因此,当认为尼尔威胁到其子的安全时,谷连续两次向王紧急报案。

尼尔·伍德和薄谷开来及其子的经济纠纷,由来已久。2011年7月11日,尼尔·伍德致信薄瓜瓜,索要1400万英镑的报酬。此前,尼尔曾参与重庆江北区的某土地项目,该项目后搁浅。薄瓜瓜回信拒绝,随后双方多次交涉未果。

2011年11月10日,尼尔再次致信薄瓜瓜,称“如果你言行不一,你将会自食其果。我对你还未完全放弃”。薄瓜瓜回复称,会据此采取措施。尼尔再次致信薄,称“如果现在还不是解决的时候,我们先把这个问题放一放吧。”

对尼尔的邮件,各人的解读不同。谷报案称,尼尔会“像当年毁掉圆明园一样毁掉薄瓜瓜”。在接到报案材料后,王立军安排副局长郭维国检查薄瓜瓜和尼尔的往来邮件。郭安排网安总队排查,认为事情并非谷说的那么严重,“没有恐吓信息”。

《南都周刊》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11月11日,徐明前往重庆市委3号楼拜访薄谷开来,3号楼是薄家住地。谷向徐抱怨王立军办事不力。

在听到谷的抱怨后,徐明受托前去王立军处斡旋此事。王立军对徐明称尼尔·伍德是外国人,不好控制。徐借口称,“听说尼尔吸毒、贩毒”。

徐供述,自己话音未落,王立军说“这就好办了。”

《南都周刊》记者获悉,11月12日,王立军让徐明安排人致电重庆110,举报尼尔·伍德为西南贩毒网重要头目,并按王立军的要求,向王立军手机上发送了举报短信。当天,张晓军以薄谷开来的名义邀请尼尔至渝。

薄谷开来称,2011年11月12日,王立军来到3号楼,和她一起拆装封在红蜡烛里的毒药,中途她手疼,王还查找了氰化物的解毒方法,用高锰酸钾溶液给她泡手。


毒药

2011年11月13日11点35分,张晓军偕尼尔·伍德乘坐CZ8129航班头等舱,由京赴渝。王立军安排郭维国对尼尔进行监控,郭将监控手续放在12·06案中。郭介绍,这样做是为了方便操作,因为“这个案子是薄谷开来家里的事,到现在还没结束。”

如果说徐明是谷、王关系的牵线人,那么郭则是谷、王关系的见证人。

郭原为锦州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支队长,作为王立军的下属,曾协助王处理谷家的12.06案。2008年11月由锦州调任重庆市江北区委政法委副书记,历任江北区公安分局调研员、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常务副局长、局长等职,2011年1月,升任重庆市局副局长。

材料显示,薄谷开来称,在郭维国的任命上,她曾向原重庆市委组织部主要领导打过招呼,郭对她比较感恩,她也认为郭很不错,但只能保持和郭的距离,“因为王立军不希望其他人跟我们走近”。

对郭维国,王立军既利用又防备。薄谷开来称,王立军曾告诉她不要跟郭多说,因为此人“不可信”。平时,王又通过郭向其他东北籍干部如原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长李阳、原技侦总队长王鹏飞、原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常务副局长王智(注:后文《治警》中详述)等人安排工作、发号施令。

11月13日,郭维国安排王鹏飞对尼尔进行监控。薄谷开来供述,当天下午,王立军来到3号楼,告知其在飞机出口处对尼尔的监控情况,称一切都在他掌控当中。

据新华社报道,王立军在庭审时表示,为了不得罪薄谷开来,他回避了尼尔·伍德案。谷的供述却称,王在此案中推波助澜。

谷称,当晚8时许,王立军再次来到3号楼,“当晚我身体不舒服,他问我怎么还没去,我表示不想去,王立军说那不行”。材料显示,谷当场还写了一封信,称尼尔·伍德精神不正常,请求公安对她远距离保护。信的原件给了王立军,谷自己复印了一份。

“出门前,王立军还让我吃了一碗面。”谷称。

勤务人员王昊回忆,11月13日晚上,王立军来到3号楼,直接进了谷的卧室,中途还让他送了一碗面进去。

张晓军回忆,当晚王立军在谷的房间里呆了20多分钟,随后喊勤务人员“备车,瓜妈要见客人”。“瓜妈”是王对谷的特有称呼。

为了伪造尼尔·伍德吸毒、贩毒的现场,2011年11月13日,薄谷开来让张晓军带上一个棕色的VC瓶,里面装有冰毒、摇头丸等毒品。

新华社报道称,当晚21时许,薄谷开来、张晓军携带毒药和毒品,以及酒、茶等物来到尼尔·伍德入住的南山丽景酒店。谷与尼尔·伍德一起饮酒、喝茶。趁其醉酒呕吐后要喝水之机,谷将事先准备的毒药用酱油壶倒入伍德口中,致其死亡。

资料显示,当晚离开酒店后,薄谷开来通过勤务人员的手机致电王立军,后者未接电话。谷随后致电郭维国,问他“鬼子呢?”“鬼子”为薄谷开来用来称呼王的外号。郭维国随后去王的办公室,说谷在找他,王立军不耐烦地看看手机,说“知道了”。

“我感觉,王立军当时是故意不接电话”,郭称。

谷供述,当晚回到3号楼后,她用“红机” (保密电话)和王立军通话,简略告知了投毒过程。次日中午,王来到3号楼,谷详细告知。王对此进行了秘密录音。

据新华社报道,谷称,当天王立军“让我把案件的记忆抹去。我讲我有点担心,他讲过一两个星期就好了。”

这是一起张扬的谋杀案。郭维国供述,薄谷开来事后跟他提起,人是她杀的。徐明称,谷也曾告诉他,尼尔是间谍,她是为民除害,是英雄,跟圣女贞德一样。

谷向徐透露,当晚她上身穿紧身衣,下穿有裤兜的裤子,大腿小腿都有口袋,毒药、茶叶都放在兜里,尼尔喝多后,她把毒药下到茶里,本来一滴就够了,她多下了几滴。

罅隙

薄谷开来、王立军一度关系非常密切。资料显示,2010年1月12日 ,身着红风衣、黑裙、黑色长靴的薄谷开来携其母范承秀,牵着宠物狗,莅临重庆市局,王立军作陪。当天,谷不仅参观了打黑展,还在王的办公室里把玩了微缩骷髅模型,亲手为王制作桌上装饰品。当年8月20日,谷开来到重庆街头探望执勤的王立军,并送水慰问。

鲜为人知的是,谷王两人都有多重身份。2009年1月,市民“乌恩”由辽宁锦州7711部队因退伍、转业迁入重庆。证件照显示,“乌恩”实为王立军。该张身份证由渝北分局签发,属黄泥磅派出所管辖。重庆市局即位处黄泥磅。《南都周刊》记者查实,两张分别署名为王立军和乌恩的身份证,年龄并不相同;当年6月,市民“开来”从北京东城区迁入重庆,迁入理由同为退伍转业,户籍地址也是黄泥磅派出所。“开来”和北京市民“薄谷开来”显示为同一人。《南都周刊》记者查实,这两张身份证年龄都是1963年11月15日出生,而据新华社报道,薄谷开来的真实年龄为1958年11月15日出生。

在重庆市局的一次打黑文学创作研讨会上,谷又变身为将军。2011年10月4日,谷身穿军装、佩戴专业技术松枝叶领花、陆军胸章、副军级级别章,参与座谈会,而座位上的名牌又显示为“开来律师”。除王立军外,参会者有重庆作家协会主席黄济人以及来自东北的作家等人。

他们的外号,也能体现各自在圈子内的地位和关系。薄谷开来母子昵称王立军为““鬼子”, 李阳、王鹏飞、王智称王立军为“老师”。对谷的称呼则各不相同:王立军称谷为“瓜妈”;郭维国称她为“律师”;3号楼的工作人员称谷为“五哥”,因谷在家排行第五;2011年12月14日晚上薄谷开来举行的晚宴上,喝高了之后,称王立军为“老师”的李阳、王智等人既称谷“师母”,又叫她“大姐”。

在薄谷开来看来,她和王的关系,2011年6、7月份出现了罅隙。谷称,自2011年5月王立军当选为重庆市副市长后,想进市委常委没能如愿,“有一次,王立军让他的女儿跟我说,当副市长不如当市委常委,他本人也在场”。

“还有一次,王立军在3号楼告诉我,他能不能进市委常委,就是薄熙来一句话。晚上薄回来我跟薄说了。薄很生气。”谷称。

据新华社报道,当年8月12日,薄谷开来之子薄瓜瓜有事想见王立军,王立军谎称自己在万州,结果薄瓜瓜在夜赴万州的路上差点出车祸,谷因此对王立军很生气。

但这些小插曲,并未影响谷在尼尔·伍德一案上对王立军的信任和倚重。2011年11月15日,尼尔·伍德被发现死亡后,王立军指派郭维国负责此案。郭召集李阳、王鹏飞、王智到现场。郭称,“我们都是王立军圈子里的人”。11月16日,郭维国等人做出尼尔·伍德系酒后猝死的结论,王立军未提出异议,并同意隐匿谷到过现场的证据。11月17日,王立军将王鹏飞、王智提取的酒店监控录像硬盘交给薄谷开来。

“11月18日,王又到3号楼,说他随时监控这个事。”谷供述称,当晚尼尔·伍德火化后,王立军用红机电话打给她,说了8个字“化作青烟,驾鹤西去”。

到了2011年12月份,重庆市局气氛稍显怪异,有比较敏感的警员预感可能会有事发生。2011年12月11日晚10点,王立军紧急召集市局党委扩大会议,名曰“研究廉政建设”。会上他首先清理了自己名下的车。他通知警保部,北京那辆武警牌照的车要从自己名下移出,供班子成员共同使用,“凡市局领导到北京都要用那台车”。

对于在重庆由其使用的几辆奔驰、别克商务车,王称,这些车不能归于个人。他把每辆车都指定给了其他党委成员。

他还在会上解释了研究基金的事。重庆恒德集团总裁王秉文在重庆万科悦府小区购置了三层别墅,捐赠给王立军建设“国际法医人类个体识别技术学会中心”。王秉文为山西煤老板,2009年在重庆茶园新城投资65亿人民币,开发工业地产。

王称,这个价值一千多万的捐赠虽是冲着他个人而来,但“必须交给国家,必须交给社会”。他要求,这些事形成会议纪要,在组织部、纪委要有记载。

据郭维国、王智等人的证词,当时王立军面临的形势是,上级部门正在考察他。

3天后,2011年12月14日,王立军在京开会,原重庆市委组织部主要领导找王智谈话。王智供述,“我以为是谈王立军提拔的事。但是领导告诉我,我有今天的位置,都是3号院的功劳,让我要忠诚。”

当晚,薄谷开来在3号楼宴请李阳、王智、王鹏飞,及原重庆市局经侦总队长李永宁,后者也来自东北。对这场饭局,谷、王双方各陈一词。谷称是受王的请托,代为宴请他的学生。王则认为,这是一场探测口风的鸿门宴。

这顿饭,也埋下了谷、王二人矛盾的苗头。

调解

12月14日那晚的饭局,颇显离奇。酒后的李阳为了让谷放心,让张晓军去自己办公室搬走碎掉的11·15案笔录和碎纸机。王智和王鹏飞次日在洗脚房醒来,对当晚没什么记忆。谷则打电话给王立军,称他的学生又叫她师母又叫大姐,“还没刑讯逼供呢,全都招供了”。王立军通知郭维国把这几个人带回北京。次日上午,郭维国带着王智、王鹏飞飞赴北京,李阳也于下午赶到,向王立军请罪。王立军责骂了他们的不得体,也提醒他们,“昨晚的酒被下药了”。王鹏飞说手上起了疹子,以佐证王的说法。李阳则认为,当晚喝的茅台,跟平常没什么两样。

王立军对李阳尤为生气。李阳供述,王立军骂他表功,问他是不是翅膀硬了想单飞,想单线联系3号楼。

郭维国推测:“王立军想通过11·15案控制薄谷开来,达到个人仕途目的。李阳在3号楼的表功透露了案情,破坏了王的计划和步骤。”

据新华社报道,王立军认为,应该是12月15日他当着郭维国的面责骂王鹏飞、王智的话传回了重庆,“从12月14日以后,谷开来就跟我变脸了,开始对我防备。”

2011年12月底,谷调换、审查了王立军身边4名工作人员。张晓军供述,12月下旬,趁王立军在北京开会,薄谷开来以其贪污腐败为由,带他查抄王的办公室。当天从王的办公室共抄走六十多双皮鞋,七八箱衣服,几十瓶香水,烟酒、补品、手表、金银若干。

这些举动,令谷、王的矛盾迅速升级。徐明回忆,2012年1月7日左右,薄谷开来让他到重庆,调解其与王的关系。

面对中间人徐明,谷、王的说法再次不一。谷的说辞是,中纪委正在查王,她搜他的办公室,把东西都带到3号楼,是为了保护王。

王显然认为找自己麻烦的是谷,中纪委只是她的托词。王向徐明抱怨,谷把他的东西列了清单,跟他女儿说他是第二个文强,说中纪委要办他,还让重庆纪委找他谈话。

2012年1月10日,徐明说服王立军去看望住院的薄谷开来。徐明供述,当天,王的情绪还是很大,谷也装睡,不理王。徐明先行退出,留下闹别扭的二人。

二人的关系并未因这次见面有任何起色。1月14日左右, 王立军要求王智、王鹏飞、李阳各写一封辞职信,要点有三:尼尔·伍德为薄谷开来所杀,无法立案;谷安排他们做不恰当的事情;在3号楼喝酒,怀疑酒里被下药,心生恐惧。

王智等人供述,王立军并非要他们真辞职,而是利用他们的辞职来向谷施压。郭维国也按王立军的要求,写了尼尔·伍德案现场勘查存疑报告。报告中称,尼尔·伍德案与首长夫人“K”有关。

谷对王也日渐防备。1月23日,大年初一,徐明在重庆。徐称,王立军跟他抱怨薄谷开来竟然通知进3号楼之前要先报车号,“以前王几乎每天都要去3号楼见谷,都是长驱直入,最近居然被挡,他很生气。”谷也告诉徐,王“根本不行”。

徐明供述,1月26日左右,王立军给其电话,让他去薄熙来那说说谷飞扬跋扈的情况,替他说说话。徐明认为此举不妥,有挑拨夫妻关系之嫌,予以拒绝。王告诉徐:“你要是去了,就是为了党和民族大义,做了一件大好事,如果不去,就会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爆炸事件,覆水难收。”

“我觉得他很嚣张,就去了重庆。”徐称,1月28日,他在3号楼见了薄谷开来夫妇。当晚,他还见了王立军。王向其透露,自己当晚见到了薄熙来,并向其控诉了谷的四大罪状:杀死尼尔·伍德;动用“两劳”人员搜查重庆市委秘书长徐鸣的办公室和家;让王立军抓其四姐谷望宁;让王立军抓薄与前妻的儿子李望知。王告诉薄,这些事情他都压着,办理尼尔案的几个警察要辞职,他也一直维持着。

徐明回忆,当晚王兴致不错,说薄表扬了他,临走时还深情地跟他握了手,并说薄对他不错。

2012-12-18中国文化传媒网
翻脸

但事情在一夜之间发生了变化。

徐明供述,1月29日上午11点多,他到3号楼见谷,原重庆市委办公厅主任吴文康也在场。谷告诉徐,昨晚王立军向薄邀功,列举了她的四大罪状,1月29日上午,薄把郭维国、王立军都喊去,当场把茶杯都摔了。

郭维国供述,1月29日上午9点,他和王立军一起去市委1号楼,“薄骂王,说他陷害薄谷开来,又说他忘恩负义,越说越激动,伸手打了王一耳光,王立军躲闪了下,嘴唇还是出血了。王立军又向薄解释,和薄出去说话。”

新华社报道称,郭维国在讯问笔录中称,“打了王立军,导致矛盾就公开化了”。当天下午,王立军召集李阳、王智、王鹏飞,要求重新制作尼尔·伍德案案卷,案卷指向薄谷开来。

王立军仍未对自己的仕途感到绝望。王智、王鹏飞等人称,王立军并未将此案上报公安部,他并不是想真正破案,而是为了达到个人目的。

郭供述,当天他和王立军返回市局时,他对王称:“这回咱们是打不着狐狸还惹一身骚,还不如真整呢。”王立军答:“能真整吗?这回也达到80%的目的了,还有20%挂起来了。”

王立军确实并未放弃与薄、谷修好的努力。他给二人写了一封信。2月1日上午,徐明在3号楼薄谷开来处看到了这封信,信的内容是表忠心,称所有问题都是吴文康的挑拨。

2012月2月2日上午9点,王立军在市局15楼的局长办公室会见驻渝某部领导,双方讨论的是一个涉及军地双方的强奸案,王透露,这是他“最后一次局长公务”,因为昨天市委已决定他不再兼任公安局长,而他本人前几天就已经知道这个结果。

2月2日中午,重庆市局召开党委会议,宣布王立军不再兼任市局局长、党委书记。原重庆市江津区委书记关海祥代替王立军,担任市局党委书记职务。

王立军被撤职当天,王智为表效忠,给薄谷开来写了悔过信。谷供述,“信上说王立军指使他陷害我有7条人命。当天我到市委1号楼去找王立军对质,王打了自己的耳光,辩解不是他指使的。”

据重庆市局办公室民警李娜(化名)回忆,2月4日,王立军还未搬离市局,薄谷开来来访,两人在王的办公室密谈了很久。当天中午,谷、王二人在市局14楼政务接待餐厅用餐,在外的服务员听到了谷的哭声。

2月2日,不再兼任市局局长的王立军,其副市长一职的分工也被调整,从分管政法领域换到分管教科文卫口。据新华社报道,2月初,王身边另外3名工作人员又被非法审查。王感到自身处境危险,遂产生叛逃的想法。2月6日,王立军以洽谈工作为由,于当日14时31分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在美领馆内,王立军称因查办案件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请求美方提供政治避难。后经重庆市和中央有关部门劝导,王于2月7日离开美领馆,并向有关部门反映了薄谷开来涉嫌故意杀害尼尔·伍德的问题。

月9日,薄谷开来涉嫌故意杀人案开庭。谷在庭审时表示,尼尔·伍德案给党和国家带来了很大损失,“我应当承担责任,我将永远难以心安”。提到王立军时,她遗憾自己“用人不察”,“这个人实在太卑鄙了”。

王立军也认为薄谷开来拖了自己后腿。9月17日,王在成都中院受审时称,“这个案件如果不是牵涉到谷,我肯定会安排多管齐下,早就把这个案件查清了。”

在法庭最后陈述时,王立军表示:“对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我知罪、认罪、悔罪……对培养关心我的组织、社会各界和亲人,我要在这里真诚地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19884.html

上一篇:不能理解为何可以“加精”
下一篇:读科网上论文的一些“外行”的感想

 

1  吴吉良

[转载]世纪公审微博满天飞,此篇最不可错过:济南庭审101 屏蔽留存

[转载]世纪公审微博满天飞,此篇最不可错过:济南庭审101

屏蔽已有 2604 次阅读 2013-8-29 19:09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微博, 薄熙来, 公审 |文章来源:转载

济南庭审.101小时 (2013-08-27 11:20:16)

   
   势必要载入史册的审判,配得上势必要载入史册的过程。
   从2013年8月22日8时30分,到26日13时30分,101个小时。被广泛视作中国继打倒“四人帮”后最重要的一场对高层政治人物的庭审——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在数以亿计的全程关注目光中进行。承担历史重任的济南中院审判长王旭光宣布,择期宣判。
   之所以配得上载入史册,首先当然是因为被告的显赫背景和迄今仍不在少数的跟随者。但包括审判长在内,聚光灯下所有角色,都有史无前例的突破表现。薄熙来在法庭上展现了令反对者都不得不叹服的辩论口才和反应能力,最后自辩时的陈述更是轰动朝野,而被指派审理的济南中院居然也就真的获准将这些“翻供”言论公诸于众,记录之详尽之颠覆,令围观者根本无从怀疑其真实性,信息公开透明程度不仅远超中国官方平常水平,在全世界范围内也堪称标杆。
   这些信息量高度密集的供词和对质,让人头攒动的中国平民百姓得以一窥中共政治精英的日常生活与处事方式,不论是恍然大悟,还是羡慕嫉妒恨,或者百思不得其解,总之,是一次前所未有的知识刷新过程。  
8月22日,第一天
    他没怎么瘦,白衬衣总比囚衣合身,鬓角几缕白发应该原来也就有。虽然已经过了64岁生日,虽然过去这17个月绝对是煎熬,但还是能算得上一位老帅哥————总之,看上去变化不大。
    8月22日11时22分,在让翘首以盼的观众们等了三个多小时后,肩负历史重任的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账号@济南中院,发出第一幅“庭审现场”照片。不需要解释,不需要说明,13亿中国人应该都能一眼认出那个站在被告席栅栏后面的主角。他,就是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17个月的薄熙来。
   待到13时整点新闻,央视得以首度播出他被带入法庭时的视频画面。在被允许放映的那几秒钟出镜时间里,步伐也算沉着,只是,抬头去看那几位法官时,他仿佛露出了一丝不习惯的尴尬笑容。
   不可能会习惯。无论怎样修饰面容和表情,他都不再是那个可以在主席台上谈笑风生的政治明星,不再是那群中共最顶级权力精英中的一员。曾经红光满面、颐指气使的“平西王”,现在的身份是中南海“阶下囚”。
   他是近33年以来中国公开受审的第三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并且,因为在重庆“唱红打黑”时展现的强大动员号召能力,再加上“红二代”背景,他曾经被视作最热门的政治局常委候选者,一度离中国政治巅峰仿佛真的只有咫尺之遥,离改变过去30年发展道路也仿佛真的只是功败垂成,所以,比起陈希同或者陈良宇,他落马所带来的轰动效应更加震撼。
   夫人薄谷开来和副手王立军那些几乎只有在侦探小说中才得以一见的犯罪故事,更让人们在啧啧称奇的同时,愈加期待这位真正主角的最后登场。
   17个月的准备和铺垫之后,是该轮到他了。
   历史大片,都需要出手不凡。
   没让那些抱怨缺乏电视直播的观众等太久,@济南中院就证明了文字同样可以满足期待。最朴实无华的庭审现场笔录,完成了最石破天惊的开场。
   午后12时16分,@济南中院发出“庭审现场”长微博,其中,载明了被告人薄熙来对第一项受贿罪名的否认,而且,根本就是“翻供”:“唐肖林说给我三次送钱的事情是不存在的,他请托我办事的那些事情都是公事公办…这些事情他当时全部向我隐瞒了,对唐肖林三次给我送钱的事情,我曾经在中纪委对我审查期间我违心的承认过这个事情,就是愿意承担法律责任,但当时我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的情节,脑中一片空白”。
   这一刻,围拢在电脑屏幕前的人们恐怕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从17个月前薄熙来被宣布去职重庆市委书记之时开始,到他被停止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再到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相信“一切政治都是交易”的中国民众,从来都认定所谓审判“只不过就是一场戏”。薄熙来夫人薄谷开来此前在法庭上的快速认罪,独子薄瓜瓜迄今还能稳居海外的情势,都仿佛在证明“幕后交易已经达成”。
   甚至,那幅薄熙来站立听审的现场照片,既给观众们提供了用放大镜仔细察看他全身上下每一处细节的机会,也充分满足了“阴谋论”的期待——左手那个手势,究竟是“OK”,还是“3”?
   有鉴于此,他开庭时那句“我希望法官能够合理的公正的来审判,按照我国法律的程序来审判这个问题”,带给观众们更多的感受也只是“装个样子”、“走个过场”。
   然而,事实证明,一代枭雄没那么容易被驯服。当天一直发布到深夜23时的共计10份庭审现场问答内容,完全打碎了老套的剧情模式,令数以亿计的观众大呼意外。
   根据@济南中院公开发布的这些记录,薄熙来在这一天里以“公事公办”和“不知情”为防守策略,几乎否认了所有对他收受贿赂的指控。不仅是将大连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唐肖林斥作“地地道道的贪腐分子和经济骗子”,甚至还声称夫人薄谷开来的证言“非常滑稽、非常可笑”。
   在与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明对质时的21句连环发问,更是堪比好莱坞律政影片中的经典对白。@头条新闻浓缩如下:“薄:直升飞球是我定的么?徐:审批过程我不清楚。薄:你给薄瓜瓜报销机票信用卡电动平衡车,跟我讲过没?徐:没有。薄:非洲事情你给我讲过没有,你支付费用?徐:没有。薄:你给谷开来买贵重东西,给薄瓜瓜买贵重手表,跟我说过没有?徐:没有”。
   在老领导举重若轻的攻势下,徐明说的最多的确实只能是“没有”——直至换来了一句“谢谢你实事求是”后,这位曾经的富豪还要声明“我很尊重、敬重薄熙来”。
   连“翻供”,薄熙来也不承认:“我当时有机会主义,有软弱…一是对我不正当的压力的情况下写的。第二是有明确的诱导因素。当时,我考虑到大势所趋,无可挽回。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表示拿两个大单,一个是唐肖林和一个是徐明…即使在去年我还在接受审查时,对徐明和唐肖林的事,我觉得专案组要把它上升到法律高度时,我当时就已向相关人员表示过不同意”。
   是的,这个下午,薄熙来果真是厚积薄发,仿佛是把他毕生的演讲才华都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辩驳思路之清晰,提问逻辑之严谨,现场反应之快速,何处示弱,何处争强,让在电脑屏幕前的观战者都屏住了呼吸,不禁要回想起他当年谈笑风生的神采。
   可是,演变至此,这难道还是那部早就写好了剧本的戏吗?叹服于薄氏口才的同时,人们大惑不解。虽说根据薄熙来被指控的三项罪名,坊间早已普遍判定刑期不会太长,但按照这幕公诉人处处受制、被告方过关斩将的庭上趋势,难不成,要有一个彻底颠覆的大结局?
   或者,还有个解释,就是“导演遇上了戏霸”?
   @幽壹发布场外点评:“对于今天的电视剧,综合各方评述意见是:诉方太弱智,指控太弱,证据太无力,被打个措手不及”;@廖睿哈哈大笑地补充道:“薄熙来确实是一个‘死磕’当事人,要是再有一个‘死磕’律师,济南中院这场庭审就太精彩了”。
   连那些薄熙来最坚定的反对者,都开始有点怀疑自己的世界观。@安替纳闷:“这到底是按剧本演出还是完全失控的说?”;@何三畏也一头雾水:“当庭翻供看起来也不太像既定剧情,而且自辩相当有力(或者说公诉材料做得太粗糙)。如此决然的不合作,或者说直接推翻了诉前交易,并含蓄地指纪委有逼供诱供行为(致使自己脑子‘一片空白’),终究是划算的么?当局手上没有牌了么?”
   甚至,凭借这份处变不惊,气场强大的老帅哥俨然已经赢得了几许芳心。棋圣聂卫平虽然是男性,但看上去也被薄熙来的自辩所征服,微博留言:“看了庭审笔录,一声叹息。古话说得好,妻贤夫祸少,信然”;@杨子评更为英才落难而惋惜:“现场答辩相当精彩,思路缜密滴水不露,不失为一人才。薄至今日之境地,令人唏嘘。倘若之前有一个独立强大的司法存在,或许早就避免了其更多违法犯罪之事的发生;倘若在一个民主制度下或许他可成为一位优秀领导人”。
   当然,对那些将薄熙来视作“文革余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来说,就算是也曾为他的辩术而在心中暗暗叫绝,总不至于就此倾倒。掌声宁愿送给法院。
   的确算得上实至名归。至少从这第一天的微博表现来看,@济南中院无可挑剔。所以,即便是中国司法现状最严厉的批判者,都不吝喝彩。
   @贺卫方上午也曾抱怨过“都开庭十五分钟了,才发这么一条,算哪门子直播”,可是在看到第三段庭审现场记录后,情不自禁地“赞一声济南中院”;@谢佑平定义此乃“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公开审判”:“如此公开和透明,在以往类似的案件中从来没有过。该案注定具有独特历史意义,包括济南中院的做法在内”;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郭锋也通过微博宣布两点启示:“周强院长倡导司法公开在审判得到最充分展示,程序正义为薄提供最大权益保护,司法民主使辩护律师、公诉人受到法官平等对待。面对此情此景,薄熙来应对重庆打黑审判深深忏悔!公正、独立的司法制度无论对位高权重者还是平民百姓都至关重要!”
   作为舆情学者,@武大沈阳是从传播专业角度表达赞赏:“@济南中院微博直播是在信息公开和庭审秩序之间的均衡,满足了社会的知情欲望,是近年庭审使用新媒体的标志性事件”。
   深夜复盘之时,陈有西所写成的《成功的审判,遗憾的侦查》,因其条分缕析而被广泛推荐。这位中国著名律师虽然要为“侦查薄熙来案件中的很多缺陷”而遗憾,但对审判本身也是给予高度评价:“薄熙来案的审判,总体上其公开性和公正性都出乎我原先的预期。这是一种令人欣喜的现象。审判、公诉、辩护、被告、证人,各方审判参与人,表现都相当到位而符合法律理性。说明中国的依法治国的基本规则,已经形成”。根据他的梳理,“高质量”体现在五个方面:“被告权利得到了充分保护;受贿犯罪用客观证据链证明;审判公开很多亮点将有示范意义;证人到庭破解行贿受贿案件审判难题,将影响全国;庭审驾驭公允,释法说理有据;庭前会议功能正本清源,纠正了刘志军案的不良影响”。
   但是,要说到感慨,恐怕没有谁比@李庄更有资格。作为薄熙来主政重庆时期被“黑打”的标志性人物,这位律师也在称赞济南中院“在重大案审判上给全国做了榜样”,甚至,依据“审判长中立,控辩双方真枪实弹”的情形,公开宣布“‘提前彩排’的说法不攻自破”。不过,他终究还是要向那位替换他站在受审席上的被告提前发布判决:“总以为‘不知道,不清楚’可以解脱一切,其实他前后矛盾的供述已经说明一切…凡是内行都很明白‘罪已构成,且已认罪’”。
   的确,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当那些抱着看戏心情的观众还在回味薄熙来的绝地反击时,多有熟识法律者已根据首日庭审记录得出相近判断,认定这位翻供者“在劫难逃”、“罪责基本盘很难有实质性影响”。
8月23日,第二天
   准确地说,庭审首日午后就已经从舞台边传来了熟悉的声调。
   当天下午13时许,当观众们还沉浸在“翻供”所带来的巨大震撼中时,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机关报所属的法制网发出了《旁听薄熙来案的基层群众谈感想:开庭审理薄熙来案体现法律神圣威严》,开始舆论铺垫:“山东济南一家企业的员工林擘对记者说:‘听了公诉人法庭上指控薄熙来的三宗罪名,桩桩件件触目惊心,令人震惊。以前不太了解,以为他是个清官、为民办实事的好官,但今天上午听了公诉机关对他的指控,看到公诉人出示的部分证据,感到反差很大,才知道他什么钱都敢收,一点底线都没有。我个人感觉,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很多说法是狡辩,一到关键地方就说‘记不清了’、‘我不清楚’、‘跟我没关系’、‘我违心承认了受贿问题’,不知道法院最终会怎么认定。看来他伪装得很深,是一个假正经,老百姓都被他搞的那一套东西所蒙蔽了,原来他身上的光环都是他自己塑造出来的,没想到他是这样一个人”。           如果说这份借由旁听者之口实施的舆论反驳还没引起足够注意的话,那么,从当晚20时起,人民网《从薄熙来案公审感受法治中国的力量》、央视网《从薄熙来案首日庭审看反腐斗争之复杂艰巨》、光明网《无赖与狡辩:虚伪最后的疯狂》三箭齐发,并占满最重要的那些网络媒体位置,一下子就让人们感受到了风向的变化。
    三箭之中,由光明网出面发射的那支最是凌厉:”薄熙来犯案的‘高明’之处在于,或许,在他拿起一笔笔不义之财的时候,‘深谋远虑’的考虑到东窗事发如何后自保其身,因此他巧妙的设计了一系列通道,力图避免自己犯罪利益的直接接触。然而,白纸黑字、铁证如山,薄熙来的自保在物证下瞬间塌陷,让他的诡辩苍白无力、让人发笑。薄熙来诡计多端、飞扬跋扈、两面三刀,以为他过去的经历所证实。他口口声声的‘贤妻孝子’,在法庭上,在他的口中,与他形同陌路,视人命如儿戏。他曾经的‘干将’、‘同志’,似乎也与他毫无瓜葛。曾经,薄熙来用一个个谎言编织自己的贪婪欲望;而今天在庭上,他还在对于自己曾经的认罪矢口否认。或许,即便到了最后一刻,他也要背负自己的谎言,不肯还原一个真实的自己。法庭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利,是对法律至高无上威严的维护。但是这并不能成为犯罪分子搅扰喧闹、混淆黑白、自我粉饰、藐视法律的可乘之机。若罪犯认为法庭的公平,是自己玩弄阴谋伎俩的‘舞台’,那就是彻底的冥顽不化,就是自绝于人类正义与公理”。
   凌晨1时许,又新增了一篇《庭审首日昭示天下:薄熙来犯罪证据确凿》,亦由人民网向各门户扩散:“事实胜于雄辩。苍白的辩解,敌不过确凿的证据;玩弄文字游戏,更推翻不了违法犯罪的事实。一味否认,只会把自己埋进陷阱之中。我们不会忘记,去年3月9日,薄熙来在接受记者集体采访时表示,对于其子在国外读书开法拉利的传言,连用两个‘一派胡言’,并‘感到非常气愤’,称儿子在国外读书的资金问题,‘全额奖学金!’这真是弥天大谎,不仅境外媒体很快做了否定回应,薄谷开来在受审时已经坦白了”。
   文中,警告之意昭然若揭:“当然,薄熙来有替自己辩解的权利,也有全盘翻供的‘自由’,但是如果缺乏真诚,辩解就成了笑谈;如果蔑视事实,翻供就会翻倒自己。证据确凿,狡辩就是徒劳”。
   有趣的是,就在这些“狡辩”、“冥顽不化”、“翻供会翻倒自己”的关键词放满8月23日门户首页之后不久,一些本来痛恨薄熙来的知识分子反而出面打抱不平了。
   还是@贺卫方,对着那篇《无赖与狡辩:虚伪最后的疯狂》说道:“在法庭上,被告人辩解或推翻此前供述没有什么不正常,这需要检察官通过证据去证伪。在法庭没有作出最后判决之前,官方媒体发表这种偏向文章,题目如此耸人听闻,文字颇有文革之风”。
   认证身份为湖北省利川市人民法院副院长刘国峰的@倾城是要为济南同事感到惋惜:“这头审得好好的,司法的归司法,辩法析理尽归于庭上,堪称几十年来最生动的一堂法治课。那头却开始骂街,以喉舌的脸谱、泼妇的身姿摇唇鼓舌播是弄非,这究竟是要闹哪样?被告人没有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庭审已经结束了?没见神一样的‘对手’,只见猪一样的‘队友’!”
   至于那些迄今仍在寻找机会声援薄熙来的左派人物,更加怒不可遏。@司马平邦怒发冲冠,痛心不已:“济南的公开审判才进行不足二分之一,根本没有任何法官给被告定罪,央视网、光明网等这样的国家级主流网站就用‘无赖与狡辩:虚伪最后的疯狂’为题报道此案;更可笑的,与此同时,这些网站又在对秦火火、李开复、薛蛮子的网络造谣大加鞭笞,哎,你们一边骂小谣棍一边当谣王,网络谣言的根找到了”。
   而就是这段将李开复、薛蛮子一并带入的喝斥,居然获得了诸多自由派知识分子协力扩散,交口称赞对方阵营主将“这回说的在理”。目睹此情此景,@十年砍柴不禁感叹:“让微博上左中右都鄙视的文章,还真不多”。
   庭外讨伐檄文的部署,也直接导致了人们对@济南中院能否持续首日惊艳表现的担忧。这天,同样是早晨8时30分开庭,庭审现场记录却迟迟未到,以至于有信心脆弱者已经迫不及待地宣布,是这场大戏的幕后导演为了防止“场面进一步失控”,而制止了微博直播。
   事实证明,导演也没那么脆弱。何况,这天凌晨,光明网还有另一篇《薄案庭审直播彰显中央高度自信》发出,刚刚赞美了“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以直播高官庭审的方式,赢得了民心…广大群众必将对新一届领导集体更加充满信心”。
   于是,12时40分,就有针对上午庭审情形的第一份记录张贴,是有关那处早已名扬海内外的法国尼斯戛纳别墅的证言。这幢购买价格为323万美元的海边豪宅,被指控为薄熙来接受徐明贿赂的主要罪证,在开庭首日即成为争辩焦点,如今是由薄谷开来讲解她是如何运用自己的律师专业知识设计出隐人耳目的复杂购置方案。
   不过,面对公诉方提供的诸多证据,薄熙来一开口就延续了自己的“不清楚”策略:“谷开来的证言是虚构的,徐明的证言也是虚构的,王立军的证言我认为是闲扯。我相信最高检收集的这些证据都是确实存在的,但是这些证据只能证明谷开来搞了这么一套房子。这个案子打比方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球,这个房子里面细节很多,但是和我相关的只有球体上有一根细细的线跟我联系,这个线就是沈阳看幻灯的那个情节”。
   是的,又是天才般的比喻。根据@济南中院此后陆续发布的笔录,薄熙来与自己的辩护律师相配合,不仅继续要求排除那些“非法证据”,还再一次质疑薄谷开来的精神状态,直至形容她“疯了”:“关于薄谷开来的证言,还有她过去的笔录和自书,到底可信度有多少?薄谷开来变了,她疯了,经常说假话。她在精神不正常的情况下,办案人给她施加巨大的压力,让她揭发我…对刚才她说的那些话我表示质疑。开来曾经讲,她杀尼尔的时侯有荆柯刺秦王的豪迈,足以证明她的精神不正常…我认为她所作的证言,既有精神压力,又有减刑的动力”。
   薄谷开来8月20日被判死缓,一份据称录制于8月10日的证言同步录音录像在当天12时04分即已被@济南中院发布出来。视频中,薄谷开来承认自己与儿子薄瓜瓜的机票费用多由徐明支付,并声称曾向薄熙来说过此事,而薄熙来此后也为徐明接手足球俱乐部等提供了帮助。画面中,这位十几年前就闻名遐迩的女律师表情平静、口词清晰,并且,在最后部分,当最高检工作人员按例询问“今天我们对你的讯问是否存在暴力、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手段”时,她甚至不好意思地笑出了声,连连摇头。
   应该就是在看过了这段录像后,薄熙来声称对费用共计320.7842万元的机票报销“一无所知”,并声称“对谷开来出庭作证我已强烈要求过两次”。根据记录,审判长回答他:“本庭也经过审查,认为谷开来应该到庭作证,本庭同时派法官到羁押谷开来的监狱面见了谷开来,但谷开来明确表示拒绝到庭参加出庭”。
   虽然不是当庭反目,但这幕“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场景,已经招致唏嘘一片——第二天的审理中,薄熙来的拒绝认罪自然不再让人惊讶,观众们的感慨更多是因为那些物是人非的沧桑。
   以及八卦。复旦大学“狮城舌战”冠军队成员姜丰作为尼斯别墅代持人的身份已经值此确认,人们现在还知道了,她与徐明在2010年“明确了以结婚为目标的关系”;在首日出庭作证时,徐明消瘦的模样已经催生了“要减肥,找纪委”的调侃,因为他提及曾为薄瓜瓜出资8万多元购买电动车,爱凑热闹的淘宝卖家便连夜上架这款产品,如今,又多了块肉。
   根据@济南中院发布的证言节录,在回忆儿子由徐明支付费用的非洲旅行时,薄谷开来讲起一个细节:“在重庆家里吃饭的时候,瓜瓜给我和瓜爸(薄熙来)讲了许多去非洲的见闻,而且还专门从非洲给我和薄熙来带回来了小礼物…是一大块肉,是非常稀奇的一种动物肉,具体是什么动物的肉我记不起来,这块肉挂在一个木头架子上,瓜瓜说可以生着吃,但是薄熙来说得蒸熟了才能吃,瓜瓜很生气,说这个很贵,这么做就把肉给糟蹋了,但是最后还是被蒸熟了,瓜瓜一片片削下来,我和薄熙来都一起吃了,感觉味道还是不错的,这块肉我们整整吃了一个多月”。
   正是这块“吃了一个多月”的肉,迅速成为这天晚间最大的微博谈资,那些紧紧跟随庭审进程的网民与市场化媒体账号以此互相打趣,是伊比利亚火腿?还是南非特制生肉干?莫衷一是。但这不妨碍又有淘宝卖家为“瓜瓜非洲的肉”写出广告词,充分证明中国民众是多么擅于和乐于入戏:“居家旅行之良药、呈堂证供之利器…不要因为生吃还是熟吃而伤了父子感情…如果你是女士,又找别人代付,请明确告知你的丈夫”。
   开审以来始终不敢逾雷池一步的@南都评论,也总算可以举着这块火腿,深夜谈美食谈人生:“或生吃或蒸熟,吃上一个月,这极具想象力的吃法,它所打造出的风味和高贵令人叹为观止。生肉特别是一种非常稀奇的动物肉,同样还蕴藏着中华民族对于滋味和世道人心的某种特殊的感触”。
   没错,这些因为得窥“王爷家事”而激发的乐趣,终究掩盖不了忧国忧民的沉重。
   因为证词表明,薄瓜瓜去非洲旅行所租用私人飞机,以及邀请哈佛同学40人来京,均是由徐明付费,这种著名商人在薄家面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如奴如仆,如提款机器”的表现,让人们为中国企业家地位而悲叹。
   但与此同时,因为薄熙来只是“公事公办”,就能为徐明带来海量的经济利益,又让人们感慨中国官员所拥有的强大权力,“在没有严格限制的情况下,寻租无可避免”。
   此外,还有两个环节,在当晚复盘时被眼尖的观众反复提起。一是事关薄熙来贪污指控的大连市人民政府负责上级单位涉密场所改造工程500万款项,人们一方面承认这再度表明了此番庭审之空前公开透明,“连涉密工程都公开说出来了”,另一方面,也为这类以涉密名义开支的费用在中国政府日常运作中“来无影去无踪”而忧心忡忡。
   第二个来自庭审记录中的发现,更是让多位微博意见领袖追问不已,即“尼尔发给薄瓜瓜的邮件他要的是1400万英镑,是一个项目的中介费,与尼斯的房屋无关”。由于这段话出自薄熙来辩护人,被唤醒记忆的围观者————徐昕、谢文、谭飞、何刚、李开复、雷颐、任志强、蔡文胜——都想起了传闻多时的那个重庆地产项目,惊呼“1400万英镑才是亮点”。@高晓松宣布:“按行规,这个中介费不会超过项目利润10%,说明薄家仅仅这一个项目获利可能超过1亿4千万英镑,十几亿人民币。我现在相信薄大人真的不知道法国那所值两千万人民币的别墅了”;更多发言者则明确指出,庭审起诉忽略此节是再度证明了官方有意避重就轻,以防止“引起清算重庆打黑的连锁反应”,用@罗昌平的话来说,就是“司法过滤”、“政治腐败”:“此次庭审经济问题几乎不涉重庆,主要集中辽宁,意图过于明显”。
   如此追问不已,对宣传官员来说只能是添乱,他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任务要部署。在首日庭审结束后向中国各媒体发布的电稿中,新华社是以“被告人薄熙来对起诉书指控的受贿犯罪事实进行了陈述,并否认了指控”来概括,但是,第二天晚间的描述方式开始有了明显变化:“被告人薄熙来不承认指控,对指控的主要事实,以与我无关、印象模糊、花了多少钱没人具体跟我说等进行辩解。辩护人就证人证言的真实性、相关书证的合法性等发表了质证意见。公诉人就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质证意见进行了针锋相对的回应,指出被告人在辩解中对关键事实发表了很多相互矛盾的意见。同时,公诉人明确提出,检察机关向法庭提交的相关证据,来源清楚、提取合法、内容真实,应结合全案证据进行综合判断”。
   据此,作为老牌门户,新浪就是将“薄熙来对受贿指控多次辩解自相矛盾”的标题放在了首页最顶端,新华网更在头条副题中加上了“薄熙来对购买尼斯别墅知情应担罪责”、“明知且认可也构成受贿罪”、“犯罪证据确凿”、“辩解不能成立”、“赖不掉的”等一系列宣告。
   宣告尽数源自法制网。继首日率先向“狡辩”开火后,这家法制日报下属网站提升了第二天的战斗力,接连发布《法学专家:薄熙来受贿事实证据确凿辩解不能成立》、《旁听律师:触犯国法“赖是赖不掉的”》、《旁听法学专家:薄熙来明知近亲属收受财物也构成受贿罪》、《薄熙来对购买尼斯别墅知情应担责》。从文章主旨来看,这分明就是为了抵消薄熙来巧舌如簧带来的错觉,以防那些不谙法庭攻防逻辑的观众真的在对滔滔口才的钦佩中认同了他的理由。
   其中,这最后一篇,更被凤凰网提炼出“法制网:薄熙来徐明订攻守同盟”的首页标题:“对薄熙来明知薄谷开来收受徐明资金购买别墅的事实的两个重要情节,即在薄熙来沈阳家中看幻灯片的情节和商务部薄熙来与徐明订立攻守同盟的情节,均有在场证人证言明确指证,也有根据薄谷开来提供的线索查找到的笔记本电脑及其中的幻灯片在案佐证。从薄熙来当庭的许多陈述中,他对看幻灯片和商务部谈话的实际也并未予否认。这件事,再多的狡辩也是无用的,只能进一步让大家看清薄熙来罔顾事实、百般抵赖,试图推脱其罪责的本质”。
8月24日,第三天
    “为了保持庭审的连续性”,主角和观众周末也都不休息。
    年过六旬的薄熙来也当真是人中龙凤,在与所有指控缠斗了两天两夜后,他一开口又是让人难以辩驳的反问:“他让我收钱,总得说出一些理由来,他刚才讲因为我老婆孩子在外面,他想给我补贴一点家用,这个理由对一个领导干部来说,能是一个打动他人心的理由吗?要知道,我的大儿子也是在国外留学的,而且我从来不担心他有什么困难。还有,谷开来的收入情况非常好,谷开来证实她共办有5个分律师所,经济情况非常好。还有,谷开来还给我说瓜瓜也很优秀,有奖学金,我有什么理由担心他们有什么困难呢?王正刚说他给我送钱的理由,如果说我收500万元,我,总得思考、策划,对于一个贪污犯来说,他总得想想这笔钱还有谁知道吧?收这笔钱安全不安全吧?”;“按王正刚的描述,我对他很矜持,第一次我没说话,第二次我也没说更多的话,然后我当着他的面跟谷开来讲,‘上面有500万,是工程款,王正刚出了个好主意,留给家用,拿去用吧!’这符不符合贪污犯狡诈的心理状态?我会不会通过电话说这么敏感的事?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和我说话时我先要求他们关手机,我还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我会不会通过有线无线,指示谷开来把这500万拿下来?…和一个最低水平的贪污犯的所为也不相符,就算智商再差的贪污犯也要问清楚这笔钱大连还有谁知道?”
   尽管根据旁听的郝亚超律师晚间声明,前一天庭审记录中薄熙来所言谷开来“疯了”及“荆轲刺秦王”之语,是引述重庆侦查人员叙述,并非其原意,系济南中院书记员漏记所致,但是,在这一天的自辩陈词中,丈夫再次贬损了昔日枕边人的证词可靠性:“我对谷开来是有感情的。她是一个比较脆弱的女性,加上经济情况她必死,通过检举很快就能出去了。那她能检举谁呢?所有我的指控都出自谷开来”。
   做大事者不拘小节。为了说明妻子证词——“我在电话里给她讲,律师事务所关了,你不是一直在埋怨我吗?现在有一笔钱比较大,你和瓜瓜在英国生活很紧张,所以让王正刚出个主意,想给你些钱”——是在撒谎,薄熙来不惮于主动承认自己在为夫之道上的过失:“当时谷开来挣了很多钱,至少有两三千万…她是个很要强的人,她绝对不会在我面前哭穷。而且把薄瓜瓜带到英国去上中学完全是她一手操办的,给我打了个招呼就走了,甚至这个事情是有赌气的性质,在此之间我有过外遇”。
   关注薄谷开来的人们早就知道,这位将门之女在1990年代就已是全国知名律师,但是,薄熙来如今明确讲出“至少有两三千万”的数字,再加上在第一天庭审记录中,他曾用“谷开来就在我们71号房另外一个巨大的保险柜里放着很多钱,大大高于这8万美元和大大高于这5万元人民币”的说法来反驳指控,虽说并不能成为证明薄熙来本人受贿的证据,但至少已经完全否定了薄熙来本人在去年两会上那段慷慨激昂的传世声明——当时,面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他发表了被罢黜前的最后一次答记者问:“我听说有人正给重庆‘泼脏水’,包括给我本人给家庭泼脏水…不仅我儿子,我和我夫人也没有任何个人资产,几十年就是这样下来了…现在几乎就是在家里给我做一些家务,我对她做出的这种牺牲很感动的!”
   如果说“外遇”是宫闱秘闻爱好者的意外惊喜,那么,接下来的高潮更是早就被预定,即薄熙来所面对的第三项罪名——滥用职权。由于受贿和贪污指控范围都被限于他在大连、辽宁和商务部任职期间,这最后一役,也是可以人们可以寻找“重庆森林”入口的仅存机会。
   此时,观众无比强烈地期待着一位重要配角能够登场。就是他,替薄熙来奠定了“唱红打黑”的最重要基础,也还是他,直接导致了权倾一时的“平西王”跌落宝座,他是亲信、干将、左膀右臂,也是罪人、叛徒、心腹大患。
   16时23分,@济南中院通报,“公诉人向法庭申请证人王立军出庭作证”——互联网上顿时一片骚动。是的,他真的来了,不再是和前两天一样只出现在文字材料中,而是亲自现身法庭,要与他“最熟悉的陌生人”面对面地撕扯彼此间的恩怨情仇。
   为了满足期待,王立军坐在证人席上的照片很快就被发布。观众们再次举起放大镜,一样穿白衬衫,一样发型完整,一样没怎么瘦也没怎么胖,并且,镜头定格的那个瞬间,他向斜下方投去的眼神也仍和两年前一样锐利、深邃、无法捉摸。
   还记得那两句章回体吗——“王捕头夜奔美领馆,平西王黯然离山城”。想象着如今这幕仿佛只应出现在莎士比亚小说里的画面,已经有感触万千者写下续篇,吟诵于江湖:“一年生死两茫茫,不休假,难治疗。法庭对质,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秦城梦,鬓如霜。瓜瓜开来海伍德,红歌唱,黑打狂。相顾争辩,却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美领馆,一耳光”。
   在过去十几个月中,王立军所挨的那记掌掴被反复传说着,从媒体报道到坊间笑谈,无不将之比作“改变历史进程的一个耳光”。现在,当着“王捕头”的面,先由“平西王”开始了自己的回忆:“在滥用职权罪的问题上,王立军叛逃到美国驻成都。总领馆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我是有错误和过失的,影响了党和国家的声誉,我很惭愧。我自己素质、水平不高,关键时候没有能够很冷静地对待这件事情,又产生了严重的误判,所以在王立军叛逃的事情中,我有部分的责任,我对此感觉到很惭愧”。
    这是三天以来薄熙来仅有的两次公开忏悔之一,不过,根据庭审记录,他紧接着就话锋一转:“对于起诉书指控我的这些问题,我认为出入很大。第一,我有过失,我有错误,我很惭愧,我也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但是罪与非罪是另外一个问题。第二,我在这个问题上有几个基本点,一是我没有拘私枉法想袒护谷开来。二是我没有想弄虚作假,搞虚假的医疗证明和休假式治疗的微博。三是我没有想逼走王立军,把他逼到美国去叛逃”。
    在薄熙来的陈述中,那记耳光是因为他当时认定检举薄谷开来杀人的信件乃是王立军授意他人所为,“我最不能容忍这种两面派”:“他无言以对…所以我扇了他一耳光…当时我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谷开来最好的朋友就是王立军。但是王立军突然在1月28日说谷开来杀人,我觉得王立军与谷开来关系这么好,为什么不去找谷开来说,你既然知道谷开来杀人,你为什么自己不去劝谷开来呢?而且你为什么还鼓动你自己的学生去告谷开来呢?所以我对这个不能接受,我非常气愤,当时我是摔了杯子,我有这个毛病”。
    而在王立军的陈述中,那已经不仅是一记耳光:“他出来后,就开始大骂,很不雅,我记得大约3分钟之后,他就绕过他桌子的左侧走到我跟前,他突然打过来一拳,打的我的左耳,不是一巴掌的问题,我身体稍稍动了一下,这时他打完了,他就坐回桌子那边去,我发现我的嘴角流血,耳朵流东西,我去桌上拿餐巾纸擦血,后来他看我还是很平静地对他说,我说这个事应当面对。他拿起水杯就摔在地上。摔的时候他说,我绝不接受,完了之后,他又想过来实施暴力,后来在场的吴某某扛了一下,这就是1月29日上午所发生的事情”。
    此时,最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来了。虽已转化成了文字,但那整整20个回合薄王对质里的杀机四伏,还是能刺透电脑屏幕,让观众情不自禁屏住了呼吸:“被告人:1月28日你和我谈了几次话?证人:除了6号以前,从1月29号开始一直到5号,每天我都被你叫去两次,而且你明确告诉我‘你不能随便走,由我给你安排任务’。被告人:1月28日你找我谈话,咱们谈了几次?证人:两次。被告人:你在谈话中,第一次谈了五十分钟,具体你给我说了什么?证人:我再重复一遍。被告人:你不要重复。被告人:11.15开来杀人的事,你何时知道的?证人:是11月14日谷开来说的…被告人:你是否说过打黑有压力,你从警二十年身体也不好,想有机会调整一下,说过这话没有?证人:没有…被告人:你觉得我想逼你走的原因是什么,是想掩盖11.15案吗?证人:对…被告人:你要求和我再谈一谈,为什么?证人:我当时觉得你应该面对,特别是你的身份,你应该面对。我说书记今天你动怒,发了这么大火应该的,为什么?如果我不和你说从组织上我有责任,从个人我以对你负责的角度上我也对不起你。被告人:1月29日那天你刚才讲预想我要动怒,你有思想准备吗?证人:没有思想准备。被告人:你觉得你有能力负责在美国来保护瓜瓜,你有这个能力吗?证人:让我保护瓜瓜,这句话你基本上每周都说,你说‘我们家里就这么一个看起来比较出息像样的。’”
   若嫌这样的唇枪舌剑还不够直观、不够刺激,无需网民拼图,央视在当晚新闻节目中就证明了他们绝不是不了解受众需求:最后几秒画面中,薄熙来正戴着眼镜、点着手指,身体扭向证人席发问,镜头缓缓地延伸过去,那一侧,正是仰头看向斜上方的王立军,若有所思。
   如此高潮迭起的第三天过后,意见领袖们一边感叹“信息量太大”,一边受王立军出庭作证激发,将微博讨论方向进一步引向法庭特意避开的意识形态深处。
    @童之伟发表博文,认定薄熙来的三项罪名“按现行法律已完全能够成立”,并宣布自己领悟了他何以“从执政党的一个政治局委员跌入牢狱”:“与毛比较,薄先生的极权人格倾向似乎更为突出。我看,正是随着地位上升而危害不断增大的极权人格把薄先生引向了失败之途…极权人格的第一个特征,是完全容不得民主,不论是本来意义的民主还是引申意义的民主。所以,极权人格人士往往不讲民主则已,讲则必将其扭曲为民粹,以民粹取代民主。薄先生民粹主义的典型表现,是他不自觉地将社会撕裂为‘老百姓’与非‘老百姓’,动辄以‘老百姓’代表的名义做自己想做的事。君不见,薄先生当权的重庆抽象地把‘老百姓’捧上天,但却同时又随意把许多无辜公民一个个抓去劳教、关押、刑讯逼供、判刑,甚至还夺走他们的私有财产”。
   说起来,政治学者@兔主席和薄瓜瓜曾共同就读于美国哈佛大学,不过,有鉴于这位前校友的奢华生活,他认定对方是“重大输家”:“从庭审记录看出,薄瓜瓜从头到尾深陷家族的腐败之中,且是个核心要素——他创造了许多直接的物质需求,促成了这个家族的覆没。在成年后他还变为索求、接收徐明等人经济利益的积极策划和行为人。这个人能够逍遥法外,是执法公正上的一大硬伤”。而作为父亲,薄熙来则是“一个厚颜无耻、道德败坏、撒谎成性的政治流氓”:“表面坚强倔强,气场仍存,一副落幕英雄打死不低头的模样。其实看到第二第三天大家就知道他只是无赖式狡辩,他的家庭、亲友、上下级关系,他这个人的骄横跋扈自私的作风,都看得很清楚”。
    的确,两天以来,尽管“全盘否认”的庭审记录已经大大打破了几乎每一个人此前笃信的默契想像,但是,基于对中共政治运作方式根深蒂固的思维认知,绝大部分观众应该还是相信这场大戏必定有过预设剧本,并且,随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陆续产生了两种可能性分析:
   其一,就是所谓“导演遇上了戏霸”。不肯驯服的反面主角薄熙来上台之后临场发挥、颠覆剧情,要抓住这个本色出演的机会,维护自己的正面偶像光环。于是,由官办网络媒体从开审首日下午起密集发布的庭外讨伐檄文,就可以理解为导演安排剧评家在观众席里挺身而出,要为此后的封杀做好舆论铺垫。
   而第二种可能性,从庭审次日起仿佛拥有了更多信众。因为,即便是讨厌那些“文革式”声讨文字的人们,只要察看过薄熙来的庭上陈述,就会发现,在他以“不知情”为由拒绝近乎所有指控之际,确实出现了前后矛盾,更不用说在位时对家人清白的那些激情宣告,早已在证人供词中变成了事实上的讽刺——这点,他本人也并未否认。那么,会不会是那些幕后导演实在是非常高明,高明到早就预料到反面主角必然不肯乖乖就范,所以干脆由他尽情发挥,直至自曝其短、自取其辱?这样,既可以收获对司法透明公开的全民赞美,还可以打击党内外仍在支持薄熙来的力量,直至“引蛇出洞”。
   当然,也有少许愿意宣布“这不是演戏”的微博发言者。
   比如陈有西,早在他那篇《成功的审判,遗憾的侦查》结语处就已经写道:“薄案的审判意义超过四人帮审判、陈希同审判、成克杰审判、陈良宇审判,审理环节,是真审而不是表演。我们对这种趋势感到欣慰并抱有更大的期待。希望判决结果也完全由合议庭根据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作出,不要有太多的政治因素。薄熙来当年以践踏法治扬名,现在正在以另一种角色促进中国的法治进步”。
   作为著名的“毛左”代表人物,张宏良此时也更新了自己的口径,向薄熙来和习近平同时送去歌颂:“三天审判已经明朗,判决已经不再重要,因为历史和人民的判决已经作出,人民赢了。济南审判将象莱比锡审判一样载入人类辉煌史册。他没有辜负人民的坚守,人民没有放弃对他的支持。人民万岁!正义万岁!同时,也向另一位红二代致敬,人民将会更加紧密地团结”。
   那么,薄熙来本人的如意算盘,又是怎样的呢?
   早在看完第一日表现后,@章立凡就已断定他“不仅是个好演员,还是个狠角色”。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秦朔如今再作详细推测:“有政治抱负的人会无数次想象自己如何在历史上定格。薄选择的定格是决不自认有罪。这是最后的又是公开的时刻,他不能认输。薄也明白,‘不认罪’不等于‘无罪’和‘无法定罪’,但他的逻辑里,‘我不认罪即无罪’,是否有罪是‘自定义’的。与其说这是法庭上的战略,不如说是他最后的政治抉择”。
     
8月25日,第四天
   11时许,法制网发出《专家学者:薄熙来滥用职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再获门户首页扩音:“参与旁听审理薄熙来案的法学专家学者今天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被告人薄熙来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超越职权和不正确履行职权,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符合我国刑法规定的滥用职权罪的构成要件,已涉嫌构成滥用职权罪…在王立军叛逃前,薄熙来打人摔杯,对王智、王鹏飞调查施压、违规免除王立军公安机关领导职务的行为,严重干预了案件的办理,是谷开来杀人案不能及时依法查处的重要原因,同时也给王立军带来巨大恐慌和不安,成为王立军叛逃的重要原因,进而造成特别恶劣的社会影响;在王立军叛逃后,薄熙来继续对王鹏飞实施立案调查、取消参选资格等打击报复行为,是谷开来杀人案不能及时依法查处的原因之一,其纵容谷开来参与研究处置王立军事件并同意出具虚假诊断证明、批准发布虚假新闻消息的行为,严重损害了政府公信力,造成了特别恶劣的社会影响”。
   场外紧锣密鼓,场内困兽犹斗。在@济南中院这天提供的第一份庭审现场记录中,薄熙来开始抨击昨天与他当面对质的王立军:“他的证言完全不足以采信,他的证言充满了欺骗,而且是信口开河…他说的很多事情都是单证。他说我不是一耳光,而是一拳,而我没有练过拳术,而且也没有这么大的打击力…此人品质极其恶劣,一是当场造谣,二是把水搅混,这种人作为重要证人进行举证,有失法律公信力”。
   而根据另一份来自医生的证言,在挨了那一记耳光或者拳后,王立军被诊断为针尖状鼓膜穿孔。至于薄谷开来,则声称当时听闻薄熙来“说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打人”。
   如果现在再给薄熙来一次机会,他还会第二次打人吗?什么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什么是彻骨痛恨绝不宽恕?在审判长宣布全案法庭调查结束前,薄熙来主动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建议公诉人不要在起诉我的过程中给王立军开脱罪责”。
   到了这一步,公诉人也不用客气,“被告人没有自首、坦白、检举揭发等情节”的宣告,倒真没冤枉他的对手。
   根据济南中院的公告,在经历了三天半的审理后,决定休庭半日,26日上午8时30分再继续,进入最后辩论阶段,也就是事后证明最精彩的巅峰时刻。
     
8月26日,第五天
   “再高明的编剧,也编不出这样的剧情”;“狗血淋漓、巅峰痴狂、超越想象”;原来以为甄嬛传是狗血传奇剧,没想到是政坛写实剧啊”;“都中午1点了,济南中院还不休庭,解释只能有一个:这故事,连审判长都听得入迷了”——本来已经有些疲倦的观众们,在这个中午不吃饭、不睡觉,拼命刷新微博,就是因为此时传来了几段让人瞠目结舌的台词,将这部庭审大戏推向了不可能被超越的高潮。最好的,果然留在了最后。
   是主角大人薄熙来有关滥用职权的自辩词,让哪怕是看惯琼瑶剧的小伙伴们都真的惊呆了:“免王立军的局长,是多个因素,一个,我确实认为他诬陷谷开来,但我并不是想掩盖11·15,我是觉得他人品不好。因为谷开来和他是如胶似漆,谷开来对他是言听计从,那王立军也通过与谷开来的交往中打入了我的家庭…谷开来和王立军两人的关系就和一场闹剧一样。谷开来抄王立军的家,还贴了六七十份说王立军你要警惕了,这不是什么仇恨的事情,这完全是两个人如胶似漆产生的一场闹剧,还把王立军的皮鞋拿到我家里去,我让张晓军立马拿走,这个事情是谷开来所为与我毫无关系。王立军说不让他到3号楼了这也是他逃跑的理由,3号楼是在市委大院里我的家,包括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长等领导也没有不敲门就到我家里来,我家里又不是大杂院,实际上王立军能随便来,那实际上是他们俩的一种极特殊的关系,我烦透了,实际不让他进3号楼来不是我,我对这个事根本不知道,是谷开来气王立军,你以后不要来了,王立军全当成是我逼走他的原因”。
   “如胶似漆”、“王立军的皮鞋”、“打入了我的家庭”,听上去,这已经完全不再是一场庄严肃穆的政治审判,变成了电视台八点档眼眶微红的家庭伦理访谈节目。
   但是,苦闷的丈夫还有满腹苦水没吐完。他要继续说明,自己当初打王立军耳光、摔杯子并不是这个“奸夫”叛逃的原因:“我打他一把掌,我向法院向中央诚恳地检讨…但是一个巴掌就打出一个叛徒来也不容易。其实王立军为什么要跑,他自述的那几个理由根本都不成立,包括公诉人讲的那几个理由我认为也是非常牵强的,他真正理由就是因为王立军他自己已经交待了,他暗恋着谷开来,情感纠结,他不能自拔,也向谷开来做了表白,这个他与谷开来写信时写出来了,而且自己打自己八个耳光,谷开来说你有点不正常,他说我过去不正常我现在正常了,没想到这时我突然出现,我把东西收走了,他知道我的性格,他侵害了我的家庭,侵害了我的基本情感,这才是他真正叛逃的原因。王立军实际上想把水搅浑”。
   已经不可能再有比这更超越观众想像的主角内心独白了。假如那些幕后导演事先真的也并不知情,那么,相信这段从男性尊严角度讲述的辛酸故事,也一定能够让他们也大跌眼镜。
   悲伤逆流成河。21世纪网的微博编辑,静静地在场边播放着背景音乐——《因为爱情》。
   尽管在南都周刊在去年年底《起底王立军》报道中,就曾经暗示过王立军与薄谷开来的暧昧关系,但如今,是曾被称作政坛第一美男子的“平西王”、“高富帅”,像个憋屈的老头子,向外人亲口说起得知自己美貌太太与手下私通后的痛苦,此情此景,感动中国。有足够多的微博发言者——特别是中年男性——此时顾不得被人批评,主动公开表示理解了薄熙来:“堂堂大丈夫被手下戴绿帽子,孰可忍孰不可忍,打他一个耳光绝对算轻的!”
   于是,这个庭审最终日的午后,所有的观众都沸腾起来了,没有什么比这样的八卦更能吸引眼球了。@头条新闻发掘出2012年10月11日那条已经提及王立军与薄谷开来私情的微博留言,提请观众注意此帖发布时间;@南都周刊自然更有资格自豪,重新贴出《3号楼的爱恨情仇之吃面的故事》;@博客天下对着那幅薄谷开来当年到街头看望值勤中的王立军的照片,盘算星座:“王立军生日12月26日,摩羯座。谷开来生日11月15日,天蝎座。原因在5年前就已经知道”;@兔主席富有文学修养:“我越来越发现薄案是个能高度提炼、升化人类情感与斗争的大型史诗,具有极高的文艺价值潜力。这个故事的主题其实是爱…最后的事发,实质都是爱的报复”;而作为新浪网副总编辑,@周晓鹏根本没能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今天庭审的内容将会在一定时期内严重干扰编辑们的新闻判断,估计以后看到一些新闻后首先会想:这还是事啊?!”
   的确,在“暗恋谷开来,不能自拔”的强烈冲击下,薄熙来的另外一些陈述都已经快要被从门户首页上全部挤掉了,尽管那些也同样是顶级水平的防守表现:“我总的感觉公诉人刚才发表的意见继续重复了他在质证阶段的意见,基本都是老话。而且他的指控是非常勉强的,在质证阶段,大家相互交流,实际上很多问题都已经讲清楚了。我认为检察机关办案人员很辛苦地找了大量证据,组成了90卷,我尊重他们的工作,这确实是重大复杂案件,但这90卷到底有多少和我有关?在法庭上我如实陈述自己的意见是法律赋予我的权利。我希望公诉人不要把我在法庭上讲我的意见当作是恶劣的行为。当作是翻供。我国法律为了防止冤假错案,设置了公、检、法相互制约的制度,特别是检法的互相制约的机制,还包括辩护人,就是为了防止冤假错案,如果只听检察机关的一面之辞,会导致冤假错案大量发生”。
   虽然他这种对“公、检、法相互制约”的呼唤,势必招致场外观众以重庆往事反唇相讥,但至少在济南中院的被告席上,他要牢牢抓住机会:
   “我是什么身份?商务部长。徐明是什么身份?他跟我搭话的机会有多少,硬把徐明当成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我觉得这种逻辑和分析不合常理,当然他与开来是朋友,我回家有时候碰到他们这是常有的事情,但并不能意味着我把他当我的朋友。比他有水平的人,和我密切的人我能数出一百个来。所谓说我给徐明办的事我认为都是公事公办,都是为大连辽宁做的好事,发展是硬道理…拿这个事情和贪污来说事,我认为实在是证据不足”;
   “过去的30年实实在在地讲,我水平不高,但我就是一架工作机器,没有功夫去过问那些鸡毛蒜皮、婆婆妈妈的小事,如果我整天对着机票、住宿费、旅行费这些事,我觉得大连搞不起来,商务部的谈判也没法进行,国家选拔我,不是因为我会算账,我不是搞报销机票的会计…在这种情况下,开来还见到我时就给我提什么报销机票的事,什么瓜瓜旅行的事,而且还事前事后每次都给我说,这符合情理吗,我认为检察机关对我的起诉实际上是非常片面地、武断地、主观地,且也不问这些人的人品,都无条件地采信了这些不利于我的证言,然后整在一块,说是我不可推翻的证明,我认为,这显然不符合我国法律所追求的公平、正义的要求”;
   “开来曾是国际法学大师的得意门生,她在我心中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子,试想她愿意在我印象深处蒙上一个家庭妇女的印象吗?还有,说开来有证言徐明给瓜瓜花钱,说什么瓜瓜是薄家第三代最有出息的等等,如果开来真是这么认为的,那么你们想一下,瓜瓜又跟人要名表、又要豪车、又要国际旅游,又找一大部分同学来开销,还信用卡超额消费,我会喜欢这样的儿子?谷开来当时是千方百计在我面前,让我感受到薄瓜瓜行,薄望知不行,反过来再说,这还是我们薄家的家风吗”;
   “我可以给大家讲,我现在穿的夹克,我柜子里放的西服,还是大连新金县(音)乡镇企业生产的,我本人对穿戴没什么兴趣,我现在穿的棉毛裤,还是我母亲60年代给我买回的。还有,说到尼斯的房产,检察机关费了很大的劲,我很佩服你们的工作,我觉得这些都是必要的,但问题是,说来说去,所有尼斯房产跟我相关的证据是什么?其实就是十年前,我回家的时候偶然看到徐明和开来正在看幻灯,但我对此毫无印象”;
   在审判长要求自己不要使用“我希望检察人员也不要侮辱我们的家风”这一措辞后,薄熙来还对何以拒绝承认此前证言作出了进一步说明:“公诉人翻来复去引用我的自书,是因为当时我心中燃有一个希望,希望保留党籍,保留我的政治生命”。
   示弱之意,在最后一段陈述中更是溢于言表,催人泪下:“王立军叛逃在中外形成了恶劣的影响,给党和国家带来了影响上的损失,我在这个过程中严重误判,我深感愧疚,但是我没有滥用职权之心。我自知我是很不完善的人,我主观主义,脾气暴躁,我有严重的过失和错误。我深感治家无方,给国家造成了不良的影响,我诚恳接受组织的审查,也接受司法机关的审查。对我有关贪腐的指控是不实的,王立军叛逃在美国领事馆滞留一天影响恶劣,之前我不该情绪失控打了他一耳光,实在是很粗暴的。但我决没有想掩盖11.15案件,没有企图造假搞虚假证明…徐明对我儿子留学的资助,我失察少教,难辞其咎,我有责任,作为父亲,子不教父之过,我对他受助的机票、住宿等等不知情…我得知此事在劫难逃,所以我内心有软弱的时候。我现在深陷牢狱之灾,百感交集,也只剩余生。我也想对谷开来说,我最近听别人说你收了很多钱,的确是不应该的。但我也听说,你收的钱里边大部分是合法的。我只想强调起诉书对我贪腐的指控,是严重失实的。我没有管好家人和下属,我有大过,对不起党的群众。王立军叛逃有责,但不是我逼走他的。这次审判历时五天,让控辩双方都有机会充分发表意见,还有微博传送了信息,表明了中央搞清事实、追求公正的决心,也使我对中国司法的未来又增添了信心。在看守所,我的医疗饮食都好,表明山东人厚道,没有落井下石。我在此一并感谢。对于绝大多数办案人员,我认为是有素质的,办案是文明的,我在此予以肯定”。
   有理有情、有利有节,演说技巧之精妙,姜丰来了也只能甘拜下风。至此,薄熙来已经完全证明了一件事,他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代枭雄,绝不是浪得虚名,也绝不只是因为父亲薄一波的庇荫,而是因为,他确实有着常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天妒英才,或者说,老奸巨猾。
   如果再考虑到被@济南中院在发布后破例删除的那段内容,他甚至能显得更加无辜。这是备受赞誉的微博直播第一次露出明显破绽,虽然可以算作白壁微瑕,但由于其间描述令人遐想,早就有好事者特意截图对比。然后,他们发现,被禁止传播的内容是公诉人在指责薄熙来推卸责任时说出的一段内情:“在同意出具王立军虚假诊断证明的问题上,薄熙来一再强调是基于上级的指示,但是在案证据证实,薄熙来同意出具虚假诊断证明在前,其所说的上级六条指示在后,而且,上级指示中没有出具虚假证明的要求”。
   想来,到了这第五天,公诉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对薄熙来认罪这件事抱有任何期望了吧。根据@济南中院的通报,他声明“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构成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并向对手发出终极警告:“这几天的庭审中,被告人薄熙来不仅对有大量确凿证据证明的犯罪事实予以矢口否认,而且连自己庭前亲自书写的材料和亲笔供词也予以推翻;对滥用职权罪,被告人薄熙来仅承认自己有错误、负有责任,但同样不承认犯罪。这足以说明其拒不认罪的态度。在此,我们要提醒被告人薄熙来:犯罪事实是客观的,并不随你的主观意志而转移,不因你认为有就有,你认为没有就没有;认定犯罪事实,是以全案证据为依据,而不是以你的当庭的口供为依据。任何人,妄图否认、推翻客观存在的犯罪事实,都是无济于事的。只有实事求是、尊重案件事实,才是正确的选择。同时,我们也提请法庭注意:根据‘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和国家法律,被告人罪行极其严重,又拒不认罪,不具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必须依法从严惩处”。
   应该说,五天庭审过后,尤其是最后这一段事涉“三角关系”的陈述,确实为薄熙来争取到了为数不少的同情者,他们至少认为,检方所指控的那些罪状并不怎么站得住脚。但是,基本盘并未改变,那些薄熙来的坚定反对者,强调“口才归口才,法律归法律”,要说有异议,也是因为对检方所指控的那些罪状感到仍不满足。  
   而绝大多数就此在微博上发表意见的法律工作者也基本都认同公诉人将获胜,按照@李庄的说法,他虽然在被抓进去之前也曾经是“薄粉”,认同“他确实是一个有能力、有魅力的人”,但是,“现在的证据链已经形成,薄熙来有没有罪,不在他庭审表演怎样,还是要靠证据说话”。
   当然,李庄现在是“薄黑”。要说“薄粉”,那些始终为偶像奔走相告的左派意见领袖才轮得上,@司马平邦将薄熙来的最后辩词置顶安放,感慨其“逻辑严密,措词精准,字字珠玑,感人肺腑,可读出人的眼泪”,并宣布:“薄终于抛出王对谷暗恋,这非到不得已不说的结论,像把金钥匙,打开了有关此案涉及两人之间的所有的锁,王谷复杂的关系情节得到流畅梳理,而同时也让公诉方的所有僵硬的证据链变成了一条失去弹性的松紧带”。@郭松民前一天就乐观预测“无罪释放”,如今更进一步声明偶像的清白:“没有起诉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就说明他没啥钱”。
   那么,站在舞台中央的审判长王旭光究竟应该何去何从?既被薄熙来反复称赞“公平正义”,也被薄熙来的死敌频频夸奖“调控得当”,他能忠于自己的内心吗?
   回到开审前夜,@济南中院曾经用一句《韩非子•有度》中的法律格言,就像是已经对天下众生昭告心意:“法不阿贵,绳不挠曲。法之所加,智者弗能辞,勇者弗敢争。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
   
旁白
   就算是“阴谋论”者,也必须承认,依靠详尽而迅速的微博直播,济南中院在客观上为中国司法锻造了一个公开透明的传奇——必定空前,也很可能绝后。
   从第一天开始,喜出望外的知识分子就已经送上了连绵喝彩声,由光明网在当晚出面发布的《薄案庭审直播彰显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高度自信》更是极尽赞美:“对薄熙来案庭审进行直播,向13亿中国人民兑现了‘打苍蝇,更要打老虎’的庄严承诺,无疑是深得民心之举…几十年前,国民党政府因为‘刑不上大夫’而失掉民心。今天,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以直播高官庭审的方式,赢得了民心。以此次庭审直播为起点,中国的法治进程将跃上新的台阶,我们党的反腐倡廉建设将掀开新的一页,广大群众必将对新一届领导集体更加充满信心”。
   新华社24日发出的电稿《中国“史无前例”微博直播薄案审理彰显反腐自信》,除了将光明网之文获得转载作为论据外,还专门摘录境外媒体点评:“BBC中文网刊文用‘相当罕见’来评价薄案的微博直播,并称‘这在中国司法界是相当罕见的做法,不过也间接显示了薄熙来案的受关注程度’。‘大公网评论员方乐迪’在题为《薄熙来,微博时代的受审‘局委’》的文章中称,某种意义上讲,官方通过微博直播此番庭审也是一种顺势而为的举动,与其放任微博中肆意传播真假混杂的消息,不如掌握舆论主动,顺应当下公众对于信息的需求”。
   代表中共中央政法委发声的法制网,也曾在首页贴出“网友:公开审判薄熙来案彰显中央反腐自信”和“薄熙来案公开审理将成为司法公开的‘新起点’”这两条标题。后一篇是由华东政法大学司法研究中心主任游伟署名:“案件庭审之前…也有不少人表达了忧虑,推测案件审理的公开度不会很高,最多像常见的那样,在庭审结束之后发一个通发稿,附加一两篇‘权威评论’。即便当传出济南中级法院将通过刚刚注册开通的官方微博图文直播案件庭审的消息后,人们依然将信将疑,猜测直播一定是‘选择性’甚至是‘形式化’的,等等。这种疑虑和猜测,当然与以往涉及高级别官员职务犯罪案件的庭审基本不直播的‘惯例’有关,也与一些地方司法机关对重大、敏感案件尽可能降低社会‘关注度’的做法留给人们过于深刻的印象有关…不过,此次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对薄熙来案庭审过程的‘微博直播’,却大大突破了既往某些‘有限公开’的传统和惯例…确实给人一种身临其境、耳目一新的全新感受”。
   种种迹象表明,包括@济南中院这个微博账号的惊艳表现在内,对薄熙来案的舆论导向明显是由中共政法系统官员在主控。尽管人民网、光明网、央视网在庭审首日晚间起联手发布一组指责薄熙来“狡辩”的文章,但很快,又几乎全部被法制网接手了,从《旁听法学专家:薄熙来明知近亲属收受财物也构成受贿罪》,到《薄熙来辩解“无贪占故意”十分苍白》,再到《专家学者:薄熙来滥用职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而新华社的旁白方式或许也可以证明,导向就是从庭审当晚开始有所变化。
   在描述首日庭审的电稿中,这家受命向全中国媒体发布标准口径的通讯社,还是以“被告人薄熙来对起诉书指控的受贿犯罪事实进行了陈述,并否认了指控”来概括“翻供”;但到了第二天,官方网媒同步推出讨伐檄文,这里的温度也在升高,宣布“被告人薄熙来不承认指控,对指控的主要事实,以与我无关、印象模糊、花了多少钱没人具体跟我说等进行辩解”,并用“针锋相对”形容公诉人的回应,称其“指出被告人在辩解中对关键事实发表了很多相互矛盾的意见”;第三天,除了记录薄熙来在500万元工程款一事上承认“应当承担一定责任”外,再加一句“被告人多次以‘记不清了,以检察机关查证的为准’回答公诉人的讯问”;第四天,更是连引述主语都不需要,直接声称“薄熙来承认自己处理相关问题有错误、有过失,表示滥用职权行为跟自己无关,把责任都推到薄谷开来、吴某某等人身上”。
   由于除了开审首日早晨那几张押解车辆外景,新华社迄今也没有发布过任何庭内照片。具有风向标意义的央视新闻联播,也从未报道此案,只有其新闻频道在整点档播出视频记录,虽然简短,且薄熙来出镜时间偏少,但已经是人们细致观察他表情动作的唯一窗口。能够多说一些的只有面向海外观众的英文频道,不仅是在第一天就有介绍案件背景的专题,24日更是获准逐一标记出旁听席第二排薄熙来那5位亲属的名字。
   好在,还有天赐般的@济南中院,提供了足够多素材,足够网络媒体在第一时间进行不限量的转发。根据新浪总编辑陈彤的说法,这家最有权威性的老牌商业门户投入了三倍于重大突发事件的人力,以应对这场同样要载入史册的新闻大战。而他的手下也确实是竭尽全力:用最快速度将“庭审现场”长微博转化成文字版,用最大力气挖出薄瓜瓜那些罕见的生活照;薄谷开来证词提到自己的家庭住址是北京东城区新开路71号,他们马上提供那个小弄堂的地图方位和外观模样;被指代持薄家法国别墅的姜丰一发布微博,他们马上为她扩散“在单身女人与单身男人的恋爱里,二奶、小三等词语不适用”的声明…
   对另外几家没有微博平台优势的门户来说,此时就特别需要编辑技巧。搜狐不仅发表《公审薄熙来说明刑也上大夫》、《薄案公审点燃中国法治新希望》等多篇自家评论,《一目了然:薄案庭审唇枪与舌剑》、《薄案另类看点:外遇对象是谁》也是别出心裁。此外,腾讯的《高官庭审时都是“辩论高手”吗》、《姜丰:一个女人的史诗》,网易的《关于薄熙来案你可能不知道的N件事情》、《李庄:庭审显示薄熙来犯罪证据链已成形》、凤凰的《徐明是怎么“带孩子”的?》、《解读:薄熙来王立军为什么争论打了一拳还是一掌》,亦是八仙过海、各出奇招,围绕在庭审记录与历史资料周围,尽量有所发挥。手机客户端因其管控相对宽松,更是成为传播生力军。
   新媒体尚有斗智斗勇空间,此时,绝大多数报纸困顿在了新华社口径中。
   “天子脚下”的新京报和京华时报,尽管平日里总能比外地同行多些报道冲劲,但四天以来从未得已将薄熙来的名字放上过头版;南方都市报虽然在这点上实现了突破,但也没有一个字可以脱离新华社电稿,连其最桀骜不驯的那几个微博账号也是谨言慎行;更不用说由人民日报带领的各级机关报,内版中下部才是这桩案件消息的标准刊发位置。
   只有总能“脱敏而出”的环球时报,特立独行。23日是封面图片《薄熙来出庭受审引关注》,24日是封面报道《海量庭审信息出人意料,中央坚定反腐彰显信心,薄案庭审进入第三天》,及至26日开审的这个早晨,不仅用《公开庭审屡现激辩场面,依法治国成为评论焦点,薄案漫长公审超出预期》汇聚外媒声音,更有了第一篇为此而写的社评。
   作为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23日曾经通过微博提前发表观点,称赞“薄的反驳声能原汁原味传上媒体”,期待“此案的最终审判能被大多数人认同是公正的”。如今见报这篇《微博直播,带来意外更带来公众信心》,也还是以鼓励为主,并打预防针:“当然当前重要的是把薄案审理好,加强公众对司法公正性和中立性的信心将是它的自然结果。我们现在看到了非常好的‘开局’,‘微博直播’受到舆论的一致支持和赞扬,这样的舆论局面在近年围绕著名案件的舆情中几乎没有过的。当然,‘微博直播’也不是毫无舆论风险的…法庭最后对薄案无论怎么判,大概都会有‘说闲话’的。在‘微博直播’提供了大量细节后,一些‘说闲话’的人可能更起劲”。
   选取“微博直播”作为称赞对象,当然没什么风险,就算是出自环球时报之口,也并不会招致惯常找茬者多少异议。事实上,在连日来中国正式出版媒体得以自刊的仅有几篇评论中,均是以此作为基本思路。财新网首页所荐《薄熙来案的程序意义》,是由中共最坚决反对派之一萧瀚署名,也在为“上传庭审记录准确可信”背书,并根据“主要证人出庭率较高”等现象,称赞“这场以国家之力举办的优秀庭审,会在程序正义的普法方面获得其应有地位”;曾获搜狐推荐在首页的《公审薄熙来,终结“请君入瓮”》,源自新民晚报,作者李泓冰乃是人民日报社上海分社副社长,自然更加欣慰:“当年公审‘四人帮’,是中国以法治取代人治,向全体国民昭彰法治力量的一次庄严审判,用最法律的公正程序,审判曾经最不法律、作恶多端的‘酷吏’。公审薄熙来,则又一次昭告了以暴易暴模式的终结,终结了枉法乱国的死循环”。
   “回顾过去四天里济南法庭上发生的一切,各种细节让人眼花缭乱,现实远比一些人工编撰的剧情要跌宕起伏得多。这起大案的公开审理,充分体现了程序的正义与过程的透明”——第一财经日报26日社论也是以此开篇,不过,文章主要视角还是放在了值得警惕的“司空见惯”上:“有一种‘司空见惯’,出现在政商之间。行贿者不直接给好处与拥有权力者,而是围着其家人转。家人‘伺候’好了,行贿者也就立下了‘汗马功劳’——这大抵算是曲线寻租。有些家人享受久了,不视为罪,反倒以为是理所当然,感觉再也正常不过。
还有一种‘司空见惯’,出现在贪腐案件的看客身上。近几年中,各种大案要案频繁发生,民众看多了,往往易产生见怪不怪之感。遇到‘苍蝇’类的腐败,颇显得有些麻木;而遇到级别较高的官员贪腐数字不算大,还会发出惊叹,甚至调侃其为所谓的‘清官’”。
   其中,文汇报的突然出现,更是令新浪哪怕晚了两天也要重点推荐。这家上海二号党报在24日由袁夏良署名,发表《只有事实,没有“翻倒”》,从文字内容来看,分明就是替薄熙来反击那批指责“狡辩”的文章:“薄熙来作为被告,法律赋予他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对于他在法庭上发表的任何辩护词,都不应从道德审判出发,将其斥之为‘不老实’、‘狡猾老练’。公开审理,审的是证据,是法律事实,而不是薄熙来本人的‘认罪态度’。通过审判,在证据链的基础上,还原犯罪的所有细节,定罪量刑。‘蔑视事实翻供就会翻倒自己’,此言莫名,一无法治精神,二无逻辑…不能再按老旧思维老旧习惯脱口教诲啦。要懂得尊重法律,提升现代法治精神,学习用法言法语说话。大喝一声的舆论审判,简单的情感批判,代替不了法律的审判。相信薄熙来案决不会被‘翻倒’一说所影响,依法该怎么判还是会怎么判,但过往,我们见过太多慷慨激越的舆论影响司法审判的事件,反思才好,别落在了社会法治理念的平均水平之下!”
   然而,相对严厉的管制,还是导致记者中的反腐英雄罗昌平忍不住跑到微博上,抱怨自己这个行当的管理者:“政审、司法、文宣没有同步,已有的某些突破,总会被其他的退缩抵消…现在所有的热点,几乎都会卡于文宣垄断”。
   早在有人依据外媒报道指称“法庭公布的庭审笔录删除了一些可能把薄熙来显得有人性化,或可能破坏中央政府形象的敏感证词”之前,同为媒体人的@吉四六就已经对广受赞誉的@济南中院不以为然:“之所以选择微博直播,是因为微博可直接控制,传播过程中不变形(传统媒体众多,虽可控,但仍分散),虽然转载者多,但源发者的微博转播最强。而且可以及时监控反馈,调整策略。虽然好事者有解读演绎,但仍是传播的枝丫,而且可以随时杀伐决断,如本本者”。
   “本本”,指的就是草根微博名人@作业本。人们普遍相信,这个拥有将近700万关注者的账号,就是在因为在开庭首日发出几个调侃薄熙来开庭手势的网络符号,而被处以临时销号。
   但@作业本,绝不是@老沉——新浪总编辑陈彤——唯一需要安抚的对象。对这些天的新浪来说,微博平台的安全可能比门户首页的表现更重要。从第一天开始,“薄熙来案庭审”就被钉在热门话题榜首,承担着保障现场笔录顺畅发布的重任,陈彤的手下需要在@济南中院每段留言前几页跟帖中填上“拥护党中央”式的正面评论,并尽量防止那些类似“薄书记是个好人”、“大连人民怀念他”或者“成王败寇”的留言出现。
   众所周知,即便薄熙来已经走上穷途末路,在中国民间,他的追随者仍不在少数。根据微博流传图片,这些渴望公平、怀念毛泽东的民众,在开审首日就曾经聚集在济南中院门外,试图向他们心目中的革命事业最佳接班人送去温暖。
   人群被警察驱散了。而根据左派意见领袖@司马平邦的说法,他们在网上也遭遇了压制,盟友孔庆东和郭松民在此期间都曾被或短或长地微博禁言,至于看上去最为激进的文革呼唤者@张宏良,就是在他向薄熙来和习近平同时送去歌颂之后不久,干脆被销号了。
   @司马南得以幸存,可能是因为他没有直接叫阵。就在开审前一天深夜,他发布答问长微博,再度否认自己见过薄熙来、拿过重庆的钱,并且,愿意在这关键时刻表明心意:“从理论上说,从政治上说,我是支持‘唱红打黑’的,共产党唱红是本色,共产党打黑是本职,一不唱红二不打黑的共产党是假共产党,不是真共产党…薄熙来主政重庆四年半中所做的那些有利重庆发展的事,我没有理由不支持…但好事坏事应该分开,我们不能因为他做过好事,就贬低和不承认他以前做过的好事,我们也不能因为他做了坏事,就贬低和不承认他以前做的好事”。
   左派人物被卡住了喉咙,或许就是因为偶像在第一天庭审中的偶像级表现。显然,中共执政者并不希望噪音干扰了自己为舞台设置的主旋律,尤其是在形势看上去对薄熙来很有利时,更不允许敲锣打鼓。
   但是,自由派知识分子更加聒噪,因为他们哪壶不开提哪壶,尤其是不满于对薄熙来的罪名指控都不涉及重庆“唱红打黑”史。
   “平西王”尚雄霸一方之时,这些异议者就腹诽不已。如今,眼看中共最高层分明是想用法庭上的技术手段解决政治分歧,用受贿贪污这样的经济罪名代替全面清算,哪怕对手势必入狱,他们心中仍有不甘。
   @刘胜军改革的声音,早就经由@21世纪经济报道助力扩散:“不厚虽然贪腐,但这不是他主要的罪行。他践踏法治的危害,远甚于贪腐。以贪腐罪名起诉,对推动社会进步意义不大。更应该起诉他践踏法治的罪行,公布他操控司法的具体细节,并以此警示所有官员权力的边界和法治的神圣!如果能引用宪法条款,给宪法一些尊严,就更有价值了”。转发之时,已经公开为自己当年未能当面反驳薄熙来而后悔的王石,又补上了一句:“薄的要害是‘秃子打伞’,无视党纪国法,为政治诉求践踏人权,视生命为草芥”。
   开审首日,凤凰网由曾领衔写出《起底王立军》的石扉客发表《演员薄熙来:好大喜功与睚眦必报》,首页提要也正是:“当睚眦必报开始不择手段,就演变成为肆无忌惮的对法治的践踏”。此前预热时那篇《薄熙来是“英雄”吗?》,更是以自问自答的方式,全面否定了为“唱红打黑”辩护的理由,并在文末郑重寄语:“薄的问题处理完,党和政府还要花更大的精力解决中低收入阶层的民生问题。不能给底层民众以生活的安全感、社会的温暖感,难免还会有野心家借题发挥,兴风作浪。解决社会转型期种种问题,只有坚持邓小平同志开创的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民主法治的道路,除此别无选择。党的十八大政治报告提出:‘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坚决破除一切妨碍科学发展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在薄熙来事件后的郑重选择。济南中院的审理即将开始,对于曾在薄王淫威下受屈的公民来说,对于关注中国的民主法治进程的人们来说,噩梦已经过去,坚冰正在融化”。
   只不过,马列主义终究还写在党章上,毛主席纪念堂仍然矗立于天安门广场,红色意识形态也就拥有毋庸置疑的政治正确性。既不允许左翼拥趸上纲上线,也不允许右派公知乘胜追击,由另一位“红二代”率领的中国执政者,仍努力要把被告席上的薄熙来牢牢隔离于意识形态争论之外。

fro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889eeb0101r2tw.html?tj=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20736.html

上一篇:“外行”接着点评杂志和论文
下一篇:小学生“减负”成了一个话题

 

0

发表评论评论 (1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1]qiudy   2013-8-31 10:25
   看不懂

总统的性骚扰丑闻 屏蔽留存

总统的性骚扰丑闻

屏蔽已有 1944 次阅读 2013-12-24 18:48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祝各位圣诞快乐,笑口常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52517.html

上一篇:米拉围脖:“窝心”
下一篇:大数据持续升温,是忽悠还是黑马?转薛老师赞大数据的quote

 

4  武夷山 杨华磊 孙根年 周向进

发表评论评论 (1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1]杨华磊   2013-12-24 20:28
  

[转载]ZT: 为啥立委的报告认为GMO造成gluten intolerance 屏蔽留存

[转载]ZT: 为啥立委的报告认为GMO造成gluten intolerance

屏蔽已有 2253 次阅读 2013-12-28 22:15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转基因 |文章来源:转载

花了点时间研究了一下为啥立委的报告里有接近50%的反对意见认为GMO造成gluten intolerance
作者: 线虫 (*)
日期: 12/27/2013 14:26:33
关键在于立委用的数据是最近一个月的。一个叫The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Technology (IRT) 的反GMO组织在11月25日发布了一份报告号称GMO与gluten sensitivity的爆炸性增长有关:
http://www.greenmedinfo.com/blog/news-release-gmos-linked-exploding-gluten-sensitivity-epidemic-free-pdf1

IRT的头头叫Jeffrey M. Smith。这人没有任何专业背景,却被尊为GMO专家。他在98年以反GMO作主题参加Iowa州议员选举获少于1%的选票。该报告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而只是提供了很搞笑的两个猜测。尽管如此,IRT的这个报告还是马上被许多网站转载(尽管主流媒体,包括主要网络媒体没有转),估计在社交网站上也爆炸性地引发了很多GMO造成gluten intolerance的话题。

严重的gluten不耐导致Celiac Disease。The Celiac Disease Foundation很快出来反驳Jeffrey Smith的claim:
http://www.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3/12/05/jeffery-smiths-claim-of-rampant-gmogluten-allergies-rebuked-by-celiac-disease-foundation/#.Ur3cbvuJnBc

所以我以前的推测不对,立委报告里反映的不是Celiac Disease和他们亲朋好友的叫喊,而是一小撮anti-GMO activists的鼓噪。但是vocal minority理论依然成立。这些同一批anti-GMO activists在不同的时候会找出不同的理由来鼓噪,试图制造新闻。所以我预计如果用长期数据比如一年的来分析,gluten intolerance会退回到次要的反对GMO的理由,而像allergy这些会成为mainstream。

赞,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

作者: 立委 (*)
日期: 12/28/2013 02:53:41

你要不反对,我可以转载你这篇调查到我博客,以正视听

我那篇随手做的粗糙民调”流毒“甚广,已经上万直接点击了,创我博文点击历史记录

这些说法也不可靠。过去一个时间里都以为Y染色体定了性别。如今就不这样认为了,连雄老鼠也都是如此。这才是几十年的事儿啊?
作者: mirror (*)
日期: 12/27/2013 19:37:28

基因被调节了之后,有些是人们知道的变化。这是因为人们想知道有哪些变化,去观察得到的结果。还有 人们不知道的变化。因为不知道,所以连看都没有去看。这就是所谓的不知道不知道,也是风险所在。

物理学家们花了这么多年、这么多钱,才知道宇宙里发光的物质(人们能看到的)才不过百分之几,绝大多数是暗物质、暗能量。一帮“搞生命”的人,何德何能,就能知道自己操作的事儿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呢?

———-

就“是”论事儿,就“事儿”论是,就“事儿”论“事儿”。

RE:‘所谓的不知道不知道,也是风险所在’这个说法对杂交育种也成立

“对杂交育种也成立”的理解是完全不一样的。

作者: mirror (*)
日期: 12/27/2013 21:10:09

对杂交育种,根本就没有什么全封闭的设备要求。

而对人工的转基因实验,在设备、装置上会 有要求的。

好比是对核辐射性材料和一般材料,如果使用者过分强调了材料加工、使用方面的相同性,而不对大众说明需要有特殊设备、条件才能加工、使用的特殊性,那就是有问题了。

———-
就“是”论事儿,就“事儿”论是,就“事儿”论“事儿”。

RE:那太空育种呢?

能否有些大视野呢?人家太空育种碍着谁的事儿了?法理上对立法前的和之后发生的事情,处理方式不同。
作者: mirror (*)
日期: 12/27/2013 21:31:20

同样的思考,对人工处理的事儿和“天然”发生的事儿,即便是一样的结局(果),也给与 不同的“待遇”。人造的宝石与天然的,可以完全一样。但是人们“不稀罕”人造的,不让人造的进入宝石流通行业。这里面没有科学的问题,道理在别处。对主粮转基因的思考也是如此。

———-
就“是”论事儿,就“事儿”论是,就“事儿”论“事儿”。

立委原报告在此(有空会做进一步的舆情民调对照组来搞清楚 vocal minority 到底在舆情表象上有多大影响度):

【美国网民怎么看转基因:英文社交媒体大数据调查告诉你】 2013-12-24

 继续转基因的大数据挖掘:谁在说话?发自何处?能代表美国人民么 2013-12-2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53769.html

上一篇:与理发师的交谈
下一篇:“科学里说法的‘短命性’不是好事情吗?”

 

1  蔡小宁

[转载]ZT:生物技术学家叶蔚蓝谈转基因食物 屏蔽留存

[转载]ZT:生物技术学家叶蔚蓝谈转基因食物

屏蔽已有 3054 次阅读 2013-12-29 23:07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转基因 |文章来源:转载

【立委按】这是师姐推荐的转基因科普,这里转而推荐给大家。瞧瞧人家科学家的讲解和素养,有理有据,温和理性,让人信服。我赞成她最后的提议,给转基因强制标识,让人有选择的自由。

生物技术学家叶蔚蓝谈转基因食物

转基因食品安全性几何?方舟子与崔永元大战更增加了公众关注。基因专家叶蔚蓝博士(838校友)用她温和理性的语调直面了对转基因食品的担心。

首先,现代自然的食用植物很多是经过人类几百甚至几千年的基因改造而形成的。天然的植物产量太少,养不活这么大的人口,比如水稻杂交其实就是一种基因工程,只是采用的是传统方法,所以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是“人造”的产品。我们很多人已经不知不觉地吃了不少基因改造过的食物,比如无籽西瓜、苹果梨,等等。所谓转基因,只是把基因改造的过程急速加快,用了现代技术把想要的基因放进了种子里。

第一代转基因农作物主要是为了增加作物生长优势,转进去的基因使农作物有抗虫或抗病毒的能力,或者增强对除草剂的耐受性。第二代转基因农作物还改造一些能提高营养成分的基因,比如有些转基因黄豆产的油会比较能抗氧化,从而使豆油产量增加,并增长油的保存期。

虽然美国的转基因农作物都经过安全检验,很多人还是担心转基因农作物的安全性。下面针对最主要的而且有科学依据的几点担忧评价一下:

1)转进食物里的基因会不会传到人的细胞或者人体里的细菌、从而产生付作用?基因指的是完整的DNA分子,吃了以后是会被人的消化系统消化掉,从而不能再起基因的作用了。所以食物里的基因转到人的细胞或人身体里的细菌里面是极端困难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吃了一辈子蔬菜水果却没有得到植物基因的道理。

2)转进食物里的基因会变成蛋白质,这些蛋白质会不会引起过敏?这是最有道理的一个担忧。因为转基因产出的蛋白质是有特殊功能,人体很少接触,免疫系统有可能认作有害物而引发免疫反应,从而引起过敏。过敏反应是美国检验转基因食物安全的最主要项目。现代发达国家的人有比较多人对食物过敏,有些可能跟转基因食物有关,但也不都是,有不少小孩对天然食物也过敏,所以凡事都怪到转基因食物上是不全面的。现代人多过敏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环境干净了,免疫系统不必长期跟微生物斗争,能力有余,所以有时就跟食物里的某些蛋白过不去。

3)增加抗虫害抗病毒的基因产品通常是有毒的蛋白质,它们会不会对人体有害?有可能,但几率比较小,因为蛋白质到了人体里都是要消化的,被消化了的蛋白大多都没有原来的功能了。只有消化不了的毒蛋白才会对人体有毒害。转基因产物的毒性是美国检验转基因食物安全的另一个重要项目。

除了以上有根据的担忧,舆论界和民间有不少各种各样的传说, 描绘了很多转基因食物的毒性。比如对肝肾有害啦,抑制生育能力啦,等等。这些传说没有真正的数据支持,从科学原理上也很难讲得通。当然了,因为转基因食物的历史才大约二十几年,要完全排除这些可能性也是困难的。每个人也能想出种种假设来解释这些担忧。作为一个做科研的人,我也可以想象出潜在的危险。比如说,假如转基因食物的人造蛋白质结构非常特殊的话,人的消化酶有可能无法处理,那它就有可能会增加消化系统的负担,肝肾要排掉这些比较特殊的消化物质也就会因而操劳多些。我估计这是那些说对肝肾有害的人的推理原因,这样的推理是假设,没有真正的事实支持。

在过去大约二十年来,美国多于60%的食物都含有转基因成分。比如说夏威夷的木瓜就全都是转基因的,因为有一种木瓜病毒几乎全面杀净了所有原来的木瓜。没有转基因,也就再也没有夏威夷木瓜。大多数的美国人吃了这么多年转基因食物,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因此导致的健康危机,我觉得很担心转基因食物的人应该想想这个事实。

对转基因食物的看法还应该从更多层面来考虑:首先,世界人口巨大,要养活这么多人靠天然食物已经很困难。如果我们在乎人类不应挨饿的话,转基因食物是个实际的解决办法,坚决反对是不理智的。但是转基因植物里的基因会不会转到野生植物上,将来造成生态破坏?这是个有道理也应该担忧的问题。很多西方国家的人,包括我自己,这是反对转基因食物的主要原因。

作为一个消费者,我认为每个人要自己多了解关于转基因食物的科学事实,然后形成自己独立思考而得到的意见。可靠的信息来源有不少,比如世界卫生组织(WHO)关于转基因食物的问答就通俗易懂,可点击这里

对于反对转基因食物的人来说,目前在美国要选择不吃转基因食物还比较麻烦,原因是美国食物药物管理局(FDA)和农业部(USDA)只推荐要标明转基因食物,但没有强制必须这么做。所以有很多转基因食物并没有明确标记。选择坚决不吃转基因食物的人只好买标明是百分之百有机(organic)的食物。去年加洲全民投票决定要不要强制标明转基因食物,可惜反对的人是多数,立法没有成功。象我这样支持强制标明转基因食物的人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如果国内的同胞很担心转基因食物的话,要求政府立法强制标明转基因食物应该是一件有意义的值得做的事情。

作者叶蔚蓝与838校友简介:叶蔚蓝(838)是美国基因工程技术公司血管生物学项目主任科学家,1983年毕业于汕头金中。1995年匹兹堡大学博士,该公司简称基因泰克(Genentech),是美国历史最长、全球第一个生物技术公司。 叶蔚蓝是血管发育与疾病的专家,曾在《Nature》和《Cell》等国际著名科技杂志上发表文章。

叶蔚蓝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明星班级(838)。838——据称是中国科大校史上第一个女生超过男生的班级(够奇葩吧?)838女生中有原CCTV主持人、澳大利亚电信中国区总裁陈晓薇、在《Cell》等王牌杂志上发表第一作者论文、自称“家庭主妇”的栾东梅博士、 BectonDickinson & Company中国诊断事业部业务总监王晓岚、血管研究专家叶蔚蓝、天禾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李颖川、爱因斯坦医学院教授叶碧蕙、协和医科大学生化系系主任蒋澄宇、山东大学教授张燕君。男生们是838的绿叶——他们中走出了北 京大学心理学系系主任韩世辉、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研究员李兵、汕头大学教授魏炽炬、CCTV英文频道编辑秦小虎、Crescendi Capital Group管理合伙人冷晓华博士、辞去《Cell》编辑职务回中国推销国产论文的李党生。李党生打破中国本土不能产生一流学术期刊的魔咒,他领导的《Cell Research》已成为亚洲影响因子最高的学术期刊。秦小虎则作为战地记者,出现在阿富汗、索马里等战地的炮火中。在一条《摩加迪沙硝烟未散》的新闻中,秦小虎和同事们在采访中,反政府武装突然开火,极为危险。

本文系新创基金会《中国科大手机报》周末版(2013年11月5日) 内容,通过添加微信可订阅。

from

http://www.ustcif.org/default.php/content/1893/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54026.html

上一篇:与理发师的交谈
下一篇:“科学里说法的‘短命性’不是好事情吗?”

 

1  蔡小宁

发表评论评论 (3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2]文克玲   2013-12-31 10:38
“如果国内的同胞很担心转基因食物的话,要求政府立法强制标明转基因食物应该是一件有意义的值得做的事情。”
——————————————————
中国政府的现有政策是“无条件标识”,比欧盟日本更严格。
我们中国反转同志的目标是:禁止一切转基因产品的生产,进口和销售!

删除 回复 |赞[1]蔡小宁   2013-12-30 13:04
在目前的中国,由于对转基因食品接受程度不够,标识还是有必要的;等以后接受程度大大提高了,就应该及时取消标识,降低消费者的负担。
 回复  : 这不,咱们达成共识了。全世界标识派,团结起来,迎接2014.
=)

2013-12-31 20:161 楼(回复楼主)

[转载]ZT:生物技术学家叶蔚蓝谈转基因食物 屏蔽留存

[转载]ZT:生物技术学家叶蔚蓝谈转基因食物

屏蔽已有 3054 次阅读 2013-12-29 23:07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转基因 |文章来源:转载

【立委按】这是师姐推荐的转基因科普,这里转而推荐给大家。瞧瞧人家科学家的讲解和素养,有理有据,温和理性,让人信服。我赞成她最后的提议,给转基因强制标识,让人有选择的自由。

生物技术学家叶蔚蓝谈转基因食物

转基因食品安全性几何?方舟子与崔永元大战更增加了公众关注。基因专家叶蔚蓝博士(838校友)用她温和理性的语调直面了对转基因食品的担心。

首先,现代自然的食用植物很多是经过人类几百甚至几千年的基因改造而形成的。天然的植物产量太少,养不活这么大的人口,比如水稻杂交其实就是一种基因工程,只是采用的是传统方法,所以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是“人造”的产品。我们很多人已经不知不觉地吃了不少基因改造过的食物,比如无籽西瓜、苹果梨,等等。所谓转基因,只是把基因改造的过程急速加快,用了现代技术把想要的基因放进了种子里。

第一代转基因农作物主要是为了增加作物生长优势,转进去的基因使农作物有抗虫或抗病毒的能力,或者增强对除草剂的耐受性。第二代转基因农作物还改造一些能提高营养成分的基因,比如有些转基因黄豆产的油会比较能抗氧化,从而使豆油产量增加,并增长油的保存期。

虽然美国的转基因农作物都经过安全检验,很多人还是担心转基因农作物的安全性。下面针对最主要的而且有科学依据的几点担忧评价一下:

1)转进食物里的基因会不会传到人的细胞或者人体里的细菌、从而产生付作用?基因指的是完整的DNA分子,吃了以后是会被人的消化系统消化掉,从而不能再起基因的作用了。所以食物里的基因转到人的细胞或人身体里的细菌里面是极端困难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吃了一辈子蔬菜水果却没有得到植物基因的道理。

2)转进食物里的基因会变成蛋白质,这些蛋白质会不会引起过敏?这是最有道理的一个担忧。因为转基因产出的蛋白质是有特殊功能,人体很少接触,免疫系统有可能认作有害物而引发免疫反应,从而引起过敏。过敏反应是美国检验转基因食物安全的最主要项目。现代发达国家的人有比较多人对食物过敏,有些可能跟转基因食物有关,但也不都是,有不少小孩对天然食物也过敏,所以凡事都怪到转基因食物上是不全面的。现代人多过敏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环境干净了,免疫系统不必长期跟微生物斗争,能力有余,所以有时就跟食物里的某些蛋白过不去。

3)增加抗虫害抗病毒的基因产品通常是有毒的蛋白质,它们会不会对人体有害?有可能,但几率比较小,因为蛋白质到了人体里都是要消化的,被消化了的蛋白大多都没有原来的功能了。只有消化不了的毒蛋白才会对人体有毒害。转基因产物的毒性是美国检验转基因食物安全的另一个重要项目。

除了以上有根据的担忧,舆论界和民间有不少各种各样的传说, 描绘了很多转基因食物的毒性。比如对肝肾有害啦,抑制生育能力啦,等等。这些传说没有真正的数据支持,从科学原理上也很难讲得通。当然了,因为转基因食物的历史才大约二十几年,要完全排除这些可能性也是困难的。每个人也能想出种种假设来解释这些担忧。作为一个做科研的人,我也可以想象出潜在的危险。比如说,假如转基因食物的人造蛋白质结构非常特殊的话,人的消化酶有可能无法处理,那它就有可能会增加消化系统的负担,肝肾要排掉这些比较特殊的消化物质也就会因而操劳多些。我估计这是那些说对肝肾有害的人的推理原因,这样的推理是假设,没有真正的事实支持。

在过去大约二十年来,美国多于60%的食物都含有转基因成分。比如说夏威夷的木瓜就全都是转基因的,因为有一种木瓜病毒几乎全面杀净了所有原来的木瓜。没有转基因,也就再也没有夏威夷木瓜。大多数的美国人吃了这么多年转基因食物,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因此导致的健康危机,我觉得很担心转基因食物的人应该想想这个事实。

对转基因食物的看法还应该从更多层面来考虑:首先,世界人口巨大,要养活这么多人靠天然食物已经很困难。如果我们在乎人类不应挨饿的话,转基因食物是个实际的解决办法,坚决反对是不理智的。但是转基因植物里的基因会不会转到野生植物上,将来造成生态破坏?这是个有道理也应该担忧的问题。很多西方国家的人,包括我自己,这是反对转基因食物的主要原因。

作为一个消费者,我认为每个人要自己多了解关于转基因食物的科学事实,然后形成自己独立思考而得到的意见。可靠的信息来源有不少,比如世界卫生组织(WHO)关于转基因食物的问答就通俗易懂,可点击这里

对于反对转基因食物的人来说,目前在美国要选择不吃转基因食物还比较麻烦,原因是美国食物药物管理局(FDA)和农业部(USDA)只推荐要标明转基因食物,但没有强制必须这么做。所以有很多转基因食物并没有明确标记。选择坚决不吃转基因食物的人只好买标明是百分之百有机(organic)的食物。去年加洲全民投票决定要不要强制标明转基因食物,可惜反对的人是多数,立法没有成功。象我这样支持强制标明转基因食物的人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如果国内的同胞很担心转基因食物的话,要求政府立法强制标明转基因食物应该是一件有意义的值得做的事情。

作者叶蔚蓝与838校友简介:叶蔚蓝(838)是美国基因工程技术公司血管生物学项目主任科学家,1983年毕业于汕头金中。1995年匹兹堡大学博士,该公司简称基因泰克(Genentech),是美国历史最长、全球第一个生物技术公司。 叶蔚蓝是血管发育与疾病的专家,曾在《Nature》和《Cell》等国际著名科技杂志上发表文章。

叶蔚蓝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明星班级(838)。838——据称是中国科大校史上第一个女生超过男生的班级(够奇葩吧?)838女生中有原CCTV主持人、澳大利亚电信中国区总裁陈晓薇、在《Cell》等王牌杂志上发表第一作者论文、自称“家庭主妇”的栾东梅博士、 BectonDickinson & Company中国诊断事业部业务总监王晓岚、血管研究专家叶蔚蓝、天禾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李颖川、爱因斯坦医学院教授叶碧蕙、协和医科大学生化系系主任蒋澄宇、山东大学教授张燕君。男生们是838的绿叶——他们中走出了北 京大学心理学系系主任韩世辉、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研究员李兵、汕头大学教授魏炽炬、CCTV英文频道编辑秦小虎、Crescendi Capital Group管理合伙人冷晓华博士、辞去《Cell》编辑职务回中国推销国产论文的李党生。李党生打破中国本土不能产生一流学术期刊的魔咒,他领导的《Cell Research》已成为亚洲影响因子最高的学术期刊。秦小虎则作为战地记者,出现在阿富汗、索马里等战地的炮火中。在一条《摩加迪沙硝烟未散》的新闻中,秦小虎和同事们在采访中,反政府武装突然开火,极为危险。

本文系新创基金会《中国科大手机报》周末版(2013年11月5日) 内容,通过添加微信可订阅。

from

http://www.ustcif.org/default.php/content/1893/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54026.html

上一篇:与理发师的交谈
下一篇:“科学里说法的‘短命性’不是好事情吗?”

 

1  蔡小宁

发表评论评论 (3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2]文克玲   2013-12-31 10:38
“如果国内的同胞很担心转基因食物的话,要求政府立法强制标明转基因食物应该是一件有意义的值得做的事情。”
——————————————————
中国政府的现有政策是“无条件标识”,比欧盟日本更严格。
我们中国反转同志的目标是:禁止一切转基因产品的生产,进口和销售!

删除 回复 |赞[1]蔡小宁   2013-12-30 13:04
在目前的中国,由于对转基因食品接受程度不够,标识还是有必要的;等以后接受程度大大提高了,就应该及时取消标识,降低消费者的负担。
 回复  : 这不,咱们达成共识了。全世界标识派,团结起来,迎接2014.
=)

2013-12-31 20:161 楼(回复楼主)

围脖:转基因在民间陷入泥潭和被动,谁之过? 屏蔽留存

围脖:转基因在民间陷入泥潭和被动,谁之过?

屏蔽已有 1506 次阅读 2013-12-31 01:46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转基因

本来东土百姓对领导对政策对厂家大多信不过,但是至少民间一直对美国对科学还是敬畏的。牢骚也有,但不改敬畏仰慕的底色。

转基因占了这两利:一是主流科学认为有益无害,值得推广。二是这是美国标准,FDA 认定。中国的食品安全何时能全面达到美国标准,有 FDA 这样的有信誉的权威做认定,老百姓做梦也要笑醒了,不是?

可是这次转基因在民间遭遇如此大的抵制反弹是怎么回事儿?

很可能是科学主义挺转极端派牵累了转基因,也牵累了科学的名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54350.html

上一篇:围脖:GMO 会不会与 MSG 同等遭遇?
下一篇:什么叫做“不开窍”?

 

4  郑小康 陈楷翰 薛宇 李宇斌

发表评论评论 (12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8]zxk730   2014-1-1 21:55
超市里有标着 “非转基因大豆油”,油品差,接近毛油,价钱还贵不少,市场消售不好,也可能有些脑子有毛病的人会买,绝大多数人并不买帐。

删除 回复 |赞[7]薛宇   2014-1-1 14:07
这个吧,你挺,或者反,都应该和和气气说话不是?你嗓门大就对?过于极端,是必然要遭到反弹的。

删除 回复 |赞[6]liyouxi   2013-12-31 22:18
我想我和蔡老师都能感受出来,李老师是偏反方的,因为网络上鼓噪中,反转极端派明显无理取闹、制造谣言无数,挺转派即使是言语过激也只能抵消其过激的一部分,而谣言极端的部分是没有相应抵消的部分的,这个时候一个人出来各打50大板,明显地,呵呵,博主,不是我多心哈,肯定有人偏心。

删除 回复 |赞[5]蔡小宁   2013-12-31 17:36
[2]蔡小宁  2013-12-31 09:40
板子打偏了,最起码双方各打1板,依我看对反转方面应该多打几板子。谣言比真相传得快、传得远。
博主回复(2013-12-31 13:04):各打50大板,挺转极端派也没少传遥、误导、惑众、愚民、傲慢。
——————————————————————————————————
是的,双方都要反思自己的缺点。李老师已经撰文指出了挺转方的不足,期待也撰文指出反转方的缺点。
 回复  : 还是菜老师做吧,我对此不感兴趣。新年好。

我是标注派(赞成标注以便人民有权根据科学或者根据迷信自由选择),跟叶蔚蓝一样。不是挺转派,也不是反转派。

2013-12-31 20:09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删除 回复 |赞[4]velociraptor   2013-12-31 10:50
对美国也不是都敬畏吧。颇有一群人逢美必反你难道不知道吗?美国推荐的,那不是美帝之狼子野心吗。
 回复  : 感觉崇美是在骨子里的,反美不是主流。也许看偏了,等有空问大数据。

2013-12-31 12:58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删除 回复 |赞[3]liyouxi   2013-12-31 10:35
反转和挺转的争辩是你来我往的,从人接受数据的角度来说,有可能人一上来就看见挺转的人士在那里鼓噪,而没有看见先前反转人士发明的若干谣言,当然就有可能把板子打到后者身上了。
 回复  : 那就对极端派,各打50大板。

2013-12-31 13:01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删除 回复 |赞[2]蔡小宁   2013-12-31 09:40
板子打偏了,最起码双方各打1板,依我看对反转方面应该多打几板子。谣言比真相传得快、传得远。
 回复  : 各打50大板,挺转极端派也没少传遥、误导、惑众、愚民、傲慢。

2013-12-31 13:04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删除 回复 |赞[1]郑小康   2013-12-31 07:20
完全支持!!!!

第20条军规:科学网的玻璃天花板 屏蔽留存

第20条军规:科学网的玻璃天花板

屏蔽已有 2228 次阅读 2014-2-20 09:12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博客, 科学网, 排名

至少有半年吧,我的博客一直 stuck 在排名20,终于意识到这是在下的玻璃天花板:

1  黄安年的博客 黄安年 15970637
2  许培扬博客 许培扬 12527400
3  全球变化- 杨学祥工.. 杨学祥 10736697
4  陈安 陈安 10197509
5  武夷山 武夷山 8747825
6  民间科学家的个人知.. 王鸿飞 7673090
7  饶毅的博客 饶毅 7027360
8  嵇少丞的博客 嵇少丞 6392887
9  有容德乃大,无求品.. 王德华 5776436
10  可真的博客 周可真 5664291
11  Neil反面教材☆凤雏.. 吴宝俊 5281037
12  博客乎?茶馆乎? 曹广福 5187559
13  lix 李小文 4378955
14  王飞跃的博客 王飞跃 4344096
15  氢分子医学 孙学军 4275556
16  大毛忽洞 李世春 3993959
17  刘进平的博客 刘进平 3890113
18  從科學出發,何時能.. 蔣勁松 3822019
19  时空可变系多线矢世.. 吴中祥 3814184
20  《镜子大全》《朝华.. 李维 3741445

除了以前大批判过的 黄许杨陈武 这 Magic 5 科网达人外,在我之上的19条好汉都是爱网如命久经沙场的主儿,其排名次序相当稳定,几乎无从超越。

人比人,气死人;人比命,嫉妒恨。

不是我军不努力,是共军太网虫了。再怎么勤奋灌水也没用。就说蒋科学老师吧,自从三年前受他诱惑上了贼船,他就是一堵不可逾越的大墙。拼老朽之躯,行分身之术,持米拉宝鉴,仍回天无力,奈何。

羡慕嫉妒恨你们!

罢了罢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69081.html

上一篇:围脖:格语法创始人菲尔墨(Charles J. Fillmore)教授千古!
下一篇:“安全套最薄”的联想。。。。。

 

6  戴德昌 徐晓 刘全慧 曹聪 陈楷翰 陈安

发表评论评论 (1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1]陈安   2014-2-20 19:11
超过吴老,比较可行

[转载]SCA 5 背景资料 屏蔽留存

[转载]SCA 5 背景资料

屏蔽已有 3183 次阅读 2014-3-3 00:57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教育, 加州, 种族, 亚裔, SCA |文章来源:转载

【立委按】这是我见到的对美国华侨的热点话题 SCA5 的来龙去脉以及美国种族问题(种族歧视、平权运动、逆向种族歧视等历史和现状) 讲得最透彻的文字了。什么叫 Affirmative Action 平权优惠政策,那是矫枉过正,说到底就是逆向种族歧视。逆向歧视也是歧视,所以只能是暂时性的,否则就会演化并加剧新的种族矛盾和不公平。可是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历史免不了反复。但是引入种族因素是开历史倒车,终究不得人心。转发给关心此事的朋友。

美亚团结促进会UAAFA就反对SCA5前景的分析以及行动


这几天UAAFA一直在研究和关注事情的进展。就像网友说的,这不是谁骂谁几句的问题 ,这是华裔美国人的核心利益被触犯的问题。当教育空间受到打压,那么这个族裔的未 来将非常灰暗。



截至到昨天深夜,我们掌握的信息表明,SCA5在进入众议会投票前,要经过教育委员会 和选举委员会的批准,但是具体讨论、通过的时间可长可短。虽然时间已经非常紧迫, 但是我们必须采取行动。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大家现在行动起来阻止该提案在众议会通过的成本最低。



UAAFA的分析如下:



1,通过与两个委员会的人士接触与沟通,或许可以为我们争取更多的时间。



这两个委员会的组成均为5名民主党,2名共和党,主席都是湾区的众议员。

Education Committee members – http://aedn.assembly.ca.gov/membersstaff 

Joan Buchanan is the chair. She is the Dubling/San Ramon/Livermore

representative. Membership is 5 Dem, 2 Rep. Das Williams is part of the

API Caucus.

Elections Committee – http://aelc.assembly.ca.gov/membersstaff 

Paul Fong is the chair. Committee is also made up of 5 Dem and 2 Rep. Rob

Bonta, Filipino who represents Oakland/Alameda is also on this committee.



2,众议会里有80位议员,55票民主党,25票共和党。SCA5如果拿到2/3的票数,可以 放到公投选票上。所以,如果共和党全部反对,加上2位民主党议员反对(或者弃权?), 那么就不能通过。



3,事情需要舆论与民意的支持。而舆论曝光的程度也会与民意有一定挂钩。



在我们的高层运作之外,希望大家组织自己选区内的民众联署签名,呈交给自己选区的

议员。尤其是对议员为亚裔,以及选区内很多亚裔居民的选区,要重点运作。



只有庞大的民意数量 反对的情况下,才有可能令议员考虑慎重投票。所以,中越韩印

社区要团结起来,求同存异,在这项议题上合作。



具体的公开信和联署link,UAAFA会稍后发出。



美亚团结促进会

http://www.uaafa.org/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2/SanFrancisco/34111417.html 



———————————————————-

SCA 5 背景资料



By Chunhua Liao on Saturday, February 15, 2014 at 5:53pm



什么是SCA 5 ?



SCA 是 Senate Constitutional Amendment 的缩写。 SCA no. 5 是在加州参议院提出的加州宪法修正案 5.



1996年,加州通过了著名的209提案,也叫加州民权提案。

该提案修改加州宪法,禁止州政府在公务员招募,公共服务合同签订,和公共教育中考虑种族,性别,和族群因素。这个提案让加州成为全美第一个禁止公立大学以种族因素为录取标准之一的州。



SCA 5 是想删除掉209提案中任何提到 “公共教育” 的文字。实质是允许公立大学考虑种族,性别,族群的因素。



谁提出SCA 5, 什么目的?



SCA 5 由 西裔背景的加州 参议员 Ed

Hernandez提出。理由是加州大学中少数族裔比例太少,需要宪法允许公立大学录取时候考虑种族背景,平均受教育的权力。



实质是 1996年,加州通过了209提案,成为全美第一个禁止公立大学以种族因素为录取标准之一的州。至那以后,加大系统亚裔学生录取率较高。像伯克莱加大和洛杉矶加大等名校,西裔和非裔学生大幅度减少。

在支持SCA5的人们眼中,加州209 提案在大学录取中取消种族因素是错误的,对西裔和非裔学生不平等,因此应该保障西裔和非裔学生的入学名额,而不是任由亚裔占据 名校的多数名额。



11月的加州公投几乎可以肯定对包括华裔在内的亚裔不利。目前西裔民主党选民在加州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人数众多,投票积极。相对来说,亚裔包括华裔人数少得多,投票意愿历来不高,如果公投案得以通过,未来很多华裔子女申请加州公立大学,就会面临难以逾越的天花板。



SCA 5 现在的状况



加州宪法修正可以由两种途径提出,最后选民投票表决,超过50%同意就可以修改宪法。



第一种途径是 两院中的任何一院提出, 在两院中都获得2/3多数同意后可以进入最后选民表决。 SCA 5 由参议员议员提出,已经获得多数票通过。

现在已经送到众议院表决,如果众议院也多数通过。最快今年11月可能选民投票,超过50%同意就成为加州宪法。



另一种途径是又由一定数量的选民签字提出。SCA 5不是这种途径。所以不详细解说。



还会有SCA 6,7,8么?



SCA 5只是一个开端



教育权只是第一个开刀的,西裔如果这次成功,下次会拿proposition 209中剩下的 公务员雇佣,公共合同签约开刀,要求考虑种族配额。



根源是加州人口变化,新兴主流人群不想正当竞争,而是通过篡改宪法直接攫取私利。



———————————————————-



在美国, 所谓“affirmative action” 又叫“平权法案”,指的是“平等人权在就业 领域的体现”,即 “equal opportunity employment”。具体而言,“平权法案”要 求美国联邦的各级 contractors and subcontractors必须遵照执行。 其目的是杜绝各 类就业歧视,包括因肤色,信仰,性别,国别等引起的歧视。



“平权法案”影响所及, 在美国大学及研究生院申请中有几个著名案例。



案例一:“Grutter V. Bollinger” 2003

1997年,白人学生,密西根居民Barbara Grutter申请Univ. of Michigan Law

School 时被拒绝, 她的GPA 是3.8,LSAT:161。 但Grutter女士发现有黑人学生的GPA 和LSAT成绩比她低, 却获得录取, Grutter女士于是把密西根大学告上法庭。 这个 Case叫“Grutter V. Bollinger” (Lee Bollinger 当时人密西根大学校长, 现在是

Columbia 的校长)。 这个案子最后闹到最高法院, 2003年最高法院以5:4的微弱

多数判决密西根大学没有违反宪法,种族区分政策得以维持。



案例二:“Gratz V. Bollinger” 2003  一个时期以来,密西根大学的本科录取规矩是,把学生置于一个150分的体系里排序, 学生如果得分高于100分,则获得录取。密西根大学的录取体系里,少数民族学生包括 非洲裔,西班牙裔和印第安人,自动获得加分20;而一个满分的SAT成绩,只有加分12 。



这次把密西根大学告上法庭的是一女一男两位白人学生(他们都是密西根居民)

Jennifer Gratz and Patrick Hamacher。 他们在申请密西根大学文理学院本科录取时

被拒绝。“Gratz V. Bollinger”案子也闹到最高法院, 2003年最高法院判决,声称

密西根大学不加区别,机械性地给少数民族学生加分,所以违反宪法。



案例三:“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 (Ongoing)

白人女生Abigail Noel Fisher and Rachel Multer Michalewicz 在2008年申请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时被拒绝录取. 她们认为自己受到种族歧视, 以宪 法第十四修正案为依据,将UT-Austin告上法庭, 并进而要求推翻2003年 Grutter v Bollinger 的判决。官司现在打到最高法院。



现在的情况是, 最高法院的九名法官中,Elena Kagan已经表示弃权,剩下的八人中,

一般认为,John G. Roberts,Samuel A. Alito,Antonin Scalia 和 Clarence

Thomas 会投票给 Fisher,而Sonia Sotomayor,Stephen Breyer,Ruth J B Ginsburg

会投给 Univ. of Texas。法官 Anthony M. Kennedy 则是摇摆票也是关键票。如果投

票结果是4:4,2003年 Grutter v Bollinger 的判决无法推翻,Race-conscious 得以维持,二十年内,类似案件都不可再被讨论。也就是说,种族区分将再持续二十年,整整一代亚裔都将受影响;如果投票结果是5:3,Fisher 获胜,2003年的判决被推翻,种族区分政策宣告结束,这同时也终结了 Affirmative Action (AA) 在大学录取中所起的作用。



这次诉讼发生在个人和公立学校之间,那么判决结果会对私立学校,尤其藤校,有什么

影响呢?



这个影响就是 Affirmative Action 在大学录取中的终结。Affirmative Action 虽然被要求使用于公立机构,学校和政府中,但私立学校可以选择性使用。亚裔学生由于普遍出色,竞争力强。私立学校则利用以 Affirmative Action 为依据的种族区分政策, 限制了亚裔学生的入学,从而造成了亚裔学生入学门槛高,尤其是SAT分数极高的现象。



如果 Affirmative Action 不可以在公立学校中使用的话,私立学校同时失去了使用它

的法理基础。任何考虑种族因素的录取政策都将被简单指控为种族歧视,学校将无法应

对。更何况由于美国的案例法制度,以后再有任何类似的诉讼案,学校都很难获胜。这

就是为什么哈佛在这次诉讼中,很早地跳出来,支持种族区分的原因。他们知道这次案

件的判决对他们意味着什么。如果 Fisher 一方获胜的话,学校能做的就是把种族因素

从他们录取政策中摘除。所有的学生将会在不考虑肤色的基础上公平竞争,亚裔的平等

权利才能得以保证。



“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 一案,最高法院的判决日期定于2012年10月。因

为上述原因, 我个人支持最高法院在“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 一案中推翻

2003年“Grutter V. Bollinger” 一案的判决,所以我积极参与有关团体的签名联署活

动, 我们的签名已经送达最高法院。





Affirmative Action(平权行动)背景资料:

————————————–

Affirmative Action(平权行动)



  “平权行动”是1960年代随着美国黑人运动、妇女运动兴起的一项政策。由美国总

统约翰逊在1965年发起,主张在大学录取学生、公司招收或晋升雇员、政府招标时,应当照顾少数种族和女性。目的就是扳回历史上对黑人和女性的歧视,把他们在历史上承受的痛苦折算成现实的利益。

  “平权行动”实施之后,黑人和妇女的大学录取率、政府合同中的黑人中标率大大

提高。高校录取制度尤其是“平权行动”的热点。有的大学,甚至明确地采取了给黑人

、拉美裔申请者“加分”的制度或者给他们实行百分比定额制。这种拔苗助长的善良愿

望,促成了美国的大学里各种族齐头并进的大好局面。最典型的例子是加州大学伯克利

分校。到90年代中期,一个曾经几乎是“纯白”的学校,已经被“平权行动”粉刷得五

颜六色:39%的亚裔;32%白人;14%的拉美裔;6%的黑人和1%的印第安人。



  然而从1970年代开始,人们开始对“平权行动”嘀嘀咕咕,其主要的矛头,就是它

矫枉过正,形成了一种“逆向歧视”。



  1978年的“巴克案”(Bakke Case)打响了反对“平权行动”的第一枪。巴克是一

个白人男性,连续两年被一个医学院拒绝录取,与此同时,这个医学院根据16%黑人学生的定额制,录取了一些比巴克各方面条件差的黑人学生。巴克不干了――我不就是白一点吗?我白招谁惹谁了?他一气之下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最高法院裁定对黑人学生实行定额制是违宪的,但仍然在原则上支持“平权行动”。



  紧接着,嘀咕发展成了议论,议论发展成了抗议。最著名的抗议,来自1990年代中期加州州长Peter Wilson。他抗议道:“不能让集体性权利践踏个人的权利,我们应当鼓励的是个人才干。”于是他大刀阔斧地开展了废除“平权行动”的运动。1995年6月

,公立的加州大学及其九个分校废除了录取学生中“平权行动”。1996年11月,加州用

公投的方式废除了包括教育、就业、政府招标等各方面的“平权行动”。1997年4月, 这一公投结果得到了最高法院的认可。受到加州的影响,另外十几个州也开始蠢蠢欲动

,要铲除逆向歧视的“平权行动”。



 取消“平权行动”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1998年是加州大学各分校取消“平权行动 ”的第一年。在这一年里,伯克利大学黑人学生的录取率下降了一大半,从1997年的

562个黑人下降到1998年的191个;拉美裔的学生也从1045个下降到434个。各大学校方很有点 “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退到解放前”的感慨。



  2003年“平权行动”再次成为热点问题。因为今年最高法院遭遇了一个新的“巴克

案”―― 密歇根大学的Gratz/Grutter对Bollinger案。2003年6月23日,最高法院再次

作出了一个八面玲珑的裁决:密歇根大学给每个少数民族申请者加20分的本科生录取政策是违宪的;但同时,它又裁定法学院为了增加学生的“多样性”而照顾少数族裔是合

法的。这与其1978年对“巴克案”的裁定是一样的:原则上支持“平权行动”,但反对用定量的方式来固定这种“平权行动”。



  如果说最高法院1978年的暧昧还是理直气壮的,2003年的暧昧就已经是如履薄冰了。那个加分制违宪的裁定是6比3作出的,而法学院“平权行动”原则合法的裁定,是5

比4惊险胜出的。Peter Wilson们吆喝了这么些年,终于把“平权行动”的阵脚给吆喝

乱了。



  “平权行动”争论的核心,正如众多社会问题的核心,是一个“程序性正义”和“

补偿性正义”的矛盾。“程序性正义”主张一个中立的程序施用于任何社会群体,无论

结果如何――同一条起跑线,兔子也好,乌龟也好,你就跑去吧。“程序性正义”的最

大问题,就是对“历史”、“经济”和“文化”的无视。一个经历了245年奴隶制、100

年法定歧视和仅仅30年政治平等的种族,必须和一个几百年来在高歌雄进征服全球的种族放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补偿性正义”则主张根据历史、文化、经济条件有偏向地制定法律和政策,以保

证一个相对公平的结果。但“补偿性正义”面对一个不可避免的操作性问题:由谁、如

何、是否可能来计算鉴定一个人的历史、文化和经济遭遇?一个祖上是黑奴的黑人录取

时加20分,那一个祖上是华工的亚裔应该加多少分呢?一个祖上四代是贫农的人,和一个祖上两代是贫农的人,分值又有什么不同?一个穷白人和一个富黑人,谁更应该加分?这就听起来有点耳熟了,而且是不太悦耳的一种耳熟。这种“补偿性正义”的原则,

需要一个巨大的国家机器来整理、裁判历史和现实无限的复杂性,而这种裁判权一旦被

权力机器劫持,问题就不仅仅是如何抵达正义,还有这架机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了。



  所以说,美国最高法院对“平权行动”的暧昧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智慧。它一方

面赞同将历史、经济等因素融入政策的考虑当中,否定了纯粹的“程序正义”;另一方

面,对如何具体地补偿历史、经济问题,又支支吾吾。毕竟,就算是爱因斯坦,估计也

研究不出历史和现实之间、经济地位和政治资本之间的兑换率。



2014-02-16

> 您有孩子吗?您想让你的孩子上加大和州大的机会从36% 降到只有13%吗?!

>

>

> 如果您不想看到您的孩子未来上加州大学和州立大学的机会大幅度降低,请加入我们!

>

> 2014年1月31日, 加州参议院27:9通过了由拉丁裔Ed

> Hernandez提出的SCA-5,亚裔进入加州公立大学的机会将由现在的36%降为13%!!

> 而亚裔中又包含了不止华裔的印度裔,菲律宾,越南,日韩等东南亚裔。

>

> 具体内容:http://leginfo.legislature.ca.gov/faces/billVotesClient.xhtml 

>

> 由于我们华裔亚裔平时投票率极低,华人议员,亚裔议员的票仓是黑人和拉丁裔,而非华裔。而这次SCA-5的直接受益人就是占人口比亚裔多的拉丁裔和非洲人,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有华裔议员出来为我们说话。更为严重的是,很多亚裔家庭还不知道这个议案会对我们的孩子的未来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

>

> 如果众议院再通过,这个议案就会被列入11月的选票公投。考虑到亚裔和西语裔投票率,一旦投票,一定会通过的。如果SCA-5变成法律,亚裔上UC和加大的机会就由36%降为13%!

>

> 这个议案貌似要平权,但其实是要削减和限制少数族裔孩子上大学的机会,只能最多13%,其实是一种变相的种族歧视!

>

> 我们为了ABC主持人的一句台词上街抗议,逼迫ABC做出道歉和改进(见后面),这一次没有华人政治人物为我们出头,我们只能靠自己!

>

>

> 希望大家能够按照美国的政治运行方式表达我的意见,让社会以及议员更多听到我们的声音,我们将成立新组织,专门从事为华人维护政治权力和利益,我们会陆续推出以系列措施。

> 为了我们的孩子,请一起反对这个议案!



> 1,给众议员写信,要求他们反对SCA-5。

>

> email模板,

>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2/SanFrancisco/34108335.html 

>

>

> 2,参加网上签名,

>

https://www.change.org/petitions/california-state-assembly-vote-no-to-sca-5 

>

>

> 为了华裔的利益,请大家一起发出自己的声音!



> 上个月底在洛杉矶的华人和亚裔社区代表与Disney/ABCNetworks有一个见面会,会上出席的另一方 是ABC公司的Paul Lee ,Hope Hartman , Steve Milovich, Olivia Cohen-Cutler 和 Tim McNeal。

>

> 会议内容大概如下:

>

> 第一,ABC公司详细解释了公司节目内容核审人员是如何在审核吉米晚间秀时所犯的判断错误,并决定把ABC以前只有一层的内容审核机制,提升到由资深付总裁终审的两层审核机制;

>

> 第二,ABC将会在节目中增加有关亚裔,历史和民权等内容的节目,并将从今年五月亚太裔传统月开始播放。ABC并承诺将全面评估未来的相关节目,改进ABC公司在节目和用人方面的多样性;

>

> 第三,ABC和母公司迪斯尼将成立一个亚裔咨询顾问委员会,定期与亚裔社会进行对话和咨询。
 
 

【相关信息】

1. 你知道美国存在的 “合法” 种族歧视么?

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DGuiJRZa4I&feature=share
Elder和SCA5的提出者Hernandez的英语辩论很值得一听。
Great debate on SCA5 which wants to introduce race as a factor in the college admission decisions in California. Vote no to SCA5: it does not work and it will make things just worse.

3. 加大(UC)系统以及 SCA5 宪法修正案的出笼背景 2014-03-1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72552.html

上一篇:你知道美国存在的 “合法” 种族歧视么?
下一篇:挺反自便,但不要欺负语言学!

 

2  尤明庆 李静芳

发表评论评论 (1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1]尤明庆   2014-3-3 08:38
长见识啦. 谢谢啊

我从来就不中立,中立不在我的基因里 屏蔽留存

我从来就不中立,中立不在我的基因里

屏蔽已有 2150 次阅读 2014-3-4 21:31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12]文克玲  2014-3-4 10:46科学家要光明正大,挺转就挺转,反转就反转。不要一面标榜自己中立,一面拉偏架。

看看博文受到那一派的支持,赞扬,就知道是挺还是反。

博主回复(2014-3-4 13:53):你不用给我带高帽,我又不是法官。我什么时候标榜自己中立了?我为什么要中立?我说我不刻意避免转,因为没感觉到危险,但也不爱好转,这些陈述的只是事实。挺呀反呀的我都有看不惯的地方,但对挺转的科学主义派更加看不惯,有啥不可以?

[15]朱玉长  2014-3-4 11:11楼主这篇博文,没看出来有中立的意思啊……

博主回复(2014-3-4 14:00):没看出就对了,我从来没说过要中立,我也从来不中立,倒是不时有偏激或急躁。中立不在我的基因里,我也没打算转基因。

不仅是转基因这点P事儿。大到政治经济,上到宗教哲学,我从来都不是中立派。中立就是中庸,我最讨厌的一种。我以前说过,政治上我基本是自由主义右派(反独裁、争自由、要民主、厌恶意识形态灌输),而经济上我则是社会主义左派(宁肯牺牲部分效率也要基本的社会保障,反对两级分化,主张社会和谐),宗教上我是反对科学主义、同情羡慕宗教的无可奈何的 de facto 无神论者,哲学上是不可知论和悲观主义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73073.html

上一篇:同感,《太可怕了,一个理科博士生竟有如下表述》
下一篇:围脖:马克思的震撼性

 

5  徐磊 蔡小宁 姚小鸥 李宇斌 bridgeneer

发表评论评论 (6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4]姚小鸥   2014-3-5 19:35
正派人!另外,今晚和一位研究转基因的科学家谈话,感觉很好。应该写文章说一说。
 回复  : 刚看了一下小崔的政协提案,第一感觉是小崔 carried away,有点玩得过火了。都知道他很“轴”,跟挺转极端派一样认死理,一样自以为正义,功在千秋,是为国为民在请愿。经验表明,过多的正义感容易引起不良的结果。这个提案看上去可能真地会严重阻碍中国的相关研发?

2014-3-6 08:13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删除 回复 |赞[3]蔡小宁   2014-3-5 08:05
我也有拉偏架的感觉。问题出在:对于一些反转基因人士纠缠不休的“小辫子”,博主喜欢将“小辫子”加以渲染、放大,而不是在关键问题——转基因食品安全性是否有科学依据方面开展讨论。
 回复  : 我说了n遍了,几乎每篇涉及转基因的博文都说,我本人对转基因没有担心,也不在意(当然也没有“科学素养”到爱好它的程度)。我如果看 non-GMO 标识买豆浆,那也是领导的要求,不敢违背。转基因安全对我不是问题,但我自己不懂生物,也说不出它安全的道理来,不过是相信生物主流科学家而已。我也只能到此了,我做不了挺转的宣传员。但是我确实看到不少挺转派非常难看,容不得不同意见,动不动就给人扣帽子。反转一方也有不少这样的极端做法,也传播不少谣言。总之两派的掐架就是一场比烂,跟文革派性斗争没啥两样。

2014-3-5 23:42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删除 回复 |赞[2]徐磊   2014-3-4 23:38
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媒体是中立的。不中立本身并不算是个问题,问题是支持什么,为什么而支持。

删除 回复 |赞[1]yuelushan1   2014-3-4 22:09
博主的“政治上我基本是自由主义右派(反独裁、争自由、要民主、厌恶意识形态灌输),而经济上我则是社会主义左派(宁肯牺牲部分效率也要基本的社会保障,反对两级分化,主张社会和谐),宗教上我是反对科学主义、同情羡慕宗教的无可奈何的 defacto 无神论者,哲学上是不可知论和悲观主义者。” 观点很好。

对宗教的的看法,只有上帝才是一个真正的无神论者。

某个宣言公开说明“xx党人从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对某党的挂羊头卖狗肉的招牌嗤之以鼻,对某党的缩头缩脑的韬光韬晦猥琐战术不屑一顾。

[转载]世界上有三种笨鸟 屏蔽留存

[转载]世界上有三种笨鸟

屏蔽已有 7611 次阅读 2014-3-6 21:24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生活其它|文章来源:转载

[转] 你是哪种

孩子不好好学习,又被我训斥 了一顿。孩子满脸的不服,叹息道:唉,这世界上有三种笨鸟,第一种是先飞的;第二种是嫌累不飞的;第三种……我忙问:第三种是啥样的?孩子翻了我一眼说道:就属这第三种最讨厌,它自己飞不起来,就在窝里下个蛋,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73687.html

上一篇:同感,《太可怕了,一个理科博士生竟有如下表述》
下一篇:围脖:马克思的震撼性

 

1  李宇斌

比迪斯尼乐园的创意还要绝的金点子 屏蔽留存

比迪斯尼乐园的创意还要绝的金点子

屏蔽已有 2859 次阅读 2014-4-5 05:15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金点子, 秀色, Hooters

我有个比迪斯尼乐园的创意还要绝的金点子,比天上人间好多了
日期: 04/04/2014 04:41:25
就是借着西游记女儿国的名号,在渺无人烟的大西北沙漠或者川藏风景地,建立一个娱乐城,冠名“女儿国”,创建一系列“女儿国”品牌的文化衫和纪念品。地儿一定要偏远,远离沿海闹市区,必须使用专门的运输工具(最好是直升飞机或者马车),进去了就不容易出来。

里面招聘的唯一条件就是女的要年轻漂亮,做一些起码的礼貌和微笑培训。

然后,里面开设各种娱乐餐饮设施,管理人员和服务人员清一色是漂亮姐儿,远高于市场价格聘用,但绝不涉黄。就是一个花瓶世界。当然又漂亮又有特别专长的是难得招进来,但以中国人口之众,只要放宽其他条件,单凭秀色作为标准是不难招到不错的员工。

这个城中城的所有消费就两个字,死贵。一杯饮料起码两百元,一杯葡萄酒要三千,本来餐的就不是饮料俗物,餐的是秀色。愿打愿挨。根本不用广告,靠口碑就可以立足。口碑就是,进了那个城中城,国中国,所见皆美女。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样的创意和生意没人去做?选美竞赛都能搞得声势浩大,这样一个女儿国,岂能不火?

今后企业发奖金外,应该流行女儿国的旅游券。

如果怕女权主义者抗议,或为了政治正确,就在旁边再建一个“潘安阁”,专秀男色。

——

“嗨,一看就是没文化的人,连金点子都是斜斜的。”

有朋友说,这算啥金点子,早就在美国实施了?没听说过著名的 Hooters 连锁帝国么,如今已经遍及全美,乃至全世界了。The Hooters Girls 一律性感女郎,各大城市都有呢。

http://www.hooters.com/Locations/Locations.aspx?lat=0&long=0

孤陋寡闻,以前还真没听说过。应该前往观摩。

o 刚发现,原来北京也有 Hooters 店,里面的女郎当然都是同胞了,这里有个 youTube 视频,需要翻墙才可看:

The Hooters-girls of Beijing

http://youtu.be/B78PW-_ic_s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82182.html

上一篇:脚踩两只船的道德困境与化解
下一篇:一种悲剧:教育部抽查大学发出的博士论文

 

4  曹聪 强涛 fumingxu rosejump

发表评论评论 (3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3]fumingxu   2014-4-5 14:50
唐僧庙也可以,那个扮演唐僧的好像发了?呵呵呵

删除 回复 |赞[2]林中祥   2014-4-5 06:29
没有大的规模是没有人来的,大的规模是不允许如此贵消费的。美国的赌城也不是高消费。只有赌城与色情才有这样的吸引力。漂亮女的会所很多的,不需要走哪么远,除非那个地方是这边的禁区。

删除 回复 |赞[1]吴飞鹏   2014-4-5 05:32
是不是云南搞这个比较合适?

[转载]历史终结的开始: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的尾声 屏蔽留存

[转载]历史终结的开始: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的尾声

屏蔽已有 5134 次阅读 2014-4-23 16:15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平权 |文章来源:转载

【立委按】所谓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AA)是美国对于历史上黑人、妇女等受到歧视而设立的矫枉过正的措施。“过正” 不能持久,否则将导致新的歧视(称为逆向歧视)和不平等,因此平权法案注定要终结。终结之旅一波三折,前不久加州的 SCA5 宪法修正案就是这样的一个历史潮流的反动,引起华裔社区的强烈反弹。最高法院的最新裁决是顺应历史潮流的最新发展,可喜可贺。

美国最高法院四月二十一号的判决一锤定音,将加州华裔新一代移民的绊脚石(SCA5) 的宪法基础旗帜鲜明的踢开了。 密西根州的宪法终于和加州209法案一样: 美国公共高等教育可以考虑种族因素,但绝不可以设计任何标准作为学生录取的资格。六十年代美国对黑人在就业,合同与高等教育的歧视,历经半个世纪的演变,已经不必要用配额制度来解决少数族裔不平等的公平制度了。这无疑是一个令华裔举额称庆的历史进步。
        我们加州一直走在历史的前列。 209法案在2007 年和2010年就废弃了平权法案。 SCA5 明显希望把大多数的“少数”揠苗助长到高等学府。 中国新一代移民的美国梦是牺牲自己把孩子送到加大公立大学,奠定未来的美国幸福生活。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决,历时三十年,从德州到佛吉尼亚州,从辛辛那提州到加州,美国各级法院一直被如何消除不平等的方式所困扰。
       我们华裔中,曾经有许多优秀人才受益与平权法案而进入UC 学校而成为律师,医生和成功商人。但时过境迁,今天的新移民只需要一个平等的门槛,不需要特殊照顾就可以享受高等教育。SCA5和平权法案不仅砍掉了华裔几乎唯一的楼梯,同时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西裔少数里的多数人的利益。
     和无数草根运动一样,反对SCA5的华裔完全没有料到最高法院的新判决将彻底断绝SCA5 卷土重来的可能性。 政治程序上的公平要比结果的公平对社会进步和平等和谐更重要。 SCA5 以及平权法案是建立在结果公平的努力中,但这样的选择毕竟背离了美国建国理念:肤色不可以是歧视的基础,同样,肤色也不可以是“被福利”和“被照顾”的标准。
      作为美国法学院毕业的我,深为美国宪法制度的生命活力而庆幸。 公共高等教育是华裔美国梦的神经,最高法院为我们提供了上方宝剑。

from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3410/201404/20678.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787814.html

上一篇:校园之旅:CMU 印象记
下一篇:模拟计算机、数字计算机、光学以及量子计算机

[转载]其实安徽也没啥,不过是出了一个立委而已 屏蔽留存

[转载]其实安徽也没啥,不过是出了一个立委而已

屏蔽已有 1420 次阅读 2014-6-18 07:51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安徽 |文章来源:转载

安徽人看了要低调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出了一个胡主席和吴邦国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出了一个备受争议的陈独秀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八大菜系里有一个徽菜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历史上出了老子庄子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有个仅仅比五岳好点的黄山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出了一个皇帝朱元璋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有一群叫做徽商的人比较能挣钱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出了个奇瑞设计出了中国第一台汽车发动机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宣纸、徽墨、宣笔、歙砚被叫做文房四宝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出了个包黑子人家都说是青天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十大名茶占了四个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搞了个人造小太阳而已.【立委问:人造小太阳是神马?】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有个“桐城书院”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黄梅戏唱的许多人喜欢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出了个亚洲最大第四代主题公园方特欢乐世界而已。【立委按:没去过】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拿了中国的第一块奥运会金牌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大禹是古涂山氏国(今怀远)人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合肥有个杨振宁可惜了。【立委按:为啥可惜?人家8228呢,谁牛得过他】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少林寺方丈是释永信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曹操、周瑜等人在三国比较有名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有个中国科技大学而已。【立委按:说科大在安徽可惜了,大概赞成者居多】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有个“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的说法而已。【立委问:因为风光好?】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刘安写了个《淮南子》,编了二十四节气而已。

说安徽没什么,就是出了个胡雪岩而已

说安徽人没文化,曹操、曹丕、曹植、嵇康、刘伶、戴名世、方苞、刘大櫆、姚鼐、吴敬梓、吴汝纶、张恨水、陶行知都笑了!

说安徽人没思想,老子,庄子,姜尚,管仲,张良,刘安,桓谭,朱熹,李善长,朱升,方以智,戴震,王茂荫,陈独秀,朱光潜,王稼祥,胡适,赵朴初都笑了!

说安徽人不会写诗,李绅,张籍,杜荀鹤,梅尧臣,施闰章,海子都笑了!

说安徽人不会写词,张孝祥,女词人吕碧城都笑了!

说安徽人不会画画,李公麟,渐江,新安画派都笑了!

说安徽人不会戏曲,程长庚,严凤英都笑了!

说安徽人古代科学不行,王蕃,陈翥,程大位,梅文鼎,王贞仪(女)笑了!

说安徽人不爱国,姚莹(保卫台湾),王锡朋(定海三总兵之一),聂士成(战死八国联军侵华战争)都笑了!

说安徽交通不发达,詹天佑笑了!

说安徽人不懂科技,邓稼先,任新民,杨武之都笑了!

说安徽没有将军,英布,周瑜,鲁肃,吕蒙,桓温,徐达,常遇春,胡宗宪,丁汝昌,刘铭传,冯玉祥,方振武,张治中,卫立煌,许继慎,李克农,洪学智,皮定均,孙立人,戴安澜都笑了!

说安徽人不爱运动,许海峰(奥运零突破)拿起了枪,江涛(亚洲左拳王)伸出了拳头:找死呀你?!

说安徽人不会唱歌,赵薇,祖海,张燕,解晓东,谢雨欣都笑了!【立委按:怎么可漏掉童丽!】

说安徽不出美女,尔等可知江东二乔乎?

说安徽小伙不帅,胡总拍板了:谁说我不帅了?年轻的时候更帅而已!

说安徽人光会说安徽话,央视周涛抿嘴而笑!!!

说安徽人不会做生意,胡雪岩(红顶商人),周学熙(与张謇齐名),所有的徽商全都笑了!
说安徽风景不好,黄山,九华山,天柱山,祁连山,巢湖都笑了!

说安徽人没有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说:你当你爷爷我挂了吗?

说我们安徽人不优秀……全安徽人都笑了

安徽人最低调….

看后是安徽人不转载的就不要回家了….

from http://mp.weixin.qq.com/mp/appmsg/show?__biz=MzA5OTA3MDIyMA==&appmsgid=10000038&itemidx=1&sign=a0516589f6ebe4cbbc3e09960d0c407b&scene=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804274.html

上一篇:《李老夫子遗墨》主要编纂者何秀柏后人网上留言存录
下一篇:回答一些行星绕太阳运行轨道的话题

 

1  YanCivilE

发表评论评论 (2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2]YanCivilE   2014-6-19 20:00
说这个也没说啥,立委笑了。那啥DVD它爹VCD还真出自俺飞。

删除 回复 |赞[1]mirrorliwei   2014-6-18 08:18
【立委问:人造小太阳是神马?】核聚变装置

[转载]兼听则明,金大米推广是不是操之过急? 屏蔽留存

[转载]兼听则明,金大米推广是不是操之过急?

屏蔽已有 2131 次阅读 2014-6-29 00:14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金大米 |文章来源:转载

一方面,你们清楚金大米只会对以大米为主食的地区有帮助,另方面,你们提缺乏维他命A的危害的时候,是以全世界的受害儿童来做基准
作者: deadmeat (*)
日期: 06/28/2014 02:02:50

从维基图表上看,最为严重的地区包括非洲,南美,都是不吃大米的。

另外一点

黄金大米还处于生物药理验证阶段,开始人体验证的地方屈指可数,怎么就可以堂而皇之公开试吃了?
从世界范围看,中国的维他命A缺乏症并不严重,处于中等水平。既然大多数发达国家(包括日本韩国台湾这些以大米为主食的)都还没开始或者没完成金大米的无害验证,为什么急着要在中国推广?而众所周知中国政府所谓的检验程序根本不可信(三鹿奶粉就是优质免检产品)

图片及部分内容来自维基 wiki http://en.wikipedia.org/wiki/Golden_rice

第一,我怎么觉得现在是挺转的人在危言耸听,好象没了GMO就要世界末日一样。另外就是任何人对GMO提出质疑,立马就给扣上脑残反科学的帽子。
作者: deadmeat (*)
日期: 06/28/2014 10:34:22

第二,国内的老百姓没你想象中那么蠢,他们常年累月跟形形色色的骗子交手,包括最大 的骗子,早就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处事模式。比如金大米这个东西,人家发达国家都还没拿到销售许可,吃的话得到的眼前好处不多,还要冒做白老鼠的风险;不吃的话还有很多其他方式弥补。两者一权衡,当然就是观望了。如果不吃会死人,什么公知记者都挡不住老百姓去买来吃。

就算我相信公知记者老罗小崔这些都是脑残白痴骗子,那司马南赵南元这些又是什么东西?有任何生物化学的履历吗?凭什么他们就可以给金大米背书?

关于vitamin A deficiency,挺转的人说到金大米就是大救星一样,药到病除。看看维基上怎么说的,估计给了链接你们也从未看过
作者: deadmeat (*)
日期: 06/29/2014 02:19:31

Initial analyses of the potential nutritional benefits of golden rice suggested consumption of golden rice would not eliminate the problems of vitamin A deficiency, but should be seen as a complement to other methods of vitamin A supplementation.[22][23] Since then, improved strains of golden rice have been developed containing sufficient provitamin A to provide the entire dietary requirement of this nutrient to people who eat about 75g of golden rice per day.[4]

In particular, since carotenes are hydrophobic, there needs to be a sufficient amount of fat present in the diet for golden rice (or most other vitamin A supplements) to be able to alleviate vitamin A deficiency. In that respect, it is significant that vitamin A deficiency is rarely an isolated phenomenon, but usually coupled to a general lack of a balanced diet (see also Vandana Shiva’s arguments below). The RDA levels accepted in developed countries are far in excess of the amounts needed to prevent blindness.[4] Moreover, this claim referred to an early cultivar of golden rice; one bowl of the latest version provides 60% of RDA for healthy children.[24]

http://en.wikipedia.org/wiki/Golden_rice

我给你抽屉一下哈

第一:金大米并不能消除维他命A缺乏症,但不失为一种补充治疗手段
第二:胡萝卜素是非水溶性的,所以需要和一定量的富油食品一起吃才有较好的吸收效果。(死肉按:真相大白啊,原来以为穷人有了金大米就翻身了,结果发现还是要吃肉才能解决问题,有这么忽悠人的吗?)

【相关】

我觉得我应该支持金大米和反射弧 2014-06-28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807489.html

上一篇:我觉得我应该支持金大米和反射弧
下一篇:再说北京人进PQ大学分数低的事情

 

1  李宇斌

发表评论评论 (3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3]farmerlin   2014-7-5 14:48
吃油一定要吃肉吗?植物油(大豆、花生)不行吗?吃了油也还需要吃胡萝卜素才能解决维生素A缺乏症。
博主引用的两段英文真的来自http://en.wikipedia.org/wiki/Golden_rice吗??

删除 回复 |赞[2]蔡小宁   2014-6-29 11:42
吃黄金大米是补充胡萝卜素,然后再转化为维生素A,不会造成维生素A过量,是世界公认安全的补充维生素A的方法。

删除 回复 |赞[1]蔡小宁   2014-6-29 11:38
反对者没有搞懂黄金大米的原理。

舌尖上的祖国 屏蔽留存

舌尖上的祖国

屏蔽已有 1815 次阅读 2014-7-25 07:21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美食, 舌尖

这几天不敢称体重。管他呢,先腐败,后廉政,走中国特色的反腐倡廉之路。

 
Download
 
Download
 

 
 
Download
 
Download
 
Download
 
Download
 

 

 

 
Download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814454.html

上一篇:飘过大上海
下一篇:世界上最雅致的茅房

 

7  吴飞鹏 魏东平 陆俊茜 史晓雷 bridgeneer htli Vetaren11

发表评论评论 (3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3]htli   2014-7-26 04:04
好馋人啊

删除 回复 |赞[2]李健民   2014-7-25 20:08
看着挺好,这是在哪?

删除 回复 |赞[1]XuexingLu   2014-7-25 08:45
先腐败,后廉政,走中国特色的反腐倡廉之路。
=================================
反腐是为了更好的腐败

飘过紫禁城 屏蔽留存

飘过紫禁城

屏蔽已有 1560 次阅读 2014-7-25 07:35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蛮喜欢这块小河绿地

 
Download
 
Download

资本家老板深谙九张一池的压榨之道,一天行程安排五六个活动。穿梭于钢筋水泥群之间长达16小时,须强打精神,不敢瞌睡。终于腐败了,让你精疲力竭,草草完事。回舍馆呼呼大睡三五小时,明日再续,如此循环。此等腐败,堪比新世纪血汗工人。

不过紫禁城的建筑是真心可爱的。

 
Download
 
Download
 
Download
 
Download
 
Download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814457.html

上一篇:飘过大上海
下一篇:世界上最雅致的茅房

 

2  杨正瓴 Vetaren11

盐湖城印象 屏蔽留存

盐湖城印象

屏蔽已有 3147 次阅读 2015-1-25 19:58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Lake, Salt, City, 盐湖城

犹他州是现代美国的一个异数。它地处偏远,远离喧闹,最为知名的当然是摩门教(Mormon)。正式名称: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 信众描述自己通常用LDS,只在不正式的场合下用Mormon。我们一般人对摩门教了解甚少,似乎有些基督教异端或邪教的特征。零星的印象来自媒体报道的一夫多妻与现代婚姻制度的冲突案例,有些长老有几十妻子,上百子女,总免不了让人联想到旧中国妻妾成群的制度。跟盐湖城的朋友聊起这个,朋友说,多妻制是有其历史成因的,而目前摩门教的教义最后还是做了妥协,把多妻的条款删除了。如今当然还有摩门教徒的私生活是多妻大家庭的(法律上大概与通奸类似,民不告,官不究,只要妻子们相安无事,志愿选择这种生活方式,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不致于陷入重婚的麻烦),不过多妻的生活方式已书面禁止,不再流行。历史上,摩门教在东部纽约州由斯密约瑟创立以后,一直被视为异端,不为所容,于是不得不西迁求生,历尽艰险。斯密约瑟死后,继续由长老杨百翰带领,最后来到类似戈壁的盐湖山脚下,据说杨百翰说,this is the place,从此在此拓荒建城,使得盐湖城成为摩门教的首府和圣地。

近30年前在北京,我在世界语大会上认识一位摩门教徒,一位非常英俊的白人小伙子,正好也是同行,他当时为一家机器翻译公司工作,研究阿拉伯语言的词法结构。回美国后他寄给我一叠犹他州的明信片,那粗犷的原生态的地貌和自然风光,令我印象深刻。前两年与他恢复了联系,如今他定居欧洲,在大公司研究部门任职,已经成为这一领域的权威了。

这次来盐湖城讲演,时间匆忙,又是寒冷的冬季(我也不滑雪),没有机会去看野地的自然风光了。朋友还是带我去了市中心的庙广场(Temple Square),就是当年杨百翰指认的地方。那里的教堂(庙)是全世界摩门教徒心目中的圣地,高高在上的紧闭的金色大窗据说只有到基督再临才会开启。

 

 

看到那扇只为基督再来才开启的紧闭的金色窗户了吗?

(有网友反映,以前博文图片一多,文件太大,页面就打不开,其他有关照片就另文分享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862697.html

上一篇:Invited for big data talks in Harvard and Salt Lake City
下一篇:从“石头剪刀布”研究到探测人体细胞总数

 

9  郑永军 陈楷翰 蔡小宁 李学宽 杨正瓴 戴德昌 罗帆 冯国平 bridgeneer

发表评论评论 (4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4]戴德昌   2015-1-26 19:08
你去了,那个窗户没有打开,证明了什么 

删除 回复 |赞[3]杨天智   2015-1-26 12:56
认识两个摩门小伙子,非常的礼貌,甚至很腼腆,印象特别好。可惜他们这个教义…

删除 回复 |赞[2]蔡小宁   2015-1-25 22:59
摩门教不吃茶叶、不喝酒,一家生很多小孩。Temple屋顶都是黄金做的。

删除 回复 |赞[1]陈楷翰   2015-1-25 20:07
上帝啊,老外不怕肾虚啊?

[转载]特大新闻:乔姆斯基新婚一周年接受采访,谈上帝礼物 屏蔽留存

[转载]特大新闻:乔姆斯基新婚一周年接受采访,谈上帝礼物

屏蔽已有 3365 次阅读 2015-3-6 08:10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乔姆斯基, chomsky |文章来源:转载

特大新闻:乔姆斯基(乔老爷)在新婚一周年接受采访,谈上帝礼物,与杨振宁惊人一致

五年前丧偶,当时他极度沮丧和绝望,对没有爱的生活他看不到任何生活的意义。如今他老当益壮,格外活跃。祝福他。

乔老爷什么人物?最简单的说法可以是除了上帝外的第一号神人。

顶级语言学家,逻辑学家,电脑理论家,政治活动家,超级持不同政见人士,令美国政府头疼又令美国骄傲的超世纪智者和先知。是活着的被引用最多的作者(仅次于《圣经》和马克思)。

 

At the age of 86, Noam Chomsky remains as active as ever in his work as a world-renowned political dissident and pioneering linguist. He has also opened a new chapter in his life, recently celebrating a one-year anniversary with his new wife, Valeria Wasserman Chomsky, his second marriage. Chomsky discusses the joys of newfound love and why it is a “privilege” for him to help people make sense of a very difficult world.

 
TRANSCRIPT

This is a rush transcript. Copy may not be in its final form.

AMY GOODMAN: Noam, you’re headed off on a Latin America trip right now for a month. You’ll be in Brazil. You’ll be giving talks in Argentina. When you go to Brazil, you’re going to be meeting your new family.

NOAM CHOMSKY: That’s correct.

AMY GOODMAN: And I was wondering if you could talk a little about that?

NOAM CHOMSKY: Well, we’ve been talking about a variety of things that range from unpleasant to horrific, but we shouldn’t overlook the fact that the world has some wonderful things in it, too. And I got an unexpected, wondrous gift from Brazil that fell into my arms not long ago. We’re now—Valeria—we’re now about to celebrate our first anniversary and off to Brazil to meet Valeria’s family.

AMY GOODMAN: And what is that like for you? You are seen around the world, by many, as—not only as a person who shares incredible political insight in the world, but really as a role model. And so, can you talk personally about your own life?

NOAM CHOMSKY: I’m a very private person. I’ve never talked about my own life much. But, you know, I’ve—personally, I’ve been very fortunate in my life, with—there have been tragedies. There have been wonderful things. And Valeria’s sudden appearance is one of those wonderful things.

AARON MATé: You said, after your first wife, Carol, died, that life without love is empty—something along those lines. Can you talk about that?

NOAM CHOMSKY: Well, I could produce some clichés, which have the merit of being true. Life without love is a pretty empty affair.

AARON MATé: And your own tireless schedule, keeping up with your lectures, writing extensive articles, and still tirelessly answering the emails, from correspondence from people around the world—when I was in college, I remember I wrote you several times and got back these long, detailed answers on complex questions. And there’s people across the globe who could attest to a similar experience. Do you feel a certain obligation to respond to people? Because nobody would fault you, at the age of 86 now, if you took more time for yourself.

NOAM CHOMSKY: I don’t know if it’s an obligation exactly. It’s a privilege, really. These are the important people in the world. I remember a wonderful comment by Howard Zinn about the countless number of unknown people who are the driving force in history and in progress. And that’s people like—I didn’t know you, but people like you writing from college. These are people that deserve respect, encouragement. They’re the hope for the future. They’re an inspiration for me personally.

AMY GOODMAN: You mentioned your daughter Avi being an expert on Cuba, among others. You have three children that you and Carol raised, now broadening your family to Valeria, as well. Can you talk about your philosophy of child rearing in a very politically active family? You have said in the past that you thought, because of your opposition to the war in Vietnam, for example, you might spend years in jail.

NOAM CHOMSKY: Came very close, came close enough so that by 1967, ’68, when resistance activities were at their height—and I was an unindicted co-conspirator in one trial, and the prosecutor announced I’d be the leading person in the next trial, but—

AMY GOODMAN: In which trial?

NOAM CHOMSKY: Pardon me?

AMY GOODMAN: In which trial?

NOAM CHOMSKY: These were the so-called trials of the resistance. The first was called the Spock-Coffin trial, although—a lot to say about that. The next ones were called off, mainly because of the Tet Offensive in Vietnam, which convinced the American business community that the war is going to drag on, and they—in a rather significant power play, they compelled Johnson to start backing off. And one of the things they did was end the trials. But it was serious enough so that my wife Carol went back to school after 16 years to get a—finish up with her doctoral degree, since we had three kids to take care of. But during those years, although I was extremely active—I mean, there were times when I was giving seven talks a day and going to demonstrations and so on, but I always managed—took care to spend as much time as I could, quality time, with the kids when they were growing up.

AMY GOODMAN: So what gives you hope?

NOAM CHOMSKY: Things like what you described, also the wonderful things in the world of the kind that I mentioned, like my wife.

AMY GOODMAN: MIT professor, world-renowned linguist, dissident, author, Noam Chomsky. To hear part one of our interview yesterday, when he talked about Israeli Prime Minister Netanyahu’s speech to Congress today, you can go to our website. This is just a clip.

NOAM CHOMSKY: Basically, a joint effort by Netanyahu and mostly Republicans hawks from the United States to undermine any possibility of a negotiated settlement with Iran. Neither Israel nor U.S. hawks want to tolerate a deterrent in the region to their violence.

AMY GOODMAN: Noam Chomsky. To hear both of our hours of interview with him, go to democracynow.or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872319.html

上一篇:热点话题的社会媒体传播真是了得,柴静的雾霾调查瞬间传遍全网
下一篇:从插座说起

 

4  张云 柏舟 icgwang corylus

发表评论评论 (1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1]张能立   2015-3-6 10:59
洋人语言学 越是 顶级,越是 证明了 汉语的 落后性。因为,乔姆斯基 得出的 语言学规律 是 基于 字母语言 得出的。为什么 中国人 不能 基于 汉语 得出 同样 或者 同级别的 语言学规律?农村人 也 知道,竹篙 不能 做 房屋的 大梁。不是 师傅 手艺 差,而是 材料 不行。不是 中国人 人种 不行,而是 中国语言 不行。

全民创业的蓝天白云 习大阅兵的美女方阵 令人向往的金秋北京! 屏蔽留存

全民创业的蓝天白云 习大阅兵的美女方阵 令人向往的金秋北京!

屏蔽已有 1897 次阅读 2015-8-30 11:38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既要飒爽英姿又要靓丽秀美

小平同志阅兵的那一年,我在读研,半夜从西八间房骑自行车来到东单看阅兵彩排。

解放区的天是改革的天,那是小平的巅峰时刻,众望所归,国泰民和。

如今迎来了习大大时代,反腐倡廉,大见成效。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中国崛起,又见阅兵!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917038.html

上一篇:脚蹬三轮的驱动结构
下一篇:下周去参加母校 SFU 50年大庆,并给两个 talks

 

1  蔡小宁

发表评论评论 (1 个评论)

删除 回复 |赞[1]ljxm   2015-8-30 12:52
颜值很高呀

【泥沙龙笔记:科学哲学宗教与人生】 屏蔽留存

【泥沙龙笔记:科学哲学宗教与人生】

屏蔽已有 3066 次阅读 2017-5-16 12:55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哲学, 科学, 人生, 宗教

尼:
罗素说科学够不着的哲学,哲学够不着的宗教。科学和宗教有交集,如生死,意识,自由意志等。我有篇未完长文 “当我们谈论生死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 准备作为我《人工智能简史》最后一章。再长的话,得问洪爷了。
@洪 邓总问哲学和宗教啥关系。我昨晚没回复。你接茬说。

邓:
原始问题是宗教、哲学和科学的关系是啥?

白:
科学尽头是哲学,哲学尽头是八卦。

邓:
宗教呢?

白:
宗教尽头是科学啊

洪:
好比有个大鱼缸,
鱼游随便哲学想。
科学只限缸内忙,
缸外有宗教对象。

尼:
@洪 缸能自动变大或变小吗?

邓:
@白 @洪 你俩意见貌似相反

洪:
缸是人所能感知的;如果人类感知进步了人,例如开了天眼啥的,边界就能扩大

邓:
我等白老师和洪爷打起来

邓:
罗素原话怎么说的?
白老师和洪爷彼此惺惺相惜,不打……

白:
缸外有缸

邓:
请白老师明示。解说解说。

马:
探索哲学的小孩

尼:
这小屁孩把想哲学的鱼都给捞走了

邓:
你们都是禅宗的

洪:
身心灵各有其缸,
有界有墙可以撞。
科学自觉不骑墙,
宗教墙外寄希望。

李:
除了红包与痛苦为真 一切皆假。宗教貌似也远不能普度众生,最多是抚慰一小片。至于科学 则是鸦片。让所谓科学家在虚假的高高在上中,求得半片玩积木的兴奋和满足。

邓:
立委登场,讨论正式开始,

彭:
已有的宗教如果不能普渡众生,就只能创新教,当教主了。@wei

李:
当教主肯定更惨。做个追随者至少还可以把负担转嫁 教主的重负转谁呢?

白:
不同领域,宗教尽头到来的时点不同。有的早有的晚。

洪:
假设鱼缸水不浑,
科学/哲学可显灵。
鱼缸壁若玻璃弄,
宗教可以很理性。

李:
面对终极问题 一切那么苍白。高人不高 哲人不哲 敬畏之心难存。

邓:
白老师本质上是认为科学发展会终结宗教?

张: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科学发展证实了宗教

邓:
洪爷的说法是两者之间有无法逾越的边界?

李:
都不能解决人类的痛苦问题。

白:
说的就是人类的痛苦问题,科学一定会有办法。

邓:
刺激神经中枢吗?

白:
不是人类整体的痛苦,是一个个具体个体的痛苦。

张:
具体个体的身体痛苦通过科学一个个在解决了。但是精神层面的痛苦无法解决的。就像科学对我们身体的自愈能力一无所知一样。

白:
精神痛苦需要举例,然后看搞定它的途径和时间表

洪:

鱼跃出水有可能,
科学宗教一时懵。
落回或许先知成,
天慧法佛眼开睁。

白:
@张 现阶段科学不等于科学。

邓:
@白 终极的科学是不是等价为绝对真理?

白:
不是。搞科学一般都怕谈“真理”。

张:
精神痛苦的例子太多了,幼年丧母、青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失恋,被甩。。。

邓:
如果科学认为不存在真理,宗教又把自己定义为真理,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完全两件事?

张:
估计在地球上找到绝对真理的时候我们要移民外太空了。科学的真理好像是相对的,而宗教的真理是绝对的。

白:
失恋跟记忆关系很密切。如果可以干预和改变记忆,对待失恋的态度也会有所不同。

邓:
原来@尼 大师提到“自我”的容器问题,就是那个换头术悖论,跟白老师这个观点探讨的方向一致吧。

鸣:
精神痛苦,多与欲望相关

白:
执着都是有物质基础的。现在不敢动这个物质基础,主要是怕误伤。如果定点改变,确保不误伤,改了又何妨。离开要解决的问题,真理的绝对还是相对就是个伪问题。有了要解决的问题,大家就直接比疗效好了,不必涉及那些伪问题。

张:
失恋不要被忘记。那也是一种情感需要被回忆的。有了痛苦才有反差,否则人生又有什么意思。

白:
想保留反差就谁也别找,不想反差太大就定点微剂量清除记忆,在这点上宗教活儿太糙,论精准还得寄希望于科学。

邓:
@白 “基督教是现代科学的接生婆”跟您的说法一致吗?

白:
也不尽然吧……

邓:
宗教的尽头是科学

张:
或者科学的尽头是宗教

邓:
现在是张老师力战白老师

张:
来搅浑水。
白老师是严谨的科学家,我们是来搅搅乱。

邓:
必须有人捣乱才能激发白老师讲话的欲望。

白:
娱乐而已。

邓:
@尼 大师该你了。向白老师开炮。咱们那天关于这个主题聚聚。顺便听白老师弹琴。
@白 《those were the days》这歌用曼陀铃应该不错。

尼:
好多讨论的词汇没法定义。例如,”人文”在文艺复兴时的意思是为了和“神”唱反调,科学也算人文,但几经周转,人文语义迁移了。在中国,就成文科生的意思了。

邓:
请大师先定义词汇

尼:
哲学也一样。一种方便的定义是哲学就是哲学系教的那些玩意。那恐怕现在的哲学和100年前哲学不一样了。再过10年,逻辑就不算哲学了。我得开会去,晚上喝两口再聊。

阮:
对于一个生命有穷的个体来说,科学能解决的问题少之又少,当科学不能解决时,就赖宗教获得个体幸福了。因此,科学的终端是宗教。

白:
@阮 宗教就是昨天的科学

李: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 科学技术的进步带来了物质繁荣 但人类的精神问题没有减少 貌似日趋严重,至少是停滞的感觉 与科技的一日千里 无法比拟。

白:
人类不好伺候啊。
穷也矫情,富也矫情。

阮:
科学伺候的是客观世界,宗教伺候的是人类精神世界,目的不同。

张:
白老师,宗教比科学早啊

白:
对啊,宗教的明天是科学。一个意思。

李:
宗教要真伺候得好 为什么还有那么多迷途羔羊?
譬如 执着心,佛教 甚至fl功 都有很多放下执着心的教义,道理是深刻的,几乎无懈可击,可是怎么那么违背人性 难以接受?

张:
其实科学和宗教确实很难放在一起,科学也许永远找不到最终的答案。

阮:
这世上有这么多无知的人,为什么不说科学伺候得不好?

白:
@阮 不一定啊。你以为高保真音响只是伺候耳朵的?不是的,是伺候听觉欣赏的。

马:
@阮 看你怎么定义终端。科学和技术要分开。享受属于技术。

阮:
@白 科学求真,让人类获得享受是副产品。

李:
好吧 就说死亡不可抗拒 这个我等可以接受 (虽然也是经历很多才接受的)。那么 在我们死亡之前的这些日子里,我们每个人都想减免痛苦,可痛苦依然挥之不去。

马:
所谓死亡只是换了一个躯体而已。

白:
说不定吃一种药就不怕。又减少痛苦又不上瘾。到时候再痛苦就矫情了。

dl:
人之所以痛苦,在于欲望,而其中相当部分欲望,与个体独立性反相关,社会科技越发达,社会越富有,反而大家都落不着好了,这就是现代社会的一个毛病。典型的是权力的欲望。

白:
藏族人对死的态度很豁达

李:
痛苦二字也许太抽象 但我们多少人没感受过一个 “累” 字。人生真累。活着真累。

dl:
越是发达的社会,越是号称平等自由的社会,人们从权力方面获得的满足感越少。越是专制,反而每层都能找到权力的感觉。

阮:
人类麻烦事太多,除了生死,还有一堆其他的。科学帮助解决问题,不能解决的就用宗教。

白:
能量极小化,就是懒;物质极大化,就是贪。

李:
其实这种累的感觉,不是简单的欲望不得满足。

白:
都想出人头地才累。

dl:
归根结底,出人头地也是权力欲望。没有雄心壮志,就比较容易快乐。

熊:
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美国政府在做的。

白:
权力欲望也一定有物质基础的。吃药可医。早晚的事。

李:
在古代 流行的是简单的快乐。进入文明社会 简单的快乐的能力 现代人丧失了。
我们的远亲 猿猴就没有人类这么多这么深这么厚的痛苦。

dl:
以前皇帝的物质条件未必比现在普通人好啊,但是快乐太多了。现代社会另外一块问题,就是虚伪性,其中最大的就是婚姻制度,也是导致痛苦的主要原因。本来古代制度性解决的问题,现在需要每个聪明人耗尽自己的才智,其实也解决不了问题。@wei 主要是一夫一妻制度的推广造成的。

李:
那就废除这个制度好了。可群婚也不会幸福。

dl:
太多成功学,个人奋斗案例,给大家打鸡血,也是导致大家辛苦的原因。美国鼓吹的那一套人人奋斗也是大家痛苦的原因。以前不成功还可以把原因推到制度上,现在只能埋怨自己了,能不痛苦吗。

邓:
看高手过招真心快乐。@白 将来我们都喝老爸茶、弹琴、斗嘴。

李:
过度紧张 过度竞争 恶性竞争 肯定是罪魁之一。

dl:
人之所以快乐,无外乎比别人优越那么一点点。也许现在宗教存在的意义,就是我失败了,能让我找到一点点借口。否则就是赤裸裸的自我解剖,太痛苦,没几个人受得了。

李:
找不到工作 社会上混得不好 肯定不快乐。
但有一个不错工作的人 也往往快乐不起来

白:
这点借口,科学也会给的。将来都ai了,找不到工作是常态。

dl:
很重要的一点,和身边的人比较起来,是不是优越。最谦虚的人,内心也是希望得到别人的恭维的。最不在乎的人,他在乎的东西,超乎我们的想象,除非这个人完全破罐破摔。

白:
把自己贬低到常人难以接受的水平,来恭维别人的人,一定极其阴暗,破坏力不可低估。自尊心是守恒的。这里按下去,就意味着一定会在其他地方冒出来。

李:
回想起来 人生中比较真切的快乐的确有 就是助人为乐 远比自己得到好处快乐得多。这个助人为乐 首先是亲友。看到自己爱的人 亲友 由于自己而改善了境遇 那种满足幸福感相当不赖。如果觉得自己可以帮助全世界,快乐就源源而来。

dl:
@wei 这也算一个麻醉剂。中国人这个达则兼济天下的思想,本来就是高高在上的。
明白嘛,高高在上。帮助他人,也是体现自己优越感的好地方,当然客观上是有好处的。仔细分析,从内心来讲,并不比我要出人头地高尚多少。

白:
精英已经失去了代表人类平均感受的资格。

dl:
@白 现代社会的痛苦,就是精英阶层弱化的痛苦。

白:
去精英化

李:
暴发户回家乡办学 就是这种幸福的展示。

dl:
@wei 你说的这种东西,并非精英阶层追求的东西,而是把精英阶层平民化的过程。这里有一种不可调和的东西存在。

李:
雷锋的快乐就是,做好事不留名,记在日记里自我欣赏的感觉超级棒。

高:
雷锋不识字,何故多记事

dl:
@wei 雷锋这种现象,主要还是愚民策略的一个证明

李:
一介武夫 无权无钱 不富不贵 但没人否认,雷锋是幸福的 每一天活得那么充实满足。

dl:
反正在这个群里,我得到的快乐,肯定没有我的粉丝群里得到的多,这是肯定的。原因是肯定的,这个群里大家都很自我。没有人太屌谁,这就是以后社会发展的一个趋势。

白:
反过来说,精英扎堆儿的地方,不适合精英自我表扬。

桂:
李白是计算语言学界活雷锋。

dl:
所以每个人权力获得感会大幅下降,这是必然的。预测以后的世界,每个人的存在感问题会更大。这会是一个主要问题。

白:
唱戏当皇上也是爽的。
以后ai发达了,nlp发达了,慕容复何至于那么孤单,可以乱真的奴才臣子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权力欲真那么难满足吗

dl:
@白 反正我不会和机器人谈恋爱。
这个每个人细细体察内心就可以知道

李:
不要说那么绝对。没人会拒绝快乐,快乐来自人和机器 不重要。

白:
来自药物和现实乃至虚拟现实,也不重要,关键是不要有副作用

dl:
精英阶层的人士,快乐在于控制和影响力,不在于太物质的东西。而世界趋势在背道而驰。庸俗化正在席卷全球。
@白 吃药也许可以。五石散。魏晋南北朝,其实也是一个世家没落的时代,和现在有点像。

白:
所以科学宗教哲学,说到底都是solution,是骡子是马,最后都要在problem面前遛遛。

dl:
@白 同意。问题是这里面存在不可调和性。发展趋势和人快乐的基础之间有不可调和性。这是现代社会的一个重要问题。庸俗化引起的权力满足感丢失,可能是问题的核心。

顾:
科学和宗教类同,只不过科学适用面宽些,预测能力强些。

白:
人太多了,逆选择一下也是必要的。这么辛辛苦苦伺候都快乐不起来的人,还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dl:
目前解决方案,就是创立一个公司,然后去当土皇帝。这才是正道。所以要创业。这才是创业的终极目标啊。公司目前是满足权力感最好的形式。

白:
权力自由但财务不自由的创业,好不到哪儿去。

dl:
@白 这就是你说的唱戏当皇帝也快乐啊。

白:
自己印钱啊,虚拟货币。
想象力太受现实束缚了。

dl:
@白 我只是调侃一下而已

白:
我调侃两下行不

dl:
当然可以。以后都去参加拜公司教就好了。这就是宗教。solution直面最核心的问题,精英阶层存活的意义就在于此。

白:
ai让你唱戏当皇上比真皇上还爽,连个不爽的理由都找不出来。

dl:
@白 现在很多人沉醉于虚拟网络,可能也和这个有关系。找到了存在感。但是如果获得太容易,就没优越感了。存在感其实在某些意义上等同于优越感。

白:
那容易啊,工作量证明,挖矿挖到了的当皇上。

dl:
@白 其实发明一种机制,让人去做梦,这样人的一生其实不需要活动。可以拍一个电影,以后少数精英人士操纵社会,大多数人生下来,就被装在器皿里培养做梦,大家觉得如何?都很快乐。其实社会本质未尝不是这样?

邓:
今天讨论这么热闹@尼 得发个红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1055259.html

上一篇:【李白之43:谈谈绑定和回指】
下一篇:【李白宋铿锵行:聪明的一休与睿智的立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