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大院》10: 扬缜 – 我的父亲及家族

扬缜 – 我的父亲及家族

(注:扬缜为名杰侄儿)

    父亲李名实,生于1926年4月11日(农历),因急性心肌梗塞于2001年12月22日去世,享年75岁。

   父亲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正是中国社会急剧变革动荡的时期,本来殷实富足的家,到了二十年代前后,开始走下坡。先是送二位爷爷去日本留学,后来日寇占领时局动荡,家道中落,最后只剩几亩薄地,仅能勉强维持一家五口人的基本生计。

    我的爷爷兄弟三人,分别是李应文、李应期。李应会。大爷爷家一子二女,我爷爷家二子一女,小爷爷家三子一女,到了父亲这一辈就将他们的兄弟姐妹连在一起称呼。大爷爷,小爷爷上世纪初去了日本,就读于日本明治大学,攻读文学与法律。我爷爷民国磕山崇实学校高级毕业生,在家一边教书,一边管理家中事务。在花光了家中的积蓄之后,秉承曾祖之意,变卖田地,置换银元,再从南京汇往日本,供兄弟俩上学。所以,原先还算股实的家庭,就这样逐步衰落到仅以维生的局面。然而,在精神与文化知识上,他们却收获颇丰。这种以经济贫穷换来知识富有的远见卓识,在当时是十分罕见的。大爷爷,小爷爷学成归来,在省会安庆创办第八师范学校和省立成城中学,并在那里教授国文。国内战乱越演越烈后,他们才回家乡合力提高家办“崇实学校”。父亲一边劳作,一边旁听,父亲的文化知识是在大爷爷开办的学校里旁听获得的。

    我爷爷管理家中事务是个能手,他的“伟大”,是把祖上的田地变卖了,仅剩了几亩薄地,养家糊口,导致了我们家在新时代的土地改革中,仅有两三亩田地。因为办学教书,所以雇人耕种,如此,在土改时就没有划成敌对阶级的地主、富农成分,仅划为“小土地出租”成分,这么一个一般人听不懂的阶级成分。后来我在“红宝书”中找出了这么一段话:“要团结中农与小土地出租者”,这句话让我们一家在红色恐怖年代,从心理上缓松家庭出身这一政治高压之苦。爷爷的另一个“伟大”是以他的牺牲与奉献,托举了长兄与幼弟出国留学。视知识为上,视金钱为下的思想,给我们李家后人树立了榜样。而这在当时是常人所费解的,是与世俗相悖的。所以,故乡对爷爷的评价是为人敦厚,与人为善,诚恳待人,但是个“败家子”。可正是这样的举措,这样的“败家子”,使我们一家在1949年后,在新时代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未能因家庭成分而受到冲击,避免了可能的诸多灾难。每念及此,我们都很感谢爷爷的“壮举”。“知识改变命运”也成为我们继承的家风。这些超前思维是一笔精神财富,激励着我们后辈,让我们受益良多。

    少年的父亲饱受了日寇的侵占之苦,整日“跑反”,躲避日军抓丁。侵略者的枪声,划破了山村的宁静。一次,父亲与同村的一个小伙子,听说鬼子又下乡了,便飞奔逃去。父亲身材高大,腿长跑得快,而在后面的小伙子却被日本人的枪声撂倒了。这些日军在我们家乡作威作恶的故事,在我孩提时就听父亲讲了很多,使我对日本侵格者的罪行永远难忘。

    父亲与大伯父李怀北(名朴)、三叔李若非(名勤)、四叔名毅、五叔名俊(十五岁因骨髓炎病故)年龄上各自相差一岁,都有初中以上的文化水平。小叔名杰与我父亲,两亲兄弟则相差十岁。我的大伯父,中文英文都很棒,并写得一手秀丽的蝇头小楷。以大伯父为首,几位兄弟追求进步,早早参加革命。作为热血青年,父亲也曾以“何求”为化名,参加抗日,从事中共党的地下交通员工作。1944年,大伯父、三叔,先后参加了新四军,北上抗日。父亲也跨过长江,到无为新四军根据地去,当了根据地的小学校长,四叔也在根据地小学任小学教书先生。但因父亲生了恶疮,死里逃生,不能随军北撤,只得与四叔一起返回家乡从教。

    解放后,父亲一真从事中小学教学工作。在多所小学当过校长,曾在安徽省含山县运漕的教师进修班学习过。1959年后,父亲调入中学主讲地理与语文。他手不释卷,不断自我学习提高。每年暑假,都回到家乡繁昌县新港镇小磕山,不失时机地求教于大爷爷应文先生。大爷爷讲起古典文学,津津乐道,尤其是《古文观上》,烂熟于心。讲解字、词、句、典故,信于拈来,滔滔不绝,如数家珍。父亲一边听,一边作笔记,以此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直到1965年大爷爷去世前,从未间断。我至今都记得大爷爷讲《曹刿论战》时的神态。地理这门课,父亲请教了一位舅爷爷牧运远,据说他是南京国立中央大学毕业,学问很好。

    父亲身高1.8米,气质儒雅,长相英俊。他水性极好,在河里生龙活虎。承载爷爷遗传,酷好文艺和音乐,口琴、箫、笛子演奏都是高手,而这一切都是他自学而成,自我摸索、自我领悟。他有一支十分心爱的洞箫。夏日的夜晚,天空星光灿烂,全家人在室外的竹床上乘凉。父亲总会拿出洞箫管,一首首吹得娓娓动听。那如泣如诉的名曲,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至今不能忘怀的记忆。父亲歌也唱得非常好,极富磁性,有很强的感染力。

    父亲经历了新时代的土地改革、三反五反、镇反肃反、反右斗争、三年的饥荒大跃进、四清运动,直至文化大革命等历次政治运动。在那“与人斗其乐无穷”的特殊岁月里,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如火如荼,父亲慢慢地变得沉默寡言,畏首畏尾。据说,1958年,父亲任小学校长时,一位领导以莫须有的罪名给父亲栽赃,要给父亲戴上右派分子帽子。但是,另一位领导挺身而出,历数父亲勤勤恳恳,教书育人,呕心沥血的事实。终于,正气压倒邪气,使父亲躲过了这一劫难,也使我们家避免了一场横祸。但至此以后,父亲更加畏缩不前,沉默寡言。他常常告诚我们,要”谨慎言,慢开口”,生怕祸从口出。因为在那个非常的年代,因言获罪,因文获罪已经司空见惯了。父亲见到领导一贯能躲就躲,尽可能敬而远之,如遇鬼神一般,这在我童年和少年时代是无法理解的。文革以后,我才慢慢地理解父亲的忧郁、父亲的恐慌、父亲的悲伤。这是加在那个时代知识分子身上的精神枷锁。那个时代的政治高压,使他们不得不苟且偷生,唯恐灾难突然降临到自己身上。

    1958年,正是全民大炼钢铁,赶超英美的疯狂时代。父亲作为校长事必躬亲,白天教学,夜晚上高炉边炼钢铁。早年的钩虫病,也时常折磨着父亲。这样无尽的劳作,无效的劳动,终于累垮了父亲的身体,直到父亲吐血累倒在炼钢炉旁。后来诊断为浸润型肺结核并支气管扩张,从此父亲饱受病痛折磨。紧接着三年的饥荒降临到安徽三千万人民的头上,我们一家自然无法幸免。我们家吃过树皮磨成的粉,吃过已经收获过的山芋地里的漏收的变质山芋。城镇居民月供27斤大米,一大半配搭的往往是发了霉的山芋干。在这种恶劣的生存环境中,需要休养生息的父亲,因得不到正常的营养而多次发病,多次住院,全家始终处于穷因潦倒而又担忧惊恐之中。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父亲以微薄的收入要养活爷爷、叔叔和小姑妈,一家五口人在艰难中生存,同时还要供叔权上学读书。

    我的叔叔名杰先生,因家境贫寒,只念了中专卫校。但是,他以坚韧不拨的毅力,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在医学领域崭露头角。他涉猎广泛,医文并茂。在医学领城,他涉及大外科技术,包括普外科,骨科、妇产料、放射科、麻醉科、胸外科,泌尿外科,脑外科等。在撰写论文上,他语言严谨,文字流畅。一位只有中专卫校学历的医者,凭借不懈的奋斗与追求,杰出的大外科技能与医德,不仅获得了百姓的赞誉,而且成为外科正主任医师、国家交通部医疗卫生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委员的高级评委。至今叔叔仍以八十七岁高龄悬壶济世,治病救人。他带出的学生,在医疗界不同岗位上,都做出了优秀的成绩。他培育的子女,承接了书香门第的家风,刻苦奋发,成人成才。叔叔是传承家族高尚品德,良好学风的典范。他乐于助人,积极向上,与时俱进。同龄人中,叔叔是罕见的佼佼者,无论外语、汽车驾驶、计算机,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他就运用自如。叔叔对我们全家的贡献,除了精神上的支撑,物质上尽力的资助外,就是在文革中把我们老家的房子卖掉了。这是一座具有明清风格的民居建筑,它用的木材,据说来自长江上游江西的深山老林,从长江中放木排运输过来的。二进二层结构的徽派建筑,有前堂和后堂,中间有三个天井,两边是厢房,这样大院各房间的采光比较充足。院内有大小门楼,门房坐落两边,主房门窗雕龙画凤,大梁木刻精致传神,有一定的艺术价值。大门口石条台阶,两边是一对石鼓和石狮,门口有六棵柿子树,右边是一棵高大的柏枝。花果满园,从前院到后院有七个大花坛,四季花开。爷爷辈兄弟三家分别住在一楼的侧房内,楼上为”崇实学校”的教室与学生宿舍。这么一座建筑面积约几千平方的房子,在那个非正常时代是十分惹眼遭嫉的。路过的不少人议论,房主肯定是地主。这种声音常常让全家胆战心惊,家中早就有拆卖房屋,因势而行的想法,但苦于不易卖出。文革中期,叔叔的同学这时正好是当地官员,谈及此事,很快搞定,拆房卖砖木给当地学校,砖木卖了大约不到2000元。就这样,一座明清风格的民居建筑(李家大院)就这么消失掉了。但当时全家却如释重负,我们整个家族都感谢叔叔的伟大举措。如果留下这些房屋,我们总难免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今天的人也许很难理解那个特殊年代对于“有产者”的高压和歧视。

    我的奶奶,据父辈说是个非常勤劳刻苦的人。她为人善良,乐于助人,和睦邻里。虽出生殷实之家,她却亲手耕作,不辞劳苦,后因疾病而早逝。爷爷与小姑妈在三年大跃进灾难中饿死于家乡。1959年初夏,我8岁,刚刚上学。住在老家的二姑妈李虞生,派儿子何惠民来告,爷爷早上去世了。父亲在住院,叔叔在外地工作。母亲搀着我,一脚高一脚低地在乡间小路上,走得很快,一路疾跑到了老家。这时,几位皮包骨头的乡亲已将家中的楼板卸下,做成棺木,爷爷已经入殓。因村中死人过半,乡亲们已经无力抬棺,只能一步一步捱至村边的土丘旁。我与母亲面对墓穴中的棺木,泪如雨下。二姑妈让我跪在坟前,提起衣裳,乡亲铲起一铲土,让我兜起土洒向墓穴。按照家乡习俗,乡亲们垒起了一座坟墓,爷爷就这样被草草地安葬了。母亲与我因没有能见上爷爷最后一面,而遗憾终身。爷爷是活活被饿死的。临死前,他的炉灶边还剩有半斤左右面粉,那是他舍不得吃而留下来度日的救命粮啊!及至1960年,我们老家的房屋上的楼板已所剩无几,全部都做了棺木,后来据说,房屋楼板已无法寻觅了,只能用芦席包裹下葬了。这是上世纪发生在我的故乡,我所亲身经历的悲惨世界,历史将会永远记住这一新时代的人祸灾难。

    父亲爱生如子。在近四十余年的教学生涯中,他教过的学生桃李满天下。接受他精神支撑,学习辅导,前途策划的学生们都深有感触,是先生在他们人生的关键时刻,为他们指点迷津,拨正航向。孙述宝同学家境贫寒,几度退学,父亲多次步行到述宝家,晓之以理,劝导家长,克服一切困难,送述宝上学。述宝刻苦奋发,终于考上了大学,成了一名国家公务员。父亲去世的2001年,他专程从上海返回故乡,悼念这位影响他一生的恩师。骆正好家境贫寒,几度退学,但求学心切的他,非常矛盾。在父亲与其家长分析利害,判断得失后,终于克服一切困难,考上了大学,还读了硕士、博土,现在全国重点大学任教。孙述敖同学,是父亲手把手辅导使他走上了语文教师的岗位。现在,每当回忆起先生对他的扶助、培育,他都饱含热泪。接受父亲资助、培养的同学很多,在那个非常艰难困苦的新时代,师生情感是那样的真挚和无私。

    父亲在县城一中退休后,正值改革开放时期。粮票逐步取消了,文学作品逐步放开了,投机倒把也不提了。人们开始有了言论的自由,行动的自由,憧憬未来的自由。搞活经济,让百姓走向富裕,让国家走向富强,已成为国人的共识。父亲开始了有序的晚年生活,旅游、写作、养生是他这一时期的主要生活内容。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人们的收入仍然不高,父亲想出一个好办法,就是跟随他的学生亲友的货车去周边地区游玩。一辈子教中文、地理的父亲,世界在他的心中,中国在他的心中。遗憾的是客观的政治环境、经济因素让他无法远行,无法饱览祖国的无限风光,无法涉足世界的古迹名山,这是他的终身遗憾。父亲的写作主要在文史资料的回忆与收集整理中,县城的文史资料选辑中留下了他不少珍贵的文章,记录了一篇又一篇历史史实。如《李冲打鬼子》等等。父亲的养生主要在饮食起居上,他常说:“少吃多滋味,多吃坏肚皮”。“必须细嚼慢咽,切忌狼吞虎咽”。他的太极拳是不合格的,不上谱的,但是,他自我解嘲说,重在疏通经脉,活动筋骨。他的睡眠十分有规律,中午睡1小时左右,晚上9点多上床,清晨6点左右起床。他有一个良好的心态,不受各种鼓噪与杂音的干扰。他始终争取专业上自我提高,把工作做好,把学生教好,这是他一生的向往和追求。

    六十年代末,父亲就梦想有一部“机器脚踏车”,这是父亲的命名。父亲曾托人向学机械的合肥工业大学毕业的表哥余敦德询问,答复是这种车还没有造出来。直到九十年代末,父亲已七十多岁,这种交通工具才造出来。这就是现在越造越好的电动车。可惜,父亲没有能使用上梦想中的电动车。这是父亲的又一个终身遗憾。

    父亲敦厚朴实,勤奋好学,手不释卷,乐于助人,爱生如子,一生节俭,他常说要“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他就是这样,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从爷爷到父亲,构成了我们家一代又一代良好的家规,家风。他满腔热忱地希望我们子女成人成才,报效国家,“处处留心皆学问”是他的口头禅,这些话一直以来让我们铭记在心。如今,我事业有成,以自己较为丰富的中医理论知识,四十多年来在皖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从事中医临床工作,服务于百姓,并取得了国内外患者的赞誉。我每学年为皖南医学院五年制本科生讲授《中医学》,与学生谈中医理论,中医临床,讲人生,讲哲理,讲理想,讲抱负,受到学生的欢迎。在临床、教学、科研、著作、论文上也做出了应有的成绩;在文学创作上已写出了五十余万字的材料。我们家早就有了汽车,房子也是越住越大,饥饿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我们过上了好日子。人生最大的遗憾是“子欲孝而亲不在”。我们的奋斗带来的劳动果实,父亲再也不能分享了。但是,父亲为我们留下的宝贵的精神财富,良好的家风,将让我们一代一代传下去。二舅俞伯楷在父亲的墓碑上写上了“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八个大字,这是对父亲一生真实的写照。我们将永远铭记父亲给于我们的谆谆教导。

=====================
相关资料:

繁昌文史资料选辑 第二辑

李应文先生事略/李明实 160
我县早期留法学生李洪模/李明实
渡江追击战在小磕山地区/李名实
一所活跃在敌后的抗日学校(二)/李明实
里冲人民击毙日寇纪实/严维全、李明实

旧县劣绅李步霄/严维全

李扬缜学术著作及学术论文

高等西医院校教材《简明针灸学》编委 1989.1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高等西医院校教材《针灸学)副主编 1996.9天津科技出版
高等西医院校教材《针灸学》编委 1999.12 天津科技出版社
《中医肾脏病学》李扬缜等合著 1990.10河南科技出版
《心痛与心悸》郑勇、黄丽萍、李扬缜合著1995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针铎》周楣声、李扬缜等合著 1998.2 安徽科技出版社
《灸治疗法》蔡圣朝、李扬缜合著 2004.6 安徽科技出版社
《医论与医案》李扬缜著 2022年8月待出版+

学术论文总计60 余篇,大部分公开发表。

2022年7月21日修毕于梦醒斋

《李家大院》电子版






《李家大院》6: 业务自传和工作报告
附:【立委父母医学论文目录】
《李家大院》7: 我的外科生涯—-院外集锦
《李家大院》8: 晚霞在燃烧
《李家大院》9: 风雨几春秋
《李家大院》10: 扬缜 – 我的父亲及家族
《李家大院》11: 风雨几春秋续篇一
《李家大院》12: 风雨几春秋续篇二
《李家大院》13: 名勤诗词选
《李家大院》14: 我与127医院
《李家大院》15: 生死历险记
《李家大院》16: 又是栀子花开时
《李家大院》17: 又是一次高考来临
《李家大院》18: 甜 – 坦尼亚的精彩人生
《李家大院》19: 近年聚会讲话
《李家大院》20: 李门家风
《李家大院》21: 应繁诗词选
《李家大院》22: 耀桂传略

发布者

liweinlp

立委博士,计算语言学家,多语言多领域自然语言处理(NLP)资深架构师。Trend 首席科学家,聚焦医疗领域病友社区的媒体挖掘。前弘玑首席科学家,聚焦RPA+AI的NLP低代码多领域落地,设计NLP核心引擎雕龙,落地多领域场景,包括金融、电力、航空、水利、客服等。前讯飞AI研究院副院长,研发支持对话的多语言平台,前京东主任科学家, 主攻深度解析和知识图谱及其应用。Netbase前首席科学家,期间指挥研发了18种语言的理解和应用系统。特别是汉语和英语,具有世界一流的解析(parsing)精度,并且做到鲁棒、线速,scale up to 大数据,语义落地到数据挖掘和问答产品。Cymfony前研发副总,曾荣获第一届问答系统第一名(TREC-8 QA Track),并赢得17个小企业创新研究的信息抽取项目(PI for 17 SBIRs)。立委NLP工作的应用方向包括大数据舆情挖掘、客户情报、信息抽取、知识图谱、问答系统、智能助理、语义搜索等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