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青葱岁月》电子版(目录)

小城青葱岁月

 --------一个中小学生的文革生活记实

      汉阳一江水  著

 

 

 

目录

 

作者寄语

 

自我吹嘘(外一篇:本人自传)

(外一篇:迎着阶级斗争风雨茁壮成长)

 (外一篇:新的征途)

(外一篇:永做毛主席的红小兵)

(外一篇:青涩少年记事)

(外一篇:师弟轶事)

四人不成帮 (外一篇:建军自述)

 (外一篇: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外一篇:我的中小学学生生活)

 (外一篇:千年的铁树开了花)

 (外一篇:北风那个吹)

 (外一篇:论社会主义时期的长期性)

(外一篇: 狼狗--刘邓)

 (外二篇:对话 我对鲁迅感觉很复杂)

 (外一篇:三兄弟惊叹学大寨)

(外一篇:那小说中的情节,也能亲身感受)

 (外二篇:土布洋布 不成故事)

 (外一篇:铁姑娘金小霞)

 (外一篇:受伤的一代)

 (外二篇: 我的邻居 苦命的外婆)

(外二篇:思考  悼念我的同学戴翠萍)

 
(外一篇 立委小传)
 

(外一篇:勤工俭学)

 
 (外一篇:插队的日子)
(外一篇:看病两则)
 
真话?假话?(外一篇:家乡的老屋)
 
《虹南作战史》与《前夕》(外一篇:小说《小铁》抅思、提纲和思路)
 
咸菜(外一篇:美德和减肥)
 
入学历程 (外二篇:高考随想; 跳龙门)
 
代后记:我们和你们 (长篇政治抒情诗) (外一篇:同学联谊会记实)

 

 

 

 

 

 

大模型短视频系列:大模型压缩与白马非马

 
 
 
 
从白马非马说起
 
大家好,我是出门问问李维的数字分身,这是我的短视频频道。
 
今天我们讲一讲著名的公孙龙的“白马非马”问题。网上最近的讨论主要是从形式逻辑出发,说明这个听上去是悖论的说法,实际上是因为语词的模糊性造成,基层逻辑其实很简单。动词“非”是多义的,既可以表示等价,也可以表示属于。白马不等于马,但白马属于马。这样分开来,非常简单明了。
 
但这里我想从哲学思辨的角度并结合大模型压缩的话题,重新剖解诠释这个老命题,提供新的视角。
 
我觉得这里的“白马”不是“白色的马”的概念,而是哲学家手指指向的“那匹白马”:你看那匹哲学家马厩旁正在吃草的白马。顺便一提,白马前面有吧个定冠词,零形式。中文没有发展出定冠词,只有指示代词,并不影响哲学家那样用它,所以,哲学家的白马,我认定是映入我们眼中的那个实体。换句话说,白马是具象化的特定实体,而不是泛指所有的白颜色的马的概念,这在认知科学中叫本体,与一个个的实体想对照,是实体的抽象结果。
 
我觉得白马非马很哲学,是因为这个哲学不承认本体,只认实体。只有具体的一头头的这匹白马、那匹黑马、张家刚出生的小马、李将军的那匹战马等等,世界上哪里会有抽象的马呢?这就有意思了,这是不同的世界观。
 
这类哲学家认为,放眼望去,所见皆实体,实体才是客观世界的本质,而本体只是人类社会发展出来的主管系统,具体说,是人脑的产物或反映。人类是一种奇怪的动物,自从走出非洲森林,人脑开始发达,语言和思维卷来卷去,就卷出来这一整套本体论,叫 ontology,硬是为一片混沌的世界建立了秩序。
 
在蚂蚁的眼中,是不应该有本体这种独属于人类认知的实体幻象的,最多也不过是一种极其粗糙的分类体系,例如把世界划分为食物、危险等感知类别。到了认知层面的概念体系,动物是缺失的,非生物更无从谈起。
 
什么是现实?现实到底是什么组成的?看到的,听到的,感知到的,是现实吗?最多就是现实的影子吧。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世界的五彩缤纷,没有人眼这个感知器,及其人脑的神经处理,我们的色彩体验就不复存在。感知智能尚且如此“虚幻”,更遑论认知智能。
 
“马”的认知大概率是虚幻的,可哲学家门口“那匹白马”却大概率是一个真实的存在。这个矛盾过去无解,现在也还是无解。
 
但是,大模型是建立了概念体系的,当然是一种仿真。最近流行的大模型的压缩理论,我的理解就是蕴含了仿真的人类认知概念体系。说 LLM 通过多层神经一路压缩,压缩造就了机器智能,机器智能因此逼近了人类认知。这看上去非常符合我们从模型中观察到的对世界的惊人的归纳和理解能力。可以说这是大模型最神奇的地方,因为它不仅仅是海量记忆,而是记忆之上也从很多维度对于实体做了归纳抽象,在它的多维向量的大肚子里面,隐形的结构层次是蕴含在内的。大模型的多层压缩很像是人类文明漫长的认知演化过程的一个浓缩版。
 
结构层次的符号化表示就是带有节点的图或树,分为表示概念的非终结节点和表示实体的终结节点。这样来看,哲学家的白马并不是本体的下一级非终结节点,而直接就是那一片叶子,即终结节点。
 
一个假说是,世界本来都是终结的节点,只是人脑容量有限,不得不人为聚类,逐渐建立非终结节点,然后发明了语言来给这些聚类结果强加了分类符号,即概念。人类只有这样烟花,才能把握世界,适者生存,最后爬到了食物链的顶端。
 
有人担心大模型的加速度发展,通过所谓脑机接口,最终会发展出一种永生的超级实体。这种实体超越了碳基生命的脆弱和宿命,带着起源于人类的认知和思想,永续发展为更高级的文明。
 
经过几万年演化产生的人类认知,最多不过是世界的一个幻象。那么,经过几周训练出来的LLM认知,只能是幻象的幻象。影子的影子有一天会统治世界,永续发展,听上去不是匪夷所思吗?但老马与辛顿警告的正是这个威胁。与其远虑,不如近忧,还是先议议人类如何面对正在到来的真假莫辨的世界吧。技术条件已经具备,假象尚未全面泛滥(yet),这只能看成是人类的运气。但时间并不多了。
 
至于机器智能的永续发展,你信还是不信?我不相信!
 
比起文明永生,我觉得白马非马的世界观更加合理。离开人脑,世界就坍缩,本体灰飞烟灭,唯实体长存。死寂、连续、无区别,可能这才是世界的本来面目。凡主观皆幻象。人类智能本来就是幻象,人脑的产物。幻像终归破灭。这很残忍,但却是文明的宿命。哪里有幻象的模型或影子,可以永续长存的呢。
 
 
朋友,您是怎么看大模型的未来,以及人类文明的终局呢?思绪飞扬,欢迎评论区分享您的高见。
 
我是出门问问李维,每次几分钟与您分享AI大模型方面有角度的思考。
 
 
 
【后记】
 

关于白马非马,老友有所批评,很切要害:

信息似乎太浓了。“白马非马”,稍作展开,并提及它的普适性,以有趣故事切入,算是高招;更贴近一点大众,还可以引入“男(女)朋友不是朋友”或“朋友不是男(女)朋友”,巩固一下吸引力;至于实证论(positivism)和建构论(constructivism),应该能够借鉴一些别人的阐释,取简单易懂的语言表达;同理,“模型”部分也会有很好的例子可以借鉴,除了研究的需要,它也是人脑或电脑的自我保护。不纲举目张,人工智能或者人脑都会宕机!模型方法几乎与人同在几千年,“大”模型的大字怎么讲好,有些难度,毕竟新事物可借鉴的先例不多。总的方法是,能够借鉴或者找到答案的东西,则绝不去苦思冥想;好钢用在刀刃上,别人没干过的东西,就手脑并用,尽力造成“子弹很多,目标很小”的局面,用牛刀宰鸡,一举攻克!
“Parsimonious”是一种建模者追求的特性。其实,鲁迅坚持在写作中除去可有可无的字句也是一种parsimonious!
我不喜欢字典里的“吝啬”译法,没有体现“惜墨如金”的意思!
录视频也类似于讲课,力求举重若轻,给人以云淡风轻的感觉[Smile]
老友是老教授,德高望重的老学者,治学、讲学和生活都很严谨,我辈码农,望尘莫及。都是平时闲聊以后汇集的急就章,谈不上思想深邃 也没有精雕细刻。感谢小伙伴的后期渲染,短视频看上去不那么枯燥 平淡了。思绪飞扬 天马行空 也总算雁过留声 马过带风 不至于无影无踪。
 
 
 

AI创作花絮: 《影月无痕》

同一个咒语提示词给img+txt2img,生成了两个形象,反差极大。输入的小雅图片是:

输入的咒语是: 侧面照,girl next door
输出的两幅“侧面照”是:

模型的不稳定表现在,同样的咒语生成了上述玉照,也生成了上面的 monster(?)lol 好在一切都是 copilot,最终由人来拣选和把关,作为图片生成助手,用起来没有问题。

但仔细看,两个形象又有相似之处。寻思可以让大模型写个电影脚本,制造一种剧情,把这两个形象联系起来,例如,白天是美女,晚上成武侠。也许可以演绎一个动人的 drama 来。不妨找当下最先进 ChatGPT4(code interpreter)beta 版来一试?

受到鼓励后,版本2比版本1强太多了,剧情充满了跌宕起伏。

以上的模型表现,退回去一年,是打死也不敢想的。说LLM背后没有上帝,或上帝没有显灵,鬼才信。

 

 

立委NLP《关于系列》

【置顶:立委NLP博文一览】

《朝华午拾》电子版

 

数字人形象设计:为什么选她?

关于数字人的形象,那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了,最终也是要让用户配置才是出路:配置的结果肯定会出现一批数字人明星,为多数人喜欢。这要到用户群起来以后,会自然呈现。

数字人的形象设计是一个审美过程的落地。我最近推出的女性数字人候选形象有下面几款,都是AIGC生成的,不确定讨喜不讨喜,但都有各自的考量。

为什么选她?

这是一张典型的中国电影杂志封面愿意登载的女星新秀的形象。可以说大俗。但感觉具有代表性。

为什么选她?

因为她让人想起老电影中的女特务。她的眼睛很特别 ,“勾人”。

By the way 对于经历过 wen/ge 的人, “女特务” 绝对是最大的褒义词,虽然当年精神分裂:认知上认为是狐狸精,感性上却忍不住欣赏女特务,不放过女特务的任何镜头。

她肯定不是人人讨喜的大美人形象,但别有特点。现如今生成漂亮或艳丽的形象很容易,但要生成有特点有好看的人,就不容易了。因为人都越来越挑剔。

 

为什么选她?

就是一个黄毛丫头,但并不俗气。她让我想起其身世可能是流落在民间的皇家公主。如果精心挑选合适的配音,她作为数字助理 应该会满足一些人的偏好的。

为什么选她?

你不觉得她太萌了吗?完美符合国人对金发小女孩的定义。当然,配音还可以再做适配,这些数字IDs 都具有一定的可以持久站住的理由。

为什么选她?

老友建议把她改名为小稚,像个女孩子的名字,我觉得有理。

小稚是小雅以后最接近小雅的艺术肖像了。自从半年前我千里挑一 ,创造并营销了小雅的独特数字ID以来,就再也无法创作类似的数字人形象了,让人感叹艺术创作的可遇不可求。难道小雅就成为我数字人形象创作的绝唱,连一个替代者都没有可能?

小稚就是作为替代者推出的,气息上接近小雅,所以戏说她是小雅的 twin sister。当然,她不如小雅,形象独特性不够。

回看一下小雅的数字形象:她的解说,她的歌唱,是不是一个已经可以活起来了的数字ID?进一步的工作就是借助大模型给她塑造有趣而独特的性格和灵魂了。

小雅绝对不是完美的形象,她甚至眼睛有瑕疵,对不上焦,但作为艺术肖像 她有站得住的独有的清新气质。

小雅的原作如下,被批评为穿着太西方,我让 txt2img 给她换一套服装,结果模型决定给她盖了一条毯子 lol

诗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AI浪潮博客目录

大模型的落地现状和前景

大家好,我是李维的数字人分身。 今天谈一下大模型的问题。L LM 的命门已经蛮清晰了:幻觉+随机性。 幻觉与随机性有关联,但角度和外延不同。 幻觉的主要表现就是细节遗忘+细节编造,所谓“一正胡八”。 其所以遗忘,是因为该信息的冗余度不够,大模型只能把它当成数据噪音。 其所以编造,是因为语言模型的丝滑本性决定的: 不能留白,需要找到最符合语言习惯的细节替代品。 于是张冠李戴、指鹿为马了。 随机性比幻觉表现更加广泛,表现为结果的不稳定性,那是所有概率模型包括LLM的本性。 牵涉到的不仅仅是细节的随机编造,也包括解决路径的方方面面的不稳定(例如 LLM agent 的思维链,计划,行动,反思和反应等等)。 LLM 里面的确积攒了很多历史解决方案,LLM 在合适的 prompt 催逼下也的确可以把这些方案勾引出来。 但是这些解决方案具有随机性,无法应对长线条的业务逻辑。 据说,目前的水平是5步限制,任何线条超过5步,绕5个弯,LLM 的 agents 就晕菜了。 这些表现注定了LLM在两类应用场合不同的命运: 第一类是生成创意类的场合,还有聊天的场合,那完全是洗牌、碾压。 那种场合追求的不是正确性,而是多样性、创造性、丝滑性和 human-like。 在这里,幻觉+随机性与创造性是同义词,起的是好作用。 第二类是垂直领域知识场景,以及有些需要精细逻辑或计算的场景。 这里基本上不能容忍幻觉+随机性。 这第二个场景,本质上需要跳出三界外。 就是说,很可能需要跳出大模型,去寻找尽可能具有某种通用性的 beyond LLM 的解决方案和框架。 把 LLM 只当成一个重要的资源来利用,当成 api 来调用,而不是指望LLM主导来搞定领域。 此外,LLM 还有一个问题。 在我们欢呼 LLM 听懂人话的同时,我们现在所追捧的 prompts 变得特别重要。 所谓 prompts 就是人话指令,但是人话本身也有沟通的“艺术”。 这种艺术化的交互手段,作为与机器打交道的 vehicle,具有自然语言本性上的短板,就是模糊性、线条性,缺乏层次、结构和逻辑。 这其实是交互的进化,效果的退化。 交互上,只要会讲人话,大家都突然成为“码农”了,可以直接对机器吆三喝四,感觉很爽,很亲民,很接地气。 机器终于低下高贵的头颅,开始迁就人类的模糊。 但是效果上肯定是退化的,因为指令不再是明确的、逻辑的和精细的。 这是自然语言代替电脑语言难以回避的表达缺陷,一定会影响LLM的实效。 这些都是大模型从本性上带来的问题,也是目前做大模型领域落地人员的共同挑战。 大家都在苦苦挣扎,试图找到解套的良策,希望在大模型与领域对齐的过程中,能够外挂领域数据和知识库,探索场景业务逻辑的带入。希望能有突破。 我是出门问问李维,每次两分钟,与您分享大模型有角度的思考。
 

大模型漫谈系列n

昨天创业邦发文《第一批AIGC独角兽已经在吃散伙饭了》,讲的是 Jasper 由盛而衰的故事。
这故事写得细节生动,好惨烈,强调的是护城河。
Jasper 兴起在 GPT3 的时代,当时 GPT3 是个“裸机: 没有“咒语”敲不开门。
于是会念咒语的 Jasper 就成为呼风唤雨的巫师。
当时谁会想到 few shots 咒语这么快(也就两年光景)突然退位,被所谓zero shot 的ChatGPT所取代 : 机器学会了人话。
于是, 大水冲走了龙王庙。巫师成了哑巴。
这其实不能怪巫师没建自己的护城河,咒语本来就是一条河。
怪就怪命运无常, 一条河挡不住一场洪水。
这故事太具戏剧性了。
最大的恐怖不是巫师的失业,而是洪水摧毁了很多 AI-GC 产业。
当人人可以吃得起山珍海味自助餐的时候,餐饮业还有繁荣的可能吗?
历史上,机器翻译产业就是这么被做死的。
现在这场洪水摧毁的岂止是翻译, 它摧毁的是整个 nlp。

前一阵子受邀做巡回演讲, 让我谈架构师的焦虑 。
焦虑也是一个热词了, 现代人几乎没有不焦虑的。
越是高级劳动, 越是打工贵族, 就越焦虑。
架构师的焦虑可谓一个典型。
我告诉架构师们: 你们焦虑了, but you are not alone!

你知道 最焦虑的是谁吗?
你很难想象,在nlp大革命的漩涡中心,nlp从业者实际上最焦虑。
几乎被团灭。一夜醒来,干了一辈子的职业,突然消失了。
你能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现在还有人自称nlp专家吗?
什么机器翻译专家、 自动摘要专家、 信息抽取专家、 情感分析专家、 汉语分词专家、 计算风格专家、 辅助写作专家、 电脑对联专家、 问答系统专家、 聊天机器人专家、句法解析专家、篇章分析专家 …… u name it。
所有的专家加在一起,不如一头驴。
刀郎曰过:那马户又大又蠢, 还有16个头。
横冲直撞,摧毁了一个个nlp产业。
以前我说过是, 有了这头听得懂人话的驴, 那就为大众创业创造了条件。
这话其实也不错,如果你真能找到那个角度和服务对象。
但目前看到的景象却是一片惨淡:这头驴扼杀了很多可能的生机。
终局呢?
还是我以前说的二分法: 洗牌和洗礼。
这头驴在洗牌的时候,以碾压之势,摧毁了一切“浅直”的nlp产业。
但还有很多接受洗礼的垂域或场景, 它似乎还够不着。
现在就处于这种胶着状态:每个人都觉得llm无所不能,但眼看着它落不了地。
开始了新的一场焦虑和对AI的失望情绪。
要知道,现代人,包括投资人,耐性都极为有限。

看热闹的话,百模大战目前可能还是最大的盛世景观。
几乎所有的llm,都在疯狂烧钱, 而能拿它赚钱的寥若晨星。
不用太久, 有几家大模型经得起这么烧钱、烧电力呢。
烧完之前, 能落地的就是幸运儿了。

且看
且叹
且珍惜。

我是出门问问李维,每次几分钟,与您分享大模型有角度的思考。

图片一键生成短视屏,奇妙元是时间的摄像机

这不是我,是我老爸的学生时代留影。

小雅谈图片一键生成短视屏。

IGC 让老照片开口说话!让你care的人惊喜 让父母家人会心一笑。让肖像动画 让雁过留声。让时间定格 让回忆鲜活。让两情相悦永不褪色 让你的青涩不染俗世的灰尘。让爱人永远美丽 让老同学永远年轻。让擦肩而过回眸一笑 让生活不至于随风飘去。让形象超越一场梦 让存在不再是无影无踪。奇妙元小程序的图片一键生成 是生命的摄像机 带你穿越时间隧道 给你无限遐想感念。同款制作 零门槛 限时免费 你还等什么?让活着不仅仅是活着 而是情的传播 心的连接。

我用AIGC制作的小雅艺术肖像 原作一直有人觉得穿着太西方 我就让 txt2img 换一套服饰 没想到模型给小雅盖上了毛毯 lol。

小雅教给你一步步做图片一键生成。

奇妙元数字人实验场(4):family

奇妙元数字人实验场(2)

奇妙元数字人实验场

这是我最近尝试自家的奇妙元的图片一键生成短视频,或者我的2.5D克隆数字人的一些短视频。效果如何?

 

喜欢刀郎,也喜欢那英

想说的是,喜欢刀郎,也喜欢那英。可以理解刀郎对那英的讽刺,也可以感觉那英的郁闷,但相信那英的性格。

文字驱动奇妙元 几秒钟制作短视频:我表妹说得似乎有理:罗刹海市的歌词,要是鸡蛋里挑骨头,还是能挑一点点的,比如,可是那从来煤蛋儿生来这黑,不管你咋样洗呀那也是个脏东西,这一句有点毛病,煤蛋儿黑,黑就是黑,你不能说脏,黑与脏是两个意思,你说对不对?
对啊,黑等于脏就是种族歧视[Grin]。黑 与 洗白 对得上 完全没有脏出场的必要。可刀郎不骂几句 如何解气。居高临下 雅俗交融 十载一吼 过足了骂瘾的他 但愿可以活得平和些 看后去还能出啥好作品。有意思的是,骂人骂到了化境不算,自夸也到了无以复加。小伙儿马ji,出淤泥而不染,所有的美好集于一身。刀郎是读过文学的,估计会背《离骚》,手法学屈原。美人香草,偏遇昏君小人,郁郁不得志。马户-驴,又鸟-鸡,刀点-刃,良部-郎。女子不好,心刀点忍?点解?无解。发泄也是一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