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大院》10: 扬缜 – 我的父亲及家族

扬缜 – 我的父亲及家族

(注:扬缜为名杰侄儿)

    父亲李名实,生于1926年4月11日(农历),因急性心肌梗塞于2001年12月22日去世,享年75岁。

   父亲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正是中国社会急剧变革动荡的时期,本来殷实富足的家,到了二十年代前后,开始走下坡。先是送二位爷爷去日本留学,后来日寇占领时局动荡,家道中落,最后只剩几亩薄地,仅能勉强维持一家五口人的基本生计。

    我的爷爷兄弟三人,分别是李应文、李应期。李应会。大爷爷家一子二女,我爷爷家二子一女,小爷爷家三子一女,到了父亲这一辈就将他们的兄弟姐妹连在一起称呼。大爷爷,小爷爷上世纪初去了日本,就读于日本明治大学,攻读文学与法律。我爷爷民国磕山崇实学校高级毕业生,在家一边教书,一边管理家中事务。在花光了家中的积蓄之后,秉承曾祖之意,变卖田地,置换银元,再从南京汇往日本,供兄弟俩上学。所以,原先还算股实的家庭,就这样逐步衰落到仅以维生的局面。然而,在精神与文化知识上,他们却收获颇丰。这种以经济贫穷换来知识富有的远见卓识,在当时是十分罕见的。大爷爷,小爷爷学成归来,在省会安庆创办第八师范学校和省立成城中学,并在那里教授国文。国内战乱越演越烈后,他们才回家乡合力提高家办“崇实学校”。父亲一边劳作,一边旁听,父亲的文化知识是在大爷爷开办的学校里旁听获得的。

    我爷爷管理家中事务是个能手,他的“伟大”,是把祖上的田地变卖了,仅剩了几亩薄地,养家糊口,导致了我们家在新时代的土地改革中,仅有两三亩田地。因为办学教书,所以雇人耕种,如此,在土改时就没有划成敌对阶级的地主、富农成分,仅划为“小土地出租”成分,这么一个一般人听不懂的阶级成分。后来我在“红宝书”中找出了这么一段话:“要团结中农与小土地出租者”,这句话让我们一家在红色恐怖年代,从心理上缓松家庭出身这一政治高压之苦。爷爷的另一个“伟大”是以他的牺牲与奉献,托举了长兄与幼弟出国留学。视知识为上,视金钱为下的思想,给我们李家后人树立了榜样。而这在当时是常人所费解的,是与世俗相悖的。所以,故乡对爷爷的评价是为人敦厚,与人为善,诚恳待人,但是个“败家子”。可正是这样的举措,这样的“败家子”,使我们一家在1949年后,在新时代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未能因家庭成分而受到冲击,避免了可能的诸多灾难。每念及此,我们都很感谢爷爷的“壮举”。“知识改变命运”也成为我们继承的家风。这些超前思维是一笔精神财富,激励着我们后辈,让我们受益良多。

    少年的父亲饱受了日寇的侵占之苦,整日“跑反”,躲避日军抓丁。侵略者的枪声,划破了山村的宁静。一次,父亲与同村的一个小伙子,听说鬼子又下乡了,便飞奔逃去。父亲身材高大,腿长跑得快,而在后面的小伙子却被日本人的枪声撂倒了。这些日军在我们家乡作威作恶的故事,在我孩提时就听父亲讲了很多,使我对日本侵格者的罪行永远难忘。

    父亲与大伯父李怀北(名朴)、三叔李若非(名勤)、四叔名毅、五叔名俊(十五岁因骨髓炎病故)年龄上各自相差一岁,都有初中以上的文化水平。小叔名杰与我父亲,两亲兄弟则相差十岁。我的大伯父,中文英文都很棒,并写得一手秀丽的蝇头小楷。以大伯父为首,几位兄弟追求进步,早早参加革命。作为热血青年,父亲也曾以“何求”为化名,参加抗日,从事中共党的地下交通员工作。1944年,大伯父、三叔,先后参加了新四军,北上抗日。父亲也跨过长江,到无为新四军根据地去,当了根据地的小学校长,四叔也在根据地小学任小学教书先生。但因父亲生了恶疮,死里逃生,不能随军北撤,只得与四叔一起返回家乡从教。

    解放后,父亲一真从事中小学教学工作。在多所小学当过校长,曾在安徽省含山县运漕的教师进修班学习过。1959年后,父亲调入中学主讲地理与语文。他手不释卷,不断自我学习提高。每年暑假,都回到家乡繁昌县新港镇小磕山,不失时机地求教于大爷爷应文先生。大爷爷讲起古典文学,津津乐道,尤其是《古文观上》,烂熟于心。讲解字、词、句、典故,信于拈来,滔滔不绝,如数家珍。父亲一边听,一边作笔记,以此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直到1965年大爷爷去世前,从未间断。我至今都记得大爷爷讲《曹刿论战》时的神态。地理这门课,父亲请教了一位舅爷爷牧运远,据说他是南京国立中央大学毕业,学问很好。

    父亲身高1.8米,气质儒雅,长相英俊。他水性极好,在河里生龙活虎。承载爷爷遗传,酷好文艺和音乐,口琴、箫、笛子演奏都是高手,而这一切都是他自学而成,自我摸索、自我领悟。他有一支十分心爱的洞箫。夏日的夜晚,天空星光灿烂,全家人在室外的竹床上乘凉。父亲总会拿出洞箫管,一首首吹得娓娓动听。那如泣如诉的名曲,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至今不能忘怀的记忆。父亲歌也唱得非常好,极富磁性,有很强的感染力。

    父亲经历了新时代的土地改革、三反五反、镇反肃反、反右斗争、三年的饥荒大跃进、四清运动,直至文化大革命等历次政治运动。在那“与人斗其乐无穷”的特殊岁月里,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如火如荼,父亲慢慢地变得沉默寡言,畏首畏尾。据说,1958年,父亲任小学校长时,一位领导以莫须有的罪名给父亲栽赃,要给父亲戴上右派分子帽子。但是,另一位领导挺身而出,历数父亲勤勤恳恳,教书育人,呕心沥血的事实。终于,正气压倒邪气,使父亲躲过了这一劫难,也使我们家避免了一场横祸。但至此以后,父亲更加畏缩不前,沉默寡言。他常常告诚我们,要”谨慎言,慢开口”,生怕祸从口出。因为在那个非常的年代,因言获罪,因文获罪已经司空见惯了。父亲见到领导一贯能躲就躲,尽可能敬而远之,如遇鬼神一般,这在我童年和少年时代是无法理解的。文革以后,我才慢慢地理解父亲的忧郁、父亲的恐慌、父亲的悲伤。这是加在那个时代知识分子身上的精神枷锁。那个时代的政治高压,使他们不得不苟且偷生,唯恐灾难突然降临到自己身上。

    1958年,正是全民大炼钢铁,赶超英美的疯狂时代。父亲作为校长事必躬亲,白天教学,夜晚上高炉边炼钢铁。早年的钩虫病,也时常折磨着父亲。这样无尽的劳作,无效的劳动,终于累垮了父亲的身体,直到父亲吐血累倒在炼钢炉旁。后来诊断为浸润型肺结核并支气管扩张,从此父亲饱受病痛折磨。紧接着三年的饥荒降临到安徽三千万人民的头上,我们一家自然无法幸免。我们家吃过树皮磨成的粉,吃过已经收获过的山芋地里的漏收的变质山芋。城镇居民月供27斤大米,一大半配搭的往往是发了霉的山芋干。在这种恶劣的生存环境中,需要休养生息的父亲,因得不到正常的营养而多次发病,多次住院,全家始终处于穷因潦倒而又担忧惊恐之中。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父亲以微薄的收入要养活爷爷、叔叔和小姑妈,一家五口人在艰难中生存,同时还要供叔权上学读书。

    我的叔叔名杰先生,因家境贫寒,只念了中专卫校。但是,他以坚韧不拨的毅力,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在医学领域崭露头角。他涉猎广泛,医文并茂。在医学领城,他涉及大外科技术,包括普外科,骨科、妇产料、放射科、麻醉科、胸外科,泌尿外科,脑外科等。在撰写论文上,他语言严谨,文字流畅。一位只有中专卫校学历的医者,凭借不懈的奋斗与追求,杰出的大外科技能与医德,不仅获得了百姓的赞誉,而且成为外科正主任医师、国家交通部医疗卫生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委员的高级评委。至今叔叔仍以八十七岁高龄悬壶济世,治病救人。他带出的学生,在医疗界不同岗位上,都做出了优秀的成绩。他培育的子女,承接了书香门第的家风,刻苦奋发,成人成才。叔叔是传承家族高尚品德,良好学风的典范。他乐于助人,积极向上,与时俱进。同龄人中,叔叔是罕见的佼佼者,无论外语、汽车驾驶、计算机,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他就运用自如。叔叔对我们全家的贡献,除了精神上的支撑,物质上尽力的资助外,就是在文革中把我们老家的房子卖掉了。这是一座具有明清风格的民居建筑,它用的木材,据说来自长江上游江西的深山老林,从长江中放木排运输过来的。二进二层结构的徽派建筑,有前堂和后堂,中间有三个天井,两边是厢房,这样大院各房间的采光比较充足。院内有大小门楼,门房坐落两边,主房门窗雕龙画凤,大梁木刻精致传神,有一定的艺术价值。大门口石条台阶,两边是一对石鼓和石狮,门口有六棵柿子树,右边是一棵高大的柏枝。花果满园,从前院到后院有七个大花坛,四季花开。爷爷辈兄弟三家分别住在一楼的侧房内,楼上为”崇实学校”的教室与学生宿舍。这么一座建筑面积约几千平方的房子,在那个非正常时代是十分惹眼遭嫉的。路过的不少人议论,房主肯定是地主。这种声音常常让全家胆战心惊,家中早就有拆卖房屋,因势而行的想法,但苦于不易卖出。文革中期,叔叔的同学这时正好是当地官员,谈及此事,很快搞定,拆房卖砖木给当地学校,砖木卖了大约不到2000元。就这样,一座明清风格的民居建筑(李家大院)就这么消失掉了。但当时全家却如释重负,我们整个家族都感谢叔叔的伟大举措。如果留下这些房屋,我们总难免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今天的人也许很难理解那个特殊年代对于“有产者”的高压和歧视。

    我的奶奶,据父辈说是个非常勤劳刻苦的人。她为人善良,乐于助人,和睦邻里。虽出生殷实之家,她却亲手耕作,不辞劳苦,后因疾病而早逝。爷爷与小姑妈在三年大跃进灾难中饿死于家乡。1959年初夏,我8岁,刚刚上学。住在老家的二姑妈李虞生,派儿子何惠民来告,爷爷早上去世了。父亲在住院,叔叔在外地工作。母亲搀着我,一脚高一脚低地在乡间小路上,走得很快,一路疾跑到了老家。这时,几位皮包骨头的乡亲已将家中的楼板卸下,做成棺木,爷爷已经入殓。因村中死人过半,乡亲们已经无力抬棺,只能一步一步捱至村边的土丘旁。我与母亲面对墓穴中的棺木,泪如雨下。二姑妈让我跪在坟前,提起衣裳,乡亲铲起一铲土,让我兜起土洒向墓穴。按照家乡习俗,乡亲们垒起了一座坟墓,爷爷就这样被草草地安葬了。母亲与我因没有能见上爷爷最后一面,而遗憾终身。爷爷是活活被饿死的。临死前,他的炉灶边还剩有半斤左右面粉,那是他舍不得吃而留下来度日的救命粮啊!及至1960年,我们老家的房屋上的楼板已所剩无几,全部都做了棺木,后来据说,房屋楼板已无法寻觅了,只能用芦席包裹下葬了。这是上世纪发生在我的故乡,我所亲身经历的悲惨世界,历史将会永远记住这一新时代的人祸灾难。

    父亲爱生如子。在近四十余年的教学生涯中,他教过的学生桃李满天下。接受他精神支撑,学习辅导,前途策划的学生们都深有感触,是先生在他们人生的关键时刻,为他们指点迷津,拨正航向。孙述宝同学家境贫寒,几度退学,父亲多次步行到述宝家,晓之以理,劝导家长,克服一切困难,送述宝上学。述宝刻苦奋发,终于考上了大学,成了一名国家公务员。父亲去世的2001年,他专程从上海返回故乡,悼念这位影响他一生的恩师。骆正好家境贫寒,几度退学,但求学心切的他,非常矛盾。在父亲与其家长分析利害,判断得失后,终于克服一切困难,考上了大学,还读了硕士、博土,现在全国重点大学任教。孙述敖同学,是父亲手把手辅导使他走上了语文教师的岗位。现在,每当回忆起先生对他的扶助、培育,他都饱含热泪。接受父亲资助、培养的同学很多,在那个非常艰难困苦的新时代,师生情感是那样的真挚和无私。

    父亲在县城一中退休后,正值改革开放时期。粮票逐步取消了,文学作品逐步放开了,投机倒把也不提了。人们开始有了言论的自由,行动的自由,憧憬未来的自由。搞活经济,让百姓走向富裕,让国家走向富强,已成为国人的共识。父亲开始了有序的晚年生活,旅游、写作、养生是他这一时期的主要生活内容。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人们的收入仍然不高,父亲想出一个好办法,就是跟随他的学生亲友的货车去周边地区游玩。一辈子教中文、地理的父亲,世界在他的心中,中国在他的心中。遗憾的是客观的政治环境、经济因素让他无法远行,无法饱览祖国的无限风光,无法涉足世界的古迹名山,这是他的终身遗憾。父亲的写作主要在文史资料的回忆与收集整理中,县城的文史资料选辑中留下了他不少珍贵的文章,记录了一篇又一篇历史史实。如《李冲打鬼子》等等。父亲的养生主要在饮食起居上,他常说:“少吃多滋味,多吃坏肚皮”。“必须细嚼慢咽,切忌狼吞虎咽”。他的太极拳是不合格的,不上谱的,但是,他自我解嘲说,重在疏通经脉,活动筋骨。他的睡眠十分有规律,中午睡1小时左右,晚上9点多上床,清晨6点左右起床。他有一个良好的心态,不受各种鼓噪与杂音的干扰。他始终争取专业上自我提高,把工作做好,把学生教好,这是他一生的向往和追求。

    六十年代末,父亲就梦想有一部“机器脚踏车”,这是父亲的命名。父亲曾托人向学机械的合肥工业大学毕业的表哥余敦德询问,答复是这种车还没有造出来。直到九十年代末,父亲已七十多岁,这种交通工具才造出来。这就是现在越造越好的电动车。可惜,父亲没有能使用上梦想中的电动车。这是父亲的又一个终身遗憾。

    父亲敦厚朴实,勤奋好学,手不释卷,乐于助人,爱生如子,一生节俭,他常说要“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他就是这样,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从爷爷到父亲,构成了我们家一代又一代良好的家规,家风。他满腔热忱地希望我们子女成人成才,报效国家,“处处留心皆学问”是他的口头禅,这些话一直以来让我们铭记在心。如今,我事业有成,以自己较为丰富的中医理论知识,四十多年来在皖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从事中医临床工作,服务于百姓,并取得了国内外患者的赞誉。我每学年为皖南医学院五年制本科生讲授《中医学》,与学生谈中医理论,中医临床,讲人生,讲哲理,讲理想,讲抱负,受到学生的欢迎。在临床、教学、科研、著作、论文上也做出了应有的成绩;在文学创作上已写出了五十余万字的材料。我们家早就有了汽车,房子也是越住越大,饥饿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我们过上了好日子。人生最大的遗憾是“子欲孝而亲不在”。我们的奋斗带来的劳动果实,父亲再也不能分享了。但是,父亲为我们留下的宝贵的精神财富,良好的家风,将让我们一代一代传下去。二舅俞伯楷在父亲的墓碑上写上了“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八个大字,这是对父亲一生真实的写照。我们将永远铭记父亲给于我们的谆谆教导。

=====================
相关资料:

繁昌文史资料选辑 第二辑

李应文先生事略/李明实 160
我县早期留法学生李洪模/李明实
渡江追击战在小磕山地区/李名实
一所活跃在敌后的抗日学校(二)/李明实
里冲人民击毙日寇纪实/严维全、李明实

旧县劣绅李步霄/严维全

李扬缜学术著作及学术论文

高等西医院校教材《简明针灸学》编委 1989.1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高等西医院校教材《针灸学)副主编 1996.9天津科技出版
高等西医院校教材《针灸学》编委 1999.12 天津科技出版社
《中医肾脏病学》李扬缜等合著 1990.10河南科技出版
《心痛与心悸》郑勇、黄丽萍、李扬缜合著1995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针铎》周楣声、李扬缜等合著 1998.2 安徽科技出版社
《灸治疗法》蔡圣朝、李扬缜合著 2004.6 安徽科技出版社
《医论与医案》李扬缜著 2022年8月待出版+

学术论文总计60 余篇,大部分公开发表。

2022年7月21日修毕于梦醒斋

《李家大院》电子版






《李家大院》6: 业务自传和工作报告
附:【立委父母医学论文目录】
《李家大院》7: 我的外科生涯—-院外集锦
《李家大院》8: 晚霞在燃烧
《李家大院》9: 风雨几春秋
《李家大院》10: 扬缜 – 我的父亲及家族
《李家大院》11: 风雨几春秋续篇一
《李家大院》12: 风雨几春秋续篇二
《李家大院》13: 名勤诗词选
《李家大院》14: 我与127医院
《李家大院》15: 生死历险记
《李家大院》16: 又是栀子花开时
《李家大院》17: 又是一次高考来临
《李家大院》18: 甜 – 坦尼亚的精彩人生
《李家大院》19: 近年聚会讲话
《李家大院》20: 李门家风
《李家大院》21: 应繁诗词选
《李家大院》22: 耀桂传略

《李家大院》9: 风雨几春秋

风雨春秋之三

【立委按】最近爸爸翻箱子找回来两张60多年前的毕业证书,保存完好,毕业照也颇清晰,让人感叹时光的流逝。16岁初中毕业,爸爸在本篇详细记述了童年、少年时代的失学、求学过程:没上正式小学,步行几十里去县城报考中学,居然考中,这是命运的转折点。19岁医校毕业,爸爸成为医士,迄今已经行医60多年(60一甲子啊)。小时候一开始不明白医生为什么有医士和医师的区别,后来悟出来医士与护士类似,是大专(或中专)毕业的职称,需要深造或工作历练,才能晋升医学院本科毕业生才有的职称医师。文革后,职称晋升进一步恢复了 医师 --》主治医师 --》副主任医师 --》主任医师 的上升通道。爸爸也就这么一路走过来,从来都没拉下,总是一马当先。时代造就人。爸爸没上过小学、没上过高中、没上过本科、更没上过研究生,正式教育只有初中和医专这两张文凭,倒是有过数次实习进修的经历,最主要还是靠无数的医学实践,摸滚爬打拼出来,终成一代全科名医。最近整理爸爸的回忆录和医学论文电子版,细读老爸走过的经历,依然非常震撼。

风雨几春秋

 

我的经历,“荒诞”传奇,今人看来,如天方夜谭。如烟往事,如水流年,斗转星移,恍如隔世,追忆沧桑,感慨万千。苦难童年,早年“成名”(64年28岁,就是显赫一方的“一把刀”),中年挣扎在“人斗”的硝烟中。摸爬滚打,50年外科生涯,拯救病人,数以万千。95年获国家“外科主任医师”职称。晚年尽享家庭和社会双重福祉,退休后又为社会超期服务十年。迄今,退而未休,青春不减,宝刀不老,手术、开车、上网、写回忆,还有下棋对弈,乐此不疲。此间,恰逢盛世,中国从战乱频发、民不聊生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历经天灾人祸,如今迎来“国恩家庆,人寿年丰”。人类科技和文明,亦空前“腾飞”:地球之“村”,天涯比邻,上九天揽月,日行八万里,一代人时光,越过以往千年、万年!

一、书香门第

我1936年出生于长江之滨山清水秀的皖南山村:芜湖市繁昌县磕山冲操家村李家大院。这虽是穷乡僻壤,而我们家却是书香门第、教育世家。自曾祖父李香斋(岁贡生)起,世代办学。家办私塾,名曰“崇实学校”,名噪一时,众多学子,趋之若鹜。办学以孔孟儒家学说为主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塑就儒家道德理念。国文课从三字经、百家姓到大学、中庸、论语、古文观止等,同时开有数、理、化、史、地、英(日)语及音、体、美课程。男女兼收,也总有几个“千金小姐” 在读(这在当时是新潮流)。家有书房、风琴、钢琴、洋鼓、洋号……琅琅读书声、欢乐鼓乐声,洋溢于院内宅外。分班(甲、乙、丙)教学,两代人同时授课。老师及其弟子们著有《李老夫子遗墨》,于20世纪30年代出版,昭示后人。出此人才,乃社会栋梁。学校和家庭靠 “束修”维持,尚殷实,鼎盛时期,也曾有几百亩田产。上个世纪初,这个学校兼家,在曾祖父手中建成。

故居回眸 :

深宅大院,古色古香,依山面溪,坐东朝西。大门上“国恩家庆,人寿年丰”对联经年常在。正房是前后各五大间,中间一排由三个天井和两边二个厢房组成。这样前后三排,上下两层,构成一体。楼上形成环状贯通的走马楼,左边有两间“新屋”,右边及后面是一排裙屋。前面院子,有大小院门,院内七个花台,松柏相衬,花簇绵秀,果实飘香。花有梅、菊、桂、及玫瑰、蔷薇、天竹;果有柿、桃、杏、李、枣等。所有大门均有石鼓、石狮,天井是大理石铺成。建房的砖瓦是自家建窑特制,质量堪称上乘;木材取自江西,放排顺江而下,更是一流,足见主事者之匠心。正屋楼上是教学场所和学生宿舍,楼下和 “新屋”是家人生活区,脚屋是酿酒作坊和厨房、柴库。

时空转到1973年,这个“大家”除了大伯家二姐一家留守外,实、勤、毅、杰四兄弟已“四海”为家,分别在合肥、芜湖、繁城。其时文革遗毒,法制淡化,私房产权受刁民挑战。经常是人家使用,我们修缮;一合计,消除它,于是由我来办。凭借同学当政的权和法,拆除后“贱卖”之,建材移去扩建镇中学,也算既为产权正名,又做了一件公益事业,聊以慰祖。我家得款900元,给哥 500,我留400,这是我们唯一的财产继承。就此,四代人的故居,完成使命而退出家史舞台。时代铸就我背负“败家子”名,是一个“大家”的终结。

百年家史 :

曾祖父李香斋以上是赤贫农民,住在旧县镇下江高安圩乡,连年水灾,是中国极苦阶层,衣食住均无着。据传,曾祖父聪慧过人,他的故事传奇:少年时在野外拾粪时,偶尔靠在私塾学堂窗外听老师授课,他竟然比堂内学生背书还熟、还快,得老师赏识,免费入学。就此,改变了我家历史,成了儒家门徒,学成后官至五品,后回乡办私塾学堂,职业教书。至祖父李咸升(世秀、学香,恩贡生)继承父业,执教于自家学堂,俩代单传。父辈兄弟三人,伯父李应文、叔父李应会,日本明治大学毕业。父亲李应期,经理家务,毕业于自家学校。但他们三人也都继承祖业,通力合办“崇实学校”,成为全县乃至全省著名学堂,桃李满天下,多成社稷栋粱。

实(右2)、勤(左2)、毅(右)、杰(左)四兄弟相扶相持一生

我们这一代辈“名”,祖父赐名:朴、实、勤、毅、俊、杰、(英、豪),兄长们依次递幼一岁,而我是小不点,和兄长们差10岁左右。三叔家大哥54年为国殉难(时年29岁,作为革命烈士长眠于南京雨花台)。五哥16岁时死于骨髓炎(无治疗条件)。其余弟兄相扶相持一生。这是一个大家,直到祖父仙逝(时值我出生年)后才分成三家,但都仍住在一个院宅、大门之内。这一豪门衰落于父辈中有两人自费留日,加上后来的战乱,生活逐渐陷入极度贫困。分家后,我家唯一财产是四亩田和一小片柴山(这令我家甩掉地主帽子,解放后划为“小土地出租”家庭成分),或出租或自耕(妈妈主持,雇半个工帮忙),所收难以糊口,只是祖上遗下的“家”强过左邻右舍,但同样赤贫,衣食不保。

二、苦难童年

我的童年历经战乱、饥荒,国军、日军和新四军交叉混战,加上连年水旱灾害,人们挣扎在水火和恐怖之中,餐餐为饱腹而愁。恩母常为借一顿粮而进左邻出右舍,也常挑一点野菜充饥。隔三差五“跑反”,躲避乱军土匪,诚惶诚恐。抗日战乱时期,全家随父执教私塾,客居各地,聊保温饱。间遇“失业”,就生活无着,颠沛流离。加之父亲是“现代超前消费”的先版,借贷和负债则成为我家生活主体。父亲虽只读了自家学校,但他教小学,游刃有余,而且,书法公正,笛、箫、琴和歌咏均上挡次。我儿时在夏夜乘凉时,常听他吹箫和唱“苏武牧羊”,幽静而富情趣。他为人是绝对的好人,人们雅称他为“好好先生”。他执教一生,做过完小教导主任,历授国文、算术、历史、地理、自然、音、体、美诸科,是一个全能的称职的教师。他亦是我小学阶段的唯一启蒙老师。

我没有正式上过一天学,而是“半工半读”算完成小学阶段。1949年4月 20日上午,家乡“解放”了。社会变故,家里私塾不办,父兄都去公办小学任教。我辍学在家,跟妈妈上田下地种菜园,练就一手好农活,栽秧、割稻、锄地、砍柴等样样通行,光脚走山路,不怕竹剌和石子,脚底赛过鞋底…..一妇一幼,相依为命。为挑抬重活,就雇了“半个”工,大部分轻活就我们母子俩完成。妈妈过世后,我一人在家劳动,一次我独自从大磕山砍柴68斤,赤脚挑三、四里路回家,大嫂惊异赞赏,确也不易!也曾将一桶烧熟的山芋挑到横山街叫卖,赚回几个小钱。

母亲骆一秀(1902-1950),是远近闻名的“贤妻良母”。出身于绅士之家,中沟乡后骆村,18岁嫁来李家,门当户对。由于传统因素致其小脚、文盲。她贤淑、聪慧、勤劳、手巧,誉满娘婆两家。除缝补烧洗家务外,还独自种地、下田、兴菜园,也会纺纱织布、舂米砻稻 …..使家庭洁净温馨。为了生计,也跑过“单帮”:从芜湖批发一包棉纱,绑在身上,坐小轮回旧县街卖。一个小脚女人单身跑这小本生意,还要闯过日伪哨卡,委实不易。这种闯荡江湖的果敢和胆识,令众男人叹服。帮工在大伯家为学生烧饭,还挤空带当时七岁的我,下麦收后旷地拾残麦穗,以增收几斤小麦。她对家任劳任怨,忍辱负重,万难不辞,鞠躬尽瘁。我对恩妈的情感是绝世无双,我竟然吮奶到七岁,可创“吉尼斯”记录。加上我从未离家上过小学,日夜跟随她,足见我对恩妈的依恋之情!可她却在我14岁时就离我而去,是我首次饱受天崩地塌、锥心刻骨的感伤。(1950年4月24死于大咯血,可能是肺脓疡或肺癌,当时的医疗条件和家庭经济状况,回天无术。)

我像无舵孤舟,漂向何处?家里没人领我种田,我迷茫彷徨,无人点拨。也曾见过一亲戚早我一年上中学过我家门前,因是同龄人,倒有所触动,但以为与我无缘。后来还是三妈指点迷津,故事是这样的:当时军人堂兄从南京捎信回来,让他妹妹报考繁昌中学。她除了家境比我更困难外,也因为是女的,在家受教育远比我少,所以在她决定报考时,三妈对我发话:“你也去报名考学去,你比她总更有希望些……”。就这样我与姐一道带上干粮,步行30里,到县城中学报名。然而,考学啥样、咋考我根本无知。正赶上哥哥暑期小教集训在县城,见我前来考学,他意外而惊喜,遂利用考前几个傍晚,与我一道在城外田埂上散步,为我备考,教我自然、史地、政治、语文等,果然出了成果。比如,自然题:“火的燃烧需哪三个条件?-燃料、火种、氧”;政治题: “中国人民伟大领袖?解放军总司令?-毛泽东、朱德。我国尚待解放两地?-西藏、台湾。”(我能考过,亦得益于家庭熏陶,我们家订有《大公报》,也常听自家几个“老师”高谈阔论时事)。三天考下来,第二天就张榜公布,全县98 人考,录取50,外加备取5人,共取55人。已经辍学一年多的我,被取在28名位上(当时全县这个唯一中学是:三年级14人,二年级43人,我这一年级55 人)。

三、早年轶事

卖柴买米奉养病母 :  50年春荒(我们家乡几乎年年如此,叫“青黄不接”),全家大麦糊度命,面临断炊绝粮,而恩妈病入膏肓,却无粒米下肚。14岁的我,1米3、4的个子,从家里挑55斤柴,到附近的镇子泥埠桥去卖。在半途草山头徐家湾时就挑不动了,于是贱卖换来一斤四两大米,回家磨成米粉,打糊给妈吃,在当时是极大的抚慰。

为妈请医 :  50年4月,恩妈肺病后期,发热咯血,我去10里外的旧县镇请一个诊所医生庆怀之(国民党退役军医)来家出诊,他给静脉打了一针葡萄糖和肌注一针青霉素,再由我挑了40斤大麦作为医药及出诊费,并护送庆医生回程。返回时已经天黑下来了,弱小身躯,孤行夜路,心急母病,忐忑无耐,天地无助,身心交瘁。这次请医,对病情是杯水车薪,但却是我们家的“奢侈”之举。这之前,祖祖辈辈,生老病亡,概无从医从药先例(当然也可能有中医草药问津),一切任其自然法则,听凭上苍和命运。所以弟兄姐妹们夭折过半。我们家也是肺结核、高血压“世家”,叔应会30英年病故于“肺病”,大伯、父、哥、三哥、姐等也“承袭”下来而罹此病,名实哥为此于70年代初在沪做过切肺手术,并大伯、父亲也都因“中风”而病故于家中。

乞求棺木 :  恩妈病逝后,一家深陷无奈,只得“为五斗米而折腰”,我与哥哥去向在洲上教书的大伯乞求棺木,双双下跪,好在这次大伯慷慨解囊,这才完成安葬大事。

幼年三病 :  从小就常闹头痛、肚子痛、生疮,每夏秋蚊子风行时,“摆子”就来了,冷热颤抖伴剧烈头痛,一闹就是10天半月,除了一些土法治疗如锅灰涂肚眼、黎明前跑野外躲邪外,也知道买“唐拾义”药丸内服,一服就好,这是金鸡纳霜(奎宁)。病从口入,饮食不卫生,肠道寄生虫尤其是蛔虫,常成捆屙出,所以肚子痛是常来的困扰。除了喝楝树根水之外,也会买宝塔糖吃,它里面是“山道年”药,打虫很有效。再就是冬天生疮夏天生疖,全身都有,化脓流水,内衣粘上,脱衣好像揭锅粑,这都是不卫生造成的。没有洗澡条件,一周难得进一次澡堂,那澡堂也是染病源头。这三病就是疟疾、蛔虫病、和脓疱疮,如今几乎与小孩无缘。另一次是10岁时,我得了麻疹,高热声嘶,一周多饮食不进,压根就没有就医的概念,恩妈给菩萨许愿,求其保佑,听天由命,终于死里逃生。

“鸡毛信”:  这是1946年夏我们家的一个“革命”故事。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鼎盛时期,我的四个长兄在抗日期间,或直接或间接都已参加了共产党在皖南的新四军。除三哥已随大军北上,二哥、四哥因为是在红区教书,未能走成,赋闲在家。而大哥在大军北撤时,他的脚底被剌伤化脓,不得已滞留在家(国统区)。时至翌年夏,他决意追赶部队。 一个晚上,几个在家的哥哥,聚在门前长坝桥头,共商出走事宜。我虽比他们年幼10岁,他们的这种政治机密并不瞒我,并决定第二天让我来送“鸡毛信”,当时我10岁,不惹人注意。我将他们给我的“信”藏在鞋袜缝里,午后出发,先走15里地,在横山桥西郊父亲的学校,等待黄昏(父也不知内情,除了“保密”外,也怕他阻止子侄们的这一“冒险”),再前进15里去三山的一个乡公所。 只身行进,天黑下来了,莫名的害怕,全身冷汗……当到三山街头之前,路在两山夹缝中走,昏沉沉,空荡荡,四周空无一人。壮着胆子往前赶,追上一个扛布的中年男子,默默地紧跟他壮胆。但在就要进街之前,他突然岔向北边山头去……我顿感紧张,怕是 “拐子”(人贩),于是,我蹬下躲起来,等他走远了,我再孤身前进。终于上街了,找到在此打工的哥哥,此时是晚饭后了。他给我用猪油、酱油泡锅巴,外加一个咸鸭蛋,吃饱了。他陪我向街东郊去“散步”,我把“信”掏出,然后找了一个远房表亲,在三山乡公所私下盖到公章,取到“通行证”。这份“密件”,我第二天回家交给大哥,这才完成了他北上归队夙愿,开始了他的革命征程。行前他为了筹措盘缠,卖了“青棵田”,扮成大后方凯旋归来“接收大员”,富贵高雅(这之前他特地在旧县街学了三个月英语,可以对话),好蒙混“关卡”……一直到解放后重逢时,他告诉我们:当年的这一天衣无缝的设计,虽然途中也被关审几天,但终因“无缝”而如愿。我当年的“鸡毛信”,功不可殁。

四、求学生活

那是建国初期,人们普遍贫困,然我是贫中之最。父失业在家,哥小教收入微薄,难支他那三口小家。母已病逝,小妹才五岁,生活无着,被迫去当“童养媳”,全家衣食难保。我在校拿乙等助学金(至少不是孤儿),每月五元。当时生活费是六元,我每月得交一元伙食费,就这,也成了大难题。衣、被也是不济,一床薄被五斤,没有被面,又垫又盖,冬天通宵不暖(那年月也特冷!)。三年中没有袜子,也未有雨鞋,空荡荡的一件旧棉袄过冬。衣服补补纳纳又一年。一年一双布鞋是月娥嫂给手缝的,管了春秋冬夏、教室、操场,理发去天主堂请神父义务行善可省得八分钱。在学校吃的倒比家里好,精神上更是富有和充实,感到青春向上,前途有望。到了三年级,军人大哥从姐处得知我的窘境,从南京邮寄一套棉衣料来,再由姐为我操办做成外袄,还把衣里子腾下来加做外套,这才有了一个学生样,享受了基本温饱。最后一个学期,我那一元伙食费无着,还好,又一“老革命”三哥伸出援手,每月让在县委组织部当干事的三嫂送来二元。这不,还有一元理发、洗澡、笔墨等零花钱哩!就这样,完成了初中学业,哥嫂恩重泰山!上一年级时,有一个插曲:50年,抗美援朝兴起,国家号召学生参干参军,同村同学操世卓等五位选中上南京军校,令众人羡慕。我的家境自然使我更加向往,一体检:1米41的个子,40多公斤体重,远不合格,望洋兴叹。

 

16岁初中毕业

53年夏我终于以全班第四名成绩初中毕业,接下来如何抉择?虽然这时就可工作去,但求知欲令我欲罢不能。尽管养家已是燃眉之急,然父兄却支持升学。本想争得大伯的支援,我与哥哥去洲上“请教”大伯,也许出于“自我”考虑,被拒,空手而归。拆卖家里那“新屋”(分家后我家的厨房和堂屋),给我置了一床新被,又买了一只箱子,开始了升学之路。报考医校,无需学费,还给伙食吃。哥哥和一个旁叔说:医生好,任何年月任何时局都派上用场。这一真知灼见锁定了我一生职业,直至今日我无怨无悔,虽然“医生”的辛苦和风险是众行业之首。于是报卫校(林校、银行学校摆在二、三志愿),一考就中,卫校医土专业,二年半制。

来芜考学也很传奇、浪漫,我是一个人从家步行来的(70里),这也是首次来芜湖。中间站在三山小洲四嫂娘家宿夜。亲娘老人家厚待了我,翌晨给我蛋炒饭。再走,到了中沟,还有40里,实在走不动了。江边一个船夫吆喝:二角钱到芜湖,我毅然上了小木船(当时从旧县乘小轮来就是五角钱,硬是不舍得),一船头十号人,漂漂荡荡到芜湖河南江岸下船。哎呀!芜湖真大!这“河南”(如今的马塘)比繁昌县城是大多了。走啊,走啊,爬上一个高坡,来到了中山桥,见到那硕大的中山路,嗬!天外有天,车水马龙,灯红酒绿,霓红灯闪烁……真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外面的世界真奇妙!我一个初中毕业生,没有坐过汽车,没有见过电灯(三年初中晚自习是靠汽油灯,宿舍用马灯),考试中出现什么“停车惯性”、电灯泡上W、V等考题,我无此经历和感悟,硬是想不出来而丢分!井底之蛙,孤陋寡闻。下了中山桥,径直去位于桥头下二街的省银行学校,找上一届同乡同学胡清纯,一切听他的。我拿从家带来的席被,晚上从江边工校被蛟子赶到金马门商校顶楼。漂啊荡啊,根本没有面临升学大考感觉,糊里糊涂,好象没有想及可否录取?也许缘自我的原本成绩,无忧无戒。我的考场在市五中,就是鸡毛山一初中,考八门:语、政、英、数、理、化、史、地,历时三天。全省统考统取,按分按志愿。考后无人操心,也无从过问,那时社会风气基本没有后来盛行的“人为” 因素掺和,大家心态怡然地静等命运的驶向。

回程是大队人马,全班男女同学一道,仍然步行,沿着公路嘻戏前进。70 华里走了10多个小时,各自回家待“命”。全县就我们一个毕业班42人(就是当时一年一度全县人才苗子),除五人落榜外,都升学了。我顺利地进入“芜湖卫校医士班”,中专不交学费还包吃,也发点零用钱,加上带了新被子,日子好过多了。所以大都假期也不回家,学习是认真的,无忧无虑。学期中间哥偶然也给我寄点钱,一次由平信里夹寄五角钱,不知是否“非法”,竟丢了。他来芜看我,二毛五一客冰琪淋,五毛钱一碗蟹面,一顶护耳帽,尽显手足情。三哥探亲过芜也看我,在他住的新芜路一家旅社里,用八毛钱一斤饼干招待我,“奢侈”享受,还首次偕他头生女合影。

19岁医校毕业,成为医士

54年暑,芜湖百年不遇大水,从北门到江边一片汪洋,宛如一口大池塘。我们留校防汛,全校师生总出动,坐船到小官山“挖山不止”(真的挖了半边山),装袋送江边堵水。杯水车薪也救急,闹了整个暑期,手上尽是血泡,也晒脱一层皮。但食堂全天有稀饭,中午一角钱面饼,倒也乐在其中,总为社会做了一件公益事,乐得其所。

五、艰难创业

55年下半年马钢医院实习,我终于成为我们家族中第一个“医生”。一纸中专毕业证书,我成了我们家、我们这一代中最高学历拥有者(战乱、贫穷使弟兄们都无缘升学)。56年3月11日加入北京医疗队赴宁国县宁墩血防组,开展全国性血防运动。工作伊始,活力澎勃。血吸虫病人的治疗是医学上一个 “大”课题,好在有队长许永昶(北京积水潭医院内科大夫,南京医学院上届毕业生)在上,三位医生(另一是我的同学章寄生)、四个护士、一位化验员组成八人医疗队,在农舍独开病房,三个月治疗上百病人。三价锑剂(3日、20 日疗程),对全身、对局部都是剧毒,在任何大医院,也需要审慎、严谨;我初出茅庐,胆战心惊。静脉注射技术是大家第一个公共课,漏一点就会坏死,病人又都是地铺,打针者也得俯趴下操作,难度更加一层。一二周下来,我居然鹤立鸡群,小孩和妇女的静脉注射大都由我来进行,出道初捷。

接着,还是在毛主席的“送瘟神”号召下,我们被统分到南陵县一行九人全去血防站。由于灾后断了公路,遂绕道宣城、泾县,我领队。累了,又没有蚊帐,一觉醒来,蚊子咬遍全身,密集红疹像“麻疹”一样,可怕!几天后我一人被分去这个县最偏远的何湾血防组,要走70里山路,是一个古老祠堂,七、八个人,也是锑剂治疗。这样的工作条件,对于“初生牛犊”也是太刻薄了。

头半年月薪29元,要分出一半供养父妹,不作任何个人添置,本来也居无定所,维持学生式温饱就行。第七个月起就改为42元,一下去就是17年基本不动。男子汉要顶户养家呀,62年后就是六口之家了,63年才升至46元(加耀桂43 元是89元),就这样直至支撑两个儿子读完大学,持续人生中“上养老下养小” 全程,清贫一生。

流动全县或乡野查螺、粪检,或借农舍作病房收治病人,搞血防三年。第一年下来,我得了全县唯一的“一等先进工作者”,表彰我独立治疗100个病人无事故,这在当时的确也不易。那期间,工作单调,又在乡间,我把所有的业余时间毫不浪费地用在自学数、理、化上(原本我对此有兴趣,也盲目地为可能的未来升造做准备),每每过午夜。灯油,我毫不吝啬,是每月除伙食费之外主要开支。夏天防蚊,我穿长褂裤把全身封闭起来,或将两腿放进凉水桶里降温,挑灯夜战,如火如荼。这样,我做完了大学二年级的所有数理作业一大跺,还都能做得对。有滋有味,自赏自慰,自鸣得意。三年的“单调无聊”生活,我过得充实自信。

59年我被卫生局长看中,借调到县血防办公室,和卫生局合伙办公。干一行成一行,那一年内“两办”所有文字材料都出自我手,什么简报、总结、指示、报告、通知等,受到局长的青睐和器重。也从此有了正常的家庭生活,那已是四口之家了。

六、悲惨世界

60年前后,中国出现了所谓“三年困难时期”(1959-1961),风调雨顺,广种不收,饿蜉遍野,此情此景,空前绝后。我们家竟有三人就此殉荒(两边父及小妹)。那是“三面红旗”在作祟,浮夸、吹牛、蛮干。“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农业上“深耕密植”,工业上全民办钢铁,漫山遍野小高炉,砸锅炼铁,劳民伤财,国贫民荒。目睹一幕:地耕深两米(一人深),撒种无隙甚至迭加,出苗像头毛,所收不及所种,“揠苗助长”,无出其右。

一切吃的都极为匮乏,难求饱腹,为了度命和生存,只得将每月国家配给成人的22斤半“粮”,以数学的方式,分到每人每餐,无论大人小孩,都按自己的定量,用碗从食堂打来,尽锅不尽肚,吃完了事。只有一岁多的儿子例外,他每月配粮8斤,但他要一日三顿稀饭,一顿一碗(油炒盐拌进去就有味了),也要半斤,这样每月要15斤,只得从大人那里“平调”补齐,才得以保命。

荒唐的“大跃进”,要求“一天等于20年”,“大干快上”,没日没夜,天天加班到夜12点后。耀桂也是下了医生班,丢下老小在家,也要去砸矿石(全民办钢铁),精疲力竭!再有,那空空的肚子如何抵挡得住?她常常在屋后菜地里摘几片菜叶来家熬点汤(有盐无油),给我骗骗肚子,她自己却不舍得吃。我们有时利用职务之便,找找当官的使点权,批张条子,才买些“米糠”,炒熟,拌进“一吹三尺浪”的稀饭里,也真管用,好了不少。

60年春,我在县血防办公室工作,一次与管农业的县长、区长几个人,去池州开省血防会议10天。那时外面一片荒,吃的、穿的、用的“全荒”,“省会” 内部却米饭、富强面、猪肉包供应,外加每天配购半斤饼干、半斤酒、一包烟,十天下来,我增了5斤体重。烟酒我没要,拿回五斤饼干,一片也不少,儿子独享。

60年,我被选中去学X光,开创这一新科目,来到芜湖地区医院放射科进修半年。那还是全社会饥荒延续期,满目凄凉,“吃”成了人们不厌其烦的话题,所有的人都是“祥林嫂”。“基本生存”这第一需求不能满足,哪顾第二、第三……社会停滞了,人们呆板了,成天处在“无奈”的求生状态下。光天化日的大街上就有从你嘴上抢吃的,是当时特有的风景线。大环境下的我,当然不能幸免,我也曾为找一块大麦饼而拿着碗跑满街。政府号召“瓜菜代”,草根树皮也成了人们青睐的对象。一次耀桂抱着喂奶的老二来看我,从家里带来一斤多米,从地上找点树叉,拈几块砖头支个小灶烧一锅饭,算是一家人难得的聚餐。

人苦极了也想办法,61年我以医生这一特有身份,找县园艺场头批张条,买了一猪崽,又找粮局头批条买些糠,和徐师傅合伙饲养,五个月下来,长到 100斤。一天晚上在他家宰了,二一添作五,一家一半,全部回家腌上,自产自消。从喂到宰到吃,全部在“绝密”下进行。我们俩家人的这点“优待”,就是七品官也望尘莫及。当时国家配给产妇的“标准营养”,是二斤“肉”。老二60年出生,我去食品公司买那配给的两斤肉,是浸盐透水的半边猪。半条猪呀,放在如今,绝对是不合格“食品”,焉能上餐?可见,我的这一智举,给俩家带来的何止口福,饥肠辘辘,救命清泉,民以食为天,至理名言!

59年春荒时节,父妹在家断粮断炊。无奈之下,父自己烧开水,昏倒在地,就再也没有起来,终年59岁。人的生命就这样脆弱,无病也能告终。那个时段类此事件,比比皆是,有资料说全国殉荒者达几千万。安徽是这场大跃进 “人祸”的重灾区。家乡既无水、旱灾又无病虫害侵袭,种粮的农村硬是饿死人。我们那个村子,那一春就死了好几十口。同住家里的有大伯、二姐一家,自身不保。哥在泥埠小学任教,家口带在身边,我在南陵医院工作,当时父妹主要由我赡养,几斤粮就能救老爷子命,却终成千古恨!(当时信息、交通也十分不灵。)

说到妹妹,更是往事辛酸。妹妹名楠出生在45年,难产,先天不足,后天失养(奶水不够)。五岁时痛失恩妈,一个生存弱者,是我第一个牵挂的人,我也是她唯一依恋的人。她也命大,竟然捱到60年大荒!父亲走了,她跟谁?只有我,还好,耀桂识大局,顾大情,在食不果腹的艰难时期接纳了她,把她户口移入我家,并上了南师附小。但她的生活自立和学习跟班都差一层,我对她不胜呵护、照料,她对我倚赖有加。后因我来芜湖进修,不在她身边,又处在那个特殊荒年,困难尽显,她竟盲目出走,只身来芜寻我(她心目中的唯一救星)。身无分文,一个瘦弱女孩,在那个“人抢人食”的年景,乞讨无门。 140里路程,多半会饿死途中。她居然一周后来到芜湖,昏倒在车站。我得知后接回,注射葡萄糖抢救,低血糖休克(饥饿、濒死)。休养几天后,我进修客居也困难,只得乘车送回南陵家中,继续原先的生活。然家已有一老二小靠耀桂一人支撑,何况那时,工作上“少活20年干革命”,生活上糊口度命也难,如何摆平?过不久,小妹故伎重演(当然她也是无奈之举),这次再没回来了!我骑着自行车,沿着南、繁、芜公路往返搜寻,音讯杳无,就这样,兄妹间无别而终,永恒遗憾!小妹苦难的15年短暂人生,留给我心灵的伤痕,无法抚平。

七、名震四方

芜湖进修,我半年内完成学业,回院创建放射科。从此,正式进了县医院。还好,干的不错,30毫安小机子,胸透、拍片、胃肠造影,样样都行,为该院开创新纪元。也为我日后外科临床,提供了有益的相关知识。

干了不到一年,调外科帮忙,守门人万光前独掌门庭。那时光人才短缺,我虽是新手,却是第二位进入外科的人物,总还是先行者。仍兼职放射科,但重点转移了,这是我从医道路上艰难的起步。临床,是引人入胜的工作,它,“立竿见影”。我称心如意,如鱼得水,全身心投入。生活也安定多了,人们安居乐业,百废待兴。


1962年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个“坎”。正当我在外科征途上如火如荼,对临床工作悉心呵护、视若珍宝之际,出来一个“程咬金”,一个无能而昏庸的县官,分管文卫的副书记。因为歧见,出于报复心理,他已经将两位高年资医生下放到两个区医院(黄墓 、何湾),是当时盛行的处罚人的手段“流放”。这还不解恨,接下来要斩草除根,殃及于我。他赤膊上阵,来医院宣布:调我去弋江院,大言不惭地说是“革命需要”。他的这一举措导致县医院伤筋动骨,不得不关闭五官科、骨科和放射科三科,同时再让外科重回孤丁看门,荒谬之极!这一棒,打在我事业的“七寸”。官逼民反,揭竿而起,与耀桂一商量,勇气上来了。揭露丑恶,抗拒不义。找管他的人去摆理(找了两个他的上司),一摊牌,果然有“包青天”,我才躲过此劫。坦平了前程,这才有后来我的外科飞跃。另外,我厚人薄己,惠人为乐,所以人缘特好,左右逢缘,助者自来,连 “大院”里理发员、通讯员也为我通风报信、出谋献计,是我成功过坎的又一因素。悠悠岁月,弱肉强食,险哉!

此后,我更珍惜这一得天独厚的岗位,悉心学习临床的、书本的知识,工作忙,看书忙。很快就动手开刀,从下腹部起,两年下来,63年我在外科就跻身前茅,开始独立做上腹部手术。渐渐地手术遍及普外(胃、脾、胆、肠)、骨科、妇产科、泌尿、五官、麻醉等领域,高难度的如巨脾、脾肾静脉分流、颈清术、颈动脉瘤切除、肝切除、盆腔清扫、全胸食道切除、肺切除、纵膈肿瘤、横膈疝、脊柱结核、椎管肿瘤、腰椎间盘摘除、肾输尿管膀胱尿道手术……成为小有名气的“一把刀”。由于文革的历史延误,74年升医师,82 年晋主治(全国文革后第一批,国家发给优待证,政府每逢年节上门慰问,颇受社会尊重),南陵县医院,24年临床(61年始,85年调离),让我练就过硬的外科功底,是我外科生涯的黄金时期。本市同行及前辈们都认同我的业绩。特定的环境,造就特定的人才。

65年夏被指派带领10人去弋江医院,接管挂牌,开办“县医院弋江分院”。我行政、业务一肩挑,那30病床的医院,一、二周下来,就住上35病人。并作了胃、胆、肠、子宫、膀胱以及阑尾、疝、痔等手术,在当地发生“轰动”效应。是我“三十而立”的第一展示。两个月后离开,接上“百日巡回医疗” 下一驿站。

那是1965年冬季,下乡烟墩,巡回医疗100天。这时我还是外科新手,就像一个新车手一样,嗜爱、沉溺,加之肩负的使命是送医于民,我几乎成了工作狂。仅手术,就有610多例,其中开腹的121例。我一天做过17例,一个下午作三例阴式全子宫切除。再有就是胃、胆、肠、乃及牙科、眼科、五官科和骨科等,而且效果均好,难有类此,近乎神话。我这个队长带着七人医疗队,还要培训七批卫生员,建一个卫生村。为改进饮水,亲自动手,带领大家挖了两口水井,让这里的人们告别了世代吃用泥塘水,可谓德政工程。这样狂热的工作精神和取得的优异成绩,受到地区表彰。

60、70年代,我的外科事业,如日中天。虽还不是什么主任、主治的,但权威、名气,已雷贯一方。工作再忙,手术再多,那一月46元半的工薪,雷打不动,只够用来养家糊口。医技来自前人总结,“老师”就是医书。做医生的我想出绝招,卖血买书,自鸣得意。

行医数十年,出诊多少次,手术几多台,救了多少人,数也不清,记也不完。早在60、70年代,医疗条件特别简陋,遇上急出诊,单枪匹马,就地手术,只得“因陋就简”:地上洒上水,台顶拉上布,点上汽油灯,加把手电筒,“戏”就唱起来了。那是在执行毛主席“6.26”指示,医疗面向农村,在当时既时髦又光荣,以自己技术换来病人康复,精神上也很满足。随手拈几个花絮,追溯当年情景。

68年出诊何湾作肝修补救回了一个“王一千”:是一个13岁的男孩,从牛背上坠下悬崖,肝中央破裂,需要开胸修补,要血、要麻醉机,这是必须的“苛刻”条件。无奈,让救护车返城取,70里羊肠山路又遇大雾,往返得四、五个小时,腹内在大出血,时间不等人,时间就是生命。我急中生智,首创腹血回输(肝血回输当时医学上尚极少论及,因有胆汁污染,10年后,文献认可了)。那一夜,我立病人身旁,“车水战术”,从腹内抽出来,过滤后再静脉输入,共回输1700毫升,赢得了时间。手术,就在汽油灯下,完成了开胸肝修补,初战告捷。然当术后第11天拟出院时,并发胆道大出血,阵发性腹痛伴休克,再转回县院,三天保守观察,再二次进腹作肝固有动脉结扎,终愈。救回这命,花了1000元经费,故戏称“王一千”。这,在那个时代,那样条件,那种技术,是一奇迹。

另有一次是出诊东河乡,一位脾破裂,腹内大出血,病人不能搬动,也不可能有任何外援,只得就地就条件办。腹内血抽出来,无需抗凝(已去纤维蛋白,不凝,况且当地没有抗凝剂),就在临时“手术室”,完成了脾切除救人。我这生,这种模式,力救人命,从不推诿、退缩。

八、文革十年

巡回医疗后马不停蹄地来何湾,再创“备战医院”,工作热情依旧,如火如荼。把已学到的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手术做了,房子盖了,兴旺一时,誉满一方。这是66年,赶上文革风暴,我就在那“避风港”呆着,难得一个“世外桃源”,真的也就躲过一劫,保了平安。我历经“人斗”硝烟,肃反、反右、四清、文革……接踵袭来,尤其我这非无产家庭出身,更是矛靶。一出校,就有同学被打成“右派”,成为“阶下囚”十几年。我在乡野游弋血防,躲过这一劫。文革暴风骤雨,我在何湾,“造反派”本拟对我抄家,消息走漏,我把所有 “字迹”(日记、文稿),包括祖传《李老夫子遗墨》统统放进洗衣桶里,上面放上湿衣,趁晚黑捎到塘边,将其和泥揉成团,扔入池塘,“消尸灭迹”,终于逃过文字狱。我于社会,无争无求,却也如履薄冰,所幸大智若愚,终成“漏网之鱼”。

1967年夏秋,著名的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入第二个年头。武斗割据,无端格杀,交通中断,完全是无政府状态。县医院“扫黑线”造反派也去全国大串联,关门停诊,守“家”的另一派“批联部”就让卫生局将我从何湾医院调回主持外科开诊。社会俨然成了战场,战就有死伤,死者已矣,伤者要救,我,一个“名”外科大夫,遂成了两派网拢要员,是两派都保护的少有的人物。格斗乱伤,子弹、炸药更是不长眼的,管你医学上什么科、什么系,所以脑外、胸外、普外、骨科、血管外科、妇产科……都得涉足。子弹穿肺的,穿肝的,穿血管的……无法转院,也不得会诊,生死在我。当然是认真的,救死扶伤是天职,唯一老师是书本,多次“破冰之旅”,练就“多面手”,取得好疗效,令声誉雀起,是外科征途中坚实的一步。记得武斗正酣时,出诊在人家大桌上作一剖腹产,也救了两命。

68年我任外科负责人,过劳和透支尤为明显。除了白天上班外,晚上睡前总要去病房看一下,班外急诊是家常便饭。就是那一年冬天,一连17个晚上10 点以后起来急诊并手术通宵,往往一夜要连做胃、脾、胆三台手术。直到来芜前我一直维持在55公斤体重,好在没闹出大毛病来,但耀桂却为此(亦常夜以继日地伫立在手术台上)英年早逝,付出了沉重代价!报端呼吁:中国中年知识份子共同面临健康危机!而我是幸运的例外。

1975年?

76年7月28凌晨,唐山大地震(里氏7.8或8.2级),官方统计死24万,伤者多倍于此,古今中外罕见。在毛“自力更生”狭隘民族主义指导下,断然拒绝一切外援。实际上中国当时是“一穷二白”,也要打肿脸充胖子,全国动员,“政治任务”,赈灾抗震。8月2日,我被召来芜,受命第一批赴唐山,抗震医疗。我挟着席帐衣巾,重现当年(53年)来芜考学时“风采”。全市三人,义无反顾,往震区去。这对我,似乎回到73年:援外医疗队,赴南也门。当年官方训话:无私援助第三世界,是国际主义义务,责无旁贷,荣光器重。现在是全国性政治任务,当然亦无话可说,虽然不但劳苦,而且危险。我正值中年,“名”贯市县,极易靶中,以当时的“政治”头脑,确也自认荣耀。就在出发的当晚午夜,来电:中央决定,伤员南下,医生就地待命。接下来我被委任为抗震医疗队长,重组25人医疗骨干,落点峨桥,繁昌再配25人后勤和保安,任务是接收地震伤员100人。这个队,除我外,还有副队长三人,指导员、副指导员各一人,市、县直接领导。将这个镇的学校和旅社全部腾出来,开病房和住宿。几天后我带三人去南京车站,上卫生专列,选定我队伤员。车至峨桥站,50米一台拖拉机发动当路灯,几百民工,担架抬下来,送入“病房”,进入医疗阶段。一切吃、住、医由政府包下来。我将几位年长医生和女同胞安排进仅有的几所旅社,我及若干年轻人,都是“打游击”,那仍是“艰苦创业”年代。经过努力,圆满完成任务,2、3月后伤员康复,逐一送返原籍。这旷世大地震,有我一份奉献。

九、家庭亲情

58年,头生子出生在南陵县黄塘乡古圩一间社屋里,五斤四两,早产。当时我们还真怕这“先天不足”带来后果,还好,后来生长,证明无碍。那年代,没有产前休息,我们在搞血防粪检,住在一个闲置的社屋,空荡荡的,无任何生活设施,安张铺,就是“家”。由于成天流动劳累,导致早产,届时,来不及了。我去奎湖街,找来一个接生员帮忙,好在我自己还可“把舵”。然后抬母子回黄暮血防组的“家”坐月子。此前有准备,外婆已接来,安顿好,我还得“出征”上岗。产假后回县医院,开始安定。

老大两岁,1960年

在我和耀桂成家最初二十几年,虽然我们俩人都是响亮医生职业,而且主持外科、妇产科工作,然而每月收入就是89元(我46,耀桂43),维持三个孩子加岳母六口人生活,也仅糊口而已。直至供两个儿子同时上大学时还是如此,这时学生伙食标准是每月15元,我的46元工资也就三一三十一,每人15元(他俩在校还有点助学金)。一代人的时光过去了,他们俩还同样是我当年上学时供给饭费为标准!衣服总是老大穿了老二穿,老二穿了改了老三穿,破了再补。老二上初中还穿妈妈的女式大襟衣。直到他在京读研还穿补丁裤和旧棉纱背心,好在培养了他们一生勤俭美德。我第一次有皮鞋是在工作10年后,第一次带手表是64年91元买的(相当于我两个月工资全额)。直到80年代孩子们都上大学了,家里才有一台黑白电视(450元)和一台五羊电风扇(135元):这两样就是我一年多的工资收入,算是步入“现代化”了。早在63年以25元买过一台旧的多波段交流收音机,可收短波外台,暗自迷恋,常听到深夜,茅塞顿开。这段人生养家主要时段(上养老下养小),一个夫妻都是主治大夫的家庭,竟然拮据如此!这是毛时代长期经济短缺的印证。

全家福,1964年中秋

缅怀岳母:三个孩子都是外婆一手捧大的,时值三个小人全要大人呵护时,父母要“拼命干革命”,经济又拮据,外婆的功绩,不可磨灭。岳母徐天青是一位和霭慈祥的老辈,58年起直至73年过世,全程管了这个家,付出了全部心血。

84年4月30日,耀桂胃癌病故,是我人生一个大“坎”。人去楼空,触景生情,满目凄凉,如何应对,百无良法!三子女皆已工作、深造在外,一合计,走为上。先调女儿来芜,我经努力,85年9月调来芜湖长航医院(一个主治医生调出,要县常委、市人事局批准才行,也不易),如愿以偿,终于达到移居这一从小就仰慕的芜市,也方便了孩子们来家探亲,对全家人是件大事。再在孩子们的规劝下,闰月坦顺地走进了我家,为我分忧,为家解难,对孩子们也表达了关爱。小儿子更是聪慧懂理,重组新家,没费事劳神,顺理成章。没过一年,经原南陵书记热心帮助和疏导,闰月也顺利从南陵妇联调来长航公司。 86年底公司又分给我家一套三室一厅79平米房子。公司有规定:分房对象需具五年企业工龄,而我还不到一年,又是网开一面,缘自我的工作业绩。(“一把手”出面说:“破例”责任,本人承担)。一分钱不花(也无钱可花,两个人工作近30年的家底就是2000元!)住进了红梅新村,再次安居乐业,闯过人生又一坎。

96年趁孙女出生之机,我远涉重洋,从上海直飞温哥华探望老二一家。飞行也就八小时,倒是进关办手续花了五小时,那时也没手机,内外不通,害得儿子在机场出口处目不转睛地盯着,怕我走失。随后的两个多月里,三个大人 “管”一个小人。除了儿子有时开车带我出去观光,我也常独自游览,带上零钱、地图、相机、字典,上公交或空铁(Skytrain),从始至终,纵贯东南西北,各边各角,还去维多利亚岛世界植物园,饱览异域风光。

兄弟合影,195?年

我唯一的胞兄名实,2001年12月6日上午9时不辞而别。如今信息交通便捷,一小时的车程,却未能谋面告别,痛失最后伺奉机会,终身惋惜!但也是福,走得利索,少了临终痛苦。享年75岁,终于心肌梗塞。手足分离,情伤难惴。从我四岁记事起,脑子里就一直有哥哥影子,挥弗不去。兄弟俩相扶一生,一切人生轨迹,都有哥哥点拨……我也做到“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大嫂常说:“你哥哥要你头你都会给他”,寓意我什么都会随他意的。哥哥后来安居在一中和侄儿立足于地区医院,有我不灭功绩。和父亲一样,哥哥没有上过任何外校,没交过一元学费,也跟小学阶段的我一样“半工半读”,在自家学堂自成人才。44年18岁就在三山小洲江坝红区(当时有日、国、共三方拉锯占领,五里外三山街就是日军的,而江坝是新四军的)小学任教 ,后一直从事中小学教育。56年他30岁时出任平铺中心学区校长,晚近20年居然进了县最高学府-繁昌一中,任地理和语文中级老师,也有他传奇而耀眼的篇章,还留有大量文史资料和杂文。他年轻时英俊、洒脱,乐器遍涉,歌喉亦十分动听,水性特好……但病魔长期缠身,钩虫病、肺结核使他耗失10年多黄金时光,还经历各场“人斗”折腾,所幸躲过来了,过着清贫“先生”生活,但胆战心惊一生。

十、养儿育女

从我家里出来的小孩,不但没受过打骂,连委屈也不给,我从来就不信 “棍棒出孝子”、打骂出人才。即便是不懂事的小孩,打骂无异于“弱肉强食”,他无力反抗,心理上种下“逆反”阴影,有害无益。我的这个观念符合西方文明国家规范(在西方,打骂孩子是犯法的),在国内却难能可贵。我们所见,包括左邻右舍,打骂孩子乃家常便饭,很多时候,大人在外生活压力大,回家拿孩子撒气。

养儿育女确实辛苦。60-70年代,暑夏特热,入夜,斗室闷燥(24平米),蚊虫成堆,上床入帐,似蒸笼、像桑拿。热、蚊逼人出室纳凉,不过午夜不能进屋。苦在做父母的,要不停地以笆蕉扇,给三个孩子驱热赶蚊,真是精疲力竭,困极了自己迷迷糊糊的,也还在做那机械动作。尽管如此,下半夜仍然人多长汗多长,痱子长满身,甚至疖子也来光顾,这样光景,令今人如何想及!

66年全家去何湾,一年级的老大,幼儿中班的老二,一起进何湾小学一年级。这是第二学期,老二一进去,茫然无措,上课云里雾里,回家作业也不会做。帮帮忙,还好一个月下来,跟上了,期终,老师居然让他升级。如此,他们弟兄俩就此同级上学。小女五岁,也因没有幼儿园,只得也上一年级,他们仨各差两岁,老大、老二上二年级,老三上一年级,一路优等生(有时叫“五好战士”,“三好学生”,“积极分子”等)。

在那宣扬“长大要当工农兵、书越读多越反动”的时代,劳动最光荣,三兄妹都去当过征粮“协助员”、马路工,这还因我在社会上有点“地位”,才能挤上。76年暑假,老大老二已“完成”中学学业,闲在家感到无聊,吵着要打工。我发挥社会“能量”,安排老二去峨岭、老大去丫山,做征粮员。大热天,闹地震,一个人在乡下生活,吃的,睡的,还有蚊子,可以想见,是一场意志磨炼。两个月下来,老大拿到45元工薪,这一次,收入也接近我的一月工资了。回城返家,走15里地到何湾上车。几个同行吃顿饭,出于义气,显得大方,“我请了”,掏出工资买单,其余的裤袋一塞,上车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也因前一晚 “抗震”没睡好。好了,一下车,钱全没了,两个月全部“劳动价值”,水漂了,他是多么懊恼。我们家长倒是没有丝毫埋怨,接下来,为了散心,独自来到繁昌,先在堂兄钢铁厂里干了半天抬石小工,受不了,再到峨桥我的抗震医疗队,我是队长,无暇他顾,安抚一场,打发回家。

那个年头,无论大人小孩,前途何在,一片茫然!随波逐流,随风漂荡。正值中国文革后期,以学工、学农、学军为时尚,大学停办关门,唯一出路是下放农村,到“广阔天地”,当新式农民。老二年龄不够,可以缓一年,但也 “吵”着要走,到更艰苦的地方去,接受再教育,练一颗“红心”。于是由我来谋划,找来一山一圩、一南一北两位区委书记,周密安排,一烟墩,一东塘。知青送行那天,全县集中,敲锣打鼓,披红戴绿,专车欢送。老二小,自立差,不放心,由父母护送,打扫清点,安个“新家”(三个同学一起组成新家)。第二天再去东塘看老大,他已上工了,在给队长当小工砌砖,一身泥,满身汗,苦、累,经得起。后来,他放牛、栽秧、割稻、锄地。他吃的是“派饭”,东家总当“客人”待,从春耕到秋收,干了一个农业周期,极少回家。几周后再去看老二,他全身就是一件小裤衩,光脚、赤膊,也不戴帽,晒的一身黑。他白天上工锄地,晚上听英语广播(从家里带来一个交流电收音机),单词写在胳膊上,工余时可背背,说明“心”还在读书。一天挣来的工分,难保一天伙食,吃,是三人小家自己轮值烧。盐水汤就是菜,赤脚可在山上挑水,那脚底扳可赶上当年的我。也做了一个农业周期,从不离队,是当时教育的“功劳”和“大环境”使然。

按《参考消息》透风,我敏感地意识到,高考可能到来。三秋以后,新学期开始之初,我找来两边“监护人”(区书记),一商量,决定让他俩去公社中学当“代课教师”,目的是能给一个备考的环境:他们在中学时,当时的时势,高三已经取消,两年制高中一多半在“学工”、“学农”、“学军”,文化课训练薄弱。果然,这设计是“英明”的,一边教书,一边复习,还有近水楼台的老教师在侧,大量收集高考资料,背水一战,全力以赴。一学期下来,这年春季,开始了文革10年来首次高考,不管如何,我们是有备而来。相比之下,略处优势,加之平时学习功底,结果,在积压十年的高考大军中,两人居然双双中榜。

“入学之前”全家福,1978

可惜,老二发挥不好,也缺乏考场经验,一场语文是一篇作文,两个任选题,他花了三分之一时间,成了,再做另一篇也行,可徒劳,审题、切题也欠准,结果得了50分(他的语文实力本可放心的),把总分拉下去了。加上因加试英语而“吃亏”,取在师大一个教学点,他本人和家里都为此而惘然若失。但总归俩人一道中榜,而且都是本科,他们那届四个班200多人,本科也就取了三人!我们家就占两个,成为南陵号外新闻。可老二委屈伤心,挥泪不止。内外氛围显得那么不协调,连老大取在第一志愿也不敢“得意”,怕触伤老二。我劝老二:总是本科,上学去,不耽误时间。老大如意进了南航自动控制系。他是独自上学的,有点“闯”的精神。在南京中华门下车,背着挎包,直奔学校,新生接待处派一辆车给他,去车站拉回行李。他办的利索,也是第一次独立出门啊!而老二则有点“胧”,我只有全程护送,安排到位,一看他那班30人,也都不凡,彼此彼此,由此稍安。果然他们这帮人,“低着头进来,昂着头出去”,后来事实证明了他们的誓言,大多读研或在大学任教,有的还进了“顶级”大学或研究所。老二毕业后,留校未成,一时受挫。一年后进京读研,计算语言学专业,是前沿学科,考时跨三个专业,要文科的语政、理科的数学及两门外语,当时很少人能适应。这是他人生一个“大步”!三年后他留社科院,得心顺手,如日中天。91年赶上出国末班车,取得“中英友好奖学金”,在英、加攻读学位,博士阶段以后来美艰苦创业,不到八年,在学术界和工业界均取得骄人成就,发表论文数十篇,赢得18项美国政府研究项目,涉及经费千万美元,开创一片新天地。踩过荆棘、踏平坎坷,功到自成。

女儿高考落榜,物理竟考23分,要是添上10分,也就取了。而她高中参加物理竞赛,曾是第三名呀。也许是压力太大,或者是逆反心理,一边高考一边床下放着小说,书不松手,心不在焉。还好,80年银行招干,全县切高考分数,录取后四人,她入围,一决策,让她去,以干部身份就职于工行。现实证明,这是不错的选择。后来她发奋,在职学习拿了文凭,按本科学历立足于社会。如今,是会计师,一直在银行办公室工作。这是我们家高考中唯一的一个意外,歪打正着,也走出一条路来。正好,幸亏留下她一人在我身边,晚年有个指靠,有个随叫随到的人,心里踏实多了。

小儿小学三年级转学来芜,一路顺风。94年师大附中高考状元,617+5分(市三好学生5分),科大主动上门:“任选专业,保证录取”。没费事,上了科大计算机系,5年制。上海工作一年多,去英国曼大读硕士、博士5年,游弋于世界计算机论坛,继老二之后又一个全球性科技人才。他,除了机灵聪慧,为人也温顺知理,充满亲情孝心。

十一、宝刀不老

来芜湖长航医院,对我是只得“吃老本”了,凭借老本,应付裕如,用院长的话说:“你给我院挑大梁”。虽然也有两位年长医生,但还是我统揽了“手术台”。三个月下来,这年底被全院候选“人大代表”,本院及本公司职工、家属纷纷慕名找我手术。88年经交通部高评委评审晋副主任医师,95年经省卫生厅批升“主任医师”这一顶级职称。同时,我是本系统高、中、初三级职称评委,借此,以高评委身份,我南下广州(深圳),北上秦皇岛(锦州、山海关、北戴河、北京),以及万县(长江三峡)、桂林等地,履行“高知”职责,亦饱览祖国风光。

来芜20年,虽主要是吃老本,因为交流机会多了,博取众家之长,见多识广,获益亦丰。这段时期,科技飞进,技术、术式和器具、材料快速翻新,如吻合器、疝补片、骨科人工关节等,我们这代人大都没能跟上,然我却未掉队落伍,与时俱进。凭着“老本”和声誉,手术遍及几十家医院,或兼其顾问,给予辅导和支持,院外手术远逾院内总和。借着频频出诊,让我有机会开车过万公里,手术、开车成了我的“享受”,为此,我宁愿“劳累”,施益于病人及医院。不过,近年来,我国医疗环境不佳,医患纠纷频发,我主动“收紧”和“慎待”,然仍对真心求援或手术台上求助,还是应诊,深夜几十里外出诊,也在所不辞。台上救人,功德千秋!

我的从医征途上,不可忘却的两位老师是许竟斌和闵梅先。许是全国著名的骨科前辈,53年《外科学报》编辑,后来的骨科杂志编委。73年骨科进修班跟他一年,让我在全省骨科界成为一员,参与他们的历届学术活动,基本做遍骨科各类手术。他的艰苦创业和任劳任怨服务精神,是我永恒的榜样。闵是我普外、胸外引导老师,他的学术风范和领导艺术以及手术风采,令我闭目不忘。尤其在我调动来芜时,他出于“惜才”及同情,诚留我去他的医院,皖医二院。他当时恳切的肺腑之言和赤诚之意,我没齿难忘。他说:“听说你去长航医院?职工医院不是干事的地方(指行医、手术),你来这,现在是省院,以后前景光明。这边院部、人事局、卫生局都由我来办,你放心好了”。良师益友,心存感激!

电脑,这个现代文明精华,让我赶上了末班车。在我们这辈人中,用上它的,寥寥无几。我好在处于“电脑之家”,三个儿子及儿媳,都游弋于机算机浪涛中,并且都是有头有眼的人物。我在他们的“陶熏”下,走进这个“世界”。尤其是小儿上科大二时(计算机系),就给我配置了一台电脑,386,硬盘 0.85G,从DOS用起,现在这台是奔腾,80G,Windows XP。英文我通一点,可读可写“初级”,用五笔、拼音可打中文。用它写论文、通讯、看新闻、搜索资料、打游戏、看图片和录像(CD、VCD),受益匪浅。使人生多了一个“消闲”有趣的去处,更让我与远在天涯海角的子女们随意“见面”,自乐陶陶。

最新消息:外孙中考,668+3分(满分720丢52分),进市重点学校。大孙女亦取省示范高中。小孙女在美读小学,全班第一,升四年级。孙儿辈健康成长,捷报频传,足另人欣慰。

《长江航运报》2001-2-20第四版“人物春秋”有对我的专访“晚霞在燃烧”,记述我其人其事。说我“15年前,从南陵县医院调来长航医院时,已是闻名遐迩的外科‘一把刀’,医术精湛、医德高尚,人不老,仍执着。顶着头衔和光环,视实惠而不见,退休后一干又是5年,李名杰用手术刀挽救了一个个生命,至今宝刀不老,献余热于人民。他是一个永不满足的人。”

记于2005年仲夏

 

《李家大院》电子版






《李家大院》6: 业务自传和工作报告
附:【立委父母医学论文目录】
《李家大院》7: 我的外科生涯—-院外集锦
《李家大院》8: 晚霞在燃烧
《李家大院》9: 风雨几春秋
《李家大院》10: 扬缜 – 我的父亲及家族
《李家大院》11: 风雨几春秋续篇一
《李家大院》12: 风雨几春秋续篇二
《李家大院》13: 名勤诗词选
《李家大院》14: 我与127医院
《李家大院》15: 生死历险记
《李家大院》16: 又是栀子花开时
《李家大院》17: 又是一次高考来临
《李家大院》18: 甜 – 坦尼亚的精彩人生
《李家大院》19: 近年聚会讲话
《李家大院》20: 李门家风
《李家大院》21: 应繁诗词选
《李家大院》22: 耀桂传略

《李家大院》8: 晚霞在燃烧

外一篇

晚霞在燃烧

      —-记芜湖长航医院主任医师李名杰

   本报记者李相聚

 

    认识李名杰很久了。

    可细细想来,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实在说不准确,只记得15年前他从南陵县医院调到芜湖长航医院时,已是闻名遐迩的外科“一把刀”,这么些年有关他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的

    好评如潮。96年已到 退休年龄的李名杰不计个人得失,仍甘愿奉献余热,一转眼又是5个春秋了,他干得还是那样专注和投人。当我怀着钦佩的心情走近李名杰,发现这位面容祥和、性情淳厚的老人,一点儿都不显老,仍保留着一份青年人的热忱和执着,他就象燃烧的晚霞,让人感受到光明与温暖。

    醉心于事业的人,常常是不企求生活安逸的。今年已66岁的李名杰有着44年从医经历,生活的风风雨雨铸就了他金子般的品格,对事业的追求已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情愫。他本该是船到码头车到站了,那年就在他准备退休出国探亲前,医院的领导找他谈话,意思是希望他不要退休,哪怕是在医院挂个名,在手术台把把关。言辞诚 恳,心意真切,李名杰心里热乎乎的,多年来,从芜湖公司领导到医院领导,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他深有感触,在他看来这份信任比什么都珍贵。

    对于李名杰的做法,有人颇为不解,也有人说他犯傻,凭他主任医师、中华医学会芜湖市外科学会委员,交通部卫生系列高级职称评委这些个头衔,握着满把实惠却视而不见。可熟悉李名杰的人知道,他其实什么都不缺,他在美国的儿子和国内的两个儿子的收入都很高。96年就在他即将退休时,就有人上门以月4000元高薪聘请,他都不以为然,在长航职工医院,他经常自己掏腰包打的,两年没有报话费,工作照样乐此不疲。

一个人的价值单靠金钱是无法衡量的,人心有时比金钱更为宝贵。李名杰对他的技术是这样理解的:人对社会对企业都要有一份责任感,我的技术是党和人民培养的,就应该为企业贡献一份力量。在技术上他从不保守、独霸,至今还坚持周一“查房教学”,危重病人大型手术,他发动大家集中讨论,手术前,他有针对性的提供相关资料,尽可能给大家提供操作实践,放手让他们干,提高手术技巧。医生做论文或疑难问题,都乐意向他请教,他总是热心相助。他对自己的传帮带打了个生动的比哈,捧小鼓给你打,不会打教你打。他说,人总是要老要退休的,不培养接班人怎么行。逢年过节或双休日,外科的医生护士都喜欢到李名杰家中聚一聚,谈天说地无拘无束,平易近人的他,面对同事这亲密无间的氛围,更感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李名杰用手术刀挽救了一个个生命,他对病人的那份关心理解足以使人感动。手求前他从不吃请,常和病人家属谈心,让他们打消思想顾虑,不要滥花钱。对红包之类,更是深恶痛绝。他说,病人把生命和健康交给你,这是最大的信任不论是领导还是平民百姓,都要确保医疗质量,不能嫌老年病人。至今,南陵、繁昌等地的许多农村病人慕名找李名杰看病。对星期天找上家门的病人或电话咨询,他总是放下手头的事,热情接待。11月15日,李名杰做了两例手术,晚上八点多才回家,她的妻子对患高血压的丈夫既心疼又没办法,治病如救火,加班加点他早已习以为常了。

    李名杰是一个永不满足的人,在信息时代大潮中,他萌发了新的冲动,业余时间,他与电脑朝夕相伴,学得有滋有味,不久便掌握了汉、英打字技术,他经常浏览网页,下载信息,或发电子邮件,其乐融融。

    是呵,一个人对物质欲望的追求,只能满足一时的需要,而对事业的挚爱和追求,却能充实心灵,滋润生命,派生幸福,延年益寿。李老,我们深深地祝福你。

 

《李家大院》电子版






《李家大院》6: 业务自传和工作报告
附:【立委父母医学论文目录】
《李家大院》7: 我的外科生涯—-院外集锦
《李家大院》8: 晚霞在燃烧
《李家大院》9: 风雨几春秋
《李家大院》10: 扬缜 – 我的父亲及家族
《李家大院》11: 风雨几春秋续篇一
《李家大院》12: 风雨几春秋续篇二
《李家大院》13: 名勤诗词选
《李家大院》14: 我与127医院
《李家大院》15: 生死历险记
《李家大院》16: 又是栀子花开时
《李家大院》17: 又是一次高考来临
《李家大院》18: 甜 – 坦尼亚的精彩人生
《李家大院》19: 近年聚会讲话
《李家大院》20: 李门家风
《李家大院》21: 应繁诗词选
《李家大院》22: 耀桂传略

《李家大院》7: 我的外科生涯—-院外集锦

风雨春秋之二

立委按:我一直觉得,老爸就是时代造就的现代华佗,就医疗面之广、救助病人之多、服务时间之长,基本是前无古人(maybe 除了华佗),后无来者。 老爸从基层行医至今60多年了(如今年过八旬依然半日在岗),遇到过各种状况。凭着他过人的才智、精力和手巧,因地制宜,胆大心细,不知道救回多少人命,练就全科绝技。在30多万人只有两三个主刀的社区,手术哪里还有什么外科、妇科、骨科等等区别,我老爸是全科专家!诚如老爸所说:“我的外科生命,堪称最长,手术数量亦多,手术科目也广(普外、骨科、泌尿、妇产、神经、五官、胸外等).”  老爸自15年前大手术后,元气大伤,加上年岁已高,精力不济。可他一边上班,一边总想把自己一生的经验和见闻总结给后人,可老有力不从心的感觉。我说,篇不在长,点滴记载,也是宝贵的资料,可以给后人以启迪,鼓励他把自己的亲历写出来。

我的外科生涯 —— 院外集锦

2011年10月

我的外科生涯,从60年代初至今,从不言止,已逾50年。除我前后供职的三所医院(南陵县医院、芜湖长航医院、中铁卜家店医院)外,涉及到“客座执业”的外院有几十家,包括南陵、芜湖各级医院,市四院、六院、新芜、马塘、江东、冶炼厂等,外加出诊、急救以及下乡巡回医疗就地手术和远程会诊等。我做的手术数量之多,科目之广 (普外、骨科、泌尿、妇产、神经、五官、胸外等),是很罕见的。算下来,院外手术例次,可能超过供职医院的总和。

直到2007年6月,我的健康进入拐点,亮起了红灯:胃Cancer大出血,去武汉协和医院,做了全胃切除外,加因胆囊结石附带同时切除了胆囊,术后恢复尚算顺利。术后病理:胃Ca,低分化,累及深肌层,所检胃周18枚淋巴结全阴性,可谓”早期”。术者放话:无需放疗、化疗。凭这,对癌魔来说,是化险为夷,雨过天晴。但并不是柳暗花明,体重一下子下来15公斤(从70Kg降至55Kg),虽然没有出现狭窄、返流、倾倒、消化不良等常见并发症,但少了胆、胃两个器官,人也一下子衰老了许多。实际上,生命进入了倒计时,精力体力也差多了。生理机能上也总有这样那样不是,好在可以维系最低水平的“健康”运转,也还一直在上半天班,并且还可以上台做3-4小时手术。此间还于去年6月至8月去了美国硅谷,看望在那里IT行业供职的两个洋博士儿子及其全家,经历连续14小时旅途劳顿考验。至今,术后已过4年多了,可能有幸躲过癌症这道坎,留下的也算是风烛残年,来日有限,更需备加珍惜。

这以后,除也还“救台”几次外,基本停歇了院外会诊手术,但供职医院手术一直没有停。院外手术占我外科生涯过半,在此,回顾那院外客座执业或救台,很有可圈可点片段。

科技界有说,鼓励科技人员多岗、多职,以充分挖掘可贵的人力资源为社会服务。可现行的“执业”,是墨守定岗、定科、定点,不可逾越雷池半步。但市场经济的今天,专家“走穴”也顺势萌生,使“客座”变味,让白衣天使的圣洁蒙诟。只是我本人历经各个时代,不同时期的社会要求和需要,我的客座执业,在当时,则别具风格。

供职南陵县医院的29年 (1956-1985) 中,社会的人力资源匮乏,医生少,外科医生更少。能解决一些难题的手术医生,30多万人口一个县,也只两三个人。也就是说,这个人群所有的手术病人,基本上就是要这二、三个人来完成。加上那时的经济和交通的限制,极少有外流的。那么除了来院的以外,还有急诊来不了的,出诊、会诊,就地手术,也就成为必然。尤其是1968年以后,我作为外科负责人,出诊、会诊就更为频繁。

这里有一个花絮,那时也刚有一辆救护车,农村乡下沙石公路,能有40码速度就了不起了。而且多是我与司机两人,久而久之,我没有进驾训班,也能“无照”开车 (那时交通规则不严,路上车辆也少)。以后几十年来,我驾车出诊足有一万公里,驾龄长达30多年,可比一专职司机。也是在我手术后,健康和年龄的因素,才让我错过了开车时代。

不过,那是“为人民服务”时代,院外手术,从来就没有出诊、会诊费用这一项目。我们请上级医院来会诊,也是如此。就是以出公差回院报销差旅费,连吃饭也要丢下2毛钱饭费。所以,那个年代,再有名的医生,也难有一丁点工薪外收入,更何谈“走穴”!

1 下乡巡回医疗就地集中手术

1965年最后三个多月100天里,我这个队长带领5-7人的医疗队,在南陵烟墩公社,光做大小手术612例次。其中开腹手术121人次,有胃、肠、胆、子宫、疝、痔、甲状腺、肾、输尿管、膀胱、骨科、眼科、牙科等。有一天下午,趁有一位麻醉医生在帮忙,连台做了三例阴式全子宫切除术加盆底修补重建术(那个中国著名的大饥荒后,留下营养不良后遗症—三度子宫脱垂(实为盆底疝)的高发病率)。直到如今,也是难能可贵的高工作效率,更何况是在一个偏远的公社医院临时性“手术室”完成的。也就是这天,一直手术到凌晨三点,另外还做了十多例其他手术。

有一例中年妇人,患伤寒病肠穿孔并发腹膜炎(那时此类传染病盛行,近年来罕见.), 做了肠切除手术。她身无分文,给予免费、募捐,出院后我本人骑着自行车,携带由我们医生掏腰包的礼品,再去青阳木镇她农村家中随访和慰问。彰显“阶级”情,这是毛时代医疗界为贫下中农服务的一个”标榜”,也是体现了”白衣天使”圣洁原味。

一例不全流产大出血,血流如注,分秒面临危局,我与一位助产士在三星大队她家中给紧急清宫并快速补液,回天有术.救回一命。

一例膀胱阴道瘘手术修补,12天康复出院,填补空白,开创这一手术先河。

2  急救出诊,下面拈几个案例,供后人分享

那是1968年,何湾肝破裂,一个13岁丫山男孩,从牛背上摔下,右肝破裂,腹内大出血,要开胸才能完成手术,还要输血。只得让救护车开回县城(那时就这么一辆车可用)拉麻醉机和输血员,这简陋山路70多里,山区雾多,一来一去要4个多小时。不得已,从腹腔大胆地首次抽取积血回输达1700毫升(这里也有一个理论问题:就是混有胆汁的血能否安全回输,这也在后来的文献上陆续论述肯定的。)才维持这段”等待”时间的血液动力学运转,也终于就地全麻开胸开腹,作了肝修补手术,术后恢复倒也算“顺利”。术后9天,本拟翌日出院,可是肝内胆道大出血并发症来了。很典型:一阵胆绞痛,血压下来,面色苍白、贫血、休克,反复发作。经一天观察,保守治疗无效,乃果断转来县医院,再做肝固有动脉结扎加胆总管外引流,手术成功。这手术很经典:术中扪得肝动脉震颤,显示在出血,扎后震颤立马消失,胆总管出血表现延缓、仃止(文献上如是注释),终于救回了一命,这是当时的县医院外科水平的”奇迹”,.绝对前沿。

当时,我们月薪才不到50元,这例前后花了一千多元,人们戏称他叫”王一千”。但农家哪能出得起这天文数目,好在毛”救死扶伤”时代,贫下中农,一笔勾销,这,在社会上传为美谈。

再一例是东河脾脏破裂,我与另一位同仁去出诊,就在公社的办公桌上为其就地成功作了脾切除手术。称奇的是腹血回输800毫升,克服无血源难题。

这血,无须抗凝亦无法抗凝(解决手头无抗凝药的又一难题),虽然这是去纤维蛋白血,不凝,但这是处女行、首创。路是逼出来的,”时势造英雄”,理论支持和认可,是后来才逐渐见诸文献。

繁昌新林剖腹产,横位,子宫先兆破裂,不敢再转运,只得就地行剖宫产。办公桌上当手术台,顶上拉布挡灰,地面洒消毒水,吊上水,局麻下手术,救了两条人命。

3  武斗练艺

文革武斗期间,各派武装割据,交通中断,医院停诊,子弹是不长眼的,枪伤是乱来的,穿肝、伤肺以及肾、肠胃等,也只得就地手术,肝、肺修补术,也是那时逼上路的,倒也救命,好歹有功无过(真的救不过来,也少有问责的,当然,多数还是成功的.),让我大长技术、手艺,医学理论也是跃升阶段,实践出真知。

这是为人民服务时代,所有这一切,都不发生经济效益的,那时也不追求收益。

1985年8月来芜湖长航医院后,职工医院,工作不是满负荷,有闲,有客座任职可能。

4.1 新芜区院外科顾问三年,直到该院改制,变为民营。每周六上午专家门诊,再就是包管病房。那期间所有外科手术,都是我主持的,日常手术几乎全都到场。该院的院长陈xx患胆囊结石症,手术就是在本院进行的。

4.2 市结核病院,后来的市红十字医院(六院),地处郊区月牙路,要担负一方百姓的综合医疗。然,这是专科医院,外科是零,院方找我,请求包揽这个院外科工作。我也正处于”精力有余”之时,于是,我组织全市各区、厂医院的外科主任们,请我院放射科主任为其排班总管(相当于住院总),日夜值班者来自4、5所医院。有手术,我本人与我的麻醉医生陈xx就被该院院车接去出诊。就这样,在一年多时间里,做上百台手术,涉及到外、妇、骨、泌尿各科,有胃、胆囊、阑尾、腰椎间盘、子宫、骨折等,也还培养了一批外科人才。

期间,遇一少见子宫积脓,为一次清除病灶,为其一期作了子宫切除,恢复顺利,是该院一次开创。

4.3 四院,市精神病院,外科骨科妇产科不是他们主旨,人力不济。他们综合医疗也是不可或缺的,所以,他们遇到此类课题,我应聘出诊,为该院作过剖宫产、胆总管结石等手术。

4.4 马塘区医院,在城南,较偏,是城乡结合部。虽也是二级医院,技术力量不足,也常有需求高诊指导。我与我的麻醉医生,去救台或手术,一急性化脓性梗阻性胆管炎,为其急诊手术,成功救治。

4.5 赭山分院,江东厂医院,是在城内的一级医院,在我住宅区红梅新村近邻,早晚叫我方便,基本上外科方面的事,全由我包揽了,历时多年。是我的“自留地”, 或叫“后院”,虽然他们也都有副主任医师掌门,还少了独立撑家能力,我扶持他们是“双赢”互惠,家乡熟人老病人慕名来找我,为了方便和节约,大多就在此解决问题的,做了大量手术。

孩子五舅直肠癌,从合肥过来投我,在江东作的根治术,恰遇骶前大出血,花了7小时,让他过了这一关。

南陵一胸椎骨折并高位截瘫,在赭山医院做的椎管探查和减压。还为该院一医生做了剖腹产,也为他们做阴式全子宫切除示范。

大量的常规手术,一月就有几十例。

5  大量周末出诊

南陵的三里、弋江(是南陵的二院、三院)、计生站、血防站、何湾、许镇、城关等医院,我成了他们的常年顾问,几乎每周双休日,轮回去帮助手术。

腰椎间盘突出症和腰椎管狭窄症是骨科常见病症,属于三、四类的高难手术,我有师从国内顶级骨科泰斗许竟斌教授的底气和多年临床经验。就在我2007年大病、手术前不久,早上驾车出诊(南陵血防站),一天作了三例,关键是彻底松解受压神经根和脊膜囊,疗效确切。下午还自驾驱车回家吃晚餐,并不嫌累。

还有一例汪xx,年轻司机,有世交,也患此病,日夜不宁,寸步难移,我与市二院院长林xx(是我学弟)在赭山院给予手术,全椎板减压,术后三个月,就可开车,十多年来,一直再无症状,后来他成了亿万富豪。

6  随时救台

6.1 南陵牯牛山民营医院,一台双侧输尿管结石,术中无法找出结石,他们院长就在公路外等盼,我打的,一小时不到,就上台了,取出双侧结石,通畅尿流。

6.2  弋江院一横结肠癌亚急性穿孔腹膜炎,夜间三点,电话求救,我只得出门打的,也是一小时上台,天亮下台,一期切除病灶根治,还获得长期疗效,救了病人,也救了医生,他们都是我的门徒啊,此举,义无反顾。

7  唐山大地震

1976年“7.28” 唐山大地震,官方公布死亡人数是24万。我8月3日受命赴唐山抗震医疗,在芜湖上车前,中央来电:伤员南下,我作为队长,组织繁、泾、南三县25人医疗队外加25人后勤保安,任务是接收100位伤员。.当然,一切费用,全由国家保下来。在铁路旁的峨桥设点,去南京车站上卫生专列护接,那是一场严肃的政治任务,也是骨科专业技术拷量,三个月下来,我们完成这一光荣任务,全部安送回乡。是一次历史功碑。

转来的大多是骨折,周围神经损伤和脊髓损伤并截瘫,手术不是很多,大部是康复治疗。

这次大型医疗活动,芜湖地区就有几十个点,骨科权威就有解放军127医院的许竟斌主任和原弋矶山医院的仇乃贻主任(两次赴南也门医疗队长)。各医疗队长,定期碰头会,多次研讨所有临床问题。我既是队长,也是骨科中坚力量,参与全程活动。

8  远程导诊

在美的儿子维,一次网上聊天,他说,偶发“心口”绞痛,医生让他做胃镜,查心脏,绝然没有想到他是胆绞痛。一个健康中年人,突痛又突消,我在这万里之外大洋这边,想起他早一年体检曾发现有胆囊结石,当时无症状,不以为然,自己也确信与此无关。我是职业敏感和经验,一口说出:这是胆石绞痛,可手术。他再去看医生,提醒他,就再做超声波检查,明确诊断,行腹腔镜手术, 就大事告成,尔后多年,一直平安。

也有多次类似事件,我们护士长来电说,她老公突然剧烈腹痛,我知道他有胃溃疡出血史,自然想到是穿孔并发腹膜炎,明确告知这一诊断,叫其立马去医院,腹部透视拍片、查血等,作术前准备,我也同时奔去急诊,虽然,膈下没有查出“气层”,还是果断手术,切胃根治,这过来的十多年,一直健康劳动、生活。

我的众多院外执业、客座手术,又那么跨科,是我所处的那个时代的特别产物。按如今标准,既不够规范,也不足严谨,是不可取的。不过,那也救了不少人,治好了不少病,是我行医史上不可磨灭的印记,对社会也是贡献,我的那些病人,还是终身难忘的。我这一生, 有过无数不眠之夜,寝食无序,但救人成功之自我满足,弥足自慰; 我,无怨无悔!

晚近,随着科技高速发展, 医学也在跨越式进展,日新月异,方兴未艾。药械也有革命式发展,尤其是新药和骨科器材,令人耳目一新。像吻合器、闭合器以及疝补片 (repair mesh) 等,我因一直在岗,所以,也上了这趟“末班车”,而我们这一代人的多数,被堵在门外。但,现已通行的腔镜(Laparoscopy)外科,微创技术 (Minimally Invasive),限于设备,对我,还是个盲区。

医学上近年来,出现大量新概念、新词汇,如转化医学(Translational Medicine TM), 靶向治疗 (Targeted Therapy TT),循正医学(Evidence Based Medicine, EBM)等,我与时俱进,更新知识, 仍在不断跟进。理论和临床,都在发生变革。

按着现代临床医学精细分工的要求,胃切除后这5年来,我基本上放弃普外以外的其他相关专业工作,如骨科、妇产科甚至泌尿外科等。这,也是让贤于高手,彰显了社会的进步。我头衔是“普外”(General Surgery) 主任医师,有意坚守这个阵地,在有生之年,永不落伍, 永葆“青春”!

我的长孙女在武汉同济医科大读本\硕\博8年制的大4,可望成为我家下一个博士,她,高起点来接我的班,去年春节假期来跟随我处见习\实习,白大衣一穿,俨然是21世纪新式大夫。这接力棒由她传承,我,夫复何求。 诚然,这个职业,是奉献,亦是风险和劳累。但,它能展示人生价值!

 

《李家大院》电子版






《李家大院》6: 业务自传和工作报告
《李家大院》7: 我的外科生涯—-院外集锦
《李家大院》8: 晚霞在燃烧
《李家大院》9: 风雨几春秋
《李家大院》10: 扬缜 – 我的父亲及家族
《李家大院》11: 风雨几春秋续篇一
《李家大院》12: 风雨几春秋续篇二
《李家大院》13: 名勤诗词选
《李家大院》14: 我与127医院
《李家大院》15: 生死历险记
《李家大院》16: 又是栀子花开时
《李家大院》17: 又是一次高考来临
《李家大院》18: 甜 – 坦尼亚的精彩人生
《李家大院》19: 近年聚会讲话
《李家大院》20: 李门家风
《李家大院》21: 应繁诗词选
《李家大院》22: 耀桂传略

Li, Yangzheng: Comment on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Stated by the Monography on Moxibustion Therapy

Shanghai Journal of Acupuncture and Moxibustion English Edition Primary Issue      ·83·

LITERATURES RESEARCH

 

Comment on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Stated by the Monography on Moxibustion Therapy

Li, Yangzheng

The Second Hospital Attached To Wannan Medical College 241000

 

THERE are many statements on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It has been a long debate issue if heat syndrome can be or cannot be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Some people say it can be, some say it cannot and others say that it can be used to treat any disease.  Some people indicate it mustn’t be, but in fact, they somehow advocate it can be.  Wu Yiding is one of them.  So this paper will give some comments on the statements by Wu about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Theoretic recognition of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1.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is a contrary treatment

Plain Question     On The Most Important Quintessence of  The Doctriness states: “Normal therapy signifies the adoption of methods and drugs with opposite nature to the disease, and contrary treatment signifies the adoption of methods and drugs with the same nature as the disease.”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is a contrary treatment used to treat heat syndromes with warm therapy, characterized by the nature of the pathologic conditions to exert eff.  In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Surgical Diseases, Wu said: “All sores and carbuncles can be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If painful it is moxibusted till the pain is alleviated; if painless it is moxibusted till the pain is induced.  In this way,  the pathogenic factors will be eliminated by moxibustion. This is contrary treatment and very effective.”  There are two implications here: One is that in treating painless numb sores of yin nature, moxibustion can turn yin syndrome into yang and dissipate pathogen at the same time.  Another is in treating serious sores and carbuncles of yang nature, moxibustion therapy can not only stop the pain but also dissipate the pathogens with high efficacy.  Clearly,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s by moxibustion is a contrary treatment characterized by treating heat syndromes with warm therapy, agreeing with the principle of contrary treatment elucidated in Neijing and signifying a practical application of “pyretic stagnation requiring dissipation”

2.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can draw heat to dissipate pathogens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is significantly effective because moxibustion can draw heat out and dissipate pathogens.  In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Surgical Diseases, Wu said, “Skin and external diseases are due to heart-fire stagnation to form pathogens so when the diseases are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the heart-fire is dissipated and pathogens are gone.  This is always effective.”  Skin and external diseases are often of yang syndrome, improper treatment may lead to fatal consequences, while moxibustion can dissipate heart-fire and pathogens and bring the dying back to life.  It is clear that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has marvelous effects.  No wonder Wu named the book “Marvelous Moxibustion”.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can draw pathogens out, which also embodies the idea of prevention first and early treatment.  In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Surgical Diseases, Wu said: “sores and carbuncles at the incipient stage (less than 7 days) are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which can soften the mass and draw pathogens out from the deep to the shallow.  The effect is better than drugs”.  Dissipation is key to the treatment of sores and carbuncles, so early moxibustion will result in better effects.  Meanwhile, it pointed out again that the mechanism of the moxibustion therapy lay in the fact that “the moxibustion can soften the mass and draw pathogens out from the deep to the shallow”. Thus he expounded in theory on the mechanism of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is applied extensively

Wu stated that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was practiced in clinics extensively.  The book mentions over a hundred heat syndromes of which sthenia pyrosyndromes are nearly a hundred and asthenia pyrosyndromes are over ten.  They are expounded respectively in the following.

1. Sthenia pyrosyndrome in clinical application

In nearly 100 excessive heat syndromes, they are widely concerned in internal medicine, external medicine, gynaecology, pediatrics, opthalmology,  NT (nose-throat), stomatology, etc. There are some examples in internal medicine in treating malaria with moxibustion of Dazhui (Du14), Yixi (B45), Zhangmen (Liv13), Huantiao (GB30),, Chenshan (B57), Kunlun (B60), Feiyang (B58), Gongsun (Sp4), Hegu (LI4); Jaundice with moxibustion of Gongsun (Sp4), Zhiyang (Du9), Pishu (B20), Weishu (B21): Cough due to heat evil with moxibustion of Feishu (B13), Tanzhong (Ren17), Chize (L5), Taixi (K3); Phlegm-fire with moxibustion of Baihui (Du20) and Gaohuang (B43): Painful micturition with moxibustion of Leique (L7), Zhongfeng (Liv4),  Geshu (B17), Shenshu (B23), Qihai (Ren6), etc.  It is said in the Article on Cholera Morbus: “These diseases are treated much more effectively by moxibustion than by herbal decoction.”  Diarrhea with blood and mucus is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of Changqiang (Du1) and Mingmen (Du4).  It is said in the Article on Dysentry: “Dysentry is caused by excessive heat stagnation and body fluid exhaustion …….  Moxibustion doctor treats it by selecting points to draw the fire out through warming yang, and it is quite different from abusing hot-natured drugs to ‘fight fire with fire’ regardless of a gastrointestinal condition.”  The mechanism for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is “drawing heat out through warming yang”, not treating heat syndrome with heat drugs.  There are other examples in external medicine in treating carbuncle on the nape with moxibustion of Shenmen (H7): pulmonary abscess is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of Tanzhong (Ren17), Feishu (B13), Zhigou (SI6), Daling (P7), Shenshu (B23), Hegu (LI4), Taiyuan (L9): furnuncle with garlic moxibustion on it.  All the heat syndromes such as furnuncle, carbuncle can be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heat hemorrhoids with moxibustion on painful regions.  It is said: “To put some fresh ginger slices on the painful furnuncle region with moxibustion of three cones, the yellow liquid flows out and symptoms disappear … very effective.”  Breast carbuncle of gynecology is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of Lingdao (H4), Tiaokou (S38), Zusanli (S36); breast swelling with moxibustion of Shaoze (SI1) and Zulinqi (GB41): The women with heat evil attacking the blood chamber are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of Qimen (Liv14); red and white leukorrhea with moxibustion of Shenshu (B23), Xuchai (Sp9), Daimai (GB26), Zhongfeng (Liv4), Sanyinjiao (Sp6), etc.  It is also said, “Moxibustion of Cui’s Sihua points treat red and white leukorrhea very effectively”.  It is cited from Wang Haizang: “Leukorrhea is caused by dysfunction of the spleen,  which is with moxibustion of Zhangmen (Liv13), with the wheat-particle-like cones, very effective.”   Acute and chronic infantile convulsion is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of Baihui (Du20), Shuigou (Du26), Hegu (L14), Dadun (Liv1), Xingjian (Liv2), Chize (L5),  ete:  diarrhea with moxibustion of Weishu (B21), Shuifen (Ren9), Tianshu (S25), Shenque (Ren8): painful red and swelling eyes due to unclear cause in ENTT is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of Hegu (LI4), Eriian (LI2), Ganshu (B18), Zusanli (S36);  belpharitis marginailis due to wind-evil with moxibustion of Ganshu (B18),  Danshu(B19), Juegu (GB39), Guangming (GB37); nasosinusitis with Shangxing (Du23), Quchai(B4), Fengmen(B12), Hegu(LI4); sore throat with Yangxi (LI5), Shaohai (H3), Yemen (SJ2); toothache and eczema all over the body due to infantile malnutrition with Chengjing (Ren24).  All the examples mentioned above repeatedly prove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has miraculous effect, and aslo indicate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is different from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heat drugs. This is because the moxibustion therapy can draw the fire out through warming yang and dissipate the pathogens.

2. Asthenia pyrosyndrome in clinical application

They are the examples in asthenia pyrosyndrome in treating hematemesis due to asthenic diseases with moxibustion of Shangwan (Ren23), Feishu (B13), Pishu (B20), Shenshu (B23), Daling (P7), Waiguan (SJ5);  night sweat with moxibustion of Feishu (B13), Fuliu (K7), Yixi (B45): diabetes with moxibustion of Chengjiang (Ren24), Zhizheng (SJ7), Yangchi (SJ4), Zhaohai (K6), Shenshu (B23), Xiaochangshu (B27) and digitus mininus points of hand and foot (that is finger-tip); heat-foot caused by exhaustion of kidney yin or downward flow of damp-heat with moxibustion of Yongquan (K1) and Rangu (K2); fever due to consumption with moxibustion of Qihai (Ren6),  Guanyuan (Ren4), Gaohuangshu (B43), Zusanli (S36), Neiguan (P6), Cui’s Sihua points (EX-CA): pulmonary tuberculosis with moxibustion of Guiyan (that is Yaoyan, EX-CA), Gaohuangshu (B43), Sanzhuigushang (EX-CA).  It is said, “Pulmonary tuberculosis is very difficult to be cured and can only be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It is clear pulmonary tuberculosis due to yin deficiency and lung-heat is treated much more effectively with moxibustion than drugs.  This is repeatedly proved by many cases later.

It is ambiguous whether heat syndrome can be or cannot be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The Monography on Moxibustion Therapy is compiled by Wu Yiding who collected previous statements on moxibustion.  It is not clear if heat syndrome can be or cannot be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He advocated treating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but meanwhile, he was against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when others against.  So there are many contradictory statements in the book. In the Article of Moxibustion Forbidden, it says: “Moxibustion is not suitable for one with superficial, rapid and excessive pulse condition and one with dysphoria, dry mouth, sore throat, red complexion due to excessive fire, just after sweating and fever due to yin deficiency, etc.”  In Zhongshenzhenglun, it is said: “One with superficial, surging, scattered pulse and fire syndromes cannot be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in case the fire syndromes are treated with fire, which will aggravate the condition.”  But in clinic application “exogenous febrile diseases with headache and fever are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of Eriian (LI2), Hegu (LI4), Fengchi (B12), Qimen (Liv14)” and other points: “exogenous febrile diseases with fever, dysphoria, dry mouth with moxibustion of Quze (P3) and Yingiao (EX-CA)”: “fever all over the body with moxibustion of Bailao (EX-CA)”: “fever due to consumption with moxibustion of Qihai (Ren6), Guanyuan (Ren4), Gaohuangshu (B43), Zusanli (S36), etc”.  Of course if can be inferred from “fever all over the body”, his pulse condition is superficial, surging, rapid and excessive, and has red complexion.  So this almost repudiates some articles that moxibustion therapy is forbidden for heat syndromes.  In the articles that exogenous febrile diseases are forbidden with moxibustion therapy, there are 5 statements, which are also contradictory in comparison with other articles.  An example is “superficial pulse should be treated with sweating. If it is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the pathogens cannot go out because it is excessive due to fire”.  When a superficial pulse is treated with sweating, there is certainly no sweating.  In Marvelous Moxibustion, it is said: “One with the exogenous febrile disease has no sweating, eye red, deafness, chest pain, swelling of the maxillary region, Koujin (lockjaw unable to open the mouth), he is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of Xiaxi (GB43) and Fuliu (K7)”, etc.  While Wu was against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he definitely advocated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with moxibustion, and there are some contradictory statements mentioned above.

Although Wu said heat syndrome mustn’t be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or advocated that heat syndrome can be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there are many contradictory statements in the book, the Monography on Moxibustion Therapy recognizes heat syndrome is suitable for moxibustion, which can draw heat out and dissipate pathogens. It is not heat syndrome treated wrongly with heat drugs, but it is the principle of contrary treatment from Neijing and it is the practical application of “fire stagnation requiring dissipation”.   This is also applied extensively in clinics,  concerning internal medicine, external medicine, gynaccology, pediatrics, ophthalmology, NT (nose-throat), stomatology, etc.  The book gives over 100 cases of sthenia pyrosyndrome and asthenia pyrosyndrome treated with moxibustion points and methods, which indicates heat syndrome is suitable for moxibustion therapy, “whose treatment effect is better than drugs” and “it always has miraculous effect”.  Therefore the book is still important literature in treating heat syndrome and acute symptoms with moxibustion.  It is worthwhile for us to learn, analyze and testify to the statements from the book.  Thus we will broaden the range of moxibustion therapy and make the way for the treatment of heat syndrome and acute symptoms with moxibustion.

 

Translator:  Ding Ninnqing

《上海针灸杂志》扬缜论文英译本

 

自动翻译如下:

上海针灸杂志英文版第83期

文献研究

 

评《灸法专著》所载的灸法治疗热证

李扬缜

皖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241000

艾灸治疗热证的论述较多。热证可否艾灸治疗一直是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有人说它可以,有人说它不能,还有人说它可以用来治疗任何疾病。有些人指出,它不一定是,但事实上,他们以某种方式主张它可以是。吴就是其中之一。因此,本文拟对吴先生关于灸法治疗热证的论述予以评述。

艾灸治疗热证的理论认识

1.艾灸治疗热证是一种相反的疗法

关于《内经》最重要精髓的简单问题指出:“正常治疗意味着采用与疾病性质相反的方法和药物,相反的治疗意味着采用与疾病性质相同的方法和药物。”艾灸治疗热证是温病治疗热证的相反疗法,其特点是根据病理情况的性质发挥作用。吴在《外科疾病的诊治》中说:“疮痈皆可用艾灸治疗。如果疼痛,就要一直坚持到疼痛减轻;如果无痛的话,它会被磨掉,直到疼痛被诱发。这样,通过艾灸就可以消除致病因素。这是相反的治疗,非常有效。”这里有两层含义:一是艾灸在治疗阴质无痛性疮疡时,可将阴证化为阳,同时祛邪。二是在治疗阳虚型重症疮痈时,艾灸既能止痛又能祛邪,疗效高。由此可知,艾灸治疗热证是一种以温热疗法治疗热证为特征的逆治,符合《内经》阐明的逆治原则,是“热滞散结”的实际运用

2.艾灸治疗热证可吸热散邪

艾灸能吸热散邪,治疗热证疗效显著。吴在《外科疾病的诊断与治疗》中说:“皮肤及外感之病,皆因心火郁结而成邪气,故以灸治之,则心火消散,邪气消散。这总是有效的。”皮肤及外感疾病多属阳气虚证,治疗不当可致命,而艾灸可消散心火及邪气,起死回生。显然,艾灸治疗热证疗效显著。难怪吴把这本书命名为《神奇的灸法》。

热证的治疗可以将病源引出,也体现了预防为主、早期治疗的理念。吴在《外科疾病的诊断与治疗》中说:“疮痈初期(不足七日)以艾灸为主,可软坚散结,由深及浅吸引邪气。效果比药物要好”。散结是治疗疮痈的关键,早期灸法疗效更好。同时,再次指出灸法的作用机制在于“灸可软质,引邪由深入浅”。从而从理论上阐述了艾灸治疗热证的作用机制。

艾灸治疗热证应用广泛

吴称,灸法治疗热证在临床上应用广泛。该书提到了一百多种热证,其中实热证近一百种,虚热证十多种。下面分别对它们进行阐述。

1.焦实证在临床中的应用

在近百种热证中,广泛见于内科学、外科学、妇科、儿科、眼科、耳鼻喉科、口腔科等。艾灸大椎(Du14)、艺兮(B45)、章门(Liv13)、还条(GB30)、陈山(B57)、昆仑(B60)、杨妃(B58)、公孙(Sp4)、合谷(LI4)等治疗疟疾在内科也有实例;公孙(Sp4)、智阳(Du9)、脾俞(B20)、舒威(B21)灸治黄疸:舒菲(B13)、痰浊(Ren17)、赤泽(L5)、太溪(K3)灸治热毒咳嗽;艾灸百会、黄高痰火:艾灸雷que (L7)、中峰(Liv4)、舒歌(B17)、肾俞(B23)、气海(Ren6)等治疗尿痛。《霍乱弧菌》上有一篇文章说:“艾灸治疗这些疾病比中药汤剂有效得多。”艾灸肠腔(督1)、命门(督4)治疗血黏液腹泻。“入不敷出”篇曰:“入不敷出,因热壅盛,津液竭……艾灸医生通过温阳取穴引火来治疗,无论胃肠状况如何,都与滥用热毒“以火攻火”有很大不同。”艾灸治疗热证的作用机制为“温阳取热”,而非热药治疗热证。摘要:艾灸神门(H7)治疗项上痈,外用药亦有例:肺脓肿采用艾灸痰中(仁17)、舒菲(B13)、直沟(SI6)、大岭(P7)、肾俞(B23)、合谷(LI4)、太原(L9)治疗:以大蒜灸项上痈。凡须根、痈等热证均可艾灸治疗,热痔疮可艾灸患处。相传:“用三锥灸把一些生姜片放在患处,黄液流出,症状消失……非常有效。”艾灸灵道(H4)、条口(S38)、足三里(S36)治疗妇科乳腺痈;芍泽、祖琳琪灸治疗乳房肿胀:热毒袭血行者,用祁门灸治疗(liv 14);艾灸肾俞(B23)、须柴(Sp9)、代脉(GB26)、中峰(Liv4)、三阴交(Sp6)等治疗红白带。又有“崔穴灸治疗赤白带十分有效”之说。引自王海藏:“白带乃脾功能失调所致,此与章门灸(Liv13)同用,其内有麦粒状锥体,颇为有效。”艾灸百会(督20)、水沟(督26)、合谷(L14)、大墩(Liv1)、醒酒(Liv2)、赤泽(L5)治疗急慢性小儿惊厥等:艾灸舒威(B21)、水粉(Ren9)、天枢(S25)、神阙(Ren8)腹泻:艾灸合谷(LI4)、埃里安(LI2)、肝俞(B18)、足三里(S36);用肝俞(B18)、胆俞(B19)、厥骨(GB39)、光明(GB37)灸治风邪引起的睑缘炎;鼻窦炎伴上兴(毒23)、曲柴(B4)、风门(B12)、合谷(LI4);咽喉肿痛伴阳西(LI5)、绍海(H3)、亦门(SJ2);牙痛和湿疹全身由于婴儿营养不良与景程(伦24)。以上诸例反复印证了艾灸治疗热证的神奇功效,也说明艾灸治疗热证不同于热药治疗热证。这是因为艾灸疗法可以通过温阳引火,消散邪气。

2.虚火证的临床应用

如艾灸上宛(仁23)、舒菲(B13)、脾俞(B20)、肾俞(B23)、大岭(P7)、外关(SJ5)治疗虚劳性呕血证;艾灸舒菲(B13)、符留(K7)、艺兮(B45)盗汗:艾灸澄江(仁24)、郑智(SJ7)、阳池(SJ4)、赵海(K6)、肾俞(B23)、小柴胡(B27)、趾(指端)最小穴治疗糖尿病;用涌泉(K1)、顾然(K2)灸治肾阴亏损或湿热下注所致的热足;艾灸气海(仁6)、关元(仁4)、高皇俞(B43)、足三里(S36)、内关()、崔的穴(EX-CA)致虚热:艾灸桂烟(即EX-CA)、高皇俞(B43)、三株禽肉上(EX-CA)致肺结核。相传“肺结核难医,只能以灸治之。”显然,艾灸治疗阴虚肺热型肺结核比药物治疗效率高。这一点后来被许多案例反复证明。

热证是否可以艾灸治疗目前尚无定论

《灸疗学专著》是吴收集前人关于灸疗学论述而编纂的。热证可否艾灸治疗目前尚不明确。他主张以灸治热证,但与此同时,有人反对,他也反对以灸治热证。所以书中有许多矛盾的陈述。《禁灸条》云:“脉象表浅、急、多,心烦口干、咽痛、火盛面色红、汗后即起、阴虚发热等,不适宜灸法。”《中山正伦》云:“表里不一,脉冲散,火证者,若以火治火,则不能以灸治之,使病情加重。”但在临床应用上“外感热病头痛发热,以埃里亚(LI2)、合谷(LI4)、风池(B12)、祁门(Liv14)”等穴灸治;“曲泽(P3)、阴交(EX-CA)灸治外感热病发热、烦躁、口干”);“白劳(EX-CA)灸治全身发热”:“气海(仁6)、关元(仁4)、高皇枢(B43)、足三里(S36)等灸治虚热”当然如果可以从“全身发热”来推断,他的脉象是浅表的、汹涌的、急促的和过度的,并且有发红的面色。所以这几乎否定了一些热证禁止灸法的文章。《伤寒论》中禁止艾灸治疗外感热病的条款有5条,与其他条款相矛盾。举个例子就是“浅脉宜以汗治之。若以艾灸治疗,因火盛而邪不能出”。当用出汗治疗浅表性脉搏时,肯定没有出汗。《妙灸》云:“患外感热病者,无汗、红眼、耳聋、胸痛、上颚肿胀、口津(锁颚不能张口),以灸下颔(GB43)和伏苓(K7)”等治之。吴反对艾灸治疗热证,但明确主张艾灸治疗热证,上述说法存在矛盾。

吴虽言热证不可灸治,或主张热证可灸治,但书中有许多矛盾的表述,《艾灸治疗论》则认为热证宜灸,可吸热散邪。不是热药误治热证,而是《内经》的逆治原则,是“火郁散结”的实际运用。临床应用广泛,涉及内科学、外科学、妇科、儿科、眼科、耳鼻喉科、口腔科等。该书列举艾灸穴位和方法治疗实热虚热100余例,说明热证适用于艾灸治疗,“其治疗效果优于药物”,“其总有奇效”。故该书仍是艾灸治疗热证及急性症状的重要文献。对我们来说,学习、分析和证明书中的陈述是值得的。从而拓宽灸法的治疗范围,为灸法治疗热证、急性症状让路。

 

【相关】

【爸爸妈妈医学论文目录】

 

 

 

 

 

应凡诗词手抄本植字(校订中)

坏,有女永欢霞满天,不愚年衰迈。

感怀

夜里湿天明,日里望天黑,坐卧行动都不安,烦恼无休息。 写作没双眼,劳动无精力,久住人间也觉迟,这样生何益。

十四、清平乐

一、读罗教授诗

罗师高古,创作常翻谱,七字绝诗成句,五调寄卖瓜道苦。 平生历学精通,诗词仅是余峰,三晋云山北问,此问老子犹龙。

二、病中读郭珍仁《滨河庐词集》

郭君小令,意远辞平近。学习观摩真有幸,读罢喜疗小病。 诗词小说名家,雕龙绣虎才华,二李一辛继起,繁昌当代鲜
花。

十五、普萨蛮
追怀诸之友

老友丁亚新,舒少衡、相达吾均先后逝世,因成小令阕,以抒怀思。

星移物换光去,平生好多之故。建在

二一一、扬凤前来送礼 七绝二首

扬凤多年不一来,祖师情感已长埋.
只知父母不知祖,家教前途实可哀。

知错不言她不知,今朝扬凤来非迟
老人无意贪糖食,使我光荣醉我颐。

二一二、答谢杨继寿书论? 七绝二首


杨君枉顾没功夫,重托明松?候起居
似此深情似此发?,桃花潭水也难如。

交朋结友心重心?,不在金钱和酒肴,
祝你殷勒干大事,红旗常举之功劳。

二一三、怀念洪振南同志 七绝二首

振南同志同教书,回忆新民仨载余,
因我牵连受打击,自由丧失恨如何?

尺雾迷天不久长,三中政策月重光,
东山再起教台主,还是当年洪振南。

二一四、新春初九孙媳强克仁来见 七绝二首

克仁今日笑哈哈,带领妻儿到我家
使我精神大振奋,滔滔不绝话如麻

人人厌老厌穷亲,我喜克仁不嫌贫,
今日专程来看我,光荣使我一事令?

二一五、喜见重孙张亚文 七绝二首

想到石冲看亚文,亚文今日果来临
不期而见真欢乐,笑在眉头喜在心。

二一六、喜闻扬宝生子 七绝二首

喜闻扬宝已生男,更喜华芳身健康
不放炮声不报喜,移风易俗实非常。

生男生女亦平常,生子何须广用场,
勤俭持家我欢乐,胜他夫妇赠糕糖

二一七、杨荣读书得奖有感

扬荣全校列全茅,成绩虽高不算高,
在我面前未透露,谦虚保密见英豪。

扬荣学习想狠抓,得奖书来论?不差
我愿三孙再上进,花中要做牡丹花。

关键领导在教育,增加投入上台阶

二二五、侄名实将书借去 七绝三首

古悼之集是我编,旁征博引多少年
内容丰富都名作,我在篇前写序言。

各实买鱼到我家,我将该集借于他
捧书一读哈哈足,赞许声声不断夸

连日有人来送鱼,?隋唐全笑难如,
老来坐享亲朋赠,愧在人间作病夫

二二六、今是昨非

铸成大错愧如何,自作牢笼自折磨,
大作诗词忙记录,广着鸡鸭急传罗,
精神支付各宜少,物须需求不宜多,
今是昨非已大彻,惩前毖后平安过。

二二七、自责 七绝二首

一书才尽又成书,无止无休胡为乎
玩得陇今又望蜀,贪多无厌太糊途

等待侄儿怀大志, 勇攀科技创镇?红。

不羡豪华只羡贤,吾家才气全中间
叩兴寂?末称兄长,与友光荣乐大年。

十一

选集诗文将印成,??当即速投君
由来饮酒逢知已,自由吟诗问会人

十二

平庸拙作柔自夸,聊当老友献支花
他年再度归来日,佳活流传话更佳。

十三

我今与弟已局会?,庶尽久长无限甜。
政策英明有特色,神世处处是花园。

十四

大灾以后无饥荒,物价稳平渐小康。
十亿人民都幸福,成功应颂党中央。

十五

尽情歌颂未为?,事实昭张总不虚
世界风云虽变幻,中央稳步上学图。

十六

我想等延九十年,亲知香港回家园
红旗高挂南疆上,十亿人民掌主权

十七

 

十ニ

 

同我病眼膜,年事何足喜,不幸实双目,
堪叹人应?世,福兮祸所伏,一岁一枯荣,不如花草木,
古科汉陶新?,老衰海忙碌,解泪内?林泉,退让徐州牧,
我今何所之,元?文元归宿,幸得人民心,雨露恩常足

二三七、瘟鸡有感 七绝二首

右舍左邻鸡病亡,我家一只无损伤
古人自有谷天相,学在人间发热光。

看鸡主要预先防,吃药打针可免亡,
仗鬼信神都失败,而今科学是仙方。

二三八、怀大女名赡愿要儿医叔?有感

名赡内外能当家,儿子丈夫能听她
主要为人能正派,耳明劳苦人尽夸

这里医叔不平常,重担路遥天又寒
儿子能听她教导,想她平日响铛铛。

我一生经历坎坷,儿女多人已折磨

 

二四一、未成白玉楼 五律一首

何事最风流,狂吟尚不休
问翁何岁月,忘我八春秋
日落山低处,水终源尽头
何时归去也,白玉未成楼

二四二、近事偶吟七绝二首

远道送我中下怀,诗文选集已成才,
黄昏时节儿女好,接二连三喜事来。

余生无事可关怀,不望生荣与死哀
如此黄昏如此寿,柳木何处不能埋。

二四三、自题应凡诗文诗文选七绝二首

诗文选集不沉浮,是我精神百尺楼
地冻天寒闲自唱,黄昏时节最风流。

黄昏集里颂黄昏,晚兴诗中唱晚晴
莫道老夫常寂寞,数千里处有知音。

二四三、告中学生 七绝四首

琴棋书画并邮差,歌曲诗词也可嘉,

 

李阳镇:从马王堆古墓出土医学著作看预防医学的科学造诣

皖南医学院第二教学医院

摘要

本文对马王堆古墓葬医学著作《五十二方》、《摄气》中所涉及的预防医学思想和措施进行了初步探讨。“代替食物”、“呼吸和体育运动疗法对健康的保护和治疗”和“健康之道继续前进。

这些著作的防病知识主要是致病因素的知识一-生理学知识和病理学知识。疾病预防措施分两个方面进行论述:

1. 身体培养和生命能量保存,一般健康维护,健康保护和治疗,通过呼吸和物理运动疗法,重要的空气摄入和性活动。

2. 饮食卫生,避免饮食引起的过敏。熟食的价值、平衡膳食、食疗及避免进食某些食物。

马王堆《医典》成书于秦代 (公元前221年以前),这一历史时期的先人已经认识到预防疾病的重要性。这些著作中包含了大量有关预防医学的资料,证明了我国在预防医学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笔者认为,我国预防医学的思想和措施是当前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重点。王堆医书在预防医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可以说,它对疾病发生的论述是建立在《国际经典》的思想基础之上的,这一思想对中华民族的生存和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对这些著作的研究,不仅对医学史科学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对预防医学的发展也具有重要的意义。

 

SCIENTIFIC ATTAINMENTS OF PREVENTIVE MEDICINE REFLECTED IN THE UNEARTHED MEDICAL WORKS OF
MA WANG DUI ANCIENT TOMB

Li, Yang-zhen
Second Teaching Hospital of South Anhui Medical College

ABSTRACT

The author of this paper has made a preliminary study of the preventive medical ideology and measures involved in the medical works of Ma Wang Dui ancient tomb – “Fifty-two Prescriptions”, “Taking in Vital Air Instead of Food”, “Breathing and Physical Exercise Therapy for Health Protection and Treatment”, and “Ways of Health Keeping”.

The theme of disease prevention of these works consists mainly of the knowledge of disease-causing factors -knowledge of physiology and pathology. Measures of disease prevention are discussed in two aspects:

1  Corporeal cultivation and vital energy preservation, general health keeping, health protection and treatment through breathing and physical exercise therapy, vital air taking, and sexual activity.

2.  Dietetic hygiene to avoid illness caused by eating and drinking: the value of cooked food, a balanced diet, food therapy, and certain food avoidance.

The Medical works of Ma Wang Dui ancient tomb came into being during the early Qin Period (prior to 221 B.C.). Our forefathers of that historical period had already recognized the importance of disease prevention. The works contain a large amount of materials concerning preventive medicine, which is proof of the great attainments achieved in preventive medicine at that time.

The author holds that the ideology and measures of preventive medicine in the Ma Wang Dui medical works occupy an important position in the history of preventive medicine. And it can well be said that its exposition of disease occurrence is based on the ideology of the “Internal Classic”, and this ideology has given a profound and lasting influence as well as invaluable contributions to the survival and development of the Chinese nation. The study of these works is significant not only for the science of medical history but also for the development of preventive medicine today.

 

【相关】

【爸爸妈妈医学论文目录】

 

李名杰王益生:胃内打火机异物一例

芜湖长航医院 (241000)  李名杰  王益生

患者,男性,22岁,平素健康,2月前因故轻生,自行吞服电阻丝打火机一只,用手将异物强行送过咽部,尔后作吞咽动作而使其顺利进胃,未梗塞和滞留,亦无食道损伤的出血和疼痛,当晚照常进食并服大量韭菜,始终未见异物随便排出,亦无特殊不适。一月后方出现空腹时上腹紧缩痛,进食即可消除,来院拍腹部平片证实此异物存留胃内,因无碍饮食和活动,直至2月后才入院手术。

体检:  一般情况正常,上腹无压痛,胃充氣,X线检查再次证实异物滞留于胃内(图1),B型超声胃充水检查有异物强回声不伴声音,亦为佐证。

1991年7月4日硬脊膜外麻醉下经腹切开胃壁3.5cm,检视胃体黏膜略有充血改变,无溃疡及增生,异物与胃壁无粘莲,游离于胃腔,顺利直视下取出异物,作胃修补,常规关腹,术后7天拆线,痊愈击院。

取出之异物为电阻丝打火机,7x3x1.5cm,重18克,为塑科与金属之混合制品,其外壳已部分剥蚀,活动盖己松脱(图2)。

体会: 

横径3cm之硬质异物在强行通过咽部后可顺利通过食道生理狹窄部及贲门而未造成损伤,却滞留于胃内长久不得通过幽门,在胃的强酸作用下蚀剥其金属外壳及部分塑料,且出活体后继续粉末化,但因其为混合制品,未使其完全解体,不能自然下行,若内镜取出恐难通过贲门,且致医源性损伤,手术取击较为安全简便,预后良好。术后随访三月,病人康复无胃炎等症状。

1991.10.15

 

【爸爸妈妈医学论文目录】

李名杰 史良会:膀胱内塑料管异物一例

芜湖长航医院 (241000)  李名杰  史良会

患者,男性,20岁,农民,住院号16318。

90年4月5日患者出于好奇嬉戏自行将一根35cm空心扎发塑料管经尿道置入膀胱而无法取出,随后云现尿频尿急尿痛等下尿路刺激症状,当地医院尿检脓球++,膀胱平片阴性,因隐瞒病史,按膀胱炎治疗无效,症状持续存在,
于90年12月3日入院。

查体:一般情况正常,尿镜检。红血球++,脓球十,B超示膀胱内团块强回声。膀胱平片示圆圈样块影 (图1)。诊断膀胱异物伴结石形成。

1990年12月X日在连续硬膜外阻滞麻醉下膀胱切开术,取岳异物一块,2×2.5×3.0cm,5.5克,坚硬成块 (图2),由5圈塑料管环绕再折迭而成,大量尿盐沉附。术后恢复顺利、痊愈。

体会:

本例若仔细追寻病史,当有利于诊断,术后我们以空心塑料管模拟体内拍片,若条件良好,细心阅片,可以看出异物阴影,然本例发病初期在当地医院摄膀胱平片都报告阴性而按膀胱炎治疗,始终无效,延误诊断,致使日久尿盐沉附而成坚硬块状物,实质上即成为继发性膀胱结石症,然以异物为核心凝聚成大块,不易导致排尿时梗阻,故无尿流中断和蹦跳尿现象,而呈现终未尿痛和膀胱刺激症状。在病史、B超及 X线检查下获得正确诊断。根据本例实情,治疗上经尿道膀胱内碎石取出似不可能,反易招致碎石残留。手术整块取出,效果较好。

1991. 10.5

 

【爸爸妈妈医学论文目录】

李名杰:阻黄的有关临床问题 (讲稿提要) 

1 黄疸-症候群。肝前 (溶血性)、肝细胞性、肝后性 (梗阻性)。混合型.

2  阻黄–肝内毛细胆管-小胆管-肝胆管-肝总管-胆总管…梗阻。

3  内科黄疸–外科黄疸: 肝内、外梗阻。(15%-20%难以鉴别)

4  阻黄的诊断程序和方法: 临床、化验、X线、B-US、CT、 MRI、PTC、ERCP、核素 (131碘、99锝) 显象、选择性动脉造影….肝活检、剖腹探查…

5  诊断三要素:梗黄与否,阻部位、程度,梗阻原因。

6  外科黄疸的特点: ① 胆绞痛 (Charcot三联征、Ravnaud五联征); 无痛性进行性黄疸常提示癌症。② 查体: 右上腹或全腹呈腹膜刺激征、肿大的胆囊。③ 化验: 胆红素…………▲85.5umol/L+ 且直接/总胆红素 >35% 或 “胆酶分离”、AKP ▲、尿胆红素+、尿胆原-。④ 常见原因: 胆石症、胆道寄生虫、胆管狭窄、癌、炎症及胰癌、炎、肝门转移癌、Mirizzi Snydrome。⑤ 需除外内科黄疸,如: 病毒性肝炎、药物性肝损害、妊娠特发性黄疸、硬化性胆管炎.….

7  外科黄疸的治疗: 力争早期手术。

8  关于术前减黄问题 (尤其恶性梗黄 —- 肝肾、凝血机能、胃粘膜损害及免疫功能低下等,血胆红素在170umol/L+)。方法: ① 外引流技术 —- PTCD、U管、胆囊造口、胆总管造口术。② 内引流技术 —- 胆肠内引流。

9  手术

9.1  取石术+外、内引流术 (T管引流、盆式胆肠内引流、Roux-Y、病肝切除…)

9.2  胰癌切除: Whipple、Child手术。

长航医院 1999-6-10

 

【爸爸妈妈医学论文目录】

李名杰译:全胰切除的临床经验

全胰切除极少用於胰腺的良性疾病,也很少有这方面的长期随访的报导。在胰腺各良性疾病中,慢性胰腺炎最有指征作全胰切除,而很少有急性出血性胰腺炎及罕见之高胰岛素综合征做全胰切除。

难治的慢性胰腺炎两个主要的外科方法是胰管引流和胰切除术。在胰管扩张时,胰管引流能使70~80%病例疼痛减轻; 胰十二指肠切除和胰次全切除对减轻疼痛也能获得同样的成功率,不过有较高的远期死亡率。若在胰大部分切除或空肠吻合木后患者仍剧痛且并发糖尿病和脂肪痢,还可选用全胰切除。本文叙述了76~79年6例良性胰腺疾病而作全胰切除的经验。

临床资料:

本组4例,男性5名,女性1名,年龄在30至55岁之同。 4例为慢性酒精性胰腺炎,1例为特发性胰腺炎。1例为腹部挫伤后急性出血性坏死性胰腺炎。在慢性胰腺炎5例中,严重症状分别持续2、4、6、8及17年。

在慢性胰腺炎5例中,有4例在全胰切除之前已并发糖尿病,其中两例依赖胰岛素才能维持; 有3例手术前已有脂肪痢和胰腺钙化。虽然全部病人均用了麻醉剂,但无一成瘾。

本组有5例是因重症慢性胰腺炎而行全胰切除的,而他们已先行过外科治疗失败或已无其他较保守的手术可选择。其中仅有1例术前未经过胰腺手术,其余4例经过5次手术,包括部分胰切除和胰管引流术。两例95%胰切除和两例远端胰腺切除。有两例在全胰切除之前已部分十二指肠梗阻。

病理学家在5例慢性腺炎的手术标本中肯定了诊断。病例2有“迷走小管”(Atypical small ducts), 然而癌的诊渐末能及时作出。

结果:

6例中,没有手术死亡和极少的术后并发症。然而例6手术后8周再入院行左膈下脓肿引流术。他们现在的情况概述如下。生存的4例已随访了18、22、32和38个月,例3术后8个月死于低血糖,例2术后14个月死于转移性腺癌。

有两例在随后的一段的时间里需再次手术: 例1在术后29个月因边缘性溃疡出血继发胃出口梗阻而再行迷走神经切除加胃空肠吻合术,例4在术后9个月因胆石致胆囊管梗阻而需行胆囊切除及胆总管空肠吻合术。该例后来为边缘性溃疡又作迷走神经干切除术。

除了例3,全胰切除病人每日一项重要活动 ~~ 糖尿病的管理,以免反复发作低血糖,而例3术后因两次为严重的低血糖及一次为高血糖和酮血症而再入院。该例一直大量饮水,又没有家属照料,终于术后8个月死于低血糖。

我们的临床印象是: 例1和例4在迷走神经切断后脂肪痢易于控制, 可能因为较少胰腺外分泌经过胃时被破坏了。例1、例2、例5、例6在术后获得体重增加,反映了对缺少胰腺外分泌和内分泌的管理是完善的。

对这些病人的随访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要注意病人疼痛是否减除。5例重症慢性胰腺炎患者经过全胰切除后全部获得满意的疼痛减轻,一例术后需用止痛药。4个生存例的3个起码已部分恢复了工作,虽然全部病人自述体质和活动能力还差於正常人。

对5例为慢性健腺炎而行全胰切除的效果总的评价是: 4个病人可被认为预后良好(表一)。例1复元了,並且不痛,只是他曾一度并发边缘性溃疡伴出血及胃梗阻。例3也满意地减轻了疼痛,但不能控制胰腺功能不足而终於死亡。而这种结局正反映了这种讨厌病症的自然转归。

表一:  全胰切除后的病例结果

例次 疼痛 糖尿病的控制 脂肪痢的控制 体重变化 (磅) 总预后 随访时间 (月)
1 消失 +3 38
2 消失
6个月
+20*
(死亡)
14
3 消失 -13
(死亡)
3
4 每日
腹痛
-25 32
5 消失 +22 22
6 消失 +10 18

*手术后6个月

讨论:

假若不是潜伏有多种术后并发症,不是慢性酒精中毒病人经常难以稳定,以及低血糖的威胁,对慢性腺炎作全胰切除是一种理想的治疗,因为病灶全部被切除了。

特别有意义的是在本组生存的病倒中,有两例并发了边缘性溃疡,他们在胰切除同时作了50%的胃切除而未作迷走神经切除。近来报导全胰切除后并发边缘性溃疡占11%,虽然它的明确原因尚不清楚,但有人曾指出全胰切除后以 Roux-y 胃空肠吻合术重建胃肠道就等于为产生 Mann-williamson 氏溃疡作了准备,(M-W氏溃疡系用实验性胃肠吻合术使之产生的渐进性吻合口溃疡 — 译注)。假若不用 Roux-y 技术,长的输入端肠攀也易产生吻合口溃疡。为了预防胰大部分切除后并发边缘性溃疡,需要加作迷走神经干切除或胃远端三分之二以上的胃切除。胰腺切除而未切除幽门。胃窦部和迷走神经已报告过两例,虽然用此方法重建的病例不足以说明此法对於边缘性溃疡的影响,这种胃肠道再建方法,起码在理论上不会导致 Mann -williamson氏溃疡的产生,由於它保留了幽门,脂肪泻将有减少的倾向。医学家们正等待这种胃肠道重建方法随访资料。

全胰切除加迷走神经切除的第二个优点是减少胃酸对使用胰腺漫出液的破坏。如果胃酸pH值大于4,脂肪泻能明显地减少。

在这些病人的长期胆汁引流方面,总胆管空肠吻合术明显地优於胆囊空肠吻合术,尤其对胆囊管细小的病人更是如此。例4胆囊管细小曲折发生胆汁郁积,结果导致胆石形成。在损伤和胆囊空肠吻合之前,胆道完全正常,嗣后不到九个月在胆管里就有胆砂沉积。

在我们病例资料里,从三方面决定我们是否行全胰切除,即家属给予我们最好的支持与合作,病人戒酒和术前一切准备就绪。另外,倘若简单的手术,如胰管引流、括约肌成形或部分胰切除亦能减轻病人的疼痛应予采用,因为它保留了最大的胰腺内分泌和外分泌功能。而当简单手术均已无效,上述三个方面问题已妥善解决,病人又已经呈现胰功能不足时,全胰切除是可行的。在本组病例中虽然未严守本原则,看来,坚持这些原则似乎最为有益。

三个最早的病例报告是颇为有趣的。一九四二年六月 Portand 外科医生 Engene W Rokey — 北太平洋外科协会创建者之一,为癌症作全胰切除。一年以后,他在美国外科学会年会上报告了这个病例。不幸,他的这例病人手术后15天死於胆汁性腹膜炎。

第二个全胰切除术也是完成於一九四二年,为一个无法定位的功能性胰岛细胞腺瘤而施行的。这个病例活得较长,术后进行了广泛的新陈代研究,从该例得知小剂量胰岛素就足以控创糖尿病。蛋白和脂肪的消化吸收肯定减少,多到50%蛋白质和70%脂肪从大便里丢失了。晚近胰腺制剂的使用已使这种丢失大为减少。

为慢性胰腺炎作全胰切除术首先完成於一九四四年,这个病例的手术被描述为特别困难,因为胰周围有广泛的粘连和致密的炎症反应。该例出院后一月死於低血糖,该作者对全胰切除术至今还采取保守的态度。有时病人严重而持续的疼痛不能获得减轻,以致完全失去活动能力,並且使用吗啡定会成瘾,在这种情况下内外科医生多半都倾向全切除。对于可用全胰切除治疗的良性胰腺炎疾病患者,在劝告时总应强调术后代谢紊乱。直到病人有了充分认识並渴望手术时才予以手术。

在为本组良性腺疾病5例患者推荐全胰切除手术时,我们坚持了这一原则,只在一般治疗失败或无其它外科抉择时才选择全胰切除术。

总结:

全胰切除术,在良性胰腺疾病中只应考虑那些经过严格筛选而且简单的外科治疗失败的病人。手术时应並行迷走神经干切除和足够的胃切除,以防止吻合口溃疡。手术后也可发主很多意外的问题,不少需要再次手术,並且因此影响到此术对疼痛控制的优良效果。

 

参考资料(略)

南陵县医院外科  李名杰 译
芜湖地区医院  阮平国 校
一九八一年一月

 

(译自美国外科杂志1080年第5期646~649)

<Donald B McCorne11, et al, The Amer J surg.  Vo1. 139(5) 646~649, 1980 (英文)>

 

 

 

【爸爸妈妈医学论文目录】

 

  

李扬镇 李名杰:点灸治疗急性软组织损伤 113例

自1987年以来,我们应用灸法专家周楣声主任医师创造的“周氏万应点灸笔”点灸及西医局部封闭对照治疗急性软组织损伤187例,证明点灸疗法对急性软组织损伤疗效满意,现总结如下。 

临床资料 

本组共187例,其中男117例,女70例;年龄最小11岁,最大78岁,以20~50岁者为多见; 病程均在3天以内,以6小时内为多。肘部损伤12例,腕部损伤14例,腰部损伤76例,膝部损伤16例,踝部损伤69例,以腰、踝部损伤多见。本组病例全部选择闭合性损伤,并以软组织损伤为限,主要是急性肌肉扭伤,不包括急性韧带挫伤、韧带断裂和各类骨折、骨裂,并剔除急性椎间盘突出。主要临床表现为局部疼痛,放射至邻近部位,肿胀、乏力,功能减退或消失,活动受限,损伤之关节不能作全幅活动,被动拉伸。做最大静力收缩和重复损伤机转时,疼痛均显著加重,多可在一条或数条肌肉处查到固定压痛点,肌肉损伤能摸到紧张性痉挛。其中灸疗组113例,局封组74例。

治疗方法

1.  灸疗组  取穴原则为在损伤部位上下、周围循经选穴,局部损伤部位,从背部寻找阳性压痛点。三者均是本病选穴的思路。肘部损伤取手三里、曲池、肘髎、尺泽。腕部损伤取阳溪、阳池、阳谷、外关、大陵、支沟、太渊。腰部损伤取肾俞、委中、昆仑、腰阳关、秩边、殷门、命门。膝部损伤取阳陵泉、阴陵泉、足三里、梁丘、血海、承山、委中、膝眼、犊鼻、曲泉、梁门。踝部损伤取昆仑、太溪、申脉、解溪、悬钟、丘墟、中封。同时加用局部损伤部位和背部阳性压痛点。将点灸笔点燃后,右手食指和拇指挟持药笔下1/3端,左手将备好的药纸平铺覆盖在穴位上,用点灸笔隔药纸对准所选穴位雀啄样点灼4~5下即可,避免将药纸燃穿,防止造成烫伤,灸后患者自觉局部不痛或仅有蚊咬样微痛,局部皮肤无改变,或微红润。灸量以轻重适中为佳,重则易烫伤皮肤起水泡,手法过轻则达不到治疗目的。灸后局部穴位可搽薄荷油,以防发疱。若不慎而烫伤发疱,可用绿药膏外搽或自制蟾皮油膏搽拭 (蟾皮 6g, 冰片 6g,麻油250g,将蟾皮、冰片研粉浸人麻油中,7天后可用),每日数次,3~5日后可愈,不留疤痕。每日点灸2次,3日为1个疗程。

2.  局封组  取1%利多卡因2~10ml加地塞米松5~10mg,据不同损伤部位及年龄大小酌量注射治疗。如腕部损伤一般注射2~4ml,而腰部损伤则可注射5~10ml。其要点是必须使药液注射到肌肉于骨骼附着点内,腰部则将其注人骶棘肌肌腹中,而不可仅注人皮下疏松组织中。

治疗结果

两组疗效比较,统计学处理  x平方 = 16.68,P < 0.01, 点灸组疗效明显优于局部封闭组。

体会

急性软组织损伤是临床多发病,尤以腰踝部损伤多见,西医较优良方法常是局部封闭疗法,以促进瘀血吸收,肿胀消退,并阻断局部恶性刺激的反射弧,增进无菌性炎症的消退以达到止痛和恢复功能。实践证明,点灸疗法在对穴位进行温热刺激后,能使损伤之肌肉组织在发生节律性强烈收缩后转为松弛,能改善患处的微循环,提高新陈代谢,使气机通畅,血脉调和,经络通达,加速渗出物的吸收,从而使本疗法具有解痉消炎,消肿止痛,尽快恢复受伤部位功能的作用。

收稿日期 1998-06-09 齐丽珍发稿

 

作者单位: 241000 芜湖,皖南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李杨缜); 芜湖长航医院 (李名杰)

原载《上海针灸杂志》1999年2月第18卷第1期(临床报道)

 

【爸爸妈妈医学论文目录】

李名杰 何进贤:腹壁皮下异位胰腺一例报告

异位胰腺,书上记载仅见于腹内脏器,尤其是消化道粘膜下。但临床上少见。而位于腹壁皮下者,迄今未见报导。本院收治一例,手术切除后为病理所证实,现报告如下。

患者男性,41岁,教师,1979年3月24日入院,病案号794。

一年前因左下腹包块在x医院手术切除,病理报告为“硬纤维瘤”。术后10个月复发指顶大肿块,无症状; 近一周突然增大至鸡蛋大,且伴有触痛,检查: 一般情况正常,表浅淋巴结不肿大,左下腹有一5厘米斜行手术疤痕,此下有一5x4x3厘米之包块,呈结节状,软,移动度不大,有轻度触痛,无红、热。白血球5600/立方毫米,中性58%,淋巴42%。入院后即于局麻下手术,肿块位于皮下、肌膜上,边界不清,无包膜,结节分叶
状,呈黄色。锐性分离切除包块,皮下引流24小时,切口一期愈合,住院9天出院。病理报告“腹壁纤维组织胰腺异位” (病理号4686)。

出院后一周皮下隆起、胀痛、波动,但不红、无发热,公社医院给抗菌素治疗,渐形消失,未抽吸化验,一月后恢复正常。

 

南陵县医院李名杰、何进贤(本院进修医生)

省三届二次外科年会交流文章 1980

 

原载 《南陵医学》1979;1:70

 

【爸爸妈妈医学论文目录】

李名杰: 软脊膜下脂肪瘤并发高位截瘫

椎管内肿瘤,虽85%为髓外肿瘤,然软脊膜下脂肪瘤实属罕见。因其位置紧贴脊髓,所造成的病理改变及临床症状易与髓内肿瘤相混。但因其为良性病变,手术处理及其预后均迥然不同。我院收治一例,术后随访半年,现已恢复。兹报告如下:

患者男性,39岁,本县农民,已婚,病案号1340,于1979年3月28日入院。

两下肢麻木、无力伴右胸带状刺痛半年,大小便困难和不能行走、站立2月,麻痹平面上升至乳头水平伴呼吸不畅2周。

体检: 第二肋间以下浅感觉基本消失,以右侧为重,左侧遗有部分刺痛区。腹壁、提睾反射不能引出,两下肢肌力3-4级,无踝阵挛。上胸段脊柱棘突叩击痛,但无畸形。脊柱胸段X线片阴性。奎肯氏试验示蛛网膜下腔完全梗阻。脑脊液化验: 潘氏试验+++,细胞数 10个/立方毫米,呈弗洛因氏征 (Froin)。截瘫指数4 (感觉2,运动1,括约肌1)。

手术前诊断: 颈胸段椎管内肿瘤并截瘫,髓外型。

4月4日在局麻下行椎管内探查。后正中入路,全椎板切除,切开颈6-胸5椎管。硬膜外脂肪分布匀均,无局部吸收现象,亦未见局部隆起、增粗,扪之未发现硬变区。但术中胸4 穿刺奎肯氐试验仍示梗阻,乃切开硬脊膜,见胸1:2脊髓背侧略偏右有 3.5×2.0x1.2 厘米脂肪样黄色柔软赘生物致使脊髓被压1/2,为蛛网膜下腔阻塞因素。在软脊膜下试行剥离切除,因其相邻紧密,为避免脊髓损伤仅切除赘生物80%,送检病理,银夹标记,冲洗手术野。此时可见脊髓恢复较弱搏动,硬膜未缝,任其敞开减压,常规缝合软组织,未引流。

手术后48小时,两下肢即有烧灼感,尔后运动、感觉渐形恢复。术后19天撤除导尿管,自行排尿,此时亦可自行翻身。住院36天,无并发症出院休养。

病理报告: 赘生物为“脂肪组织”,病理号4724。

术后半年,患者可以扶拐下地行走,感觉全部恢复,大便正常,小便射程同正常,食纳佳,营养良好,可做编织类手工劳动。

讨论

软脊膜下肿瘤为加盖在脊髓上的赘生物,造成占位性压迫导致椎管梗阻,而不同于髓内肿瘤直接破坏脊髓结构,除可致占位性病理改变外,还可损害脊髓功能; 前者以良性病变居多,后者则恶性为主。但两者均因与脊髓关系密切,可早期出现截瘫,并且病情进展快。此例“脂肪瘤”,当属良性病变,仅半年病程,亦造成椎管完全梗阻的严重情况。

髓内恶性肿瘤,如胶质细胞瘤,截瘫出现早而完全。紧邻脊髓的良性病变,往往因赘生物偏于某一侧而出现临床上同侧瘫痪较严重现象,即所谓布朗-色夸 (Brown-sequard) 氏征。该例两侧瘫痪程度不等,且早期出现右侧“肋间神经痛”,这与术中见赘生物偏于右侧相符合。同时,膀胱、直肠机能障碍亦不完全。

临床上进行性截瘫出现,奎氏试验示梗阻,即表示有机械受压因素,以早期手术探查病损并及时减压为宜。因为即使良性病变,压迫过久亦可造成脊髓之不可逆损害。有谓弛缓性瘫痪,即使数周也难以复元。我们此例,及时予以手术减压,效果良好。

根据临床上麻痹平面以及奎氏试验、脊髓造影常可了解椎管梗阻情况和指示定位。术中视脊髓恢复搏动情况来判断减压效果。在不能彻底清除赘生物的情况下,硬膜敞开的减压措施是十分必要的。

软脊膜下脂肪瘤,组织柔软,又系良性,在硬膜上不造成脂肪被吸收,又无局部隆起及发硬区,故不能在硬膜外被察出; 当切开硬脊膜,透过软膜,可以清楚地被识出: 一块黄色赘生物盖在脊髓上,血管增多,分布异常,脊髓受压变扁。

小结

本文报告了一例软脊膜下脂肪瘤并截瘫的少见病例及其治疗经过和恢复情况,从病理和临床角度分析了其与髓内肿瘤的鉴别,提出了诊断和治疗意见。指出: 手术宜尽早施行,但不须冒险“彻底”切除肿瘤,而脊髓减压措施十分必要。

南陵县医院外科 李名杰

安徽省三届二次外科年会

原载 《南陵医学》1979;1:68

 

【爸爸妈妈医学论文目录】

 

《李家大院》5: 我的外科生涯

李家大院

 

风雨春秋

 

 

    作者:名杰

 

 

 

 

风雨春秋之一

我的外科生涯

 

    在我的《申报外科主任医师述职报告》正文之前,先讲我亲历的三个骨科病例。

    1970年,我的一初中学兄兼密友、当时繁昌一中的桂老师,他儿子16岁,患颈椎5结核并寒性脓肿,压迫了食道和气管,不能进食,呼吸困难,声嘶、脱水、缺氧,生命危急。他们家先去芜湖最大医院弋矶山医院,骨科陈主任拒收,说,几天前,类似一例,手术,未下得了台,嘱转合肥省级医院,要备800元。可是,他月工资52元,要养活一家六口,哪能成行?况且,也不知合肥又如何打发他?火急的他,转而怀一线希望来到位于南陵城郊的解放军127医院,该院有全国骨科权威许竟斌主任在位,又是在小地方的部队医院,有济世扶贫的军民鱼水传统!不巧的是,许军医出差南京,他旗下几位,都不敢接受这例高危病人,责任和风险令他们望而却步。无奈,桂老师,只身来到我处——南陵县医院(两院相距5里地),和我商讨对策。我本人对此病情,也没底,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我在127医院进修过,熟悉那边人事,立马叫上救护车,我俩再返127院,找到骨科和外科的军医们,请他们合力施治,手术风险由我和家属签字承担,并讨论了细则。但此方案终不被院方批准。该院反而请我帮他们解脱此尴尬困境,并许诺免费派车送转合肥或南京。病情紧迫,随时有生命之虞,远水不救近火,不宜任何转院或请人。我毅然决然,决定自己承担此任。我当时想,至少可以给予排脓救命,解除食管、气管之压迫,使之可能进食和呼吸。病人转回到我工作的县医院,没下担架,给予补液、抗痨。此时已届傍晚,桂老师一天未得饮食,家里给他晚餐,而我顾不了进餐,抓紧时间再临时抱佛脚,复习文献,重温解剖。半小时后,病人送手术室,局麻下手术。细心解剖,进入脓腔,放出大量脓汁,患者立即发声,进水,呼吸通畅,终于脱险。手术继续深入下去,前路显露颈椎5椎体病灶,祛除死骨,刮除结核肉芽,冲洗脓腔,置入链霉素、异烟肼,放引流片,缝合,术毕返房。手术顺利、有效,术后3天退烧,病人自己去理发,进食正常,恢复良好。术后12天出院,医药费就32元,继续抗痨治疗半年,病愈。这40多年了,病人一直正常劳动、生活,儿孙满堂。这颈椎结核病灶清除手术,除了颈前密集血管、神经以及甲状腺、气管、食管等复杂解剖,更因颈椎脆弱,加之结核破坏,其后的颈髓,稍有闪失,就会高位截瘫,甚至死亡!是骨科铁4类手术。就在大医院手术,主任们也都谨小慎微,如履薄冰。难得我当年,骨科虽初出茅庐,但救人之心迫切,知道转院基本死路一条。为朋友之子,虽颤颤巍巍,如临深渊,但靠着自己多年的颈部甲状腺手术经验和熟悉解剖,又有骨科专科知识的积累。有此基础,心里稍有点底子。加上深思善谋,胆大心細,勇于实践,但决不蛮干,终于圆满完成了这基层医院罕见的难题。既治标,解除压迫,救命;又治本,病灶根除,终身治愈。

    另一例,80年代末,芜湖一中初二学生小魏,14岁,曾患右肱骨颈肿瘤。弋矶山医院和上海中山医院两次手术。这次右肩胛骨再发病。市某院骨科主任发话:恶性肿瘤复发、转移,要截肢,难保命!病家投医无门,身处绝境。患者外祖父吴老师是我当年初中老师。吴老师知道前述桂老师儿子治颈椎结核病事例,于是,来找我商讨。我审视前后病历和片子,诊断为另一临界肿瘤,不是原病的复发,也不是转移,在自己的医院亲自给作了右肩胛骨半切除,顺利完事、痊愈。20多年过去了,小魏身体健全,一路成了洋博士,游弋于全球,是高端人才。至今,他和他父亲总找机会登门拜望,令人欣慰。

    第三例,1975年秋,一35岁女性病人,消瘦40公斤,胸椎6、7椎体结核并截瘫入院。全麻下经胸前入路,病灶清除,祛除死骨,坏死椎间盘,椎管内结核肉芽长达8cm压迫胸髓,导致椎管梗阻截瘫。掏刮后,可见此段脊髓恢复搏动,彻底冲洗病灶区,放入抗痨药。以开胸时切下的肋骨,修剪后嵌植于椎间缺损区,一期完成前路植骨。术后恢复良好,治愈。病家丈夫是一铁匠,他送我他亲自打造的不锈钢菜刀和锅铲,至今还在使用。骨科手术中,这也是顶级4类,胸椎结核并截瘫,经胸前路一次病灶清除并植骨,在县级医院,当属巅峰。

    这些成功病例,给我带来骄傲,也成为我一生敬业不舍的动力!

 

 (下文为申报外科主任医师的述职报告

1955年底我毕业于安徽省芜湖医校卫生学校(皖南医学院前身)医士班后,一直从事外科临床工作,凡40年。作为首批国家统分到县医院工作的医务人员,由于缺乏上级医师指导,从60年代起,独立思考、独领风险和自我锤炼。长期以来,本人处于本学科前沿,为学科领头人,68年起一直任大外科负责人。其间,65年和66年,我创办了南陵县的弋江和何湾两所县医院分院,随后又任过巡回医疗队及抗震(唐山大地震伤员救治)医疗队队长工作等等。

在外科生涯中,处理过大量各类外科病例。在众多课题鞭策下,通过自学、进修、请教及学术交流等途径,知识、技能和经验的积累和更新,亦步亦趋,紧随我国外科事业的进展同步前进。

1982年晋主治医师,85年由南陵县医院调来芜湖长航医院,88年晋外科副主任医师,兼大外科主任,为全院唯一重点科室学科带头人。现为芜湖市外科学会委员,交通部卫生系列高(中、初)级职称评委等职。 

79年文革后恢复专业期刊和学术活动以来,本人陆续在《皖南医学》、《蚌医学报》、《省医讲座》、《国内医学外科分册》及《交通医学》等杂志上公开发表论文数十篇,79年和80年分别参与安徽省骨科学会和外科学会的筹建和恢复工作,并出席该二学会的历次年会(1─6届),均提交论文交流。多次参加全国及交通部的外科学术活动。 

1994年参与策划和组织一次“长江流域骨科研讨会”,并在中华骨科杂志编委许竟斌教授指导下编篡《骨科临床》专刊(《皖南医学院学报》,13卷增刊,1994),刊出论文100多篇,与会者及稿源来自全国。

1995年9月在全国外科急重症学术会议上(桂林)发表两篇论文,其中“肝外伤救治中有关问题”(0190)获优秀论文证书。还在“中华自然疗法首届国际学术大会“(中国成都1991)和台湾出版的《自然疗法》上发表论文等等。

 

1  专业历程和副主任医师业绩(兼述外科几个理论问题的演革)

1.1       60年代早期大量急性肠扭转、蛔虫肠梗阻及胆石症患者,除为此开展了大量有关手术,练就了外科基本功外,对其晚期病例中毒性休克的处理,历经了缩血管升压到扩容、改善微循环的曲折道路,从理论到临床都是一个划时代变革和进步。

1.2       皖南地区的早年大批晚期血吸虫病和晚近肝炎肝硬化患者的门脉高压症、脾亢、上消化道出血,也历经了分流、断流的反复认识和争论过程,就此,早在1975年,本人就作过巨脾切除、脾肾静脉吻合等各式分流术,由于其术后栓塞率高,降低了肝的血供及易诱发肝性脑病等弊端,尔后改行各式门奇断流术,从这一难题的处理中获得不少教益和提高。

1.3       胆系结石症至今仍困扰着外科界。随着肝胆外科的进展,监测手段的臻善,对肝内结石这一难题,外科术式也在不断更新和完善。80年前本人就为此作过肝左外叶规则性切除(早期5例的论文发表于80年省外科年会和《皖南医学》(80,13;51,肝左外叶规则性切除治疗肝内结石),同时相继开展了各式胆肠内引流术(Finster、Longmire、Roux-en-Y……)。1992年及1995年作过3例肝内胆管切开取石、成形、“盆式”胆肠内引流术(首例报导于《交通医学》93,7;91,肝胆管盆式胆肠内引流1例 ),使手术引向肝内病灶的处理,提高了临床疗效。

1.4       近年来,急性胰腺炎发病有增高趋势,我科收治的重症胰腺炎,均经病灶清除、胰床引流、腹腔灌洗,5-Fu、生长抑素等抑制外分泌、抗休克及抗感染等措施而治愈,其中近年一例虽术后并发应激性溃疡出血,亦抢救脱险。

1.5       在甲状腺各类疾病治疗和手术基础上,80年后作过甲亢手术,94年作两例甲癌根治术(仿颈清术),其中一例为外院术后3年后复发再手术,随访无复发。 

1.6       此外,还有颈动脉瘤切除吻合手术及胸腺咽管囊肿、甲状舌管囊肿、囊状水瘤切除等手术。

1.7       30余年来所经治的逾千例乳癌、胃癌、结肠癌、直肠癌等病例中不乏根治后长期存活的病例。 

1.8       大量小肠切除后短肠综合征的防治,作其远端逆蠕动肠袢间置的手术方法,观察21年无腹泻及营养不良。此有关论文发表在《蚌埠医学院学报》(82;7:214, PEUTZ 皮.杰氏综合征)及《交通医学》(91;1:41,短肠综合征的外科治疗)。 

1.9       十二指肠损伤的处理有其特殊性及复杂性,而其腹膜后损伤尤易漏诊、误诊,伤后24小时以上手术者,预后堪忧。94年1例,按十二指肠“憩息化”原则,于伤后28小时作了仿Berne术式,恢复顺利。其论文发表于《交通医学》(闭合性腹膜后十二指肠损伤诊治体会 )。

1.10     膈下全胃切除、空肠代胃术,膈上食道切除、胸顶食管胃吻合,肺叶切除,纵膈胸腺瘤摘除,横膈疝修补等手术开展,始于20年前。

 

2  相关诸科工作

我任职的前后两院均系基层医院,“大外科”包揽普外、骨科、泌尿、胸外、妇产、五官以及麻醉、放射、化验等相关各科工作,本人长期作为学科带头人,上述诸科均有涉猎,略述于后。

2.1 骨科,是本人除普外以外的重点学科之一,基本上开展了该科各类手术,参加各级学术活动,并有骨科方面多篇论文发表、交流及专刊。骨伤、骨病的代表手术有:股骨颈闭合穿钉(论文见 《骨科临床》1994;13:37,闭合穿钉治疗股骨颈骨折45例 ),外科截瘫14例(论文见 《安徽省医学讲座》1982;4:21,外科截瘫14例分析), 脊柱结核手术(论文 脊椎结核一次手术疗法 见省首届骨科年会汇编,1979),腰椎间盘手术,脊髓肿瘤摘除术,骨肿瘤摘除以及矫形手术等。 

2.2   泌尿外科:肾切除、肾蒂淋巴结剥脱术,各段输尿管结石取出及尿道外伤会师修补,输尿管移植术,输精管吻合术,精索静脉─腹壁下静脉吻合术,尿道下裂修补,膀胱癌、阴茎癌根治术等。

2.3   妇产科:开创本院妇产科,作过剖宫产(下段、腹膜外术式),子宫切除(腹式、阴式),卵巢肿瘤切除,膀胱阴道瘘修补及宫颈癌清扫术等。

2.4  五官科:腮腺、扁桃体、上颌窦、乳突、白内障、人造瞳、眼球摘除、鼻泪管吻合、斜视矫正等手术。 

2.5   麻醉科:各段硬膜外阻滞,颈丛、臂丛阻滞,插管全麻及静脉复合麻醉等。 

2.6   放射科:60─62年创建科室兼任该科负责人2年。熟悉其常规工作和有关造影。

环境育人,长期基层医院工作所遇的广泛课题,迫使我涉足多科,也因此,相关各科的知识和技能,相得益彰,助长和深化了外科水平的提高。一直开展三、四类手术,使自己始终处于时代外科的前沿。

 

3         不断创新和几点体会

这40年来,科技高度发展,诊断和监测手段不断更新。随着社会生活的变化,病种也在改变。社会老龄化,老年医学,地位突出。诸多因素令临床工作也随着变革,这就要求医师不断猎取科技信息,借鉴他人经验,勤于学习,勇于创新,完善工作,提高服务质量。

3.1 改进创新 

3.1.1 控制外伤感染,关键是首诊的彻底清创,而不是依赖引流和抗生素。大量清水冲洗,消除异物及失活组织,认真消毒,无张缝合。若术后炎症反应,局部辅以酒精湿敷,用或不用抗生素。按此,6小时内的外伤,几可消除感染。

 3.1.2 三十余年来,根据千例以上胃切除经验,除特殊需要外,基本废除预置胃管,无失败病例。这就要求精良吻合,完善止血,术中排空残胃以及术后严密观察。

 3.1.3 泛发性腹膜炎,在除去病灶及感染物之后,废弃腹腔引流,减少术后粘连。关键是术中彻底冲洗拭净。因引流物在腹腔内很快被纤维蛋白粘堵失效,徒增病人痛苦。诚然如胰腺炎、腹腔脓肿等,预计有持续溢漏者,则需双套管负压引流。 

3.1.4          手术无论大小,其成绩优劣,都攸关病人健康、安全,本人重视每例“小”手术的技术改进,略列于下: 

腹股沟疝修补,重点在腹横筋膜,以改良的Madden术式代替传统的Bassini法,大大减轻病人术后张力缝合的痛苦,也有利于愈合,且复发率大降。

包皮环切术,常规术式,内外板对合不良,血肿、水肿和拆线困难等,都困扰医患双方。本人予以改良,局部静脉麻醉,止血带下整齐切割,完善止血,人发或可吸收缝线缜密缝合,可获术中无痛、对合良好、愈合快、免除拆线等优点。(论文刊于 包皮环切术的几点改进 ,《交通医学》90;4(3):66)

肛瘘挂线疗法或切除敞开,均令病人蒙受术后痛苦,且恢复期长。本人用长效麻醉(局部注入稀释的亚甲蓝),一期切除缝合,大都一期愈合,缩短疗程。

 

3.2 几点体会

综合本人40年外科生涯,深感要做好一个合格的外科医师,除有坚实的基础知识并不断更新外,还要有缜密的工作方法,逻辑的思维方式,高度责任感和循序踏实的工作作风。病情千变万化,体质的差异,药物的正负面作用,术式的利弊,机体器官的储备功能,病程的长短,乃至自然环境、精神和物质条件等等,如此众多因素,都使你难循统一规范,而必须具备应变能力,应变能力的大小,决定你诊治水平和临床效果。 

3.2.1 手术台上全过程充斥着个人名利和病人利益的较量。所谓“适可而止,安全第一“不啻是自嘲。一个称职的医师,必须具备为病人而承担风险的胆略。往往是这样,我们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和高度责任感能为病人争得可受一念之差而丢失的挽救良机,为病人抑或是为自已,这确是衡量其素质天平。至此,勾起我无数往事的记忆:一个胆道第5次手术,肝门区遍布胆汁性肝硬化门脉高压所致的海绵状的血管区,加之炎症增厚,奋力手术8小时,方打开胆管,挽救病人于濒危,这是一场毅力的胜利。

3.2.2 因时因地制宜,敢破常规救病人。出诊乡下的肝脾外伤及宫外孕大出血病例,待血源只是等待死亡,大胆而严谨地回输腹血而争得手术止血,是救命的关键。记得一例肝外伤,就地回输肝血1700ml,使手术成功。(肝外伤救治中有关问题(综述)─全国急重外科学术会议资料,95;190)。 

3.2.3 高难度手术和新手术,必须蓄积有关知识和操作技能,通过翻阅资料、请教和参观手术或专家指导,方可进行,以防不测和疏漏。我首例肝胆管盆式内引流术,曾请外科教授指导,随后的两例顺利完成。

 

回顾本人外科生涯40年,深切感到外科临床是一科学、毅力、决心和责感的综合体,又是起伏于风头浪尖上的一叶小舟,可随时履薄冰、触暗礁,其职业之艰辛和风险是众行业之冠。所幸尚未愧对社会,这其中,有无数手术成功之欢悦,也有过多少不眠之夜和惶恐不安之时。过来人,无不深为叹服。我决意在后来的剩余的岁月里,在“救死扶伤“的事业中,争取有个完满的句号。

 

附件1,发表及交流论文

附件2,有关材料证明及三、四类手术记录

 

 

[附件1] 发表论文

1 肝外伤救治中有关问题(综述)全国外科急重症学术会议优秀论文 (190)1995(桂林)

2 胃十二指肠急性穿孔的手术治疗  全国外科急重症学术会议  (436)1995

3 闭合性腹膜后十二指肠损伤诊治体会 《交通医学》1995;9(3):43

4 闭合穿钉治疗股骨颈骨折45例  《骨科临床》1994;13:37

5 足内翻扭伤第5跖骨基底部骨折30例《皖医学报》1994;13:30

6 点灸治疗急性软组织损伤187例临床观察 《骨科临床》1994;13:159

7 肝胆管盆式胆肠内引流1例 《交通医学》1993;7(4):91

8 成人腹膜后畸胎瘤感染并发慢性脓瘘1例 《交通医学》1993;7(4):368

9 针剌肩隅透极泉配合温灸治疗肩周炎分析《中医保健与临床》1990;2(3):13

10 针剌肩隅透极泉配合温灸治疗肩周炎体会 《自然疗法》台湾 1992;15(3):26

11 短肠综合征的外科治疗 《交通医学》1991;5(1):41

12 老年胆石症中西医结合非手术治疗 中华自然疗法首届国际学术大会 1991;中国成都

13 包皮环切术的几点改进 《交通医学》1990;4(7):66

14 胆肠内引流 安徽省三届二次外科年会论文汇编 1988;87

15 胆总管缝线结石6例报告 安徽省三届二次外科年会论文汇编 1988:87

16 PEUTZ 皮.杰氏综合征 蚌埠医学院学报 1982;7(3):214

17 外科截瘫14例分析 安徽省医药卫生学术讲座资料 1982;4(22)21

18 肝左外叶切除治疗肝内结石 《皖南医学》1980;13:51 《国内医学文摘外科分册》(上)1981;39

19 椎弓结核并发截瘫  《芜湖医药》1980;7:47

20 脊椎结核一次手术疗法 安徽省首届骨科年会 1979

21 个案报告  (省三届二次外科年会)

      软脊膜下脂肪瘤并高位截瘫

      先天性脐膨出一期修补成功

      胃恶性淋巴瘤亚急性穿孔

      腹壁皮下异位胰腺

22 译文(全国译文竞赛获奖  英译汉)

      新生儿阑炎:早期诊断线索
      单纯手外伤,需要预防使用抗生素吗?
      全胰切除的临床经验

 

[附件2] 有关材料及手术记录

(1)  任职证明(略)

(2)  三、四类手术记录

      全胃切除空肠代胃术 95.04.21
      甲状腺癌根治术 94.08.30
      闭合性十二指肠腹膜后损伤Berne手术 93.10.7
      重症胰腺炎病灶清除+胰床引流 89.11.20
      肝内外胆管切开取石、病灶肝切除+“盆式”胆肠内引流 91.04.18
      直肠癌Dixon手术 87.04.02

(3)  近5年我科三、四类手术病案199例(略)。

 

【李名杰医学生涯资料汇编(电子版)】

 

《李家大院》4: 上册目录

上册目录

名杰 – 风雨春秋 

 

《李家大院》电子版






《李家大院》6: 业务自传和工作报告
《李家大院》7: 我的外科生涯—-院外集锦
《李家大院》8: 晚霞在燃烧
《李家大院》9: 风雨几春秋
《李家大院》10: 扬缜 – 我的父亲及家族
《李家大院》11: 风雨几春秋续篇一
《李家大院》12: 风雨几春秋续篇二
《李家大院》13: 名勤诗词选
《李家大院》14: 我与127医院
《李家大院》15: 生死历险记
《李家大院》16: 又是栀子花开时
《李家大院》17: 又是一次高考来临
《李家大院》18: 甜 – 坦尼亚的精彩人生
《李家大院》19: 近年聚会讲话
《李家大院》20: 李门家风
《李家大院》21: 应繁诗词选
《李家大院》22: 耀桂传略

立委 – 朝华午拾

 

一  乡愁是一张无形的网
二  书香门第
三  爸爸保重(原目录三掐架的境界删除,正文本就没有)
四  永远怀念亲爱的妈妈
五  外婆的回忆
六  小妹
七  同桌的她
八  老乡妹妹
九  灰烬中的诗篇,王老师安息!(外一篇: 王老师文选)(正文有主文)
十  考研—–二跳龙门
十一  随恩师入行
十二  哭送语义宗师董振东先生
十三  孝叔先生的机译传奇
十四  春天的故事 
十五  初涉职场
十六  我的世界语之国
十七  读慱生涯 
十八  创业之路 
十九  南下硅谷
二十  爸爸的小棉袄

 

咸昇等 – 李老夫子遗墨

 

立委:《李老夫子遗墨》简介

任图南: 李先生传  

    姚学铭: 序一  
    编者: 序二

李老夫子遗墨目录

序類

傳類    

雜作類   

詩賦類

    七言绝  
    七言律

對聯類

   楹联
   喜联  
   寿联
   挽联

附載應文世兄近作-論類

    秦始皇筑长城隋炀帝开运河论    
    汉文帝减租除税论     
    勾践卧薪尝胆论     
    怀与安实败名论     
    郭巨埋儿论        

附載應文世兄近作-說類     

    友也者友其德也说   
    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说
    君子食无求饱说
    重九登高解
    勉励学生文

附載應文世兄近作-記類     

    花果园记
    牧氏三公祠重修记 
    桥上观鱼记
    菜圃中小庐记(附佘之涛书后)
    吾庐记  
    种田记
    避炎堂记
    牧氏三公祠重修自记(代)
    重九登高记

附載應文世兄近作-序傳類》

    徐克林翁序
    程辅杰翁序
    何秀柏先生移帐授徒序
    何母鲍老孺人七十寿序
    孙天栋先生序(代)
    钱少唐先生序(代)
    李公洪模传
    胡公永祥传
    田先生传
    王君加入义勇军序

附載應文世兄近作-書信類    

    致邑令薛繼昌函
    致立法院委員史尚寬書
    致中央黨部秘書長方希孔函
    上革命軍某司令書

附載應文世兄近作-游戲類

    哀死鸽文(并引)
    戏拟死鸽起诉状

附載應會世兄遺著-論說類

    论张良令力士狙击秦始皇
    怀与安实败名论
    秦始皇筑长城隋炀帝开运河论
    忧劳可以兴国说
    自强说
    推广小学说
    君子食无求饱说

附载应会世兄遗著-书信类

    李洪楊謝留法同鄉改葬乃兄書(代)
    李允徵謝留法同鄉改葬其子洪模墳墓書(代)

附載應會世兄遺著-游戲類   

    抗日会宣言(仿讨武曌檄)
    戏拟讨日军檄(仿北山移文)
    戏拟某军长报孙传芳书(仿杨恽报孙会宗书)

附錄:李應會先生榮哀錄

    序一
    序二
    祭文
    胞兄应文: 哭弟文
    孤子名朴/毅/俊: 祭文一(李步霄先生代作)
    胞侄名勤: 祭文二(张佐槐先生代作)
    胞侄名实: 祭文三(牧克遒先生代作)
    侄婿佘之涛: 祭文四
    挽联

 

 

 

(个人作品,仅供交流,请勿外传)

《李家大院》3: 代序2

我写朝华午拾——代序2

立委

人到中年之后,喜欢怀旧。有时候兴起,把自己一生中刻骨铭心的所历所感,随手记录下来,集腋成裘,以立委为名发表在互联网上,是为《朝华午拾》。《我的考研经历》是我《朝华午拾》怀旧系列的第一篇,博客记于2004年5月2日纽约州水牛城。从此一发不可收,断断续续写了十几年。回想起来,人的一生,高考和考研的“跳龙门” 确实是命运的根本转机。第一次回国探亲,老哥和师姐都跟我说,同辈人后来的生活道路,大多在冲刺龙门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很不公平,因为很多同学所具有的才干和潜力,应试教育是不能全面衡量的。但是,社会就是这样来鉴别的,本质上还是科举制度,学而优则“仕”。多数机会和资源最终落在少数幸运的地跃过龙门的同学身上,让人不胜唏嘘。

人的一生就跟梦一样,醒来什么也没留下。把最刻骨铭心的片段记录下来,至少把生活定格了一下。人生苦短,也不是刻意去写,想到了就记录下来,怕以后真老了,就记不得了,感觉白活了一样。

我写《朝华午拾》的起因是跟家人分享,后来也跟谈得来的朋友分享。从来没有刻意拔高或虚饰,但我知道,没有绝对的真实。所谓真实,也只是我记忆中的真实,而记忆肯定有不可靠之处。绝对真实不一定更有价值,除了写史以外, 而感受的真实才有文学。我已经尽力真实,如果遇到无法真实描述的,我宁肯不写,也不刻意为虚。有些事大概要等到退休以后才有勇气。选择写出来的就是真实,不但求得心安,而且也希望给后来者以启发。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用这种独特的方式,跟老爸和家人,还有亲密好友,爱护、关心、有缘结识的老友,有一个交流。我想,我如果不这样,平时的谈话,回家探亲,还有同学聚会,都不可能深入和亲密。分开太久,人常常是这样,很多话无从谈起。确实有一些太过珍贵、太过敏感、太过微妙的,无法分享。可是还有更多的,是需要也可能分享的。但是很多人匆忙一辈子,就找不到一个机会或者方式。
    前些时候谈肉体和灵魂,我就想,什么是永存的东西。至少人有思想、感性和回忆,如果诉诸文字,好像就把某种形而上的东西固化和外化出来。尽管不能不朽,却至少并不会随肉体消亡而逝去。所以,古人说,文章千古事。我倒没想千古那么远,但是,与亲友分享,亦是人生一乐。

我写《朝华午拾》后,我老爸开始写回忆录《风雨春秋》,让我们更多了解他这一辈子。每次读到60年荒年,我姑姑(爸爸妹妹)的生离死别,我就忍不住流泪。老哥汉阳一江水也写了《江城记事》(后结集为《小城青葱生活》)。他的记忆更加准确,描述也细腻。我们从小生活的县城所发生的那些恍如隔世的“城南旧事”,栩栩如生回到我们眼前。

本书还收集了家传孤本,我曾祖父的《李老夫子遺墨》

 

 

李维(立委) 郭进《自然语言处理答问》(商务印书馆 2020)
汉阳一江水:《小城青葱生活》(内部刋印物 2022)
咸昇、名杰、汉阳一江水、立委:《李家大院》(内部刋印物 2022)

 

《李家大院》电子版






《李家大院》6: 业务自传和工作报告
《李家大院》7: 我的外科生涯—-院外集锦
《李家大院》8: 晚霞在燃烧
《李家大院》9: 风雨几春秋
《李家大院》10: 扬缜 – 我的父亲及家族
《李家大院》11: 风雨几春秋续篇一
《李家大院》12: 风雨几春秋续篇二
《李家大院》13: 名勤诗词选
《李家大院》14: 我与127医院
《李家大院》15: 生死历险记
《李家大院》16: 又是栀子花开时
《李家大院》17: 又是一次高考来临
《李家大院》18: 甜 – 坦尼亚的精彩人生
《李家大院》19: 近年聚会讲话
《李家大院》20: 李门家风
《李家大院》21: 应繁诗词选
《李家大院》22: 耀桂传略

《李家大院》2: 家谱

 

    李士蘭(1851-1910)

          名達華 號香齋 晚清歲貢儒學正堂

    李士蘭老祖宗自小貧寒,但天資過人,靠学堂窗外偷聽深得私塾先生賞識。先生伯樂,免他學費,收為門徒。此後果然不負師望,過關斬將,入翰林院深造,官至五品。後辭官歸鄉,振興家業,建李家大院和崇實學堂,開啟了教育世家的創業過程。

 

 

 

    李世秀(1871-1935)

       字咸昇號學香,乡邑尊称李老夫子,磕山崇實學校校長                  

 

 

 

 

 

 

 

李应文(1896-1965)   

 

李应期(1900-1959)      

 

李应会(1902-1932)

 

曾孙

李应文之子:李名勤(1927-2013) 

 

李应期之子:

李名实(1926-2001) 

 

李名杰1936

 

李应会之子:

李名朴(1925-1955)

李名毅(1928-2022)

 

 

玄孙

李名勤之子李晓戈1962      

 

李名实之子李扬缜1951  

 

 

李名杰之子:

李扬新1958             

李维1960   

 

李名毅之子:

李扬政1952     

        

 

李扬智1958

 

 

《李家大院》电子版






《李家大院》6: 业务自传和工作报告
《李家大院》7: 我的外科生涯—-院外集锦
《李家大院》8: 晚霞在燃烧
《李家大院》9: 风雨几春秋
《李家大院》10: 扬缜 – 我的父亲及家族
《李家大院》11: 风雨几春秋续篇一
《李家大院》12: 风雨几春秋续篇二
《李家大院》13: 名勤诗词选
《李家大院》14: 我与127医院
《李家大院》15: 生死历险记
《李家大院》16: 又是栀子花开时
《李家大院》17: 又是一次高考来临
《李家大院》18: 甜 – 坦尼亚的精彩人生
《李家大院》19: 近年聚会讲话
《李家大院》20: 李门家风
《李家大院》21: 应繁诗词选
《李家大院》22: 耀桂传略

 

《李家大院》1: 封面、代序1

李家大院

         

 

                

 

 

 

 

 

 

 

 

    咸昇 名杰 汉阳一江水 立委  著

 

 

李家大院的沿革——代序1

     作者:名杰

 

    新维俩兄弟,付出了耐心和精力,主笔编印洋洋六十万字“巨著”《李家大院》,分上下册终得面世!还原彼时彼景,见证社会变迁,勾画了书香门第代代传承的人文脉络,也了却了李家几代人的心愿。

    族谱上记载:我们李氏这一族是李广、李虎的后代, 源头可上遡到老子李聃。由李广七十世孙李荣一从甘肃陇西秦安县辗转迁徙繁昌新港,成为磕山李氏先祖,到我们这一辈,已是李广九十四世孙了。                        

    李家大院的开山鼻祖李士蘭 (1851-1910),从一介草民,依着聪慧和勤勉,蝶变成儒门士绅。作为教育世家的创始人,李家的家业是他老人家打下的。据传老人家天资过人,靠学堂窗外偷听,深得私塾先生赏识。先生伯乐,免他学费,收为门徒。此后果然不负师望,过关斩将,入国子监深造,官至五品。后辞官归乡,兴办学堂,开启了教育世家的初创和资本积累过程。临江择皖南山地,大兴土木,建李家大院和老兰香学馆,桃李满天下。属于典型的借助科举制度突破阶层天花板,学而优则仕的家族励志传奇。

我的爷爷,《李老夫子遗墨》主笔李咸升(1871-1935),秉承父志,注重教育,顺应潮流,创建崇实学堂后改为崇实学校,与时俱进,除了四书五经和古典文学外,引进数学、自然、英文、物理、化学、历史、音乐、美术、地理等课程,配有风琴、钢琴、洋鼓、洋号等乐器,并送其二子留学东洋,两人分别获得日本明治大学法学士和政学士学位。二子学成归來,在省会安庆创办第八师范学校和省立成城中学,后合力扶助家业,令家办崇实学校名声鹊起,求学者众,李家大院鼎盛一时,培育出众多社会中坚。李老夫子驾鹤西去后,为缅怀先父教诲,长子李应文(1896-1965),汇同先贤及门徒们,1935年编篡出版《李老夫子遗墨》一书,并追附印不幸早逝的三弟李应会(1902-1932)遗作,以表纪念。作为民间文史资料,《李老夫子遗墨》这次借《李家大院》出版得以付梓重印,彰显家族草根文化的一脉相承。《李老夫子遗墨》除文学价值之外,更教诲后人为人之道。珍本《李老夫子遗墨》为繁体字,文体为近代时文。“时文”是古文和现代白话文的过渡文体,反映时代的进步,《李老夫子遗墨 》是这类文体的绝版。时代久远,几近失传、植字、重印,是对家族文化传承的拯救与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公认的李门两位高人,李应会及李名朴父子,满腹经纶,才智过人,文笔、书法、雄辩、人缘磁性,无人比肩!前途无量,一口流利英语、日语,然惜哉!天妒英才,均早逝于而立之年!

    抗日战争时期,父辈李应文(老大)、李应期(老二)两兄弟表现出极强的民族气节,展现中国的传统乡绅品性。日本留学归来的老大,拒绝日寇的高官厚禄,逃亡于乡间,并送自己长子李名勤、侄子李名朴(老三之子)加入新四军,奔赴抗日前线。我的父亲(老二)亦毅然决然,投笔从戎,参加川军,抵抗侵略者,并送长子李名实和侄子李名毅(老三之子)去江北无为新四军根据地,担任小学校长和教员。

    大哥李名朴烈士遗诗三首,表现其从军心迹,选录如下:

    闪闪满天星,寒气沁人心。夜京犹似水,何处是温情。
    故国山河在,面目已全非。千疮又百孔,收拾应依谁。
    望着北斗星,千里去投军,扫尽乌云日,再见众乡亲。

    李家宗祠最后给后代的辈分取字,排序如下:世应名扬,文章可贵。我爷爷李老夫子世字辈,我父亲是应字辈,我是名字辈,爷爷给我们兄弟六人名字最后一字分别取朴、实、勤、毅、俊、杰、(英、豪),可惜五哥名俊年仅十五岁就病逝夭折。我们的孩子是扬字辈,孙子应是文字辈,如此下去。

    岁月如川,世事沧桑,温故知新,继往开来。李家众儿孙,汇编这本《李家大院》,以朴实的语言,真切地记录了近代社会的变迁,以及人们心灵的反应。

    汉阳一江水(李扬新,文革后首届大学生,另著有《小城青葱岁月》)所著的《江城记事》,抒发自已对祖国、未来和生命的认识与感受,可见一片赤子之心。

    立委(李维,博士,美籍华人,计算语言学家)文集《朝华午拾》展示一个海外游子漂流三洲,经历两种插队与读研,继而在新大陆创业拼搏的人生经纬。

    本人,李名杰,著《风雨春秋》,记叙了一个中国普通外科医生的传奇生涯。上世纪50年代从医,历经众多临床课题,攀登主任医师。勤耕至今(2022),仍不言止,继续上岗,耕耘自己这块“二分田地”,并以此为足。

    本人的第三代,如今也都学士乃至硕、博,选载她、他们部分少年时期的作品,其稚嫩而犀利的笔触,透显出李门的风采和希望!

《李家大院》还选用了有关亲友、同仁的部分佳作,谨表谢意。                                      

    此书,谨献给所有亲友、后学和同仁。  

 

 

 

 

《李家大院》电子版






《李家大院》6: 业务自传和工作报告
《李家大院》7: 我的外科生涯—-院外集锦
《李家大院》8: 晚霞在燃烧
《李家大院》9: 风雨几春秋
《李家大院》10: 扬缜 – 我的父亲及家族
《李家大院》11: 风雨几春秋续篇一
《李家大院》12: 风雨几春秋续篇二
《李家大院》13: 名勤诗词选
《李家大院》14: 我与127医院
《李家大院》15: 生死历险记
《李家大院》16: 又是栀子花开时
《李家大院》17: 又是一次高考来临
《李家大院》18: 甜 – 坦尼亚的精彩人生
《李家大院》19: 近年聚会讲话
《李家大院》20: 李门家风
《李家大院》21: 应繁诗词选
《李家大院》22: 耀桂传略

 

【李名杰医学生涯资料汇编(电子版)】

 

李名杰:椎弓结核并发截瘫手术一例报告

脊椎附件结核仅占脊柱结核的1%,在胸段易发生截瘫,容易误诊 [1]。我院曾遇一例,术前误诊为脊髓肿瘤,手术后病理证实为椎弓结核。随访三年,现已痊愈。国内此类报告甚少,现报告如下:

患者伍xx,男性,36岁,农民,已婚,南陵人。病案号:1928。

腰背痛三年,行走不稳一年,截瘫三个月,大小便障碍。于1976年4月27日人院。检查: 两下肢呈伸直痉挛性瘫痪,肌肉萎缩,肌力0级,感觉麻痹在胸10水平,膝反射亢进,踝阵挛。截瘫指数5 (感觉2、运动2、括约肌1)。胸椎无后突畸形,胸椎4-10均有叩痛,奎肯氏试验证明部分梗阻。脑脊液色黄,蛋白量增高 (潘氏试验+)。5月3日脊髓造影示胸11右侧不规则充盈缺损,少量造影剂通过狭窄处上升。胸腰段脊柱X线片未提示特殊阳性征象。临床印象: 脊髓肿瘤髓外型。胸10左右。于76年5月5日在气管内乙醚全麻下行脊髓探查。后中线进路,胸7-12全椎板切除,未累及小关节突。术中奎氏试验仍示梗阻,乃切开硬脊膜探查脊髓,未查到病变,复在胸椎7的右侧椎板附近小关节处有“肉芽”压迫脊髓,乃刮除之。再用细导尿管探查蛛网膜下腔,证实通畅无碍。此时脊髓恢复搏动。术中见蛛网膜部份粘连,椎弓未见明确的骨质破坏。病理报告为“结核”。病理号: 2476 (解放军127医院)。手术后48小时,两下肢有自主活动,肌力三级,踝阵挛消失,感觉部分恢复,以后逐渐改善,切口按期愈合,术后20天大小便可以自解,于5月28日出院休养,继续抗痨治疗,住院31天。

随访情况: 术后四个月带拐起床,又五个月弃拐步行,再一年参加劳动,现做9分工,可行20-30里路,一般情况正常。检查: 手术段脊柱有部分强直,故弯腰、挑抬略差。79年8月14日复查X线片示骨质无破坏和其他变异,留有下胸段棘突和椎板缺如,并残留造影剂。

讨 论:

(1) 对于痉挛性截瘫的病例,临床外科自然想到脊髓的占位性压迫。奎氏试验、脑脊液检查、脊髓造影可以证实蛛网膜下腔梗阻情况和提示定位。唯椎弓结核少见,临床资料也少,若无局部体征如脓肿或瘘管等,X线片上又因椎体和大量软组织重叠,难以显示病损,诊断较为困难。天津骨科医院统计该病20中,误诊率达40%。文中此例术前就误诊为脊髓肿瘤。因此,在手术探查时未发现脊髓肿瘤和其他病损,除注重恢复蛛网膜下腔通畅外,要仔细寻找硬膜的压迫因素,刮除此处肉芽组织切片检查,往往可获正确诊断,从而获得合理治疗。

(2) 椎弓较之椎体血运丰富,周围肌肉多,其结核病灶,一般可保守治疗;若并有截瘫,必予手木。其一进行探查和解除压迫; 其二可以清除病灶或打破“结核屏障”,术后残余结核灶也易于被抗痨药所治愈。文中此例为“孤立性”病灶,仅切除椎板,刮除“肉芽”,预后也甚良好。

(3) 椎管探查、全椎板切除若不破坏关节突,根据脊柱三点应力的原理,其稳定性毋庸顾虑。作者此例切除包括棘突、两侧椎板共6节,长约15cm,脊柱的支持力良好。

(4) 碘剂脊髓造影常因蛛网膜下腔的粘连、血管异常、脊髓水肿等因素而出现假象 [3], 造成诊断和定位的错误。本例造影示胸11即有充盈缺损,术中见为蛛网膜下腔粘连所致,而压迫、梗阻却在胸7。另外,本例虽在造影后两天手术清除造影剂,而术后三年X线片的复查却示造影剂残留。幸此例尚无神经痛,估计已纤维包裹,因此对脊髓造影要有选择的慎用为宜。

(5) 该病与椎管内结核,有时实难鉴别,它们均能造成蛛网膜下腔梗阻而出现截瘫。而且脊柱X线征象往往阴性,脊髓造影同样可见造影剂停滞和充盈缺损。但后者发病急,全身毒血症状重,往往并有他处结核灶 (如肺结核、胸膜炎等); 局部病理改变显著,结核肉芽可从四周包绕脊髓,使截瘫发展迅速。据杨氏等报告5例,截瘫皆在三个月内出现 [4],而预后也较严重,故仍有别于本病。

总结:

本文报告了一例胸椎椎弓结核合并截瘫的临床诊断、治疗和预后,结合复习文献,提出:(1) 椎弓结核发病率低、误诊率高,(2) 位于胸段者并发截瘫率高,(3) 手术治疗效果良好,以及 (4) 对脊髓造影、广泛全椎板切除的脊柱的稳定性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参考文献

[1] 天津骨科医院 临床骨科学结核分册, P253 人民卫生出版社 1974
[2] 王桂生等 脊椎结核并发截瘫的手术治疗, 中华外科杂志  10:365  1962
[3] 曾广义等 脊髓肿瘤 中华外科杂志, 10: (6)374  1962
[4] 杨维明等 椎管内结核 中华外科杂志 14: (3)165  1966

 

南陵县医院外科 李名杰

 

原载省骨科年会交流后《芜湖医药》1980;7:47 

【爸爸妈妈医学论文目录】

共产主义运动领袖动画肖像

 

从小学画的时候 就画领袖像,想起来给他们做个系列动画肖像来,看看这些都是怎样的钢铁铸就的革命者。

自己涂鸦学画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小学的时期。

 

名人的早期肖像风采

原照有心人收集在《极其难得的私密照片》

梅葆玖

 

川普

 

比尔盖茨

 

薄一波

 

钱钟书

 

普京

 

孙科

 

孙文

 

林徽因

 

邓丽君

 

毛泽东

 

毛岸英

 

名人的儿时肖像风采

原照有心人收集在《极其难得的私密照片》

名人貌似的确与我们凡人不同,从小就能看出来?

杨振宁。从小脑袋就大,难怪成为爱因斯坦第二。

 

小崔

 

马云

 

施一公

 

任正非

 

梁思成

 

钱学森

 

溥仪

 

马英九

 

《李家大院》6: 业务自传和工作报告

【立委按】老爸35年前提交的这份业务自传是老爸坚韧打拼、夜以继日的30年行医生涯的成就回顾。这份亮丽独特的成绩单诠释了一位基层医院的医生如何百炼成钢,不断自我超越,成为现代社会罕见的全科医学专家。最近整理结集医学论文的电子版,回顾60年所走过的路程,老爸不胜感恩和自豪。

老爸说他的成长,总结起来一句话,就是一本书,两位导师。一本书是指 Maingot 的《腹部外科手术学》,那是有如圣经的外科巨著。

老爸说:当时,价格十元,是我月工资的25%,是件大家挡!两位“编外”导师,一位是当年在芜湖上级医院的外科权威闵梅先先生,理论、技术、人品、风度,无人不颂!另一位是全国骨科权威教授许兢斌先生,爸爸跟他在解放军127医院进修过骨科,成为他的得力弟子。爸爸后来写过多篇回忆恩师的纪念文字。关于闵先生,老爸回忆了两个故事插曲,说:

一次派我主持一台风险极高的手术,临上台,向我开发话:“可能下不了台,台下的事,都是我的!” 寓意善后一切,与你无关!这种担当精神,谁能比肩! 其二,我來芜前去见他,他说:“得知你的近况,你来芜湖,建议你來我这里,无论外科、骨科,建议外科,范围广,有利你的发挥。只要南陵放,这边的卫生局、人事局和医院,我全包揽!我们将是皖医二附院,省级,对于你未来的晋升有利!” 他,纯粹是爱才惜才心真,除了专业,我们之间,并无多少私交。我执业途中,每遇难题,总仰仗于他,也一直是我的直接业务领导。我关键的主治医生晋升,全是他一手绣成。他是我们的主考官,一锤定音,当时他对我说,你报外科、骨科皆可,言下之意,首肯这两科均够主治,那是81年,南陵升主治七人,申报者成功一半不到。我和你妈双双中榜,诚如你们兄弟俩文革后髙考双双中榜一样,也引发社会上哄动效应。当年,文革后开始评职称,凭主治医师,可享受社会各种优待和尊崇。

业务自传和工作报告

(申报外科副主任医师个人专业工作总结,1987年) 

    职工李名杰,1955年底毕业于芜湖卫校医士班。1956年3月工作于南陵县医院。1960年在芜湖地区医院进修放射科一年,尔后回本院创建放射科。1961年起一直做外科临床工作至今 (期间曾兼任放射科工作两年),1968年起担任该院大外科负责医师。

    1973年参加骨科进修班,并在解放军127医院骨科专家、中华骨科杂志编委许兢斌教授指导下进修骨科一年多,获结业证书。此间曾被省外事局选派为援外医疗队出国预备人员。1981年12月1日晋升为外科主治医师。任医学会南陵分会理事。1985年8月调来芜湖长航医院,担任外科兼骨科主治医师工作。

    文革后医学会恢复活动以来,曾参加过安徽省一、二、三届骨科,一、二届外科学术会议,均提交论文交流并汇编入册,给省妇产科首届学术会议提交过论文交流。经常参加地、市、县学术活动。历任县卫校授课教师,担任解剖、生理、外科、骨科等课程。带教多届医学院校实习生。坚持专业英语学习10余年,1980年参加江苏卫生厅举办的“临床英语学习”函授一年。结业时全国译文竞赛获优等奖。有译文多篇。可以阅读和翻译英文专业书刊,能撰写自己论文的英文摘要。在各级医学刊物上发表论文多篇,1980年获县先进科技工作者称号。

    调来本院工作两年来,根据所遇有限病例,作过甲状腺次全切除、腮腺浅叶切除,胃癌、直肠癌、乳腺癌根治术,较多的胆囊、胆道及肠道手术。以及骨科的椎管减压、脊髓探查、脊髓造影 (Amipaque)、股骨颈骨折荧光下闭合穿入三棱钉和其它骨折骨病手术,均获良好疗效。

    原在南陵县医院外科工作过近30年,处于临床第一线。所遇各类病例,都要力争就地解决。所以涉及范围较广,除普外之外,还有骨科、泌尿外科、胸外、妇产科及五宫科等,现分述于下。

    普外: 肝叶切除、肝修补,肝固有动脉结扎术,大量胆系手术及各种胆肠内引流。如 Oddi 氏括约肌切开、成形术。胆总十二指肠侧侧、端侧吻合术及其低位孔洞式吻合术。胆管空肠 Roux-y 吻合,肝胆管复发结石的二、三、四次手术。肝实质切开取石、肝内胆管狭窄成形术,肝内胆管转流术,大量胃肠手术、胃癌根治 (R1R2),全胃切除,直肠癌根治术 (Miles Bacon Dixon术式)  肠梗阻、结肠癌、疝、痔、阑尾等,先天性巨结肠、先天性脐膨出及皮.杰氏综合症 (Pcutz-Jegher Syndrome) 一例前后14年三次手术,甲亢手术,乳癌根治 (含超根治术) ,脾切除 (含巨牌),脾肾静脉吻合,门奇断流,胰腺囊肿内引流、腹腺炎的病灶清除、引流、PTC及腹膜后充氧造影。

    胸外: 食道中下段癌切除 (含弓上吻合及胸顶吻合),肺修补、肺切除、隔疝修补、胸腔闭式引流。

    泌尿外科: 肾切除、肾蒂淋巴管剥脱,肾孟取石,肾实质切开取石,肾胚胎瘤切除,输尿管、膀胱尿道结石取出术,尿道外伤会师术,输精管结扎及吻合术、输尿管移植,睾丸切除,阴茎癌根治,尿道下裂修补术。

    妇产科: 全部手术。剖腹产 (古典、下段、腹膜外术式)、子官全切 (腹式、阴式)、输卵管结扎 (腹式、阴式)、阴道前后壁修补、子宫峡部切开取胎、引产、碎胎、卵巢肿瘤切除、膀胱阴道瘘修补、子宫颈癌盆腔清扫术。

    骨科: 四肢骨与关节、脊柱外伤的手法、手术处理,包括脊柱骨折、脱位的复位钢板内固定加植骨术,股骨颈骨折三翼钉内固定 (开放、闭合),骨、关节结核的病灶清除,包括颈、胸、腰、骶椎及髋、膝、踝、肩、肘、腕关节结核手术,经胸前入路一次手术治疗胸椎结核的病灶清除,椎管减压及前路植骨,脊髓肿瘤摘除,腰椎间盘摘除,脊髓造影 (碘油、碘水),骨肿瘤 (良性、恶性) 手术,脊膜膨出修补及一些矫形手术

    五官科及眼科: 扁桃体摘除、上颌窦根治,鼻甲切除,鼻息肉摘除,乳突凿开,白内障、人造瞳、泪囊切除、鼻泪管吻合,眼球摘除斜视矫正,倒睫、翼状赘片切除、埋藏等。

专业成长过程和努力创新

    我工作过近30年的原单位是皖南山区一个担负全县50万人口的医疗中心,而外科更是独家市场。虽然在我进入外科临床早期的60年代初,条件和水平均甚有限,但对有关外科的各类各科疾病却都要努力解决。手术机会多、手术面广。环境锻炼人,压力催人前进,勤学苦练,实践中提高。

    颇负盛名的 Maingot 《腹部外科手术学》,精读细嚼,受益甚多。彼时“瓜菜代”的年代肠梗阻发病率高,一年可遇上百例,为我闯过外科基础理论及下腹部手术关奠定了基础。64年起我们向上腹部进军。在作过数十例胃、胆手术基础上,65年带队下乡巡回医疗。在100天中进行了600余例各类大小手术,包括开腹手术121创,其中上腹部25例,有胃、胆、子宫等手术。此间还事先掌握了硬膜外麻醉技术,给手术创造了有利条件。尔后一年,又受令先后带队创办弋江、何湾两所分院,担任业务负责人,继续开展外科工作。1968年任县医院大外科负责人,统管全部外科病人的处理。按随机统计,我院每年作胃、胆手术各近百例。几十年来,历经大量手术从正反两方面积累了经验,也是不断探索和创新的过程。

    1973年参加芜湖地区医院文革后的恢复和重建。在进修骨科同时,在外科主任指导下,帮助作了较多的外科手术。此间。骨科专业进行了系统的学习和掌握。闵梅先主任和许兢斌教授是我外科和骨科方面受益较深的两位导师。

    在游泳中学会游泳。胆石症的复发再手术,促使我在检查手段和手术方式上渴求更新。在文献资料的启发下,从单纯处理肝外胆道问题转而重视肝内结石的发现和检查,对肝内胆管狭窄增加了认识。80年省外科年会以后,返院即开展PTC,改变了过去较多的盲目性,术式也增加了肝叶切除、肝切开取石。联合 Finster 手术加 Oddi 括约肌切开,Roux-en-y 术式,十二指肠后胆总管十二指肠低位吻合术,胆总管远端空洞式吻合等内引流术式,使疗效提高,再手术率下降。

    本地早期血吸虫病性门脉高压多见,从早年胃圈圈及网膜包肝包肾,到门奇断流,到76年开展脾肾静脉分流。为防止大量肠切除后并发短肠综合症,作了间置逆蠕动肠段的肠吻合,收到效果。

    常出诊乡下抢救肝、脾损伤及宫外孕,为解决血源困难这一关健问题,大胆而小心地进行自血回输,发挥了积极作用。如69年一例13岁肝中央破裂患儿,出诊在60里外,又需经胸修补。在救护车返院取麻醉机的4-5小时间隙内,首次用腹腔肝血反复回输1000毫升,终于争得手术时机。术后虽恢复平顺,但16天并发胆道大出血又首次给予肝固有动脉结扎而终治愈,追访至今,一切无恙。

    妇产科80年首届年会交流省医腹膜外进路剖腹产后,由我帮助我院妇产科开展了前10例此术获得经验,使该术式在我院得以普及。

    进修骨科后,将脊椎结核分次后入路改为前入路一次手术,大大缩短了疗程,包括经胸一次处理胸椎结核并截瘫。同时行椎间植骨,腰椎结核也试行一次手术清除两侧脓肿,同时植骨而获得成功。还进行了颈椎结核手术。此经验在省首届骨科年会上交流。

    股骨颈骨折多见,处理复杂,疗效不佳。原开放三棱钉固定,损伤大,对年迈者易致休克,并常需输血。79年吸收天津经验改为荧光下闭合穿钉,病人几无负担,痛苦少、恢复快,费用少。此经验在省三届骨科年上交流。

    改过去脊髓碘油造影为碘水造影,为椎间盘手术的诊断提供依据并利于鉴别和监测。

    还帮助五官科作助软骨鼻粘膜下填塞治疗萎缩性鼻炎。在省首届五官科年会上获得好评。

    总之,我的成长过程,是在实践中提高,追求中前进。长期独立担负工作,而无良好的条件和身边导师,也因此养成独立思考习惯。求书求文献的帮助。每开展一项新手术,都要广收资料,复习有关知识,以备不测时应变。所以,道路是艰苦的,体会是深刻的。

               芜湖长航医院外科主治医师

                             李名杰

 

【附论文】

1 肝左外叶切除治疗肝内结石
   国内医学 #161 P39  皖南医学 13:51  省首届外科年会交流并汇编入册,1980

2 皮·杰氏综合症 (Peutz-Jeghers Syndrome)
    蚌埠医学报. 1982, 7(3):214   省二届外科年公交流资料

椎弓结核并截瘫手术治愈一例报告
    芜湖医药  7:47  1980  省首届骨科年会交流资料

脊椎结核一次手术治疗
    省首届骨科年会交流资料 1979

外科截瘫14例手术分析
    省医药讲座  1982,4(22):21  省二届骨科年会交流资料

股骨颈骨折闭合穿钉
    省三届骨科年会交流资料

利凡诺 (Rivanol) 羊腹腔注射引产术 附120例临床分析
    安徽省妇产科学术会议交流资料  1980

腹部创伤 (文献综述)
   《南陵医学》1979,1:59

Peutz 症候群
   《南陵医学》1979  1:64

 

附:立委父母医学论文目录

注:下列论文电子版均可在科学网立委NLP频道百度查阅。

李名杰 王月琴:肝外伤救治中的几个问题 (科学网)
肝左外叶规则性切除治疗肝内结石 (科学网)
PEUTZ氏症候群 (科学网)
李名杰 黄厚宝: 胃十二指肠急性穿孔的手术治疗 (科学网)
江凯 李名杰:闭合性十二指肠腹膜后损伤诊治分析 (科学网)
李名杰:短肠综合征的外科治疗 (科学网)
肝胆管盆式胆肠内引流术一例 (科学网)
李名杰:胆肠内引流 (科学网)
李名杰:胆道手术中几个特殊问题的诊治体会 (科学网)
成人腹膜后畸胎瘤感染并发慢性脓瘘1例(科学网)
外科截瘫14例手术分析 (科学网)
李名杰:闭式穿钉治疗股骨颈骨折45例 (科学网)
李名杰:脊椎结核的一次手术治疗 (科学网)
李名杰:椎弓结核并发截瘫手术一例报告 (科学网)
李名杰:腹部创伤 (综述) (科学网)
李名杰: 软脊膜下脂肪瘤并发高位截瘫 (科学网)
胆总管缝线结石6例报告(科学网)
包皮环切术的几点改进 (科学网)
李名杰:先天性脐膨出一期修补成功一例 (科学网)
李名杰:胃恶性淋巴瘤亚急性穿孔腹膜炎误诊一例 (科学网)
爸爸的行医生涯:直肠癌手术记录单 (科学网)
宫内妊娠流产合并输卵管妊娠破裂一例报告 (科学网)
李名杰:足内翻扭伤致第五跖骨基底部骨折30例 (科学网)
李名杰译:全胰切除的临床经验 (科学网)
潘耀桂:腹膜外剖腹产术 (科学网)
潘耀桂:阴道内滴虫和霉菌感染的防治 (科学网)
潘耀桂:宫内妊娠流产合并输卵管妊娠破裂一例报告(科学网)
李名杰 潘耀桂:利凡诺 (Rivanol) 羊膜腔注射引产术 (科学网)
李杨缜 李名杰:点灸治疗急性软组织损伤187例临床观察 (科学网)
李楊縝 李名杰:針刺肩髃透極泉穴配合温灸治療肩周炎的體會 (科学网)
李名杰:阻黄的有关临床问题 (讲稿提要) (科学网)
李名杰 何进贤:腹壁皮下异位胰腺一例报告 (科学网)
李名杰 史良会:膀胱内塑料管异物一例 (科学网)
李名杰王益生:胃内打火机异物一例 (科学网)

附:长航医院当年的组织架构

 

【李名杰医学生涯资料汇编(电子版)】

 

李名杰 李扬缜:老年胆石症中西医结合非手术治疗

胆石症是老年人消化系统的常见病,近几年,我们采用中西医结合非手术疗法治疗老年胆石症26例,取得了一点经验,现报告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本组26例中,男性7例,女性19例,年龄60-70岁17例,70-80岁6例,80岁以上3例。全部病例均经B超证实为胆石症。其中胆囊结石8例,胆总管结石9例,胆囊胆管结石5例,肝内胆管结石4例。结石直径<5毫米5例,6-10毫米6例,11-15毫米11例,16-20毫米2例,21-30毫米2例。本组中多发性结石17例,单发性结石9例。

1.2  辩证分型

主要分为肝气郁结型、肝胆湿热型与肝郁脾虚型。其共同症状均见不同程度的右胁胀痛连及肩背,恶心欲呕,厌油,嗳气纳少。肝气郁结型症见疼痛走窜不定,右胁胀痛,因情绪变化而有轻重,口苦咽干,舌淡苔白脉弦紧,多见于本病早期,时有胆绞痛发作者。肝胆湿热型见寒热往来,阵发胆绞痛,巩膜或皮肤轻中度黄染。尿色如柏汁,舌红苔黄腻,脉弦或滑数,多见于伴发胆道感染患者。肝郁脾虚型症见右胁隐痛,纳少,舌苔白,脉弦细,多见于伴有慢性胆囊炎患者。

2  治疗方法

2.1  中西医结合非手术疗法适应症

本组病例均采用中西医结合非手术疗法。凡具备下列条件者为本疗法的治疗对象: (1) 胆囊结石<5毫米而胆囊功能良好者; (2) 胆囊结石>5毫米而伴有心肺功能不良者; (3) 胆总管结石直径<20毫米或轻度胆管炎者; (4) 肝内胆管结石不能接受手术者。

2.2  治疗方法

(1)中药治疗: 内服中药基本方,金钱草20克,柴胡10克,黄芩12克,郁金12克,广木香12克,枳实12克,槟榔12克,甘草10克,水煎服,1日1剂,连续治疗1-2个月。加减: 肝郁盛者加香附、陈皮,湿热盛者加菌陈、山桅; 脾虚盛者加白术、茯苓、党参; 阴虚盛者去柴胡加北沙参,白芍、生地、淤血者加赤芍、丹参; 大便艰约燥结急迫者加大黄、元明粉; 腹痛甚者加元胡15、佛手; 伴有冠心病、高血压、慢性支气管炎,糖尿病等,亦行中西医结合治疗。

(2) 针刺疗法: 取穴肝俞、胆俞、阳陵泉、胆囊穴。1日1-2次,每次留针30分钟,10天为一疗程,疗程间隔2天,继续针刺,以配合中药疏通经络,利胆排石。

(3) 西药、补液、纠正水电解质失衡,退热,抗生素选用氨卡青霉素,每日4克加入糖盐水250-500毫升中静滴。甲硝哒唑每次0.4克,每日3次,10-20天1疗程,若发热等临床症状未减,则作血培养及药敏试验,以选用抗生素。呕吐者用胃复安5mg足三里交替注射。

3  治疗结果

3.1 疗效标准: 根据临床症状、体征、辅助检查结果评定疗效。症愈,症状和体征完全消失,体温及血象正常,B超复查胆囊或肝胆管内无结石残存者。显效: 症状消失,体温及血象正常,B超复查,胆囊或肝胆管内结石明显减少者。好转: 症状基本控制,体温及血象正常,B超复查胆囊或肝胆管内结石无明显减少者。无效: 治疗后的症状,体征无变化,B超查结石未排出,需改用它法治疗者。

3.2  治疗结果: 26例中痊愈8例,占13%; 显效12例,占46%,好转4例,占15%; 无效2例,占7%。总有效率为93%。

4 病案举例

张xx,女67岁,退休工人。1993年7月10日初诊。患者既往有胆石症史,近1月内右上腹疼痛3次,症状转轻,今日午饭后突然右上腹绞痛向右肩背放射,呻吟不止,恶寒、发热、恶心、呕吐胃内容物,纳呆乏力,溲赤便约。舌红苔黄腻,脉弦数。体检: T 38.7度,血压 18/12Kpa。急性疼痛病容,皮肤巩膜轻度黄染,心肺(一),腹肌紧张,肝脾肋下未触及。墨非氏征阳性。B超提示: 1、胆囊多发性结石,大者为20×25毫米。2、左肝内胆管结石。血白分计数,WBC 8.2×10/L N 0.83 L 0.17。肝功能,黄疸指数 29mmol/L,GPT74单位,HBSAg阴性。血脂分析: 胆固醇 4.5mmol/L,甘油三脂 1.18mmol/L。中医辩证属肝胆湿热、气郁热结,首选针刺阳陵泉、肝俞、胆俞,疼痛缓解,同时疏肝利胆,缓解疼痛。西药抗炎补液对急性患者因频繁恶心、呕吐、纳呆、或泻下药所致腹泻形成的水电解质体紊乱及发热具有调节平衡及退热作用。再则,迅速补充体液,亦避免了胆汁浓缩、有利于胆石溶解。26例患者大多既往伴有胆囊胆道炎症,白细胞总数及中性常偏高,部分患者伴有不同程度黄疸及肝损害,针刺、抗炎补液及中药疏肝利胆清热、化淤诸法均有利于改善症状控制炎症。实践证明,针刺及中西药合用相辅相成,可取得相得益彰的效果。

 

一九九一年五月十一月 中国成都

 

 

中华自然疗法首届国际学术大会资料之三十七

老年胆石症中西医结合非手术治疗
芜湖长航医院外科(24100) 李名杰
皖南医学院附属二院 李扬缜

 

【爸爸妈妈医学论文目录】

李名杰译:全胰切除的临床经验

全胰切除极少用於胰腺的良性疾病,也很少有这方面的长期随访的报导。在胰腺各良性疾病中,慢性胰腺炎最有指征作全胰切除,而很少有急性出血性胰腺炎及罕见之高胰岛素综合征做全胰切除。

难治的慢性胰腺炎两个主要的外科方法是胰管引流和胰切除术。在胰管扩张时,胰管引流能使70~80%病例疼痛减轻; 胰十二指肠切除和胰次全切除对减轻疼痛也能获得同样的成功率,不过有较高的远期死亡率。若在胰大部分切除或空肠吻合木后患者仍剧痛且并发糖尿病和脂肪痢,还可选用全胰切除。本文叙述了76~79年6例良性胰腺疾病而作全胰切除的经验。

临床资料:

本组4例,男性5名,女性1名,年龄在30至55岁之同。 4例为慢性酒精性胰腺炎,1例为特发性胰腺炎。1例为腹部挫伤后急性出血性坏死性胰腺炎。在慢性胰腺炎5例中,严重症状分别持续2、4、6、8及17年。

在慢性胰腺炎5例中,有4例在全胰切除之前已并发糖尿病,其中两例依赖胰岛素才能维持; 有3例手术前已有脂肪痢和胰腺钙化。虽然全部病人均用了麻醉剂,但无一成瘾。

本组有5例是因重症慢性胰腺炎而行全胰切除的,而他们已先行过外科治疗失败或已无其他较保守的手术可选择。其中仅有1例术前未经过胰腺手术,其余4例经过5次手术,包括部分胰切除和胰管引流术。两例95%胰切除和两例远端胰腺切除。有两例在全胰切除之前已部分十二指肠梗阻。

病理学家在5例慢性腺炎的手术标本中肯定了诊断。病例2有“迷走小管”(Atypical small ducts), 然而癌的诊渐末能及时作出。

结果:

6例中,没有手术死亡和极少的术后并发症。然而例6手术后8周再入院行左膈下脓肿引流术。他们现在的情况概述如下。生存的4例已随访了18、22、32和38个月,例3术后8个月死于低血糖,例2术后14个月死于转移性腺癌。

有两例在随后的一段的时间里需再次手术: 例1在术后29个月因边缘性溃疡出血继发胃出口梗阻而再行迷走神经切除加胃空肠吻合术,例4在术后9个月因胆石致胆囊管梗阻而需行胆囊切除及胆总管空肠吻合术。该例后来为边缘性溃疡又作迷走神经干切除术。

除了例3,全胰切除病人每日一项重要活动 ~~ 糖尿病的管理,以免反复发作低血糖,而例3术后因两次为严重的低血糖及一次为高血糖和酮血症而再入院。该例一直大量饮水,又没有家属照料,终于术后8个月死于低血糖。

我们的临床印象是: 例1和例4在迷走神经切断后脂肪痢易于控制, 可能因为较少胰腺外分泌经过胃时被破坏了。例1、例2、例5、例6在术后获得体重增加,反映了对缺少胰腺外分泌和内分泌的管理是完善的。

对这些病人的随访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要注意病人疼痛是否减除。5例重症慢性胰腺炎患者经过全胰切除后全部获得满意的疼痛减轻,一例术后需用止痛药。4个生存例的3个起码已部分恢复了工作,虽然全部病人自述体质和活动能力还差於正常人。

对5例为慢性健腺炎而行全胰切除的效果总的评价是: 4个病人可被认为预后良好(表一)。例1复元了,並且不痛,只是他曾一度并发边缘性溃疡伴出血及胃梗阻。例3也满意地减轻了疼痛,但不能控制胰腺功能不足而终於死亡。而这种结局正反映了这种讨厌病症的自然转归。

表一:  全胰切除后的病例结果

例次 疼痛 糖尿病的控制 脂肪痢的控制 体重变化 (磅) 总预后 随访时间 (月)
1 消失 +3 38
2 消失
6个月
+20*
(死亡)
14
3 消失 -13
(死亡)
3
4 每日
腹痛
-25 32
5 消失 +22 22
6 消失 +10 18

*手术后6个月

讨论:

假若不是潜伏有多种术后并发症,不是慢性酒精中毒病人经常难以稳定,以及低血糖的威胁,对慢性腺炎作全胰切除是一种理想的治疗,因为病灶全部被切除了。

特别有意义的是在本组生存的病倒中,有两例并发了边缘性溃疡,他们在胰切除同时作了50%的胃切除而未作迷走神经切除。近来报导全胰切除后并发边缘性溃疡占11%,虽然它的明确原因尚不清楚,但有人曾指出全胰切除后以 Roux-y 胃空肠吻合术重建胃肠道就等于为产生 Mann-williamson 氏溃疡作了准备,(M-W氏溃疡系用实验性胃肠吻合术使之产生的渐进性吻合口溃疡 — 译注)。假若不用 Roux-y 技术,长的输入端肠攀也易产生吻合口溃疡。为了预防胰大部分切除后并发边缘性溃疡,需要加作迷走神经干切除或胃远端三分之二以上的胃切除。胰腺切除而未切除幽门。胃窦部和迷走神经已报告过两例,虽然用此方法重建的病例不足以说明此法对於边缘性溃疡的影响,这种胃肠道再建方法,起码在理论上不会导致 Mann -williamson氏溃疡的产生,由於它保留了幽门,脂肪泻将有减少的倾向。医学家们正等待这种胃肠道重建方法随访资料。

全胰切除加迷走神经切除的第二个优点是减少胃酸对使用胰腺漫出液的破坏。如果胃酸pH值大于4,脂肪泻能明显地减少。

在这些病人的长期胆汁引流方面,总胆管空肠吻合术明显地优於胆囊空肠吻合术,尤其对胆囊管细小的病人更是如此。例4胆囊管细小曲折发生胆汁郁积,结果导致胆石形成。在损伤和胆囊空肠吻合之前,胆道完全正常,嗣后不到九个月在胆管里就有胆砂沉积。

在我们病例资料里,从三方面决定我们是否行全胰切除,即家属给予我们最好的支持与合作,病人戒酒和术前一切准备就绪。另外,倘若简单的手术,如胰管引流、括约肌成形或部分胰切除亦能减轻病人的疼痛应予采用,因为它保留了最大的胰腺内分泌和外分泌功能。而当简单手术均已无效,上述三个方面问题已妥善解决,病人又已经呈现胰功能不足时,全胰切除是可行的。在本组病例中虽然未严守本原则,看来,坚持这些原则似乎最为有益。

三个最早的病例报告是颇为有趣的。一九四二年六月 Portand 外科医生 Engene W Rokey — 北太平洋外科协会创建者之一,为癌症作全胰切除。一年以后,他在美国外科学会年会上报告了这个病例。不幸,他的这例病人手术后15天死於胆汁性腹膜炎。

第二个全胰切除术也是完成於一九四二年,为一个无法定位的功能性胰岛细胞腺瘤而施行的。这个病例活得较长,术后进行了广泛的新陈代研究,从该例得知小剂量胰岛素就足以控创糖尿病。蛋白和脂肪的消化吸收肯定减少,多到50%蛋白质和70%脂肪从大便里丢失了。晚近胰腺制剂的使用已使这种丢失大为减少。

为慢性胰腺炎作全胰切除术首先完成於一九四四年,这个病例的手术被描述为特别困难,因为胰周围有广泛的粘连和致密的炎症反应。该例出院后一月死於低血糖,该作者对全胰切除术至今还采取保守的态度。有时病人严重而持续的疼痛不能获得减轻,以致完全失去活动能力,並且使用吗啡定会成瘾,在这种情况下内外科医生多半都倾向全切除。对于可用全胰切除治疗的良性胰腺炎疾病患者,在劝告时总应强调术后代谢紊乱。直到病人有了充分认识並渴望手术时才予以手术。

在为本组良性腺疾病5例患者推荐全胰切除手术时,我们坚持了这一原则,只在一般治疗失败或无其它外科抉择时才选择全胰切除术。

总结:

全胰切除术,在良性胰腺疾病中只应考虑那些经过严格筛选而且简单的外科治疗失败的病人。手术时应並行迷走神经干切除和足够的胃切除,以防止吻合口溃疡。手术后也可发主很多意外的问题,不少需要再次手术,並且因此影响到此术对疼痛控制的优良效果。

 

参考资料(略)

南陵县医院外科  李名杰 译
芜湖地区医院  阮平国 校
一九八一年一月

 

(译自美国外科杂志1080年第5期646~649)

<Donald B McCorne11, et al, The Amer J surg.  Vo1. 139(5) 646~649, 1980 (英文)>

 

 

 

【爸爸妈妈医学论文目录】

 

江凯 李名杰:闭合性十二指肠腹膜后损伤诊治分析

摘要  闭合性十二指肠损伤,是一种严重而又特殊的腹内伤,发病率低,但死亡率高。本文报告其腹膜后部损伤6例,治愈4例死亡2例。此类损伤由于后腹膜遮盖,早期缺乏中空脏器穿孔的症状和体征,极易延误诊断,临床上须高度警戒,严密连续动态观察,搜寻诊断依据,力争早期手术探查,加之十二指肠解剖生理的特殊性,有别于其他内脏伤的处理,使术式选择与预后密切相关。十二指肠彻底减压憩室化较为可靠,作者推荐 Berne 术式,有效引流抗感染及支持治疗亦十分必要。

关键词 十二指肠腹膜后损伤  憩室化  仿Berne手术

 

十二指肠深居腹后壁,损伤机会少,其发病占腹部闭合损伤3~5%及胃肠道损伤的10% [1],若腹腔内破裂,与其他中空脏器穿孔一样,很快出现腹膜炎体征,易引起临床医师注意而获早期探查手术,然其损伤仅限于腹膜后部分,肠液溢聚于腹膜后间隙中, 症状隐蔽,缺乏阳性体征, 极易延误诊断,病死率高达30~60% [2],是临床上难题。我们医院历年来共收治腹部闭合性损伤258例,其中十二指肠损伤8例,而位于腹膜后损伤者6例(2.3%),均历经周折,延迟手术,现就其经验和教训,进行分析报道。

1  临床资料

本组全为男性,年龄17~45岁,损伤在降部4例,横部2例。伤后4小时内就诊2例,24小时内就诊4例。合并肝损伤1例,下腔静脉损伤1例,肠系膜血管损伤1例,脾破裂1例,单纯十二指肠腹膜后损伤2例。致伤原因: 坠落伤2例,被木棒击伤1例,车祸冲击伤3例。伤后24小时内手术2例,均因合并伤腹内大出血; 余均于伤后24~48小时,随着腹部阳性体征逐渐出现方手术。术式及预后: 单纯修补+腹腔引流2例,分别于术后6小时,因失血性休克和术后4天肠瘘、术后8天因感染、水电解质紊乱而死亡。后4例修补后加十二指肠造瘘、胆总管造瘘及胃窦切除胃空肠吻合之仿 Berne 术式 [3]、腹负压引流,均康复。

2  讨论

2.1  受伤机理   钝性撞击或惯性减压致腹内压力急剧变化、迫使十二指肠挤向脊柱,幽门反射性痉挛,肠内压力急速升高,内外双向剪力作用,使薄弱而固定的十二指肠肠壁破裂。

2.2  十二指肠腹膜后后损伤的病理基础   损伤后早期渗漏聚积于破裂局部,对全身干扰少, 症状极为隐蔽。本组有2例单纯十二指肠降部腹膜后损伤,入院后甚至可以下床,只后腰胀痛,24小时后症状方逐渐发展, 有报道术前80%不能明确诊断 [4]。渗漏的消化液含有盐酸、胆盐、胆固醇、胆色素、碳酸氢盐、消化酶以及细菌、气体等,其化学刺激、自家消化及感染导致腹膜后间隙逐渐发生广泛炎症、水肿、坏死、化脓及全身毒素吸收,水电解质紊乱,可导致多器官衰竭。

2.3   诊断要点   高度化学性液体溢散于腹膜后,出现后腰痛及右睾丸痛,是一特征性症状。逸出肠外的气体聚积于腹膜后间隙,腹部X线平片上可出现该局部气影,还因气体裹绕右肾周而使右肾影清晰。腹膜后炎性水肿,可使右腰大肌影及腹壁脂肪线模糊。直肠指诊可出现骶前捻发音。胰淀粉酶升高具有参考价值,腹穿阳性有利于诊断,而阴性却不能排除诊断。口服碘水可见其溢出肠外,可确诊并可定位, 剖腹探查术中可自鼻胃管注入美蓝,直视溢出蓝染,甚至有利于检查多发伤,以避免漏诊。

2.4  关于术式选择    十二指肠固有的解剖生理特点: 位置固定,肠壁薄弱,肠腔压力高,终末血供,每日有含有大量消化酶和强烈化学刺激的肠液10g左右通过等,使该处破裂后的修复术式有别于胃肠道其他部分。

2.4.1    十二指肠损伤范围小,局部炎症轻、又早期手术者,可谨慎地使用单纯修补,但需注意检视胆胰乳头部开口并保持其畅通。本组一例损伤位于乳头部右上1.0cm 处,修补前犹如ERCP置入导管,肠腔处再留侧孔,经肠壁穿出造瘘兼收引流胆胰及肠腔减压之用。术后未发生黄疸及胰腺炎。除外,该术式宜置鼻胃十二指肠管并保持术后持续负压吸引,以保证创伤处愈合。本组早期2例单纯修补、腹腔引流、胃肠减压者均死于漏和感染,可能与对病情认识不足和术式选择不当有关。

2.4.2    创伤处修整后上提空肠壁予以补贴,附加“三造瘘”,即胃造瘘、空肠近端造瘘置十二指肠、远侧营养性造瘘,以达到十二指肠减压和早期营养灌注,有利于伤口愈合和康复。

2.4.3    腹膜后十二指肠破裂往往延误诊治,手术较晚,局部炎性水肿加剧,我们认为以仿 Berne 术式为佳,即肠修补 (包括缝合修补、转移补片、胃肠补贴)、十二指肠造瘘、胆总管外引流、胃窦切除B-I式胃空肠肠合、腹腔引流,该术式较为彻底地使十二指肠永久憩室化。本组后4例施行此术,只省略了 Berne 原术式中迷走神经切断,术后随访年未见肠合口溃疡,均康复。作者认为该术式较为可靠,一般3小时可以完成, 术中监护措施得当,手术经过尚称安全。

2.4.4    胰十二指肠切除术适于严重胰头十二指肠及其乳头部损伤,本组未施行,由于这种手术创伤对于此类急重病人,难以负担,病死率高,宜慎重选择,不得已而施之。

2.4.5    术中腹腔及腹膜后间隙的彻底清创,剔除坏死或失去生机的组织,大量冲洗创野,以减少毒素吸收,再置以有效引流 (双套管负压吸引,必要时术后可作灌洗和注药之用) 亦十分重要。

2.5    术后处理保持胃肠减压及各造瘘管通畅吸引,以确保十二指肠内低压。有效的腹腔及腹膜后引流,并迟至术后5~7天拔除 (使万一肠漏可引流腹外)。消除十二指肠创伤处肠外的积液刺激,以利于修补处愈合。周身的水电解质平衡,营养的补充,尤其白蛋白及热量的供给,增进修复力。选用有效的抗生素,尤其抗厌氧药物如甲硝哒唑的静脉滴注,以消除感染。术后半卧位,避免膈下积液,利于顺利引流,均是不可略的综合措施。

 

参考文献

[1] 胡振雄, 等:十二指肠损伤术式选择,实用外科杂志,1989,9(8):441

[2] 何亮家, 等: 闭合性十二指肠损伤的诊断和治疗, 实用外科杂志,1985, 5(11): 571

[3] Berne CT, et al. Duodenal diverticularization for clodenal and pancreatic injury, Am J Surg,1974, 127: 503

[4] 陈如法, 等: 十二指肠损伤的外科处理原则, 实用外科杂志,1993, 3:134

 

芜湖市新芜区医院江凯  芜湖市长航医院李名杰

 

本文原载《芜湖外科年会论文汇编》1996;28-30

 

【爸爸妈妈医学论文目录】